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29n1563_019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 第1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9 冊 » No.1563 » 第 1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卷第十九

辯業品第五之二

[0864c09] 如上所言。由等起力身語二業成善不善。等起有幾。何等起力令身語業成善不善。等起相望差別云何。頌曰。

 等起有二種  因及彼剎那
 如次第應知  名轉名隨轉
 見斷識唯轉  唯隨轉五識
 修斷意通二  俱非修所成
 於轉善等性  隨轉各容三
 牟尼善必同  無記隨或善

[0864c18] 論曰。身語二業等起有二。謂因等起。剎那等起。在先為因故。彼剎那有故。如次初名轉。第二名隨轉。謂因等起。將作業時。作是思惟。我今當作如是如是所應作業。能引發故說名為轉。剎那等起。正作業時。與先轉心所引發業俱時行故說名隨轉。若無隨轉。雖有先因為能引發。如無心位。或如死屍。表應不轉。隨轉於表有轉功能。無表不依隨轉而轉。無心亦有無表轉故。如上所言。見所斷惑。內門轉故不能發表。若爾何緣薄伽梵說。由邪見故。起邪思惟邪語邪業及邪命等。此不相違。見所斷識。於發表業但能為轉。於能起表尋伺生中。為資糧故不為隨轉。於外門心正起業時。此無有故由此故說。見所斷心為因等起。發身語業定不能為。剎那等起。見所斷識雖能思量。而無功能動身發語。然於動發一表業中。容有多心思量動發。唯後一念與表俱行。異此表應非剎那性。見所斷識雖能為轉發有表業。然非表業。於此識後無間即生。內門轉心不能引起。與身語表俱行識故。若異此者。見所斷心。亦應於表業為剎那等起。以修所斷加行意識能無間引表俱行心。亦與表俱行為剎那等起。故見所斷雖能為因引諸表業。離修所斷因等起心。表俱行心無容得起是故欲界無有有覆無記表業。然契經中。但據展轉為因等起。密作是言。由邪見故起邪語等。阿毘達磨據彼不能無間引生表俱行識。故密意說。見所斷心。內門轉故。不能發表。是故經論理不相違。又見所斷若發表色。此色則應是見所斷。色非見斷前已成立。若五識身唯作隨轉。無分別故。外門轉故。修斷意識有通二種。有分別故。外門轉故。由此應成四句分別。有轉非隨轉。謂見所斷心。有隨轉非轉。謂眼等五識。有轉亦隨轉。謂修所斷一分意識。有非轉隨轉。謂餘一切修所成識。以修所成無分別故。異熟生識亦為隨轉。如順正理成立此義。轉隨轉識性必同耶。不爾。云何。謂前轉識若是善性。後隨轉識通善等三。不善無記為轉亦爾。唯牟尼尊轉隨轉識。多分同性少有不同。謂轉若善心隨轉。亦善轉。心若無記隨轉亦然。於續剎那定無迷故。而或有位善隨無記轉。曾無有時無記隨善轉。以佛世尊於說法等心或增長無萎歇故。既說善等轉隨轉各三。准此標釋中足為明證。所發諸業成善惡等。隨因等起非隨剎那異此善心所引發業。既與不善無記心俱。何理能遮成惡無記。是則應有從別思惟為因引生別性類業。如是勤勵。欲為善者。翻有不善無記業生。或此相違便乖正理。故業成善等定由轉力。非由隨轉力。其理善成。然隨定心諸無表業。與俱時起心一果故。由隨轉力善性得成。定屬此心而得生故。辯業界地傍論已周。復應辯前表無表相。頌曰。

 無表三律儀  不律儀非二

[0865b15] 論曰。應知無表略說有三。一者律儀。二不律儀。三者非二。謂非律儀非不律儀。能遮能滅惡戒相續。故名律儀。如是律儀差別有幾。頌曰。

 律儀別解脫  靜慮及道生

[0865b20] 論曰。律儀差別略有三種。一別解脫律儀。謂欲界戒。二靜慮生律儀。謂色界戒。三道生律儀。謂無漏戒。初律儀相差別云何。頌曰。

 初律儀八種  實體唯有四
 形轉名異故  各別不相違

[0865b25] 論曰。別解脫律儀相。差別有八。一苾芻律儀。二苾芻尼律儀。三正學律儀。四勤策律儀。五勤策女律儀。六近事律儀。七近事女律儀。八近住律儀。如是八種律儀相差別。總名第一別解脫律儀。此中依能修離惡行及離欲行補特伽羅。安立前五律儀差別。以如是類補特伽羅乃至命終能離殺等諸惡行故。及能遠離非梵行故。次復依能修離惡行非離欲行補特伽羅。安立盡形在家二眾律儀差別。以如是類補特伽羅乃至命終能離殺等諸惡行故。不能遠離非梵行故。由是經中但作是說。離欲邪行非非梵行。後復依能修非全離惡行欲行補特伽羅。安立在家一晝一夜律儀差別。以如是類補特伽羅不能全離惡行諸欲為令漸習全離惡行及諸欲行方便住故。雖名有八。實體唯四。一苾芻律儀。二勤策律儀。三近事律儀。四近住律儀。唯此四種別解律儀。皆有體實相各別故。所以者何。離苾芻律儀無別苾芻尼律儀。離勤策律儀無別正學勤策女律儀。離近事律儀無別近事女律儀。云何知然。由形改轉體。雖無捨得而名有異故。形謂形相。即男女根。由此二根男女形別。但由形轉令諸律儀名為苾芻苾芻尼等。謂轉根位令本苾芻律儀名苾芻尼律儀。或苾芻尼律儀名苾芻律儀。令本勤策律儀名勤策女律儀。或勤策女律儀及正學律儀名勤策律儀。令本近事律儀名近事女律儀。或近事女律儀名近事律儀。非轉根位有捨先得得先未得律儀因緣。故四律儀非異三體。若從近事律儀受勤策律儀。復從勤策律儀受苾芻律儀。此三律儀為由增足遠離方便立別別名如隻雙金錢及五十二十為體各別具足頓生。三種律儀體不相雜。其相各別具足頓生。三律儀中具三離殺。一一離殺其體各異。餘隨所應當知亦爾。由因緣別故體不同。如如求受多種學處。如是如是能離多種。高廣床座飲諸酒等憍逸處時。即離眾多殺等緣起。以諸遠離依因緣發。故因緣別遠離有異。若無此事捨苾芻律儀。爾時則應三律儀皆捨。前二攝在後一中故。既不許然故三各別。然此三種互不相違。於一身中俱時而轉。非由受後捨前律儀。勿捨苾芻戒便非近事等。先已捨彼二律儀故。近事近住勤策苾芻四種律儀云何安立。頌曰。

 受離五八十  一切所應離
 立近事近住  勤策及苾芻

[0866a14] 論曰。應知此中如數次第。依四遠離立四律儀。謂受離五所應離法。建立第一近事律儀。何等為五所應離法。一者殺生。二不與取。三欲邪行。四虛誑語。五飲諸酒。若受離八所應離法。建立第二近住律儀。何等為八所應離法。一者殺生。二不與取。三非梵行。四虛誑語。五飲諸酒。六塗飾香鬘舞歌觀聽。七坐臥高廣嚴麗床座。八食非時食。若受離十所應離法。建立第三勤策律儀。何等為十所應離法。謂於前八塗飾香鬘舞歌觀聽開為二種。復加受畜金銀等寶以為第十。為引怖怯眾多學處。在家有情顯易受持。故於八戒合二為一。如為佛栗氏子略說學處有三。若受離一切應離身語業。建立第四苾芻律儀。別解脫律儀眾名差別者。頌曰。

 俱得名尸羅  妙行業律儀
 唯初表無表  名別解業道

[0866b02] 論曰。以清涼故。名曰尸羅。此中尸羅是平治義。戒能平險業。故得尸羅名。智者稱揚故名妙行。或修行此得愛果故。所作自體故名為業。亦名律儀。如前已釋如是應知。別解脫戒。通初後位無差別名。唯初剎那表及無表。得別解脫及業道名。謂受戒時。初表無表別別棄捨種種惡故。依初別捨義。立別解脫名。或初所應修。故名別解脫。或彼初起最能超過。如獄險惡趣。故名別解脫。即初剎那表與無表。亦得名為根本業道。初防身語暢思業故。從第二念乃至未捨。不名別解脫。名別解律儀不名業道。但名後起。已辯安立差別律儀。當辯律儀成就差別。誰成就何律儀。頌曰。

 八成別解脫  得靜慮聖者
 成靜慮道生  後二隨心轉

[0866b17] 論曰。八眾皆成就別解脫律儀。謂從苾芻乃至近住。靜慮生者。謂此律儀。由從或依靜慮生故。若得靜慮者。定成此律儀。靜慮眷屬亦名靜慮道生。律儀聖者皆成就此。復二種謂學及無學。於前所說三律儀中。靜慮道生隨心而轉。非別解脫。所以者何。異心無心亦恒轉故。靜慮無漏二種律儀。亦名斷律儀。依何位建立。頌曰。

 未至九無間  俱生二名斷

[0866b26] 論曰。未至定中九無間道。俱生靜慮無漏律儀。以能永斷欲纏惡戒。及能起惑名斷律儀。唯未至定中。有斷對治故。由此但攝九無間道。此中尸羅滅惡戒故。由此或有靜慮律儀。非斷律儀。應作四句。第一句者。除未至定九無間道。所餘有漏靜慮律儀第二句者。依未至定九無間道無漏律儀。第三句者。依未至定九無間道有漏律儀。第四句者。除未至定九無間道。所餘一切無漏律儀。如是或有無漏律儀。非斷律儀。應作四句。謂前四句逆次應知。若爾世尊所說略戒。

 身律儀善哉  善哉語律儀
 意律儀善哉  善哉遍律儀

[0866c10] 又契經說。應善守護。應善安住眼根律儀。此意根律儀。以何為自性。此二自性非無表色。若爾是何。頌曰。

 正知正念合  名意根律儀

[0866c14] 論曰。意根律儀一一各用正知正念合為自體。故契經說。眼見色已不喜不憂。恒安住捨正知正念。如是乃至意了法已。列別名已。重說合言。遮謂二律儀。如次二為體。今應思擇表及無表。誰成就何。齊何時分。且辯成無表律儀不律儀。頌曰。

 住別解無表  未捨恒成現
 剎那後成過  不律儀亦然
 得靜慮律儀  多恒成過未
 聖初除過去  入定道成中

[0866c24] 論曰。住別解脫補特伽羅。從初剎那乃至未遇捨學處等諸捨戒緣。恒成現世。此別解脫律儀無表。初剎那後亦成過去。前未捨言遍流至後。如說安住別解律儀。住不律儀應知亦爾。謂從初念乃至未遇受律儀等捨惡戒緣。恒成現世。惡戒無表。初剎那後亦成過去。諸有獲得靜慮律儀。乃至未捨來。多恒成過未。前生所失過去定律儀。今初剎那必還得彼故。以順決擇分所攝定律儀。初剎那中不成過去。餘生所得命終時捨。今生無容重得彼法。為簡彼法。故說多言。無漏律儀。一切聖者多成過未。唯初剎那不成過去。此類聖道先未生故。昔曾未得創得名初。先得已失今創得時亦得過去。已曾生者。初剎那後乃至未捨。亦成過去未來成就。乃至未般無餘涅槃。若入靜慮及無漏道。如次成現在靜慮道律儀。非出觀時有成現在。定道無表隨心轉故。散心現前必無彼故。已辯安住善惡律儀。住中云何。頌曰。

 住中有無表  初成中後二

[0867a15] 論曰。言住中者。謂非律儀非不律儀。彼所起業不必一切皆有無表。若有無表即是善戒。或是惡戒種類所攝。或非二類。彼初剎那但成中世。謂成現在。此是過去未來中故。初剎那後未捨以來。恒成過現二世無表若有安住律不律儀。亦有成惡善無表不。設有成者為經幾時。頌曰。

 住律不律儀  起染淨無表
 初成中後二  至染淨勢終

[0867a24] 論曰。若住律儀。由勝煩惱作殺縛等諸不善業。由此便發不善無表住不律儀。由淳淨信作禮佛等諸勝善業。由此亦發諸善無表。乃至此二心未斷來。所發無表恒時相續。然其初念唯成現在。第二念等通成過現。已辯成無表。成表業云何。頌曰。

 表正作成中  後成過非未
 有覆及無覆  唯成就現在

[0867b03] 論曰。一切安住律不律儀及住中者。乃至正作諸表業來恒成現表。初剎那後至未捨來恒成過去。必無成就未來表者。不隨心色勢微劣故。諸散無表亦同此釋。有覆無覆亦無記表。定無有能成就過未。法力劣故。唯能引起法俱行得。得力劣故。不能引生自類相續可法滅已追得言成。亦無功能逆得當法。豈不此表如能起心。亦應有成去來世者。此表力劣。由彼劣故此責非理。所起劣於能起心故。所以然者。如無記心能發表業。所發表業不生無表。故知所起劣能起心。如律儀名既有差別。不律儀號亦有別耶。亦有。云何。頌曰。

 惡行惡戒業  業道不律儀

[0867b17] 論曰。此惡行等五種異名。是不律儀名之差別。是諸智者所訶厭故。果非愛故立惡行名。障淨尸羅故名惡戒。身語所造故名為業。根本所攝能暢業思。業所遊路故名業道。不靜身語名不律儀。然業道名唯目初念。通初後位立餘四名。今應思擇。若成就表亦無表耶。應作四句。頌曰。

 成表非無表  住中劣思作
 捨未生表定  成無表非表

[0867b26] 論曰。唯成就表非無表者。謂住非律非不律儀。劣善惡思造善造惡。身語二業唯能發表。此尚不能發無表業。況諸無記思所發表。除有依福及成業道。彼雖劣思起亦發無表故。唯成無表。非表業者。謂得靜慮補特伽羅。今表未生先生已捨。俱成非句。如理應思。如是建立表與無表及成就已。於中律儀三種差別云何而得。頌曰。

 定生得靜慮  彼聖得道生
 別解脫律儀  得由他教等

[0867c07] 論曰。靜慮律儀與心俱得。若得有漏近分根。靜慮地心靜慮律儀。爾時便得彼心俱故。從無色界沒生色界。時隨得彼地中生得靜慮即亦得彼俱行律儀。無漏律儀亦心俱故。若得無漏近分根本。靜慮地心。爾時便得彼聲為顯。前靜慮心復說聖言。簡取無漏六靜慮地。有無漏心。謂未至中間及四根本。定非三近分。如後當辯。別解脫律儀。由他教等得。能教他者說名為他。從如是他教力發戒。故說此戒由他教得。此復二種。謂從僧伽補特伽羅有差別故。從僧伽得者。謂苾芻苾芻尼及正學戒。從補特伽羅得者。謂餘五種戒。諸毘奈耶毘婆沙師。說有十種得具戒法。為攝彼故復說等言。何者為十。一由自然。謂佛獨覺自然。謂智以不從師證此智時得具足戒。二由佛命善來苾芻。謂耶舍等由本願力佛威加故。三由得入正性離。生謂五苾芻由證見道得具足戒。四由信受佛為大師。謂大迦葉。五由善巧酬答所問。謂蘇陀夷。六由敬受八尊重法。謂大生主。七由遣使。謂法授尼。八由持律為第五人。謂於邊國。九由十眾。謂於中國。十由三說歸佛法僧。謂六十賢部共集受具戒。此中或由本願力故。或阿世耶極圓滿故。或薄伽梵威所加故。隨其所應得具足戒。如是所說別解律儀。應齊幾時要期而受。頌曰。

 別解脫律儀  盡壽或晝夜

[0868a05] 論曰。七眾所依別解脫戒。唯應盡壽要期而受。近住所依別解脫戒唯一晝夜要期而受。此時定爾何因故然。非毘奈耶。相應義理。非一切智者能測量其實。有餘師說。世尊覺知戒時邊際但有二種。一壽命邊際。二晝夜邊際。重說晝夜為半月等。故佛但說二受戒時。以佛經中唯說晝夜。故對法者亦作是言。近住律儀唯晝夜受。必應有法能為障礙令過晝夜彼戒不生。故佛經中唯說晝夜。不說或五或十等時。然有說言。佛觀所化根難調者。且應授與一晝夜戒非無過此。依何理教作如是言。過此戒生不違理故。復減於此何理相違。謂所化根有難調者。已許為說晝夜律儀。何不為調漸難調者。說唯一夜一晝須臾。以難調根有多品故。然曾不說由此知有近住定時。若減若增便不發戒。世尊觀是。故唯說此。依何邊際得不律儀。頌曰。

 惡戒無晝夜  以非如善受

[0868a23] 論曰。要期盡壽造諸惡業。得不律儀非一晝夜。如近住戒。所以者何。以此非如善戒受故。謂必無有立限對師。受不律儀如近住戒。我一晝夜定受不律儀。此是智人所訶厭業故。雖亦無有立限對師。我當盡形造諸惡業。而由發起壞善意樂。欲永造惡得不律儀。非起暫時造惡意樂。無師而有得不律儀。故不律儀無一晝夜。然近住戒功德可欣。由現對師要期受力。雖無畢竟壞惡意樂。而於一晝夜。得近住律儀。故得不律儀與得律儀異。說一晝夜近住律儀。欲正受時當如何受。頌曰。

 近住於晨旦  下座從師受
 隨教說具支  離嚴飾晝夜

[0868b07] 論曰。近住律儀於晨旦受。謂受此戒要日出時。此戒要經一晝夜故。諸有先作如是要期。我當恒於月八日等決定受此近住律儀。若旦有礙緣。齋竟亦得受。言下座者。謂在師前居卑劣座身心謙敬。身謙敬者。或蹲或跪曲躬合掌。唯除有病。心謙敬者。於施戒師心不輕慢。於三寶所生極尊重慇淨信心。以諸律儀從敬信發。若不謙敬不發律儀。此必從師無容自受。以後若遇諸犯戒緣。由愧戒師能不違犯。謂彼雖闕自法增上。由世增上亦能無犯。受此律儀應隨師教。受者後說勿前勿俱。如是方成從師教受。異此授受二俱不成。具受八支方成近住。隨有所闕近住不成。諸遠離支互相屬故。由是四種離殺等支。於一身中可俱時記。以諸遠離相繫屬中或少或多相差別故。受此戒者心離嚴飾。憍逸處故。常嚴身具不必須捨。緣彼不能生其憍逸。如新異故。受此律儀心須晝夜。謂至明旦日初出時。經如是時戒恒相續。異此受者。雖生妙行不得律儀。然為令招可愛果故。亦應為受。言近住者。謂此律儀近阿羅漢住。以隨學彼故。有說此近盡壽戒住。有說此戒近時而住。如是律儀或名長養。長養薄少善根有情。令其善根漸增多故。何緣受此近住律儀。必具八支非增非減。頌曰。

 戒不逸禁支  四一三如次
 為防諸性罪  失念及憍逸

[0868c05] 論曰。八中前四是尸羅支。謂離殺生至虛誑語。由此四種離性罪故。次有一種。是不放逸支。謂離飲諸酒生放逸處。雖受尸羅若飲諸酒。則心放逸毀犯尸羅。醉必不能護餘支故。後有三種。是禁約支。謂離塗飾香鬘乃至食非時食。以能隨順厭離心故。厭離能證律儀果故。何緣具受如是三支。若不具支便不能離性罪失念憍逸過失。謂初離殺至虛誑語。能防性罪離貪瞋癡所起殺等諸惡業故。次離飲酒能防失念。以飲酒時能令忘失應不應作諸事業故。則不能護餘遠離支。後離餘三能防憍逸。以若受用種種香鬘高廣床座習近歌舞心便憍舉尋即毀戒。由離彼故心便離憍。謂香鬘等若恒受用。尚順憍慢為犯戒緣。況受新奇曾未受者。故一切種皆應捨離。若有能持依時食者。以能遮止恒時食故。便憶自受近住律儀。能於世間深生厭離。若非時食二事俱無。數食能令心縱逸故。由此大義故具受三。於此八中離非時食是齋亦齋支。所餘七支是齋支非齋。如正見是道亦道支。餘七支是道支非道。為唯近事得受近住。為餘亦有受近住耶。頌曰。

 近住餘亦有  不受三歸無

[0868c28] 論曰。諸有未受近事律儀。一晝夜中歸依三寶。說三歸已受近住戒。彼亦受得近住律儀。異此則無。除不知者。由意樂力亦發律儀。豈不三歸則成近事。如契經說。佛告大名。諸有在家白衣男子男根成就。歸佛法僧起殷淨心。發誠諦語自稱我是鄔波索迦。願尊憶持慈悲護念。齊是名曰鄔波索迦。此不相違受三歸位未成近事。所以者何。要發律儀成近事故。

說一切有部顯宗論卷第十九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9 冊 No. 1563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