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29n1563_017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 第1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9 冊 » No.1563 » 第 1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卷第十七

辯緣起品第四之六

[0854b13] 如外器量別。身量亦爾耶。亦爾云何。頌曰。

 贍部洲人量  三肘半四肘
 東西北洲人  倍倍增如次
 欲天俱盧舍  四分一一增
 色天踰繕那  初四增半半
 此上增倍倍  唯無雲減三

[0854b19] 論曰。贍部洲人身多長三肘半。於中少分有長四肘。東勝身人身長八肘。西牛貨人長十六肘。北俱盧人三十二肘。欲界六天最下身量。一俱盧舍四分之一。如是後後一一分增。至第六天身一俱盧舍半。色天身量初梵眾天半踰繕那。梵輔全一。大梵一半。少光二全。此上餘天皆增倍倍。唯無雲減三踰繕那。謂無量光天倍增二至四。乃至色究竟增滿萬六千。身量既殊壽命別不。亦有云何。頌曰。

 北洲定千年  西東半半減
 此洲壽不定  後十初叵量
 人間五十年  下天一晝夜
 乘斯壽五百  上五倍倍增
 色無晝夜殊  劫數等身量
 無色初二萬  後後二二增
 少光上下天  大全半為劫

[0854c07] 論曰。北俱盧人定壽千歲。西牛貨人壽五百歲。東勝身人壽二百五十歲。南贍部人壽無定限。劫後增減或少或多。少極十年。多極八萬。於劫初位人壽叵量。非百千等所能計故。已說人間壽量長短。要先建立天上晝夜。方可算計天壽。短長。天上云何建立晝夜。人五十歲為六天中最在下天一晝一夜。乘斯晝夜。三十日為月。十二月為歲。彼壽五百年。上五欲天漸俱增倍。謂人百歲為第二天一晝一夜。乘斯晝夜成月及年。彼壽千歲。夜摩等四隨次如人。二四八百千六百歲為一晝夜。乘斯晝夜成月及年如次。彼壽二四八千萬六千歲。已說六天壽量長短。色天無有晝夜差別。但以劫數知壽短長。彼劫壽短長與身量數等。謂若身量半踰繕那。壽量半劫。若彼身量一踰繕那。壽量一劫。乃至身量長萬六千。壽量亦同萬六千劫。已說色界天壽短長。無色四天從下如次。壽量二四六八萬劫。上所說劫為定依何。為壞為成為中為大。少光已上大全為劫。自下諸天大半為劫。即由此故說大梵王過梵輔天壽一劫半。空成住壞各二十中總八十中為一大劫。取成住壞總六十中。為大梵王一劫半壽。故以大半四十中劫。為下三天所壽劫量。已說善趣壽量短長。惡趣云何。頌曰。

 等活等上六  如次以欲天
 壽為一晝夜  壽量亦同彼
 極熱半中劫  無間中劫全
 傍生極一中  鬼月日五百
 頞部陀壽量  如一婆訶麻
 百年除一盡  後後倍二十

[0855a09] 論曰。惡趣亦無如人晝夜。然其壽量比況可知。四大王等六欲天壽。如其次第為等活等[木*奈]落迦一晝一夜。壽量如次亦同彼天。謂四大王壽量五百。於等活地獄為一晝一夜。乘此晝夜成月及年。以如是年彼壽五百。乃至他化壽萬六千。於炎熱地獄為一晝一夜。乘此晝夜成月及年。彼壽如斯萬六千歲。極熱地獄壽半中劫。無間地獄壽一中劫。傍生壽量多無定限。若壽極長亦一中劫。謂難陀等諸大龍王。故世尊言。大龍有八。皆住一劫能持大地。鬼以人間一月為一日。乘此成月歲。壽五百年。寒那落迦云何壽量。世尊寄喻顯彼壽言。如此人間佉梨二十。成摩竭陀國一麻婆訶量。有置苣蕂平滿其中。設復有能百年除一。如是苣蕂易有盡期。生頞部陀壽量難盡。此二十倍為第二壽。如是後後二十倍增。是謂八寒地獄壽量。此諸壽量有中夭耶。頌曰。

 諸處有中夭  除北俱盧洲

[0855a28] 論曰。諸處壽量皆有中夭。唯北俱盧定壽千歲。此約處說非別有情。有別有情不中夭故。如順正理舉彼有情。如是已就踰繕那等。辯器世間身量差別。就年等辯壽量有殊。二量不同未說應說。建立此等無不依名。前二及名未詳極少。今應先辯三極少量。頌曰。

 極微字剎那  色名時極少

[0855b06] 論曰。以勝覺慧分析諸色至一極微。故一極微為色極少。不可析故。如是分析諸名及時。至一字剎那。為名時極少。一字名者如說掉名。一剎那量如順正理。如是已辯三極少量。前二量殊今次應辯。踰繕那等其量云何。頌曰。

 極微微金水  兔羊牛隙塵
 蟣虱麥指節  後後增七倍
 二十四指肘  四肘為弓量
 五百俱盧舍  此八踰繕那

[0855b16] 論曰。極微為初。指節為後。應知後後皆七倍增。謂七極微為一微量。積微至七為一金塵。積七金塵為水塵量。水塵積至七為一兔毛塵。積七兔毛塵為羊毛塵量。積羊毛塵七為一牛毛塵。積七牛毛塵為隙遊塵量。隙塵七為蟣。七蟣為一虱。七虱為穬麥。七麥為指節。三節為指。世所極成。是故於頌中不別分別。二十四指橫布為肘。竪積四肘為弓。謂尋竪積五百弓為一俱盧舍。毘奈耶說。此是從村至阿練若中間道量。八俱盧舍為踰繕那。已說極微漸次積集成微。乃至一踰繕那。然許極微略有二種一實二假。其相云何。實謂極成色等自相。於和集位。現量所得。假由分析比量所知。謂聚色中以慧漸析。至最極位。然後於中辯色聲等極微差別。此析所至名假極微。令慧尋思極生喜故。此微即極。故名極微。極謂色中析至究竟。微謂唯是慧眼所行。故極微言顯微極義。以何為證知有極微。以阿笈摩及理為證。阿笈摩者。謂契經說。諸所有色或細或麁。細者謂極微。更不可析故。餘有對色說名為麁。又伽他言。

 黑白等諸色  皆有細有麁
 細者謂最微  麁者謂對色

[0855c10] 由此誠證定有極微。又毘奈耶作如是說。七極微集名一微等。如是名教。其理者何。謂如積集有情身色。至色究竟有量最麁。准此亦應分析諸色。有究竟處名一極微。云何知爾。以何析法分析至窮。猶有餘故。謂世現見。以餘聚色析餘聚色。有細聚生析析至窮。猶有餘分。可為眼見更不可析。如是聚色不能析處。亦如麁聚有可析理。謂彼可以覺慧分析。如以聚色析聚至窮。慧析至窮應有餘在。可為慧見更不可析。此餘在者即是極微。是故極微其體定有。此若無者聚色應無。聚色必由此所成故。如是已說踰繕那等。應辯年等。其量云何。頌曰。

 百二十剎那  為怛剎那量
 臘縛此六十  此三十須臾
 此三十晝夜  三十晝夜月
 十二月為年  於中半減夜

[0855c27] 論曰。剎那百二十為一怛剎那。六十怛剎那為一臘縛。三十臘縛為一牟呼栗多。三十牟呼栗多為一晝夜。此晝夜有時增有時減有時等。三十晝夜為一月。總十二月為一年。於一年中分為三際。謂寒熱雨。各有四月。十二月中六月減夜。以一年內夜總減六。如是已辯剎那至年。劫量不同。今次當辯。頌曰。

 應知有四劫  謂壞成中大
 壞從獄不生  至外器都盡
 成劫從風起  至地獄初生
 中劫從無量  減至壽唯十
 次增減十八  後增至八萬
 如是成已住  名中二十劫
 成壞壞已空  時皆等住劫
 八十中大劫  大劫三無數

[0856a14] 論曰。言壞劫者。謂從地獄有情不復生至外器都盡。壞有二種。一趣壞。二界壞。復有二種。一有情壞。二外器壞。然壞與成總分四品一者正壞。二壞已空。三者正成。四成已住。言正壞者。謂此世間過於二十中劫住已。從此復有等住二十壞劫便至。壞劫將起住此洲人壽量八萬。若時地獄有情命終。無復新生為壞劫始。乃至地獄無一有情。爾時名為地獄已壞。諸有地獄定受業者。業力引置他方獄中。由此准知傍生鬼趣。時人身內無有諸蟲。與佛身同傍生壞故。有說二趣於人益者。壞與人俱。餘者先壞。如是二說前說為善。若時人趣此洲一人。無師法然得初靜慮。從靜慮起唱如是言。離生喜樂甚樂甚靜。餘人聞已皆入靜慮。命終並得生梵世中。乃至此洲有情都盡。是名已壞贍部洲人。廣西二洲例此應說。北洲命盡生欲界天。由彼鈍根無離欲故。生欲天已靜慮現前。轉得勝依方能離欲。乃至人趣無一有情。爾時名為人趣已壞。若時天趣欲界六天。隨一法然得初靜慮。乃至並得生梵世中。爾時名為欲天已壞。如是欲界無一有情。名欲界中有情已壞。若時梵世隨一有情。無師法然得二靜慮。從彼定起唱如是言。定生喜樂甚樂甚靜。餘天聞已皆入彼靜慮。命終並得生極光淨天。乃至梵世中有情都盡。如是名已壞有情世間。唯器世間空曠而住。餘方世界一切有情。感此三千世界業盡。此邊漸有七日輪現。諸海乾竭眾山洞燃。洲渚三輪並從焚燎。風吹猛焰燒上天宮。乃至梵宮無遺灰燼。自地火焰燒自地宮。非他地災能壞他地。由相引起故作是言。下火風飄焚燒上地。謂欲界火猛焰上昇。為緣引生色界火焰。餘災亦爾。如應當知。如是始從地獄漸減乃至器盡。總名壞劫。所言成劫。謂從風起。乃至地獄始有情生。謂此世間災所壞已。二十中劫唯有虛空。過此長時次應復有。等住二十成劫便至。一切有情業增上力。空中漸有微細風生。是器世間將成前相。風漸增盛成立如前。所說風輪水金輪等。然初成立大梵天宮。乃至夜摩宮後起風輪等。是謂成立外器世間。器有壞成由有情力。若有情類久集上天。此器世間必應漸起。令福減者散下居故。謂極光淨久集有情。天眾既多居處迫迮。諸福減者應散下居。此器世間理應先起。故劫壞位有情上集。於劫成時有情下散。由罪福減及福罪增集散旋環。理應如是。既已成立此器世間。初一有情極光淨歿生大梵處空宮殿中。後諸有情亦從彼歿有生梵輔。有生梵眾。有生他化自在天宮。漸漸下生乃至人趣。俱盧牛貨勝身贍部。後生餓鬼傍生地獄。法爾後壞必最初成。若初一有情生無間獄。二十中成劫應知已滿。此後復有二十中劫。名成已住次第而起。謂從風起造器世間。乃至後後有情漸住。初一有情極光淨歿生大梵宮者。即為大梵王。諸大梵王必異生攝。以無聖者還生下故。上二界無入見道故。即由此故無。一有情無間二生為大梵義。既說大梵最後命終。極光淨天壽八大劫。二十中劫世界還成。如何梵王生極光淨受少壽量還從彼歿。雖彼非無有中夭義。而廣大福方生彼天。八大劫壽中。始經少分。二十中劫頃寧即命終。以此觀知餘來生此。此洲人壽經無量時。至住劫初壽方漸減。從無量減至極十年。即名為初一住中劫。此後十八皆有增減。謂從十年增至八萬。復從八萬減至十年。爾乃名為第二中劫。次後十七例皆如是。於十八後。從十歲增至極八萬歲。名第二十劫。一切劫增無過八萬。一切劫減唯極十年。十八劫中一增一減。時量方等初減後增。故二十劫時量皆等。此總名為成已住劫。所餘成劫及壞已空。雖無減增二十差別。然由時量與住劫同。准住各成二十中劫。成中初劫起器世間。後十九中有情漸住。壞中後劫滅器世間前十九中有情漸捨。如是所說成住壞空。各二十中積成八十。總此八十成大劫量。諸劫唯用五蘊為體。除此時體。不可得故。經說三劫阿僧企耶精進修行得成佛者。於前所說四種劫中。積大劫成三劫無數。謂從初種大菩提種。經三大劫阿僧企耶。方乃得成大菩提果。既稱無數。何復言三。有釋此言。諸善算者依算計論。算至數窮初不能知。名一無數。如是無數積至第三。餘復釋言。六十數內別有一數。立無數名。謂有經中說六十數。此言無數當彼一名。積此至三名三無數。非諸算計不能數知。菩薩經斯三劫無數。方乃證得無上菩提。如是已辯劫量差別。諸佛獨覺出現世間。為劫增時。為劫減位頌曰。

 減八萬至百  諸佛現世間
 獨覺增減時  麟角喻百劫

[0857a18] 論曰。從此洲人壽八萬歲。漸減乃至壽極百年。於此中間諸佛出現。何緣增位無佛出耶。有情樂增難教厭故。多行妙行故。少有墮三塗。減百年時何故無佛。見於如是壽短促時。不能具成佛所作故。謂一切佛出現世間。決定捨於第五分壽。從定所起命行依身。非於爾時所化樂見以設出世為佛事少。故於爾時佛不出世。經主於此作是釋言。五濁極增難可化故。豈不今世人減百年。五濁雖增而有能辦。入正決定離欲得果。佛唯為此出現世間。故彼所言非為善釋。非百年位佛出世時。一切皆能遵崇聖教。入正決定離欲得果。可言減百一分不能辦斯佛事。故無佛出。然於減百設佛出世。亦有一分能遵教等如百年時。佛何不出。若謂減百堪化有情。以極少故佛不出者。是則應說前所立因。不能具成佛所作故。雖於減百五濁極增。不能具成佛所作事。由斯故佛不出世間。不出親因非彼所說。言五濁者一壽濁。二劫濁。三煩惱濁。四見濁。五有情濁。云何濁義。極鄙下故。應棄捨故。如滓穢故。豈不壽劫有情濁三互不相離。見濁即用煩惱為體。五應不成理實應然。但為次第顯五衰損極增盛時。何等名為五種衰損。一壽命衰損。時極短故。二資具衰損。少光澤故。三善品衰損。欣惡行故。四寂靜衰損。展轉相違成諠諍故。五自體衰損。非出世間功德器故。為欲次第顯此五種衰損不同。故分五濁。獨覺出現通劫增減。然諸獨覺有二種殊。一者部行。二麟角喻。部行獨覺先是聲聞。得勝果時轉名獨勝。有餘說彼先是異生。曾修聲聞順決擇分。今自證道得獨勝名。麟角喻者。謂必獨出二獨覺中麟角喻者。要百大劫修菩提資糧。然後方成。麟角喻獨覺。部行獨覺。修因時量減百大劫。時無定限。言獨覺者。謂現身中離稟至教。唯自悟道以能自調。不調他故。何緣獨覺言不調他。非彼無能演說正法以彼亦得無礙解故。又能憶念過去所聞諸佛言詞堪為他說。得極遠境宿住智故。又不可說彼無慈悲。為攝有情現神通故。又不可說無受教機。爾時有情亦有能起世間離欲對治道故。雖有此理而今測量。彼知爾時有情根欲。入見諦等不藉他教。故不說法以調伏他。除此所餘攝有情事。無勞設教現通即成。又諸獨覺闕力無畏。對於我論堅執眾中。欲說無我心便怯劣。故不說教以調伏他。輪王出世為在何時。幾種幾俱何威何相。頌曰。

 輪王八萬上  金銀銅鐵輪
 一二三四洲  逆次獨如佛
 他迎自往伏  諍陣勝無害
 相不正明圓  故與佛非等

[0857c12] 論曰。從此洲人壽無量歲。乃至八萬歲有轉輪王生。減八萬時有情富樂壽量損減非其器故。王由輪寶旋轉應導威伏一切。名轉輪王。施設足中說有四種。金銀銅鐵輪應別故。如其次第勝上中下。逆次能王領一二三四洲謂鐵輪王王一洲界。銅輪王二。銀輪王三。若金輪王王四洲界。契經就勝但說金輪故契經言。若王生在剎帝利種紹灑頂位。於十五日受齋戒時。沐浴首身受勝齋戒。昇高堂殿臣僚轂翼。東方欻有金輪寶現。其輪千輻具足轂輞。眾相圓淨非匠所。成舒妙光明來應王所。此王定是轉金輪王。轉餘輪王。應知亦爾。輪王如佛無二俱生。故契經言。無處無位非前非後。有二如來應正等覺出現於世。有處有位唯一如來。如說如來。輪王亦爾。應審思擇此唯一言。為據一三千。為約一切界。應說一切界無差別言故謂無經說唯此世間。又無經言唯一世界。如何不說而能定知。唯據一三千。非約一切界。若爾何故梵王經說。我今於此三千大千諸世界中得自在轉。彼有密意。謂若世尊不起加行唯能觀此三千大千。若時世尊發起加行。無邊世界皆天眼境。天耳通等例此應知。若不許然佛於餘界何緣無有自在化能為闕大悲為智有礙。闕大悲者。經不應言。如來悲心普覆一切。智有礙者。經不應言。無一爾焰佛智不轉。若佛智悲遍於一切無礙無闕。則應說法普能濟度一切有情。無邊界中如來皆有不思議力能普化故。餘廣決擇如順正理。如是所說四種輪王威定諸方亦有差別。謂金輪者。諸小國王各自來迎作如是請。我等國土寬廣豐饒。安隱富樂多諸人眾。唯願天尊親垂教勅。我等皆是天尊翼從。若銀輪王。自往彼土威嚴近至彼方臣伏。若銅輪王。至彼國已宣威競德彼方推勝。若鐵輪王。亦至彼國現威列陣剋勝便止。一切輪王皆無傷害。令伏得勝各安其所居勸化令修十善業道。故輪王死多得生天。經說輪王出現於世。便有七寶出現世間。如是輪王非唯有七寶與餘王別。亦有三十二大士相殊。若爾輪王與佛何異。佛大士相處正明圓。王相不然故有差別。言處正者。謂於佛身眾相無偏。得其所故。言明了者。謂於佛身相極分明能奪意故。言圓滿者。謂於佛身眾相周圓無缺減故。劫初人眾為有王無。頌曰。

 劫初如色天  後漸增貪味
 由惰貯賊起  為防雇守田

[0858b02] 論曰。劫初時人皆如色界。極光淨沒來生人間。經於久時漸有王出。故契經說。劫初時人有色意成。支體圓滿諸根無缺。形色端嚴身帶光明。騰空自在飲食喜樂。長時久住。有如是類地味漸生。其味甘美其香欝馥時有一人稟性耽味。嗅香起愛取嘗便食。餘人隨學競取食之。爾時方名初受段食。資段食故身漸堅重。光明隱沒黑闇便生。日月眾星從茲出現。由漸耽味地味便隱。從斯復有地皮餅生。競耽食之。地餅復隱。爾時復有林藤出現。競耽食故林藤復隱。有非耕種香稻自生。眾共取之以充所食。此食麁故殘穢在身。為欲蠲除便生二道。因斯遂有男女根生。由二根殊形相亦異。宿習力故。相視遂生非理作意行非梵行。人中欲鬼初發此時。爾時諸人。隨食早晚隨取香稻。無所貯積。後時有人稟性墮。長取香稻貯擬後食。餘人隨學漸多停貯。由此於稻生我所心。各縱貪情多收無厭。故隨收處無復再生。遂共分田慮防遠盡。於己田分生悋護心。於他分田有懷侵奪。劫盜過起始於此時。為欲遮防共聚詳議銓量眾內一有德人。各以所收六分之一。雇令防護封為田主。因斯故立剎帝利名。大眾欽承恩流率土。故復名大三末多王。自後諸王此王為首。時人或有情厭居家。樂在空閑精修戒行。因斯故得婆羅門名。後時有王貪悋財物。不能均給國土人民。故貧匱人多行賊事。王為禁止行輕重罰。為殺害業始於此時。時有罪人心怖刑罰。覆藏其過異想發言。虛誑語生此時為首。於劫減位有小三災。其相云何。頌曰。

 業道增壽減  至十三災現
 刀疾飢如次  七日月年止

[0858c05] 論曰。從諸有情起虛誑語。諸惡業道後後轉增。故此洲人壽量漸減。乃至極十小三災現。故諸災患二法為本。一貪美食。二性墮。此小三災中劫未起。三災者。一刀兵。二疾疫。三饑饉。謂中劫末十歲時人。為非法貪染污相續。不平等愛映蔽其心。邪法縈縛瞋恚增上。相見便起猛利害心。如今獵師見野禽獸。隨手所執皆成利刀。各騁凶狂互相殘害。又中劫末十歲時人。由具如前諸過失故。非人吐毒疾疫流行。遇輒命終難可救療。又中劫末十歲時人。亦具如前諸過失故。天龍忿責不降甘雨。由是世間久遭饑饉。既無支濟多分命終。若有人能一日一夜持不殺戒。以一藥物起慇淨心奉施僧眾。以一摶食奉施眾僧。決定不逢此三災起。此三災起各經幾時。刀兵災起極唯七日。疾疫災起七月七日。饑饉七年七月七日。度此便止人壽漸增。東西二洲有似災起。謂瞋增盛身力羸劣數加飢渴。北洲總無。何等名為大三災相。頌曰。

 三災火水風  上三定為頂
 如次內災等  四無不動故
 然彼器非常  情俱生滅故
 要七火一水  七水火後風

[0858c29] 論曰。此大三災逼有情類。令捨下地集上天中。初火災興由七日現。有說如是七日輪行。猶如鴈行分路旋運。有說如是七日輪行。上下為行分路旋運。中間各相去五千踰繕那次水災興由降瀑雨。有作是說。從三定邊空中欻然雨熱灰水。有餘復說。從下水輪起沸湧水上騰漂浸。如實義者。即此邊生後風災興由風相擊。有作是說。從四定邊空中欻然飄擊風起。有餘復說。從下風輪起衝擊風上騰飄鼓。此如實義。准前應知。若此三災壞器世界。乃至無有細分為餘。後麁物生誰為種子。豈不即以前災頂風為緣引生風為種子。或先所說。由諸有情業所生風能為種子。風中具有種種細物。為同類因引麁物起。或諸世界壞非一時。有他方風具種種德來此為種。亦無有過。故化地部契經中言。風從他方飄種來此。如先所說前災頂風。此中何災。以何為頂。火水風如次上三定為頂。故世尊說。災頂有三。若時火災焚燒世界。以極光淨為此災頂。若時水災浸爛世界。以遍淨天為此災頂。若時風災飄散世界。以廣果天為此災頂。隨何災力所不及處。即說名為此災之頂。何緣下三定遭火水風災初二。三定中內災等彼故。謂初靜慮尋何為內災。能燒惱心等外火災。故第二靜慮喜受為內災。與輕安俱潤澤如水故。遍身麁重由此皆除故。經說苦根第二靜慮滅。以說內心喜得身輕安故。此地喜盛。餘地所無。故外水災極至於此。第三靜慮動息為內災。息亦是風等外風災。故若入此靜慮有如是內災生。此靜慮中遭是外災壞。故初靜慮內具三災。外亦具遭三災所壞。第二靜慮內有二災。故外亦遭二災所壞。第三靜慮內唯一災。故外但遭一災所壞。第四靜慮無有外災。以彼定無內災患故。由此佛說。彼名不動。內外三災所不及故。若爾彼地器應是常。不爾與有情俱生俱滅故。謂彼天處無總地形。但如眾星居處各別。有情於彼生時死時。所在天宮隨起隨滅。是故彼器體亦非常。所說三災云何次第。要先無間起七火災。其次定應一水災起。此後無間復七火災。度七火災還有一水。如是乃至滿七水災。復七火災後風災起。如是總有八七火災一七水災一風災起。水風災起皆從火災。從水風災必火災起。故災次第理必應然。何緣七火方一水災。極光淨天壽勢力故。謂彼壽量極八大劫。故至第八方一水災。由此應知要度七水八七火後乃一風災。由遍淨天壽勢力故。謂彼壽量六十四劫。故第八火方一風災。如諸有情修定漸勝。所感異熟身壽漸長。由是所居亦漸久住。外由內感理必應然。

說一切有部顯宗論卷第十七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9 冊 No. 1563 阿毘達磨藏顯宗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