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27n1545_116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第11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7 冊 » No.1545 » 第 11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一十六

業蘊第四中惡行納息第一之五

[0601c08] 問此業能取一劫壽果為是何劫。或有說者。是成劫。復有說者。是壞劫。復有說者。是大劫。如是說者此是中劫。由彼亦有不盡中劫而得脫故。如毘奈耶說。提婆達多。當於人壽四萬歲時來生人中。必定當證獨覺菩提。舍利子等所不能及。問如是伽他當云何通。

 諸有破僧人  破壞和合僧
 生無間地獄  壽量經劫住

[0601c17] 尊者世友作如是說。減一劫住亦名一劫。如世間人於減一日。住持所作亦名直日。此亦如是。

[0601c20] 問此破僧罪亦能取地獄五蘊異熟。何故但言取一劫壽。或有說者。以壽為先。世尊總說取五蘊果。復有說者。此中世尊說最勝法。謂五蘊中壽命最勝是故偏說。復有說者。壽命能持一切五蘊。令不散壞是故偏說。復有說者。壽從初生盡眾同分無有間斷。令眾同分亦無間斷。餘法不爾是故不說。復有說者。由壽量故表知世間。或增或減。或進或退。或興或衰。是故偏說問何故破僧得劫住罪。非起惡心出佛身血耶。答若起惡心出佛身血壞佛生身。若破壞僧壞佛法身。一切如來應正等覺。敬重法身不重生身。復有說者。若起惡心出佛身血但毀尊重。若破壞僧即名毀壞尊重所重。若起惡心出佛身血但傷大師。若破壞僧即名傷損大師所師。如大師。如是法王歸依依趣亦爾。有說。彼起殺心出佛身血。但是加行罪。以佛法爾不可害故。破僧不爾是根本罪。如加行根本。如是加行究竟亦爾。復有說者。若起惡心出佛身血。不多發起廣大加行。但由率爾卒暴而傷。破僧不爾。要由發起廣大加行。或經一月乃至四月。方便誘誑諸新學苾芻令彼順已。然後能破是以罪重。復有說者。若起惡心出佛身血不惱亂大眾。雖傷佛身不能令佛生惱亂心。亦不諠擾。以作此事世間眾生。或有聞者或不聞故。若破壞僧極大諠擾惱亂大眾。以破僧時應得入正性離生者。不得入正性離生。應得果證者不得果證。應離欲者不得離欲。應盡漏者不得盡漏。不得誦持思惟三藏。不得靜處思惟諸法。修習靜慮無色等至。不得種殖三乘種子。三千大千世界法輪不轉。展轉聲至淨居諸天。令其覺慧不得安靜明了現行。若所破僧還和合時。應入正性離生者。即入正性離生。應得果證者即得果證。應離欲者得離欲。應盡漏者得盡漏。便有誦持思惟三藏。在空閑處思惟諸法。修習靜慮無色等至。亦能種殖三乘種子。三千大千世界法輪復轉。展轉聲至淨居諸天。令其覺慧復得安靜明了現行。由是因緣。若起惡心出佛身血。不能生起經劫住罪。若破壞僧便能生起經劫住罪。

[0602b06] 問僧破以何為自性。答以不和合無覆無記不相應行為自性。是不相應行蘊所攝。即餘處說復有所餘如是種類不相應行。是故僧破異破僧罪異。僧破是不和合性無覆無記。是不相應行蘊所攝。破僧罪是虛誑語。不善語業色蘊所攝如退體異退法亦異。退體是不成就性無覆無記。不相應行蘊所攝。退法是不善。有覆無記五蘊所攝。此亦如是僧破異破僧罪異。由此僧破僧所成就。破僧罪破僧人成就。

[0602b16] 問何處破僧。答在欲界人趣。若破羯磨僧通在三洲。若破法輪僧唯贍部洲。所以者何。若處有大師可得及道可得。即於是處有破法輪。餘洲無有大師及道。是故亦無破法輪者。譬如世間若處有王是處有偽王起。若處有力士是處有捔力者起。此亦如是。若於是處有大師。是處有邪師起。若處有道是處有邪道起。法爾邪正同處相違問破羯磨僧破法輪僧有何差別。答破羯磨者。謂一界內有二部僧各各別住。作布灑陀羯磨說戒。破法輪者。謂立異師異道。如提婆達多。言我是大師。非沙門喬答磨。五法是道。非喬答磨所說八支聖道。所以者何。若能修習是五法者。速證涅槃非八支道。云何五法。一者盡壽著糞掃衣。二者盡壽常乞食食。三者盡壽唯一坐食。四者盡壽常居逈露。五者盡壽不食一切魚肉血味鹽酥乳等。是謂破羯磨僧破法輪僧差別問於破僧時極少幾人成破僧事。答破羯磨僧極少八人。四人已上方名為僧三人不爾。於一界內有二部僧各各別住。作布灑陀羯磨說戒。乃得名為羯磨壞故。破法輪僧極少九人。以一界內有二部僧各各別住。於無慚愧部中。定別有一眾所尊重能教誨者。當知則是提婆達多。於正眾中極少四人。於邪眾中極少五人。如是極少下至九人則法輪僧壞。問齊何當言法輪僧壞。答施設論說。提婆達多自為第五皆共受籌。齊此當言法輪僧壞。復有說者。作表白已。復有說者。離所聞處。復有說者。離所見處。復有說者離見聞處。如是說者。若由意樂誓受餘師。謂彼愚癡諸苾芻眾。由定意樂發如是心作如是語。提婆達多是我大師非佛世尊。齊此當言法輪僧壞。問何等種類補特伽羅破法輪僧。答補特伽羅有二種。一者愛行。二者見行。諸見行者破法輪僧非愛行者。以見行者所有意樂堅固猛利。於雜染清淨品所作決定無有退轉。諸愛行者無如是事故不能破。又唯男子破法輪僧。非諸女人亦非扇搋半擇迦等。所以者何。破法輪時法爾自安立為大師。而諸女人非增上器。於大師非分故不能破。然能廣作破僧方便。猶如麁喜苾芻尼等。諸扇搋半擇迦無形二形皆是愛行。諸愛行者所有意樂不堅不猛。於染淨品皆不決定。是故彼類不能破僧。

[0603a04] 問於何時分破法輪僧。答於六時中不能破僧餘時則能。謂非初時亦非後時。非於二皰未出現時。非未和合共結界時。非未建立第一雙時。非於大師涅槃後時。非初後者。由此二時諸苾芻眾。於聖教中和合一味不可破壞。非於二皰未出時者。謂聖教中未生戒見二種皰時。非未和合共結界時者。要一界內有二部僧。別住異忍方名破僧故。非未建立第一雙者。謂未建立第一雙時定無能破法輪僧者。諸佛法爾皆有第一雙賢聖弟子。若有破壞法輪僧已不經日夜。此第一雙還令和合。非於大師涅槃後者。若於大師般涅槃後。作如是言我是大師非如來者。咸共責言。大師在世汝何不言我是大師。今涅槃後乃作是語。是故決定於此六時法輪不壞。於所餘時法輪可壞。

[0603a21] 問住何等心僧破。或有說者。住於眼識。復有說者。住於耳識。復有說者。住於意識。如是說者。六識身中隨住一識皆容僧破。問住何等受僧破。或有說者。住於樂根。復有說者。住於苦根。復有說者。住於喜根。復有說者。住於憂根。復有說者。住於捨根。如是說者。於五受中隨住一受皆容僧破。

[0603a28] 問僧破是何心果。或有說者。是出家心果。所以者何。在家無有僧破壞故。復有說者。受具心果。所以者何。勤策無有僧破壞故。復有說者。若取隣近受具心果。若取懸遠出家心果。如是說者。若住此心僧破壞者即此心果。問何等種類補特伽羅可破壞耶。答唯是異生非諸聖者。所以者何。世尊記說無處無容一切聖者可破壞故。問諸有已得順決擇分為可破不。或有說者。除此所餘是可破壞。復有說者。此亦可破。所以者何。世尊唯記無處無容一切聖者是可破壞不記餘故。

[0603b11] 問如提婆達多能破壞僧。何故說言世尊眷屬不可破壞。尊者世友說曰。此中說四向四果名世尊眷屬。是真弟子。是真實僧。不可破壞。復次佛眷屬有二。一是異生。二是聖者。提婆達多唯破異生。由此故說彼能破僧。一切聖者皆不可破。由此故說世尊眷屬不可破壞。大德說曰。佛眷屬有二。一內二外。內謂聖者無動無壞。外謂異生可動可壞。此中異生可動壞故。提婆達多能破壞僧。聖無動壞故說世尊眷屬不壞。

[0603b22] 問破僧時佛在眾不。答佛時住彼界內而不在眾。云何知耶。曾聞提婆達多欲破僧時。佛以慈愍故呵制之言。提婆達多汝勿破僧。勿起極重惡不善業。勿趣非愛大苦果處。佛雖如是慇懃呵制。而彼都無止息之心。爾時世尊起正智見審觀前際。勿我昔時破他眷屬。即自觀見昔我無量無數劫前。曾破壞他仙人眷屬。彼業異熟今現在前。觀見是已知此僧眾定當破壞。便入靜室默然宴坐。提婆達多便破壞僧。故知世尊在於界內而不在眾。

[0603c04] 問為一切佛皆有如是破僧事耶。有說。不爾。所以者何。若有如是破壞他業。造作增長便有破僧。若無是業則無破僧唯世尊釋迦牟尼。曾有此業造作增長。故今僧破餘佛不爾。有說。餘佛亦有破僧。曾聞迦葉波佛時。有苾芻名曰花上是譽上子。造五無間斷滅善根。

[0603c11] 問提婆達多為先破僧後斷善根。先斷善根後破僧耶。或有說者。彼先破僧後斷善根。所以者何。要具尸羅多聞端正。貴族威肅言詞善巧。乃能破僧。若斷善根便失淨戒。非增上故不能破僧。尊者世友亦作是說。提婆達多先破壞僧後斷善根。若先斷善根後破僧者。於破僧時應不能生一劫住罪。所以者何。非斷善根補特伽羅。於非法中起非法想。於破僧中起有罪想。若於非法起於法想。於破僧中起無罪想。而破僧者終不能生一劫住罪。要於非法起非法想。於破僧中起有罪想。如是破僧方能生起一劫住罪。由此道理諸破壞僧一切皆生劫住罪耶。設有能生劫住罪者。一切皆能破僧耶。應作四句或有破僧非能生起一劫住罪。謂於非法起於法想。及於破僧起非罪想。而破壞僧。或有能生一劫住罪而非破僧。謂斷善根。或有破僧亦能生起一劫住罪。謂於非法起非法想。於破僧中起有罪想。而破壞僧。或有不能破壞於僧。亦不能生一劫住罪。謂除前想。大德說曰。彼起破僧加行時。亦起斷善加行。起斷善加行時。亦起破僧加行。是故彼破僧時則斷善。斷善時則破僧。彼由俱時造二罪故。成就極重惡不善業。而無一念悔愧之心。

[0604a07] 問諸造無間業彼斷善耶。設斷善彼造無間業耶。答應作四句。或有造無間業非斷善。如未生怨王等。或有斷善非造無間業。如六師等。或有造無間業亦斷善。如提婆達多始褰持等。或有不造無間業亦不斷善。謂除前想。三妙行中何者最大果。謂第一有等至中思。此業能取非想非非想處八萬劫壽果。當知此中依異熟果為問故作此答。若依五果。或唯依離繫果為問應作是答。謂金剛喻定相應思。此思能證一切結盡斷遍知果。由此中意問異熟果故作是答。

[0604a19] 問為一思能感八萬劫壽。為多思耶。若一思者。云何少業能感多果。若多思者。云何不名一眾同分果分分別感。或有說者。一思能感。問云何少業能感多果。答先以一思總感後以多思成滿。譬如畫者先以一色作模。後填眾彩。此亦如是。復有說者。多思能感。問云何不名一眾同分果分分別感。答於彼定中。緣一境界一類行相。有眾多思相續而起。或有能感十千劫壽。或有能感二十千劫。或有能感三十千劫。或有能感四十千劫等壽。如是多思分分別感。然依一種定前加行起一類定。緣一境界一類行相。多思相續現前而感故名一身。如是說者。一思總感。多思成滿。

[0604b04] 問此思為是近分地攝。為根本地攝耶。或有說者。是近分地。復有說者。是根本地。如是說者此則不定。或近分地。或根本地。所以者何。以一切思同一地故。問八萬劫者是何劫耶。或有說者。此是中劫。復有說者。此是成劫。復有說者。此是壞劫。如是說者此是大劫。

[0604b11] 問此業能取四蘊異熟。何故唯說取壽果耶。或有說者。以壽為先。世尊總說取四蘊果。復有說者。此中世尊說最勝法。謂四蘊中壽為最勝是故偏說。有說。唯壽能持四蘊令不散壞是故偏說。有說。壽於一期無斷。令眾同分亦無間斷。餘法不爾是故偏說。復有說者。由壽量故表知世間。或增或減。或進或退。或興或衰。由此因緣故偏說壽。

[0604b20] 如說惡行妙行感愛非愛最大果。如是善不善根并十業道亦應廣說。謂三不善根中。何者最大罪。謂能起破僧虛誑語。此不善根能取無間地獄一劫壽果。十不善業道中。何者最大罪。謂破僧虛誑語。此業能取無間地獄一劫壽果。三善根中。何者最大果。謂能起第一有等至中思。此善根能取非想非非想處八萬劫壽果。十善業道中。何者最大果。謂與第一有等至中思俱者。此業道能感非想非非想處八萬劫壽果。應知此中以略說故。但說惡行妙行最大果非餘。

業蘊第四中邪語納息第二之一

[0604c03] 諸邪語彼邪命耶。設邪命彼邪語耶。如是等章及解章義既領會已。次應廣釋。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止他宗顯己義。故。謂譬喻者說離語及業。別有正命邪命體性。彼何故作是說。由契經故。如契經說八支聖道。彼作是說。佛說八支者。各有體性不相雜亂。由此便說正命邪命。離語業外有體可得。為遮彼意顯正命等皆即語業故作斯論。如於不善語業道中。若貪所起名為邪語。亦名邪命。為命起故。瞋癡所起但名邪語。不名邪命。不為命而起故。於不善身業道中。若貪所起名為邪業。亦名邪命。瞋癡所起但名邪業。不名邪命。所以如前。於善語業道中。無貪所起名為正語。亦名正命。邪命對治故。無瞋癡所起名為正語。不名正命。所以如前。於善身業道中。無貪所起名為正業。亦名正命。無瞋癡所起名為正業。不名正命。所以如前。由此即顯正命邪命。皆攝語業而為體性。是謂此處略毘婆沙。諸邪語彼邪命耶。設邪命彼邪語耶。答應作四句。有邪語非邪命。謂除趣邪命語四惡行。諸餘語惡行。即瞋癡所起語業。是語業性故非為命起故。有邪命非邪語。謂起邪命身三惡行。即貪所起身業為命起故。非語業性故。後語句中應准此釋。有邪語亦邪命。謂起邪命語四惡行。有非邪語非邪命。謂除趣邪命身三惡行。諸餘身惡行。諸邪業彼邪命耶。設邪命彼邪業耶。答應作四句。有邪業非邪命。謂除趣邪命身三惡行。諸餘身惡行即瞋癡所起身業。是身業性故。非為命起故。有邪命非邪業。謂趣邪命語四惡行。即貪所起語業為命起故。非身業性故。後二句准此釋。有邪業亦邪命。謂趣邪命身三惡行。有非邪業非邪命。謂除趣邪命語四惡行。諸餘語惡行。此中諸貪所起皆以趣向邪命故名邪命。諸正語彼正命耶。設正命彼正語耶。答應作四句。有正語非正命。謂除趣正命語四妙行。諸餘語妙行。即無瞋無癡所起語業。是語業性故。非邪命對治故。有正命非正語。謂趣正命身三妙行。即無貪所起身業。是邪命對治故。非語業性故。後二句准此釋有正語亦正命。謂趣正命語四妙行。有非正語非正命。謂除趣正命身三妙行。諸餘身妙行。諸正業彼正命耶。設正命彼正業耶。答應作四句。有正業非正命。謂除趣正命身三妙行。諸餘身妙行。即無瞋無癡所起身業。是身業性故。非邪命對治故。有正命非正業。謂趣正命語四妙行。即無貪所起語業。邪命對治故。非身業性故。後二句准此釋。有正業亦正命。謂趣正命身三妙行。有非正業非正命。謂除趣正命語四妙行。諸餘語妙行。此中諸無貪所起。皆以趣向正命故名正命。已略顯示雜無雜相。今當廣說彼差別相。謂若有為利活命因緣起諸惡行。此名邪語邪業。亦名邪命。是語業性故。為命所起故。若有為餘種種因緣。起諸惡行名邪語邪業。不名邪命。是語業性故。非為命起故。餘門准此釋。復次若有隨其種種傍生明呪。邪活命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亦名邪命。若有為餘種種因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不名邪命。復次若以四愛因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亦名邪命。若以餘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不名邪命。復次若有矯詐現相以利求利五邪命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亦名邪命。若為餘緣起諸惡行名邪語業。不名邪命。復次若起惡行加行。名邪語業。亦名邪命。若起惡行根本業道名邪語業。不名邪命。所以者何。加行難除非根本故。復次若起種種遮罪。名邪語業。亦名邪命。若起性罪。名邪語業。不名邪命。所以者何。遮罪難防非性罪故。由如是等六門七門所說道理。決定無能離語業外別立邪命。問若爾何故說邪語等三種。及於經中說八支聖道。正語業外別說正命耶。答佛以邪命誑惑於人。微細難覺故與語業俱時示現復別示現。如賊軍將同眾誅戮復別梟首。復有說者。以諸邪命難可淨除。故與語業俱時呵責。復別呵責猶如女人與諸事欲及煩惱欲。俱時說過復別呵責。云何邪命難可淨除。謂有二法難除難捨。即在家者邪見。及出家者邪命。諸在家人雖極聰慧受持五戒。若苦所逼則以種種香花飲食祠禱天神。諸出家人雖極聰慧受持具戒。資身命緣繫屬他故。見施主時便整威儀現親善相。是故別說邪命正命。契經及施設論皆作是說。斷生命乃至邪見皆有三種。一從貪生。二從瞋生。三從癡生。云何斷生命從貪生。謂如有一以貪皮肉筋骨等故。害他有情。或為所愛悅意。親友曾當於己作饒益者。而行殺事。或他以財及諸饒益求己行殺。如國王等以諸財位。招募驍勇令討未伏。如是等殺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有一於他有情。有損惱心。怨嫌之心。惡意樂心。而斷彼命。或復害彼親屬朋友以絕怨路。如是等殺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如有一類起如是見。立如是論。駝馬牛羊鷄猪鹿等。皆為祠祀人所食用。是以殺之無罪。復有一類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虎豹豺狼蜈蚣蛇等傷害於人。為人除患殺亦無罪。又此西方有蔑戾車名曰目迦起如是見。立如是論。父母衰老。及遭痼疾。若能殺者得福無罪。所以者何。夫衰老者諸根朽敗不能飲食。若死更得新勝諸根。飲新煖乳。若遭痼疾多受苦惱。死便解脫故殺無罪。如是等殺名從癡生。以迷業果起邪謗故。

[0605c23] 云何不與取從貪生。謂如有一欲他財物不與而取。或為所愛悅意。親友曾當於己作饒益者。而行盜竊。或他以財及諸饒益求己行盜。如募將士掠他財寶。如是等盜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有一於諸有情。有損惱怨嫌惡意樂心。而盜彼物令其困惱。或復盜彼親友財物以憎彼故。如是等盜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如有一類諸婆羅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大地所有本是梵王神力化作。施諸婆羅門。今婆羅門勢力羸弱。剎帝利等侵奪受用。故婆羅門取受用時是取己物皆無盜罪。然彼取時作他物想。如是等盜名從癡生。迷於業果起邪謗故。

[0606a08] 云何欲邪行從貪生。謂此多分以耽染心。或以財利諸饒益事。於彼彼所行欲邪行。是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有一於他有情。有損惱怨嫌惡意樂心。欲令污辱受諸衰損。便於彼所行欲邪行。是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婆羅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諸婆羅門應畜四婦。剎帝利三。吠舍應二。戍達羅一。婆羅門等數若未滿。婬他妻室亦無有罪。然彼婬時起屬他想。又此西方有蔑戾車名曰目迦。起如是見。立如是論。母女姊妹及兒妻等。於彼行欲悉無有罪。所以者何。一切母邑。皆如熟果已辦飲食道路橋船階梯臼等。法爾有情共所受用。是故於彼行欲無罪。此等邪行名從癡生。所以如前。

[0606a23] 云何虛誑語從貪生。謂如有一為名利故。於他有情覆想而說。若為己若為他。如國王等招募辯士。令行遊說為誘未伏。彼人爾時以財位故。或依內誑外。或依外誑內。或依二誑二。此等虛誑語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於他有損惱心。怨嫌惡意樂心。欲陷彼故行虛誑語。或復於彼所愛親友。作虛誑語以憎彼故。此等虛誑語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如有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諸為自他身難命難。而妄語者不得妄語罪。如獵師問鹿所在。及賊軍問王軍所在。雖實見實知恐害彼故。雖不實答而無有罪。當知彼類非不有罪。彼謂都無便數數作。此等虛誑語名從癡生。所以如前。

[0606b09] 云何離間語從貪生。謂如有一為名利故。於彼有情或彼親友作離間語。若為己若為他。如國王等招募辯士。令行離間規令他伏。彼人爾時以財位故。或依內離外。或依外離內。或依二離二。又婆羅門有二施主。一施衣。二施食。婆羅門念言。若二施主共和好者。我於二所各得一事。若彼乖違則一一處皆得二事。由是因緣行離間語。是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如有於他有損惱心怨嫌惡意樂心。而離間彼或彼親友壞彼故。是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如有一類婆羅門等。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諸不律儀家。若和好者為惡滋多。若乖離者作惡便少。是故若有於彼類中。作離間語終無有罪。是名從癡生。所以如前。云何麁惡語從貪生。如以名利於他有情罵詈毀辱。若為己若為他。如國王等委酷法人令主辭獄。及令軍佐制造書檄。由此等緣作麁惡語。是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於他有損惱心怨嫌惡意樂心。便罵辱彼或彼親友若為己若為他。是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如丈髻外道名事火。天性甚卒暴多麁惡語。彼諸弟子以為善妙皆習麁語。是名從癡生。所以如前。

[0606c04] 云何雜穢語從貪生。謂如有一為己及他名利等故作雜穢語。如俳優者為財利故。於大集處種種詞詠戲調雜說。又諸男女以愛染心作雜穢語。復有制造世俗文章。受持諷誦是名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如於他有損惱心。怨嫌惡意樂心。輕調彼故作雜穢語。或輕調彼所愛親友以憎彼故。是名從瞋生。云何從癡生。如有一類婆羅門。起如是見。立如是論。諸有[木*巳]火。或祀餘神。或誦吠陀諸呪術等。一切皆得清淨解脫。是名從癡生。所以如前。云何貪從貪生。謂貪纏無間貪纏現前。是名貪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瞋纏無間貪纏現前。是名貪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癡纏無間貪纏現前。是名貪從癡生。云何瞋從貪生。謂貪纏無間瞋纏現前。是名瞋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瞋纏無間瞋纏現前。是名瞋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癡纏無間瞋纏現前。是名瞋從癡生。

[0606c23] 云何邪見從貪生。謂貪纏無間邪見纏現前。是名邪見從貪生。云何從瞋生。謂瞋纏無間邪見纏現前。是名邪見從瞋生。云何從癡生。謂癡纏無間邪見纏現前。是名邪見從癡生。問已知十不善業道。一切皆從貪瞋癡起。於中一一幾為加行。幾為究竟。而能起耶。或有說者。斷生命麁惡語及瞋恚三。為加行由瞋究竟。不與取欲邪行。及貪欲三。為加行由貪究竟。餘語業道三。為加行由三究竟。邪見一種三。為加行由癡究竟。復有說者。欲邪行不定。謂若欲令要出不淨方成業道者。則三為加行由貪究竟。若有欲令纔入穢門便成業道者。則三為加行由三究竟。所餘業道一切皆以三。為加行由三究竟。

說一切有部發智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一十六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7 冊 No. 1545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楊忠權大德提供,厚觀法師提供,法雲寺出版之光碟,日本瑜伽行思想研究會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