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23n1442_040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第4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3 冊 » No.1442 » 第 4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四

捉寶學處第五十九

[0845b07] 爾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鷲峯山,於日初分執持衣鉢,下鷲峯山入城乞食,將尊者阿難陀以為侍者。于時遇天大雨水蕩崖崩,見劫初人所安伏藏,光色晃耀。世尊告阿難陀曰:「汝應觀此,是大黑蛇是大害毒。」阿難陀曰:「是可畏毒。」作是語時,去斯不遠有一貧人,常採根果以自活命,聞稱毒聲便生是念:「我試往觀,所云害毒其狀如何?勿令於夜蜇害於我。」既至其所見是伏藏光彩外發,于時貧人見已欣喜竊生是念:「願此毒蛇恒蜇於我,父母妻子所有眷屬亦不辭痛。」遂將葉蓋,細細持歸漸興宅舍,以供衣食,共諸親族隨意受用,便大富盛。時未生怨殺父自立,便令使者遍觀國邑誰有多財。時彼使人見得伏藏者,舍宅昌熾衣食豐盈,奴婢牛羊有異常日,便問之曰:「汝於昔時貧無衣食,何故今日忽然富盛?豈非竊得王家伏藏耶?」即便執捉送至王所。王便問曰:「汝今卒富,得我伏藏耶?」彼便拒諱,王曰:「此違我命准法當死,所有眷屬並收繫獄,此應斷命。」時彼獄官即將其人欲往刑戮,於其路中作如是語:「阿難陀!此是大黑蛇、是大害毒。阿難陀曰:『是可畏毒。』」然王國法,將刑之人所有語言必須反奏,見是語已即白王知。王曰:「可喚將來。」既至王所,王自問曰:「如汝所言,有何義理?」彼人具陳昔事。王於爾時於世尊所創發信心,問彼人曰:「咄!男子,汝信佛語?」答言:「大王!我實深信。」時王聞已淚落霑衣,報彼人曰:「此物與汝,眷屬皆放。」時彼男子既得脫已喜不自勝,作如是念:「我之所有富盛家業皆由世尊之所致也,我今宜應禮世尊足,請佛僧眾就舍而食。」廣說乃至食已聞法,即於座上見四諦法獲預流果,廣如餘說。此是緣起,尚未制戒。

[0845c11] 佛在王舍城鷲峯山,時鄔波難陀於日初分執持衣鉢入城乞食,於路見教射人不申禮敬,巡家漸次至教射堂中,見無師主唯有諸徒,鄔波難陀告諸人曰:「汝等學射徒費日功未能成就。」即自執弓箭在右而射,放箭皆中,告言:「汝等當覓上好師匠而學技能。」鄔波難陀告已而出。時彼射師還至堂中,諸人見時不致恭敬,問曰:「汝等何故傲慢異常?」諸人報曰:「我廢生業欲學技能,看此形勢似空費日。」師問其故,諸人具以事答。師聞語已便往寺中覓鄔波難陀,見已禮足作如是語:「阿遮利耶!斯乃是我活命之緣,幸願慈悲勿相破壞。」鄔波難陀報言:「癡人!弓射之術是我技能,汝將活命無束脩禮。」其人禮而謝曰:「事已往者,請勿致責,自今已去謹隨上命。」即便貨賣教射之具,所得之物送與鄔波難陀,至射堂中憂懷而住。親友見問:「何故憂愁?」彼以事答,時人聞已便生譏議:「沙門釋子所作非法,云何令他教射之人遂至貧乏?」此亦緣起,尚未制戒。

[0846a01] 緣起同前,入城乞食,時鄔波難陀乃至巡家至教樂堂中,見師不在自取樂器具奏八音,廣說如前,乃至其人貨賣樂具遂至貧乏。此亦緣起,尚未制戒。

[0846a05] 爾時世尊隨緣施化,從王舍城至廣嚴城,住高閣堂中。時鄔波難陀於日初分時執持衣鉢入城乞食,於其中路見栗姑毘多諸童男,以瓔珞具置在一邊而共遊戲。鄔波難陀見其瓔珞,謂藥叉物遂即收取。時諸童子見取瓔珞,便各競來牽其手足,咸以塵土而散擲之,遂還瓔珞。鄔波難陀塵土坌身方還入寺,苾芻見問:「豈與童子而共戲乎?」鄔波難陀具以事答,此亦緣起,尚未制戒。

[0846a14] 佛在廣嚴城,乃至六眾苾芻入城乞食,路次栗姑毘園,便入園中見諸戲具,即取鼓樂如法擊奏,猶如淨飯王所奏音樂,及未生怨戰鼓之響。時城內人聞斯聲已皆大驚怖,作如是語:「定是未生怨王來襲我國。」即嚴兵革出大城門共相拒敵。是時六眾便棄鼓樂俱出園外,諸人見六眾來,問言:「聖者!未生怨王所有兵眾今在何處?」六眾曰:「彼未生怨何因至此?」問曰:「若不來者,彼之戰鼓因何響振?」六眾答曰:「此是我等聊為戲笑,非是王軍。」餘人報曰:「仁可急去,勿住此中,栗姑毘來必是相辱。」即還入寺。諸苾芻問:「何故空鉢而歸?」具以事答。少欲苾芻聞是語已共生嫌賤:「云何苾芻共作如是不端嚴事?」乃至白佛,廣說如前。佛言:「我觀十利,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6a29] 「若復苾芻寶及寶類,若自捉、教人捉者,波逸底迦。」

[0846b02] 爾時世尊從廣嚴城,至憍薩羅國室羅伐城,住逝多林給孤獨園。時毘舍佉鹿子母,聞佛來至欲申敬禮,具諸瓔珞周遍嚴身,稟性懷慚恥將見佛,遂脫瓔珞付其從者,著鮮白服入見世尊。禮佛足已聽聞妙法,從座而去。時彼從者以其瓔珞置花樹下,遂忘歸家。時阿難陀見其瓔珞便作是念:「世尊所制由此當開。」即便收取自往白佛,佛言:「善哉!善哉!阿難陀!我雖未許汝已知時。若說戒時應云:『除時因緣。』」

[0846b11] 復於異時,毘舍佉問從者曰:「將瓔珞來。」報言:「寺中樹下忘不持來。」報云:「往取。」子聞語已白其母曰:「豈如庫內令彼取來,寺中多人彼物定失。」母曰:「我在生來物不遺失,汝但往取,必定應得。」從者承命遂往寺中,阿難陀見之便授瓔珞。從者持至,母告子曰:「我不失財,斯言非謬。」子作是念:「我當試驗其事實不?」便取其母金印指環投於井中;汲水之時隨水而得。其子復將擲於江內,魚見吞食;漁人獲得詣市賣之,家人買歸破腹而得。復以金囊棄之於路,時人見者皆謂是蛇避之而去,子還收取。既作如是多種試驗,方知其母不失於物。復有苾芻行至寺外,見遺金囊持之而去。後有人來,苾芻報曰:「此是汝囊不?」彼人言:「是。」便與持去。次有一人急走而來,問苾芻曰:「見我金囊不?」報曰:「我已與他將去。」其人聞已懊惱命終。世尊知已告諸苾芻:「不應如是輒即與人。應問記驗相應者與,不同者勿與。」復有苾芻,見盛金囊棄之而去,佛言:「不應棄去,應以葉覆。」彼以葉覆棄之而去,佛言:「不應棄去,可以物蓋。應於其處七八日中來去看守,有人來認,問相當者應可與之;若不相當者,將歸寺中可貯僧庫。經五六月若有主來認,相當應與;無主來者,應將此物買牢器物而舉用之。後有主認,若記同者應將物示:『此是汝物買得,隨意將去。』若索利者,應報彼云:『汝物合失,得本應喜。何不知恩更求利物?』」爾時世尊以此因緣集苾芻眾,讚歎持戒告曰:「前是創制,此是隨開。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6c12] 「若復苾芻寶及寶類,若自捉、教人捉,除在寺內及白衣舍,波逸底迦。若在寺內及白衣舍見寶及寶類,應作是念然後當取:『若有認者我當與之。』此是時。」

[0846c16] 若復苾芻者,謂六眾也。

[0846c16] 寶,謂七寶。

[0846c16] 寶類者,謂諸兵器弓刀之屬,及音樂具鼓笛之流。

[0846c17] 自捉使人及以結罪,廣如上說。

[0846c18] 苾芻在寺中及以俗舍,若見寶等聽作是念然後收取:「若有主來我當持與。」

[0846c20]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芻自手、使人捉諸寶物,已磨治者皆得墮罪;未磨治者但得惡作,乃至捉假琉璃亦惡作罪。若捉嚴身瓔珞之具,皆得墮罪;乃至麥莛結為鬘者,捉亦惡作。若捉琵琶等諸雜樂具有絃柱者,便得墮罪;無絃,惡作,乃至竹筒作一絃琴,執亦惡作。若諸貝是堪吹者,捉得墮罪;不堪吹者,惡作。諸鼓樂具堪與不堪,得罪重輕亦同此說。若執弓時有弦[弓*朁]者,便得墮罪;無者,惡作。若刀有刃箭有鏃頭,皆得本罪;異斯,惡作。乃至彈毛弓及草莛箭,亦皆惡作。若像有舍利,執得墮罪;無舍利者,惡作。若作大師想擎持者無犯。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或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0847a05] 時諸苾芻咸皆有疑,以何因緣毘舍佉母不失錢財?佛告諸苾芻:「汝等應聽!乃往古昔迦攝波佛涅槃之後,有一老母奉持戒行。時訖栗枳王,宮人遊戲園中遺瓔珞具,時彼老母得此瓔珞,繫竹竿頭欲求本主。時王遣人尋此瓔珞,於老母處得已奉王。王見物喜怪其奇異,嗟歎老母問曰:『既有好心理合嘉賞,今何所欲?』老母白王:『更無所欲,不求現利,願以此緣於未來世所生之處得不失財報。』由昔淨心今受斯果,往時老母者即今毘舍佉母是。由於往時不藏他物,發願力故,於生生中雖失珍財終還獲得。是故苾芻!得他物時,勿盜藏舉,如是應學。」

非時洗浴學處第六十

[0847a19] 佛在王舍城,時此城傍有三溫泉:一、王自洗浴,二、是王宮人,三、諸雜人。其王洗浴處苾芻亦洗,宮人浴處苾芻尼亦浴。于時六眾苾芻洗浴之際,便生是念:「我今試王信心厚薄。」意欲相惱沈吟久之不時速出,王遂遣人取水別處而浴,不入溫泉。既洗沐已往詣佛所,頂禮雙足聽聞妙法,辭佛而退。時具壽阿難陀聞是事已便往白佛,佛言:「由諸苾芻為洗浴故有是過生,諸苾芻等不應洗浴。」時諸苾芻身不洗沐體多垢膩,乞食之時婆羅門居士等見而問曰:「聖者!豈復仁等身持垢穢將為清淨耶?何因不洗?」時諸苾芻以緣白佛,佛言:「半月應為洗浴。」於暑熱時彼諸苾芻不數洗故,身體萎黃。諸人見問:「聖者何故似帶病耶?」答曰:「我由世尊不許數洗身體煩熱,致使之然。」諸人告曰:「世尊大悲以此為緣必當開許。」以緣白佛,佛言:「熱時應洗。」有苾芻病醫人令洗,答言:「世尊不許。」以緣白佛,佛言:「病時應洗。」苾芻或營眾作或窣覩波,身垢不淨,人見譏嫌,以緣白佛,佛言:「作時應洗。」諸苾芻涉道行時,來往疲極委身而臥,諸人見怪問曰:「仁等何不策修善品,晝寢而住。」苾芻以緣白佛,佛言:「若道行時應洗。」苾芻被風吹時身多塵坌,垢穢不淨人見譏笑,同前白佛,佛言:「風時應洗。」又觸雨時又風雨時,泥污身體,同前白佛,佛言:「若雨時、若風雨時,隨意應洗。」爾時世尊讚歎持戒,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7b18] 「若復苾芻半月應洗浴,故違而浴者,除餘時,波逸底迦。餘時者,熱時、病時、作時、行時、風時、雨時、風雨時,此是時。」

[0847b20] 若復苾芻者,謂六眾也。

[0847b21] 半月應洗浴者,謂齊十五日一度聽浴。

[0847b21] 故違者,謂不依教行。

[0847b22] 除餘時者,若在餘時此則無犯。熱時者,春餘一月半在,謂有一月半在當作安居(謂從四月一日至五月半是),及夏初一月,謂入夏一月(謂從五月十六日至六月半是),此兩月半名極熱時。若病時者,若苾芻有病除多洗浴,不能安隱者是。作時者,謂為三寶所有作務,下至掃地大如席許,或時塗拭如牛臥處。行時者,謂行一踰膳那或半踰膳那還來者是。風時者,乃至風吹衣角搖動者是。雨時者,乃至兩三渧雨落身上者是。風雨時者,謂二俱有。此是時者,是隨聽法,結罪同前。

[0847c03]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芻每於開限洗浴之時,常須心念口言而為守持,應云:「在某時中我今洗浴。」若不守持者,以水洗身水未至臍,得惡作罪;水至臍者,即得墮罪。若入水洗者准此應知。若先以煖水後以冷水如上浴時,得罪同前。或先池後河等,事亦同此。

[0847c09] 時有苾芻,於河彼岸有請喚事,不敢入水往赴其請,佛言:「應去,勿致疑惑。」苾芻有事渡河,脚跌墮水,心生疑悔,佛言:「無犯。」苾芻渡橋墮落悶絕,餘人見之便以水灑,苾芻起已便生疑悔,佛言:「無犯。」

[0847c13] 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或癡狂、心亂、痛惱所纏。

[0847c15] 第七攝頌曰:

 殺傍生故惱、  擊攊水同眠、
 怖藏資索衣,  無根女同路。

殺傍生學處第六十一

[0847c19] 佛在室羅伐城。爾時具壽鄔陀夷日初分時入城乞食,遂至教射堂中。其師出外但有諸生,見教射處所置堋垛事無准的。時鄔陀夷遂取五箭仰視虛空,時有一烏飛騰而過。鄔陀夷便射四箭遮烏四邊,烏乃上飛,遂以箭貫從口而出,告諸生曰:「少年汝等應當求如是師傅學斯技術。」後教射師迴至射堂,弟子具說其事,師作是念:「勿令苾芻數來相惱。」即設方計,令彼諸生持其死烏,繫竹竿上隨鄔陀夷後,令彼惡響周遍十方,作如是說:「仁等當知!大德鄔陀夷有斯技藝,空中落羽箭入烏腸。」時諸婆羅門居士等,見斯事已各起譏嫌:「云何苾芻自執弓箭殺諸禽鳥?此則肉不堪食筋皮無用,於不應處而為惡業。」少欲苾芻聞生嫌恥,以緣白佛。爾時世尊廣說如前,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8a07] 「若復苾芻故斷傍生命者,波逸底迦。」

[0848a07] 若復苾芻者,謂鄔陀夷,餘義如上。

[0848a08] 故者,明非錯誤。

[0848a09] 傍生者,謂是飛烏,或復諸餘禽獸之類。

[0848a09] 斷命者,謂殺其命根。釋罪同前。

[0848a10]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言斷傍生命者,謂以三事:內、外、及俱,而興方便斷彼命根。若苾芻作殺害心,乃至以一指損害傍生,因此命終者,得波逸底迦;或當時不死,後時因此死者,亦得墮罪;若後時不死者,得惡作罪。如是廣說,如前斷人命學處具說。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如前廣說。

故惱苾芻學處第六十二

[0848a18] 佛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時大目乾連與十七眾出家并受近圓,彼十七眾遂便親近六眾苾芻。時鄔陀夷告十七眾作如是語:「具壽!汝等為我作如是如是事。」答曰:「我不能作,豈仁是我阿遮利耶、鄔波馱耶令我執作。」鄔陀夷見是語已,即便驅遣不許同住。時十七眾遂向餘處而為讀誦,鄔陀夷便詣鄔波難陀處告言:「上座知不?此諸小師不受我語,事欲如何?」鄔波難陀曰:「汝今應可令彼小師各生惱悔廢其習讀,當作是語,廣說惱緣。」時鄔陀夷聞是教已,如言即作,告十七眾曰:「具壽!汝等豈復能得漏盡入正定聚耶?由汝皆是減年受具,既無戒足眾善不生,如是廣說,乃至作法不成。」時十七眾便以此事告大目乾連。時大目乾連為除疑悔復告之曰:「佛說初人無犯,況汝無過。然復誰向汝等作如是語令生追悔?」報言:「尊者鄔陀夷!」少欲苾芻聞是語已便生嫌賤:「云何苾芻故令苾芻心生悔惱?」以緣白佛,廣說乃至「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8b09] 「若復苾芻故惱他苾芻,乃至少時不樂,以此為緣者,波逸底迦。」

[0848b11] 若復苾芻者,謂鄔陀夷,餘義如上。

[0848b11] 故惱者,欲令心生惡作發起追悔。

[0848b12] 少時不樂者,乃至須臾情不安隱。

[0848b13] 以此為緣者,非餘事也。結罪如上。

[0848b14]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謂問其別事,又問律教相應。云何問別事?若苾芻於他苾芻處作惱亂心,往詣其所作如是言:「具壽!汝憶某王及某長者不?」答言:「彼已多時,我不記憶。」報言:「具壽!彼非多時,汝不憶者,即是生年未滿二十而受圓具,更可近圓。」作是語時,設彼苾芻心不生惱,然此苾芻亦得墮罪。如是問言:「汝憶某時日蝕、月蝕、儉歲、豐年?」廣說如上。云何問律教相應?如作惱心問言:「具壽!汝先於何處所而受近圓?」答言:「某處。」報曰:「彼處先無大界,不結界場大眾不集,便成別住,非善受近圓,汝應更受。」又問:「具壽!誰是汝阿遮利耶、鄔波馱耶?」答言:「彼是我二師。」報曰:「彼人破戒不合為師,汝則不名善受近圓。」又問:「汝向某處不?」答言:「去。」「若向彼處皆是愚癡破戒之人,或鄙惡類,非是善伴,汝定破戒。」作如是等語惱亂他時,隨彼前人惱與不惱,但使聞知皆得墮罪。又問:「具壽!汝取二師衣不?」答言:「曾取。」報言:「汝若取者,有賊心故,犯他勝罪。」問言:「具壽!汝頗曾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滅不?」答言:「我說。」報曰:「汝若說此上人法者,犯他勝罪,如是說時作惱亂心,皆得墮罪。」

[0848c06] 此中無犯者,如有苾芻詣苾芻所作如是問:「具壽!汝憶某王及某長者不?」答言:「我不憶。」報言:「具壽!彼已多時,汝雖不憶亦是年滿二十善受近圓。」又日月薄蝕年歲豐儉,如上應知。是謂問其別事。如有苾芻詣苾芻所作如是問:「具壽!汝先於何處所而受近圓?」答言:「某處。」報曰:「我知某處,先有大界舊結界場,汝即善受近圓。」如是問其二師?問所向處?問取師衣?答曰:「此皆無過。」又問:「具壽!汝說諸行無常乃至涅槃寂滅。」答言:「我說。」報曰:「汝不自稱得此上人法不?」答言:「不也。」若如言者說亦無過,是謂問與律教相應。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廣說如上。

以指擊攊學處第六十三

[0848c20] 佛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時大目乾連既與十七眾出家,廣說乃至但有營事,即十七人共相撿挍更互助成,如前殺戒中具言其事。時十六人從一乞懺,見彼不言,即皆以指擊攊令其大笑,因而致死。少欲苾芻聞生嫌恥:「云何苾芻以指擊攊斷他命根?」以緣白佛,佛言:「廣說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若復苾芻以指擊攊他者,波逸底迦。」

[0848c28] 若復苾芻者,謂十七眾,餘義如上。

[0848c29] 以指擊攊者,謂是身業,結罪如上。

[0848c29] 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芻以一指頭擊攊他者,得一墮罪;乃至五指便得五罪。若以拳擊攊,得一墮罪。若以足指,准手應知。若以指端示其靨處,或指瘡處或指蚊蟲,或示旋毛等,並皆無犯。又無犯者,謂最初犯人,廣說如上。

水中戲學處第六十四

[0849a08] 佛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時十七眾中有最大苾芻,名鄔波離,斷諸煩惱證阿羅漢果已,便作是念:「我始觀察於久共住同梵行者,於此眾中誰有善根?誰無善根?」觀已知有繫屬於誰?知屬於我。時鄔波離為作引導,方便相隨俱往阿市羅跋底河,水添瓶。觀察水已正念用心為洗浴事,既洗浴竟住在一邊。時十六人亦皆澡浴,既入河中乍浮乍沒、或往彼岸、或還此岸、或沿波、或沂流、或打水鼓、或擊水蛙、或為水索、或為水杵,如是等類作眾伎樂,身手掉舉共為戲笑。時勝光大王於高樓上遙見彼戲,告勝鬘夫人曰:「試當觀汝所重福田。」夫人白言:「大王!此輩少年顏容盛壯能修梵行,王不稱奇。王雖年邁未能靜息,彼水中戲亦何見責?」時具壽鄔波離觀彼王心知生輕慢,欲令信故告諸人曰:「仁等可各整衣服,俱持水瓶共還住處。」時鄔波離以神通力,與同梵行者各昇虛空,於王樓上飛騰而過。時勝鬘夫人俯觀其影仰視希奇,便白王曰:「王可觀此勝妙福田騰空而去。」王言:「夫人!豈有證阿羅漢者水中戲耶?」夫人答曰:「此則是王之所聞知,有未聞事王所不知。」王曰:「何謂也。」夫人曰:「心如電光須臾改易,以堅固定猶若金剛,剎那之間破無明惑,王不應怪。」王聞語已默然無答。時勝鬘夫人見斯事已,便令使者禮拜世尊,并申請白:「見諸聖者在水中戲,唯願世尊於諸聖者而為憶念,勿令水中而為戲樂。」爾時世尊聞是事已,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49b08] 「若復苾芻水中戲者,波逸底迦。」

[0849b09] 若復苾芻者,謂十七眾,餘義如上。

[0849b09] 若苾芻於水中戲,如上所說浮沒掉舉等事,皆得墮罪。

[0849b11]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有其九事能生於犯。云何為九?謂自喜、教他喜,自戲、教他戲,自跳、教他跳,掉舉、弄影、身相打拍。若苾芻作水中戲意,從床而起帶持衣服,往詣河池所脫上衣,著洗裙身入水中,乃至未沒已來,皆惡作罪;身若沒時,便得墮罪。出時亦爾。若作求涼冷意者,出沒無犯。或從此岸向彼岸、從彼岸向此岸、或沿波或沂流等,皆犯墮罪;若作學浮意者無犯。若打水鼓,廣說如前,乃至以指彈作聲,皆得墮罪。若瓶瓨甌器盛水而戲者,波逸底迦;乃至指彈得惡作罪。若羹臛椀中打作鼓聲,乃至指畫為跡作調戲心,得惡作罪;欲令冷者無犯。又無犯者,謂初犯人,廣如上說。

與女人同室宿學處第六十五

[0849b26] 佛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時具壽阿尼盧陀斷眾結惑證阿羅漢,彼既自受解脫勝樂作如是念:「世尊於我已作大恩,我於世尊欲作何事而能報德?我今宜可利益有情,此即名為酬恩中勝。」作斯念已,執持衣鉢人間遊行至一聚落。此聚落中有一長者,二男、一女。其女長成行不貞謹,彼二兄弟因與他競,他人告曰:「汝妹未嫁與外人私通。」兄弟聞已問妹虛實。妹即答曰:「我實清謹,世人謾說。」於後不久遂便有娠,兄弟問曰:「汝言清謹,何處得斯?」妹曰:「曾有禿人強逼於我,因即有娠。」後遂生男,時人名為禿子,母號禿子母。是時具壽阿尼盧陀既至此村,日將欲暮求宿處所。時諸童子報言:「聖者!彼處有禿子母舍,必相容宿。」時具壽阿尼盧陀隨言即去,投彼家宿。時禿子母遂相容止,便生邪念,即於夜中就尊者所欲相抱捉。于時尊者知其惡見,以神通力上昇虛空。女人見已生希有心,求哀懺謝仰而告曰:「唯願聖者慈愍我故,當為下來。」是時聖者為利益故,縱身而下為其說法,如聞法已心便啟悟證獲初果。既至明日,其女兄弟至還見譏:「汝之姊妹非但俗旅,雖釋迦子亦被拘牽。」彼二聞已俱生忿怒,便就其舍欲殺苾芻。是時尊者觀二童子及諸有情根機時熟,即昇虛空現十八變作希有事。時彼聚落四近諸人,各並雲奔共觀異相。尊者復坐即便為眾宣說法要,令彼兄弟及萬二千人皆得見諦。廣說乃至阿尼盧陀見斯過已,更不復於俗舍之中而為止宿。

[0849c25] 復於異時阿尼盧陀於一村隅苑園中宿,即於此夜有諸賊侶,欲偷劫此村過苑園中,見苾芻宿共相議曰:「我欲盜財見不祥相,我今宜可殺此苾芻。」時賊將軍先是尊者寺內作人,既遙見之遂相憶識,告諸人曰:「君等當知!昔有商客入大海中遭諸厄難,稱其名者安隱而歸,如此之人不應造次便為殺戮。我等且去入村,若不得物迴殺未晚。」諸賊相隨入村劫盜,多獲財物還至園中。是時尊者便為群賊宣說法要示教利喜,皆令見諦得預流果。時彼諸人皆留盜物還彼村人。其夜有天告村人曰:「汝等諸人賊所盜物,皆由尊者阿尼盧陀威神力故,所有財物並在村外苑園之中,皆不將去,汝至天明各往收取。」時彼村人聞天告命,至天曉已便往園中,到尊者所各禮足已在一面坐,尊者為其說法,令萬二千人亦皆見諦。時彼賊侶有五百人,便求尊者而為出家。時阿尼盧陀將五百人詣世尊所,世尊見至便命善來苾芻,皆成出家并即圓具,蒙佛教誡不久皆證阿羅漢果。

[0850a16] 時諸苾芻問阿尼盧陀尊者:「得安樂行不?」答曰:「有安樂行,亦有苦行。」問言:「云何?」答曰:「我利有情斯成樂行,幾遭斬首是為苦行。」問言:「何故?」即便具答投女宿事。諸苾芻曰:「合與女人共室宿耶?」答曰:「只由不合有此過生。」少欲苾芻聞已嫌賤:「云何苾芻與女人同室宿?」以緣白佛,佛言,乃至「我觀十利,為諸苾芻制其學處,應如是說:

[0850a24] 「若復苾芻共女人同室宿者,波逸底迦。」

[0850a25] 若復苾芻者,謂具壽阿尼盧陀,餘義如上。

[0850a25] 者,兼彼也。

[0850a26] 女人者,若婦、若童女,謂堪行婬境。

[0850a27] 同室宿者,室有四種如上。釋罪同前。

[0850a27]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若苾芻與女同宿,身在中閣、女人在閣下,應拔梯令上、或門安扂鑰、或遣人看守。若異此者,乃至明相未出已來,得惡作罪;若過明相,便得墮罪。若苾芻在閣下、女在中閣,或苾芻在中閣、女在上閣,或復翻此,廣說如前。或苾芻在房、女在簷前,唯除梯一事,餘並如前。若女在房中、苾芻簷下,應外繫其戶,餘如前說。若在門屋下,苾芻門內、女在門前,應內安關扂,翻斯外繫,餘並同前。假令共室,若有夫主守護者無犯。又無犯者,謂初犯人,廣說如上。

[0850b09] 時諸苾芻咸皆有疑,白佛言:「世尊!具壽阿尼盧陀曾作何業生富貴家,出家斷惑證阿羅漢,廣化有情為大利益?唯願為說。」佛告諸苾芻:「汝等當聽!乃往過去迦攝佛時有一苾芻,於聚落中住,建大寺宇躬為撿挍,設上供養願求解脫,共住弟子有五百人。時聚落中所有人民,於苾芻處信敬深重,乃至廣說。由昔撿挍供養眾僧故生富貴家,由發願力故證阿羅漢。彼五百弟子即今五百阿羅漢是。昔聚落中所有居人,即所化諸人是。」又問:「何因得妙天眼,佛弟子中最為第一?」佛言:「昔迦羅村馱佛制底之處興大供養,時有群賊欲行竊盜入制底中,見其燈闇遂便挑舉,覩佛尊容情生歡喜,即發大願:『願我來世得遇大師承事無倦,得妙天眼人中第一。』由彼願力今獲天眼最為第一。汝諸苾芻當如是學。」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四十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3 冊 No. 1442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伽耶山基金會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釋本禪法師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