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23n1442_007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第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3 冊 » No.1442 » 第 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七

斷人命學處第三之二

[0658b10] 爾時薄伽梵在室羅伐城逝多林給孤獨園。時彼城中有一長者,於同類族娶女為妻,歡娛未久便誕一息,年漸長大母遂身亡。其父於後更娶繼室,于時長者告後妻曰:「汝頗能於不親生子而存養育同苦樂不?」答言:「我能。」未經多月婦遂有娠,便生惡念:「我若生子,當以彼兒用充僕使,不應令彼起傲慢心。」便給麁衣惡食加以鞭杖苦楚。子告父曰:「父今知不?繼親於我以惡衣食而見濟給,數加鞭杖苦楚非常。」父報子曰:「我當為汝誡勅於母不使更然。」便告妻曰:「賢首!我於先時已相告語:『能於不親生子而存養育同苦樂不?』汝答言:『能。』何故今時不順前語,便於此子以惡衣食而見濟給,數加鞭杖苦楚非常?」答言:「我為教詔欲令勝進,恐有世人怪笑於我,實無異心。」夫曰:「汝不須教,更不得以惡衣食加諸楚毒令生怨苦。」報云:「更不如是。」不久之間便誕一子,遂於前子倍生惡意同前苦楚。子便生念:「我父於母不能止遏,還復踵前苦治於我,今可捨出家。」便至父所白言:「繼親於我不垂愍念,父雖止遏尚不慈憐,今欲出家願見聽許,豈能於此受苦命終。」長者便念:「我此後婦為性不仁,雖頻勸誡仍不悛改,從彼出家冀全其命。」便告子曰:「我今放汝隨意出家。」蒙父許已往逝多林,投一苾芻而請出家。時彼苾芻與出家已,并授圓具告言:「具壽!凡出家人有二種業:所謂禪、誦。我比修定,汝樂何業?」白言:「鄔波馱耶!我樂讀誦。」報曰:「善哉!汝學三藏。」彼便生念:「三藏教法文義深廣,我之本師心樂靜慮,誰當於此教授我耶?我今宜可別往他處。」白師曰:「欲往他方習學三藏。」報言:「甚善!隨汝意去。」

[0658c12] 時彼弟子辭往他方,遍學三藏博通文義,為大法師詞辯分明演說無礙。便自思念:「如世尊說:『父母於子有大劬勞,護持長養資以乳哺,贍部洲中教示我者最為第一。假使其子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經於百年不生疲倦,或滿大地末尼、真珠、琉璃、珂貝、璧玉、珊瑚、金銀、馬瑙、牟薩羅寶、赤珠右旋,如是諸珍咸持供養令受安樂,雖作此事亦未能報父母之恩。若父母無信心者令住正信,若無戒者令持禁戒,若性慳者令行惠施,無智慧者令起智慧。子能如是於父母處勸喻策勵,令安住者方曰報恩。』然而我父於三寶中未生信敬,我今宜往為說法要。」便持衣鉢往室羅伐城,漸次遊行既至本國住逝多林,名稱普聞眾人讚仰。

[0658c26] 彼長者子既出家已,便遊他國博通三藏還逝多林。時彼長者既聞此說心生歡慰:「我子出家遠遊他國遍閑三藏,今得旋歸住逝多林,我今宜往共申喜慶。」即便往詣逝多林中,遂見其子告曰:「善來苾芻!自汝離我遍閑佛教,今還故居我深喜悅。」作是語已在一面坐。時彼苾芻為說種種微妙句義,其父聞法起深信心,為受三歸并五學處。時彼長者即請苾芻明當就食,彼默然受。父禮而去中路生念:「我向倉卒不善思量,請子歸家明當設食,我婦為人稟性踈慢,勿於我子無敬重心,今欲如何?」復更思念:「已為言請,不可重收,我今宜可善言誘喻勿令瞋忿。」至家告曰:「賢首!有子逃亡、身死、出家,此之三事為一、為異?」報言:「三事無異。」告曰:「賢首!汝之前子離我出俗為善苾芻,遊適他方妙閑三藏,今者來至逝多林中。」其妻報曰:「若如是者,何不請來就舍而食?」答言:「我已請訖,宜應具辦美膳。」時彼婦人心生喜悅,冷熱隨時悉皆具辦,旦令使者往逝多林,白言:「大德!飲食已備,宜可知時。」時彼苾芻於日初分,執持衣鉢行詣父舍,到已洗足於所設座就之而坐,洗手滌鉢。長者及妻自手授與上妙飲食,食既飽滿澡漱已盛鉢器。時彼父母禮足而坐聽說法要,時彼繼母聞說法已深生敬信,請受三歸并五學處。爾時彼家既受化已,諸苾芻、苾芻尼皆來集會,猶如渴者奔驟泉池,但有捨施修營咸於二部僧處。

[0659a24] 長者異時身嬰重病,子聞父患便作是念:「我當為父說法冀得痊除。」如是時時到其父所,白言:「父於今時勿復憂慮。所以者何?父今因我為善知識,歸佛法僧受五學處,布施持戒廣修諸福,捨此苦身當生善道,天堂解脫如隔輕幔。」答言:「實爾!我因子故發信敬心,捨此身已冀生勝處。」時子苾芻為說法已捨之而去,父作是念:「我子善閑三藏為大法師,智慧聰敏辯才無礙,有所宣陳並皆真實。我今病重苦惱非常,宜可方便自斷其命。」復更思念:「我今病重,何有餘人能為斷命?」其家有婢名波利迦,麁壯愚鈍。復生是念:「此波利迦必能殺我,更無別人能作斯事。」去此不遠有居士子為婚娶事,時長者婦被召相看,將波利迦隨後而去。婚姻既了,時長者妻告波利迦曰:「汝宜還家警覺長者勿令晝睡,待我辭別隨後即行。」其婢承命歸家至長者所,長者告曰:「汝何處來?」波利迦具以事白。問言:「婚姻好不?」答曰:「善好。」告曰:「我今與汝作此婚姻,汝意喜不?」答言:「甚喜。」復告曰:「隨我所言汝皆作者,知汝心喜。」答曰:「隨言皆作。」長者曰:「今有非人入我腹內,汝為我出。」問曰:「欲於何處令鬼出耶?」報曰:「先從脚按次腨及膝乃至胸頸,宜可急扼雖動勿放。」時彼愚婢承言即作,長者被扼既急便生悔心:「若波利迦得重相放斯為極善。」時波利迦憶先言教,雖見動搖不肯相放,因斯苦劇遂即命終。時有天人,見此事已於虛空中說迦他曰:

「若被愚人扼,  或時遭鼈咬,
 波利迦急按,  豈有得全生!」

[0659b25] 既命終已,便以衾疊通身而覆。長者婦歸問其婢曰:「令汝前來警覺長者,何故不看令其晝睡?」時婦即便手搖病人欲令警覺,其婢報曰:「不須警覺,我為大家於長者腹中按出惡鬼,由斯暫得安隱眠睡。」時長者婦遂作是念:「我試觀察此之惡鬼其狀如何?」舉衾視之見已命過,便作是念:「非是我夫自斷其命,定是前妻之子解三藏者,由彼為其說如是法:『父勿憂慮。所以者何?父今因我為善知識故,歸佛法僧受五學處,布施持戒廣修諸福,捨此苦身當生善道,天堂解脫如隔輕幔。』今既身死必得生天。苾芻若來我當共活,所有家務令其檢校。」作是念已憂苦纏懷,具飾凶儀送屍林野,焚燒事畢憂恨而住。

[0659c09] 時三藏子聞父身亡便作是念:「一切諸行皆悉無常,我今宜往為彼繼親宣說法要。」既至家已,其母遙見即便罵言:「汝前婦兒今得來至,由解三藏說生天法令父命終,今可還家與我共活,所有家務汝並知之。」時彼苾芻聞是語已,心懷愧恥捨之而去,便生悔恨作如是念:「豈非我今是勸死耶?」即以此事告諸苾芻,諸苾芻白佛。佛言:「諸苾芻!彼苾芻無犯。然諸苾芻不應對彼重病人前說如是法,能令病者聞已樂死。若苾芻說如是法,令彼病人欲求死者得越法罪。」此是緣起,未制學處。

[0659c21] 佛在廣嚴城勝慧河側娑羅雉林,為諸苾芻說不淨觀、讚修不淨觀:「汝諸苾芻!應修不淨觀,由於此觀修習多修習故得大果利。」如世尊說教諸苾芻修不淨觀得大果利,時諸苾芻便修不淨觀,既修習已於膿血身深生厭患,或持刀自殺、或服毒藥、或以繩自縊、或自墜高崖、或展轉相害。有一苾芻於膿血身深生厭離,便往詣彼鹿杖梵志沙門所作如是言:「汝來賢首!與汝衣鉢,當斷我命。」是時梵志即斷其命,便持血刀往勝慧河側就水而洗。時有天魔從水涌出,告梵志曰:「善哉賢首!汝今所作多獲福德,汝於沙門具戒具德,未度者令度、未脫者令脫、未安者令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更有餘利得彼衣鉢。」時彼梵志轉更增益罪惡之見,便作是念:「我今實爾獲諸功德,能於沙門具戒行者,度脫安樂至涅槃處,復有餘利獲彼衣鉢。」時彼梵志便挾利刀,詣僧住處及餘房院經行之所,而告之曰:「若有苾芻具足戒行,我當度脫安樂令至涅槃。」時有一苾芻厭恥自身,便出房外告梵志曰:「賢首!我未度脫安樂涅槃,汝當令我得涅槃處。」時彼梵志即便就殺。如是二、三乃至六十苾芻,悉皆斷命。爾時苾芻眾漸減少。

[0660a14] 佛於十五日褒灑陀時,於如常座既安坐已,觀苾芻眾,告具壽阿難陀曰:「何故苾芻數漸減少,存者無幾?」時阿難陀白世尊曰:「佛於一時為諸苾芻讚修不淨觀,若於此觀修習多修習者得大果利。時諸苾芻便修不淨觀已,於膿血身深生厭患,或有自殺或求他斷命,魔來勸喻乃至殺盡六十苾芻,由此緣故僧眾減少。」佛告諸苾芻:「展轉教殺是事實不?」白佛言:「世尊!實爾。」爾時世尊告諸苾芻:「汝所為非,非沙門、非隨順行、是不清淨,非出家者所應為事。」作種種呵責已,告諸苾芻曰:「我觀十利,從攝取於僧乃至正法久住利益人天。我今為諸聲聞弟子,於毘奈耶制其學處,應如是說:若復苾芻,若人、若人胎,故自手斷其命、或持刀授與、或自持刀、或求持刀者,若勸死、讚死,語言:『咄男子!何用此罪累不淨惡活為?汝今寧死,死勝生。』隨自心念以餘言說勸讚令死,彼因死者,此苾芻亦得波羅市迦,不應共住。」

[0660b03] 苾芻義如上。

[0660b04] 言人者,謂於母腹已具六根,所謂眼耳鼻舌身意。

[0660b05] 人胎者,謂初入母腹,但有三根謂身、命、意。

[0660b06] 故者,謂是故心非錯誤等。

[0660b06] 自手者,謂自手行殺。

[0660b07] 斷命者,令彼命根不得相續。

[0660b07] 或持刀授與者,若知彼人欲得自殺,便以大刀、剃刀、刺刀等而安其處欲令自害。

[0660b09] 或自持刀者,謂自力劣不能行殺,但自執刀令他捉手而斷人命。

[0660b11] 或求持刀者,謂覓男、女、半擇迦等命其行殺。

[0660b12] 言勸死者,於三種人勸之令死:謂破戒人、持戒人及以病人。

[0660b14] 云何勸破戒?如有苾芻於破戒苾芻有所求覓,若衣鉢絡囊水羅絛帶,及餘沙門命緣資具。時彼苾芻作如是念:「若彼破戒命存在者,彼衣鉢等無由能得,我應詣彼勸之令死。」即便往彼作如是言:「具壽!知不?汝今破戒作諸罪業,身語意三常造眾惡。具壽!乃至汝命得長存者,所作惡業轉更增多,由惡增故於彼長時受地獄苦。」若破戒者聞此語已,作如是問:「具壽!我今欲何所作?」彼便報曰:「應可捨身自斷其命。」若彼苾芻或可捨身、或時自殺,彼苾芻得波羅市迦。若破戒苾芻不受勸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時勸死者雖說如前勸死語已,心生追悔,便往詣彼破戒苾芻所作如是言:「具壽!當知我前所說,猶如愚小不善分別、不審思量,倉卒而說。具壽!若能親近善友說除先罪,汝之所作三業不善,由彼力故而得清淨。由清淨故捨此身已當生天上。」若破戒者或問彼曰:「具壽!我今欲何所作?」答言:「汝勿捨身汝勿自殺。」若不自殺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破戒人雖聞前語,不用其言而便自殺,其勸死者亦得窣吐羅底也。是謂苾芻勸破戒人死。

[0660c07] 云何勸持戒人死?如有苾芻於持戒苾芻有所求覓,若衣鉢等廣說,乃至即便往彼作如是言:「具壽!知不?汝既持戒修諸善法,又能展手施、恒常施、愛樂施、廣大施、分布施。具壽!汝有此福必生天上。」若持戒人聞此語已作如是問:「具壽!我今欲何所作?」彼便報曰:「應可捨身自斷其命。」若彼苾芻聞是語已便自斷命,彼苾芻得波羅市迦。若持戒苾芻不受勸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時勸死者雖說如是勸死語已、心生追悔,便往詣彼持戒苾芻所作如是言:「具壽!當知我前所說,猶如愚小不善分別、不審思量,倉卒而說。具壽!既能持戒修諸善法,乃至必生天上。」若持戒者或問彼曰:「我今欲何所作?」報言:「具壽!汝勿捨身汝勿自殺。」若不自殺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雖聞前語,不用其言而便自殺,彼苾芻亦得窣吐羅底也。是謂苾芻勸持戒人死。

[0660c24] 云何勸病人死?如有苾芻於病苾芻有所希求,若衣鉢等命緣資具,時彼苾芻作如是念:「彼重病人命存在者,彼衣鉢等無由能得,我應往彼勸之令死。」即便往彼作如是言:「具壽!知不?汝既重病極受苦惱,汝若久存病轉增劇常受辛苦。」若病苾芻聞此語已作如是問:「我今欲何所作?」彼便報曰:「應可捨身自斷其命。」若病苾芻聞是語已,恐更辛苦便自斷命,彼苾芻得波羅市迦。若病苾芻不受勸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時彼苾芻雖說如前勸死方便已,心生追悔,便往詣彼病苾芻所作如是言:「具壽!當知我前所說,猶如愚小不善分別、不審思量,倉卒而說。具壽!汝今宜可覓善知識,能為汝求應病之藥供給飲食,如法相看隨順不逆。若能爾者,不久便當病愈安樂,氣力平復隨意遊行。」若病苾芻或問彼曰:「具壽!汝今令我欲何所作?」報言:「汝勿捨身,汝勿自殺。」若不自殺者,彼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病苾芻雖聞前語,不用其言而便自殺,彼苾芻亦得窣吐羅罪。是謂苾芻勸病者死。

[0661a14] 讚死者,若有苾芻於樂死人前作讚死語,「咄男子」者,是呼召言。「汝今何用如是罪累,乃至死勝於生」者,皆是出輕毀言。

[0661a17] 隨自心念者,謂隨自心而生異念。

[0661a18] 以餘言說者,謂以眾多方便勸彼令死。

[0661a19] 讚者,於病人前說讚美言,欲令必死心無所顧。

[0661a20] 若彼由此方便而命終者,謂彼苾芻由此所說方便而致命終。不由餘事,謂非此餘善心等事。

[0661a22] 苾芻者,謂有苾芻性。苾芻性者,謂受圓具,廣如上說。

[0661a23] 波羅市迦義亦如上。

[0661a24] 此中犯相其事云何?攝頌曰:

 有時以內身,  或用於外物,
 或內外二合,  是名為殺相。

[0661a27] 云何內身殺?謂若苾芻有殺心,若以一指打彼女、男、半擇迦等,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或當時不死,由此為緣後乃死者,此苾芻亦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亦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如以一指,若以五指、拳、腕、頭、肩及餘身分,乃至足指而打於彼欲令斷命,若彼死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由此死者,苾芻亦得波羅市迦;若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是名內身行殺。

[0661b06] 何外物殺?若苾芻有殺心,以竹、鐵等箭射彼女、男、半擇迦等,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不即命終、後方死者,亦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亦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若矛矟、輪鑹及餘兵刃,乃至棗核遙擲彼人,作殺害心欲令其死,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不即命終、後方死者,亦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亦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是名外物殺。

[0661b15] 云何內外合殺?若苾芻有殺心,手執大刀殺彼女、男、半擇迦等,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不即命終、後方死者,亦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亦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如大刀既爾,諸餘兩刃、半刃、矟杖之類,乃至草莛打斫於彼,作殺害心欲令其死,由此方便而命終者,得波羅市迦,或得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內外合殺。

[0661b24] 攝頌曰:

 若以毒藥粖,  及在二依處,
 或時以諸酒,  機關等害人。

[0661b27] 云何以毒藥殺?若苾芻有殺心,若以毒藥、若毒和食,謂餅飯等,殺女、男、半擇迦。由此方便而命終者,得波羅市迦,或得窣吐羅底也。廣說如上。是名毒藥殺。

[0661c02] 云何毒粖殺?若苾芻有殺心,以諸毒粖或用摩身、或將洗浴、或和塗香、或坌香鬘、或雜香煙,殺彼女、男、半擇迦等。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或得窣吐羅底也。廣說如上。是名毒粖殺。

[0661c07] 云何依處殺?此有二種:一因地稽留、二因木稽留。何謂因地稽留?若苾芻有殺心,掘地作穽於內置機,羈絆其脚欲殺男、女、半擇迦,因此而死;或放師子、虎豹、鵰鷲鳥等而噉食之;或以風吹日曝形質銷盡,或令飢渴羸瘦。由此方便而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若不死者,得窣吐羅底也。餘如上說。如脚既爾,若脛、若髀、若腰、若胸,乃至於頸而為羈絆,或時欲令師子等食,乃至飢渴羸瘦。由此方便而命終者,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因地稽留殺。

[0661c18] 云何因木稽留殺?若苾芻故心欲殺女、男、半擇迦等,或於大木、若柱、若橛,以濕繩索而繫其足,因此而死;或時欲令師子等食乃至飢渴銷瘦。由此方便而命終者,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因木稽留殺。

[0661c23] 云何酒醉殺?若苾芻故心欲殺女、男、半擇迦等,與米酒令飲,因此致死;或令師子等食,乃至飢渴羸瘦。由此方便而致命終,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如米酒既爾,乃至根、莖、花、葉、果酒,或呪其酒、或以藥酒,飲令心亂癡無所識。由此方便而致命終,或由醉故欲令王賊、怨家而斷其命,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以酒殺。

[0662a02] 云何機弓殺?若苾芻故心欲殺女、男、半擇迦等,便設機弓施以鐵箭,或安諸刀等置於路側,若彼女、男及半擇迦從此而過,便截手足或復斬頭及餘身分。由此方便而致命終者,此苾芻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如機弓既爾,若作蹋發及餘機關欲斷人命事罪同前。

[0662a09] 攝頌曰:

 若起全半屍,  墮胎并作呪,
 推落及水火,  遣使寒熱殺。

[0662a12] 云何起屍殺?若苾芻故心欲殺女、男、半擇迦等,便於黑月十四日詣屍林所,覓新死屍乃至蟻子未傷損者,便以黃土揩拭、香水洗屍,以新疊一雙遍覆身體,以酥塗足誦呪呪之,于時死屍頻申欲起,安在兩輪車上,以二銅鈴繫於頸下,以兩刃刀置於手中。其屍即起,便問呪師曰:「汝欲令我殺害誰耶?」呪師報曰:「汝頗識彼某甲女、男、半擇迦不?」答言:「我識。」報曰:「汝可往彼斷其命根。」若命斷者,苾芻得波羅市迦。若於彼家以諸藥草而為鬘帶,橫繫門上及置水瓶、或門繫牸牛并同色犢子、或繫牸羊并同色羊羔、或家有磨藥石并有石軸、或門有因陀羅[木*戈]、或火常不滅、或家安形像、或有佛真身,或轉輪王、或轉輪王母、或懷輪王胎、或有菩薩、或有菩薩母、或有懷菩薩胎、或將欲誦戒或正誦戒時、或將欲誦《四阿笈摩經》或正誦時,若復大經欲誦正誦,謂《小空、大空經》、《增五、增三經》、《幻網經》、《影勝王迎佛經》、《勝幡經》。若有如是等事守護之時,彼所起屍不能得入者,此苾芻皆得窣吐羅底也;或不善解起屍之法,起屍却來殺其呪師,此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呪師苾芻殺彼起屍,亦得窣吐羅底也。

[0662b06] 云何起半屍事?並同前,於中別者,車但一輪、一鈴繫頸、刀唯一刃,乃至結罪廣如上說。

[0662b07] 何墮胎殺?苾芻欲殺懷胎母不欲殺子,即便蹂蹋其腹。若母死非胎者,苾芻得波羅市迦;若胎死非母者,得窣吐羅底也;若二俱死,於母得波羅市迦;若二俱不死,得窣吐羅底也。若苾芻欲殺於胎不欲殺母,即便蹂蹋其腹。若胎死非母,苾芻得波羅市迦;若母死非胎,得窣吐羅底也;若二俱死,得波羅市迦;若二俱不死,得窣吐羅底也。

[0662b16] 云何作呪殺?若苾芻有殺心,起方便欲殺女、男、半擇迦,作曼荼羅安置火鑪,燃火投木口誦禁呪,作如是念:「若燒木盡,令彼女、男、半擇迦命根即斷。」若火中木纔始燒半彼命斷者,此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木燒盡彼命終者,得波羅市迦。若苾芻有殺心,起方便欲殺女、男、半擇迦,以油麻芥子各一升置於臼中擣之,口誦禁呪作如是念:「若臼中物擣若成末令彼命終。」未末已來彼命終者,此苾芻得窣吐羅底也;若碎成末彼命終者,苾芻得波羅市迦。若苾芻有殺心,起方便以黃牛乳一升置於器中,以指攪乳口誦禁呪,作如是念:「若器中乳盡變成血,即令彼人命根斷絕。」若乳未盡成血彼命終者,得窣吐羅底也;若盡成血彼命終者,得波羅市迦。若苾芻欲殺人,起方便以五色線刺僧伽胝,口誦禁呪作如是念:「作此衣了令彼命終。」若衣未了彼命終者,得窣吐羅底也;衣了死者,得波羅市迦。若苾芻欲殺人,起方便以指畫地,口誦禁呪作如是念:「畫滿七數令彼命終。」若未滿七彼命終者,得窣吐羅底也;滿七死者得彼羅市迦。是名作呪殺。

[0662c08] 云何推墮殺?若苾芻欲殺人,於崖岸危險等處推彼令墮,由此死者得波羅市迦;當時不死、後因此死,亦得波羅市迦;當時不死、後亦不死,得窣吐羅底也。如崖既爾,或於牆樹處、或於象馬、車輿、床座、頭肩、腰背、髀膝、腨足,及餘身分而推墮時,由此死者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因此死,亦得波羅市迦;若當時不死、後亦不死,得窣吐羅底也。是名推墮殺。

[0662c16] 云何於水殺?若苾芻欲殺人推置水中,因此死者得,波羅市迦;不死者,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水謂河、海、池、井、泉,乃至以水一掬投彼口中令死,是名於水殺。

[0662c21] 云何於火殺?若苾芻欲殺人推置火中,因此而死,苾芻得波羅市迦。廣如上說。火謂若燒村、林、城邑,乃至以火炭置彼口中令死,是名火殺。

[0662c25] 云何驅使殺?若苾芻欲殺人,即遣其人向險難處,而致死者,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險難處者,謂賊、怨家、虎豹、師子等處,使人經過令其致死,是名驅使殺。

[0662c29] 云何寒凍殺?若苾芻欲殺人,於極寒時猛風嚴烈,若晝安置陰中、若夜置於露地令坐濕草,因此而死,苾芻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寒凍殺。

[0663a04] 云何炎熱殺?若苾芻欲殺人,於極熱時身生沸瘡,若晝置於露地、若夜安密室中,熏以烟火、覆以席薦及毛緂等,因此而死,苾芻得波羅市迦或窣吐羅底也。廣如上說。是名炎熱殺。

[0663a09] 攝頌曰:

 浴室及溫堂,  迦留不觀座,
 施醋有二別,  十七惱令亡,
 蘭若老苾芻,  重輕隨事識。

[0663a13] 云何浴室事?爾時世尊住曠野林中,是時有一乞食苾芻,於得意居士家時時往詣為說妙法,令彼居士生敬信心,為受三歸并五學處。後時復往為說七有事福業,居士白言:「聖者!我欲為僧作有依福業事。」苾芻答曰:「甚善!此事應作。」白言:「聖者!欲何所作?」答言:「僧今現無浴室,宜可為作。」白言:「聖者!我有財物無撿校人。」答言:「我為撿校修營福業。」白言:「甚善!」時彼居士多與財物任其營作,苾芻即為修造。時曠野林中有大節會,諸傭作人皆不來集,時彼苾芻召彼傭人而告之曰:「賢首!汝等今日何故不來?」白言:「聖者!今日諸人為大歡會,緣此不來。」報曰:「賢首!諸有福人可為歡會,汝等客作活命何歡會耶?汝來為作倍與價直。」白言:「聖者!彼有福人常為歡會,我傭力者時復一逢,設令兩倍酬我價直亦不能作。」言已便去,時彼居士作如是念:「我今往觀所作福業為至幾何?」晨旦往觀並未營作,到苾芻所禮已,白言:「聖者!何意傭人今日不作?」報言:「居士!彼不肯作。」白言:「何意?」報曰:「彼傭力人作如是語:『今日世人共為歡會,我不能作。』」居士白言:「聖者!彼客作人有何歡會?豈非聖者不酬價直彼不肯耶?」報言:「居士!我酬一倍仍不肯作。便報我言:『諸有福人常為歡會,我傭力者時復一逢,設與兩倍亦不能作。』」居士言:「聖者!我修此福不為自身不為親屬。善哉聖者!為我助成勿令廢闕。」時彼苾芻以事白佛。佛言:「事未了者,令諸苾芻助彼修造。」時諸苾芻依世尊教,即助營造展轉擲甎,執不牢固甎遂墮落,打苾芻頭因而致死。時諸苾芻心生追悔作如是言:「諸具壽!此乞食者,多事營為強自辛苦,我之所愛同梵行者非分致死。」共生疑念:「豈非緣此我等共犯波羅市迦耶?」時諸苾芻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告曰:「汝諸苾芻皆無有犯。然諸苾芻不應展轉擲甎,應以手相授。若甎有璺裂告知方授,不爾者得越法罪。」佛言:「應助作業。」時諸苾芻盡日而作,諸婆羅門居士等咸生譏議:「云何苾芻終日作業猶若傭人?」時諸苾芻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告曰:「不應終日而作,應可半日營其事業。」時諸苾芻於炎夏時午後營作,於寒冬時午前而作,佛言:「不應爾,於寒冬時午後而作,於炎夏時午前而作。」彼諸苾芻臨至食時方休作務,泥土污身便行乞食。諸不信者見而譏笑曰:「聖者!仁等作務過傭力人,彼客作者未至食時尚知休息,仁等營為臨食方止。」時諸苾芻以此因緣具白世尊。世尊告曰:「准量日時早須休作,若乞食者當整容儀方行乞食,若僧食者亦應豫辦赴常食處。」如世尊言:「整理威儀方行乞食及赴食處。」者,諸苾芻不知何者是豫整威儀?佛言:「乃至得洗手足,并洗鉢器已來是名豫辦。凡諸苾芻若營造時,所有行法我今為說。若撿校人者,知彼諸人晨朝執作宜辦小食,若午後時為覓非時漿及塗手足油。若撿校人不依教者得越法罪。」是名浴室事。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卷第七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3 冊 No. 1442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伽耶山基金會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釋本禪法師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