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17n0721_042 正法念處經 第4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7 冊 » No.0721 » 第 4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正法念處經卷第四十二

觀天品之二十一(夜摩天之七)

[0247b06] 「爾時,彼天次第而行,上彼山峯第一無垢如鏡之地。彼諸天眾,業地鏡中自見其身,分分明了。彼諸天等,若有先修身口意者,業地鏡中得見自身,額中所現業果生死。如彼某時某處某國某因某緣某退相等,一切皆見,亦見他相——當退之相。隨何者天額中書字餘業之相,或有生業,彼一切相,業地鏡中一切自見,退夜摩天。若是餘業或是生業,或身惡業或口惡業或意惡業,如是因緣退已,當生某地獄中、某餓鬼中、某畜生中;從畜生處既得脫已,行欲放逸之所誑故,業風所吹,轉某處生。又復如是欲過中出,彼於額上字書畫中,一切具見。於額畫中亦如是見欲過中出,如某欲法如是對治,所謂修欲無光明觀,不為彼欲之所能誑。又復彼欲有異對治,謂見此色是虛妄見,於如是色隨順見已,心正觀察,悕欲之心更不增長。如是如是,五境界中如欲過患,如是諦觀,彼天如是則無憙愛。憙愛之心不能為妨、不能為礙,喜愛乃是生死種子,彼天如是欲中得出。額畫字中一切皆見,彼既見已,若勝修身、若勝修意。彼能捨欲,見欲過患故知出欲;知出過已,見先受樂境界過患如食毒棗,今所受欲亦如是見。何以故?以於境界受欲樂故,墮於惡道。如是修故,捨離境界。若於額上書字畫中,見惡道業,墮於惡道——地獄、餓鬼、畜生之中。見彼業已,彼如是業,一切皆失;生善道業,一切皆生。善業力故。彼諸天子如是見已,深生信心,造作善業,如是乃至造作涅槃種子善業。

[0247c05] 「若更餘天少智慧者,其心樂欲,彼前作業,業網自在,既見業畫文字相已,生如是心:『若我此處後時退已,或生人中或生天中。』彼天如是見生處已,心不驚怖,而復更入五境界波愛河中洗。以放逸故,行放逸行。如是天者,不曾學來、不曾聞來,少智慧故,於欲不知,不能離欲,善法則滅,而復更作其餘生業——地獄、餓鬼、畜生之業。何以故?一切善業皆悉盡故,欲所誑故,而復墮於地獄、餓鬼、畜生之中。

[0247c14] 「爾時,有鳥名為賢語,見放逸天行放逸行,天善業故,而說偈言:

「『若善牽心者,  如是則得善;
  若隨不善者,  如是得不善。
  一切多用心,  如地風水火,
  隨所得因緣,  心如是行轉。
  心能速疾行,  亦能速疾迴,
  速將至天中,  速令入惡道。
  心速疾行善,  若能防護心,
  一切法能作,  一切業能斷。
  一切法行主,  所謂彼心是;
  復以如是義,  故得名為心。
  心常求人便,  皆不應信之,
  體性甚[懂-重+隻]動,  大力不可持。
  須臾間作善,  須臾作不善;
  如是作無記,  其行不可測。
  心來不可知,  心去不可識,
  先無後時有,  已有還復無。
  心無有處所,  和集不可得,
  以無身體故,  不可得捉持。
  因緣和合故,  念念如是生,
  如珠牛糞合,  因緣而生火。
  如是根色等,  一切因緣心,
  非一能生心,  和合故生心。
  如是知心已,  知心難調伏,
  意隨正法行,  慎勿憙樂欲。』

[0248a12] 「彼天如是既聞偈已,修身修意,二種修心。既修心已,不樂境界,隨順法行,退夜摩天復生勝處,不離天處。若生人中,或為人王或為大臣,或時得種解脫種子,三種菩提,隨願皆得,或具善業作轉輪王。

[0248a17] 「若彼諸天如是希有見於業相如鏡中見,心不調者,彼天復地獄、餓鬼、畜生之中。

[0248a19] 「又彼比丘觀此希有業畫文字果報之相,彼則觀見:若人精勤專意深心畫如來像,若有思信寂靜之心如是書寫正法文典,心意寂靜。彼人生天,咽中額上,見則生信。

[0248a23] 「又復有人心無正信,或為王勅或為他遣,或為取物,活命因緣,若書經文或畫佛像,亦生天中,見則不信,多行放逸。彼亦造作善業種子,得生天中,雖見不信,以離信來、離思來故。如是無因,則無業果,如是一切皆從因緣相似業生。

[0248a29] 「若復有天性憙放逸,行放逸行,受天境界五欲之樂,常不厭足,復於增長無量欲山寶圍山中,於長久時五欲功德而受樂已。共天女眾如是種種遊戲受樂,後離如是五欲功德莊嚴之山,復向第三珠圍山去。生歡喜心,五樂音聲在道遊戲,普勝妙事第一成就,於須臾間具足受樂,如意所念種種境界而受快樂。既於山中在河岸邊受欲樂已,方至第三珠圍之山。如是如是,天可愛樂境界受樂,如是如是喜愛增長,以於彼愛不解脫故,欲火所燒,於彼聲觸味色香等不知厭足,境界河中亦不厭足,如彌那魚。如是第三名珠圍山,一廂則是青色珠寶,次第二廂赤蓮花寶,次第三廂是車寶,次第四廂是白銀寶。彼天見已,生歡喜心,迭互相向如是說言:『天當看此無量種種端嚴殊妙種種光明。此寶光明,百萬由旬皆悉普遍入彼光明,不可分別。此勝光明,青黃赤白有無量種。』

[0248b18] 「彼諸天眾如是說已,復向餘林,林名樹稠。彼諸天眾、諸天女眾生歡喜心,無量音樂隨種種處皆悉樂見。次到彼林,善業成熟,種種莊嚴如是遊行,種種受樂,乃於久時行放逸行,為愛所使。爾時,彼天見樹稠林,諸七寶樹於彼林中,見有二河:第一香水,勝味觸水,如心意念則有水滿。彼河之水,隨念而轉。彼河銀岸多有種種異異諸鳥。彼一河者,名為雜水;次第二河名如意水。彼雜水者,本性自體。如是雜水,第一清淨,水流盈滿。彼種種水遠離醉過,善業因緣。其水則有無量種色,是故彼河名為雜水。又第二河名如意水,隨彼天心種種意念,如是水生。若念須陀,則須陀流第一白淨、第一香味,須陀流滿。若彼諸天意念天酒,則有色香觸味具足美妙天酒滿中流出。若念山澤種種異華,則有色香觸等具足如是妙花,滿河流出;於其花中有種種蜂以為莊嚴。彼華之名,尚不可說。如是第二如意水河,種種流滿。

[0248c09] 「彼處如是樹稠林中有如是花,莊嚴可愛。彼處諸天在兩河中處處遊戲,種種受樂。可愛聲觸味色香等種種受樂,以善業故,共飲天酒,種種受樂。聞樂音聲,種種耳樂,種種歡喜,隨心具足受種種樂。遠離憂悲,遠離飢儉,離於怖畏,於境界中常不知足。如飲醎水,隨增其渴。有無量種無量分別,有無量種受天之樂。

[0248c16] 「彼天如是行林河中受樂行已,彼處有鳥,名曰河行,見天放逸而說偈言:

「『猶如此水流,  天樂亦如是,
  命念念不住,  癡故不覺知。
  老病死等故,  能令業盡退,
  天不離此法,  常隨逐欲行。
  命則非是常,  三界樂亦爾,
  天癡為欲誑,  如是不覺知。
  如空中水渧,  必墮而不停,
  一切樂如是,  與雨渧不異。
  如風吹塵土,  迭互競相推,
  轉於虛空中,  身轉亦如是。
  此樂非勝樂,  貪誑不常定,
  與愛毒和合,  猶如雜毒食。
  彼常勝樂者,  所謂不死處、
  無愛別離處、  無冷無熱處。
  彼處常安隱,  智者之所說,
  何處不生死,  彼處則無苦。
  諸因婦女樂,  一切皆有苦,
  彼愛為種子,  復生地獄中。
  彼樂能生苦,  云何說為樂?
  乃是苦中苦,  後時則如毒。
  若此眾生生,  眾生業風吹,
  業網癡所覆,  隨生處愛樂。
  若善不善業,  常隨彼共行,
  處處皆逐去,  如香不離花。
  汝如是受樂,  此後時則失,
  如晝日時滿,  日沒光隨沒。』

[0249a15] 「彼水行鳥,天善業故,已為一切放逸行天如是說已。若天放逸行放逸者,聞水行鳥如是偈說,作如是言:『此鳥善語,已覺悟我。如此鳥說,我必當得。此鳥實說,我放逸故,行放逸行,猶故如是不能捨離。我於後時必定破壞,得大怖畏。我等從今當善心意,對治放逸,捨離放逸。』

[0249a21] 「彼天如是於長久時,專心善意,捨離放逸,知欲過患。心思惟已,以心動故,心力大故,或於多時久習欲故,還復著樂。彼天如是無量分別無量境界,上下受樂種種諸欲具足之處。種種鳥聲,勝妙園林有蓮花池。七寶山峯多有無量妙蓮花池以為莊嚴,多有無量百千蜂眾出種種聲,莊嚴妙池。彼處有河,滿中飲食。有百千樹,隨念枝網蔭覆彼河,枝間有華,華為堂舍,種種具足。彼天自身有妙光明,無諸憂惱,自善業故得如是報。下中上天皆離妬嫉,迭互相愛,一心一欲,彼此不妨,如是如是遊行受樂。

[0249b04] 「爾時,彼天既受樂已,迭共籌量而作是言:『如我先聞,此夜摩處一切諸天有主,名為牟修樓陀,遊戲受樂,我等今者相與共去。』

[0249b06] 「彼處諸天離彼天主牟修樓陀五百由旬,遙聞歌聲,以太遠故,聞不了了。以聲普遍一切天處,是故不了。若鳥音聲,如是歌聲功德具足,聞彼歌聲雖不了了,極生愛樂,不可厭足。以心動故,生決定意,一切天眾即向天主牟修樓陀戲樂之處。彼林一切功德具足。彼欲行天共諸天女種種莊嚴,種種衣服一切功德皆悉具足,普身所著無縷天衣以自莊嚴,其手皆執種種樂器,迭相愛念,生歡喜心。有乘空者、乘蓮花者。復有乘於優鉢羅者,彼優鉢羅有第一香,多有眾蜂。復有乘於拘物頭者,彼拘物頭,形量白色皆如月輪。彼天皆共如是天女遊戲歌舞在空而行,五欲境界種種受樂,不知厭足。彼天善業自心所化,自如是乘。自業所化有下中上,色亦如是有下中上,樂亦如是有下中上。如是受樂,智慧亦爾有下中上,命亦如是有下中上。一切如是。遍滿虛空,向戲樂林,無量種欲具足之處,牟修樓陀天王住處堂殿之所。彼如是行在道,未到戲樂之林,於虛空中遙見如炎,復見一處青寶之色,復於異處見黃白色,復於異處見如火色。「彼天如是空中見已,則生第一希有之心,迭相告言:『天當看此虛空之中希有之事,如著種種希有色衣在虛空中。我未曾見。』彼諸天眾迭互說已,生希有心,少時停住。

[0249c02] 「未經久時,復聞有聲,第一微妙美音歌聲,聞音聲已,復生喜心、希有之心。始從在地乃至遍空一切天眾共諸天女,心皆樂見,悉欲往看。此天如是,空中見者,一切皆是;山樹具足地處諸天,彼天亦爾,遙見此天。

[0249c08] 「山樹具足地處諸天亦向天王須夜摩天。須夜摩天坐七寶座,在七寶窟以大青寶瓔珞莊嚴,復以勝妙蓮花之色勝大妙寶而自莊嚴。又復更有第一光明妙寶勝幡,光明普遍一千由旬,有白光炎滿虛空中。如著種種勝妙衣服在於虛空,幡亦如是。

[0249c14] 「此廣博行地處諸天如是見已,生希有心,少時停住,須臾則知山樹具足地處諸天亦向天主牟修樓陀所住之處戲樂林所,起如是心:『彼如是去,亦如我去。』廣博行處勝上諸天籌量說言:『我今共彼山樹具足地處諸天,一切和合相與俱去,向彼天主牟修樓陀所住之處。』

[0249c20] 「如是時間暫住須臾。爾時彼處山樹具足地處諸天見廣博行地處天眾,生希有心,作如是言:『我今共彼廣博行處一切諸天,迭共和合,相與同詣牟修樓陀天王住處戲樂林中。』

[0249c24] 「爾時,如是山樹具足地處諸天共廣博行地處諸天,一切天眾皆共和合,遍在虛空,無量幢幡,皆乘寶殿,在鳥背上,五樂音聲、五欲功德皆悉具足,向戲樂林須夜摩天遊戲大林。多有無量諸欲功德皆悉具足,不可譬喻。往向彼林受境界樂、五欲功德,不知厭足。一切功德富樂之事皆不厭足,迭互相近,不可厭足。如是一切皆受欲樂,不知厭足。

[0250a02] 「然彼比丘見彼天已,無量業果皆悉諦知,而說偈言:

「『譬如天雨水,  是故河增長;
  如是欲雨故,  天增長欲火。
  彌那生水中,  而常患枯渴;
  如是樂增渴,  故天不知足。
  如虛空無邊,  亦復無盡滅;
  欲如是無邊,  界欲不可盡。
  海水波旋滿,  髣髴有足義;
  悕望於欲者,  畢竟不知足。
  天未得境界,  愚癡不知足;
  心常悕望樂,  得已不知足。
  既得衰惱已,  無量到退失,
  由境界熱惱,  是故應捨欲。
  既被貪欲誑,  能壞信欲者,
  得衰惱則離,  而天不覺知。
  境界非可足,  不知足無樂;
  如是不知足,  智者能捨離。
  寂靜為樂根,  苦由境界起,
  故應修寂靜,  遠離境界地。
  常捨離煩惱,  修行無上智,
  從智得解脫,  由煩惱繫縛。
  病殺繫縛等,  境界所怖畏,
  流轉生死中,  皆由於境界。
  若合若別離,  或百或千到,
  生生處常爾,  唯善逝諦知。
  生死無量樂,  生死無量苦,
  一切由境界,  生生處皆有。
  如是之境界,  破壞癡心者,
  愚癡無眼故,  復憙樂境界。
  捨怨而不近,  聞名亦生慮,
  境界如怨家,  癡故不曾捨。
  若為境界燒,  則是愚癡者,
  為自業所誑,  癡故不能離。
  如有畏火者,  猶故近於火;
  如是境界迷,  亦樂近境界。
  猶如食毒者,  不為自受樂;
  近愛癡亦爾,  永無安隱事。
  如渴者於鹽,  舐之不除渴;
  境界故闇眼,  於愛不知足。
  天境界不足,  欲心之所誑,
  為業風所吹,  到於惡道處。』

[0250b16] 「彼比丘如是諦知無量道處眾生業生,次第皆知,憐愍彼天,已說此偈。

[0250b18] 「又復彼天迭相和合,一切同行,心生歡喜向戲樂林牟修樓陀天王住處。爾時,彼天如是而行,無量服飾無量樂行,無量業化,無量園林池等受樂,無量百千天女圍遶,如是而行。復有餘天百千堂殿在上而坐,行虛空中,光明周遍普照虛空,歌舞遊戲,五樂音聲,鬘莊嚴身,以香坌身,頸著瓔珞,頭冠天幘,風吹衣裳如雲而行,天女抱之心甚喜樂。復有餘天,天女詠歌及箜篌聲,既聞此聲,心生愛樂。如是等類,若干種天種種受樂,向戲樂林空中而住,悕望受樂。彼地處天一切皆向牟修樓陀天王住處。總說彼天,如業相似,若戲若行若莊嚴具,音聲普遍十方充滿,皆來近在王住堂殿。普彼一切夜摩天眾,牟修樓陀夜摩天王於中最勝。如業之身,以業勝故,其果亦勝。如是因果非不相似,如種子芽。一切天眾皆近天王牟修樓陀所居堂殿,彼天皆劣,唯有天王牟修樓陀於中獨勝。一切諸天,天欲之中,天王欲勝,皆悉具足。無譬喻樂,且說少分。

[0250c09] 「有七寶鳥在樹林上,周匝遍有。嘴銜樹心,身無所依在虛空中。又復異處饒希有鈴,其聲美妙,若天聞者,皆來向之。如是分別心快樂故,在彼林行。又復更有七寶眾鳥間錯雜翅,在彼林外周匝圍遶,嘴中銜鬘繞林飛行。又復多有希有孔雀,背上皆有蓮花水池。於彼池中饒種種鳥,有百千蜂在彼池水蓮花之中,蜂有音聲。池名清水。彼蓮華葉種種不同,或有花葉是毘琉璃,或有花葉是七寶者。有餘蓮花,五由旬香。如是彼鳥孔雀背上端嚴殊妙,歌樂嬉戲,池鳥相應。彼孔雀背亦甚希有。又復多有大希有鳥,孔雀銜鬘,謂其背上有大蓮花。天子坐彼蓮花臺上,有百天女而為圍遶,種種嬉戲美妙歌音而受快樂。又復多有大希有鳥,孔雀銜鬘。彼受樂天自業所化,一一孔雀頭上皆有隨念樹生。有種種花,其花甚饒,樹上多有七寶翅鳥。其諸天子既上彼樹,與天女眾共飲天酒,歌舞嬉戲而受快樂。又復多有大希有鳥,孔雀銜鬘。一一孔雀叢毛之中,多諸天眾共天女眾坐受快樂,迭相愛樂,嬉戲歌舞受天之樂。天見如是孔雀銜鬘希有事故,生希有心。又復更見第二希有,所謂蓮花妙池銜鬘。彼蓮花池其數二萬,離於泥濁,有金銀沙,八功德水盈滿彼池,鵝鴨鴛鴦池中甚饒。

[0251a06] 「天善業故,鵝說偈言:

「『久時受此樂,  此樂非常法,
  一切皆無常,  而天不覺知。
  此樂且相續,  必當有斷時,
  為欲心所誑,  不覺知失壞。
  此樂雜苦樂,  隱覆故不覺;
  如蓮花鬘中,  毒蛇不可見。
  猶如雜毒飯,  食者被殺害;
  此樂一切爾,  必當墮地獄。
  如索筋為羂,  眼見甚可愛;
  境界羂如是,  見好實甚惡。
  如金波迦果,  初甜美味多,
  後時則能殺,  世間樂亦爾。
  如飛虫見燈,  其心甚愛樂,
  入中則被燒,  此樂亦如是。
  愚凡夫不知,  戲樂猶如燈,
  悕樂如觸火,  畢竟不得樂。
  如鹿患渴故,  隨逐陽炎走,
  畢竟不除渴,  此樂亦如是。
  過現不知足,  未來亦復然,
  一切天境界,  如是故應捨。
  寂樂為根樂,  是智者所說,
  於樂根無心,  彼則常受苦。
  梵實第一勝,  忍為最寂靜,
  一智明是世,  一慈生勝樂。
  不惱他最吉,  正見第一善,
  直心最為良,  捨惡業亦爾。
  若近於老宿,  恒常敬重法,
  供養於師長,  信業則為善。
  常供養三寶,  正心意無垢,
  復供養父母,  是涅槃城道。
  佛說一切法,  出家最第一,
  梵行行中勝,  能得一切樂。
  佛說諸施中,  法施最為勝;
  勤中禪第一,  則能到涅槃。
  於施戒智中,  唯智以為最,
  智能到涅槃,  施戒唯得樂。
  眼見非為最,  智見則為勝;
  佛說八分道,  諸道中寂靜。
  諦中四諦勝,  是如來所說;
  於五種力中,  智慧力為最。
  說上下八方,  更無有勝者,
  唯如來為最,  能示真法故。
  說一切眾中,  聖眾最寂靜,
  以三寶福田,  依止能生樂。
  等供養父母,  第三次和上,
  能以法境界,  開眼令覩見。
  非可見可取,  如來如是說,
  此皆是樂地,  依境界非樂。
  若能行此法,  則行無垢道,
  行此道安隱,  夜摩地非樂。』

[0251b29] 「彼鳥如是,以善業故,本人中時,因法活命,賣法得物以自存濟。如是業因,彼處為鳥,本善業故,雖生鳥中,憶法不忘,如是說偈。是故應當精勤讀誦,常受持法。以業因緣,雖作畜生,本來習故,善能說法,得果不空。

[0251c05] 「又彼一切諸夜摩天向彼二萬蓮花之池,種種異異別別莊嚴,勝妙天女而為圍繞。於彼池中,先有種種異異莊嚴諸天之眾、諸天女眾,百百千千那由他數、那由他數、億億數等,種種受樂。共諸天女五樂音聲,或有入在蓮花中者,或有坐於蓮花臺者,或有在於蓮花葉者,或有在於蓮華鬚者。隨心意念,麁細等身,如眼睫頃,百千由旬已能來去。如眼所見無遠無近,皆一念時,彼天來去亦復如是。如一指面,眾眼共看,不妨不患。如是彼天,或有一百或有一千,皆共聚在一蓮花鬚,同坐不妨,不隘不迮。以善業故,自業力故,彼蓮花池如是勢力、如是功德。彼天如是於蓮花中,或百或千,如是嬉戲,如心美味天酒恣飲。彼蓮花中舊住諸天共後來天和合嬉戲,自有光明勝百千日,皆受欲樂。於如是處久時受樂,爾乃前詣牟修樓陀天王林所。欲入彼林,彼林多有無量種色甚可愛樂。牟修樓陀如心意念化作彼林,如自心中如是如是種種所念,如是如是化作種種異異樹林,本未曾有。夜摩天王善業力故。爾時,天眾見如是林本未曾有,本未曾見,生希有心。生是心已,欲入彼林,漸次近之,彼天種種莊嚴其身,塗天栴檀,著天所應如天相似種種衣服,過蓮花池,到彼樹林,見已羞慚。業如是故,有如是林,種種勝妙。彼諸天眾見餘林來,既見彼林,普遍審觀。既審觀已,迭相向說,迭相指示,然後入中。

[0252a03] 「既過彼池,入林中已,見鸚鵡行,皆悉執持種種寶鬘,一一鸚鵡寶珠繫咽,如是寶珠相續為鬘繞彼林已,而說偈言:

「『此眾生輪轉,  自業所牽推,
  老死樑繩中,  眾生不厭離。
  彼道至道行,  天人阿修羅,
  不知真諦故,  為自心所使。
  世間所作輪,  手推非疾轉;
  業手眾生輪,  轉之甚為速。
  十輻和合,  聚在癡轂中,
  因緣輪迴轉,  世間不覺知。』

[0252a15] 「彼天如是聞鸚鵡鳥所說偈已,一心善念,觀察本業,大慇重心,念本業行,作如是言:『彼鸚鵡鳥則為勝我,我則不如彼鸚鵡鳥。思惟作業,我為愛壞,嬉戲受樂。』時,彼諸天如是說已,為欲往見夜摩天王牟修樓陀,過鸚鵡行,復向名為嶮岸鬘林。於彼林中復有一林,名曼陀羅,百千色花以為莊嚴。彼林多有種種鳥眾,林之光明勝百千日,離日熱過。彼林之樹有勝光明。見彼樹林則生眼樂,聞鳥音聲則生耳樂,嗅藕根香則生鼻樂,甞食果味則生舌樂,無縷天衣觸生身樂。諸根樂故,意生喜樂。五根縛心,令意隨順,思念諸法。以二種意,隨順而知。如是見於曼陀羅林。曼陀羅樹一一皆饒諸天女眾。如是天女,種種衣服莊嚴微妙,口中言說,種種歌舞,種種受樂,彼諸天眾本未曾見。

[0252b03] 「如是彼處一切地中地行諸天,見彼天女在樹林中。不可譬喻,無量百千億眾甚多天眾、天女普遍林中。無有一天、無一天女心不悕望欲見天主牟修樓陀,一切悕望皆欲往見。實心喜樂欲見天王,以是天王福德力故。爾時,彼天如上所說和合而來,行彼林中。彼林多有流水河池、蓮花雜林皆悉具足,地分處處一切莊嚴。其地柔軟皆作金色,雜寶間錯。如是見已,則受欲樂。如是次第,漸進前向夜摩天王牟修樓陀,一切同心悕望欲見,心皆相愛。如上所說種種異乘,過彼地處,復入異地。於彼地中有可愛山,如是地中諸可愛山其數五百,是遊戲處。彼一切山是毘琉璃,其樹皆是赤蓮華寶,金葉莊嚴。復有寶樹,銀葉莊嚴。彼處多有珊瑚諸鳥,又復更有異法莊嚴,無量雜寶鹿鳥莊嚴,種種河池流水莊嚴,交枝為舍。普遍莊嚴交枝之舍處處遍有,其果金色,金寶樹枝,其果皆作毘琉璃色,金寶之葉。有百千蜂,蜂有音聲美妙悅耳。種種味觸飲食滿河,多有寶鳥莊嚴彼河。彼中地處,觸則生樂。復有天眾見諸寶山,山名遊戲。有見平地、有見山峰、有見窟門,復有天見樹枝堂舍,有見一切在蓮花池,天眾天女皆悉歡喜。有共天女而歌舞者,或有諸天共天女眾入蓮華林遊戲樂者,有歡喜心而飲酒者,有以天華散平地者,有結花鬘莊嚴身者,有以寶冠共諸天女迭互莊嚴。自有光明,身無垢穢。復有異天共諸天女行虛空者。復有異天手執樂器,口中詠歌,住在平地。或百或千,彼天之身,如是如是種種莊嚴,種種光明,青黃赤紫、雜色光明從身而出。

[0252c05] 「爾時,彼天既於如是遊戲山中受快樂已,欲見天王牟修樓陀,更前內入彼天。復見夜摩天王,名集鬘地,即入其中。山樹具足、廣博行地,彼一切天第一莊嚴,并集鬘地,三地諸天皆於天王牟修樓陀生敬重心。是彼天王善業力故,是彼天王過去修集無量善業之所感致。

[0252c11] 「集鬘地中有一萬殿,無量種色種種金柱而為莊嚴。彼殿可愛,金寶為壁,毘琉璃寶、青寶柱雜雜間錯。復有異殿毘琉璃壁,金寶、青寶拘欄,因陀羅寶以為窓牖,又復多有種種寶柱雜雜間錯。復有異殿毘琉璃壁,金寶為門,毘琉璃扉,種種間錯。復有樓殿甚可愛樂,謂赤蓮花雜金為柱,金寶為門,珊瑚為窓,種種雜寶間錯其地。又復彼處種種間錯青寶為壁,赤金為門,白銀為柱,普彼殿內光明炎鬘。

[0252c21] 「又復彼處牟修樓陀天王之殿,種種業化,第一赤色金寶之殿,金剛間錯,赤蓮花寶以為殿柱,七寶為窓,第一光明迭相照耀重樓行殿。如是如是種種莊嚴,彼天見已,迴眼遍看。復觀寶山,彼此迭共相與同心,普看山殿,前向大王須夜摩天,然後乃入牟修樓陀天王殿內。既如是入,勝勝異見,種種可愛,第一希有無量功德一切具足。彼諸天等,見集鬘已,悕望欲見夜摩天主牟修樓陀,一切天眾皆悉同行,復入一處王所行處。見大天王七千天子而為圍繞,悉皆第一勝妙莊嚴。身有光明,一一天子威德如山,天衣流動,頭著寶冠,肘後、臂上妙寶莊嚴,勝妙花鬘以嚴其胸。有如是等七千天子圍遶天王牟修樓陀,亦如眾山周匝圍遶須彌山王,亦如諸河圍遶大海,如星曜等圍遶於月。如是彼天一切圍遶夜摩天王牟修樓陀,如是而住。夜摩天王端正殊妙,光明威德勝出一切諸餘天眾。天王之殿有百千柱,彼一一柱皆是七寶,以莊嚴殿。天因陀羅大青寶座。彼天王殿如是勢力如是如是。天入彼殿,如是如是轉更寬博,如是如是七寶莊嚴。殿內有樹,名殿嚴樹。彼如是樹,恒常有花,於六時中具足不闕,又一切時,常有天果。彼殿何名?謂名樂見。七寶為壁,種種間雜。

正法念處經卷第四十二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21 正法念處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ero Chen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