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17n0721_004 正法念處經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7 冊 » No.0721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正法念處經卷第四

生死品之二

[0017c13]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彼比丘受陰地分,略如六天之所知見,又復云何得第五地?又彼比丘已諦見受,彼六天眾既作業已,觀想陰相分別思量:『何者地中我共彼想行於白法?』正思惟已,一分中行,觀察彼想行白法相,初如是法,分分善知,云何緣於有見、有對,生不可見、無對之想?彼比丘更廣觀想,彼想攀緣十一種色,所謂長、短、方、圓、三角、團及青、黃、赤、白、紫等。

[0017c22] 「依彼長相則起長想。如是世間,愚癡少智,無邊生死,業果退生,愛離、寒熱、飢渴之患,為他作使,若奴僕等,迭互相食,如是和集,虛妄不實,一切所有不饒益事,如是無量不可堪忍;無量百千億那由他一切所作身口意起作苦惱業,以為莊嚴,虛妄誑詐,愚癡凡夫,恒常如是。人中則有農作等苦,迭相欺誑、斗秤不平、言訟諍鬪、治生求利、參承王等,入海遠行、種種鬪諍、田作放牧;生夷人中,喜生邪見、根不具足、離聞正法,生無佛處無善因緣,雖得無難,心常憙樂飲酒、婬、盜、貪欲、瞋恚、妄語、兩舌、惡口、綺語;如是之人,是長生死,緣彼長相,則起長想。

[0018a06] 「又復天中長生死相,緣彼相想,如是天中,不得境界,喜樂境界、聲味色香、貪欲瞋癡,種種放逸、習近婦女、歡喜園中種雜莊嚴,寶間宮殿、樹林水池有妙蓮花,遊戲快樂,天諸花香、種種味食、舞食遊行,貪著喜樂,天栴檀末,若散若塗,曼陀羅花、天歌音聲心生憙樂,離於正法,是長生死。若生天中,有如是事,緣彼長相,則生長想。

[0018a14] 「又復餓鬼長生死相,緣彼相想,惡業行故,飢渴乏瘦、雨火墮身、咽則如針、脇狀山巖、如空破瓮,以妬嫉故,以刀劍等迭相斫割,在黑闇處墮墜嶮岸,疾走往趣河渠陂池,閻魔羅人手執刀杖,若利等斫打斲之,受大苦惱;食人唾吐是等惡食,無量百千不可堪忍,受種種苦;眼中淚出、頭髮蓬亂覆身蓋面,有百千虫周遍其體,擔負惡身饒一切病,長行生死;常有鐵烏爪嘴火燃,攫啄其眼;口如燒樹,迭互相食;於三十六百千億數爾許由旬曠野中行,無主無導,飢渴所逼,其身火燃,入黑闇處。如是餓鬼,邪見所誑,離聞正法,是長生死。

[0018a26] 「緣彼相想,又復畜生迭互相食,非理婬欲,不知所應;若生水中,水中而行,心燥常飢,常畏他取,黿龜慳獸及水獺等,魚則堤彌,堤彌宜羅,有名瓮魚、金毘羅魚、那迦羅魚、名大口魚,蛤等虫,常一切時大者食小,常畏網等,遮障而取;又陸地行,麞鹿水牛、猪象牛馬驢及犛牛、麋熊犀等,種種苦縛,刀刃所殺,有病老死,迭相惱害,百千苦惱;如空中行,烏鳥獯狐、鵝及孔雀、鸜鵒鷄雉、鳩鴿水鴈、青鳥護澤、百舌鸛雀,命命他養,是等諸鳥如是無量,復有異鳥,殺縛飢渴,迭相食噉、寒熱苦惱之所逼切。如是畜生,水陸空行三處皆畏,是長生死,緣彼相想。

[0018b10] 「如活地獄、黑繩地獄、合地獄、叫喚地獄、大呌喚地獄、焦熱地獄、大焦熱地獄、阿鼻地獄,第一苦惱,不可思議,無量百千畏火刀等,墮諸惡池、身分血洋、入刀葉林、入大火中、墮在灰河、行火燃地、受火燒苦,堅[革*卬]相似無量種惡苦惱所逼,不可忍耐。如是地獄,是長生死,緣彼相想。

[0018b16] 「彼比丘慧聚觀察:彼見有對,緣彼長色業果因緣,緣於四諦;觀察眾生種種諸行,百千由旬,如是道行,分分思量,觀察因緣,厭離生死。

[0018b20]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彼比丘,分分思量觀彼短相?彼見聞知或天眼見:彼比丘欲動魔軍,云何分分思量觀察短生死相?受戒頭陀,精勤布施、持戒智行、恭敬尊長、直心歡喜;如是正見敬重父母、見佛聞法、恭敬供養、不諂曲行、不慢不誑、近善知識、守信正行、直心起業、嚴身口意。如是之人,生死則短。

[0018b27] 「緣彼相想,若生天中則有放逸:歡喜園中、間錯寶輦,種種樹林、水池蓮花,有好栴檀、勝妙瓔珞莊嚴端正,有劫波樹、河流泉林、遊食快樂。捨如是樂,受持禁戒、飲食遊行,如是種種禪思讀誦,樂見善人,教他讀誦,捨施調順,正行梵行,寂靜諸根,少語樂法,如法飲食。若天如是,生死則短。」

[0018c05]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種種諸苦惱,  飢渴口焦乾,
 火炎燒其身,  如被燒枯樹;
 彼苦不可數,  若一念靜根,
 暫依佛法僧,  彼人生死短。

[0018c10] 「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常怖畏撾打,  若雨及寒熱,
 迭互相食噉,  如是等眾苦;
 彼苦不可數,  若一念靜心,
 暫依佛法僧,  畜生生死短。

[0018c15] 「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在活黑繩合、  叫喚大叫喚、
 阿鼻等地獄,  種種極苦逼;
 彼苦不可數,  能於一念中,
 寂靜心取戒,  地獄生死短。

[0018c20] 「比丘如是緣於相想。彼比丘如是思惟生死短相。何者四楞?彼正觀察:欝單越人,於一切物無我所心,決定上行;彼人如是四楞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8c24] 「何者是圓?地獄、畜生、餓鬼等中無智輪轉,非自心行,是圓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8c26] 「何者三角?若人行善、不善、無記種種雜業,地獄、天、人諸處雜生。彼不善業,生地獄中;善業,天中;雜業,人中。若行三業,於三處生,如是名為三角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01] 「何者是團?四大天王、三十三天、夜摩、化樂、他化自在,業相似生,於天中退,復生天中;於人中退,復生人中;非難處地,是團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04] 「何者是青?不善業攝地獄之人,入闇地獄,是青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06] 「何者是黃?黃色業攝生餓鬼中,互相加惡,迭共破壞,如是餓鬼是黃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09] 「何者是赤?赤業所攝生畜生中,迭相食血,於血生愛,是赤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11] 「何者是白?白色業攝生於天中,彼人白業,善道寶價,買天人生;天欲退時,餘天語言:『汝善道去人世界中。』人中欲死,親友知識、妻子啼哭,淚出覆面而作是言:『甚可愛愍,今捨我去,當好處生,生於人中。』如是天人是白生死。比丘如是緣於相想。

[0019a17] 「彼比丘如是思惟:既得人身,若不行善、修施戒智,彼人自誑,流轉地獄、畜生、餓鬼曠野中行;如是愚癡凡夫之人,具足聚集如是業道。彼比丘諦觀察受,觀察想陰攀緣而行,諦見諦求,因眼緣色而生眼識,三和合觸,修多作想。歷別觀察,見色好惡,若近若遠、若長若短、若方若圓,若白、三角,是色形相;歷別觀察,彼諸相想,觀想因緣、觀陰界入,因緣相想;歷別觀察,若惡業報,分分正證,因相應緣,覺因相應,然後捨離。若有利益、若不利益,各各異相,知過去想:『我於此業,已得善報,已得惡報,如前所說。』如是知想,若有想者,猶須憶念;彼憶念者,緣彼想生,如燈光明,因燈緣燈,因緣於燈故有光明。如是如是,因想緣想,以想勢力,故有憶念,彼比丘得第五地。

[0019b03] 「比丘如是知想觸已,於彼天樂,不生貪樂;於地獄苦,不生怖畏;彼平等見,想如真金。彼想比丘,破如是想,異法觀想,解脫彼想,復觀餘人虛妄不實:『我今觀察,何因何緣,何因緣想?』彼觀察想,因緣和合,生如是想;若因緣滅,彼想則滅,如彼月珠。譬如月珠,緣月緣珠,則清水生,想亦如是因緣而生。如是想者,非無因緣,非有作者、非有受者,非自然生。比丘如是諦觀想陰。彼既如是諦觀想已,諦知生滅,復微細觀:如河激流,想亦如是,善想生已,餘因緣力轉為不善;不善想生,餘因緣力轉為善想;彼心猿猴,初始破壞,無記為記。彼觀樂想,不生貪樂,無漏樂中生於樂想;樂中苦想,如是知樂。云何而見?善陰界入若生若滅,不喜樂受、不樂想滅、不取想滅,然後行生,非住非滅,心不悕望,識生住滅。比丘如是諦知此陰,是故不住魔之境界,貪欲瞋癡所不能縛,無有常、樂、淨、我等見,無明不能於生死中以色聲香味觸愛羂之所繫縛,不失憶念,彼憶念生能盡諸漏、能到涅槃。」

[0019b23]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何等比丘,  親近懈怠人,
 不常勤精進,  如是非比丘。
 若不樂床敷,  佛說是比丘,
 若意樂懈怠,  彼不應善法。
 煩惱根唯一,  所謂懈怠是,
 若有一懈怠,  彼人不得法。
 非唯有法服,  而得名比丘,
 若無讀誦心、  無禪無漏盡,
 唯有比丘形,  如是非比丘。
 但憙林中遊,  不樂道境界,
 貪意樂酒色,  如是非比丘。
 若能絕魔縛,  復能斷惡業,
 佛說彼比丘,  不妄食僧食。
 寧食蛇毒菵,  及以洋銅等,
 終不破禁戒,  而食僧飲食。
 如是則不應,  食所不應食,
 若食煩惱者,  則是地獄人。
 若人捨煩惱,  如蛇窟中出,
 彼比丘應食,  非樂見婦女。
 以自身為質,  而心憙樂惡,
 此人污僧寶,  云何是比丘?
 若貪愛利養,  喜樂於境界,
 見婦女生染,  非道非俗人。
 若能燒煩惱,  如火焚樹林,
 名善婆羅門,  不貪著飲食。
 常樂行聚落,  憙數數洗浴,
 愚癡誑自他,  悉沒於道法。
 靜心空閑處,  常行禪不捨,
 得名婆羅門,  入善道境界。
 好處阿蘭若,  非其人不住,
 離欲人能止,  悲憙樂欲者。
 若憙多言語,  愛樂於境界,
 不向涅槃城,  不生不死處。
 近王極美食,  常飲酒憙瞋,
 唯名字比丘,  妄語誑檀越。
 若詐方便,  數到王門所,
 衰惱他俗人,  損敗空閑者。
 若人捨妻子,  而依寂靜林,
 猶有係戀意,  如吐已還食。

[0020a06] 「彼比丘,此過寂靜,諦觀諸陰,如實諦見,勤修解脫,諮問尊長:『若道、非道?』諦知見故,八分聖道,求解脫城,常勤行道,平等正見,心無垢染,其心寂靜,於所行道樂修多作。彼比丘,如是善法無漏業道和合修行,減損魔眾,長正法朋。彼地夜叉如是知已,轉復上聞虛空夜叉;虛空夜叉次第復向四大王說;彼四大王乃至炎摩、兜率陀天彌勒世尊,如前所說。兜率陀處有一菩薩極大歡喜,向化應天如是說言:『閻浮提中某善男子,剃除鬚髮被服法衣,如前所說。』彼化應天,轉復歡喜,如前所說。

[0020a17]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彼比丘得第五地?彼見聞知或天眼見:觀十色入。十者所謂眼入、色入、耳入、聲入、鼻入、香入、舌入、味入、身入、觸入。云何觀察此十色入?眼入因緣、色入因緣,我此想生。彼如是觀:以眼因緣、色因緣故而生眼識,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彼比丘若受知受、若思知思、若想知想,如此色長、如此色短,此色可愛、此不可愛,此色可見、此不可見,此色有對、此色無對,如是乃至此意名色,有十一種。

[0020a27] 「如是分別,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知彼眼觸,生受想思。彼義云何?覺知名受,受知時節,是名想義、是名意轉,此等法生,有異異相、有異異體;異義則如十大地法,如是異相,是思異相。念慧解脫,受想思觸,欲進三昧,此一攀緣,有異異相。如是受想、如是想相,有異非一,譬如日光,一緣異體。如是如是,異自體受,異自體思,諦知眼觸,生受想思。彼正觀察,眼如是空,無物不堅。比丘如是實見彼眼,諦知於道,遠離邪見,正見現前;彼捨如是共癡濁行,不淨眼想、不真實想,諦觀此眼,唯是肉摶,脂膿血淚不淨物合,如是知已,則能斷欲。彼於此眼知無常已,則見無常;彼知此眼唯有肉摶在骨匡已,心得離欲;復知此眼筋纏縛已,知此眼入,自他迭互,各不相應,此物不堅,一切無我。

[0020b15] 「以要言之,如是眼者,唯是苦物。既觀知已,離眼入欲。既觀眼入,如是知已,次復觀色:如是色者,有愛不愛,是無記法,不實分別,此有何堅、何淨、何常、何我、何樂?如是觀色,思惟知已,知一切色皆悉無堅,唯有分別;此色如是,有愛不愛,此愛不愛,體不可得,此唯世間若愛若憎分別攝取,若愛若憎,如是憶念。

[0020b22] 「又彼比丘既如是觀眼色入已,觀耳聲入,彼觀察聲云何而生?根塵相對而生此聲。彼如是觀:以耳因緣、念因緣故,而生耳識,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知觸共彼受想思生,若以知觸共思而生,覺知思想,所謂長相、遠等因緣,得聞其聲厚麁細業,若愛不愛。彼比丘知如是聲,思知想知,分分思量,以意識知、思知受知,憶念思量。彼耳聲入,思量簡擇,然後覺知如是聲者非有自體,無愛不愛,唯有分別此聲如是有愛不愛。如是聲者,非有自體、非常非物,破壞不堅,無樂、無我亦無我所,唯貪瞋癡愛不愛聲。如是正觀聲耳入已,若聞聲時則不迷惑,不生憙樂,不取不著,不謂有堅;如是觀察耳聲入已,不樂耳識,離耳識欲:耳識非我,我非耳識,觸、受、想、思皆亦如是。

[0020c08] 「又彼比丘觀鼻香入:以鼻因緣、以香因緣、念因緣故而生鼻識。若近若遠,若愛不愛,若香若臭,風和合來,因風而聞,鼻為內入,香為外入,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知彼相已,如是觀察鼻香入相,知內觸相,則知觸相、思相平等,於如是法,一相攀緣,異因緣用。異者所謂有異異相、有異異體,異相則如十大地法,如前所說。此一切法,如是異相,非是一相、一因緣作。彼比丘如是諦知彼鼻香入,如是諦求:此如是物有何物堅?有何物常?何物不壞?此入無常,苦空無我。彼人如是知鼻香入,一切非我,非是我所,如是正知,唯有分別。此鼻香入,如是唯縛愚癡凡夫非黠慧者。比丘如是一種觀察。

[0020c23] 「又彼比丘觀舌味入:彼念等緣而生舌識,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彼隨順覺,名為受相,知是想相,對是觸相,想是思相,想緣於相。彼如是法,各各自相,復平等相,異因緣生。如是一切共成一事,譬如因筒、因鉗、因糠、因水、因瓫,金師因緣作一指環,若作手釧,如是法者非一相成;此舌味入,亦復如是。又彼比丘諦觀舌入及以味入,如是觀已,彼舌味入無有少法常、樂、我、淨,一切種種深細思惟,不得一法。如是如是,一相相應。彼於舌入味、入、離、染,一切眾生沈沒此海,憙樂味海,迭相障礙,是故復於人、天、地獄、畜生、餓鬼五道大海,如是繫縛。比丘如是於舌味入,雖欲解脫:『舌入非我,我非舌入,非常、非物亦非不動、非不破壞、非舌味入。』比丘如是得離染欲。

[0021a09] 「又彼比丘觀身觸入,身觸因緣而生身識,三和合觸,觸共受想思等俱生,如前所說眼根入等,此身觸入,應如是知。

[0021a13]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比丘如是觀察十色入已,觀察法入?彼見聞知或天眼見:彼法入中攝三種法,謂數緣滅、非數緣滅,及以虛空所有無法,皆法入攝。如是觀已,彼虛空者亦是法入。數緣滅者,此法名智,無量種種證已,順行數緣,作已證斷煩惱,令彼煩惱盡滅失壞,一切無漏。非數緣者,彼非數緣名智非受,非知非覺又亦非疑。餘人之識有百千生,一切皆失。眼耳鼻舌身意等識,彼已破壞,不復更生,如是名為非數緣滅。此非數緣,第三虛空,知此三法,不生是常,非三世攝,此非今生亦非已生,又非當生。

[0021a25] 「又彼比丘,法入二種,各各分別,謂色、無色。所言色者,謂十色入。云何眼識非見非對,見對見色?如是耳識非見非對,云何取聲?如是鼻識非見非對,云何取香?如是舌識非見非對,云何取味?如是身識非見非對,云何取觸?云何如是彼外五入、此內五入,非見非對,與彼見對?云何相得?彼比丘如是觀察:眼識生時,二種攀緣,乃至意識皆有二種,如是識生,如印印物,彼不似印,印軟物堅,則不能印;印堅物軟,印則文生。如是如是,識非見對,緣取見對,一切法中,第三印生,不相似物,不相似生;如是諸法,不相似物,不相似生,是初居致。第二居致,二法相似,還相似生,所謂白縷,生成白衣。第三居致,二不相應,不相應生,如燧火生,木之與火,不相應見。第四居致,見從稀物而生稠物,如乳生酪,乳稀酪稠,彼法如是,則不相應。如是如是不相似法,謂眼識等,異因異緣,眼識等生。」

[0021b14]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樂覺知法,  在林而行禪,
 正覺知諦相,  則得無上處。
 常樂行慈心,  勤於法境界,
 諦知於身相,  則名真比丘。
 若人正觀察,  欲恚不能壞,
 彼得言比丘;  異此非比丘。
 愍一切眾生,  捨一切貪戀,
 解脫一切縛,  則名真比丘。
 若人調御心,  境界不能壞,
 無垢如真金,  名知足比丘。
 若人愛不愛,  不垢污心意,
 當知彼行善,  捨離一切過;
 威儀不可嫌,  法行調諸根,
 勇猛清淨意,  如是名比丘。
 若人常喜樂,  知諸論中義,
 不貪著飲食,  名寂意比丘。
 林行阿蘭若,  塚間草為敷,
 若以此為樂,  如是名比丘。
 諦知罪業過,  善達諸業果,
 深識因與緣,  是離惡比丘。
 破生死曠野,  壞惡調諸根,
 復能善知友,  名寂意比丘。
 於譽心不喜,  毀訾心不憂,
 如大海之深,  是修行比丘。
 堅意隱他惡,  不餐軟滑語,
 時語善恭敬,  名寂靜比丘。
 知欲界業因,  亦知色界因,
 無色亦諦知,  是知論比丘。
 不喜世俗語,  常樂斷諸過,
 於境界如毒,  佛說是比丘。
 若人欲如泥,  意常如是行,
 黠慧開心意,  解脫生死縛。
 若人禪誦業,  遠離於懈怠,
 利益諸眾生,  名蘭若比丘。
 若能答問難,  辯才調諸根,
 當知是法師,  不爾如草等。
 若身行意行,  一切不疲倦,
 僧所有事業,  一切皆能作,
 而不求財物,  不為富樂名,
 唯利益僧意,  解脫一切縛。
 持戒不悕天,  亦不求名利,
 持戒為涅槃,  是寂靜比丘。
 常捨離眾惡,  但樂行善行,
 不近惡知識,  是佛法比丘。
 常以慈修心,  恭敬質直意,
 學句不缺者,  去涅槃不遠。
 常畏老病死,  不悕樂世間,
 修禪不放逸,  去涅槃不遠。
 若人以無常,  自他空無我,
 修禪上上智,  去涅槃不遠。

[0022a08]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彼比丘得五地已,得第六地?彼見聞知或天眼見:彼比丘解四居致,此法云何?有相似因得相似果;不相似因不相似果;因不相似果不相似;有半相似半不相似。云何名為有相似因得相似果?譬如稻因還生於稻;如是如是,內相似者善業相似,如是得果,謂天人中;是初居致。云何名為不相似因不相似果?譬如甜乳而生酢酪,不可愛樂;如是如是,內不相似謂於此世愛染聲觸味色香等,而得地獄不可愛果、不可樂果,猶如酢酪;第二居致。云何名為因不相似果不相似?譬如青等,合生異色,色不相似;如是如是,內不相似謂業果報皆不相似,非其業果,所謂邪見:外道齋法,殺羊悕天,而墮地獄;第三居致。云何名為有半相似半不相似?譬如白縷以成白衣,縷細衣麁,是不相似;如是如是,內半相似、半不相似,細不善業得大地獄不善麁報;第四居致。

[0022a27] 「又彼比丘思惟觀已,不取業果,更復思惟,觀異業果,於有中行,猶如輪轉,有四居致。有業未到,眾人共作而能逼惱;此初居致。有業已到,方能逼惱;第二居致。有業若到、若其未到,皆能逼惱;第三居致。有業非到亦非未到,第四居致。有業未到,眾人共作,能逼惱者,如世間法,星雖未到,國土得殃;若出世間,眼識未到,業海能逼,所謂欲心憂悲等逼;此初居致。有業已到,方能逼者,如世間法,火到乃燒,刀至方割;若出世間,不善業到,地獄、畜生、餓鬼逼惱;第二居致。有業若到、若其未到能逼惱者,如世間法,呪毒勢力,若到、未到悉能逼惱;若出世間,人欲死時,有悕望相未到地獄;第三居致。有業非到、非未到者,譬如世間種種藥子,非到生力,非未到生;若出世間,亦復如是,羅漢比丘決定受業,量如須彌,彼阿羅漢,若入涅槃、若未涅槃,此業不能逼阿羅漢;第四居致。

[0022b16] 「有業現受而非生受;此初居致。有業生受而非現受:第二居致。有業生受亦現世受;第三居致。有非現受亦非生受;第四居致。

[0022b18] 「何業現受而非生受?若世間者,如犯王法,王法與罰,此業現受而非生受;出世間者,修行布施善人所讚,此業現受非他世受;此初居致。何業生受而非現受?若世間者入火得火;世間者此世行善、若行不善,異世得果,此可現見;第二居致。何業生受亦現世受?若世間者,所謂現受,生世亦受;出世間者亦復如是;第三居致。何業非現亦非生受?若世間者,如不語戒、不語布施;出世間者,謂無記業,非現世受、非生世受;第四居致。

[0022c01] 「彼比丘如是一廂處坐,如是觀察無量種枝業果報羅網,遍滿地獄、餓鬼、畜生、人、天之中,如是見已,隨順法行。

[0022c04]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比丘知業果報?謂知此業,知此業果,知善不善,知此眾生成就身惡行、成就口惡行、成就意惡行,毀謗賢聖、邪見所攝,彼人以是業因緣故,身壞命終,或墮地獄、或墮畜生、或墮餓鬼;若有眾生成就身善行、成就口善行、成就意善行,讚歎賢聖、正見所攝,彼人以是業因緣故,身壞命終則生善道天世界中。「彼比丘如是觀察自業報法,彼比丘如是觀已,魔界眾生不與共行,終到涅槃;如是法行,修厭離行,勤行善道,終盡生死;攝取他人,令度生死如自度已,及諸檀越。彼比丘知業報法,觀察地獄、餓鬼、畜生、人、天諸趣業報法數,譬如清淨毘琉璃珠,為莊嚴故,以繩穿之。隨彼繩色若青、若黃、赤白紫等,如彼色見。如是業珠,報繩穿之。彼比丘於是業中皆見聞知或天眼見,清淨明了。

[0022c20] 「又彼比丘若見、若聞知業報法,猶如彼珠。譬如有珠,其色極白,普清無瑕、清淨任穿、已善修治,普門殊勝,一切世人之所讚歎,任王、王等所應畜用;如是功德相應淨珠,唯王、王等知此功德清淨珠價,取此珠已,著莊嚴上。如是如是,彼比丘十善業道淨分寶珠,普白善淨、離過無瑕、清淨任穿、對治法分、有大勢力、是答難法,乃是法師法鑽所穿,善巧修治,如是如是,願施戒智;如是如是,修治十善業道珠已,隨願所取轉輪聖王、若取天王、若取魔王、若取梵王,修無漏禪,三昧自在;如是如是,彼正法珠善修治已,名為普門,此普門者謂天人門。彼正法珠,名為普門,世間城中既得出已,入涅槃門,一切世人所讚歎者,謂正見人學人所讚,任王、王等所應用者,入正法道心王所應。若人信彼毘琉璃珠,一切功德皆悉具足,如是寶珠與正法珠相似相對。

[0023a10] 「又彼比丘觀業報法,猶如彼珠。譬如有珠,其珠有瑕,不普清淨,非一切門而不鮮白,不任鑽穿、不任修治,一切人見則不歎,非王、王等所應畜用。如是如是,彼外道法,是相似法,如有瑕珠,所言瑕者謂:身見瑕、戒取疑瑕,非一切門,唯是地獄、餓鬼、畜生三趣之門,非是好法;又亦不與無漏相應,不任鑽穿、非答難法,非是法師法鑽所穿,非王、王等所應畜用。八富伽羅正法道行是心之王,彼外道珠,非其所應。如是等法相似相對,非法瑕珠若繫人咽,如是之人彼相似珠用繫咽已,在於地獄、餓鬼、畜生無始以來生死流轉。彼比丘如是觀察珠、相似珠,譬如世間有琉璃珠似毘琉璃,有人見之謂毘琉璃,愚癡凡夫亦復如是。

[0023a24] 「彼比丘如是諦知法、非法已,得第七地。彼地夜叉見彼比丘清淨持戒得第七地,轉復歡喜,如是傳聞虛空夜叉,虛空夜叉聞四大王,彼四大王聞四天王,彼四天王如是傳聞三十三天,三十三天如是復向帝釋王說,彼帝釋王次第復向炎摩天說,彼炎摩天展轉復聞兜率陀天,兜率陀天如是具白彌勒世尊,彌勒世尊告化應天,彼化應天復向他化自在天說,作如是言:『閻浮提中某善男子,如是次第,如前所說。』

[0023b05] 「又修行者內心思惟——隨順正法觀察法行——云何比丘觀業報法,第十一者名為無作,是色所攝?一切法中與色相應,若人受戒,一發戒已,若睡若悶、失心癲狂,如是善法相續轉行,譬如河流流常不斷。如是之人,若睡若悶、失心癲狂,如是無作,常流不斷。無作名色,不可見對。彼復云何色業所攝?此無作色乃是一切善法之柱。此如是等十一種色。◎

正法念處經卷第四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7 冊 No. 0721 正法念處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Jaero Chen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