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16n0663_004 金光明經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6 冊 » No.0663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金光明經卷第四

金光明經流水長者子品第十六

[0352b16] 佛告樹神:「爾時流水長者子,於天自在光王國內,治一切眾生無量苦患已,令其身體平復如本,受諸快樂;以病除故多設福業,修行布施,尊重恭敬是長者子,作如是言:『善哉長者!能大增長福德之事,能益眾生無量壽命,汝今真是大醫之王,善治眾生無量重病,必是菩薩善解方藥。』

[0352b22] 「善女天!時長者子,有妻名曰水空龍藏,而生二子:一名水空,二名水藏。時長者子將是二子,次第遊行城邑聚落,最後到一大空澤中,見諸虎狼狐犬鳥獸多食肉血,悉皆一向馳奔而去。時長者子作是念言:『是諸禽獸何因緣故一向馳走?我當隨後逐而觀之。』

[0352b28] 「時長者子遂便隨逐,見有一池其水枯涸,於其池中多有諸魚,時長者子見是魚已生大悲心。時有樹神示現半身,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大善男子。此魚可愍,汝可與水,是故號汝名為流水。復有二緣名為流水:一能流水,二能與水。汝今應當隨名定實。』時長者子問樹神言:『此魚頭數為有幾所?』樹神答言:『其數具足足滿十千。』

[0352c07] 「善女天!爾時流水聞是數已,倍復增益生大悲心。善女天!時此空池為日所曝唯少水在,是十千魚將入死門,四向宛轉,見是長者心生恃賴,隨是長者所至方面,隨逐瞻視目未曾捨。是時長者馳趣四方,推求索水了不能得,便四顧望,見有大樹尋取枝葉,還到池上與作陰涼。作陰涼已,復更推求是池中水本從何來?即出四向周遍求覓莫知水處,復更疾走遠至餘處,見一大河名曰水生。爾時復有諸餘惡人,為捕此魚故,於上流懸險之處,決棄其水不令下過;然其決處懸險難補,計當修治經九十日,百千人功猶不能成,況我一身?

[0352c20] 「時長者子,速疾還反至大王所,頭面禮拜却住一面,合掌向王說其因緣,作如是言:『我為大王國土人民治種種病,漸漸遊行至彼空澤,見有一池其水枯涸,有十千魚為日所曝,今日困厄將死不久。惟願大王,借二十大象令得負水濟彼魚命,如我與諸病人壽命。』爾時大王即勅大臣,速疾供給。爾時大臣奉王告勅,語是長者:『善哉大士!汝今自可至象厩中隨意選取,利益眾生令得快樂。』

[0352c29] 「是時流水及其二子,將二十大象,從治城人借索皮囊,疾至彼河上流決處,盛水象負,馳疾奔還至空澤池,從象背上下其囊水寫置池中,水遂彌滿還復如本。時長者子,於池四邊彷徉而行,是魚爾時亦復隨逐循岸而行。時長者子,復作是念:『是魚何緣隨我而行?是魚必為飢火所惱,復欲從我求索飲食,我今當與。』

[0353a08] 「善女天!爾時流水長者子,告其子言:『汝取一象最大力者,速至家中啟父長者:「家中所有可食之物,乃至父母飲噉之分,及以妻子奴婢之分,一切聚集悉載象上急速來還。」』爾時二子如父教勅,乘最大象往至家中,白其祖父說如上事。

[0353a14] 「爾時二子,收取家中可食之物,載象背上疾還父所至空澤池。時長者子見其子還心生歡喜踊躍無量,從子邊取飲食之物散著池中,與魚食已即自思惟:『我今已能與此魚食令其飽滿,未來之世當施法食。』復更思惟:『曾聞過去空閑之處有一比丘,讀誦大乘方等經典,其經中說,若有眾生臨命終時,得聞寶勝如來名號即生天上,我今當為是十千魚解說甚深十二因緣,亦當稱說寶勝佛名。』

[0353a23] 「時閻浮提中有二種人:一者深信大乘方等,二者毀呰不生信樂。時長者子作是思惟:『我今當入池水之中,為是諸魚說深妙法。』思惟是已,即便入水作如是言:『南無過去寶勝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寶勝如來本往昔時,行菩薩道作是誓願:「若有眾生,於十方界臨命終時聞我名者,當令是輩即命終已,尋得上生三十三天。」』爾時流水復為是魚,解說如是甚深妙法——所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

[0353b07] 「善女天!爾時流水長者子及其二子,說是法已即共還家。是長者子復於後時,賓客聚會醉酒而臥。爾時其地卒大震動,時十千魚同日命終,既命終已生忉利天。既生天已作是思惟:『我等以何善業因緣,得生於此忉利天中?』復相謂言:『我等先於閻浮提內,墮畜生中受於魚身,流水長者子,與我等水及以飲食,復為我等解說甚深十二因緣,并稱寶勝如來名號,以是因緣令我等輩得生此天。是故我等今當往至長者子所報恩供養。』

[0353b17] 「爾時十千天子,從忉利天下閻浮提,至流水長者子大醫王家。時長者子在樓屋上露臥眠睡。是十千天子,以十千真珠天妙瓔珞置其頭邊,復以十千置其足邊,復以十千置右脇邊,復以十千置左脇邊;雨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積至于膝;作種種天樂出妙音聲。閻浮提中,有睡眠者皆悉覺寤,流水長者子亦從睡寤。是十千天子,於上空中飛騰遊行,於天自在光王國內,處處皆雨天妙蓮華,是諸天子復至本處空澤池所復雨天華,便從此沒還忉利宮,隨意自在受天五欲。

[0353b28] 「時閻浮提過是夜已,天自在光王,問諸大臣:『昨夜何緣,示現如是淨妙瑞相有大光明?』大臣答言:『大王當知,忉利諸天於流水長者子家,雨四十千真珠瓔珞及不可計曼陀羅華。』王即告臣:『卿可往至彼長者家,善言誘喻喚令使來。』大臣受勅即至其家,宣王教令喚是長者。

[0353c06] 「是時長者尋至王所。王問長者:『何緣示現如是瑞相?』長者子言:『我必定知是十千魚其命已終。』時大王言:『今可遣人審實是事。』

[0353c08] 「爾時流水,尋遣其子至彼池所,看是諸魚死活定實。爾時其子聞是語已,向於彼池既至池已,見其池中多有摩訶曼陀羅華,積聚成[卄/積],其中諸魚悉皆命終。見已即還白其父言:『彼諸魚等悉已命終。』爾時流水知是事已,復至王所作如是言:『是十千魚悉皆命終。』王聞是已心生歡喜。」

[0353c15] 爾時世尊,告道場菩提樹神:「善女天!欲知爾時流水長者子,今我身是;長子水空,今羅睺羅是;次子水藏,今阿難是;時十千魚者,今十千天子是。是故我今為其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爾時樹神現半身者,今汝身是。」

金光明經捨身品第十七

[0353c22] 爾時道場菩提樹神復白佛言:「世尊!我聞世尊過去修行菩薩道時,具受無量百千苦行,捐捨身命肉血骨髓,惟願世尊,少說往昔苦行因緣,為利眾生受諸快樂。」

[0353c25] 爾時世尊即現神足,神足力故令此大地六種震動,於大講堂眾會之中,有七寶塔從地涌出,眾寶羅網彌覆其上。爾時大眾見是事已生希有心。爾時世尊,即從座起禮拜是塔,恭敬圍繞還就本座。

[0354a01] 爾時道場菩提樹神白佛言:「世尊!如來世雄出現於世,常為一切之所恭敬,於諸眾生最勝最尊,何因緣故禮拜是塔?」佛言:「善女天!我本修行菩薩道時,我身舍利安止是塔,因由是身令我早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354a06] 爾時佛告尊者阿難:「汝可開塔取中舍利示此大眾,是舍利者,乃是無量六波羅蜜功德所熏。」

[0354a08] 爾時阿難,聞佛教勅即往塔所,禮拜供養開其塔戶,見其塔中有七寶函,以手開函,見其舍利色妙紅白,而白佛言:「世尊!是中舍利其色紅白。」

[0354a12] 佛告阿難:「汝可持來,此是大士真身舍利。」爾時阿難即舉寶函,還至佛所持以上佛。爾時佛告一切大眾:「汝等今可禮是舍利,此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難可得最上福田。」爾時大眾聞是語已,心懷歡喜即從座起,合掌敬禮大士舍利。

[0354a17] 爾時世尊,欲為大眾斷疑網故,說是舍利往昔因緣:「阿難!過去之世有王名曰摩訶羅陀,修行善法善治國土無有怨敵。時有三子端正微妙,形色殊特,威德第一:第一大子名曰摩訶波那羅,次子名曰摩訶提婆,小子名曰摩訶薩埵。是三王子,於諸園林遊戲觀看,次第漸到一大竹林憩駕止息。第一王子作如是言:『我於今日心甚怖懅,於是林中將無衰損?』第二王子復作是言:『我於今日不自惜身,但離所愛心憂愁耳。』第三王子復作是言:『我於今日獨無怖懅亦無愁惱,山中空寂神仙所讚,是處閑靜能令行人安隱受樂。』

[0354b01] 「時諸王子說是語已,轉復前行見有一虎,適產七日而有七子,圍繞周匝飢餓窮悴,身體羸瘦命將欲絕。第一王子見是虎已,作如是言:『怪哉!此虎產來七日,七子圍繞不得求食,若為飢逼必還噉子。』第三王子言:『此虎經常所食何物?』第一王子言:『此虎唯食新熱肉血。』第三王子言:『君等誰能與此虎食?』第二王子言:『此虎飢餓身體羸瘦,窮困頓乏餘命無幾,不容餘處為其求食,設餘求者命必不濟,誰能為此不惜身命?』第一王子言:『一切難捨不過己身。』第二王子言:『我等今者以貪惜故,於此身命不能放捨,智慧薄少故於是事而生驚怖。若諸大士欲利益他,生大悲心為眾生者,捨此身命不足為難。』時諸王子心大愁憂,久住視之目未曾捨,作是觀已尋便離去。

[0354b17] 「爾時第三王子,作是念言:『我今捨身時已到矣。何以故?我從昔來多棄是身都無所為,亦常愛護處之屋宅,又復供給衣服飲食臥具醫藥、象馬車乘,隨時將養令無所乏,而不知恩反生怨害,然復不免無常敗壞。復次是身不堅無所利益,可惡如賊猶若行廁。我於今日,當使此身作無上業,於生死海中作大橋梁。復次若捨此身,即捨無量癰疽瘭疾百千怖畏。是身唯有大小便利;是身不堅如水上沫;是身不淨多諸蟲戶;是身可惡荕纏血塗,皮骨髓腦共相連持;如是觀察甚可患厭,是故我今應當捨離,以求寂滅無上涅槃,永離憂患無常變異,生死休息無諸塵累,無量禪定智慧功德,具足成就微妙法身,百福莊嚴諸佛所讚,證成如是無上法身,與諸眾生無量法樂。』

[0354c04] 「是時王子勇猛堪任,作是大願,以上大悲熏修其心,慮其二兄心懷怖懅,或恐固遮為作留難,即便語言:『兄等今者可與眷屬還其所止。』爾時王子摩訶薩埵,還至虎所脫身衣裳置竹枝上,作是誓言:『我今為利諸眾生故,證於最勝無上道故,大悲不動捨難捨故,為求菩提智所讚故,欲度三有諸眾生故,欲滅生死怖畏熱惱故。』是時王子作是誓已,即自放身臥餓虎前;是時王子以大悲力故,虎無能為。王子復作如是念言:『虎今羸瘦身無勢力,不能得我身血肉食。』即起求刁,周遍求之了不能得,即以乾竹刺頸出血,於高山上投身虎前。

[0354c17] 「是時大地六種震動,日無精光,如羅睺羅阿修羅王捉持障蔽,又雨雜華種種妙香。時虛空中有諸餘天,見是事已心生歡喜歎未曾有,讚言:『善哉,善哉!大士!汝今真是行大悲者,為眾生故能捨難捨,於諸學人第一勇健,汝已為得諸佛所讚,常樂住處,不久當證無惱無熱清涼涅槃。』

[0354c24] 「是虎爾時見血流出污王子身,即便舐血噉食其肉唯留餘骨。爾時第一王子見地大動,為第二王子而說偈言:

「『震動大地,  及以大海,  日無精光,
  如有覆蔽;  於上虛空,  雨諸華香,
  必是我弟,  捨所愛身。』

[0355a01] 「第二王子復說偈言:

「『彼虎產來,  已經七日,  七子圍繞,
  窮無飲食,  氣力羸損,  命不云遠。
  小弟大悲,  知其窮悴,  懼不堪忍,
  還食其子,  恐定捨身,  以救彼命。』

[0355a06] 「時二王子心大愁怖,涕泣悲歎容貌憔悴,復共相將還至虎所,見弟所著帔服衣裳,皆悉在一竹枝之上,骸骨髮爪布散狼藉,流血處處遍污其地;見已悶絕不自勝持,投身骨上良久乃蘇,即起舉首號天而哭:『我弟幼稚才能過人,特為父母之所愛念,奄忽捨身以飼餓虎。我今還宮,父母說問當云何答?我寧在此併命一處,不忍見是骸骨髮爪,何心捨離還見父母妻子眷屬朋友知識?』時二王子悲號懊惱漸捨而去。

[0355a15] 「時小王子所將侍從,各散諸方互相謂言:『今者我天為何所在?』爾時王妃於睡眠中,夢乳被割牙齒墮落,得三鴿雛一為鷹食。爾時王妃,大地動時即便驚寤,心生愁怖而說偈言:

「『今日何故,  大地大水,  一切皆動;
  物不安所,  日無精光,  如有覆蔽?
  我心憂苦,  目睫瞤動,  如我今者,
  所見瑞相,  必有災異,  不祥苦惱。』

[0355a25] 「於是王妃說是偈已,時有青衣在外已聞王子消息,心驚惶怖尋即入內,啟白王妃作如是言:『向者在外聞諸侍從推覓王子不知所在。』王妃聞已生大憂惱,涕泣滿目至大王所:『我於向者傳聞外人,失我最小所愛之子。』大王聞已而復悶絕,悲哽苦惱抆淚而言:『如何今日失我心中所愛重者?』」

[0355b02] 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於往昔,  無量劫中,  捨所重身,
 以求菩提。  若為國王,  及作王子,
 常捨難捨,  以求菩提。  我念宿命,
 有大國王,  其王名曰,  摩訶羅陀;
 是王有子,  能大布施,  其子名曰,
 摩訶薩埵;  復有二兄,  長者名曰,
 大波那羅,  次名大天。  三人同遊,
 至一空山,  見新產虎,  飢窮無食。
 時勝大士,  生大悲心:  『我今當捨,
 所重之身,  此虎或為,  飢餓所逼,
 儻能還食,  自所生子。』  即上高山,
 自投虎前,  為令虎子,  得全性命。
 是時大地,  及諸大山,  皆悉震動;
 驚諸蟲獸、  虎狼師子,  四散馳走;
 世間皆闇,  無有光明。  是時二兄,
 故在竹林,  心懷憂惱,  愁苦涕泣,
 漸漸推求,  遂至虎所。  見虎虎子,
 血污其口,  又見骸骨,  髮毛爪齒,
 處處迸血,  狼藉在地。  時二王子,
 見是事已,  心更悶絕,  自躄於地,
 以灰塵土,  自塗坌身,  忘失正念,
 生狂癡心。  所將侍從,  覩見是事,
 亦生悲慟,  失聲號哭,  互以冷水,
 共相噴灑,  然後蘇息,  而復得起。
 是時王子,  當捨身時,  正值後宮,
 妃后婇女,  眷屬五百,  共相娛樂。
 王妃是時,  兩乳汁出,  一切肢節,
 痛如針刺,  心生愁惱,  似喪愛子。
 於是王妃,  疾至王所,  其聲微細,
 悲泣而言:  『大王今當,  諦聽諦聽,
 憂愁盛火,  今來燒我;  我今二乳,
 俱時汁出,  身體苦切,  如被針刺。
 我見如是,  不祥瑞相,  恐更不復,
 見所愛子;  今以身命,  奉上大王,
 願速遣人,  求覓我子。  夢三鴿雛,
 在我懷抱,  其最小者,  可適我心;
 有鷹飛來,  奪我而去;  夢是事已,
 即生憂惱。  我今愁怖,  恐命不濟,
 願速遣人,  推求我子。』  是時王妃,
 說是語已,  即時悶絕,  而復躄地。
 王聞是語,  復生憂惱,  以不得見,
 所愛子故;  其王大臣,  及諸眷屬,
 悉皆聚集,  在王左右,  哀哭悲號,
 聲動天地。  爾時城內,  所有人民,
 聞是聲已,  驚愕而出,  各相謂言:
『今是王子,  為活來耶?  為已死亡?
 如是大士,  常出軟語,  為眾所愛,
 今難可見。』  已有諸人,  入林推求,
 不久自當,  得定消息。  諸人爾時,
 慞惶如是,  而復悲號,  哀動神祇。
 爾時大王,  即從座起,  以水灑妃,
 良久乃蘇。  還得正念,  微聲問王:
『我子今者,  為死活耶?』  爾時王妃,
 念其子故,  倍復懊惱,  心無暫捨:
『可惜我子,  形色端正,  如何一旦,
 捨我終亡?  云何我身,  不先薨沒,
 而見如是,  諸苦事?  善子妙色,
 猶淨蓮華,  誰壞汝身,  使令分離?
 將非是我,  昔日怨讐,  挾本業緣,
 而殺汝耶?  我子面目,  淨如滿月,
 不圖一旦,  遇斯禍對,  寧使我身,
 破碎如塵,  不令我子,  喪失身命。
 我所見夢,  已為得報,  直我無情,
 能堪是苦?  如我所夢,  牙齒墮落,
 二乳一時,  汁自流出,  必定是我,
 失所愛子;  夢三鴿雛,  鷹奪一去,
 三子之中,  必定失一。』  爾時大王,
 即告其妃:  『我今當遣,  大臣使者,
 周遍東西,  推求覓子,  汝今且可,
 莫大憂愁。』  大王如是,  慰喻妃已,
 即便嚴駕,  出其宮殿。  心生愁惱,
 憂苦所切,  雖在大眾,  顏貌憔悴,
 即出其城,  覓所愛子  爾時亦有。
 無量諸人,  哀號動地,  尋從王後。
 是時大王,  既出城已,  四向顧望,
 求覓其子,  煩惋心亂,  靡知所在;
 最後遙見,  有一信來,  頭蒙塵土,
 血污其衣,  灰糞塗身,  悲號而至。
 爾時大王,  摩訶羅陀,  見是使已,
 倍生懊惱,  舉首號叫,  仰天而哭。
 先所遣臣,  尋復來至,  既至王所,
 作如是言:  『願王莫愁,  諸子猶在,
 不久當至,  令王得見。』  須臾之頃,
 復有臣來,  見王愁苦,  顏貌憔悴,
 身所著衣,  垢膩塵污:  『大王當知,
 一子已終;  二子雖存,  哀悴無賴。
 第三王子,  見虎新產,  飢窮七日,
 恐還食子;  見是虎已,  深生悲心,
 發大誓願:  「當度眾生,  於未來世,
 證成菩提。」  即上高處,  投身虎前。
 虎飢所逼,  便起噉食,  一切血肉,
 已為都盡,  唯有骸骨,  狼藉在地。』
 是時大王,  聞臣語已,  轉復悶絕,
 失念躄地,  憂愁盛火,  熾然其身;
 諸臣眷屬,  亦復如是,  以水灑王,
 良久乃蘇,  復起舉首,  號天而哭。
 復有臣來,  而白王言:  『向於林中,
 見二王子,  愁憂苦毒,  悲號涕泣,
 迷悶失志,  自投於地;  臣即求水,
 灑其身上,  良久之頃,  還蘇息。
 望見四方,  大火熾然,  扶持暫起,
 尋復躄地,  舉首悲哀,  號天而哭,
 乍復讚歎,  其弟功德。』  是時大王,
 以離愛子,  其心迷悶,  氣力惙然,
 憂惱涕泣,  並復思惟:  『是最小者,
 我所愛重;  無常大鬼,  奄便吞食;
 其餘二子,  今雖存在,  而為憂火,
 之所焚燒,  或能為是,  喪失命根。
 我宜速往,  至彼林中,  迎載諸子,
 急還宮殿;  其母在後,  憂苦逼切,
 心肝分裂,  或能失命,  若見二子,
 慰喻其心,  可使終保,  餘年壽命。』
 爾時大王,  駕乘名象,  與諸侍從,
 欲至彼林,  即於中路,  見其二子,
 號天扣地,  稱弟名字。  時王即前,
 抱持二子,  悲號涕泣,  隨路還宮,
 速令二子,  覲見其母。」  佛告樹神:
「汝今當知,  爾時王子,  摩訶薩埵,
 捨身飼虎,  今我身是;  爾時大王,
 摩訶羅陀,  於今父王,  輸頭檀是;
 爾時王妃,  今摩耶是;  第一王子,
 今彌勒是;  第二王子,  今調達是;
 爾時虎者,  今瞿夷是;  時虎七子,
 今五比丘,  及舍利弗,  目犍連是。
 爾時大王,  摩訶羅陀,  及其妃后,
 悲號涕泣,  悉皆脫身,  御服瓔珞,
 與諸大眾,  往竹林中,  收其舍利,
 即於此處,  起七寶塔。  是時王子,
 摩訶薩埵,  臨捨命時,  作是誓願:
『願我舍利,  於未來世,  過算數劫,
 常為眾生,  而作佛事。』」

[0356c19] 說是經時,無量阿僧祇諸天及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樹神!是名禮塔往昔因緣。」爾時佛神力故,是七寶塔即沒不現。

金光明經讚佛品第十八

[0356c23] 爾時無量百千萬億諸菩薩眾,從此世界至金寶蓋山王如來國土,到彼土已五體投地,為佛作禮却住一面,合掌向佛異口同音,而讚歎曰:

「如來之身,  金色微妙,  其明照耀,
 如金山王;  身淨柔軟,  如金蓮華;
 無量妙相,  以自莊嚴;  隨形之好,
 光飾其體;  淨絜無比,  如紫金山;
 圓足無垢,  如淨滿月;  其音清徹,
 妙如梵聲——  師子吼聲、  大雷震聲,
 六種清淨,  微妙音聲;  迦陵頻伽,
 孔雀之聲,  清淨無垢,  威德具足;
 百福相好,  莊嚴其身,  光明遠照,
 無有齊限,  智慧寂滅,  無諸愛習。
 世尊成就,  無量功德,  譬如大海,
 須彌寶山,  為諸眾生,  生憐愍心,
 於未來世,  能與快樂。  如來所說,
 第一深義,  能令眾生,  寂滅安隱;
 能與眾生,  無量快樂;  能演無上,
 甘露妙法;  能開無上,  甘露法門;
 能入一切,  無患窟宅;  能令眾生,
 悉得解脫,  度於三有,  無量苦海,
 安住正道,  無諸憂苦。  如來世尊,
 功德智慧,  大慈悲力,  精進方便,
 如是無量,  不可稱計。  我等今者,
 不能說有,  諸天世人,  於無量劫,
 盡思度量,  不能得知,  如來所有,
 功德智慧,  無量大海,  一滴少分。
 我今略讚,  如來功德,  百千億分,
 不能宣一;  若我功德,  得聚集者,
 迴與眾生,  證無上道。」

[0357a25] 爾時信相菩薩,即於此會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說讚言:

「世尊百福,  相好微妙,  功德千數,
 莊嚴其身,  色淨遠照,  視之無厭;
 如日千光,  彌滿虛空,  光明熾盛,
 無量無邊;  猶如無數,  珍寶大聚,
 其明五色,  青紅赤白,  琉璃頗梨,
 如融真金,  光明赫奕,  通徹諸山,
 悉能遠照,  無量佛土;  能滅眾生,
 無量苦惱,  又與眾生,  上妙快樂。
 諸根清淨,  微妙第一,  眾生見者,
 無有厭足。  髮紺柔軟,  猶孔雀項,
 如諸蜂王,  集在蓮華;  清淨大悲,
 功德莊嚴,  無量三昧,  及以大慈,
 如是功德,  悉以聚集;  相好妙色,
 嚴飾其身,  種種功德,  助成菩提。
 如來悉能,  調伏眾生,  令心柔軟,
 受諸快樂;  種種深妙,  功德莊嚴;
 亦為十方,  諸佛所讚,  其光遠照,
 遍於諸方,  猶如日月,  充滿虛空;
 功德成就,  如須彌山,  在在示現,
 於諸世界。  齒白齊密,  猶如珂雪;
 其德如日,  處空明顯;  眉間毫相,
 右旋宛轉,  光明流出,  如琉璃珠,
 其色微妙,  如日處空。」

[0357b21] 爾時道場菩提樹神,復說讚曰:

「南無清淨,  無上正覺,  甚深妙法,
 隨順覺了,  遠離一切,  非法非道,
 獨拔而出,  成佛正覺。  知有非有,
 本性清淨,  希有希有,  如來功德;
 希有希有,  如來大海;  希有希有,
 如須彌山;  希有希有,  佛無邊行;
 希有希有,  佛出於世,  如優曇華,
 時一現耳;  希有如來,  無量大悲。
 釋迦牟尼,  為人中日,  為欲利益,
 諸眾生故,  宣說如是,  妙寶經典。
 善哉如來,  諸根寂滅,  而復遊入,
 善寂大城;  無垢清淨,  甚深三昧,
 入於諸佛,  所行之處;  一切聲聞,
 身皆空寂,  兩足世尊,  行處亦空。
 如是一切,  無量諸法,  推本性相,
 亦皆空寂;  一切眾生,  性相亦空,
 狂愚心故,  不能覺知。  我常念佛,
 樂見世尊,  常作誓願,  不離佛日。
 我常於地,  長跪合掌,  其心戀慕,
 欲見於佛;  我常修行,  最上大悲,
 哀泣雨淚,  欲見於佛;  我常渴仰,
 欲見於佛,  為是事故,  憂火熾然;
 惟願世尊,  賜我慈悲,  清冷法水,
 以滅是火。  世尊慈愍,  悲心無量,
 願賜我身,  常得見佛。  世尊常護,
 一切人天,  是故我今,  渴仰欲見。
 聲聞之身,  猶如虛空,  焰幻響化,
 如水中月;  眾生之性,  如夢所見。
 如來行處,  淨如琉璃,  入於無上,
 甘露法處,  能與眾生,  無量快樂。
 如來行處,  微妙甚深,  一切眾生,
 無能知者;  五通神仙,  及諸聲聞,
 一切緣覺,  亦不能知。  我今不疑,
 佛所行處,  惟願慈悲,  為我現身。」
 爾時世尊,  從三昧起,  以微妙音,
 而讚歎言:  「善哉善哉!  樹神善女,
 汝於今日,  快說是言,  一切眾生,
 若聞此法,  皆入甘露,  無生法門。」

金光明經囑累品第十九

[0358a03] 爾時釋迦牟尼佛,從三昧起現大神力,以右手摩諸菩薩摩訶薩頂,與諸天王及諸龍王、二十八部散脂鬼神大將軍等,而作是言:「我於無量百千萬億恒河沙劫,修習是金光明微妙經典,汝等當受持讀誦廣宣此法,復於閻浮提內無令斷絕。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於未來世中有受持讀誦此經典者,汝等諸天常當擁護,當知是人於未來世無量百千人天之中常受快樂,於未來世值遇諸佛,疾得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358a13] 爾時諸大菩薩,及天龍王二十八部散脂大將等,即從座起到於佛前,五體投地俱發聲言:「如世尊勅,當具奉行。」如是三白:「如世尊勅,當具奉行。」於是散脂大將等,而白佛言:「如世尊勅,若未來世中有受持是經,若自書若使人書,我與此二十八部諸鬼神等,常當隨侍擁護隱蔽其身,是說法者皆悉消滅諸惡令得安隱,願不有慮。」

[0358a20] 爾時釋迦牟尼佛,現大神力,十方無量世界悉皆六種震動,是時諸佛皆大歡喜;囑累是經故,讚美持法者,現無量神力。於是無量無邊阿僧祇菩薩摩訶薩大眾及信相菩薩,金光、金藏、常悲、法上等,及四天大王、十千天子,與道場菩提樹神、堅牢地神及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等,聞佛所說,皆發無上菩提之道,踊躍歡喜作禮而去。

金光明經卷第四

金光明經懺悔滅罪傳

[0358b02] 昔溫州治中張居道,滄州景城縣人。未莅職日,因適女事屠宰諸命,牛羊猪雞鵝鴨之類。未踰一旬,卒得重病絕音不語,因爾便死,唯心尚暖家人不即葬之。經三夜便活,起坐索食。諸親非親隣里遠近聞之,大小奔起,居道即說由緣:

[0358b07] 初見四人來,一人杷棒、一人杷索、一人杷袋、一人著青,騎馬戴帽至門下馬,喚居道著前,懷中枚一張文書以示居道看,乃是猪羊等同詞共訟居道,其詞曰:「猪等雖前身積罪,合受畜生之身,配在世間,自有年限,年滿罪畢自合成人。然猪等自計受畜生身化時未到,遂被居道枉相屠害,時限缺少更歸畜生,一箇罪身再遭刀机,在於幽法理不可當,請裁。」後有判,差司命追過。使人見居道看遍,即唱三人近前,一人以索繫居道咽,一人以袋收居道氣,一人以棒朾居道頭及縛兩手,將去直行,一道向北。

[0358b19] 行至路半,使人即語居道:「吾被差來時,檢爾算壽元不合死,但坐爾殺爾許眾生被怨家逮訟。」居道即報云:「俗世肉眼但造罪不識善惡,但見人俗殺生無數,不見此驗交報,而居道當其凶首緘口受死,當何方便而求活路?自咎往悞悔難可及。」使人曰:「怨家詞主三十餘頭,專在閻羅王門底懸精待至,我輩入道當由其側,非但王法嚴峻,但見怨家,何由免其躓頓之苦?」

[0358b28] 居道聞之彌增驚怕,步步倒地,前人掣繩挽之,後人以棒打之。居道曰:「自計所犯誠難免脫,若為乞示餘一計校,且得免逢怨家之面,閻王峻法當如之何?」使人語居道云:「汝但能為所殺眾生發心,願造《金光明經》四卷當得免脫。」居道承教連聲再唱:「願造《金光明經》四卷盡身供養,願怨家解釋。」

[0358c06] 少時望見城門,使人引東向入曲向北,見閻王廳前無億數人問辨答欵,著枷被鎖連杻履械鞭撻狼藉,哀聲痛響不可聽聞。使人即過狀,閻王唱名出見。王曰:「此人極大罪過,何為捉來遲脫,令此猪等再訴?」急喚訴者將來。使人走出諸處叫喚,求覓所訴命者不得,走來報王:「諸處追覓猪等不見。」王即更散遣人分頭求覓巡問曹府,咸悉稱無。王即怗五道大神檢化形案。少時有一主者杷狀走來,其狀云:「依檢其日得司善報世人,張居道為殺生故,願造《金光明經》四卷依料其所遭殺並合乘此功德隨業化形。牒至准法處分者,其張居道怨家訴者,以其日准司善牒並判化從人道生於世界訖。」

[0358c20] 王既見狀極懷歡喜曰:「居道雖殺眾生,能設方便,為其發願倏造功德,令此債主便生人路,既無執對偏詞不可懸信,判放居道再歸生路,當宜善念,多造功德,斷味止殺,勿復慳貪惜財,不作橋梁、專為惡業。」於是出城如從夢歸。

[0358c26] 居道當說此由緣,發心造經一百餘,人斷肉止殺不可計數。

[0358c27] 此經天下少本,詢訪不獲,聘歷諸方,遂於衛州禪寂寺檢得,抄寫隨身供養。後居道及至當官之日,合家大小悉斷肉味。

[0359a01] 其溫州安固縣丞妻病,一年絕音不食,獨自狂語,口中唱痛,叩頭死罪,狀有所訴。居道聞之,為其夫說:「如此之狀,多是怨家債命文案未定,故命不絕,自當思忖省悟以來由緣所問殺害身命,急為造《金光明經》分明懺唱。」此經側近無本,唯居道家有此經。縣丞依遵其教,請本雇人,抄寫未畢,妻便醒悟說云:「狀如夢惽惽,常有猪雞鵝鴨,一日三過,競來咬嚙,痛不可當,從來應其到時遂乃至不見,唯有惑猪惑羊或雞之類,皆是人身,來與我別云:『雖是怨家遭儞屠害,以為我敬造功德,所以令我得化形成人,今與怨家散,不相逮債。』語訖即去。」因爾不復如此,病即輕差平復如本。

[0359a15] 當此之時溫州一郡所養雞猪鵝鴨肉用之徒咸悉放生,家家斷肉人人善念不立屠行。爰及比州隣縣,聞此並起淨行,不止一家。當今所殺無所徵効者,斯是眾生業滿合死故,故無報應。只是盡其人身,還作畜生,被他屠殺。若眾生日限未足,遭人殺者,立被訟訴世人卒死,及羸病連年累月,眠中唱痛狂言或語,並是眾生執注,文案一定方始命斷。一切眾罪懺悔皆滅,唯有殺生懺悔不除,為有怨家專心訟對,自非為其倏造經像,或被人所遣或事計難禁殺事不已者,當生慚愧為其傷歎。將刀所殺如割巴肉,或衒賣與人,取其財價為以豐足,皆須一本一造,分明懺唱,令此功德資及怨家早生人道。考訟自休,不復報逮。善男女等,明當誡之。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16 冊 No. 0663 金光明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定廣法師輸入,北美某大德提供,Melon 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