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4n0198_002 佛說義足經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 冊 » No.0198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說義足經卷下

猛觀梵志經第十一

[0181c29] 聞如是:

[0181c29] 佛在釋國迦維羅衛樹下,從五百比丘,悉應真,所作已具,已下重擔,聞義已度,所之生胎滅盡。

[0182a02] 是時,十方天下地神妙天來佛所,欲見尊德及比丘僧。是時,梵四天王相謂言:「諸學人寧知,佛在釋國迦維羅衛樹下,從五百真人。復十方天地諸神妙天,悉來禮佛,欲見尊威神及諸比丘。我今何不往見其威神?」四天王即從第七天飛下,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來到佛邊,去尊不遠,便俱往禮佛及比丘僧,各就座。

[0182a09] 一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今大會於樹間,  來見尊皆神天。
 今我來欲聽法,  願復見無極眾。」

[0182a13] 二梵天適就座便說偈言:

「在是學當制意,  直學行知身正,
 如御者善兩轡,  護眼根行覺意。」

[0182a16] 三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力斷七伏邪連,  意著止如鐵根,
 捨世觀淨無垢,  慧眼明意而攝。」

[0182a19] 四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有以身歸明尊,  終不生到邪冥,
 捨人形後轉生,  受天身稍離患。」

[0182a22] 是時,坐中有梵志,名為猛觀,亦在大眾中,意生疑信因緣。佛知猛觀梵志所生疑,是時便作一佛,端正形類無比,見者悉喜,有三十二大人相,金色復有光,衣法大衣,亦如上說。便向佛叉手,以偈歎言:

「人各念彼亦知,  各欲勝慧可說,
 有能知盡是法,  遍行求莫隅解。
 取如是便生變,  癡計彼我善慧,
 至誠言云為等,  一切是善言說。
 不知彼有法無,  冥無慧隨彼
 冥一切痛遠,  所念行悉彼有。
 先計念却行說,  慧已淨意善念,
 是悉不望減,  悉所念著意止。
 我不据是悉上,  愚可行轉相牽。
 自見謹謂可諦,  自己癡復受彼,
 自說法度無及,  以自空貪來盜。
 已八冥轉相冥,  學何故一不道?
 一諦盡二有無,  知是諦不顛倒,
 謂不盡諦隨意,  以故學一不說。
 何諦是餘不說?  當信誰盡餘說?
 饒餘諦當何從?  從何有生意識?
 識無餘何說餘?  從異想分別擇,
 眼所見為著可,  識若欺盡二法,
 聞見戒在意行,  著欲變訟見。
 止校計觀何羞?  是以癡復授彼。
 癡何從授與彼?  彼綺可善我。
 便自署善說已,  有訟彼便生怨,
 堅邪見望師事,  邪酷滿綺具。
 常自恐語不到,  我常戒見是辟,
 見彼諦邪慚藏,  本自有慚藏
 以悉知黠分別,  癡悉無合行,
 是為諦住乃說,  悉可淨自所法。
 如是取便亂變,  自因緣痛著污,
 從異行得解淨,  彼雖淨不至盡。
 是異學聞坐安,  自貪俱我堅盛,
 自己盛堅防貪,  有何癡為彼說?
 雖教彼法未淨,  生計度自高妙。
 諦住釋自在作,  雖上世亦有亂,
 棄一切所作念,  妙不作有所作。」

[0182c03]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法觀梵志經第十二

[0182c05] 聞如是:

[0182c05] 佛在釋國迦維羅衛樹下,與五百比丘俱,皆應真,所作已具,已下重擔,以義自證,會胎生盡。

[0182c07] 爾時,十方天地神妙天亦來禮佛,欲見尊德及比丘僧。是時,第七天四天王相謂言:「諸學人寧知,佛在釋國迦維羅衛樹下,從五百真人。復十方天地神妙天悉往禮,欲見尊威神及比丘。我曹今何不往見其威神?」四天王即從第七天飛下,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來到佛邊,去尊不遠,便俱往禮佛及比丘僧,各就座。

[0182c14] 一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今大會於樹間,  來見尊皆神天。
 今我來亦聽法,  願復見無勝眾。」

[0182c18] 二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在是學當制意,  直覺行知身正,
 如馭者善持轡,  護眼根行覺意。」

[0182c21] 三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力斷七拔邪連,  意著止如鐵根,
 捨世觀淨無垢,  根明意服軟。」

[0182c24] 四梵天就座便說偈言:

「有是身歸明尊,  終不生到邪冥,
 捨人形轉後尊,  受天身稍離患。」

[0182c27] 是時,座中有梵志,名法觀,亦在大眾中。因緣所計,見於泥洹脫者有支體,以故生意疑信因緣。

[0182c29] 佛知法觀梵志所生疑,是時便作一佛,端正形類無比,見者悉喜,有三十二大人相,金色復有光,衣法大衣,亦如上說。便向佛叉手,以偈歎言:

「如因緣見有言,  如已取悉說善,
 一切彼我亦輕,  亦或致在善緣。
 少自知有慚羞,  諍變本說兩果,
 見如是捨變本,  願觀安無變處。
 一切平亦如地,  是未嘗當見等,
 本不等從何同?  見聞說莫作變。
 猗著是眾可惡,  可見聞亦所念,
 雨出淨誰為明?  愛未除身復身。
 以戒攝所犯淨,  行諦祥已具住,
 於是寧經至淨,  可恐世在善說。
 已離諦更求行,  悉從罪因緣受,
 亦如說力求淨,  自義失生死苦,
 行力求亦不說,  眼如行亦思惟,
 死生無盡從是,  如是慧亦如說。
 戒彼行一切捨,  罪亦福捨遠去,
 淨亦垢不念覺,  無沾污淨哀受。
 修是法度彼一,  說無行為遠欺,
 受如是便增變,  各因諦世邪利。
 自所法便稱具,  見彼法詰為漏,
 無等行轉相怨,  自見行不隨污。
 凡所說黠代恐,  無於法有所益,
 無慧眾異說淨,  所繫著住各堅。
 各尊法如聞止,  演如解自師說,
 無法行但有言,  彼所淨因一心。
 言如是彼亦說,  一所見從淨墮,
 便自見怨所作,  坐勝慧自大說。
 所攝著求便脫,  念所信無所住,
 本所因在好說,  淨行在彼未除。
 觀世人見名色,  以其智如受知,
 欲見多少我有,  不從是善淨有。
 有慧行累無有,  知亦見正以取,
 見無過是法行,  度是亂不更受。
 慧意到無所至,  不見堅識所覺,
 如關閉制所著,  但行觀無取異。
 尊斷世所受取,  取與生不應堅,
 靜亦亂在觀捨,  在是惡哀凡人。
 棄故成新不造,  無所欲何所著?
 脫邪信勇猛度,  悉已脫世非世。
 一切法無所疑,  悉見聞亦何念,
 捨重擔尊正脫,  不願過常來見。」

[0183b15]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兜勒梵志經第十三

[0183b17] 聞如是:

[0183b17] 佛在王舍國於梨山中。爾時,七頭鬼將軍與鵙摩越鬼將軍共約言:「其有所治處生珍寶,當相告語。」爾時,鵙摩越鬼將軍所治處池中,生一蓮花千葉,其莖大如車輪,皆黃金色。鵙摩越鬼將軍便將五百鬼來到七頭鬼將軍所,便謂七頭言:「賢者!寧知我所治池中生千葉蓮花,但莖大如車輪,皆黃金色。」七頭鬼將軍即報言:「然賢者寧知我所治處,亦生神珍寶。如來正覺行度三活,所說悉使世人民得安雄,生無上法樂,堅無比。已生寶何如賢者寶?」

[0183b27] 復以月十五日,說戒解罪。鵙摩越鬼將軍報七頭言:

「今十五大淨,  夜明如日光。
 求尊作何方?  不著在何處?
 尊今在王舍,  教授摩竭人,
 一切見斷苦,  洞視是現法。
 從苦復苦生,  斷苦不復生,
 徑聞八通道,  無怨甘露欲。
 今往具禮敬,  即是我所尊,
 行意學以作,  一切有無止。
 寧有憎愛不?  所念意乃隨。
 意堅於行住,  已止無所有,
 憎愛無所在,  念空無所隨。
 寧貪不與取、  寧依無惱害、
 寧捨有真行、  寧慧無所著。
 捨貪不與取,  愍哀及蠕動,
 斷念不邪著,  覺痛當何親?
 寧守口不欺,  斷嫉無麤聲。
 守正不讒人,  無念鬪亂彼,
 守口心不欺,  不嫉麤聲斷。
 守行何讒人?  悉空彼何亂?
 寧不染愛欲,  意寧淨無穢,
 所著寧悉盡,  在法寧慧計。
 寧度至三活,  所行悉已淨,
 一切斷不著,  寧至無胎世。
 三活諦已見,  所行淨無垢,
 行法悉成就,  從法自在止。
 尊德住悉善,  身口悉已止,
 尊行定樹間,  俱往觀瞿曇。
 真人鹿[蹲-酋+(十/田/ㄙ)]腸,  少食滅邪貪,
 疾行問度法,  斷痛從何脫?
 觀瞻如師子,  恐怖悉無有,
 佛所頭面禮。」

[0184a02] 七頭鬼將軍及鵙摩越等,各從五百鬼,合為千眾,俱到佛所,皆頭面禮佛,住一面。

[0184a04] 鵙摩越鬼將軍便白佛言:

「真人鹿[蹲-酋+(十/田/ㄙ)]腸,  少食行等心。
 尊行定樹間,  吾人問瞿曇:
『是痛從何滅?  從何行脫痛?
 斷疑問現義,  云何脫無苦?』
『斷苦痛使滅,  行是痛苦盡,
 捨疑妙說持,  如義無有苦。』
『誰造作是世?  誰造作可著?
 誰造世所有?  誰造為世苦?』
『六造作是世,  六造作可著,
 六造世所有,  六造為世苦。』
『誰得度是世?  晝夜流不止,
 不著亦不懸,  深淵誰不沒?』
『一切從持具,  從慧思想行,
 內念著意識,  是德無極度。
 已離欲世想,  色會亦不往,
 不著亦不懸,  是乃無沒淵。』
『從何還六向?  何可無有可?
 誰痛亦想樂?  無餘滅盡去。』
『是六還六向,  是生不復生,
 名滅已無色,  已盡有何餘?
 大喜步往道。』

「大將軍七頭,  會當報重恩。
 開道現大尊,  法施無有上。
 今鬼合千眾,  悉能叉手住,
 一切身自歸,  為世尊大師。
 今已辭求過,  各還國政治。
 今悉禮正覺,  念法歸尊法。」

[0184b03] 爾時,座中有梵志,名兜勒,亦在眾中,便生意於泥洹脫者支體因緣,因是便意生疑。

[0184b05] 佛即知兜勒意生所疑,便化作一佛,端正形好無比,見莫不喜者,形類過天,身有三十二大人相,紫磨金色,衣大法衣。弟子亦作化人,化人適言,弟子亦言;弟子適言,化人亦言。佛所作化人,化人言,佛默然;佛言,化人默然。何故?一切制念度故。

[0184b10] 化佛便叉手偏袒,以偈歎言:

「願問賢神俞曰,  遠可靖大喜足。
 從何見學得滅,  悉不受世所有?
 本是欲多現我,  從一綺便悉亂,
 所可有內愛欲,  從化壞常覺識。
 莫用是便自見,  不及減若與等,
 雖見譽眾所稱,  莫貢高蹶彼住。
 如所法為已知,  若在內若在外,
 強力進所在作,  無所得取無有。
 且自守行求滅,  學莫從彼求滅,
 以內行意著滅,  亦不入從何有?
 在處如海中央,  無潮波安平正,
 一切止住亦爾,  覺莫增識與意。
 願作大慧眼視,  已證法復現彼;
 願作光仁善恕,  諸撿式從致定。
 且攝眼左右著,  不受言關閉聽,
 戒所味莫貪著,  我無所世所有。
 身所有若麤細,  莫還念作悲思,
 所可念便生願,  有來恐慧莫畏。
 所得糧及飲漿,  所當用若衣被,
 取足止莫慮後,  從是止餘莫貪。
 常行定樂樹間,  捨是理無戲犯,
 若在坐若在臥,  閑靜處學力行。
 莫自怨捐睡臥,  在學行常嚴事,
 棄晻忽及戲,  欲世好悉遠離。
 捨兵鑿曉解夢,  莫觀宿善惡現、
 莫現慧於胞胎、  悉莫鑿可天親、
 莫造作於賣買、  莫於彼行欺利、
 莫作貪止縣國、  莫從彼求欲利、
 莫樂行不誠說、  悉莫行兩面辭。
 盡壽求慧所行,  具持戒莫輕漏,
 橫來詰莫起恐,  見尊敬莫大語。
 所貪棄不可嫉,  捨兩舌恚悲法,
 所欲言學貪著,  莫出聲麤邪漏,
 無羞慚莫從學,  所施行莫取怨,
 聞麤惡不善聲,  從同學若凡人。
 善關閉莫與同,  慧反應不過身。
 知如來諦已正,  不戲作著意作;
 從宴淨見已滅,  不戲疑瞿曇教。
 自致慧不忘法,  證法無數已見,
 常從慧如來學,  好不著從是慧。」

[0184c23]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蓮花色比丘尼經第十四

[0184c25] 聞如是:

[0184c25] 佛在忉利天上,當竟夏月,波利質多樹花適好盛,坐濡軟石上,欲為母說經,及忉利天上諸天。爾時,天王釋到佛所,為佛作禮,便白佛言:「今當用何時待遇尊?」佛告天王:「用閻浮利時待我。」天王得教,即禮佛,歡喜而去。

[0185a01] 爾時,賢者摩訶目犍連,亦在舍衛,亦竟夏月,於祇樹給孤獨園中。爾時,四輩悉到目犍連所——比丘輩、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四輩悉禮目犍連,各一面住,便共問目犍連:「今世正眼為在何所竟是夏三月?」目犍連便告四輩:「今佛在忉利天上,當竟夏三月。念母懷妊勤苦,故留說經,及忉利諸天。在波利質花樹下,濡軟石上。樹高四千里、布枝二千里、樹根下入二百八十里。所坐石,按之即陷入四寸。捨便還復。」摩訶目犍連廣復為四輩說經法,便默然。諸四輩聞經,歡喜著念,便禮目揵連悉去。

[0185a13] 至竟夏三月,復眾四輩皆悉來到目揵連所,頭面禮竟,悉就座,共白目揵連:「善哉,賢者!學中獨多神足。願煩威神到佛所,為人故禮佛足,以我人語白佛:『閻浮利四輩,飢渴欲見尊。善哉!佛愍念世間人,願下閻浮利。』」目犍連聞如是默然,可四輩復以經法戒,四輩眾歡喜,目犍連辭,四輩悉起禮,復起繞目犍連而去。

[0185a20] 爾時,目犍連便取定意,如壯士屈伸臂頃,從閻浮利滅,便往天上,去佛不遠。是時,佛在無央數天中央坐,說經法。目犍連便生想:「如來在天眾中,譬如閻浮利。」佛即知目犍連意想所念,告目犍連言:「不與世間等,迅去即便去、欲使來即來,去來隨我意所念。」

[0185a26] 目犍連白佛言:「是天眾多好甚樂,天中有先世,一心自歸於佛,壽盡來生天上;或有身歸法者、或自歸僧者,壽盡皆來生天上;或有先世淨心樂道,壽盡來生天上。」佛言:「目犍連!如是,是天中先世一心歸佛、歸法、歸僧,心樂道,壽盡皆來生天上。」

[0185b03] 爾時,天王釋坐在佛前,意尊佛語及目犍連所言,即言:「賢者目犍連所說實如是。先世有身歸佛、歸法、歸比丘僧,及淨心樂道,皆來生天上。」是時,有八萬天坐在天王釋後,諸天悉欲尊佛所言、及目犍連、亦其王所言,便言:「賢者目犍連可所說者,實如賢者言。其有先世作人時,身歸三正,淨心樂道,壽盡皆來生天上。」爾時,八萬天因緣目犍連,各各自陳我得溝港。

[0185b11] 目犍連便前作禮,頭面著佛足,便白佛言:「諾閻浮利四輩,飢渴欲見佛。善哉!願尊愍念世間,以時下到閻浮利。」佛便告目犍連:「汝且下,語世間四輩:『佛却後七日,當從天上來下,安詳會於優曇滿樹下。』」目犍連言:「諾。」受教便起作禮,繞佛三匝,便取定意,譬如壯士屈伸臂頃,便滅於忉利天,即住閻浮利地上,悉告世間人:「佛却後七日,當從天上來下,安詳會於優曇滿樹下。」

[0185b20] 佛於天上便取定意,如力士屈伸臂頃,佛於忉利天上至鹽天,為諸天說經;滅於鹽天,即至兜術天;復從兜術天滅,即至不憍樂天、化應聲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水行水微天、無量水天、水音天、約淨天、遍淨天、淨明天、守妙天、玄妙天、福德天、德淳天、近際天、快見天、無結愛天,已說經,悉使大歡悅;便與天上色天俱下,住須大施天;從上下悉從二十四天上,至第三天上住;悉斂上有色天;悉復斂有欲天,來至第二天須彌巔上住。

[0185c01] 是時,有天子墮彼邏,被王教意,便化作三階——一者金,二者銀,三者琉璃——佛從須彌巔,下至琉璃階住;梵天王及諸有色天,悉從佛右面,隨金階下;天王釋及諸有欲天,從佛左面,隨銀階下。佛及諸無數有色天釋,亦諸無數有欲天,悉下到閻浮利,安詳會優曇滿樹下,是使無數人民悉來會,欲見佛、欲聞法。

[0185c09] 是時蓮花色比丘尼,化作金輪王服,七寶導前,從眾力士兵,飛來趣佛。是大眾人民、及長者、帝王,遙見金輪王,悉下道,不敢當前,廣作徑路,蓮花色比丘尼到佛所。是時,天亦見人、人亦悉見天,以佛威神,天為下、地為高、人悉等,天亦無貪意在人、人亦無貪意在天,時有人貪著樂金輪王。

[0185c15] 是時有一比丘,坐去佛不遠,便箕坐直身,意著撿戒。比丘見天樂會、亦人樂會,自生念言:「是一切無常、一切苦、一切空、一切非我,何貪是?何願是?已是何有?」比丘即在坐得溝港道,已自證。

[0185c20] 佛知人、知天、知彼比丘生意所念,說偈言:

「有利得人形,  持戒得為天,
 於世獨為王,  見諦是獨尊。」

[0185c24] 是時蓮花色比丘尼,適到佛前,便攝神足,七寶及兵眾悉滅不現,獨住無髮衣法衣,便頭面著佛足。

[0185c26] 佛因到優曇滿樹下坐,成布席坐適坐,便為大眾人民,廣說經法,說布施、持戒、善現天徑,說欲五好痛說具惡。

[0185c29] 佛知人意稍濡離麤,便現苦諦習盡道諦。中有身歸佛、歸法、歸比丘僧者;中有隨力持戒者;中有得溝港自證頻來,至不還道自證。

[0186a03] 是時賢者躬自在座,便起偏袒向佛,叉手面於佛前,以偈讚佛言:

「今恭禮雄遍觀,  見諦現說被度,
 常慈哀見福想,  然人天得何讚?
 度無極復道彼,  捨恐怖就安樂,
 廣說法遍照世,  聞每樂不死安。
 尊戒海廣無度,  義深大善行明,
 無穢淨垢不著,  慧船大度三界,
 無缺傷無減增,  尊不著已行捨,
 從戒尊三界師,  從見世去無還。
 心住賢無過尊,  自在定人天雄,
 明慧力致金色,  何人天不禮尊?
 師觀世兩眾會,  雖觀捨不著過,
 意觀意無垢心,  三界空尊所空。
 是世行拔後根,  定至定趣甘露,
 今神天服於尊,  悉叉手觀覺身。
 已無疑樂法堅,  悉知識人天心,
 亦如行蟲獸心,  宴淨然愍苦槖。
 自恣化在天下,  正真定收取易,
 意制念伏彼信,  天人世覺獨尊。
 道德妙與誰雙?  觀尊形何時厭?
 於三界獨步行,  戒義堅若寶山。
 垂綺願三界恐,  捨嫉念無恩愛,
 慧在定明如日,  無瑕穢夜月光。
 著淨戒現淨行,  有淨慧善過淨,
 住淨法現淨光,  高山雪見照然。
 十五夜星中月,  今觀尊人天雄,
 法悉照明人天,  身相現絡真珠。
 諦復諦猛善說,  自行致本無師,
 釋家子獨見妙,  慧千眼去瘡疣。
 言盛濡意無麤,  出聲悲人天坐,
 聞尊語甜美法,  渴飲飽如流海。
 取法爾有何非?  審奉行到彼安。
 說議斷後不思,  聞尊聲眼每滅。
 慧現徑直無邪,  涉先迹致故成,
 顧念後告冥者,  如梵王悉照空。
 神天尚念世人,  神行義無所比,
 從法計捨世念,  尊繫著無餘處。」

[0186b12] 是時賢者舍利弗,在眾中坐,便起座,偏袒叉手,以偈歎曰:

「未嘗見有是者,  未嘗聞有說者,
 尊如是威神天,  從兜術來至是。
 天人世悉擁護,  重愛俗如身眼,
 一切安不為轉,  樂獨行著中央。
 無憂覺我善行,  到上教復還世,
 饒心解壞欲身,  惡行出有善義。
 若比丘有厭心,  行有敗有空生。
 在樹下若曠野,  在深山于室中,
 若高處下床臥,  來恐怖凡幾輩?
 行何從志不畏?  或久後所行處?
 世幾輩彼來聲,  若往來在方面。
 比丘處不著意,  所止處寂無嚮,
 口已出善惡響,  在行處當何作?
 持戒住行不捨,  比丘學求安祥。
 云何學戒不漏?  獨在行常無伴,
 欲洗冥求明目,  欲鼓[鼻*皮]吹內垢。」

[0186c01] 佛謂舍利弗:「意有所厭惡,及有所著,在空床臥行欲學,如法今說,令汝知聽:

「五恐怖慧不畏,  至心學遠可欲,
 勤蚱蜢亦蛻蟲,  人惡聲四足獸。
 非身法意莫識,  無色聲光無形,
 悉非我悉忍捨,  莫聞善貪縣。
 所被痛不可身,  恐若各悉受行,
 是曹苦痛難忍,  以精進作拒扞。
 願綺想念莫隨,  掘惡栽根拔止,
 著愛可若不可,  有已過後莫望。
 存黠想熟成善,  越是去避麤聲,
 忍不樂坐在行,  四可忍哀悲法。
 常何止在何食?  恐有痛云何止?
 有是想甚可悲,  學造棄行遠可,
 有未有苦樂苦,  知其度取可止。
 聞關閉縣國行,  麤惡聲應莫願,
 舉眼人莫妄瞻,  與禪會多莫臥。
 觀因緣意安祥,  止安念疑想斷,
 取莫邪與無欺,  慈哀視莫恐氣。
 如對見等心行,  冥無明從求鮮,
 被惡語莫增意,  故怨語於同學。
 放聲言濡若水,  媿慚法識莫想。
 若為彼見尊敬,  有行意離莫受,
 若色聲若好味,  香細滑是欲捐。
 於是法莫媟著,  學制意善可脫,
 戒遍觀等明法,  行有一舊棄冥。」

[0186c27]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子父共會經第十五

[0186c29] 聞如是:

[0186c29] 佛在釋國,從千弟子梵志、故道人皆老年,悉得應真六達,所求皆具。佛從教授縣國,轉到迦維羅衛城外尼拘類園中。迦維羅衛諸釋,聞佛從老年應真千比丘,轉行教授,已到是國,近在城外園中,便轉相告語:「先雞鳴悉當會。」自共議言:「諸賢者!正使太子不樂道,當作遮加越王。我曹悉當為其民耳,今棄七寶作道,自致作佛。我人今悉取長者家出一人,亦從佛求作沙門。諸釋如是,眾為復增。」便從迦維羅衛城出,欲見尊德,欲聞明法;諸釋女人,亦復聚會,俱到佛所,欲聞明法。爾時,佛取神足,定意適定,便在空中步行。爾時,諸釋見佛步行虛空中,悉歡喜生敬愛心。

[0187a13] 爾時,悅頭檀王便以頭猗著佛足,作禮竟,便一面住。迦維羅衛民悉不平:「王為佛作禮,是何法以還禮子?」王即聞民悉不平已如是,王便言:「諸賢者!是太子生時,地大動現大光明,悉照一切生,便行七步,無所抱猗,便左右視出聲言:『三界甚苦,何可樂者?』諸天於空中持白蓋,復散摩尼花,復鼓五百樂,復雨香水,盥浴太子。諸民!爾時我第一為太子作禮。諸賢者!太子在園閻浮樹下,晨起往坐,便得臥,樹枝葉悉在太子東作蔭;禺中至晡,樹枝葉悉復在西為太子作蔭。樹尚不違太子身,諸民!爾時我第二為太子作禮。」王爾時說偈曰:

「今為三勇猛黠,  以頭禮遍觀足。
 初生時動天地,  坐樹蔭身不露。」

[0187a29] 佛爾時攝神足,下座比丘僧前,咸坐上。諸釋及釋諸女人,皆頭面禮佛,各就座。王亦就座,即偈歎佛言:

「象馬駕金車,  乘行臺閣間,
 金足蹈遍地,  足云何生胝?
 神足為我車,  恣心無限度,
 乘是神妙車,  世車安可久?
 素被細軟衣,  既服身形好,
 金露被身行,  是服有何好?
 王法為我衣,  念世行教授,
 是服先學造,  我已覺如來。
 本樂高殿舍,  隨時造閣樓,
 今獨宿樹間,  恐怖當何依?
 瞿曇世無怨,  造仇婬已斷,
 脫欲念無憂,  無仇當何恐?
 本食恣意味,  金器食香美,
 今日乃得食,  麤惡有何樂?
 我先飯法味,  棄貪從苦空,
 悉斷四飯本,  哀世故行丐。
 浴尊以花香,  伎女樂從行,
 起止山樹間,  誰當浴明者?
 樂法戒為河,  淨黠悉在中,
 鬪極往浴淨,  遊度不復還。」

[0187b23] 爾時,佛為王及諸釋女人廣說經法,先現布施、持戒、現天徑微說,善痛道其苦,導現達世近親三十七品,從可得安如。

[0187b25] 佛以道意,知悅頭檀王意滿喜已性濡,無亂縛解,可為說善度法,便說苦諦習盡道諦。佛說是四諦法,王即在座開解,三毒垢除,於法中得諦眼,譬如淨繒投於染中,即受色好,王亦入法如是。

[0187c01] 爾時王見諦疑斷,在法開解,便起座向佛,叉手白言:「已近已近、已遠已遠,今我身歸佛法及比丘僧,受我為清信士,盡形壽,悉不犯已淨。」故釋中亦有身歸佛者、歸法者、歸僧者;釋諸女人,自歸亦如是;中有持不殺戒者、持不盜戒、持不婬戒、持不欺戒、中有遠酒不飲酒戒。

[0187c07] 爾時悅頭檀王見法甚明,見諦無疑,在法勇猛,便起座,向佛叉手,以是義足偈歎言:

「有戒具當何見?  云說言從陰苦。
 願瞿曇解說此,  問正意世雄生。
 先已行棄重恚,  亦不著後來願;
 來現在亦不取,  亦不受尊敬空;
 未來想不著愛,  久遠想亦不憂。
 行遠可捨細軟,  邪見盡少無有,
 已去恐無畏怖,  不可動信無疑。
 無嫉心樂彼與,  行如是愛尊命,
 能自守不多望,  自多得慧無嫉。
 不惡醜不嫫冶、  不兩舌捨戲疑,
 意悉脫無所著,  棄自見無綺妄,
 安庠行能解對,  亦不欲斷欲想。
 不學求所樂欲,  悉無有亦不憂,
 無怨恚捨愛欲,  不為味所可使。
 不自高我無等,  得對毀橫取敬,
 當行觀止意念,  見善惡非次望。
 去所在無所止,  觀向法當何著?
 欲色空亦無色,  從黠計不欲脫,
 愛已滅乃已息,  三界空無樂意。
 悉解離何從得?  多從海度無憂。
 不願生見有子,  列地行願寶增,
 來不生去不到,  欲何索從何得?
 悉無能說到處,  眾學沙門遊心,
 悉令求所在處,  如觸冒知如去。
 亦不嫉亦無貪,  雖在高尊不樂,
 不樂中下不樂,  從法生非法捨,
 是悉空亦無有,  從不得亦不求,
 莫欲世邪樂人,  意已止便到盡。」

[0188a09]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與悅頭檀王及釋人民悉歡喜。

維樓勒王經第十六

[0188a12] 聞如是:

[0188a12]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迦維羅衛諸釋新起大殿,成未能久,諸釋悉共言:「從今已後,莫使沙門、梵志、釋中衣冠及長者子,得先入是殿中。先使佛、次及比丘僧入,餘人乃當從後入耳。」

[0188a16] 爾時,舍衛國王子惟樓勒以事到釋國,未及入城,便至新成殿中宿。明日入城,所欲取竟,便還其國。

[0188a19] 諸釋聞太子惟樓勒在新殿中宿,便大不樂,瞋恚不解,便出聲罵:「今奈何令婢子先入是殿?」便共掘殿中土,棄深七尺所,更取淨土復其處,便復取牛湩洗四殿。

[0188a22] 惟樓勒太子聞諸釋不淨惡我,掘殿中土七尺所,更以新土復其處,悉以湩洗四殿,復罵我為婢子,污是新殿。聞內結,悲著心,我後把國政者,當云那治諸釋。

[0188a26] 從是不久,舍衛國王崩,大臣集議,徵太子拜為王。惟樓勒王即問傍大臣者:「有不淨惡國王者,其罪何至?」傍臣白言:「如是罪至死。」王言:「然。諸釋不淨惡我,諸釋是佛親家,至使佛有恩愛在諸釋者,終不能得治子曹罪。」臣下即白言:「佛棄世欲,無恩愛在親屬,欲治諸釋罪無所難。」王聞白如是,即勅興四種兵:象、馬、車、步兵,出城引號,當攻迦維羅衛城。

[0188b06] 佛以食時,持應器入舍衛城求食,食竟,出城下道,於釋樹下薄枝葉少蔭涼,在其下望。王興兵行大道,遙見佛在薄蔭樹下坐,即下車到佛所,禮竟,住一面,白佛言:「諾。今有餘大樹,枝葉茂盛,多陰涼,大樹名為迦旃,迦維羅衛多優曇鉢尼拘類,佛何以不坐是蔭?何為坐是小釋樹?少枝葉,無蔭樹下有何涼?」佛報言:「愛其名,樂其涼,故坐其下。」王自念言:「如是者,佛續為有恩愛在諸釋,續有助意。」即從其處而還兵,歸其國。佛教授舍衛人民,生意欲到迦維羅衛國,便從諸比丘,即到釋國,於尼拘類園中教授。

[0188b18] 久頃,舍衛國王便復問傍臣左右言:「若有不淨惡國王者,其罪何至?」諸臣對言:「如是罪至死。」王復言:「諸釋致惡我,子曹皆是佛近親,佛當有顧念在諸釋,我終不得子曹勝。」臣下復白言:「我曹悉聞諸沙門言:『瞿曇婬欲已斷。』有何恩愛在近親?王欲治其罪,無以為難。」王聞諸臣下白如是,即勅興四種兵,引號出城,到諸釋國。行至冥已,近去釋城四十里所因止宿。

[0188b26] 諸釋悉聞舍衛國王興四種兵,欲來攻是國,近去城數十里,恐明日來到,即遣輕足上騎,到佛所道:「是願佛教我曹,作何方便?」佛即告諸釋:「堅閉城門,王終不能得勝。開門內者,惟樓勒王即殺諸釋不疑。」是騎人聞佛教,便禮佛,上馬如去。

[0188c03] 是時,賢者摩訶目犍連在佛後住,便白佛言:「明慧莫以諸釋為憂,我今欲舉一釋國,移置異天地間,若以鐵籠籠之,悉一天下共者,當奈之何?」佛即告摩訶目犍連言:「耐能爾,當奈其罪何?」目犍連言:「但說有形事,無奈無形罪何?」

[0188c08] 佛爾時說偈言:

「作善惡終無腐,  從福樂在冥苦,
 善惡栽向日出,  久遠來身受止。」

[0188c12] 舍衛國王即摩飾鬪具,俱便前當攻釋城。諸釋悉共興四種兵:象兵、馬兵、車兵、步兵,亦出城欲拒扞惟樓勒王。諸釋亦復摩飾兵,當與舍衛國王及兵共鬪。尚未相見,諸釋便引弓,以利刃箭射斷車、當應亦射斷車軛、亦射斷車轂、亦截車軸、射斷[馬*毛]、亦射斷人身、珠寶,無所傷害。

[0188c18] 舍衛國王大恐怖,顧問左右:「汝曹寧知諸釋已出城迎鬪死,我曹終不得其勝,不如早還。」傍臣即白王言:「我曹先曰:『聞諸釋皆持五戒,盡形壽不犯。』生至使當死,不敢有所傷害,有所傷害,為犯戒,但前自可得其勝。」王即引兵而前,突釋兵陣。諸釋見王前甚進,便入城閉門。

[0188c24] 時,舍衛王以遣人語諸釋:「舅氏與我有何仇怨,而不開門?小欲有所借入,即出城不久留。」

[0188c27] 諸釋中信佛所言,本行經法無疑向道,便言:「不須開門。」釋中未淨心歸佛、歸法、歸比丘僧,無諦,有疑,便以為可開門,復共言:「我人不得爾,恐是中有外對。我曹悉坐耆老行籌,不受籌者,為當不欲內王;受籌者,為欲內王;多者,我又當隨適行;籌悉受不受者少耳。」眾人言:「當開門內王。」諸釋便開門內,惟樓勒王適入迦維羅衛城,便生取諸釋,當將出城殺之。

[0189a06] 爾時,釋摩男白舍衛王:「願天子與我小願。」王言:「將軍欲何願?」「我願今沒是池中頃,以其時令,諸釋得出城走。」諸大臣白言:「王當與釋摩男願,令在水中能幾頃。」王即與其所願。釋摩男即沒池中,以髮繞樹根而死。王怪在水甚久,便令使者按視:「釋摩男在水中何等作?」如王言,往按視之,見釋摩男在水底死,便還白王:「天子!寧知釋摩男持髮繞樹根而死。」王即絞城中餘釋,復問:「所生得釋悉死未?」臣白言:「悉已象蹈殺之。」王便從處還國。

[0189a17] 佛以晡時,悉告諸比丘:「俱到逝心須加利講堂所。」諸比丘悉言:「諾。」佛即與眾比丘俱,到逝心講堂,道經過諸釋死處,釋中尚有能語者,遙見佛,舉聲稱冤,佛聞諸釋,悲哀甚痛。佛即謂比丘:「愚癡人惟樓勒所作罪不小。」佛便至諸釋地中,化出自然無數床,佛及比丘悉坐。佛為諸釋,廣說經法竟,謂比丘言:「汝曹意何趣?屠者以是作是業,以是生活,從是因緣,寧可得樂乘聖象、神馬、七寶車不?」比丘對曰:「終不得。」佛言:「善哉!意亦如是,不見、不聞屠以是業自立,可得富樂。何以故?屠者無慈心哀意,觀占諸獸故。」

[0189a29] 佛復言:「比丘!汝曹意何趣,漁獵者及屠牛者,以是故作以是業,以是自生活,寧得乘神象、聖馬、寶車、恣意富樂不?」比丘對曰:「終不得。」佛言:「善哉!我亦不聞、不見漁、獵、屠牛,是業自活,可致富樂。何以故?子曹遠哀、無慈觀,占獸以是遠樂奈何道。此愚癡人,乃於向道得果者傷害之,乃知是子亦遠善,當生見其從是,七日當為水所漂。比丘!以故當慈心,莫學傷害心,至見燒枉,亦莫生害意。」

[0189b09] 佛以是本、以是因緣、以是義生,令弟子悉解為曹卷語檢,為後世作明,使我經道久住世間。

[0189b11] 佛爾時說是義足經:

「從無哀致恐怖,  人世世從黠聽,
 今欲說義可傷,  我所從捨畏怖。
 展轉苦皆世人,  如乾水斷流魚,
 在苦生欲害意,  代彼恐癡冥樂。
 一切世悉然燒,  悉十方亂無安,
 自貢高不捨愛,  不見故持癡意。
 莫作縛求冥苦,  我悉觀意不樂,
 彼致苦痛見刺,  以止見難可忍。
 從刺痛堅不遺,  懷刺走悉遍世,
 尊適見拔痛刺,  苦不念不復走。
 世亦有悉莫受,  邪亂本捨莫依,
 欲可厭一切度,  學避苦越自成。
 住至誠莫妄舉、  持直行空兩舌、
 滅恚火壞散貪、  捨惱解黠見度、
 捨瞢瞢莫睡臥,  遠無度莫與俱,
 [言*奇]可惡莫取住,  著空念當盡滅。
 莫為欺可牽挽,  見色對莫為服,
 彼綺身知莫著,  戲著陰求解難。
 久故念捨莫思,  亦無望當來親,
 見在亡不著憂,  離四海疾事走。
 我說貪大猛弊,  見流入乃制疑,
 從因緣意念繫,  欲染壞難得離。
 捨欲力其輩寡,  悉數世其終少,
 捨不沒亦不走,  流已斷無縛結。
 乘諦力黠已駕,  立到彼慧無憂,
 是胎危疾事護,  勤力守可至安。
 已計遠是痛去,  觀空法無所著,
 從直見廣平道,  悉不著世所見。
 自不計是少身,  彼無有當何計?
 以不可亦不在,  非我有當何憂?
 本癡根拔為淨,  後栽至亦無養。
 已在中悉莫取,  不須伴以棄仇,
 一切已棄名色,  不著念有所收。
 已無有亦無處,  一切世無與怨,
 悉已斷無想色,  一切善悉與等。
 已從學說其教,  所來問不恐對,
 不從一致是慧,  所求是無可學。
 已厭捨無因緣,  安隱至見滅盡。
 上不憍下不懼,  住在平無所見,
 止淨處無怨嫉,  雖乘見故不憍。」

[0189c23] 佛說是義足經竟,比丘悉歡喜。

佛說義足經卷下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4 冊 No. 0198 佛說義足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毛佩君、廖予安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