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4n0193_005 佛本行經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 冊 » No.0193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本行經卷第五(一名佛本行讚傳)

昇忉利宮為母說法品第二十一

 以正法甘露,  充飽世間人;
 下解脫種者,  皆放受其報。
 佛功德猶日,  正法喻光明;
 戒品水清涼,  生於天泉池。
 母妙寶芙蓉,  及天林樹花;
 欲令時開敷,  故佛昇忉利。
 日光晝照空,  月炎曜於夜;
 佛照天世間,  若干嚴飾好。
 日天子生念,  謂日王來至;
 以世敬日意,  稽首禮佛足。
 月天子懷疑,  盛明所見捨;
 月之光榮好,  歸入人慧月。
 寂滅過梵天,  照曜喻天帝;
 深邃勝淵海,  不動安須彌。
 天帝雜寶樹,  號名晝度;
 光明坐其下,  寶樹蔭金山。
 見母大妙后,  種福果於熟;
 或有方應種,  或復應放者。
 以佛清淨德,  面曜如明珠;
 見者心清淨,  猶如水清寶。
 爾時佛世尊,  以清和梵音;
 甘露法藥雨,  於慈母妙后:
「墜墮離別苦,  生天有是患;
 貪求積聚死,  是為世間苦。
 地獄燒炙煑,  餓鬼渴乾燋;
 畜生相噉食,  五情苦無安。
 在所受身處,  眾苦輙追隨;
 欲離眾苦惱,  唯有滅無為。
 當覺三界苦,  猶若瘡被毒;
 甚於燒鐵擆,  無可解瘡處。
 世間苦如是,  覺苦起之緣;
 覺其苦滅處,  覺所以滅苦。
 覺五盛陰苦,  覺勞所因興;
 塵勞所滅處,  是滅名無為。
 所以滅道者,  名曰八聖賢;
 諸塵勞之毒,  都燒令無餘。
 生死甚可畏,  進退不可怙;
 如伎兒木面,  脫一復著一。
 或飲天甘露,  退復飲洋銅;
 或食天甘露,  退噉燒鐵丸。
 或復來天家,  或曳然鐵車;
 或王或乞兒,  餓鬼轉畜生。
 宿對互所拍,  跳迸如拍毱;
 上下遍三界,  從有至無擇。」
 聞說是法已,  母妙天帝后;
 八十八勞結,  心垢永滅盡。
 意止深妙法,  又令三垢薄;
 燒諸強塵勞,  妙后證三道。
 大會無數央,  諸天人芙蓉;
 同時俱開敷,  如花蒙日光。
 於是妙后起,  更幸懷歡喜;
 猶如日臨山,  光明益盛明。
 亦愛敬於佛,  禮足已啟言:
「古來母未曾,  得子此重貢。
 無數劫食地,  心未曾厭足;
 天欲不已滿,  莫若今充盈。
 自足令我足,  除著無所著;
 一切智寤我,  無種斷我種。」
 時無數諸天,  聞微妙大法;
 即殖善德種,  鮮潔佛之種。

佛本行經憶先品第二十二

 於是天中天,  諸天世人師;
 在於大王境,  摩竭之國土。
 遊止竹林園,  思憶往古世;
 光明益顯好,  猶如盛火祠。
 佛弟性慈仁,  厥名曰阿難;
 見佛光明盛,  即行詣佛所。
 叉手下右膝,  敬意白佛言:
「唯願天中天,  決心之所疑。
 未曾見光明,  如今之暉耀;
 唯願一切智,  說光明因緣。」
 於是佛告已,  微妙八種聲:
「諦聽吾今說,  光明之因緣。
 吾自憶前世,  施無數眾生;
 供養千數佛,  種種所須給。
 學無數聖典,  盛祠祀無數;
 難可施與者,  大施與無悋。
 憶念往古時,  大象如白山;
 勢力勝隣敵,  吾以用惠施。
 以心所愛重,  二子用施人;
 毛孔皆血出,  吾時名甚愛。
 象馬車乘女,  種種用惠施;
 施八萬四千,  金角黃牸牛。
 金器盛銀粟,  滿其所受量;
 吾名為知時,  大施十二年。
 弊惡婆羅門,  來從吾索頭;
 時諸天若干,  欲固遮梵志。
 吾歸曉諸天,  莫違本所願;
 時王名月光,  今充吾所僥。
 復有婆羅門,  來從吾索眼;
 不逆即許與,  體所愛之目。
 為王名善目,  因是發大願;
 今以目施與,  願後成慧明。
 又復更異時,  鴿飛來趣我;
 為鷹所迸逐,  飛住吾膝上。
 吾盡割體肉,  恣以足鷹意;
 不以來歸鴿,  與鷹使為食。
 吾以病人故,  割已體上肉;
 食肉三七日,  其重病得瘳。
 又為普施王,  名為大力士;
 昔除眾生病,  今滅其塵勞。
 又吾前世時,  以身惠施人;
 別賣可愛子,  又別賣吾妻。
 賣吾與惡人,  勅吾令殺害;
 吾時名焰月,  不殺沒己命。
 吾剝皮為施,  纏疊為燈炷;
 同時然燈炷,  與身炎皆熾。
 王名堅金剛,  其耐痛無比;
 以是求一願,  舉足以成佛。
 以身與虎狼,  地六反震動;
 因此勇猛意,  超度過九劫。
 曾以一善施,  主地盡四海;
 前為轉輪王,  號名曰大天。
 始建王風教,  率以十善行;
 棄捨四方域,  剃頭修淨行。
 又為普地主,  號名曰尊帝;
 於是地上立,  八萬四千城。
 時為此諸城,  部分境界已;
 八萬四千王,  俱出剃頭學。
 曾為王多求,  貪欲狂迷惑;
 越度大海表,  求土地人民。
 吾時為梵志,  大智名上度;
 將順教是王,  還其正志思。
 曾為白象王,  如日甚姝好;
 六牙甚可愛,  弈弈有光明。
 獵師貪牙故,  箭射中其心;
 便自拔牙與,  心不起恚亂。
 淨施王遊獵,  因至深山中;
 閉群鹿二王,  置於深谷厩。
 以一妊母鹿,  鹿王代就死;
 使普境野畜,  無復恐患憂。
 有國忽父母,  害殺長老者;
 吾尊奉孝養,  地穴濟父母。
 天空中問義,  父教吾決答;
 斷眾生倒見,  濟令不墮獄。
 大蟒閉賈客,  圍繞置中央;
 吾時緣宿行,  生為師子王。
 發象為力勢,  踏蟒即令死;
 濟五百客命,  安隱得歸家。」
 佛爾時說此,  生經五百章;
 三千大千界,  普六反震動。
 有億眾生類,  皆發大道意;
 又有億眾生,  各證以四道。
 上世賢智士,  不可稱奇異;
 菩薩發勇猛,  施捨其軀命。
 從乞求者意,  終無所違逆;
 功德得自在,  萬物及軀命。
 叢殘短壽命,  是乃可為奇;
 塵勞所纏裹,  懷惡盛迷惑。
 能以慈悲力,  鉤還具惡心;
 能捨所愛重,  財寶及軀命。
 眾生有豪尊,  世得自在者;
 應為惡之時,  自制而不為。
 晝夜行眾善,  以休息其意;
 緣是自勸進,  志願在佛道。

佛本行經遊維耶離品第二十三

 世智一切敏,  所願無不成;
 慈哀加眾生,  如人有一子。
 猶如轉輪王,  放教靡不從;
 患厭世五欲,  欲入法慧窟。
 世尊亦如是,  開建為佛事;
 勤勞行廣化,  事無不究竟。
 隨生死惡世,  順見其起滅;
 欲入大無為,  滅意寂然定。
 時維耶離城,  吸人精魄鬼;
 入城興疫病,  逼迫相嬈害。
 爾時維耶離,  疫盛如熾然;
 國諸王大臣,  集會博論義。
 厲氣之大火,  燒然國萬民;
 各共精意思,  何方除此殃。
 長者名財明,  第一清信曰:
「覩世更無誰,  唯佛可恃怙。」
 因遣清信士,  財明以為使;
 長者清信士,  都共叉手向。
 盡五體投地,  共遙白佛言:
「普救護世間,  願濟我國厄;
 如凍者求火,  猶重病請藥。
 若冥願明曉,  失路者曉導;
 我等求世尊,  欲觀天人樂。」
 使往至佛所,  佛即許受請;
 今捨家覺知,  天人思擾動。
 天於上空中,  告王未生怨:
「如何安無憂,  今當與佛離。」
 王聞天教告,  心即悚然驚。
 意懷愁悴曰:  「眾生心闇鈍,
 誰能詣慧礪,  礪其闇鈍心?
 塵勞之愆咎,  宿對之重債;
 眾生重債咎,  誰當濟令輕?
 我等久見閉,  在生死牢獄;
 誰當以清鑰,  開吾等獄門?
 吾等久暴露,  渴愛之日陽;
 誰當施正法,  月精解渴珠?」
 王因勅令嚴,  輕馳往見佛;
 因請佛明日,  願屈就宮食。
 勅厨令嚴具,  盛饌百味飯;
 佛許於宮中,  受王一月請。
 平治七階路,  乃至流江恒;
 路設諸帳幔,  嚴飾猶天宮。
 雜色眾花香,  散以遍布地;
 人集如水涱,  盈溢譬如海。
 明珠以挍飾,  色白如盛月;
 王之服乘蓋,  敬意施奉佛。
 時佛未久頃,  即到恒水側;
 王更進上佛,  五百七寶蓋。
 人王上五百,  諸龍王貢千;
 天王獻五百,  維耶離五百。
 為世大覆護,  應受寶蓋施;
 盡受諸寶蓋,  餘唯置其一。
 爾時天中天,  與諸弟子眾;
 二千五百人,  便度流江恒。
 維耶離諸王,  盡心愛敬佛;
 供給所當得,  以次來到國。
 佛便即時入,  維耶離大城;
 以八妙深重,  梵清淨音聲。
 佛即說一偈,  諸有眾生類;
 地行乘空者,  宜慈愛眾生。
 以清淨慈水,  普灑於大地;
 熱渴所逼狂,  得水飽滿涼。
 從佛之慶雲,  放甘軟言雨;
 舉城充飽滿,  除重毒害患。
 佛於是即還,  出到城門外;
 佛與諸沙門,  繞城而徐行。
 施護現吉祥,  呪願普永康;
 舉國蒙覆護,  快樂不可量。
 時長者財明,  請佛及弟子;
 飲食香甘饌,  種種盡愛敬。
 時佛廣斑宣,  深要之正法;
 師子音以下,  四千人得道。
 佛與弟子眾,  乃至捺女林;
 [木*奈]女聞之已,  馳出往見佛。
 到門即下車,  瓔珞如電雲;
 始入園林樹,  狀似吉祥天。
 行步趨庠序,  如水隨波流;
 顏容如春陽,  芙蓉花之叢。
 將諸天人女,  服飾之姿貌;
 行於林樹間,  或動天地眼。
 佛世尊視見,  魔王之羅網;
 目觀其美色,  壞人戒律行。
 佛以梵音聲,  告諸沙門者:
「捺女今來至,  卿等攝撿意。
 各建志手執,  精進之強弓;
 以正直之矢,  筈承智慧弦。
 皆被定意鎧,  乘自守戒車;
 各儲慈觀意,  入眼色戰陣。
 卿等當諦計,  女人何可是;
 假借相欺惑,  如銅鐵金塗。
 皮薄如蠅翅,  若不以覆上;
 此但是肉積,  當作是計知。
 涕唾眼中眵,  若不拭却者;
 及與身上垢,  若不以水洗。
 膿血及糞除,  聚會於一處;
 熟思視是者,  欲意滅不生。
 卿等自觀計,  是骨舍可惡;
 以筋纏束縛,  外則以肉塗。
 衣裳服飾覆,  如畫師覆壁;
 但作是自觀,  莫隨彼欺惑。
 堅慎護心意,  後可有所益;
 初不調伏心,  後則不可御。
 邪行失正路,  迷惑迴周旋;
 猶如官磨馬,  竟以繞磨走。
 眼喜視色者,  心則隨目惑;
 諦觀其表裏,  愚染慧離著。」
 時佛以是教,  誡諸幼弟子;
 即共自撿攝,  一心視佛面。
 捺女遙見佛,  光相明嚴好;
 巍巍林樹間,  如日雲中出。
 慈敬意視佛,  微妙心清淨;
 猶如樹花繁,  風吹令傾屈。
 如是禮佛足,  叉手心恭敬;
 却就其坐位,  佛便告之曰:
「女情貪放逸,  卿善心詣吾;
 信樂正真法,  是利甚難遇。
 男子信樂法,  是不可為奇;
 男雖意深重,  塵勞猶差薄。
 女人常迴旋,  於諸塵勞愛;
 意局心輕躁,  專著六所欲。
 汝心存於道,  是最可貴奇;
 一切世無常,  無吾我可恃。
 疾病侵安隱,  老毀顏色貌;
 劫奪人壽命,  樂法無患難。
 女人多貪嫉,  不喜怨憎會;
 女人心戀著,  不樂與愛別。
 凡受女人形,  必有是二惱;
 以是義之故,  汝當勤奉法。」
 [木*奈]女性軟弱,  心甚懷慚愧;
 正法所勸進,  勉宜起恭敬。
 便叉手長跪,  前白世尊言:
「願佛垂慈愍,  明旦受我請。」
 時佛覺其心,  甚清淨歡喜;
 默然受其請,  女便辭欲退。
 因五體投地,  稽首禮佛足;
 厭惡女人形,  懷慚且還歸。
 時佛許[木*奈]女,  受請去之後;
 維耶離貴賤,  皆來至佛所。
 白馬白車蓋,  衣服皆素帛;
 諸容飾皆白,  威儀甚可觀。
 青黃赤黑色,  種種各部別;
 嚴飾來詣佛,  猶忉利天人。
 是輩亦請佛,  佛言已受請;
 佛許[木*奈]女請,  是輩皆懷恨。
 時佛為是等,  廣說微妙法;
 甘露無損減,  滅除諸苦患。
 粗略為現說,  四諦之要法;
 無數諸離犍,  皆服甘露藥。
 佛當于爾時,  化無數離犍;
 告辭等已下,  心皆建正法。
 猶如化猛盛,  還反地獄苦;
 及無數眾生,  皆下生天種。

佛本行經歎定光佛品第二十四

 宿世殖百福,  千巖峻無極;
 智慧之川谷,  甚深難可測。
 眾口言辭風,  不能令傾動;
 坐定如太山,  然無能轉移。
 猶如青黑雲,  晃昱震電光;
 雜寶眾花蓋,  在上空中旋。
 時阿難見此,  未曾為瑞應;
 懷踊躍喜心,  長跪白佛言:

「種種天花,  甚微妙好;  如有心意,
 來供養佛。  猶如林樹,  遇群野馬;
 如雪山中,  眾花香樹。  面如千葉,
 蓮花之色;  世俗之水,  不能污者。
 甚難見聞,  如憂鉢花;  唯願頒宣,
 花瑞應故。」  佛以微妙,  深重淨音,
 梵聲覺寤,  充飽眾生。  遍開三千,
 大千世界;  以慈悅意,  告阿難言:
「乃往過去,  無央數劫;  無量善德,
 莊嚴相好。  猶如炬耀,  消除晦昧;
 以正法明,  除愚癡冥。  往昔有佛,
 號名定光;  三千世界,  眾聖之師。
 一切智慧,  猶之大海;  心如虛空,
 無所罣礙。  六度根株,  甚深牢固;
 十力之莖,  甚大堅強。  四無所畏,
 之四觚岐;  三十有二,  相好枝條。
 三達普智,  微妙牙節;  八十種好,
 柔軟好葉。  慈悲蔭覆,  甚令清涼;
 覺意之花,  禁戒德香。  所說花開,
 現四諦臺;  四種道證,  果甚香美。
 天人樂法,  猶如蜂聚;  應服佛樹,
 華味之精。  其聞花香,  食樹果者;
 以解脫味,  飽滿充盈。  乃前世時,
 願求佛事;  勤行不懈,  現其報應。
 尋得法藥,  甘露蜜漿;  充飽一切,
 久遠飢虛。  發願欲求,  大悲之意;
 因是欲入,  華嚴大城。  初舉其足,
 蹈門閫時;  地神於是,  肅肅而擔。
 三千大千,  佛之世界;  踊躍六反,
 而大震動。  雨華覆地,  諸天塞空;
 天樂於上,  如雲雷聲。  天女空中,
 鼓樂弦歌;  歎佛累劫,  相好功德。
 鳥獸歡喜,  相和悲鳴;  器皿相樘,
 成歌頌聲。  佛與弟子,  威儀庠序;
 猶如月滿,  與眾星俱。  百福德相,
 晏然如晝;  微妙相輪,  千輻理成。
 以足蹈地,  跡如印章;  千輻相輪,
 微妙而明。

「調御六情馬,  駕乘六度車;
 施戒之輦輿,  慈箱喜護屋。
 定意以調御,  八正之大幢;
 寂滅智慧輪,  四等大慈蓋。
 一切智首冠,  覺意之瓔珞;
 大悲甚速疾,  都邑示無為。
 頒宣微妙法,  以調和眾生;
 行道庠雅好,  千日同時出。
 日初顯山崗,  池華芙蓉開;
 定光佛時亦,  寤眾生心花。
 爾時佛心念:  『眾生無徹視;
 化成為琉璃,  令眾生通見。』
 一切遙覩佛,  各各如視鏡;
 人雲集填路,  動國震四海。
 時有梵志子,  敏達執智通;
 族貴性高明,  厥號曰善思。
 始聞說佛名,  喜踊衣毛竪;
 普如鈎所制,  離俗向道場。
 累劫積功德,  善本使延至;
 一切智明寤,  如花覩朝陽。
 時遙見大光,  如春日出雲;
 金剛帝聖種,  視之無厭足。
 見佛喜踊躍,  德力遠清淨;
 自思遭佛世,  以何供養尊?
 時見一女子,  挾持香水瓶;
 中有七青蓮,  如慧七覺具。
 以其宿福德,  瓶化成瑠璃;
 見花喜叉手,  詣女以誠問:
『唯觀福德山,  奇異珍寶器;
 獨為普眾生,  苦厄度歸趣。
 敬慢二俱除,  願我莫空反;
 昔世所供養,  今我亦宜供。
 唯妹與我花,  欲以奉上佛;
 價從意不違,  曼佛今未去。
 唯妹助為福,  發淨意向佛;
 佛如隨意珠,  種願從意生。』
 時賣七花女,  含笑而答曰:
『是花價甚貴,  仁者安能買?』
 答言:『從女買。』  曰:『花枝直百。』
『但時與我花,  價數從汝意。』
 因左顧視曰,  挾慚而答曰:
『我亦欲以花,  貢上供養佛。』
 謙遜辭答曰:  『汝自作花賣,
 佛不受虛養,  汝誠不為欺?』
 女答:『當與花,  當許為我夫。』
 答言:『女態惡,  違顧求道心。』
 女叉手答曰:  『終不違仁心,
 今便當誓願,  安施不敢逆。』

「即取其價,  與花五莖;  別託二枚,
 以結誓願。  爾時菩薩,  得花七枚;
 即便建立,  決定上願:  『如今天尊,
 救護世間;  願我後世,  得道如佛。』
 發重願已,  即便散花;  在上空中,
 化成花蓋。  佛之暉曜,  晃昱如日;
 青蓮花蓋,  如慶雲起。  佛適遊進,
 蓋亦隨之;  佛明如日,  蓋如紺雲。
 菩薩見變,  歡喜踊躍;  五體投地,
 自歸佛足。  即時解髮,  前以布地;
 佛以慈心,  而以足蹈。  足相明照,
 如紅芙蓉;  在其髮上,  足髮俱明。
 如紅蓮花,  累青蓮上;  佛慈愍故,
 停足髮上。  佛以聖達,  一切敏意;
 覺知菩薩,  心勇猛力。  即時欣笑,
 五色光明;  曜從口出,  若干彩色。
 時佛侍者,  長跪叉手;  前白佛言:
『諸佛無緣,  終不妄笑。  佛何故欣?
 唯願世尊,  頒宣笑意。』  佛以尊重,
 海雷震聲,  清淨梵音,  而告之曰:
『如我於世,  興出作佛;  普慈覆世,
 濟眾生苦。  汝亦當成,  世間將導;
 當於熾盛,  塵勞苦世。  百年壽時,
 釋種族中;  當成佛道,  號名能儒。』
 受決言已,  歡喜無量;  得歡喜力,
 踊昇虛空。  心勇身輕,  昇降如波;
 猶月盛明,  大海波起。  虛空尚可,
 有形墮地;  地或可上,  昇住空中。
 四大或能,  捨其本性;  佛之決言,
 終無改異。  世尊面貌,  如月盛滿;
 口演光明,  清涼言辭。  遏滅世間,
 燋然盛熱;  猶如夏時,  十五日月。
 異學典籍,  內虛外欺;  愚冥誑惑,
 一切世間。  佛說明法,  清淨太平;
 入泥洹城,  猶如歸家。  以其種種,
 歎譽妙花;  奉散歎譽,  己身蒙歎。
 天妙意花,  粟米金銀;  以散佛上,
 遍布覆地。  未墮地者,  化成華蓋;
 當在佛上,  進退隨行。  猶如日輝,
 雙日俱明;  青蓮在在,  如紺雲起。
 從空中下,  懷喜更新;  重復自投,
 歸命於佛。  其髮皆在,  世尊足下;
 自然而散,  遍布其地。  卿等憶此,
 豈異人乎?  時善思者,  則吾是也。
 以慈敬意,  散華奉佛;  今成為佛,
 一切世師。  緣是人故,  華蓋覆吾;
 發吾意思,  令憶宿行。  夫行善者,
 福報如是;  終不敗亡,  當諦知之。
 爾時各共,  分取吾髮;  諍競接取,
 人得少許。  是等皆於,  佛前得度;
 入於泥洹,  寂無為城。  時得髮者,
 餘有四十;  隨提國人,  持戒沙門,
 皆成羅漢,  六通備具;  建立第一,
 微妙善法。  如過去佛,  號名定光;
 充滿梵志,  善思所願。  如其喜踊,
 上昇虛空;  時佛重賜,  與大智慧。
 眾生聞已,  皆當篤信;  方便求索,
 施眾善德。  布施持戒,  智慧勤修;
 彌勒出世,  顯其福報。」

佛本行經降象品第二十五

 爾時世尊,  遊王舍城;  行福眾生,
 地為大動。  諸佛瑞應,  奇異感變;
 欲入城時,  皆為顯現。  爾時調達,
 懷毒害心;  覺佛入城,  瑞應悉現。
 齎嫉速詣,  王阿闍世;  為詐誘進,
 教使逆惡:  「汝篡父王,  我當殺佛;
 俱共照照,  猶如日月。」

 飲王以偽辭,  飲象以醇酒;
 象得醉酒狂,  鳴吼如雷震。
 即時放醉象,  奔馳來向佛;
 譬之暴冥風,  來欲滅佛燈。
 猶如劫盡風,  欲壞滅世間;
 健如金翅鳥,  怒如閻羅王。
 佛心堅不傾,  不為象動搖;
 猶如摩羅山,  不為海風動。
 突來至佛前,  即到屈足禮;
 攝伏心著地,  喻塵遇暴雨。
 如從赤雲中,  日光晃然明;
 昱昱譬流星,  墮於異山頂。
 從袈裟雲中,  放右臂光明;
 暉曜照大象,  如日加黑山。
 德相手觸象,  象即時醒寤;
 猶如炬明現,  晦冥退却縮。
 象霍然醒寤,  意即得安足;
 猶如神仙呪,  觸虺毒即除。
 象即時屈伏,  自歸佛足下;
 佛時顯光明,  如日出山崗。
 時調化醉象,  教令種善本;
 化應度者已,  即還到精舍。
 於時其城中,  有一貴姓子;
 年幼性柔軟,  聰明志敏達。
 篤信行眾善,  愛敬戒律法;
 尊重師事佛,  厥名曰高度。
 調達往詣之,  誘以眾言辭:
「悉受吾言教,  必當厚相待。
 顯以高爵位,  增益其榮祿;
 若能從吾者,  卒後當為王。」
 時賢士高度,  聞調達邪辭;
 即以正法言,  答於調達曰:
「諦聽吾所言,  歎所事師德。」
 即時旋其身,  向佛所在方。
 跪右膝著地,  叉手心謙敬;
 傾屈頭面禮,  高度便歎言:
「已度於無極,  眾苦之淵海;
 十力以得度,  濟眾生無惓。
 晝夜不休息,  導眾立善本;
 吾所歸事師,  號曰佛世尊。
 吾不事餘師,  餘無所歸侍;
 故不相受言,  汝當諦知是。」
 時弊惡調達,  心甚懷恚怒;
 挼手索其掌,  顉頭而還去。
 諂媚辭向王,  讒遘於高度;
 王勅其侍臣,  懷害凶猛者。
 授其寶瓔珞,  價直數千金;
 卿當獨密竊,  以此寶瓔珞,
 擲高度舍中,  慎莫令人知。
 其臣即夜往,  順從王教勅。
 其家人早起,  得此寶瓔珞;
 即持與大家,  得之甚喜悅。
 遣人逐夫還,  以寶瓔示之;
 高度見寶瓔,  甚怖而長歎。
 即以酸楚辭,  而告其妻曰:
「得無是懷毒,  施惡加人者;
 調達設方便,  欲壞滅吾耶?
 昨夜以寶瓔,  擲吾舍中乎?」
 其坐悶心頃,  官司至其門;
 即以此寶瓔,  掛著高度頸。
 即時啟王言:  「珠從高度出。」
 王令勅諸臣,  推之以舊法。
 刻吏懷惡害,  猶太山使者;
 眼赤持兵仗,  狀如地獄卒。
 皆著黑皁衣,  以血塗其身;
 為著赤屯頭,  當詣行刑所。
 擊鼓如雷音,  吹貝鳴震動;
 以鈴繫其髻,  驢駝而出城。
 到即賜其食,  飲以垂死漿;
 時調達遣人,  告其家居曰:
「但來自歸吾,  當濟令得活。」
 親族圍繞之,  舉聲而號哭。
 聲馳聞如遠,  令行高度刑;
 無央數人集,  嚮嚮動其城。
 遊一切智庭,  止宿於大慈;
 履行於大悲,  晝夜行推求。
 迷惑五道中,  失路川谷者;
 如牛愛其子,  欲濟活孤犢。
 時佛告阿難:  「卿往行入城,
 遍里巷告令,  大聲說是偈:
『今日是高度,  出家獄牢繫;
 當為法沙門,  服甘露藥漿。』」
 時彼有梵志,  聞阿難所令;
 還語其黨類:  「是何故妄言?」
 梵志中達者,  應聲答之曰:
「火可變為水,  甘露可為毒。
 四大或復可,  捨其本體性;
 佛之言教令,  終無為改異。」
 於是高度子,  冲幼可憐愍;
 攀緣其父頸,  呼哭不可止。
「唯父垂憐愍,  願自歸虎狼;
 眾生所貴重,  唯人命難得。
 若令官見殺,  以代慈父刑;
 若當行自歸,  趣弊惡調達。」
 時高度強志,  而告其子曰:
「願捨己體命,  終不能離佛。」
 其婦奔走來,  放髮悲呼哭;
 泣血而交流,  下沾胸衣裳。
 種種歎楚曰:  「慈仁之夫主,
 澡手體相受,  如何中離別。
 往與有言要,  終不相捨離;
 今漸現為惡,  猶如行路子。
 如何不顧愍,  妾唯有一子;
 願當顧賤妾,  憐傷孤獨子。
 可外陽自歸,  向調達濟命;
 內情勤至心,  竊尊佛為師。」
 高度久乃至,  而答其妻曰:
「且聽今當說,  吾心之決定。
 三千大千界,  最尊可恃怙;
 吾已自歸佛,  何故惜身死?
 吾已自歸佛,  眾寶須彌山;
 何能歸下劣,  倚著穢糞積?
 吾已自歸佛,  戴仰日月明;
 如何當反捨,  歸趣螢火虫?
 吾已自歸佛,  金翅鳥之王;
 如何當捨行,  歸趣烏鳥子?
 吾本誓發願,  欲飲大海水;
 今此牛跡水,  何能解吾渴?
 吾今自歸佛,  諸法德相好;
 如何當行詣,  小劣惡行者?」
 妻答其夫曰:  「且當護濟命,
 調達與汝現,  可追唯舊好。」
 即答其妻曰:  「寧遭諸惡害,
 劍毒蛇蟒虺,  怨火相燒然。
 是可設方便,  智慧良藥除;
 終不當附近,  惡友懷穢垢。
 惡友相污染,  壞人善本意;
 佛教使莫從,  牽至無擇獄。」
 遂持高度至,  林樹丘墓間;
 即發慈悲心,  佛慇懃禁戒。
 獄卒便拔劍,  欲行高度刑;
 利劍不能傷,  賢士高度體。
 即還告王曰:  「利劍不能傷,
 賢士高度體,  更勅行何刑?」
 調達附議曰:  「可生貫以杖,
 纏之以生革,  竪之於路側。」
 如教便貫之,  一心存念佛;
 佛如金翅鳥,  飛到丘墓間。
 佛以八種聲,  而告高度曰:
「吾今得濟卿,  如是毒苦厄。」
 諸佛之慈哀,  清淨甘露法;
 次第為高度,  頒宣四聖諦。
 高度尋即成,  暢至羅漢道;
 即時以六通,  身輕昇虛空。
 當阿闍世前,  在上虛空中;
 種種現神變,  大眾莫不見。
 為王說妙法,  令王覺識之:
「我身是高度,  王宜悔所為。」
 王聞其所說,  心迷悶躄地;
 左右以水灑,  良久乃蘇起。
「都不當畏懼,  怨敵熾盛火;
 亦莫畏鬼魅,  及弊惡毒龍。
 心如利劍戟,  口辭甜如蜜;
 言與事相返,  當順是惡友。
 調達外貌親,  正是吾惡怨;
 現如正法幢,  導吾入惡道。
 自燒使無餘,  以虛等燒吾;
 咄若何甚劇,  遭遇惡友者。
 吾與之為友,  退父逆篡位;
 飲象令醉惑,  放使突向佛。
 教吾懷惡逆,  以山石磓佛;
 從是惡友教,  背違佛聖師。」
 王即慘然起,  投高度足下;
 願捨除重咎,  因倚惡知友。
「我自今已往,  當為佛弟子;
 以佛為師父,  遠離惡知識。」
 佛以神通力,  調伏狂醉象;
 化令入正路,  種殖善根栽。
 如救賢高度,  木鏘苦毒患;
 服甘露良藥,  眾苦毒盡除。
 其聞是奉持,  至心得向佛;
 奉行善因緣,  都令諸苦滅。

佛本行經魔勸捨壽品第二十六

 如日初出,  顯于山崗;  奮大光明,
 消滅厚冥。  佛法中天,  正法暉明;
 頒宣言辭,  淨無垢光。

 心懷愚癡冥,  如幽深谿谷;
 日以大光明,  推盡幽冥原。
 如清明無雲,  日光靡不照;
 佛所至教化,  莫不蒙濟度。
 猶如大金山,  大祠祀盛火;
 如魚怨盛陽,  竭盡塵勞水。
 欲界塵勞王,  厥號名弊魔;
 率來至佛所,  便說是言辭:
「維佛往昔坐,  尼連禪水邊;
 我爾時啟曰:  『眾言最先首,
 諸可所作為,  其事以成辦;
 諸所可覺悟,  已達無有餘。
 所願具充滿,  今可捨壽命。』
 于時還答我,  決定言教曰:
『吾今且未有,  四部大弟子;
 又復未有暢,  解達智慧眼。』」
「建立顯佛事,  大尊重所處;
 非少許方便,  倉卒可及逮。
 不明之晦冥,  未蒙光照明;
 日出未經天,  不可便還沒。
 大海陂池水,  龍阿修倫藏;
 若人以裸身,  欲渡大海者。
 若欲以蚊翼,  覆蔽十方空;
 或如小蟻蟲,  欲與師子戰。
 若復欲發意,  一舉能飲盡;
 無量大陂池,  竭令無有餘。
 若欲以口氣,  吹須彌寶山;
 令各分迸散,  悉成為埃塵。
 陂池之漫水,  須彌寶大山;
 師子海虛空,  是事尚可為。
 佛功德之池,  須彌海虛空;
 十方天世人,  無能度量者。
 以故吾爾時,  語卿魔如是;
 今非是勸吾,  滅度決言時。
 如今便可陳,  卿之所志願;
 當隨其所啟。」  魔便白佛言:
「世尊諸弟子,  今皆調賢良;
 守禁戒精進,  皎明成羅漢。
 身在地住立,  以手捫日月;
 變現身令大,  至大無結天。
 從大生死中,  劫奪我眾生;
 出吾部界入,  無為如還家。
 世尊一切智,  所作無不辦;
 名聞如大海,  十方普充滿。
 世尊無比聖,  以佛十種力;
 坐於道樹下,  被牢強忍鎧。
 以手堅執持,  大慈之強弓;
 放引智慧發,  捷疾之利矢。
 我與八十億,  諸魔王將軍;
 適放一慧發,  敗我大軍眾。
 猶往古列士,  獨與大軍戰;
 適放一利發,  勝槃沓大軍。
 憎愛二大垢,  俱滅令無餘;
 伏心之醉象,  令得永調良。
 以正法大蓋,  覆諸應度者;
 令一切眾生,  得避塵勞電。
 裂壞貪餮口,  杜塞無厭心;
 顛倒躁擾性,  如撲阿須倫。
 以最上第一,  堅牢智慧犁;
 耕諸曠大地,  反其愚癡原。
 以大正真法,  晝度微妙樹;
 下之於世間,  花香飽眾生。
 降現在有中,  廣大生死海;
 以空無意身,  鳴大正法珂。
 在於欲界中,  受於繫閉者;
 生死之堡聚,  甚勞強難勝。
 世尊如力士,  澡脫皆令出;
 得住於無漏,  珍寶之臺渚。
 世尊寢臥於,  智慧之大地;
 齊中生微妙,  正法之芙蓉。
 其香甘無比,  感動天人心;
 來集受訓誨,  如蜂食花精。
 以師子形相,  佛之猛利士;
 願伏強難伏,  塵勞阿須倫。
 已滅盡世間,  生死之力士;
 普勝於三界,  世尊最第一。
 或有以世間,  生長哺乳力;
 或有以巧為,  神變現化力。
 於諸天世人,  得勝最第一;
 以己之善行,  獨劇著世上。
 今正是世間,  放捨壽命時。」
 時佛聞魔王,  種種之勸辭。
 時佛天中天,  梵音告魔王:
「今魔當懷喜,  必無復憂患。
 今却後不久,  三月當捨壽;
 可捨心懷熱,  卿魔願已備。」
 聞佛說是誓,  魔王甚歡喜;
 即時於佛前,  忽滅還不現。
 於時世尊即,  定意斯須頃;
 意了智慧俱,  尋還解散意。
 放捨前神通,  無限之長壽;
 聖以神通力,  更存壽三月。
 世尊已放捨,  無限安長壽;
 地祇即驚怖,  六反大震動。
 四方皆雨墮,  霹靂大炬火;
 猶如劫盡時,  須彌雨炬火。
 霹靂連續墮,  普周遍空中;
 猶如劫盡時,  大地火乾燒。
 時佛天中天,  即說是偈言:
「猶如破車轂,  強載曳此身。」
 於時阿難見,  是怨惡變怪;
 心懷疑戰動,  詣佛問其緣。
 時佛告阿難:  「吾已捨長壽;
 是故地大動,  現是惡徵應。」
 時阿難聞佛,  如是之言教;
 即自投於地,  如栴檀樹崩。
 舉身眾毛孔,  沸血皆迸出;
 心中懷哀慼,  泣血流於面。
 一則尊敬師,  二則兄弟愛;
 重愛情未解,  悲痛迷荒心。
 懷愛熟視佛,  久頃乃發言;
 辛酸楚毒苦,  悲哀戀慕辭:
「嗚呼何甚惡,  無常甚速疾;
 佛之光明燈,  忽然便欲滅。
 猶如寒時火,  盛旱熱時雨;
 疲得垂日蓋,  莫不蒙其賴。
 眾生甚可憐,  當迷惑失路;
 於大生死中,  無邊曠野田。
 示人以善道,  審諦識正路;
 三界之導師,  捨世何速疾。
 都普世眾生,  愛熱所燋燒;
 周旋疲長塗,  旱渴甚久遠。
 甘池以解水,  其味甚清美;
 最上清涼池,  忽然欲枯竭。
 去來今現在,  三世無不達;
 心入微妙法,  智慧之面目。
 照三千世界,  猶視淨明鏡;
 世眼忽滅盲,  一何痛之甚。
 眾生立篤信,  根芽甫生者;
 如有欲漸長,  又已成就者。
 如是之等類,  渴仰佛雲雨;
 此諸垂成苗,  忽當旱燋然。
 世尊四十四,  智慧之火光;
 一切智大錠,  普曜三千世。
 照現大光明,  一切眾生眼;
 眾生何可傷,  當還投邪冥。
 覺慧之淵海,  廣長甚深遠;
 佛獨能先度,  顧愍傷眾生。
 今當捨世間,  我等何恃怙?
 猶如慈父母,  遠子曠長途。
 普愛於眾生,  慈乳甚盛滿;
 正法之乳湩,  甘美大豐盈。
 世尊之大慈,  猶初生犢母;
 今捨犢令孤,  我等將旱枯。
 久迷惑失道,  於五幽谿谷;
 眾生應度者,  猶如孤犢子。
 世尊遍推求,  如慈母慕兒;
 今誰當推索?  我等何傷失。
 是愁忽然過,  後繼續復來;
 日夜相推逐,  周旋如輪轉。
 晝夜如兩手,  方便無休息;
 掬非常命水,  飲之無厭足。
 我心甚迷荒,  無所覺識知;
 心是金剛耶?  能忍不壞碎。
 每追侍世尊,  猶如影隨形;
 形忽然欲,  影當何所依。
 今我當捨離,  遠佛天中天;
 如身離壽命,  不復可目名。
 無常之宿對,  何不追逐我;
 壽已捨其身,  何可立須臾。
 尊於大眾會,  曾有說是言:
『其有證道諦,  四神足具者;
 能住壽至劫,  或復能過踰。』
 佛之道神力,  自在暢無礙。
 唯佛世所怙,  今願且住壽;
 愍傷眾生故,  幸住壽劫餘。
 願尊垂大慈,  憐傷於眾生;
 住壽令延長,  未度者甚多。」
 於時佛世尊,  見阿難如是;
 愁毒甚憔悴,  因垂撫慰恤。
 佛世尊大慈,  告以加愛言:
「汝諦觀自然,  世動歸滅盡。
 一切世間事,  終不可不然;
 其有成立者,  不得不壞墮。
 諸有成立事,  若當終始者;
 終無有發意,  求處泥洹城。
 吾前為卿等,  具頒宣法教;
 為師之誡事,  無有餘遺隱。
 吾身若留住,  及度世之後;
 卿等勤奉法,  用吾色身為。
 但當力精進,  盡形奉禁戒;
 方便求覺慧,  急如救頭燃。
 道品所修行,  凡有三十七;
 速當設方便,  令心覺解達。
 諸善之根源,  皆當由之生;
 以滅定羈靽,  繫靽心醉象。
 以智慧鋼鈎,  制御令迴還;
 以正諦諦觀,  縛令不越逸。
 滅心令靜定,  智慧慈敬眼;
 卿等必以是,  諦視吾法身。
 其有諦見吾,  正法之身者;
 吾現在於世,  常見我不離。
 吾今為汝等,  乃至當來世;
 願變苦毒樹,  令成甘露果。
 先當勤服食,  覺意花之精;
 成四道果證,  續飽滿世間。
 俗外學賢聖,  皆不逮覺了;
 厚雲及上體,  潔持與愛生。
 我潔安庠天,  力慮及天帝;
 是皆不達道,  吾令汝等覺。
 無能尋端底,  得知出要者;
 外師所止息,  因迷惑還墮。
 唯有佛世尊,  無礙最慧靈;
 以是於有中,  壞盡塵勞原。
 猶如良醫士,  有八種藥方;
 吾以各分別,  眾藥之種類。
 其貪婬多者,  惡露觀為藥;
 瞋恚用慈除,  愚癡以慧滅。
 如向者阿難,  汝之所陳啟;
 願佛住劫壽,  或長踰於劫。
 是觀過去佛,  隨俗宿對行;
 不盡世上壽,  吾分壽捨一。
 吾何為久與,  此蛇虺篋俱;
 強曳無返復,  仇怨對已盡。
 濕傾危朽舍,  蛇虺甚可畏;
 阿難不當速,  捨此身逃耶?
 汝從水索火,  從鐵中索金;
 從芙蓉花莖,  欲得金剛杖。
 從惡毒器中,  欲索甘露藥;
 與狂論定計,  從怨求暢愛。
 地獄中求,  廁中求香美;
 欲教訓獼猴,  令重莫輕躁。
 朽舍久危牆,  濕沙以為城;
 雲泡水上沫,  露燈難恃怙。
 如坏器盛水,  亦難可久保;
 輕脆甚於是,  無強速壞捨。
 當作是覺知,  可得四大身;
 何見正諦者,  堪任昇此身?
 眾生愚癡故,  悅意不懷憂;
 見他有死者,  不自計當爾。
 放心於不要,  耗盡其壽命;
 終不設方便,  求益己善本。
 當作是覺知,  普世歸無常;
 天地寶石山,  皆當歸滅盡。
 大淵海陂池,  不久皆乾竭;
 名寶須彌山,  亦必當崩顛。」

佛本行經卷第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4 冊 No. 0193 佛本行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