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4n0193_004 佛本行經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 冊 » No.0193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本行經卷第四(一名佛本行讚傳)

度五比丘品第十七

「敬順於佛,  意無差別;  吾愍汝等,
 令離罪咎。  佛於世間,  普施以善;
 以平等慈,  猶如赤子。  其有慢意,
 侍是師者;  其人受,  如違慈父。」
 於是五人,  同聲對曰:  「修甚苦勤,
 無所剋致。  意退從安,  放恣其情;
 何由致道?  願示其意。」  「猶如有人,
 撽壓沙水;  唐勞其力,  終不得蘇。
 譬人[穀-禾+牛]牛,  捨乳[穀-禾+牛]角;  以其行
 終不得乳。  緣燈光明,  以除晦冥;
 亦不以水,  惡罵利刀。  如是厚重,
 愚癡闇冥;  以智慧燈,  終不以餘。
 猶如盛火,  得風吹動;  燒然乾薪,
 終不休滅。

「人縱情意,  迷惑六欲;  塵勞穢行,
 終不損滅。  盛炎雖滅,  餘有少火;
 終不捨本,  燒燋之性。  意雖精微,
 故有餘識;  覺有識苦,  爾乃了諦。
 當求無生,  無老無病;  又無有死,
 地水火風。  無前無後,  無中無動;
 思求是處,  覺滅度苦。  八賢聖路,
 可以逮致;  是以覺道,  及其方便。
 不以覺了,  八賢聖路;  故迷世間,
 顛倒輪轉。  當覺是苦,  次相承侍;
 先除苦原,  恩愛欲縛。  勤加剋修,
 八賢聖路;  當以泥洹,  寂滅為證。
 應覺覺苦,  除愛欲著,  以滅為證。
 修聖路者,  因是立行,  其事具成;
 吾當爾時,  逮覩黠眼,  明達四諦。」
 以是四諦,  為是五人,  三明解脫;
 以堅金剛,  正法慧杵;  壞碎五人,
 塵勞之山。  億寶始初,  覺正諦法;
 八萬諸天,  時俱解脫。  地上天龍,
 鬼神俱嘆:  「轉上法輪,  何甚快哉。
 善修禁戒,  輻甚牢緻;  調良寂滅,
 輞博周匝。  精勤志介,  轂處中央;
 為天人轉,  未轉之輪。」  鬼神歎聲,
 上衝于天;  周遍天上,  乃至梵宮。
 諸天始得,  聞是音聲;  因是發意,
 來詣佛所。  當其始轉,  正法輪時;
 天龍人鬼,  海神皆喜。  即雨天花,
 不可稱計;  眾生蒙賴,  從苦得安。
 梵天請佛,  乞轉法輪;  眾生得度,
 于今不息。  是之福報,  皆歸梵天;
 是故稱號,  梵福第一。  其初始轉,
 法輪之時;  佛以甘露,  先飲五人。
 願使眾生,  速轉法輪;  如佛世尊,
 說法度人。

佛本行經度寶稱品第十八

 久無央數劫,  所積得善本;
 逮得昔所願,  先以授五人。
 猶如事火祠,  得酥益增熾;
 佛炎超踰彼,  光明靡不照。
 已出五道淵,  尋便度五人;
 始與五沙門,  德力勝五根。
 佛如滿月現,  與諸弟子俱;
 猶如五明星,  與月俱遊處。
 時波羅奈城,  有大長者子;
 性慈仁愍達,  厥名曰寶稱。
 居宅如天宮,  侍使猶天女;
 伎樂小罷息,  稱及女皆眠。
 古世福所追,  應服甘露藥;
 前世見死屍,  慈悲斯須間。
 宿善所追及,  悵然從寐寤;
 見諸女如屍,  居宅猶丘墓。
 其心懷慘忤,  舉手悲歎曰:
「吾今遭厄難,  大苦患之中。
 自然生善心,  唯樂無為安;
 欲樂難久保,  善樂斯須耳。
 當從何路逃?  於何自藏匿?
 不遭無常火,  無恐怖之處。
 誰於世可恃?  吾當何所怙?
 誰當從愛欲,  深泥中見拔?」
 於是捨愛欲,  徐下金寶床;
 因便履寶屣,  其價直百千。
 居宅城門戶,  皆自然夜開;
 即明曉如晝,  其心懷狐疑。
 天於上空中,  懷慈告令悅:
「仁遠建志性,  莫顧懈遲久。
 佛世間聖師,  今去是不遠;
 停立相望待,  如牛求母犢。
 仁當於今日,  建無極大利;
 婬欲如群魚,  迷惑之迴波。
 以乘上精進,  第一牢桴材;
 度諸苦淵海,  期必在今日。」
 時童子寶稱,  行正流泣測;
 遙舉手向佛,  悲聲而歎曰:
「惟尊我今困,  於老病死苦;
 願尊常為歸,  濟我斯苦患。」
 佛時遙告以,  梵柔軟淨音:
「是間有安靜,  無苦患之處;
 有八賢聖路,  寂滅甚清涼。
 速來詣吾所,  當為汝作歸。」
 寶稱聞是教,  喜踊意充益;
 猶如遭旱熱,  自洗清淨池。
 尋聲至佛所,  稽首世尊足;
 唯如妙華樹,  為風所吹顛。
 體瓔珞服飾,  心怛然不著;
 宿福今運會,  畢竟獲羅漢。
 佛見寶稱心,  內慚體瓔珞;
 沙門事俱辨,  因告語之曰:
「飾容內純善,  第一勝諸根;
 是謂成吾法,  不以託外服。
 其有內心端,  表裏相應順;
 道門為之開,  不可恃虛服。」
 緣寶稱功德,  四友因得度;
 滿成與無怙,  牛呞及善與。
 將五十童子,  得度脫諸苦;
 彼諸世尊邊,  始六十羅漢。
 時佛以梵音,  告諸弟子曰:
「汝等已度苦,  曠然清涼安。
 眾生沈愛欲,  受苦可憐傷;
 卿等宜慈愍,  諸方宣化度。」
 分布遣弟子,  於是獨遊行;
 乃至野象澤,  因求止宿處。
 現神光晃昱,  以降毒害龍;
 顯神足變化,  種種奇妙好。
 佛憍慢已盡,  又化諸憍慢;
 度第一迦葉,  居野象澤者。
 然後以次度,  迦葉之二弟;
 三兄弟門徒,  千人成無著。
 佛與是三人,  功德甚巍巍;
 法則及惠施,  禁戒威儀善。
 將從千弟子,  名眾師之師;
 慈愍度竭王,  行詣王舍城。
 有宿德之人,  典領摩竭境;
 以善居王位,  德善踰眾生。
 聞佛大聖尊,  來入國境內;
 聞即心喜踊,  整嚴往迎佛。
 王駕躬自出,  與大極自軍;
 王瓶沙妙容,  眾王中最殊。
 如釋從諸天,  俱出其天宮;
 嚴威儀導從,  往見梵天時。
 與諸重臣屬,  始從城中出;
 執轉輪聖王,  出遊之威儀。
 與諸神寶臣,  前後俱導從;
 極世之嚴飾,  殊妙無有比。
 象馬車人從,  聲震於雲中;
 婦女臨路觀,  服飾如電曜。
 諸城門各出,  填塞四衢路;
 猶如山諸谷,  秋雨暴水出。
 諸王中雄猛,  行近至佛前;
 佛奮金色光,  照曜諸樹間。
 以佛之威神,  曜澤令金色;
 王愕然歡喜,  顧謂傍臣曰:
「聽聲視其色,  禮儀甚相應;
 如吾諦熟觀,  誠實妙寶器。」
 智慧之大海,  眾善之寶藏;
 遙視其容貌,  佛以慈相示。
 王不勝歡喜,  便下其寶車;
 如日出於雲,  下沒西山崗。
 罷王五威儀,  步進詣佛所;
 五體禮佛足,  盡心謙恭敬。
 叉手仰視佛,  甚妙意無厭;
 喜敬心無量,  身衣毛皆竪。
 禮竟就位坐,  形容益殊好;
 一心熟觀佛,  猶寶須彌山。
 三自稱名號,  因白世尊曰:
「今視世尊顏,  心終無厭足。
 佛興世奇快,  為三界作歸;
 今日喜踊躍,  情懷心逸豫。
 豫覩計明諦,  快捨聖王位,
 天世人所敬,  其宜實應當。
 度身至安處,  充滿眾生願;
 今禮世尊足,  身命歸於佛。」
 王於佛前坐,  僉然自撿整;
 繫眼睛於佛,  熟視心不動。
 專精在守意,  如蜂向花樹;
 兼加謙恪心,  渴仰欲聞經。
 佛以八種聲,  為王廣說法:
「諸根及心意,  六情緣起色。
 起滅不停息,  猶如水中泡;
 諸根之起滅,  王當諦覺知。
 如下種於地,  必有萌芽生;
 芽非種種非,  芽王當審覺。
 非本不離本,  諸情意如是;
 生死之顛倒,  相因緣生滅。」
 王聞是深法,  心為之悚然;
 即度生死淵,  逮得慧眼淨。
 侍從萬二千,  皆蒙得解脫;
 上諸天八萬,  逮得甘露藥。
 爾時佛聖師,  遊止竹林園;
 慈愍眾生故,  晝夜奮光明。
 比丘名馬師,  順威儀早起;
 啟辭白世尊,  欲入城分衛。
 佛告今出行,  若卒逢異學;
 當以四諦頌,  次第為解說。
 時聞聖師教,  頂受而奉承,
 為其四大故,  行詣王舍城,
 寂然息心行,  目視不離前。
 外學甚明達,  厥名曰受訓,
 見妙異威儀,  敬心而往問:
「新威儀寂滅,  唯告示其意。
 是何奇寶山,  為仁最上師?
 仁是何寶顆?  從何山迸出?
 是何智慧樹,  所戴鮮好花?
 為從何師日,  仁光所從出?
 是何慧清池,  乃生是芙蓉?
 仁師有何教?  是誰見告示?」
「有王甘蔗族,  釋種王之子;
 捨家學成佛,  為普世聖師。
 仁當覺吾師,  天人聖賢師;
 我適始初學,  生年既幼稚。
 佛法廣且深,  所說甚精微;
 今當精現說,  聖師之言教。
 覺苦苦起無,  又知苦所滅;
 所以苦滅道,  聖師所頒宣。」
 彼聞是四句,  心即霍停止;
 憂婆替即時,  逮得慧眼淨。
 因為目犍連,  再遍說四句;
 應時見道跡,  俱行詣佛所。
 與五百門徒,  稽首敬禮佛;
 發聲稱沙門,  威儀即備悉。
 二賢先見道,  俱逮羅漢果;
 一者智慧最,  二者神足備。
 二賢侍世尊,  猶如左右臂;
 共輔翼於佛,  如王者賢臣。
 時有大姓子,  名曰藥樹生;
 捨金色妙英,  剃頭被袈裟。
 於多子野澤,  見佛陳本行:
「今始得覩佛,  一切智聖師。」
 叉手戴頂上,  向佛遙稽首:
「佛是我聖師,  我是佛弟子。」
 佛以妙梵音,  慈心告之曰:
「善來賢明士,  適遇會良時。」
 佛應順本行,  為說深妙法;
 散其塵勞聚,  即時逮果證。
 與三聖弟子,  光顯一切智;
 猶月十五日,  與三明星俱。
 適從舍衛國,  奉使至王舍;
 財富好施與,  厥名曰須達。
 到適聞佛名,  喜踊躍無量;
 舉身衣毛竪,  夜不能眠寐。
 夜半至佛所,  到即得見佛;
 五體禮佛足,  情甚懷歡欣。
「汝以愛法故,  除損睡眠耶?
 夜喜故詣吾,  必獲其善報。」
 施戒及智慧,  歎譽生天安;
 婬欲之瑕穢,  廣說若干法。
 猶如淨好[疊*毛],  入染受色鮮;
 時長者須達,  受入泥洹池。
 久發願求佛,  欲於世興出;
 度脫眾生苦,  所誓今已滿。
 從生死苦厄,  度無數眾生;
 導以正平路,  徑趣泥洹城。
 如其本所願,  各各從意得;
 往古得度者,  盡服甘露味。
 皆尋得安隱,  不危墜之處;
 聞已樂學者,  當入泥洹城。

佛本行經廣度品第十九

 獨為一切護,  獨為世間師;
 為天人為導,  號佛天中天。
 長夜在塵勞,  久處昏眠者;
 擊正法之鼓,  以寤所應度。
 五岳所擁繞,  羅閱祇城中;
 度王弟攦黑,  及群眾八萬。
 長者號勇猛,  慳垢蔽其目;
 先濟化炎光,  并度醫耆域。
 王舍城國內,  迦羅衛首家;
 世尊光踰日,  小火欲焚佛。
 法雨洗其心,  三垢之盛火;
 毒飯及塵冥,  一時普消殄。
 隨提大國中,  達士如梵天;
 度名聞梵志,  號曰梵摩踰。
 香特大國王,  目如紺蓮葉;
 為解六種法,  令覺正見諦。
 有山名道術,  特顯如金山;
 心淨有智慧,  沐浴俗解脫。
 有十六梵志,  號曰度彼岸;
 及餘六萬人,  同時皆得道。
 時眾祐福田,  往詣處聚中;
 於時彼聚中,  有大姓梵志。
 有名聞重齒,  時欲大祠祀;
 斷祠祀疑網,  立之於正路。
 時在隨提山,  帝釋石室中;
 時佛處其中,  不動如太山。
 天樂般遮翼,  歌頌覺寤佛;
 以清淨甘露,  飲天王帝釋。
 懷害多瞋怒,  捷疾甚暴風;
 小指為額鬘,  迷惑癡狂走。
 害如閻羅王,  梵志鴦掘魔;
 神足以調化,  凶暴難調者。
 又於安屈界,  梵志名戒慎;
 狐疑所纏結,  絕斷其狐疑。
 與三百門徒,  從苦得解脫;
 截其塵勞結,  令永無有餘。
 頭上火炎然,  口中亦吐火;
 瞋怒銜下脣,  撩擲火燒然。
 身都放火炎,  猶如劫盡燒;
 以言滅曠野,  阿臘鬼神火。
 身大如青雲,  電光晃斑駁;
 體大亦如是,  飾以金瓔珞。
 懷害吐毒氣,  霹靂雹石緻;
 視神力斯須,  滅無苗龍毒。
 於大宅聚中,  化童子拜守;
 先度善昏眠,  野城化手授。
 拘睒尼所濟,  無畏及令者;
 於羅閱城國,  化梵志無嫌。
 維耶離所度,  食肉蔽羅剎;
 葉耳惡鬼神,  俱化令度脫。
 師子力已下,  化度四千人;
 又化劫賓[少/兔],  及四千童子。
 於野畜繁山,  化太子道德;
 地時度白轉,  所生化濟使。
 退守於雙林,  生聽於舍衛;
 化梵志無畏,  及無數大眾。
 又化優波先,  五百將從俱;
 又度聽受等,  及五百梵志。
 化不蘭弟子,  有五百賈人;
 濟五百釋種,  皆令作沙門。
 於清林村落,  化度二百人;
 無特度二百,  會同度五百。
 又於億傳村,  化度八十人;
 此滿度六百,  隨提聚五十。
 諸天四天王,  大力護世間;
 勢力如谷水,  恚害如流波。
 以其越呪教,  為說四聖諦;
 極乃能解達,  立之八正路。
 諸賢士等輩,  二十八鬼神;
 將軍凶弊惡,  犯嬈人魂魄。
 居雪山鬼神,  竪毛多瞋怒;
 刺毛甚弊惡,  佛滅其恚害。
 女神諸鬼母,  厥名曰取去;
 食世間無數,  嬰孩抱上子。
 最小子愛作,  佛取藏鉢覆;
 母行方便求,  狂走來詣佛。
 佛問:「愛子耶?  世人亦愛子;
 若能慈不殺,  吾當示汝子。」
 即從教受戒,  執慈不復殺;
 與子歸詣佛,  如江河歸海。
 將男女甚多,  鬼男女亦眾;
 孫息諸男女,  無數塞野澤。
 於祇樹之中,  化諸鬼子母;
 將從無數眾,  佛授以正法。
 隨提國沙門,  度脫四十人;
 四方士沙門,  又度三百人。
 度簇髮梵志,  徒黨四千人;
 有勇進梵志,  又復度千人。
 如化舍利弗,  精進者無數;
 以化槃特法,  軟意教亦爾。
 又如安庠法,  化無數善人;
 化羅旬擩法,  度諸薄福者。
 如化賢良法,  度無數貴人;
 以化廁士方,  度無數賤人。
 如化迦葉術,  度無數調良;
 如化迦樓陀,  無數放逸人。
 如化善除法,  所度無央數;
 以化貴姓法,  聚度亦無數。
 因度占波法,  度諸占相師;
 如迦葉比類,  化曉迎意者。
 舍衛城門中,  逢五百異學;
 化以火圍繞,  方便度脫之。
 現神足變化,  度欝鞞迦葉;
 以威神降伏,  梵志名快諦。
 審諦與阿踐,  及無苗龍王;
 并言談長者,  皆急疾力化。
 或如鴦掘魔,  捨走而以化;
 如化香持王,  迎逆煩意度。
 以若干方便,  接度其弟難;
 度梵志因頭,  佛從因化出。
 變現身為鹿,  濟度野獵師;
 五百釋種獵,  化其箭為花。
 化醉如郁伽,  度嚴飾如綵;
 以度憍悵方,  濟諸奢憍者。
 化難動迦葉,  逆不受其施;
 以若干方便,  行調度眾生。
 長齒與黑子,  吉瓶及造作;
 諸國弊鬼神,  佛之所教化。
 上昇及深奧,  江施與形像;
 至牢山鬼神,  化於普廣山。
 度明珠齒鬼,  花齒鬼第二;
 千目及青眼,  法度與赤色。
 嬰耳及花耳,  大力甚貢高;
 大深山谷中,  化是諸鬼神。
 佛至大吼國,  度諸優婆塞;
 立之不還道,  凡有百五十。
 建往還道者,  有二百五十;
 須陀洹道者,  具滿五百人。
 所向及喜嘆,  嘆者樂花開;
 聽善性及霧,  吉善來充溢。
 稱滿及善覺,  仲隱光含笑;
 牛勝絜長頸,  未發并泉作。
 如是等羅漢,  同一有五百;
 略說其端首,  度者無央數。
 或以柔軟教,  或以麤穬辭;
 或以剛柔調,  佛盡教化之。
 調達之所放,  狂醉於王舍;
 佛所化迷惑,  醉象名財守。
 時於城門外,  佛見猛師子;
 好目視世尊,  佛記當得佛。
 於帝釋石室,  降化猛特牛;
 曠野中諸應,  為下生天種。
 時不具城中,  兩初生虎子;
 得慈心於佛,  及與千飛鳥。
 鸚鵡及孔雀,  犲犳并維羅;
 龜鼈與毒蛇,  鵒及奢立。
 鴿雀及與烏,  乃及至蝦蟇;
 是等蒙恃怙,  皆得生天上。
 裸形入海水,  可浮得彼岸;
 日有千光明,  可以手掌障。
 佛諸經深義,  廣博微妙句;
 一切諸聖師,  莫有能究盡。
 無數諸天樂,  無量諸聖神;
 無邊空中露,  無底山地祇。
 無數水樹神,  無數地天人;
 所度無央數,  先世所願具。
 猶佛得願具,  眾聖天人師;
 亦充天世人,  所求之善願。
 亦願使一切,  有形眾生類;
 其學是經者,  令入泥洹城。
 諸天執樂神,  龍鬼阿須倫;
 是等聞佛經,  逮服甘露藥。
 見佛受化者,  世間今故有;
 是等護國土,  災患永消亡。

佛本行經現大神變品第二十

 諸天之帝,  與諸天俱;  已勝強怨,
 諸阿須倫。  名稱力勢,  普增遠聞;
 坐施安床,  心喜無量。  以微妙法,
 甘露神藥;  天人之尊,  甚自充飽。
 猶如天帝,  處施安床;  梵志見佛,
 安坐如是。  心不歡喜,  不得休息;
 因生嫉妬,  懷煩欝熱。  因相聚會,
 於林樹間;  廣共博義,  論說於佛。
 此人何因,  獨顯於世;  其名聽遠,
 超吾等上。  及將世人,  入邪徑路;
 令梵志法,  轉見輕慢。  若其名德,
 轉久增益;  吾等名稱,  便當滅亡。
 吾等名稱,  若滅亡者;  何從能致,
 供養安樂。  故當勤加,  推理思求;
 釋種之子,  獨得敬養。  若能推盡,
 反其事者;  了必當失,  供養名稱。
 各各思惟,  欲露佛短;  或有發聲,
 反歎顏貌。  或復稱其,  言辭清淨;
 又復嘆詠,  其相好者。  如是言語,
 斑駁不同;  乃反稱揚,  佛之功德。
 於時其中,  有大梵志;  謂眾人曰:
「聽吾言理。  母生之時,  從右脇出;
 其母永無,  瘡痍疾苦。  難動大地,
 六反肅震;  微妙天樂,  自然有聲。
 空中自然,  雨諸天花;  金粟銀粟,
 盤檀種種。  于時日光,  踰倍於常;
 花下猶如,  雜綵帳幔。  諸天撞擊,
 寶鐘金鼓;  慶雲含潤,  如垂降澤。
 日月燈燭,  皆失精光;  普世忻喜,
 如得恃怙。  生於微妙,  林樹之間;
 從脇生時,  猶日出雲。  未及下至,
 於地之頃;  天帝掌接,  傾側恭敬。
 子出生時,  顯露如是;  奇瑞可怪,
 不可思議。  天地為之,  感動證應;
 自是普世,  將護名稱。  少小勤求,
 解脫度世;  塵勞之穢,  蛇蚖毒害。
 正應登臨,  轉輪王位;  捨不顧,
 勤求滅度。  不迷惑於,  少壯之惑;
 念老病死,  傷損其情。  捨家入林,
 息心淨行;  名稱之美,  熟復踰此。
 其弟子眾,  賢良調善;  以是之故,
 得世敬養。  迦葉目連,  及舍利弗;
 是等屈就,  余敢不從。  三王捨棄,
 美號王位;  執持沙門,  微妙威儀。
 其餘無數,  賢善貴人;  歸釋種子,
 訓化言教。  佛於世間,  所得諧偶;
 或因弟子,  或以己聽。  宜設方便,
 早屈折之;  如惡病王,  思惟除滅。
 曼今吾等,  瑕醜未現;  人未覺寤,
 簇髮重戴。  亦[口*曼]未笑,  灰塗身體;
 裸露五形,  如是禮節。  現子所為,
 不可得勝;  以其辯口,  託諸言說。
 巧便精勇,  及於無畏;  豐秋賢善,
 并與迦葉。  厥性質直,  名曰審諦;
 身體妙挺,  巍巍可畏。  所學聰疾,
 明達踰師;  視世學人,  猶如草穢。
 又自矜高,  意常求敵;  言辭臨眾,
 譬如醉客。  得至釋子,  皆沈著地;
 自居如象,  過猛師子。  吾唯一事,
 可以勝之;  偏當以此,  得伏子耳。
 若能爾時,  必得勝子;  名稱可畏,
 又增利養。  唯可請佛,  令現神變;
 子性少求,  又喜慚愧。  每勅弟子,
 不現神足;  若不現變,  則負吾等。」
 聞是皆喜,  還相歎譽;  已各罷散,
 各寓廬窟。  魔天其夜,  詣諸異學;
 欲以威神,  令意喜悅。  各各一一,
 至其廬窟;  自變形容,  如其弟子。
 自投其身,  不蘭足下;  我真實是,
 聖師弟子。  又復往至,  餘五人所;
 遍往行詣,  欺誑六人。  以其神足,
 令各愕然;  梵志歡喜,  謂必果勝。
 諸梵志等,  各各早起;  大相聚合,
 到王宮門。  詣王耳目,  明司之官;
 具各陳情,  使入啟王:  「是諸梵志,
 大婆羅門;  或所長養,  智慧宿年。
 今來詣門,  求見大王;  如天仙士,
 詣帝釋門。」  王曰:「吾聞,  是諸梵志,
 欲與佛競,  顯己功德。  嫉惡於佛,
 善德相好;  如阿須倫,  嫉月之明。」
 臣下白王:  「是等群聚,  長聲嚮嚮,
 求敵欲鬪。  猶如熊羆,  特牛虎象;
 如為師子,  見遮深谷。」  王即聽使,
 諸梵志現;  坐席承望,  敬以容禮。
 慈意瞻視,  遜辭與語:  「諸師何故?
 勞體顧意。」  諸梵志等,  各舉右手;
 同聲發聲,  啟白天王:  「智達慧人,
 應馳省王;  如天仙士,  謁現梵天。
 梵志立王,  唯以一法;  在於世間,
 詣明人事。  唯以稱量,  是法非法;
 立王者位,  如稱度量。  自昔以來,
 未曾聞見,  上世之時,  猶不如是。」
 視諸梵志,  眾善功德;  如於王國,
 受供養福。  願聽其意,  來之意故;
 今盡微願,  啟白天王:  「今欲與此,
 瞿曇沙門;  俱於王前,  捔神足力。
 願躬臨視,  大智慧者;  有大神力,
 功德勝者。  然後乃可,  諦覺了知;
 其得勝者,  王請為師。」  王良久乃,
 謂諸梵志:  「賢明競爭,  理所不安;
 金初不曾,  還與金爭。  是故賢明,
 不當爭競。」  於是梵志,  重復白王:
「願王聽省,  某等所因;  不復開避,
 某等徑路。  於己善法,  勞勤志思;
 捨棄舊典,  所居廬窟。  又復叛棄,
 梵志先師;  突走歸趣,  瞿曇法律。
 猶如海水,  入摩竭口;  託是事理,
 及餘無數。」  以諸言辭,  切逼迫王,
 王因一視,  左右傍臣。  便以此事,
 付梨師達。  時梨師達,  遜辭謂言:
「今說一事,  唯各善聽;  賢以善意,
 捫摸瘡痍。  以軟滑篦,  耗盡病原;
 師子虎狼,  毒害蝮虺。  值其睡眠,
 智者不覺;  佛今坐定,  入禪寂滅。
 仁等不宜,  無事覺悟;  猶如烏鵲,
 與金鳥諍。  牛跡之水,  與海捔量;
 螢火虫子,  與日光明。  田家灰堆,
 欲比須彌;  求欲與日,  力競光明。
 又欲與月,  比其盛滿;  欲與帝釋,
 共相照曜。  又請梵天,  示現神足;
 下賤之類,  若餓鬼來。  與諸上尊,
 欲捔神力;  汝等請佛,  亦復如是。
 何智達者,  當信是事?  仁等今餘,
 所有弟子,  善自防護,  於釋種子;
 如摩竭魚,  久睡眠時,  不可覺言,
 起來吞我。」  時王聽受,  梵志所啟。
 王前下期,  却後七日;  王便輕出,
 往行見佛。  具向世尊,  陳說此事:
「我於尊法,  終無厭足;  聽受世尊,
 微妙正典。  貪眾善意,  無有斷絕;
 今諦思惟,  世尊德善。  尊無數劫,
 積行如流;  今世功德,  充滿如海。
 猶如晝夜,  興大雲雨;  新水入海,
 充盈滿實。  佛世尊之,  無量巨海;
 梵志等見,  洪滿盈溢。  便欲以手,
 接取灑棄;  灑棄巨海,  欲令枯竭。
 梵志等期,  會祇樹園;  却後七日,
 捔神足力。  其已許可,  此等所啟;
 是輩與我  已結要誓。  退忘不失,
 啟白世尊;  愚情有失,  愆重如何?」
 王體素自,  麤丁姝大;  歎佛威德,
 悚然細小。  世尊弟子,  名曰目連;
 長跪叉手,  前白佛言:  「佛天中天,
 眾聖之師;  願默寂然,  是事見付。
 薄能挫折,  此外異學;  猶金翅鳥,
 臨海諸龍。」  佛以梵音,  而告之曰:
「斯等請吾,  吾宜往應。」  王聞佛許,
 歡喜踊躍;  因顯發聲,  說是言曰:
「地上諸人,  及虛空中,  天龍鬼神,
 聽吾言令。  種種展轉,  必相告語;
 天上空中,  大山巨海,  相請來會,
 觀名稱德;  必來莫疑,  普世眾會。」
 於是斯會,  七日已至;  於祇樹間,
 徵瑞應現。  以眾香汁,  沐浴灌灑;
 若干色花,  遍布其地。  可見之類,
 於空中現;  諸天營從,  與諸天女。
 諸妙寶樹,  於空中現;  眾寶幡幢,
 如舌舐空。  蓋拂垂珠,  而雜種香;
 諸天瓔珞,  花鬘轉目。  眾寶積聚,
 處處顯現;  諸天名寶,  側塞空中。
 天上世間,  莫不踊躍;  故集會來,
 觀神變現。  諸天人聚,  猶如大海;
 譬如秋水,  趣於海淵。  爾時有天,
 名曰稱令;  觀諸無間,  普懷歡喜。
 從天下來,  稽首佛足;  執恭敬意,
 白世尊曰:  「我今特當,  殊異於餘;
 勤加奉事,  於佛世尊。  若有先時,
 以善施人;  彼則加報,  迎之以善。
 世尊普慈,  加於世間;  以次為之,
 眾生恃怙。  如今觀察,  佛天中天;
 出興於世,  獨為我故。  自惟我兄,
 大國之王;  己身前世,  行善惡事。
 緣是更歷,  大艱難中;  如從天上,
 墮於地獄。  割我兩臂,  乃到曲肘;
 兩脚見截,  乃至于膝。  猶如屠兒,
 屠羊之法;  解我支節,  令各解散。
 世尊爾時,  來受我師;  緣佛世尊,
 更受生命。  時佛為我,  說微妙法;
 尋還建立,  阿那含證。  我獨一己,
 能勝異學;  以神足力,  壓伏外道。
 世尊躬自,  難其弟子;  以一切智,
 或能預知。  今當承事,  小加勞苦;
 乃後來世,  以為念事。」  梵志後時,
 聞是言論;  便不敢復,  求捔神力。
 以己神足,  忽然昇虛;  斯須之間,
 到雪山中。  於深谿谷,  見其好樹;
 天香眾寶,  甚嚴微妙。  拔取大樹,
 周匝由延;  以手擎持,  猶如寶蓋。
 時一切智,  寶座之側;  時諸天人,
 以雜天繒;  挍飾寶樹,  甚可愛樂。
 於時便出,  無量光明;  譬如雲除,
 日霍然現。  紫金色炎,  白銀色光;
 其光昱昱,  普曜世間。  自然芙蓉,
 從地中現;  千葉蓮花,  天雜寶成。
 妙紺瑠璃,  以為花莖;  象牙高座,
 在蓮花上。  天金花臺,  細明珠茸;
 為佛施主,  極妙無比。  時佛徐行,
 就天寶座;  處於花上,  如梵天王。
 佛身光明,  踰倍於前;  日月明珠,
 不可為比。  奮放臂光,  照曜世間;
 一切智燈,  明輝於世。  猶如蓮花,
 塵水不著;  眾生視佛,  周匝圍繞;
 如蜂集花,  而食其精,  熟視佛面,
 而無厭足。  遣使往請,  外道諸師,
 意疑不欲,  來就眾會。  時佛告語,
 諸天人曰:  「是等不來,  至此共會。」
 於時神通,  一切聖智;  眾生緣畢,
 應得度者。  即以佛眼,  覩察十方;
 欲從生死,  廣度眾生。  地即劈裂,
 獄苦盡現;  如大張口,  欲吞世間。
 眾生恐怖,  心懷戰慄;  如船賈客,
 遭摩竭口。  時佛呼告,  大目犍連:
「勅語眾生,  諸地獄名。  是痛如此,
 此苦如是;  犯是瑕惡,  墮是地獄。」
 目連昇虛,  奮洪聲令;  遍十八獄,
 說其罪對。  時眾生各,  識本所作;
 我應墮此,  我應生此。  一切眾生,
 心盡向佛;  餘無可怙,  唯歸三尊。
 眾生心專,  一向不動;  悚息縛束,
 爾乃現變。  於佛寶座,  四角化現;
 角有四佛,  坐寶蓮花。  因是轉變,
 無數諸佛;  坐寶蓮花,  塞滿虛空。
 諸佛光明,  照曜十方;  身或出水,
 如雲中雨。  或復變現,  水火俱出;
 滿虛空中,  化現如是。  時佛奮現,
 如是神變;  至二十八,  無結愛天。
 諸佛充滿,  三千世界;  眾生遠近,
 見佛所在。  諸佛世尊,  坐蓮花上;
 光明神德,  一切具足。  功德巍巍,
 猶如寶山;  四嚴嚴飾,  光曜於世。
 如梵天王,  花中出時;  坐蓮花上,
 威儀備悉。  唯佛世尊,  降伏魔兵;
 坐蓮花上,  德超梵天。  一切眾生,
 展轉相謂:  「劫數若干,  百千萬億,
 無央數劫,  所積聚德;  一切智藏,
 今日乃發。  猶如往古,  劫初之時;
 四生眾生,  從梵口出。  佛今所現,
 如古梵天。」  世尊口出,  無央數佛。
 自古已來,  眾生懷念;  謂此世界,
 唯有一佛。  蒙佛光明,  長養眾善;
 無央數佛,  世所恃怙。  佛之大燈,
 然於世間;  光明徹照,  三界眾生。
 世間無復,  愚癡之冥;  一切智明,
 愚癡除無。

 紺色光明,  晃深虛空;  坐於千葉,
 寶蓮花上。  佛現福報,  滿是世界;
 猶如大海,  七寶充盈。  佛現眾會,
 皆懷善心;  即以深奧,  柔軟清淨,
 梵哀鸞音,  以種種聲,  廣為眾生,
 說微妙法:  「如是三界,  無常無堅;
 無我苦空,  滅無為安。」  佛說如是,
 深要法時;  聲遍流聞,  三千世界。
 有億眾生,  發大道意;  又餘無數,
 發緣覺乘。  復億眾生,  逮得道迹;
 諸外異學,  捨外邪見。  時佛即便,
 還捨威神;  於眾生前,  顯然昇天。
 於忉利宮,  為母說法;  以甘露藥,
 飲諸天人。  佛所以得,  勝諸梵志;
 神足變化,  威德相好。  充滿一切,
 眾生之願;  普同淨潔,  甘露法藥。
 汝今在此,  現大神變;  化度無量,
 無數眾生。  其諸天神,  逮見佛者;
 念佛恩德,  擁護世間。  其聞是者,
 增益功德;  緣是種善,  於佛福田。
 得度生死,  苦惱之對;  因入泥洹,
 安樂之城。

佛本行經卷第四

轉法輪品第十七

 願成懷歡喜,  悅澤樹王下;
 坐觀樹七日,  不食喜充盈。
 猶王初臨國,  巡行妙寶藏;
 佛妙藏亦爾,  先觀視諸法。
 以佛眼普視,  世間悉了見;
 覺世行入邪,  六師迷惑說。
 法微妙難解,  愚了泥洹解;
 覺第一最覺,  意欲默然寂。
 最神妙梵天,  方便見無偏;
 知佛先世誓,  發心欲來下。
 欲以善益世,  妙辭請法雨;
 被[疊*毛]明如日,  顯然降世間。
 尋來到佛前,  敬稽首佛足;
 在佛側甚明,  如風吹金樹。
 慈目視無厭,  盡敬白佛言:
「願憶果敢誓,  施甘露於世。

「世人如藕,  華微妙好;  或齊水敷,
 或出水上。  眾生欽仰,  佛日當出;
 蒙日心開,  猶池中華。  捨佛世尊,
 無誰能有;  從生死獄,  拔出眾生。
 猶如往古,  轉輪聖王;  濟眾生苦,
 以十善行。  已能[打-丁+毛]攪,  智慧海淵;
 得上神良,  甘露法藥。  欲以充滿,
 眾生疾苦;  宜開惠施,  分甘露藥。
 尊已得度,  眾苦海淵;  願以法船,
 度一切生。  猶如賈客,  沈沒海中;
 方便濟度,  如巧船師。  塵勞之疾,
 甚重弊惡;  眾生久患,  不遇良醫。
 最上醫王,  興出于世;  今宜授與,
 法神良藥。  想煙如雲,  覆蓋甚厚;
 婬火熾燒,  諸天世人。  尊已飽滿,
 宜傷眾生;  願以法水,  充飽一切。
 已能滅除,  一切愚冥;  心明智慧,
 喻如大燈。  愚冥覆蔽,  世間之眼;
 願施法燈,  照曜愚心。  尊已服飲,
 先佛口教;  言辭之江,  猶先仙人。
 願從妙口,  慈哀惠捨;  清淨言辭,
 恒水江河。  貢高慢山,  巖甚峻高;
 以慧剛杵,  碎令無餘。  願復以此,
 智慧法杵;  施與眾生,  令碎慢山。
 心性躁擾,  今已調良;  縛以審諦,
 智慧之繩。  願施世間,  清淨調意;
 智慧牢固,  索之繫縛。  慈仁之主,
 施惠慈心;  眾生久遠,  墮邪徑路。
 世間導師,  今已出興;  願導世間,
 生死曠野。  迦葉佛來,  世皆昏寐;
 沈沒迷惑,  塵勞長夜。  惟願世尊,
 宜以正法,  之大鐘鼓,  覺寤久眠。」
 世間梵尊,  受許梵天;  淨音微妙,
 當班宣法。  梵天聞之,  甚大歡喜;
 禮佛足已,  忽昇虛逝。  於是眾善,
 第一法器;  號曰世間,  功德福田。
 佛應普受,  眾生之施;  四王即來,
 奉獻四鉢。  佛即時以,  神變之力;
 左受右按,  合成一器。  於是便受,
 二賈客施;  始受五戒,  為清信士。
 因是發意,  當廣說法;  佛眼始視,
 應得度者。  阿蘭命過,  已至七日;
 見欝陀羅,  昨夜命終。  因復憶念,
 侍者五人;  欲為是等,  除長夜冥。
 行詣大城,  波羅奈界;  威儀安庠,
 猶師子步。  所作已辦,  相好甚著;
 厥雖獨行,  德如眾從。  有一達士,
 名曰尼揵;  於路逢之,  意用愕然。
 占相變夢,  逆知吉凶;  八種世典,
 名稱獨舉。  見佛德相,  審諦觀視;
 謙遜恭敬,  軟辭白佛:  「諸染著中,
 而無所著;  諸根動中,  寂無所動。
 瞻覩面相,  於情有疑;  將無智慧,
 明達具足。  熟視面相,  清徹明好;
 牽御諸根,  所為自在。  觀察儀容,
 所作事辦;  師為是誰?  願為誠告。」
 時佛告以,  清淨之聲:  「天上世間,
 吾無有師;  吾不詣師,  自然覺之。
 吾證佛滅,  卿當了之;  自稱為佛,
 已普勝邪。  如是尼揵,  應覺已覺;
 一切可勝,  都已得勝。  以是勝故,
 成一切智;  今始行詣,  波羅奈城。
 吾欲於彼,  擊大法鼓;  為世苦惱,
 建置善法。  普請令會,  法之上賓;
 獨安己身,  是不為奇。  濟拔勤勞,
 一身苦者;  廣為眾生,  而求善者;
 其人功德,  不可計量。  若以一身,
 度流上岸;  若復見人,  為水所漂;
 不發慈心,  濟水流人;  是輩不可,
 稱為道士。  若復有得,  伏藏珍寶;
 不惠濟貧,  是不可爾。  手持良藥,
 行瞻病人;  不以濟病,  齎之何益?
 若見迷人,  行失路者;  不示正路,
 不名大道。  若復見人,  為蛇所螫;
 不與其呪,  用此人為。  若自然燈,
 有所照見;  是不可以,  置恩於此。
 佛以慈善,  教化一切;  為人說法,
 不以貢高。  木中可保,  必審有火;
 空中有風,  地中有水。  如是諸佛,
 必有聖道;  道樹下得,  波羅奈說。」
 即時歎咤,  甚妙無比;  尼揵歎已,
 順道而逝。  心懷喜行,  數數顧瞻;
 慈目視佛,  而無厭足。  佛順道行,
 至波羅奈;  翔鳥所樂,  鹿野之園。
 光相晃昱,  明曜於世;  猶日天子,
 入迷惑園。  億寶意好,  邊方第三,
 第四馬氏,  第五賢居。  爾時五人,
 遙見佛來;  還共論議,  而相謂言:
「樂義者來,  是瞿曇子;  退失本志,
 術敗不成。  不足起迎,  亦莫禮待;
 本誓已壞,  不宜恭敬。」  如是要已,
 急坐不起。  語言之頃,  佛即來至;
 忽不自覺,  違其本要。  猶如地神,
 擎持令起。  或有迎接,  攝取衣者;
 又有取鉢,  設座席者。  以如是像,
 承敬奉佛;  猶不能捨,  世俗戲言。
 佛因告曰:  「非道士宜,  佛前不宜,
 慢無恭肅。」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4 冊 No. 0193 佛本行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