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4n0193_003 佛本行經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 冊 » No.0193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本行經卷第三(一名佛本行讚傳)

為瓶沙王說法品第十四

 意如重慶雲,  欲時降甘露;
 以深奧流聲,  清淨梵天音。
 又復以八種,  柔軟和調嚮;
 以妙辭之前,  降測瓶沙王。
 具照知王意,  正直且清淨;
 慈愛恭敬意,  充盈於心懷。
「今王雖興於,  衰末濁亂世;
 以善自將御,  乃踰上世王。
 見王諸淨意,  內意清淨徹;
 猶如晝陰霧,  花開知日出。

「雖施恩於愚人,  恩德終不居之;
 施少善於賢人,  其恩好日日厚。
 今視王甚奇特,  不迷惑於王位;
 憍自所覆蓋,  土地主皆迷惑。
 智慧人若得財,  以不要財為要;
 身不要如炎花,  慧者從身取要。

「眾生昇天,  甚得大利;  諸土地主,
 以正治法。  正法之王,  順理而治;
 一切人民,  皆從真正。  若有財寶,
 先審取要;  若復別離,  後無恨心。
 猶如從酪,  以取酥去;  漿若翻棄,
 亦無恨心。  以相迎接,  用上賓禮;
 開恩厚意,  以善友義。  今我當以,
 友恩相報;  意欲相諫,  開意善聽。
 一切眾生,  命如朝露;  我今一切,
 都就後世。  猶如盛火,  得酥益熾;
 及燒草木,  終無厭足。  心之憎愛,
 由愚癡出;  皆復迷惑,  狂醉高藥。
 老耄之病,  死亡之火;  強燒五道,
 沈無漏脫。  我今已覺,  盛火之力;
 今欲方便,  免此大患。  是故捨離,
 親族知識;  愛欲如毒,  云何不捨?
 吾已不畏,  是諸毒虺;  雹及火熾,
 疾暴惡風。  亦復不畏,  拔刀劇賊;
 但畏恩愛,  數數生死。  迷於欲者,
 未曾厭足;  諸天亦爾,  況世間人。
 一切世間,  欲求無厭;  如火所熾,
 亦復厭極。  普得土地,  齊海以內;
 又貪求度,  欲得彼岸。  一切求索,
 無有厭足;  猶如眾流,  歸于大海。
 雨寶七日,  乃至於膝;  勝伏四方,
 上至天上。  天上壽命,  長七劫半;
 頂生聖王,  欲無厭足。  更有聖王,
 食天福祿;  時天帝退,  畏阿須倫。
 憍慢遂盛,  仙人擔輩;  邪住無厭,
 從天退墮。  有滿唯王,  往至天上;
 得天婇女,  形專將來。  有犯神仙,
 金寶精舍;  懷貪滅亡,  尋化成灰。
 有重擔王,  將兵上天;  復從天上,
 將天女還。  緣是天女,  自致死亡;
 如是眾生,  無厭而沒。  名聞弊惡,
 弓強箭駛;  捨棄王位,  入林學仙。
 心所不應,  其身行之;  殺害他人,
 身亦滅亡。  有女名賢,  諸王競諍;
 興師率眾,  對陣而戰。  以愛欲故,
 興怨致諍;  當捨愛欲,  如棄怨敵。
 諸王種族,  挾慊嫉害;  殺諸剎利,
 二百一十。  往古列士,  懷恚為害;
 宜捨惡心,  如虺脫皮。  言鴈言鶴,
 緣是致諍;  因相殺傷,  乃至億數。
 愚癡故鬪,  始起於微;  宜捨愚癡,
 棄自冥病。  往古二王,  鬪諍澤香;
 因懷貢高,  遂相殺傷。  以鐵棒擊,
 破碎其頭;  宜捨憍慢,  如雲之蓋。
 又如列士,  甚徤勦疾;  以貪愛故,
 奪他婦女。  以愛著故,  乃致沒亡;
 如畏死故,  宜捨愛著。  二阿須倫,
 坐女色亡;  有貪女色,  聽音沒命。
 騰翔空中,  賓頭王子;  是二嗜味,
 俱致喪命。  昔伊象王,  以鼻貪香;
 犯吉祥天,  以致喪滅。  昔殷頭王,
 身樂細滑;  貪著無厭,  頭裂而亡。
 此等以欲,  恣極六情;  如海受流,
 終以無厭。  摩竭魚口,  猶尚可滿;
 六情受欲,  難可充滿。  如是大貪,
 及餘難計;  六情未足,  遭大艱難。
 可如王言,  先恣六情;  誰有厭足,
 宜審思此。  王以敬意,  相請以國;
 諦視王位,  亦無純樂。  純事令人,
 受極快樂;  緣樂之後,  受大艱難。
 其厚煖衣,  宜冬猛寒;  至於夏暑,
 更反為患。  飢者得食,  以為飽樂;
 有強逼者,  必成大苦。  如好藕池,
 中有宿虫;  猶花樹林,  師子滿中。
 金寶之舍,  熾火充盈;  王位猶此,
 用相請為。  如魚吞餌,  不覺強鈎;
 猶如以蜜,  塗利劍刃。  王者之位,
 如七寶械;  觀雖悅目,  身心甚苦。
 王者容飾,  被服如天;  乘國土車,
 雜糅牢固。  王者重擔,  重於大山;
 苦如馬鬪,  觀者悅之。  水火風雹,
 疾疫飢匱;  偷盜劫賊,  強陵敵國。
 邊境屯守,  侵奪損耗;  是諸艱難,
 獨切王心。  晝夜懷憂,  寢不安床;
 思設方便,  為國除患。  心普懷疑,
 不信臣民;  如至毒鄉,  從人得食。
 假令王者,  領無數城;  其身所處,
 限居其一。  寢一宮室,  坐御一座;
 榮樂無幾,  憂勞甚廣。  衣蓋一形,
 食充一軀;  出行遊觀,  限駕一乘。
 王所飲食,  蓋少少耳;  其餘勞動,
 以恣憍奢。  王唯以一,  自在為樂;
 是樂亦復,  雜諸苦毒。  猶如處在,
 劍所作車;  處事不明,  輙還傷己。
 譬如好舍,  花飾其表;  含毒虺蛇,
 充滿其中。  觀其悅目,  觸甚毒害;
 吾以是故,  不甘王位。  以是之故,
 不宜受是;  生死難保,  猶如幻化。
 焉知宿對,  馳騁何趣?  吾以是故,
 不受王諫。  王云捨家,  而非其時;
 今且諦聽,  吾當報王。  恣意飲食,
 不懷顧慮;  死命追人,  若干方便。
 甘蔗之種,  號曰白淨;  王當覺此,
 是我父王。  吾欲脫苦,  故棄王位;
 欲設方便,  建立善法。  無畏滅度,
 永求第一;  常與生老,  病死長別。
 欲求甘露,  可保之處;  是故不甘,
 與諸欲會。  猶如野畜,  渴行求水;
 疲勞之渴,  迷惑而走。  卒遇獵者,
 截道逐射;  不愍其渴,  必得殺之。
 世間亦爾,  飢渴情故;  迷惑萬端,
 不計死迮。  快意自娛,  暢情飲食;
 不慮成事,  當有壞敗。  老來屈己,
 如強張弓;  疾病傷人,  深於馳箭。
 死來逼命,  如獵放圍;  愚意所迷,
 如何待時?  若覺若眠,  若晝若夜;
 若水若陸,  各各人人。  命逝不還,
 迅速甚駃;  猶如水性,  入摩竭口。
 法之燈光,  莊美之明;  加精進意,
 增益酥油。  奉行善者,  懷歡喜逝;
 命終資糧,  已悉備足。  如進好華,
 色甚鮮明;  志士樂善,  奉上塔像。
 若後日見,  花以萎枯;  已得花要,
 心懷歡喜。  若明達人,  從少小來;
 和調身命,  與善法合。  自覩其身,
 已至朽邁;  調自思計,  每懷歡喜。
 猶如惡賊,  突獄逃走;  乃至曠野,
 大澤之中。  竹葦之林,  虎狼遊居;
 迷惑馳騁,  熱渴所逼。  五士拔刀,
 馳而追後;  恐怖惶灼,  逃突奔走。
 前卒復有,  弊惡醉象;  即便前進,
 欲踐踏殺。  其人不持,  刀仗戰具;
 不齎糧食,  無蓋履屣。  四望顧視,
 永無歸怙;  心懷迷憒,  無所曉知。
 吾今故為,  大王引喻;  欲令解了,
 生死之趣。  大王宜解,  生死如是;
 當了眾生,  如突獄賊。  了知曠澤,
 喻是三途;  虎狼惡獸,  覺是塵勞。
 奔馳疲極,  熱渴憔悴;  則當知是,
 憎愛愚癡。  智慧利劍,  廣施資糧;
 大正法蓋,  禁戒履屣。  如彼士夫,
 乏少此行;  不種德者,  其喻如是。
 前有醉象,  弊暴凶惡;  當覺如是,
 世之死亡。  當于爾時,  無有恃怙;
 唯當依憑,  奉戒行善。  王當迴意,
 覆育民物;  救危濟厄,  猶如赤子。
 普懷慈心,  視民如子;  王當護國,
 譬如護宮。  猶如有虫,  方便勦健;
 逃身速疾,  不遇雨渧。  大王亦當,
 如是逃意;  莫遇惡相,  以自免濟。」

佛本行經不然阿蘭品第十五

 如是菩薩,  廣肩長臂;  安徐詳雅,
 師子應步。  詣阿蘭問,  生死出要;
 意欲斷壞,  生死門閫。  遙見阿蘭,
 與門徒俱;  聚會而坐,  講論梵典。
 菩薩德重,  喻如天帝;  迎接問訊,
 與坐談論。  坐須臾已,  善意相視;
 菩薩慈意,  慰勞阿蘭。  阿蘭對曰:
「久承德化,  所以出家,  不甘尊榮。
 裂壞愛著,  結縛之網;  強壯勇猛,
 猶如大象。  捨棄尊號,  轉輪王位;
 譬如智者,  捨避毒飯。  昔轉輪王,
 不足為奇;  壯過衰老,  捨家入林。
 轉以王位,  授其太子;  猶如萎花,
 轉授與人。  吾今所疑,  仁壯盛美;
 六情所欲,  未至充足。  應受廣博,
 自然榮樂;  捨此美號,  誰不懷疑。
 欲知太子,  事之審實;  必當成為,
 大法最器。  以精進德,  尋智慧舟;
 當速疾度,  生死海淵。」  於是菩薩,
 聞阿蘭言;  含笑懷喜,  而答之曰:
「吾事未成,  故來到此;  今汝自保,
 事必當成。  猶如冥中,  忽見光明;
 喻若迷者,  得人引路。  譬欲渡江,
 遇舟濟渡;  故來相求,  以為善師。
 幸垂顧屈,  所以見教;  若受為徒,
 當事以師。  老病死苦,  當何從度;
 願以此理,  而見告示。」  於是阿蘭,
 謂世導師:  「以諦審聽,  我梵志法。
 生死展轉,  周旋迴行;  上下顛倒,
 猶如輪轉。  有八私事,  號曰內法;
 又有十六,  疑亂諸事。  緣此當知,
 其人意強;  一切世間,  因是起滅。
 如是五性,  識著第六;  意則第七,
 猶豫第八。  凡有五情,  又有五欲;
 又當復覺,  有六誤亂。  曉知是者,
 名曰覺業;  赤仙與位,  皆共覺知。
 梵天號曰,  一切普知;  審知是者,
 名泥洹業。  生死根熟,  牽連縛著;
 但諦覺是,  餘不決定。  吾等於此,
 方便求了;  是吾泥洹,  仁所欲覺。
 或有智者,  謂是泥洹;  或云禪報,
 謂之泥洹。  今相教已,  出生死路;
 合意當勤,  如病求藥。  古仙灌勝,
 有名知足;  有名定行,  久暴露形。
 是等皆從,  日所行道;  又復更有,
 求解脫者。」  爾時菩薩,  聞是語已;
 迴意思惟,  探察事元。  菩薩累劫,
 所覺智慧;  覺其瑕已,  即告梵志:
「已聞汝等,  深奧智慧;  所謂覺業,
 出生死者。  如我所覺,  此事不然;
 猶如有種,  必當出生。  諸情各別,
 謂是解脫;  若對來至,  復還結縛。
 地水節氣,  又復無種;  所以不生,
 因緣錯之。  若種與對,  相遇會者;
 必當更生,  吾了如是。  行淨垢薄,
 壽命延長;  意呼以脫,  謂是泥洹。」
 菩薩不然,  阿蘭是法;  於是復詣,
 迦蘭問法。  為說八意,  菩薩即了;
 微識故著,  覺有是瑕。  體解其意,
 是必還法;  菩薩是故,  捨迦蘭法。
 於是便至,  尼連禪江;  修治淨行,
 求禪處坐。  金色之身,  光影照曜;
 猶如蓮花,  照之於日。  日進一麻,
 半粒粳米;  日日省食,  久羸形體。
 身血竭盡,  脂肪枯乾;  氣力羸頓,
 形體疲索。  普世眾生,  不能堪忍;
 如是羸困,  具滿六年。  菩薩如是,
 暴露形體;  未能還服,  甘露法藥。
 意退念來,  道德無是;  昔閻浮下,
 億善意是。  亦不能已,  是羸瘦形;
 逮及是事,  自致成道。  諸天空中,
 勸進飲食;  氣力充盈,  然後得道。
 意居尊重,  如須彌山;  求佛之意,
 甚大重事。  意雖堅固,  強喻金剛;
 飲食不充,  體不自勝。  覺知是已,
 菩薩便起;  增進飲食,  長育其身。
 侍使五人,  見菩薩食;  捨棄避去,
 至他閑處。  於是便受,  喜悅喜力;
 二女乳糜,  甘露之施。  即便行詣,
 微妙道樹;  安詳徐步,  定出生死。
 嚴飾巍巍,  功德積聚;  以足觸地,
 即大震動。  於是大黧,  眾龍之王;
 聞足觸地,  震動好聲。  意懷便疑,
 熟自思惟:  「久復乃聞,  是震動聲。
 世之將導,  眾師之師;  其足觸地,
 震動如是。  地神歡喜,  跛[跳-兆+我]如舞;
 震聲隱隱,  如有所捨。  以世導師,
 將欲出現;  地肅肅動,  踊躍若笑。」
 因震動聲,  即從水出;  其身體大,
 如黧黑山。  種種珠寶,  瓔珞其身;
 猶如黑雲,  飾以電光。  變若干頭,
 普覆空中;  體放光明,  如雜烟火。
 猶如水雲,  來近日側;  龍以是像,
 禮菩薩足。  起執心敬,  叉手而歎:
「我見前佛,  興出世時。  今之祥瑞,
 如過去佛;  維衛以來,  復至迦葉。
 眼見六佛,  興世之瑞;  尊今第七,
 現瑞如彼。  如觀光相,  明曜於世;
 今日必當,  逮服甘露。  今見尊行,
 躇足步步;  斯地應時,  肅肅震動。
 光明殊勝,  超絕於日;  今日必當,
 所願充滿。  如觀青雀,  順遶而飛;
 猶青雲中,  日現妙光。  齎慈愛音,
 敬菩薩身;  今日必當,  逮得佛道。
 知見今日,  清風順時;  眾流澄渟,
 空中清明。  飛鳥相和,  柔軟悲鳴;
 今日十力,  一切智成。  觀菩薩身,
 如瑩金山;  種種珍寶,  以為嚴飾。
 視菩薩身,  相好自纓;  今日必當,
 成佛道器。  圓光如輪,  在其中央;
 晃昱如日,  五彩絳色。  如今斷除,
 世間厚冥;  如是不久,  佛日當出。
 相樹皆動,  布散名花;  一切眾花,
 同時而敷。  樹無心屈,  傾如有心;
 今日必為,  一切所禮。  猶如白藕,
 蒙月明開;  日光明照,  則芙蓉敷。
 菩薩今現,  佛日月光;  天人心開,
 如快樂花。  如今觀察,  相已現矣;
 甚難值遇,  優曇鉢花。  如花難遇,
 佛亦甚難;  兩難值遇,  俱現於世。
 今日當以,  智慧利箭;  必驚塵勞,
 王將軍營。  已迮及逮,  過去佛處;
 今日必當,  服食甘露。  如今觀察,
 決定者戒;  身體嚴以,  八十種好。
 皆照諸天,  現於身中;  今日當為,
 天人所拜。」  驪龍如是,  歎菩薩已;
 歷泉上過,  行詣道樹。  遙見好樹,
 如天莊嚴;  猶如天上,  晝度天樹。
 吉祥持草,  奉迎而進;  菩薩問字,
 即便自名。  眾人見呼,  名曰吉祥;
 菩薩自計,  吾必吉祥。  即便從之,
 受柔軟草;  散金剛座,  草皆齊整。
 結跏趺坐,  志意堅固;  內以心識,
 審諦決定:  「不度魔界,  眾勞欲塵;
 坐是不起,  亦不飲食。  假令四大,
 捨其本性;  日月墮地,  須彌昇空。
 如是眾事,  可有變異;  吾終不違,
 是願要誓。」  歎誓願已,  諸天大喜:
「菩薩發意,  定欲降魔。  猶如不然,
 外道異學;  如為天人,  諸龍所歎。
 願使眾生,  蒙如所歎;  十方眾生,
 逮得所願。」

佛本行經降魔品第十六

 時菩薩始坐,  座號金剛齊;
 建立金剛心,  三千世界震。
 地神喜踊躍,  數數而震動;
 魔天見地震,  疑問何故爾?
 魔王第一臣,  號名曰言辭;
 傾躬謙敬意,  而啟白魔王:
「唯王聽所聞,  歷劫積功德,
 白淨王太子,  淨土修善行。
 今當成大道,  空天王欲界;
 欲壞所欲城,  眾門戶之關。
 必超王界上,  當度勝眾生;
 廣開泥洹門,  甘露之法輪。」
 魔王聞其言,  情即慘然坐;
 三女來問訊,  第一女名愛,
 第二名志悅,  第三名亂樂;
 問王何故愁?  王答諸女言:
「彼有大仙聖,  被決定大鎧;
 手執智慧弓,  無常箭射吾。
 欲伏吾欲界,  若勝處吾上;
 當空吾境界,  今眾慢賤吾。
 猶如強隣王,  為敵國所掠;
 曼今故屬吾,  宜廣設方便。
 卿等女力士,  令其失本志;
 可往施罣礙,  如設水坻防。」
 於是魔三女,  便行詣道樹;
 欲現其女力,  天上世間女。
 極現其[女*(犮-乂+又)]媚,  迷惑亂人情;
 來欲壞其意,  盡其盡媚巧。
 種種改其形,  變化甚輕疾;
 猶如雲中電,  不停住斯須。
 菩薩諦計察,  髮膚瓔絡飾;
 衣服巧為覆,  猶如聚骨舍。
 惡露充盈滿,  解散令人驚,
 是何欺世間,  裹以薄肌皮,
 迷惑愚癡者。  審諦視魔女;
 形體衰老悴,  如花被重霜。
 魔王見女老,  懷恚如熾炎;
 即召重傍臣,  令合召大軍,
 往固遮釋子:  「今曼處吾界;
 未得審諦眼,  宜時往壞亂。
 今若道成者,  儻能勝於吾;
 速召車馬兵,  吾當自出戰。」
 寶冠明如日,  嚴飾其頭首;
 來到須彌頂,  即被金剛鎧。
 猶如日光明,  如照曜薄雲;
 金剛千輪車,  輪各有千輻。
 駕以馬千匹,  魔王乘寶車;
 甚曠甚明曜,  如日在火中。
 花宮一由旬,  手執五利矢;
 寶莖蓋如月,  以迷惑世間。
 蓋覆數由旬,  周飾七寶鈴;
 高幢大開口,  猶如摩竭魚,
 欲吞海水時。  魔王如是出,
 將從諸魔眾,  凡有八十億,
 來至道樹側。  菩薩坐花上,
 猶如梵天王,  寂滅德充盈,
 重光晃昱昱,  如大金寶積。
 左手以執弓,  從金筩拔箭,
 便語菩薩曰:  「咄起剎利種;
 如何故畏死,  棄己帝王位?

「相仁妙臂當執弓,  應食世間之榮位;
 古王之路名普聞,  汝應當受頭縱恣。
 應食世妙祠嚴國,  普令役世無遺餘;
 始起聖王甘蔗種,  還食國榮棄乞求。
 若不欲起諦自思,  莫自違負本誓願;
 吾箭甚嚴莫能當,  徹壞一切堅固楯。
 惑人猶如春時花,  甚於斷花著日中;
 愛悅世間如時雨,  欲猶孔雀得雲雨。
 惑欲失志忘慚愧,  佐助嫉慢獨挵世;
 外道遂強行凶呪,  受勝是等獨挵世。
 欲迷諸天及世人,  覺悟談言失睡眠;
 健疾無比力勢強,  愛欲無形壞眾形。
 或以愛火燒殺戒,  古王燭之瘦消亡;
 王名財除亡滿臂,  上世惑欲何況今。」
 彼時魔王說是言,  不能搖動菩薩意;
 即便發弓捷疾矢,  現諸[女*(犮-乂+又)]惑作女變。
 見菩薩坐不傾動,  堅固如山懷疑曰:
「安詳大子如山王,  以女箭射即傾動。
 化現四面以迎之,  現不自輕與相見;
 想今太子不識矢,  若子失志吾箭誤。
 是不宜以欲化矢,  不可謙敬典雅辭;
 是當輕易不宜敬,  以大軍勢強恐迫。」
 魔王發意念兵眾,  大呼徹天盡魔界;
 即會若干無數形,  甚可恐畏動天地。
 嚴事如雪眾山王,  眾藥挍飾甚可愛;
 三十二頭名阿樂,  是天帝釋所乘象。
 化身千目被珠鎧,  手執金剛千楞杵;
 釋從無數可畏天,  象兵八億相隨來。
 銀車甚大容飾白,  駕千白馬將從白;
 白明珠鎧白雲蓋,  自化己身有百頭。
 將諸白龍大軍眾,  十二萬億為營從;
 是至水神名和崙,  卷地而來曳諸山。
 天金瑠璃種種寶,  明珠嚴首及身體;
 被琉璃鎧粟金鈿,  右手執持金剛棒。
 駕千師子眾寶精,  乘琉璃車色如日;
 與無數億相叉神,  毘沙門軍如暴水。
 無泣威怒及仙時,  雨立日月風火神;
 花照妙馬堅金剛,  賢才厚務及正行。
 是大天神無央數,  乘車象龍及駕虎;
 車駕千馬千師子,  或復有以千虎駕。
 或復有駕鴈孔雀,  駕驢駱駝特牛牴;
 或乘雲車乘山樹,  或有乘龍虺毒蛇。
 或有吐火鼻火出,  眼耳出火頭火然;
 其所打擲皆成火,  熾盛焰作如劫盡。
 或化如日或如月,  化如大山有羽翼;
 或冥昏晦如黑雲,  雷震電光晃昱昱。
 如是無數塞虛空,  或化黑象如須彌;
 乘是大象執大弓,  來向菩薩欲燒然。
 或化猪頭駱駝首,  象羆熊頭無數變;
 化身甚大為象頭,  牙如山巖上刺天。
 或化師子及馬頭;  或化虎頭摩竭魚;
 或化二頭三四五,  六七八九乃至十;
 或化百頭百手臂,  百足百眼甚可畏;
 若干變化至千頭,  千眼千臂放火來。
 車聲馬聲象吼嚮,  聲鼓軻音動天地;
 或執弓箭刀矛戟,  或戴山樹金剛杵。
 皆放所執戰鬪具,  山樹金剛和雨雹;
 菩薩德大化所放,  金銀雜花眾寶雨。
 化黑女人如雲山,  執器沃呪惑菩薩;
 還自狂惑無所識,  破所執器祭具散。
 或有跪地吼喚聲,  雷動震地塞虛空;
 或被虺皮若干形,  眼耳鼻口蛇虺出。
 還相騎乘瞋恚戰,  或有馬鳴或狼呼;
 於菩薩意無增減,  猶如螢火日爭明。
 有一天人謂魔王:  「熟尊觀是仙聖德;
 身中照現諸天宮。

「日月五星及諸宿,  鐵圍須彌江海淵;
 釋梵四王太山君,  一切照現菩薩身,
 猶如普世現月中。」  於是魔王益恚盛;
 即放戰具愛欲火,  地虛空然不可知。
 菩薩即放甘露觀,  化雲雨潤滅欲火;
 愛即畏懼菩薩德,  安詳天至邪鬼退。
 魔王即放恚毒發,  如召禍害化成虺;
 地上普滿毒蛇虺,  纏繞道樹悉周遍。
 菩薩即放大慈發,  化成吉來蛇退滅;
 魔王復放愚癡發,  菩薩計緣逆得勝。
 魔王復放嫉嫌箭,  名曰惡口化為龍;
 菩薩復放大悲箭,  化為金鳥龍逃退。
 魔王復放憍慢發,  發名梵手化成象;
 菩薩復放十力發,  化成師子象退去。
 魔王復放妄言發,  名曰調戲化成風;
 菩薩即放至誠發,  挫折魔箭化成山。
 魔王復放慳貪發,  發名悋惡化成霧;
 菩薩即放惠施發,  化雲細雨除土霧。
 魔王復放陰蓋發,  名曰睡眠化成雲;
 菩薩即放五淨發,  化成暴風壞裂雲。
 魔王復放邪見發,  化成邪冥覆世間;
 菩薩復放正見發,  化成為日除魔冥。
 菩薩被大忍辱鎧,  戒成充備跱立地;
 著七覺意之花鬘,  進定瓔珞微妙好。
 手執慈弓梵寂箭,  從意筩中而拔之;
 適放一發都得勝,  如阿須倫勝古烈。
 魔若干變來相恐,  菩薩意定毛不動。
 爾時天上淨居天,  奉持過去成佛法,
 心之憎愛滅除盡,  上空中見勝菩薩。
 時諸天人語魔王:  「唯仁波旬當諦計。」
 天告波旬何故勞,  唐棄汝功實相語:
「捨懷惡意寂滅心,  何為惚慊於菩薩?
 是士無誰能動者,  猶比口氣吹須彌;
 故以慈愛語魔王,  自愛莫觸嬈菩薩。
 諸物尚可捨本性,  風捨輕動火捨熱;
 地捨沆重水捨濕,  冥不避明日捨照。
 月尚可使在地行,  須彌昇空海過濟;
 無央數劫成德業,  終不退捨決定誓。
 如其決定如精進,  如惡如好慈眾生;
 法會盛賓諸天人,  食以正法甘露珍。
 發心求願安眾生,  自然發意愍世間;
 不逮本願終不起,  日出求冥不得然。
 菩薩大悲愍世間,  塵勞之患所蹂踐;
 博集諸法之良藥,  三十七種之神膏。
 欲為普世和神藥,  卿魔不宜犯繞遮;
 一切墮邪迷惑路,  欲導以正不可固。
 世愚昏冥滅酥油,  一切大智之燈明;
 佛大庭燎今當然,  卿魔莫滅方便退。
 見是世間沈沒深,  塵勞海淵無涯底;
 欲度一切沈沒者,  何惡能違行善者?
 初始發善根堅固,  建大忍辱之觚幹;
 意志枝莖大廣博,  持戒禁花甚鮮潔。
 大智慧樹今欲生,  當成熟正法甘果;
 卿魔莫為作妨礙,  真堅要樹始欲生。
 古來下佛種種種,  今是應生開敷時;
 今坐是座是其宜,  如先過去之諸佛。
 是坐有德名事齊,  無數億人所愛處;
 普此地上更無處,  意大尊重可勝者。」
 魔王聞是慘愁曰:  「菩薩觀我是大力;
 欲燒天地令燋盡,  能吞鐵圍普大地。」
 時菩薩因問魔曰:  「本修何行得大力?」
 答曰:「吾祠大開門,  名德普聞無不周。」
「卿一祠祀大德爾。  波旬且可聽我說。
 吾大祠祀無央數,  遍此地上無空處。」
 魔語:「我行汝具知,  汝所行德誰為證?」
 菩薩告魔:「具諦聽,  今當示汝吾行證。」
 於是菩薩光明臂,  如出赤雲照然明;
 從袈裟中出其臂,  即展平微妙臂。
 先世善行之積聚,  千福輪掌妙相具;
 告魔王已手觸地,  「我行汝知地逮證。」
 於是地神出現形,  大舉聲:「我證!我證!
 於此地開門大祀,  名聞第一無不備。
 又復名曰多金施,  復以馬施無央數;
 數數食飽充此地,  又雨七寶飽世間。
 是處頭施有千數,  有處以自及妻息,
 是處剝皮是處肉,  是處以血破骨體,
 於是地施無數身,  捨世種種身不逆。」
 地即為證現返復,  地應震應出大聲,
 三千世界六返動,  盡撲魔王并其軍,
 顛倒偃覆都墮地。  空中大聲普告曰:
「釋種太子都勝怨,  已勝魔怨諸塵勞。」
 魔王大幢即摧折,  魔退魔敗聲流遍。
 已勝魔王還定意,  意定深思諸佛事;
 德重地神不能勝,  心懷喜踊連震動。
 菩薩即告地神曰:  「動不動類皆因汝;
 且定莫動耐斯須,  吾為無歸者作歸。
 汝久耐負無央數,  逆害親君族欺者;
 越限傾邪向眾罪,  掘盡善根行惡人。
 飲倒見毒墮冥者,  苦厄重擔地獄分;
 已勝此等且小忍,  須吾捨棄諸苦擔。」
 於是現歷觀諸禪,  於諸禪得最自在;
 憶念久遠初始事,  前世所經如昨暮。
 時至夜半天眼觀,  見一切了如明鏡;
 照察明達五道生,  無有堅要如芭蕉。
 於其夜至第三時,  審諦思惟意要妙;
 一切世間諸苦會,  生老病死遂別離,
 愚冥覆弊出要道,  不避坑塹猶如盲。
 菩薩推盡生死原,  察其起滅悉曉了。
 心更生念重思惟:  「老由何來何從死?」
 復生正念:「緣生故,  因老有病從病死。
 其有頭者有頭患,  猶樹已生必當墮;
 重思本種所由有,  覺種緣行受緣對,
 受何從起從愛有,  觀愛所由從覺識,
 覺識所由從觸更,  緣其觸更有諸根,
 所由六入緣名色,  名色之緣則因緣,
 如是緣下至於上,  得癡縮起生死原。
 是滅已一切都滅,  癡原生死所應滅。」
 審覺十二緣起本,  如所應覺諦覺知。
 八賢聖路最第一,  先執正見如審實;
 見死吾我盡三界,  燒塵勞澤以慧火。
 辨是事已自歎曰:  「所應覺作悉已成;
 吾已及逮久仙聖,  諸佛世尊所行道。」
 至於其夜第三時,  日普照之導幢現;
 眾生休息時寂靜,  一切智成最佛道。
「吾已及逮久仙聖,  諸佛世尊所行道。」
 逮佛第一最處已,  三千世界六變動。
 諸天側塞滿空中,  歡喜散花普遍地;
 粟金粟銀末栴檀,  天意作花悉周布。
 地普充盈塞空中,  從無結愛雨天花;
 [仁-二+(敲-高)]樂不鼓自然鳴,  諸天鼓樂空中作。
 天應慶喜世得持,  地虛空神普踊躍;
 火神歡喜自然燃,  淵海波涌震妙聲。
 樹神各各獻奇花,  須彌喜與諸山禮;
 地獄涼息餓鬼飽,  眾生相愛除慊仇。
 佛身奮放正法光,  四維上下遍十方;
 變現種種諸形像,  故先使至遍覺悟。
 八賢聖路始復現,  如童無導令諸道;
 是有妙花名諸覺,  言諸覺復林樹現。
 三十七品數各別,  各自現形如說義;
 或白青黃若干色,  光明如是說法音。
 佛日出曉照世間,  是其光明諦覺之;
 佛即還攝神光明,  不食七日坐樂法。
 爾時世尊說此偈:  「快哉報福妙願成;
 速疾乃逮最上寂,  保安不受餘他苦。
 魔王覩共相聚來,  各各現形力向吾;
 終不能令吾意動,  以功德力勝降之。」

佛本行經卷第三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4 冊 No. 0193 佛本行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