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4n0193_001 佛本行經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 冊 » No.0193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93

佛本行經卷第一(一名佛本行讚傳)

因緣品第一

 今粗頒宣法,  慈心專聽受;
 佛眾經要義,  聖師之言辭。
 傳佛之典籍,  最利益於世;
 受者蒙大慶,  潤及一切生。
 普一切諸佛,  仙聖明王智;
 慈心稱名者,  獲福不可量。
 今故演吉祥,  憂苦永滅亡;
 所至之方域,  莫不得安隱。
 撿情專守心,  各各靜意聽;
 其有奉持者,  雪除諸垢穢。
 以清淨法水,  勤加浣濯心;
 入滅度深池,  受色甚鮮明。
 五欲猶奔馬,  普世隨之迷;
 迴旋無出要,  勞欲所欺誤。
 或馳於盲冥,  獨周旋五道;
 以智慧之勒,  善御迴愚心。
 當以無常策,  捶制情欲馬;
 挫折饕餮意,  令志捨諛諂。
 六欲江河流,  趣惡甚速疾;
 當以智慧力,  設牢厚堤塘。
 樂生死勤苦,  未曾得休息;
 以無厭足意,  迷醉於五欲。
 八種之湯藥,  和合甚神良;
 順服甘露味,  迷醉尋醒悟。
 三界眾生類,  倒見手所指;
 顛倒於五道,  猶如拍毱跳。
 垂脫盡苦際,  還復墮生死;
 今聞聖明教,  宜息迷惑心。
 慈悲之光明,  普照耀於世;
 愚覩熱時焰,  癡心自迷惑。
 生死猶廣澤,  孤麑迷於中;
 宜服飲法乳,  除久飢虛渴。
 眾生從久來,  為老死所吸;
 不喜見良藥,  逆罵謗醫師。
 醫合三十七,  雜藥神良膏;
 宜以方便求,  勤服以除患。
 塵勞之長夜,  眾生甚安眠;
 宜辦甘露鼓,  寤令莫睡眠。
 佛日出於世,  照曜法豐秋;
 宜以智慧眼,  勤心普遍觀。
 眾生心如水,  躁擾濁不明;
 以法渟使清,  猶如秋時水。
 眾生善御心,  定意不躁濁;
 速疾得歸趣,  入于泥洹海。
 種種變形體,  於生死長遠;
 天人三惡趣,  地獄鬼畜生。
 今宜捨嶮欺,  諂偽[仁-二+豈][仁-二+磊]形;
 入滅琉璃城,  合為一種色。
 有王名阿育,  無憂厚國土;
 能使怨憂恐,  歸附者喜敬。
 普於此地立,  八萬四千塔;
 天龍鬼神喜,  聲震於天下。
 時金剛力士,  聞是震動聲;
 佛法更盛明,  因是追念佛。
 低頭拄頰悶,  惟佛在世時;
 諸天有問曰:  「唯仁何為愁?」
 諦視良久間,  然後乃長歎;
 懷悲聲戰悵,  發言報之曰:
「佛天中天師,  施善教天人;
 追憶佛聖尊,  是以愁悶耳!」
 是諸天人等,  後生不見佛;
 佛去世之後,  乃生於天上。
 始聞佛名號,  衣毛皆起竪,
 因以慈敬心,  問於金剛神:
「唯仁佛是誰?  有何善妙德?
 有何智慧力?  有何律禁法?
 其形貌何類?  以何自嚴飾?
 唯仁垂顧屈,  為吾等具說。」
 以是光明言,  勸進金剛神;
 發言猶花敷,  含笑和顏曰:
「所問深妙法,  難可倉卒說;
 諸聖不能究,  獨我安能陳。
 若能以手指,  舉拂世界地;
 四海諸淵池,  一吸能令盡。
 若能都渾吞,  鐵圍金剛山;
 以蓮花根絲,  繫懸須彌山。
 若欲圍纏裹,  窮盡虛空表;
 若復欲計知,  十方眾生數。
 是事猶易致,  學之或可得;
 欲歎佛功德,  無能盡具者。
 願承佛威神,  令意不謬誤;
 能少少頒宣,  歎佛之德善。
 今我之所說,  猶如鸚鵡言;
 以歡悅仁等,  可專意諦聽。」

佛本行經稱歎如來品第二

 今欲昇清虛,  翔佛無外法;
 適欲稱發言,  心為之沈疑。
 吾心之羽翮,  勢弱不能強;
 佛之空無慧,  包愽虛空外。
 假令有力士,  盡力射虛空;
 箭行過劫數,  不能至空際。
 若干賢聖明,  於佛大空慧;
 以無量辯才,  不歎盡佛德。
 已度苦海岸,  枯竭愛欲河;
 塞生老死淵,  開立大法海。
 天人及異術,  不能盡意源;
 是故佛慧海,  深邃無涯底。
 須彌眾山王,  諸天遊居上;
 佛德喻須彌,  莫能見頂者。
 魔王進三女,  來欲亂道意;
 所至靡不惑,  唯佛慈能護。
 魔王十八億,  變形來欲戰;
 佛從衣出臂,  如日照雲赤。
 以百福相手,  擬地勝魔王;
 不敢當佛德,  猶冥眺日光。
 諸天無能毀,  魔王貢高幢;
 唯佛能碎壞,  佛竪大法幢。
 其餘塵勞王,  強力含怒害;
 愚癡及死魔,  軍率諸子孫。
 愛生五蓋子,  先登纏覆世;
 有餘懷害進,  變形若干種。
 怒害疾慳妬,  熱惱慢貢高;
 倒見貪欲界,  邪癡塵勞王。
 其弊懷害強,  圍繞求對戰;
 結布塵勞陣,  各現武備力。
 各放剛猛弩,  以中凡愚夫;
 其箭如毒蛇,  又有如熾火。
 迦葉佛已來,  無與為對者;
 佛德障其箭,  益甚放燋燃。
 乘戒德之車,  被忍辱牢鎧;
 駕以精進馬,  入滅塵勞陣。
 以正見利鉾,  以正思為箭;
 以正言為羽,  以正行為筈。
 以正路為矢,  意筩中拔箭;
 放慈弓駃發,  佛箭名四等。
 一發滅塵勞,  震三千世界;
 慧熾燒塵欲,  猶如軍被燒。
 施戒忍進定,  慧信及堅固;
 守志不移動,  猶眾川歸海。
 世清空中明,  十方普蒙安;
 心一定堅固,  思惟世起滅。
 以得金剛心,  壞碎塵勞山;
 以佛眼觀見,  三千界如鏡。
 外學諸神仙,  久學無所覺;
 一切智無師,  名諸師之師。
 強慧金剛觜,  潰壞癡堅卵;
 脫出愚冥獄,  陵無為清虛。
 天上食甘露,  食隨蘭馬麥;
 不甘著天味,  不患厭馬麥。
 調達怒放石,  羅云立其前;
 俱以慈眼視,  見毒栴檀等。
 外學所誹謗,  天人所稱嘆;
 於二意不動,  猶口吹須彌。
 名聞三千世,  佛是普世師;
 好首所虛謗,  心等無喜慼。
 愚利衰毀譽,  若稱譏苦樂;
 八法不能染,  猶如水蓮花。
 天上人間樂,  視皆為不實;
 觀世如愚戲,  有形皆空無。
 三惡趣眾生,  開其難開門;
 空三惡趣獄,  導天人無為。
 經趣度三世,  縛阿須倫憍;
 勸導眾善本,  雨三寶於世。
 往古轉輪王,  自在於四方;
 於己不自從,  免死至無為。
 佛修種種業,  治理法空城;
 濟脫塵勞賊,  將至無為城。

 日明照晝不及夜,  不曜天上三惡趣;
 佛光晝夜三千世,  及至一切眾生心。
 佛神妙暉常盛明,  千萬無數難可喻;
 月之盛明十五日,  其暉曜夜無益晝。

 天帝懷憂悴,  壽命臨終沒;
 垂退失天福,  詣佛還見諦。
 日月世眼目,  阿須倫所嬈;
 佛慈濟世間,  救令不遭厄。
 憂烟想如焰,  樂欲如服藥;
 愛著喻盛火,  佛滅以法水。
 懷恚甚怒害,  飲醉狂惑亂;
 鴦崛魔醉象,  佛以慈制伏。

 無量生死堅纏裹,  愚癡之賊蔽其目;
 佛以言箄智慧藥,  決除欝鞞迦葉賊。
 是三人等塵甚厚,  假令聲聞如恒沙;
 無有能動其毛者,  唯佛濟使覩道明。

 容貌甚憍慢,  因寶黼黻服;
 迸沙最矜高,  見佛屈修禮。
 頭如戴火焰,  牙長眼正赤;
 怒則擲火燒,  佛降阿臘鬼。
 龍王懷毒怒,  雹害魔竭國;
 佛動地崩山,  威勢滅龍毒。
 佛猶大象王,  入生死華池;
 踐蹈塵勞草,  竚立泥洹中。
 佛導度生死,  如牛渡流河;
 眾生渡至今,  如群牛隨導。
 佛如八解池,  生法芙蓉花;
 天人如蜂集,  服香則離苦。
 諸天聞海水,  底有不死藥;
 以海大龍王,  纏繞須彌山。
 諸天阿須倫,  攬海至千歲;
 設若干方便,  盡力甚勤苦。
 引萬種藥精,  進令水上凝;
 謂是不死藥,  接盛以金瓶。
 服者不永壽,  不離老病死;
 意謬持神藥,  轉輪無邊際。
 佛以七覺意,  慧力攬大海;
 圍繞以滅定,  引以精進力。
 致出甘露藥,  永安滅老病;
 最樂滅眾苦,  服者離生死。

 佛明喻日不亂精,  盛喻月滿而不寒;
 樂過六天而消欲,  燄如盛火無所燒。
 法甚微妙德行具,  眾善伏藏稱福聚;
 普集天人之善好,  歎視佛德無厭足。
 光耀如日明如月,  悅目如華聲雷震;
 步如象王忍如地,  普勝世間佛獨最。
 如是無量清妙歎,  眾聖窮劫不能盡;
 況吾愚淺欲究竟,  猶無舟船欲渡海。

 諸天皆叉手,  懷悅謂金剛;
 願佛下兜術,  即受許為說。

佛本行經降胎品第三

 處兜術宮時,  以天眼普觀;
 覩眾生苦惱,  追憶往古誓。
 本願安眾生,  累劫勞求佛;
 生生遭艱難,  不厭種德本。
 第一上祠祀,  從發意以來;
 以金遍布施,  惠施手成德。
 從初種種施,  聞者衣毛竪;
 頭目身手足,  妻子所愛重。
 嚴駕名象馬,  寶車垂真珠;
 若當合聚此,  普地不容受。
 勤施聲雷震,  如天降時雨;
 累劫以慧水,  普潤飽眾生。
 施酪池乳江,  福山酥如泉;
 蜜壍石蜜積,  普嚴飾此地。
 未曾違求者,  與與無所逆;
 水灌受者手,  喻於四大海。
 奉父母明師,  慈心具種事;
 所施無涯限,  成施度無極。
 所生守戒勝,  沒命不穢禁;
 剃頭為沙門,  髮積喻大山。
 生愚夫五欲,  遭沒命危難;
 不動毀淨禁,  具戒度無極。
 生得尊自由,  未曾施人惡;
 截頭目手足,  心定得忍辱。
 情悟發求佛,  逮進超九劫;
 彌勒等應先,  勇猛出其前。
 貪慕深妙法,  因身受慧義;
 入火投山巖,  支節鐵針釘。
 十八法智慧,  奉行無發勞;
 覺了一切原,  度智無極岸。
 施戒忍進定,  智慧江海淵;
 慈悲傷眾生,  成喜悅光耀。
 毛孔雜色光,  明動兜術宮;
 諸天懷疑集,  肅敬禮菩薩。

 即時種種擊金鼓,  任資賦與七覺籌;
 誰欲與吾降世間?  故相延請法賓會。
 光從兜術照四方,  樂役力渚閻浮提;
 即勅侍臣卿月猛:  「汝識世間大國王。

「何國可託生?  不違古典制;
 應遭遇菩薩,  奉順佛言教。」
 對曰:「唯聖聽,  有大豪尊王,
 有王名善求,  典主王舍城。
 婆羅奈城主,  王名曰善猛,
 蝎國王百才,  欝禪王名巢,
 光燄王留生,  又王名勇武,
 王善臂之子,  又名白雪王。

「是八大王有名聞,  不審為可託生不?」
 曰:「有是王穢不真,  遍更察觀真正者。」
 思惟斯須曰:「更有,  轉輪王種壽興後,
 王最盈後名師子,  其子白淨釋中尊。」

「善妙稱吾意,  應託生為子。
 白淨男中上,  妙后女中英;
 諸城邑之中,  迦夷羅越最。
 今日吾當降,  施善於世間;
 示眾生以正,  牢縛欲枷鏁。
 破壞生死獄,  開示無為路;
 示眾生方便,  令出生死獄。
 卿等誰欲樂,  離苦滅度安;
 欲自度苦者,  與吾俱降下。」
 頒宣是法已,  便下兜術宮;
 顯乘令普知,  白象如銀山。
 菩薩乘象王,  如日照白雲;
 諸天鼓樂舞,  普雨雜色花。
 日精之明珠,  光照耀王宮;
 降神下生時,  現瑞甚微妙。
 菩薩降入胎,  如鴈處清淵;
 如秋盛月照,  如象處花池。
 日以光照好,  月以盛明珠;
 菩薩無可喻,  唯與善福俱。
 處妙后胎已,  地六反震動;
 猶如水中船,  空中崩雷聲。
 海池肅肅動,  眾流淨澄清;
 諸天於空中,  布華如帳縵。
 稱慶踊躍喜,  地神欣然笑;
 諸華盡敷鮮,  遍地無空缺。
 樹神見眾花,  開張如目視;
 魔王愛樂樹,  即萎憔悴愁。

 妙后寐寤尋憶夢,  諸根寂然喜踊躍;
 舉目四向遍察視,  王顏怡悅蓮華色。
 即啟王曰:「唯願聽,  夢中所見甚吉祥;
 大白象王有六牙,  忽然來至在我前。」

 王聞后所夢,  懷疑喜踊躍;
 即召梵志占,  為說夢所見。
 明達善占夢,  思惟乃發言;
 按典籍占夢,  唯聽今諦說:

「女夢日光明入腹,  因此懷妊生吉子;
 如日赫照普地界,  其子德尊主十方。
 夢見月滿眾生俱,  光照女腹因懷胎;
 生子聖達轉金輪,  典主四方正法治。

「此女夢白象,  趣入其右脅;
 此子無瑕穢,  天人稽首禮;
 一切無不知,  所生必為佛。
 此典古聖讖,  王后夢白象;
 當生寶聖子,  神仙獨象步。
 安卦以占之,  必生天人師;
 其唯有二趣,  樂家為聖王;
 捨家除鬚髮,  成佛眾聖師。」
 喜其占夢諦,  賜金恣其意;
 王后聞甚喜,  以善事啟王:
「自夢此以來,  甜如服甘露;
 體性眾惡除,  唯願樂眾善。
 不樂名寶衣,  唯善潔素服;
 不好寶名扇,  樂露清涼風。
 厭穢於五欲,  樂受正真法;
 六情不復著,  色聲香味觸;
 不復樂宮室,  意思遊園觀。」
 啟王如是已,  王即答之曰:
「恣卿意所樂,  王從將俱出;
 乃至於流民,  清涼花樹園。」
 后自內觀身,  如淨水月影,
 處胎無垢穢,  金花琉璃輿;
 月滿諸根具,  覩如寶明珠。
 后覺生期至,  遊詣花香園;
 其園肅肅清,  諸妙神來集。

佛本行經如來生品第四

 于時佛星,  適與月合;  吉瑞應期,
 從右脇生。  猶如雲除,  千日霍現;
 譬如久冥,  炬光卒耀。  東方為首,
 樹為頭髮,  華草為毛,  蓮花為面,
 青蓮為眼,  丹樹為口,  須彌為乳,
 四海為腹,  中土為腰,  南方為髖,
 私為垂珠,  恒為香瓔,  西方為足,
 眾寶為飾。  諸轉輪王,  歷代典主;
 如江河數,  佛所履踐。  千輻相輪,
 常行印車;  過去諸佛,  所修德義。
 生育萬物,  猶如慈母;  難動即時,
 肅然震聲。  懷喜庠序,  和悅而瞻;
 即時右脇,  顯大輝耀。  遏絕日光,
 日如螢火;  令日失明,  無復精光。
 光如華髻,  現若干色;  側塞四方,
 滿虛空中。  譬如雲除,  日照忽現;
 爾時諸天,  見晃昱光。  悚然怪異,
 而相謂言:  「日天下耶?  金樹出乎?」
 有神對曰:  「佛日出現。」  日天子疑,
「是何異日?  將無奪我。」  日成宮殿,
 懷嫉霍然;  彼千光明;  佛耀輝地,
 日焰照空。  太子懷光,  千倍踰日;
 日光還折,  退不敢當。  天地普然,
 如劫盡焰;  天地明闢,  如始旦曉。
 諸神普喜,  地祇鼓舞;  光明雨灑,
 甘露良藥。  充飽一切,  滅憂惱患;
 海震如笑,  樹木跛[跳-兆+我]。  淵池青蓮,
 如開目視;  眾樹散花,  以敬太子。
 眾鳥翔鳴,  如雅頌音;  諸天慕善,
 如花遇日。  都照十方,  晃如金色;
 神祇懷喜,  花非時敷。  金銀栴檀,
 細末如塵;  天意作花,  晴無雲雨。
 光明普照,  遍滿十方;  明珠火焰,
 奄然不現。  日所不照,  幽隱冥處;
 霍然大明,  耀三惡趣。  聖智明達,
 教世光相;  梵天神等,  華中化生;
 慈謙敬心,  散適意花。  掌蓮華色,
 兩手接擎;  懷愛敬心,  慈目熟視。
 以梵清音,  歎其功德;  躬自傾屈,
 頭面禮足。  戴之頂上,  日處須彌;
 號名百祠,  手執金剛。  以千慈眼,
 熟視無厭;  天華白蓋,  雜妙寶花。
 其明如月,  上於太子;  歎其功曰:
「勞苦彌劫,  以大方便,  發求佛道。
 願垂慈心,  眾生可傷;  唯為普世,
 不請之師。」  北斗七星,  亦如稱歎:
「現七覺意,  消七勞垢。  故行七步,
 如師子起;  足跡印現,  喻如七星。
 其步太然,  不懷疑慢;  地神傾屈,
 低仰接足。  以普明日,  照於四方;
 現四諦法,  如師子吼。  吾齊以此,
 末後受形;  不復處在,  胞胎之獄。」
 今當得佛,  最難得道;  將導一切,
 服甘露滅。  安靡軟草,  雜色眾花;
 如天綩綖,  周遍布地。  譬如天王,
 處清池淵;  如金樹花,  視甚微妙。
 諸五趣類,  受苦惱者;  皆得休息,
 身安快樂。  眾結縛著,  甚急牢獄;
 爾時眾結,  悉得解脫。  爾時洪音,
 遍聞佛界;  諸天鬼神,  懷喜踊躍。
 速昇虛空,  進見聖寶;  諸天側塞,
 充滿無間。  大龍王子,  如須彌山;
 目猶日月,  動海出水。  頭戴雲蓋,
 速疾尋至;  細雨香水,  敬浴太子。
 安祥天子,  受天世人;  大敬祠祀,
 能與其願。  自化己身,  現有四頭;
 乘牛執蓋,  敬護菩薩。  童男天子,
 首戴羽冠;  威力巍巍,  號孔雀幢。
 貫冑帶甲,  執持武備;  為大軍師,
 將從大眾。  擁護菩薩,  一由延內;
 天王大力,  名毘沙門。  珍寶充盈,
 德有志界;  天二十八,  神將軍俱,
 各與營從,  器鉀嚴整;  與億鬼神,
 來護菩薩。  又有天王,  名尊自在;
 與無央數,  巨億諸天,  執持幢旛,
 而來雲集;  以恭肅敬,  禮菩薩足。
 閻王惡害,  無能勝者;  駈逐眾生,
 以一種法。  擲棄所執,  太山獄杖;
 以慈愍心,  來禮菩薩。  無數諸天,
 龍鬼神王,  淨居天上,  諸清淨天,
 叉手合掌,  如未敷藕;  齎敬曲躬,
 永歎菩薩。  金色天華,  明真珠臺;
 青芙蓉花,  紺琉璃莖。  興成意花,
 若干妙色;  末栴檀香,  散下如雨。
 天女空中,  眷屬俱來;  鼓天伎樂,
 歌歎功勳。  往古修行,  眾億善本;
 果報成熟,  潤及群生。  慶雲震樂,
 諸天散華;  身放光明,  晃晃昱昱。
 諸天吒歎,  眾生歡喜;  蒙佛神德,
 普嚴世界。  金鳥諸龍,  俱懷和協;
 天阿須倫,  棄捨怨嫌。  從白淨月,
 出清涼光;  普為世間,  滅愛憎火。

佛本行經梵志占相品第五

 當爾之時,  眾善普會;  殃患消滅,
 快樂無極。  王因是喜,  赦降天下;
 欣慶來集,  如眾川流。  如天帝釋,
 生子瞿或;  如安祥天,  生子童男;
 如毘沙門,  生子寶瓶;  菩薩誕育,
 王亦歡喜。  菩薩體軟,  如天初生;
 乳母收養,  如育嬰孩。  請諸舊德,
 曉事母人;  圍衛擁護,  不離左右。
 光相明照,  如梵中尊;  諸母速疾,
 將詣天祀。  欲令拜謁,  諸天形像;
 天像皆起,  屈申低仰。  諸有金石,
 水泥天像;  叉手稽首,  禮敬菩薩。
 諸母驚怖,  心皆愕然;  緣是瑞應,
 號天中天。  未諦審知,  太子神德;
 因此恐怖,  速還歸宮。  白淨王聞,
 驚怪怖戰;  因召梵志,  明占相者。
 應令尋至,  王即問曰:  「唯諸明師,
 占相吾子。  懼因此子,  犯觸天像;
 唯拔吾心,  諸深狐疑。」  梵志喜顏,
 對曰:「天王!  今應稱慶,  不宜懷慼。
 王族更新,  當從今始;  轉輪聖帝,
 應臨四方。  按卦占察,  右脇生者;
 必為尊貴,  聖達普智。  臨眾王上,
 顯如須彌;  為眾山王,  無能及者。
 眾寶之中,  如意為最;  眾流之中,
 大海為最。  眾光之中,  日月為最;
 今是太子,  眾聖中最。  按占古典,
 有威儀王;  因手而生,  律王掌生。
 情思力王,  從父腋出;  王名往古,
 因父生。  抆陀竭王,  頂上生出;
 是等德強,  皆轉輪王。  今占光瑞,
 相應聖王;  攝度天人,  以聖慧力。
 名號普聞,  周遍十方;  如大聖王,
 號抆陀竭。  金輪白象,  玉女紺馬,
 明珠聖臣,  主兵七寶。  遊天世間,
 從兵四品;  當為天人,  開無為路。
 當有千子,  才力勇猛;  當以正法,
 治世太平。  若捨家出,  進求道術;
 必當為佛,  以慧勝世。  抑按世間,
 眾聖明師;  按卦所占,  唯此二趣。」
 王欣解顏,  謂梵志曰:  「自宗祖來,
 聖王斷絕。  父王亦無,  轉輪王位;
 子何由能,  自致聖王?」  王雖如是,
 梵志愕然;  皆共同聲,  舉手稱歎。
 猶如大龍,  雷震之聲,  於王殿上,
 大稱善慶:  「唯王莫疑,  謂其不然;
 父子德異,  宿行不同。  唯在宿世,
 修立德行;  請呈籍卦,  王當照之。
 往古仙聖,  賢才明達;  次比四句,
 若醫藥方。  往醫婁他,  不能敏達;
 其子仙賢,  明達踰父。  往古聖王,
 後亦不繼;  百轉之孫,  乃復還紹。
 近聖亦復,  限齊江海;  其光莫能,
 如其子者。  如是異術,  乃餘無數;
 往古先人,  所不達及。  其後苗裔,
 秀出踰前;  事任宿德,  非由於人。
 前世所修,  與今德合;  雖今時非,
 德人居吉。  瞻按籍卦,  與瑞附合;
 必得於世,  為轉輪王。」  王告諸大,
 眾梵志曰:  「今當為子,  因德立字。」
 梵志默然,  心思斯須;  謙遜卑聲,
 啟白天王:  「察今時運,  太清和順;
 吉鳥翔鳴,  瑞應至聲。  地動庠序,
 節氣調適;  風雨順時,  世應太平。
 眾火炎現,  清徹無烟;  諸天塞空,
 現形叉手。  雨眾雜花,  天樂並作;
 王教平均,  國應豐熟。  大王國境,
 祥瑞普臻;  當名太子,  號曰吉財。」
 王意大悅,  重賜梵志;  金角乳牛,
 數百千頭。  王還喜悅,  摩太子頭;
 以妙寶瓔,  繫太子頸。  慈心叉手,
 歎其德曰:  「先臨聖王,  然後出家。」

佛本行經阿夷決疑品第六

 高山花果池,  快樂如天觀;
 眾山少及者,  故名阿夷岳。
 曩久居此山,  年耆結簇髮;
 長暴露形體,  壽高百有餘。
 體猶如黑雲,  髮如白銀數;
 眼睛微理,  形如雜色山。
 智慧如梵天,  明如日月火;
 四火日第五,  自暴名阿夷。
 卒聞響響聲,  鳥獸鳴如語;
 其解鳥獸音,  懷疑出廬窟。
 見天交錯飛,  於空中歡喜;
 因仰問天人:  「諸天何為喜?」
 有天名法樂,  尋答阿夷曰:
「師為未聞耶?  世有奇吉祥。
 白淨王生子,  當度世眾生;
 卒必成佛道,  為天世人師。」
 聞佛之名號,  踊躍衣毛竪;
 即上昇虛空,  欲見釋童子。
 因所見瑞應,  神通意審諦;
 彈指頃之間,  便到王宮門。
 是上聖通士,  明達禁戒備;
 王以愛敬意,  速迎請入宮。
 讓之以上座,  謙恭辭慰勞:
「垂愍回接顧,  屈來入鄙國。」
 阿夷覺王意,  愛敬盡禮義;
 以慈目視王,  執謙以敬謝。
「王宜應如是,  愛賓以上禮;
 大王承法治,  垂恩於國民。
 自先過諸王,  種種大施與;
 於財寶貧使,  戒智慧豐富。
 吾所由至此,  宜懷歡喜聽;
 聞空中天語,  王生子作佛。
 我忻所聞事,  覺吉祥故來;
 法幢甚可愛,  觀釋種族旗。」
 王聞說是言,  喜愕情惶灼;
 速呼太子來,  與阿夷相見。
 在乳母抱上,  光相照然明;
 見太子德相,  如天后抱子。
 阿夷不能忍,  便前取太子;
 兩手抱愛視,  如黑雲裹日。
 在阿夷抱上,  菩薩明益輝;
 猶如黑山間,  銷金爐熾火。
 以慈心久視,  眼中即雨淚;
 太子體晃昱,  如黑雲雨雹。
 王見阿夷泣,  心懷甚怖懅;
 恐子將不祥,  懷疑語阿夷:
「唯聖時見示,  吾氣垂欲絕;
 今見仁悲泣,  是故心驚戰。
 得無是吾命,  一旦忽然滅;
 先為我致慶,  後將無遺慼。
 劣乃得此子,  久渴得升水;
 將無為吾怨,  幡不令吾當。
 吾始生意念,  得子至眼眠;
 子目遺後視,  則吾不憂世。
 是吾族珍樹,  生於寶宮池;
 將護誠告我,  以愛己子情。」
 面如盛滿月,  阿夷熟視之;
 眼翫青紺光,  舌如蓮花葉。
 頭髮紺青色,  覆其高廣額;
 頰車如師子,  諸頷充平滿。
 師子肩長臂,  掌輪千輻理;
 次視其相已,  從頂至足相。
 師盡愛敬意,  稽首禮太子;
 淚墮如雨下,  懷慘惘啟王:
「其有充滿足,  三十二妙好;
 必當成為佛,  以善勝普世。」
 諸天聞是語,  於空中散華;
 同聲稱善善。  王謂阿夷言:
「前師按卦占,  定成轉輪王;
 今聖師視相,  定之使成佛。」
 王言猶投蘇,  火炎盛熾猛;
 益增阿夷口,  更說決定言。
「如我觀察相,  恣媚滅欲意;
 示眾生滅度,  當以佛容貌。
 假令空中雨,  金剛之大山;
 不動太子毛,  何況餘艱難。
 普世眾力士,  諸弊害鬼神;
 及阿須輪王,  軍官屬營從,
 各執金剛杵,  大如須彌山;
 來欲擊太子,  山杵破散盡,
 太子不動移,  當作是覺知。
 吾不以是慼,  當以懷歡慶;
 我自傷流泣,  遇佛而空過。
 頒宣慧照曜,  奮千辭義光;
 佛因當顯明,  我獨不見感。
 立在無為空,  滅如月清冷;
 世蒙涼除熱,  我獨當燋然。
 佛諦執金剛,  慧杵碎塵勞;
 當有甘露藥,  我獨不得甞。
 佛如海馬王,  濟渡海流人;
 我獨退在後,  婬鬼所裂噉。
 一切智池水,  善意諸蟲貝;
 通放慧江流,  一切飲除渴。
 眾善為根株,  忍枝意止葉;
 覺意以為花,  成泥洹甘果。
 解脫眾生禪,  戒香遍世間;
 佛樹當生長,  我薄德不覩。
 愚癡門甚牢,  恩愛門甚固;
 當以法籥開,  生死牢獄門。
 普世相燒然,  以婬怒癡炎;
 當以法水滅,  如雲雨野火。
 以悲心之角,  定餬十方鋒;
 當施善法乳,  天人飲無厭。
 普世之嬰羅,  塵勞之重疾;
 以最勝法藥,  當療眾生病。
 佛之大海淵,  諸佛之寶渚;
 度生死賈客,  以寶充其饒。
 芥子比須彌,  牛跡水況海;
 螢火喻日光,  轉輪王方佛。
 勝通達梵天,  喻覺慧帝釋;
 超淨相梵志,  世典古王傳。
 古仙聖大師,  學深厭祠祀;
 若聞佛聖化,  疾捨本術盧。
 澡瓶杖簇結,  棄本諸威儀;
 尋捨貢高意,  厭本所習禮。
 咄此老害懅,  令人無所及;
 吾已得五通,  今事禮不偶。
 今雨欲然耀,  慧定照世間;
 吾今垂垂滅,  如何不悲乎?」
 即呼弟子來:  「汝莫如吾誤。」
 以徒託太子,  阿夷辭還退。

佛本行經入譽論品第七

 是時釋王,  德日夜增;  寶倉國境,
 名稱智慧。  金寶積聚,  種種瓔珞;
 眾善來歸,  如秋海淵。  象馬車乘,
 猶天嚴駕;  賢善調良,  自然詣廐。
 甘蔗石蜜,  酥乳水漿,  粳糧穀米,
 氣味力增。  殃患普除,  怨敵屈附;
 舊親增敬,  疫饉消亡。  涼風和調,
 時雨細潤;  空中晃昱,  甚好嚴備。
 盡王境土,  長益豐茂;  眾善普集,
 不祥枯竭。  以太子德,  合成諧偶;
 以諧偶故,  名稱普聞。  諸根成就,
 相好可觀;  猶月初生,  十五日滿。
 諸王長者,  普進貢獻;  栴檀羊車,
 駕御金鹿。  象牙金銀,  雜寶合成;
 粟珍寶廁,  象子馬駒。  童子曳弄,
 戲笑娛樂;  白銀鴈子,  珊瑚口觜。
 隨其年長,  致獻貢御;  金寶愽奕,
 以供太子。  年在幼少,  為事尊長,
 重踰須彌,  忍辱過地。  淵深於海,
 意愽包空;  時過孩童,  初入在美。
 世人所習,  眾諸技術;  太子學能,
 不加日勞。  年滿十六,  體精健;
 文武兼備,  藝過諸釋。  王覩太子,
 德日殊異;  兄弟中猛,  如勇師子。
 王忽寤憶,  阿夷所言;  如何當令,
 捨是洪德。  涉苦入山,  精勤學道;
 心即懷疑,  召諸臣議。  思計令子,
 不入山學;  執謙尊教,  如天帝臣。
 承帝詔命,  思計設理;  沈思斯須,
 執敬啟言:  「尋承命旨,  子難卒留;
 海可過濟,  日可失明,  月可捨涼,
 子願難違。  唯然天王,  宜設方便;
 若設方便,  為事必剋。  假令不剋,
 無遺恨情;  事離方便,  則難施立。
 聽承古仙,  服水氣者;  長勞困形,
 皮骨相連。  重如太山,  遭欲風吹;
 愛恚戰動,  如風吹樹。  嚴妙堂舍,
 色聲香味;  華香嚴飾,  狀如天女。
 第一上樂,  迷醉女樂;  五欲猶能,
 迷惑仙士。  夫色聲香,  味細滑觸;
 諸心所喜,  五情所貪。  以欲堅牢,
 力強大網;  以繫子心,  乃可無憂。」
 王然此義,  即召美女;  十五以上,
 容色妙者。  六十四種,  姿媚具備;
 尋致諸女,  充太子宮。  久學調靜,
 執慚愧戈;  於婇女中,  如月眾星。
 攝藏輝光,  不甘五欲;  口終不發,
 不遜之言。

 眼不起視色,  猶餓夫於樂;
 諸伎女懷慚,  如冥逃光走。
 父王聞是已,  不安寢於床;
 因更令境內,  有相好樂者。
 其誰有妙女?  必盡來應會;
 若有違限者,  加之以重讁。
 設此嚴限已,  益出眾瓔珞;
 恣之取瓔珞,  入宮為婇女。
 種種嚴修飾,  諸遊觀園池;
 無數眾女集,  皆受賦瓔珞。
 太子德如日,  目無能當者;
 自執意挍計,  終無能染污。
 執杖釋種女,  姿貌如天女;
 心忍辱如地,  面暉如月滿。
 古聖王苗裔,  相應玉女寶;
 德廣覆天下,  除憂如天樂。
 持重有智慧,  相好容貌光;
 名稱最第一,  是故號除稱。
 手執波曇花,  眼如紺蓮葉;
 兩手奉好花,  歡喜詣其母。
 唯母見嚴飾,  意欲入宮觀;
 欲見釋太子,  心自然戀慕。
 母即告女曰:  「寧今受御讁;
 終不聽汝往。」  「願母必見聽。」
 重啟父母已,  即聽隨其願;
 愛敬執謙恭,  報慈父母已。
 將從顯然往,  如水恒趣海;
 至於王宮中,  到遙觀太子。
 過去五百世,  曾為太子妻;
 其所生之處,  女中最第一。
 前世緣牽故,  故熟視太子;
 顏容怡開敷,  如日水蓮華。
 厥行步庠序,  寂然無聲嚮;
 猶如眾江流,  入海則寂定。
 眾中有一女,  造二首歌頌;
 音韻甚合好,  應時順事理。
 有女來甚妙,  執持紺蓮花;
 憶往世善行,  故以相發寤。
 過世上名華,  供養定光佛;
 執花甚姝好,  猶如吉利天。
 菩薩忽然聞,  定光佛之名;
 心中即驚動,  徐舉目遍視。
 即發聲謂曰:  「進手中花來。」
 以言眾所僥,  如服甘露藥。
 應聲尋花進,  以奉上菩薩;
 侍在菩薩左,  如明星在月。
 太子視瓔珞,  不宜其所服;
 即解明珠瓔,  擲以掛女頸。
 於是明珠瓔,  嚴飾女形容;
 姝好無雙比,  益發明珠光。
 猶如天帝釋,  處於紫紺壁;
 亦如十五日,  月與眾星俱。
 合宮盡歡喜,  皆共同舉聲;
 稱曰真得妃,  莫不同甚歡。
 如是歌稱聲,  斯須流聞王;
 王聞甚歡悅,  重賜名寶珍。

 王即令求,  女父母來;  賜與珍寶,
 不可稱計。  召明梵志,  卜擇良辰;
 塗香坦地,  飾以眾花。  以神呪酥,
 充飽火神;  灌太子手,  父母授女。
 為太子妃,  女中第一;  在太子側,
 如日月星。

佛本行經卷第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4 冊 No. 0193 佛本行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