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03n0190_009 佛本行集經 第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3 冊 » No.0190 » 第 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本行集經卷第九

從園還城品下

[0692a19] 「爾時迦毘羅城,有諸釋種五百大臣,皆悉是於菩薩眷屬,還復造立五百精舍,擬菩薩坐。當於菩薩初入城時,各各立在自家門前,以歡喜心,合掌恭敬而作是言:『願天中天,入我精舍;願大船師,入我精舍;願身金色清淨眾生,入我精舍;願施一切歡喜心者,入我精舍;願名遠聞、無毀缺者,入我精舍;願德最尊、無等等者,入我精舍。』時淨飯王為如是等五百親眷,生憐愍故,將於菩薩,次第巡歷,入其精舍,悉皆周遍,然後始將入於自宮。

[0692a29] 「爾時菩薩當生之日,即有五百諸釋種子,同日而生,菩薩巍巍,最為初首。

[0692b02] 「復有五百諸釋種女,亦同日生,耶輸陀羅而為上首。

[0692b04] 「復有五百諸釋奴僕,亦同日生淨飯王宮,車匿為首。

[0692b06] 「復有五百釋種婢媵,亦同日生淨飯王宮,侍衛太子。

[0692b08] 「復有五百鮮白馬駒,亦同日生淨飯王厩,揵陟為首。

[0692b10] 「復有五百大香象王,色白如雪,齊有六牙,在王宮門,忽然而現。

[0692b12] 「復有五百大巨伏藏,周匝四面,繞迦毘羅,自然而現。

[0692b14] 「復有五百妙好園林,流泉浴池,種種花果,皆悉遍滿,並現在於迦毘羅城,四面周匝,悉是太子威德力故。

[0692b17] 「復有五百大商賈主,積諸錢財,多饒珍寶,相隨來詣迦毘羅城。

[0692b19] 「復有五百微妙傘蓋、五百金瓶,並是五百粟散諸王,遣使送來,上淨飯王,作如是言:『今以是物,奉獻大王,慶賀太子。』

[0692b22] 「復有五千諸婆羅門及剎利種大富長者,各持己女,將來奉上於淨飯王。時,淨飯王凡所須者,皆悉備具。

[0692b25] 「時,淨飯王自心思惟:『我生太子,今作何名?』復更思惟:『彼生之日一切眾事,皆悉自成,今我可為太子立名,名為成利。』時,淨飯王即開藏出百億兩金,供養成利,為立名字。是故偈言:

「『如是王宮內,  眾事悉豐饒,
  今作太子名,  應當名成利。』

佛本行集經相師占看品第八上

[0692c04] 「時,淨飯王即召相師解占觀者,呼使前來,令看太子,作如是言:『汝諸相師婆羅門等,占是太子,在我族中,為好為惡?汝等好看吉凶之相。』

[0692c08] 「是時諸相師婆羅門等,聞王勅已,一心瞻仰太子形容,各依先聖所有諸論,共相量宜。量宜訖已,白於王言:『大王!今者大得眾利。何以故?此太子者,有大威德,是大眾生,今生王家。大王!當知,此太子身有三十二大丈夫相,凡有一人具三十二丈夫相者,於世間中,則有二種果報不差,更無餘異。何等為二?一若在家受世樂者,則得作於轉輪聖王,王四天下,護持大地,七寶具足,乃至不用刀杖化人,自然如法,遍於海內。若捨王位,出家學道,得成如來、應、正遍知,名稱遠聞,充滿世界。』

[0692c19] 「時,淨飯王聞是記已,復更重問婆羅門言:『太子何處是大丈夫三十二相?』婆羅門言:『三十二種大人相者:一者太子足下安立,皆悉平滿。二者太子雙足下,有千輻輪相,端正處中,可喜清淨。三者太子手指纖長。四者太子足跟圓好。五者太子足趺高隆。六者太子手足柔軟。七者太子手足指間具足羅網。八者太子踹如鹿王。九者太子正立不曲二手過膝。十者太子陰馬藏相。十一太子皮膚一孔一毛旋生。十二太子身毛上靡。十三太子皮膚細軟如兜羅綿。十四太子身毛金色。十五太子身體淳淨。十六太子口中深好可喜方正。十七太子頰車方正,如師子王。十八太子兩脛廣闊。十九太子身體上下縱橫正等,如尼拘樹。二十太子七處滿好。二十一者具四十齒。二十二者諸齒齊密。二十三者齒不疎缺不不齵。二十四者四牙白淨。二十五者身體清淨純黃金色。二十六者聲如梵王。二十七者舌廣長大柔軟紅薄。二十八者所食之物皆為上味。二十九者眼目紺青。其三十者太子眉眼如牛王。三十一者眉間白毫右旋宛轉,具足柔軟清淨光鮮。三十二者頂上肉髻高廣平好。大王!此是太子三十二種大丈夫相,如是具足。若有一人具足此等丈夫相者,是人所得二種果報,在家出家如上所說。』

[0693a16] 「時,淨飯王聞諸相師說是語已,心大歡喜,遍體踊躍,不能自勝,即出種種百味飲食,設彼相師婆羅門等,令其自恣隨意飽滿。復以種種雜妙衣服,種種諸寶及餘資財,而布施之。時,淨飯王於迦毘羅大城之內,四衢道頭及諸街巷,處處遍滿,立無遮會,凡所須物,皆悉給與,須食與食,須飲與飲,須衣與衣,須香與香,須床敷與床敷,須房舍與房舍,須資財與資財,須駄乘與駄乘,所有功德,皆悉迴施,並為資益於太子身。

[0693a26] 「是時菩薩,在天臂城嵐毘尼園,從於母胎初出生時,正憶正念,放大光明,遍滿世界,又此大地,六種震動,備十八相。爾時,地居諸天諸仙,見此瑞已,歡喜遍身,不自勝持,揚聲叫喚,發大語言:『今日閻浮嵐毘尼中菩薩出生,為於一切天人世間作大安樂,為諸無明黑闇眾生作大光照。』時四天王,聞彼地居諸天諸仙發大聲已,其四天王所在諸天,傳聞此語,復大歡喜,發大音聲,戲弄衣裳,作如是言:『今於人中,菩薩出生,為諸世間,安樂明故。』三十三天,聞四天王叫喚音聲,亦大歡喜。如是乃至須夜摩天從忉利聞,至兜率陀從夜摩聞,化自樂天從兜率聞,他化自在從化樂聞,展轉復至色界梵天從他化聞,梵眾天從梵天處聞,梵輔天從梵眾天聞,大梵天從梵輔天聞,光天從彼大梵天聞,少光從彼光天處聞,無量光天從少光聞,光音天從無量光聞,淨天從彼光音天聞,少淨天從淨天處聞,無量淨天從少淨,聞遍淨天從無量淨聞,廣天從彼遍淨天聞。從於廣天至少廣天,從少廣天至無量廣,從無量廣至廣果天,從廣果天至於熱天,從於熱天至無熱天,從無熱天至無比天,從無比天至善現天,從善現天如是次第,一剎那頃,乃至到於阿迦尼吒。一切諸天,各各唱言:『今日菩薩,生於世間,為於天人作大安樂,為於黑暗盲冥眾生作大燈明。』

[0693b23] 「爾時,有一阿私陀仙,在三十三天上安居,見彼諸天,歡喜踊躍,不能自勝,或弄衣裳,揚聲如前。見已即問彼諸天言:『仁者大德!三十三天今以何故,歡喜踊躍,遍滿身中,不能自勝,復大叫喚,手弄衣冠?』說是語已,三十三天報彼仙人阿私陀言:『阿私陀仙大德不聞,今人世間閻浮提地,當於北方雪山之下,有釋種城,名迦毘羅。彼城有王,名為淨飯。彼王最大夫人生子,極大端正,可喜絕殊,身色黃金,頭如傘蓋,鼻高圓直,兩臂下垂,形體端嚴,六根具足,處處皆充,如鑄金挺,具三十二大丈夫相,備八十種微妙之好。大仙!彼之菩薩決定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已決定轉於無上清淨法輪。而彼菩薩能於一切天人魔梵、沙門婆羅門等諸世間中,自證諸通。證諸通已,闡揚正法,其法祕密,初中後善,義味深妙,具足說於清淨梵行。彼說法時,所有一切諸眾生等,以聞法故,有生法者,斷絕生法;受老法者,斷其老法;受病法者,得斷病法;受死法者,得斷死法;憂愁苦惱,悉得斷除,滅其根本。』阿私陀仙從彼三十三天聞已,心生重信,即於彼天,隱身來下,現增長林。

[0693c16] 「爾時,復有說如是言:南天竺地,有一城名優禪耶尼,去城不遠,山名頻陀,於其中間,更有一山,名阿私陀。是時仙人,於彼山居,以彼山故,即稱仙人,名阿私陀。其仙人從忉利天下,在彼山時,阿私陀仙將一侍者,名那羅陀,從彼山中,隱身來此迦毘羅城,去城不遠下而立住,作是思惟:『我昔於此迦毘羅城,聞眾國師及婆羅門云:「淨飯王生菩薩子,彼是天人及我等師,不得輕忽。」若我今於迦毘羅城,現神通入,無有此理。何以故?迦毘羅城,不同往昔。今日若往,應當更現其餘異相。我應敬彼如事尊神,我寧步行,入彼城內。』時阿私陀及其侍者那羅陀身徒步共入迦毘羅城,從小巷裏,私竊欲向淨飯王所,到宮門前。時迦毘羅人民稠閙,處處遍滿,間無有空,為菩薩故,作大莊嚴。

[0694a03] 「時諸大眾,見彼仙人步行而來,入迦毘羅,復從小巷,趣向淨飯大王宮門,見已無量無邊人民,雲雨而集隨逐仙人,心生驚愕,怪不敢問。以何義故?仙人致此。時彼大眾,城內人民,或在自家門前而立,或在窓邊,或倚构欄,或在臺頭,或在屋上,觀彼仙人,各相謂言:『往昔此仙,來入迦毘羅婆城時,乘大神通騰空而行,到於淨飯大王宮中。今日步行而來入城,我等不知。以何義故,步涉而來?』

[0694a12] 「時阿私陀至淨飯王宮門前已,語當門人,作如是言:『我婆羅門,久來耆耄,猶如祖父,今日步行,翻似年少二十小兒,及那羅陀童子而來,其那羅陀,年始八歲,汝可為我白淨飯王。』時守門者,語仙人言:『如尊者教,我當奉諮。』即入宮門,漸漸而行,到於王前,具以白王。時淨飯王聞此語已,心大敬仰,歡喜無量,即從座起,語彼通事守門人言:『汝急疾引仙人將來,勿使淹遲。』時守門者還仙人所,而作是言:『大仙知時,宜速入宮。』時阿私陀聞彼語已,即共侍者那羅陀入淨飯王宮。時,淨飯王遙在殿,見阿私陀仙漸漸而行將至王所,是時大王即從座起,詣仙人所,承事迎接,扶持其腋,將好最勝最妙第一希有寶座,安置令坐,坐已禮拜,口唱是言:『我今恭敬禮拜尊者。』是時仙人,口即呪願淨飯王言:『唯願大王!常得安樂。』

[0694a28] 「時,淨飯王白仙人言:『尊者何求故屈到此?為須衣耶?為須食乎?為復求須其餘諸事?須者但道,我悉備具,必與不違。』時阿私陀,諮白王言:『大王!當知,今我來者,無所乏少,不求衣食,一切諸事,悉所不須。然我今者故從遠來,欲見大王最勝童子。大王慈恩,願當示我善勝童子。』是時童子,在於寶座,睡臥眠寢。淨飯王語阿私陀言:『尊者大仙!少時留心,童子今眠,猶未覺寤,願待須臾。』時阿私陀即白王言:『大王!莫說如是語言,稱童子睡。何以故?我等雖寤,猶如睡人。大王!童子久來斷除,無復眠睡,晝夜恒為諸眾生等,得安樂故、大利益故,而入禪定。』

[0694b12] 「時,淨飯王知童子眠寤時欲至,即入宮內,勅令莊嚴宮舍殿堂,淨水灑地,掃除糞穢,香水重灑,花散其上,在在處處,安置香鑪,燒雜妙香。復懸種種繒綵幡蓋,垂諸旒蘇,竪大寶幢。復懸無量真珠瓔珞真珠羅網,種種寶鈴,垂覆其上,懸眾雜寶,猶如日月星宿之光。復掛種種妙寶衣裳,喻如飛天,手持花瓔。復懸雜色朱紫紅黃種種眾。諸如是等,挍飾精麗莊嚴宮中,如乾闥城一種無異。復召釋種內外眷屬,最大最勝威德尊者,令來入宮,使共摩耶夫人一處。是時摩耶詣童子所,至已持手抱童子頭,令向仙人擬如禮拜仙人之足;是時童子威德力故,其身自轉,足向仙人。時,淨飯王更復共扶迴童子頭,令拜仙人;童子力故,足還自轉,向彼仙人。時,淨飯王復迴童子,頭向仙人,還復轉足,如是至三。其阿私陀遙見童子,是時童子,放常光明照觸大地,童子威德,端正可喜,色純黃金,頭如寶蓋,鼻直而圓,脩臂下垂,支節正等,無缺無減,具足莊嚴。

[0694c03] 「時阿私陀即從座起,白於王言:『大王!莫將童子聖頭迴向於我。何以故?彼頭不合頂禮我足,我頭應當頂禮彼足。』復唱是言:『希有希有!大人出世,最大希有,大人出世!我本從天所聞之者,即此童子!真實定是,如彼不異。』時阿私陀整理衣服,偏袒右臂,右膝著地,伸其兩手,抱持童子,安其頂上,還復本座。本座坐已,還下童子,置於膝上。是時摩耶國大夫人即白大仙阿私陀言:『仁者尊師!當令童子禮大仙足。』阿私陀仙報夫人言:『國大夫人!莫作是語。今是童子,不應禮我;我及一切諸天世人,應當接足禮拜童子。』

[0694c15] 「時淨飯王即持種種雜妙珍寶,以用嚫施阿私陀仙。時阿私陀,持自澡罐,以水洗手,受此施物,受已即持迴奉童子。時淨飯王白阿私陀大仙人言:『尊者大仙!我以此物,施於尊者,唯願納受。』仙人報言:『大王施我,我今迴施最勝童子。』淨飯王言:『我知大仙福田勝故,供養大師。』阿私陀仙,復報王言:『我今見是勝因緣故,迴施童子。』淨飯王言:『大聖尊仙!我今不解尊師此意。』仙人復言:『大王!當知,我今身心,深自歸伏於此童子。』淨飯王言:『何因何緣?願為解釋。』時阿私陀即報王言:『大王諦心,善聽是義,我當為王說其本末。大王!當知,我昔在於忉利天上,安居行道,忽見忉利一切諸天,歡喜踊躍,充遍其身,不能自勝,舞弄衣冠,跳躑悅豫。我時於彼,即便問言:「諸天仁者!何因何緣,歡喜騰躍,不能自勝,執持衣冠,舞弄?」作是語已,忉利諸天即答我言:「大德仙人!汝今知不?於下世間北方地內雪山之下,有釋種城,名迦毘羅,彼城有王,名為淨飯。彼王最大第一夫人,產一童子,端正可喜,人所樂見。身黃金色,頭圓鼻直,足滿臂長,猶如金像,備具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種好,必定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轉無上清淨法輪。今此童子,相貌具足,決是無疑。今此童子,以自神力,能知此世及以過去未來世等,天人魔梵、沙門婆羅門等,一切世間,自證知已,分別法相,乃至略說種種苦惱,可解脫者令得解脫。」大王我於彼時,聞是語已故,來至此觀看童子。』時,淨飯王報仙人言:『若如是者,大憐愍我,大饒益我,無覆憂愁。更有何法,過四種行,四行過已,能勝能最。今此童子,既人所生,能於未來,得無上道。』阿私陀仙,復白王言:『大王!當知,彼等一切諸婆羅門,在在處處,云何得勝而證知耶?』時,淨飯王復更諮白於仙人言:『我今在於大仙之前,願為解說,令我樂聞。』時阿私陀答言:『大王!如我相傳婆羅門家,四毘陀經說,往昔有一婆羅門名曰羖羊,復有婆羅門名拔迦利,復有婆羅門名拔伽婆,復有婆羅門名末檀地,復有婆羅門名迦吒囉唎,復有婆羅門名般適尸棄,彼等皆得阿修羅王算計之法,得勝得上。復有仙人名阿帝利耶,復有一王名鉢囉摩檀那,復有一王名闍那迦,此等諸人,皆得除滅身苦方便。大王!當知,如是如是,今此童子,雖生人間,而過於人,得勝人法。大王!往昔復有一王名婆伽羅,大海奔濤,波浪如山,甚難得渡,非祖非父,彼身能渡。大王!諸如是等,雖生人間,有大威德,以威德故,過諸天人。』

[0695b06] 「時淨飯王報仙人言:『若如尊師所宣說者,我無有疑,但我愛子,其心狹劣,故生驚恐。』阿私陀仙復語王言:『大王所有心狐疑者,今可諮問,悉為決之。』時淨飯王白言:『大師我實懷疑,如彼往昔,有調浮王、多羅求王、知離婆王、達離波王,諸如是等,不曾得見、不曾得知。我此童子,云何得知得見此事?願說因緣。』時阿私陀復報王言:『大王!我亦知王有是疑惑,不得言無。何以故?大王但聞他所說事,以意消息,籌量取之,用自決疑;凡其前後,所作諸王,未必一向有於證驗。大王!彼等諸王,子及父祖,勝劣不同,是故,大王!不可種姓獨取其勝,不可以家獨取其勝,不可以先生故而勝、後為不如;或有後出而勝先生。大王!譬如天曉之時,先現明相,然後出日。論其明相,未能照明,其日後出,普光大地,破一切闇,無有遺餘。大王!世間如是如是,或時生子勝父勝祖。』

[0695b23] 「時,淨飯王白仙人言:『大德尊師!善以譬喻證明於事,慰解於我,令得決疑,心大安隱。大仙尊師!善攝受我。』時阿私陀復白王言:『大王!當知,我齒衰邁,餘殘無幾。今此童子,幼稚少年,春秋方盛,長大成就,當向山林出家學道;恨我朽耄,不覿慈顏。』時,淨飯王白仙人言:『大仙尊師!今是童子,決出家耶?』阿私陀仙報於王言:『大王今者不須疑慮。』時淨飯王迴頭顧視看國師面,時阿私陀問於王言:『大王內心欲作何語?』淨飯王言:『大德尊仙!此我國師婆羅門等,曾語我言:「今此童子,必定得作轉輪聖王。」』阿私陀仙復白王言:『大王!如我意者,終不虛妄,我今所語,誠實至真。』時淨飯王聞是語已,復更白言:『大仙尊師!若審然者,乃令我心,更大憂愁,切割我心,肝腸惱沸。』時阿私陀復報王言:『大王智慧,勿作是言。大王往昔高曾祖父,以行福業功德緣故,得度眾生到於彼岸,如是匠導,託作王兒,不但獨為治化人民,令得安樂而為王子。』時淨飯王復白仙言:『大師!我意亦然,思惟如是。今此童子,種我王世,荷負重擔,代我所憂,我至老年,出家入山,當修古道。』

[0695c16] 「時淨飯王復白仙言:『大師!我意欲令我子常在,云何方便?及今幼年,勿使捨我。』阿私陀仙復白王言:『大王!我實不能專正決定說是方便,令作障礙。』

[0695c20] 「時淨飯王復語仙人,作如是言:『大師善聽!我今當作種種方便,設方便已,不令我子,從今幼稚,及到盛年,不聽暫離,捨我出家。』阿私陀仙即問王言:『大王今者因何事故,說如是語?』時淨飯王報彼仙人阿私陀言:『尊師當知!如我國內,所有相師婆羅門等,皆語我言:「若是童子,在家當作轉輪聖王。」以是因緣,我如是語。』阿私陀仙復白王言:『大王!當知,彼等相師,皆大妄語。何以故?如是勝相,非是轉輪聖王之相。今此童子,有百善相,八十隨形,挺特殊好,分明炳著,皆悉具足。』時淨飯王問仙人言:『大師何等是此童子八十隨形之好?』時阿私陀具白王言:

[0696a04] 「『大王當知,今此童子兩手掌內有金剛文。

[0696a05] 「『大王!今是童子諸指爪甲薄而且軟。

[0696a06] 「『大王!今是童子諸指爪甲其色赤紅猶如銅鍱。

[0696a07] 「『大王!今是童子諸指爪甲悉皆潤澤。

[0696a08] 「『大王!今是童子諸指妙色。

[0696a09] 「『大王!今是童子諸指皆

[0696a10] 「『大王!今是童子踝骨不現。

[0696a11] 「『大王!今是童子兩膝團圓有大光液。

[0696a12] 「『大王!今是童子進止雍容安詳徐步。

[0696a13] 「『大王!是童子行如師子王。

[0696a14] 「『大王!是童子行猶如牛王。

[0696a15] 「『大王!是童子行猶如鵝王。

[0696a16] 「『大王!是童子行安詳徐步猶如耳璫。

[0696a17] 「『大王!是童子行安庠如住。

[0696a18] 「『大王!是童子身形體挺直。

[0696a19] 「『大王!是童子身形體柔軟。

[0696a20] 「『大王!是童子身形體滑澤。

[0696a21]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上充。

[0696a22] 「『大王!是童子身出妙熏香。

[0696a23]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無上。

[0696a24]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整肅。

[0696a25] 「『大王!是童子身支節分解,各自分明。

[0696a26]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顯現如大梵王。

[0696a27]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無戾。

[0696a28] 「『大王!是童子身膚體清淨無有黑[黑*干](古汗切)

[0696a29] 「『大王!是童子身無有諸病。

[0696b01] 「『大王!是童子身圓滿正等。

[0696b02] 「『大王!是童子身七處齊滿。

[0696b03] 「『大王!是童子身具足諸好。

[0696b04] 「『大王!是童子身遍體端正。

[0696b05] 「『大王!是童子身行處淳淨。

[0696b06] 「『大王!是童子身最勝無垢諸毛清淨。

[0696b07] 「『大王!是童子身無有垢障能出淨光。

[0696b08] 「『大王!是童子身常光一尋。

[0696b09] 「『大王!是童子腰猶如弓弝(百雅切)

[0696b10] 「『大王!是童子腹無有破壞(謂其皮不皺欇等)

[0696b11] 「『大王!是童子深隱妙好。

[0696b12] 「『大王!是童子團圓不散。

[0696b13] 「『大王!是童子猶如車輪。

[0696b14] 「『大王!是童子分明右旋。

[0696b15] 「『大王!是童子手不麁不澁。

[0696b16] 「『大王!是童子手如兜羅綿。

[0696b17] 「『大王!是童子手掌心之中文理畫深。

[0696b18] 「『大王!是童子手文理冊畫柔軟光澤。

[0696b19] 「『大王!是童子手文不破散。

[0696b20] 「『大王!是童子手所有冊文分明次第。

[0696b21] 「『大王!是童子手兩腕闊大。

[0696b22] 「『大王!是童子頭猶如踝骨。

[0696b23] 「『大王!是童子口脣色猶如頻婆羅果。

[0696b24] 「『大王!是童子面顏貌寂靜。

[0696b25] 「『大王!是童子舌薄而且長如赤銅色。

[0696b26] 「『大王!是童子聲深而清亮。

佛本行集經卷第九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90 佛本行集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