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03n0165_003 頂生王因緣經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3 冊 » No.0165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三

[0398a16] 「復次,大王!其上即是三十三天所居之處,彼有龍王住於水際,所謂難陀龍王、烏波難陀龍王、阿說多哩龍王、母唧隣那龍王、摩那斯龍王、伊羅鉢怛羅龍王等,住壽經劫,護持世間,力無能敵。是諸龍王與堅首天、持鬘天、常驕天、四大王天,同為守護三十三天。若阿修羅來鬪戰時,即各對敵及為震警。

[0398a23] 「爾時,頂生王將復前進,為諸龍王遮止導翼兵眾。王乃問言:『何不進邪?』時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是龍王遮止兵眾。』王言:『而龍王者,傍生之類,非我所敵,今悉驅令為我導翼。』言已,諸龍即導王前至堅首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等何故奔馳來此?』諸龍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堅首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堅首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堅首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持鬘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持鬘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持鬘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持鬘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常驕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時常驕天王即復遮止不令前進。王乃問言:『何不進邪?』主兵神答言:『天子!此有常驕天王遮止兵眾。』王言:『此常驕天亦使為我導翼之者。』言已,彼天即導王前至四大天王所。彼天王問言:『汝今何故奔馳來此?』天王答言:『人間有王,名曰頂生,彼將至此,故我導前。』

[0398b18] 「爾時四大天王互相議曰:『此人間王,具大福德,有大名稱,我等豈能與相違背。』言已,俱詣帝釋天主所,具陳上事。時帝釋天主言:『此大福德,有大名稱,我亦不應與相違背。』言已,即持妙閼伽瓶,前起承迎。

[0398b24] 「爾時,頂生王遙見須彌山上樹林蓊欝,其密如雲,聳直紺青,色狀殊麗;乃問導翼夜叉神禰舞迦言:『前有樹林斯名何等?』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三十三天中,波利質多羅樹及俱毘陀羅樹等,彼諸天眾夏四月中,於其樹下五欲娛樂嬉戲自在。天子!今時往彼亦受斯樂。』時王聞已,謂諸臣佐言:『汝等前見樹林如雲紺青不?』臣佐答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三十三天中,波利質多羅樹及俱毘陀羅樹等,彼諸天眾夏四月中,於其樹下五欲娛樂嬉戲自在;汝等往彼亦受斯樂。』

[0398c05] 「時頂生王又復前進,見須彌山上白雲高起聚若山峯,復問禰舞迦言:『前有白雲聚若高峯,斯名何等?』禰舞迦答言:『天子!此是三十三天中善法之堂,彼天子眾與四大天王常共集會,思惟觀察稱量世間,若天若人諸所有事。天子!今時宜應往彼。』其王聞已,謂諸臣佐言:『汝等前見白雲高起聚若山峯不?』臣佐答言:『唯然已見。』王言:『此是三十三天中善法之堂,彼天子眾與四大天王常共集會,思惟觀察稱量世間,若天若人諸所有事;汝等今時宜應往彼。』

[0398c17] 「復次,須彌山上三十三天中有善見城,其城縱廣正等二千五百由旬,周匝十千由旬,有七重城,彼一一城高一由旬半,純金所成。金城之上一一復有四種女牆,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復有重牆通往來道亦四寶成。彼城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彼善見城有一千一門,其一一門長二由旬半,闊半由旬,皆以牛頭旃檀香木所成;彼一一門,金、銀、瑠璃、頗胝迦寶間錯莊嚴,狀如星象及半月相。又一一門各有五百青衣夜叉,身被甲冑而作守衛;又能護持三十三天諸天子眾作諸善利。城中街衢長二百五十由旬,闊十二由旬,種種莊嚴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以界道側。

[0399a04] 「街衢左右復有種種清淨池沼,金、銀、瑠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瑠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瑠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瑠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鉢羅華、鉢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遊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

[0399a14] 「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遊止其上出妙音聲。又彼城中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衣者,纔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音樂者,纔起心時其樂自鳴。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莊嚴具者,纔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食者,纔起心時而自至手。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遊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0399b05] 「復次,善見城東二十由旬,有園名寶車,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牆高半由旬;金牆之上有四女牆,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復有重牆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寶車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瑠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瑠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瑠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瑠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鉢羅華、鉢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遊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遊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纔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眾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遊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0399c09] 「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淨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遊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遊戲者,纔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遊行受諸快樂。

[0399c16] 「此園何故名為寶車?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皆以眾寶所莊嚴故;又有寶車諸天子眾乘馭遊戲,以是緣故名寶車園。

[0399c19] 「復次,寶車園東二十由旬,有寶嚴地,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有百一種采繪嚴飾清淨柔軟;其地中間有四寶臺間錯莊嚴;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淨嚴飾;華果、樹林、衣服、音樂、莊嚴等樹一一具足;亦有輿輦隨思即至受諸快樂。彼有天仙修習梵行。

[0399c26] 「復次,善見城南二十由旬,有園名麤堅,縱廣正等二百五十由旬,周匝千由旬,內外嚴麗殊妙可觀;園有金牆高一由旬;金牆之上有四女牆,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復有重牆通往來道亦四寶作。其園中地有百一種采繪嚴飾;又復柔軟如兜羅緜及如妙[疊*毛],下足隨陷舉足隨起。有天曼陀羅華散布其地深可膝量,香風時來吹去萎華更雨新者。

[0400a05] 「麤堅園中有大池沼,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周匝二百由旬,金、銀、瑠璃、頗胝迦等以布其底;池之四面有四梯陛,金、銀、瑠璃、頗胝迦成;彼池沼中有四寶臺,金、銀、瑠璃、頗胝迦等間錯莊嚴,若金為臺即銀為柱及以梁棟,若銀為臺即金為柱及以梁棟,若瑠璃為臺即頗胝迦為柱及以梁棟,若頗胝迦為臺即瑠璃為柱及以梁棟;清涼甘美水滿池中;優鉢羅華、鉢訥摩華、俱母陀華、奔拏利迦華等,遍覆其內;復有種種水鳥遊戲池中,出妙音聲,謂高遠聲、悅意聲、美妙聲等。

[0400a16] 「復有種種華樹果樹,直生端立圓無缺減,如結鬘師取以妙線,妙巧安布盤結成鬘,華果樹林亦復如是。彼樹復有種種飛鳥,遊止其上出妙音聲。觸處皆有青、黃、赤、白四色劫波衣樹,其樹所出四色妙衣;又有種種妙音樂樹,所謂簫、笛、琴、箜篌等;又有種種妙莊嚴樹,彼樹所出手釧足環,及身莊嚴妙好之具;又有四色蘇陀味食,謂青、黃、赤、白。若彼天男及天女等隨所思者,纔起心時而皆自至。又有四種所飲之漿,謂末度漿、摩達網漿、迦譚末梨漿、播曩漿等。復有種種殊妙莊嚴殿堂樓閣,諸天女等或處其中安隱而坐、或觀視遊行,悉有種種輿輦服用莊嚴之具,天女駢隘擊鼓奏歌,爇眾名香豐諸飲食。而彼天眾與諸眷屬嬉戲娛樂,隨自福力受斯勝果。

[0400b02] 「園中道路長二十由旬,闊半由旬,清淨嚴飾金沙布地;觸處遍灑旃檀香水,金繩交絡垂金鈴鐸。道路左右亦有種種華果樹林,飛鳥遊戲出妙音聲;亦有四色劫波衣樹及音樂樹莊嚴樹等;復有四種莊嚴輿輦,謂象乘、馬乘、車乘、寶輿;若彼天男及天女等思其乘馭往遊戲者,纔起心時隨思即至,乘已遊行受諸快樂。

[0400b09] 「此園何故名為麤堅?謂此園中所有池沼、華果、樹林、衣服、嚴具及天女等悉麤堅故;又此園中諸天子眾,若身若心皆悉麤猛而好鬪戰,由是緣故名麤堅園。

佛說頂生王因緣經卷第三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3 冊 No. 0165 頂生王因緣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范振業大德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