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02n0125_048 增壹阿含經 第4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25 » 第 4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八

禮三寶品第五十

(一)

[0806b11] 聞如是:

[0806b11]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06b12]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禮拜如來神寺者,當行十一法禮如來寺。云何為十一?興勇猛意,有所堪故;意不錯亂,恒一心故,當念專意,諸止觀故;諸念永息,入三昧故;意及無量,由智慧故;意難觀察,由其形故;意淡然靜,由威儀故;意無流馳,以名稱故;意無想像,由其色故;梵音難及,由柔軟響故。諸比丘!若善男子、善女人欲拜如來寺,當具此十一法禮如來神寺,長夜之中獲德無量。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0806b22] 爾時,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二)

[0806b24] 聞如是:

[0806b24]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06b25]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行禮法,當念十一事,然後禮法。云何名為十一?有慢當除慢,夫正法者,於欲而除渴愛想;夫正法者,於欲而除欲;夫正法能斷生死淵流;夫行正法獲平等法;然此正法斷諸惡趣;尋此正法得至善處;夫正法者,能斷愛網;行正法者,從有至無;行正法者,明靡不照;夫正法者,至涅槃界。若善男子、善女人欲行禮法,當思惟此十一法,然後便獲福無量,長夜之中受福無限。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0806c06]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三)

[0806c08] 聞如是:

[0806c08]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06c09]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善男子、善女人修禮僧者,當專十一法,然後乃當禮僧。云何為十一?如來眾者,正法成就,如來聖眾上下和合,如來僧者,法法成就;如來聖眾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見慧成就,如來聖眾能掌護三寶;如來聖眾能降伏外道異學;如來聖眾是一切眾生良友福田。若善男子、善女人欲禮僧者,當思惟此十一法,長夜之中獲福無量。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0806c18] 爾時,諸比丘、天、龍、鬼神、乾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甄陀羅、摩休勒天及人民,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四)

[0806c21] 聞如是:

[0806c21] 一時,婆伽婆在摩竭國蜜[口*提](土)羅城東大天園中止,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俱。

[0806c23] 爾時,世尊食後起,與阿難共於樹園中經行。佛便笑,阿難心念:「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妄笑,今何以笑?必當有意,我當問之。」阿難整衣服,右膝著地,叉手問佛:「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不妄笑,今何以笑?必當有意,願聞笑意。」

[0806c28] 佛語阿難:「我當為汝說。過去賢劫初,於此中間有轉輪聖王主四天下,名曰大天,長壽無病,端正勇猛,治以正法,不枉人民,有自然七寶。何等為七?一者輪寶,二者象寶,三者馬寶,四者珠寶,五者女寶,六者主藏寶,七者典兵寶。」

[0807a04] 佛語阿難:「此大天王為童子時八萬四千歲,作太子時八萬四千歲,登聖王位八萬四千歲。」

[0807a06] 阿難問佛:「云何為輪寶?」

[0807a07] 佛語阿難:「月十五日,月盛滿時,王沐浴清淨,與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視,有千輻金輪。輪高七仞為一多羅;多羅者,獨挺樹,以樹為限,高七多羅,純以紫磨金為輪。王見輪已,心念:『此輪好輪,願得提之耶?』念已,輪即就王左手,便舉移右手中。王語此輪曰:『諸不伏者,為我伏之;非我地者,為我取之;如法,非不如法。』語竟,輪還住空,輞東向,轂北向。王勅左右具四種兵;具兵已,即將兵眾,逐輪立空,隨輪東引,巡行盡東界;暮則王與兵眾,宿於輪下。

[0807a18] 「東界諸小王皆來朝覲,所貢皆以金鉢盛銀粟,銀鉢盛金粟:『善來!大王!此東界土地、珍寶、人民盡是王有,願當停駕住此,我等當稟承天教!』大天王答諸小王曰:『汝等欲承我教者,各還本國以十善教民,勿行枉橫。』誡勅已訖,輪即於海上,迴轉乘雲而行。海中自然開道,廣一由延,王與四種兵隨輪如前巡行南界。南界諸小王亦來朝覲,皆以金鉢盛銀粟,銀鉢盛金粟,貢上曰:『善來!天王,此南界土地、珍寶、人民盡是王有,願停駕住此,我等當稟承天命!』大天答諸王曰:『汝等欲承我命者,各還本土,以十善教民,勿行枉橫。』誡勅已訖,輪則西迴按行西界。西界諸王貢獻勸請,如南方比訖,輪復北迴巡行北界。北界諸王亦皆朝覲,貢獻勸請,盡如前法。周遊四日,遍閻浮提四海,還本蜜[口*提]羅城,於宮門前虛空中住,高七多羅,輞東向,王便入宮。」

[0807b07] 佛語阿難:「大天得輪寶如此。」

[0807b07] 難復問佛:「大天得象寶復云何?」

[0807b08] 佛語阿難:「大天以後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從諸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觀見空中,有白象王名滿呼,乘虛而來,七肢平跱,口有六牙,頭上金冠,金為瓔珞,以真珠交絡其體,左右佩金鈴。象有神力,變形自在。大天見之,心自念曰:『我得此象可耶?當使有所為。』念訖,象便立空中於王前,王即教以五事。王復念曰:『當試此象為能以不?』至明日日出,王乘此象,須臾之間,周遍四海,還到本處,於宮門東,東向立。阿難!大天所得象寶如此。」

[0807b19] 阿難復問佛:「大天所得馬寶復云何?」

[0807b20] 佛語阿難:「大天到後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從諸婇女上西樓上,西向視,見有紺馬王,名婆羅含(秦言髮朱髮尾)乘空而來,行不動身,頭上金冠,寶為瓔珞,披珠交絡,左右垂鈴。馬有神力,變形自在。大天見之,自念言:『得此乘之可也。』念訖,至王前,王便乘欲試之,至明日日出,王乘東行,須臾之頃,周遍四海,還至本國,住宮門西,西向而立。阿難!大天所獲馬寶如此。」

[0807b29] 阿難問佛:「大天所得珠寶復云何?」

[0807b29] 佛語阿難:「大至後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將諸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視,見有神珠,珠長一尺六寸,有八楞,作紺琉璃色,乘空而來,高七多羅。大天見之,心念曰:『得此珠觀之可也?』如念獲之。王欲試之,至夜半,合四種兵,以珠懸於幢頭,出城而遊,珠照辟方十二由延,兵眾相見,如晝無異,珠光所及,人民驚起,皆言:『天明。』王即還宮,以幢竪之宮內,內外常明與晝不異。阿難!大天所獲珠寶如此。」

[0807c10] 阿難問佛:「大天所得玉女寶復云何?」

[0807c11] 佛語阿難:「大天至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從諸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視,見有剎帝利女寶,名曼那呵利(秦言奪情),端正無比,姝妙嚴淨,不長、不短、不麁、不細、不白、不黑,冬則溫煖,夏則清涼,身毛孔中出栴檀香,口出憂鉢蓮花香,亦無女人眾惡姿態,情性調和,先意承旨,乘虛而來,逕至王所。阿難!大天所獲玉女寶如是。」

[0807c18] 阿難問佛:「大天所得主藏寶者復云何?」

[0807c19] 佛語阿難:「大天至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將諸婇女上北樓上,北向觀,見主藏臣,名阿羅咃(秦言財幢),端正姝妙,不長、不短,不肥、不瘦,身黃金色,髮紺青色,眼白黑分明,又能視見地伏藏七寶,有主者為護之,無主者取共王用,聰明智慧,善有方謀,乘虛而來,逕詣王前,而謂王曰:『自今已往,王快可自樂,勿復憂愁,我當給王寶,不令有乏。』王便試藏臣,與之乘船獨共入海。王謂藏臣者言:『吾欲得金銀財寶。』藏臣者白王:『還至岸邊,當給財寶。』王曰:『吾欲得水中寶,不用岸上者。』主藏臣者便從坐起,整衣服,跪右膝,叉手禮水,水中即自然出金頂,大如車轂,須臾滿船。王曰:『可止!勿復上金,船將欲沒。』阿難!大天所獲典寶臣如此。」

[0808a11] 阿難復問佛:「大天所得典兵將軍者復云何?」

[0808a12] 佛語阿難:「大天至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將諸婇女上南樓上,南向視,見南方有大將軍比毘那(秦言無畏),端正姝好,髮如真珠色,身猶綠色,不長、不短,不肥、不瘦,眼能徹視,知他人心念,軍策變謀,進退知時,乘虛而來,逕詣王所,謂王曰:『願王快樂,莫憂天下,征伐四方,臣自辦之!』王欲試之,半夜思惟:『欲合四種兵。』念訖,四兵盡集。王復念:『欲使東引。』軍即東引,王在中央,將軍在前,四兵圍遶。王念欲往即往,王念欲還即還。阿難!大天所獲典兵將軍寶如此。」佛語阿難:「大天所獲七寶如此。」

[0808a24] 佛語阿難:「大天王治天下遂久,便語梳頭侍者,名劫北:『若有白髮者,便拔示我。』劫北視髮遂久,見有一白髮,便白王曰:『前所勅者,今已白見。』王曰:『拔來示我。』劫北即以金鑷拔取白髮,置王手中。王捉白髮,便說斯偈:

「『我身首上,  生此毀莊,  身使來召,
  入道時到。』

[0808b03] 「王心念曰:『我已極人五欲,今當出家,下鬚髮,被法服。』召太子長生告曰:『童子!吾頭已有白髮出,世間五欲吾已厭之,今欲求天所欲,我今欲剃鬚髮,著法服,出家為道。汝當領國政,立長為太子;好養劫北,使伺白髮;白髮出者,以國付太子,如我出家,下鬚髮,被法服。』王告太子:『我今以此聖位,慇懃累汝,當使聖位世世相紹,莫使種斷;種斷者,便為邊地人也。若斷善行者,便生無法處。』大天王誡勅已,便以國付太子長生,給劫北田業。」佛語阿難:「大天王於此城,於此園,於此地,下鬚髮,著法服入道,於此處八萬四千歲,行四梵行:慈、悲、喜、護,於是壽終得生梵天。大天出家七日後,女寶命終。

[0808b17] 「長生登位已,至十五日,月盛滿時,將諸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視,見有玉女端正如前,乘虛而來。長生還服七寶。王長生已領國政,統四天下。長生復語劫北:『從今而去,為我梳頭時,見白髮,輒來白我。』登聖王位,遂經八萬四千歲,白髮復生,劫北白王:『素髮已生。』王曰:『拔來著吾掌中。』劫北即以金鑷拔置王手中。王執白髮,即說偈曰:

「『我身首上,  生此毀莊,  身使來召,
  入道時到。』

[0808b28] 「王心念曰:『我已極人五欲,今當出家,下鬚髮,被法服。』即召太子冠髻告曰:『童子!吾已頭白,世間五欲吾已厭之,當求天欲,我今欲出家為道,剃除鬚髮,被著法服。汝當領國政,立長為太子;好養劫北,使伺;白髮出者,以國付太子,如我出家,下鬚髮,被法服。』王告太子:『我今以此聖王位,慇懃累汝,當使聖王位,世世相紹,莫使種斷;種斷者,便為邊地人也。若斷善行者,便生無法處。』長生王誡勅已,即以國付太子冠髻,給劫北田業。」

[0808c09] 佛語阿難:「長生王亦於此城、此園、此地,下鬚髮,著法服入道,於此處八萬四千歲,行四梵行:慈、悲、喜、護也,於是壽終得生梵天。」

[0808c12] 佛語阿難:「王長生出家之後七日之中,七寶自然化去。冠髻王憂愁不樂。諸臣見王不悅,便問王曰:『天王何以不悅?』王答諸臣曰:『以七寶化去故也!』諸臣白王:『王勿為憂。』王曰:『何得不憂也?』臣等啟曰:『父王梵行,近在園中,可往諮承,必當誨王致寶之法。』王即勅:『嚴駕!』諸臣便嚴駕訖,便白王。王與群臣乘七寶車,以五物為幟:寶冠、羽蓋、劍、扇、寶屐。左右臣從,進詣園所。到則下車,却五物,步入園門,前至父王,稽首禮足,却住一面,叉手白言:『王所有七寶,今皆化去。』父先定坐,聞所啟白,仰頭答曰:『童子,夫聖王法,不恃父之所有也。汝自行法承之。』

[0808c26] 「王復問曰:『轉輪聖王以何法化?』父便答曰:『敬法、重法、念法、養法、長法、熾法、大法,行此七法者,便應聖王治也,可以致寶也。』王復問曰:『云何敬法,乃至大法也?』父答曰:『當學給賜貧窮,教民孝養二親,四時八節以時祭祠,誨以忍辱,除婬、嫉、癡行,此七法者,乃應聖王法也。』王即受教,辭退却禮,繞七匝已,便引還歸。於是,王輒承父命,奉行七法,宣令遠近,祇崇王教,王便開藏,給賜貧窮,侍養孤老,四方之民,莫不奉承。於是,王以十五日,月盛滿時,沐浴清淨,將諸婇女上東樓上,東向視,見有千輻紫磨金輪,輪高七多羅,去地亦七多羅,乘虛而來,住於空中。

[0809a10] 「王心念曰:『願得此輪可乎?』輪即下至王左手,復移之於右手。王語此輪,『諸不伏者,為我伏之;非我地者,為我取之;如法,非不如法。』王便以手投輪還之虛空,於宮門東,輞東向,轂比向而住空中。輪後次有白象,次有紺馬,次有神珠,次有玉女,次有主藏,次有將軍,此七寶出,如大天王,比試亦如是。逕八萬四千歲竟,王賜劫北,并勅太子及付國事,出家入道,皆如前王法。」

[0809a19] 佛語阿難:「此冠髻王於此城園地,下鬚髮,被法服,八萬四千歲,修四梵行:慈、悲、喜、護,於是壽盡亦生梵天。」

[0809a22] 佛告阿難:「大王子孫相紹,乃至八萬四千歲轉輪聖王位善種不斷。最後聖王名荏(晉言不眗,音如錦反),治以正法,為人聰明,審諦不忘,相有三十二,色猶紅蓮花,好喜布施,供養沙門、婆羅門,侍養孤老,賑給貧窮。於四城門及城中央,置設庫藏,金銀、雜寶、象、馬、車乘、衣服、床褥、病瘦醫藥、香華、飲食,諸孤獨者皆給妻婦,種種惠施隨人所欲。王於六齋之日,具勅內外皆持八關;於斯之日,首陀會天當悉來下,受其八戒;帝釋、三十三天皆歎其國人民:『快哉,善利!乃值斯法王耶!種種惠施,恣民所欲,又能清潔齋戒無闕。』天帝釋告諸天子:『欲得見荏王不?』咸言:『欲見,可使來至此。』釋提桓因即勅窮鼻尼(窮鼻尼者晉言極端正也)天女:『汝詣蜜[口*提]羅城,告荏王曰:「卿!大得善利也,此間諸天皆歎卿功德巍巍,為吾致問慇懃。此諸天子甚思相見,暫可屈意來至於此?」』

[0809b10] 「窮鼻尼受教便下,如人屈伸臂頃,忽然在王殿前,虛空中立。王侍一婇女,於殿上坐,思念世間,欲使一切皆得安隱,無眾苦患。窮鼻尼於空中,彈指覺之,王舉頭見殿上光明,聞其聲曰:『我是釋提桓因侍者,故遣我詣王』王答曰:『不審天帝何所約勅?』天女答曰:『天帝致意慇懃,此諸天子讚卿功德,預思相見,可暫屈意?』王默然許之。天女便還白天帝曰:『已達宣命,許當馳詣。』天帝即勅侍御嚴駕七寶飛行馬車,下到蜜[口*提]羅城,迎於荏王。侍御受教,即駕馬車,忽然便下。

[0809b22] 「王與群臣會於都坐,車當王前,於空中止。御者告曰:『天帝今遣車相迎,諸天子儼然相待,便可上車,勿復顧戀。』諸臣大小,聞王當去,僉然不悅,皆起而立,叉手白言:『王去之後,臣等何所承命?』王答曰:『卿等勿憂,吾去之後,施惠、齋戒、養民、治國,如吾在時,我比還不久。』王誡勅訖,車即下地,王便上車。侍御問王:『當從何道?』王曰:『此言何謂?』侍御答曰:『夫行有兩道,一者惡道,二者善道。行惡者,從惡道到苦處;修善者,遊善道至樂處。』王曰:『今日行道,善惡皆欲從之。』御者聞之,久乃寤曰:『甚善,大王!』御者便引在兩道之中,善惡悉覩,逕詣三十三天。天帝及諸天子遙見王來,釋提桓因曰:『善來,大王!』命令共坐。」

[0809c07] 佛語阿難:「王便就天帝坐,王與帝釋貌相、被服、音聲一揆。諸天子心中念言:『何者帝釋?何者為王?』又復念曰:『人法當眴,而俱不眴?』各懷愕然,無以別之。天帝見諸天有疑心,復念言:『我當留王使住,然後乃寤耳。』帝釋謂諸天子:『卿等欲使我留王住此不?』諸天子曰:『實欲使住。』天帝謂荏:『大王!可住此不,我當供給五欲。』因是諸天乃識。

[0809c15] 「人王白天帝曰:『正爾,便為給賜已,願諸天子壽命無極。』賓主請讓。如是至三,帝釋謂王:『何以不住?』王答曰:『我當出家修道,今在天上無緣學道。』天帝曰:『胡為作道?』王曰:『被父王遺令,若白髮生,法當出家。』釋聞遺令入道,默然不對。王於天上,須臾之間,五欲自恣,方之世間已十二年。王將欲別,與諸天子說審諦法。釋勅侍御:『汝送荏王還於本國。』侍御受教,即嚴駕,駕訖,白王曰:『王可上車。』於是,王便與帝釋及諸天子誥別,即上車,循本道而歸,到蜜[口*提]羅宮,侍御即還天上。王下數日,復勅劫北:『若見白髮,便白我。』數日之中,頭上白髮,劫比以金鑷拔白髮,置王手中。王見已,便說偈曰:

「『我身頭上,  生此毀莊,  身使來召,
  入道時到。』

[0810a03] 「王心念:『我已極人五欲,今當出家,剃鬚髮,被法服。』王即召太子善盡告曰:『吾白髮已出,世間五欲吾已厭之,當求天欲,當下鬚髮,被法服,出家入道。童子!今以國事付汝,好養劫北。若白髮出者,以國付太子,出家入道,童子!今以此聖王位累汝,莫使種斷,種斷者,便為邊地人也。』」

[0810a09] 佛語阿難:「荏王即付太子國政,給劫北田業已,於此城園地,下鬚髮,被法服,出家修道。修道之後於七日中,輪、珠化去,象、馬、玉女、長者、將軍,皆悉無常。王於園中八萬四千歲,行四梵行:慈、悲、喜、護,命終生梵天。其後善盡王不承父業,正法替廢,由是七寶不復來應,善行不繼,五減遂至,人民短命、薄色、少力、多病、無智,五減以至,轉復貧困,困窮竊盜相糺,詣王啟曰:『此人不與取。』王即勅外行刑國人。聞不與取,王輒殺之,皆咸其惡,各興利刀;刀自此始造,由是殺生從此起,便有兩惡出。次復婬犯他妻;夫主共諍,自言我不,便成四惡;兩舌遘鬪,是為五惡;鬪則相罵,是為六惡;言不至誠,是為七惡;嫉他和合,是為八惡;含忿色變,是為九惡;心懷疑亂,是為十惡。十惡已具,五減轉增。」

[0810a25] 佛語阿難:「欲知爾時大天王在賢劫初興者不?則我是也。阿難!欲知爾時八萬四千年王名荏,治政無枉者,則汝是也。欲知爾時最後名善盡王,暴逆不道,斷聖王種者,調達是也。阿難!汝於往時,承繼大天轉輪聖王之善嗣,使其紹立不絕者,汝之功也。如法,非不如法。阿難!我今是無上法王,今我遺無上善法,慇懃囑累汝。汝是釋種子,莫作邊地人,莫為斷種行。」

[0810b05] 阿難問佛:「何以故當作斷種行?」

[0810b06] 佛語阿難:「大天王雖行善法,未得漏盡出世間,未得度,未得斷欲,未得破二十億結,六十二見未除,三垢未淨,未得神通,未得解脫真道,不得涅槃,大天所行善法,不過生梵天。

[0810b10] 「阿難!我明法究竟無為,我法得到真際,天、人之上,我法無漏、無欲、減沒度、通解脫、真沙門、至涅槃。阿難!我今以是無上道法,慇懃囑累汝,莫增減我法,莫作邊地人也!若有現行聲聞,阿難!設有斷此法者,便為邊地人也。若能興此法者,便為佛長子,即為眷屬成就。阿難!汝當成就眷屬,莫作滅族行。阿難!我前後所說法,盡囑累汝。汝當學是。」

[0810b18] 說是已,阿難歡喜奉行。

(五)

[0810b20] 聞如是:

[0810b20]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10b21]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大泥黎之人。云何為四?所謂末佉梨罪人,帝舍比丘是大罪人,提婆達兜是大罪人,瞿波離比丘是大罪人。末佉梨罪人者,身出火光,長六十肘。帝舍罪人者,身出火光,長四十肘。提婆達兜罪人者,身出火光,長三十肘。瞿波離罪人者,身出火光,長二十肘。

[0810b27] 「比丘當知,末佉梨教無數眾生使行邪見顛倒之想,計有無之想。帝舍愚人者,斷諸聖眾應器遺餘。提婆達兜愚人者,鬪亂眾僧,殺阿羅漢比丘尼,起害意向於如來。瞿波離罪人者,誹謗舍利弗、目乾連。

[0810c03] 「又復,比丘!末佉梨罪人教無數眾生,使行邪見,身壞命終,墮焰光泥黎中。帝舍罪人,斷聖眾應器遺餘,身壞命終,墮等害地獄中。提婆達兜罪人者,起謀害心向於如來,身壞命終,墮阿鼻地獄中。瞿波離罪人者,由其誹謗舍利弗、目乾連,身壞命終,墮鉢投摩地獄中。

[0810c09] 「末佉離罪人者,是時獄卒生拔其舌背著脊上。所以然者,由其曩昔教無數眾生使行邪見。帝舍大罪人者,是時獄卒生擗其身,鎔銅灌壞其心,又以熱鐵丸,使令吞之。所以然者,由其斷應器遺餘故。提婆達兜罪人者,以熱鐵輪,轢壞其身,又以鐵杵[口*父]咀其體,群暴惡象蹹蹈其身,又復大熱鐵山鎮押面上,舉身為熱銅葉所裹。所以然者,由其曩昔鬪亂聖眾,壞和合僧故,致鐵輪轢斷其頭。又此提婆達兜愚人,教彼太子使害父王,由是果報故,使鐵杵破壞其身。又彼提婆達兜愚癡之人,飲象使醉往害如來,由是果報,群象蹹蹈其體。又彼提婆達兜惡人,上耆闍崛山顛,執石擲佛,由斯果報故,使熱鐵山鎮押其面。然彼提婆達兜愚人,殺阿羅漢比丘尼,由斯果報故,使熱銅鐵葉纏裹其身。比丘當知,瞿波離罪人者,在彼蓮華地獄中,千具犁牛以犁其舌。所以然者,由其誹謗舍利弗、目連故,由此因緣果報,使千具犁牛而壞其舌。

[0810c29] 「又復,比丘!末佉離罪人者,身出火光,長六十肘。若有眾生興起此念:『當拔濟饒益此人。』取四大海水,高四十肘,澆灌其身,然彼海水尋時消盡,焰不增減。由是熱鐵葉火燒四日,有人來以四渧水澆,然水尋時消盡。此亦如是。若有人來以四大海水澆彼人身,欲令無為,終不可果。所以然者,由彼罪過極深重故。

[0811a08] 「然彼帝舍罪人,身出火光,長四十肘,設有眾生愍念此人,以三大海水澆灌其身,然彼海水尋時消盡,火焰不減。其猶有人以三渧水著熱上,水尋消滅,不得久停。此亦如是,若以三大海水澆帝舍身上,水尋時滅,火終不增減。

[0811a13] 「提婆達兜罪人,身出火光,長三十肘。若有眾生,興起愛念之心,欲使提婆達兜身永處無為,以二大海水澆灌其身,水尋時盡,火終不滅。猶如以二渧水著熱上,終無增減。提婆達兜愚人亦如是,以二大海水澆灌其身,水尋時盡,火終不滅,提婆達兜身體苦痛如斯。

[0811a20] 「瞿波離罪人,身出火光,長二十肘。設有眾生愍念斯人,取一大海水澆灌其身,然彼海水尋時消盡,火終不滅。猶如一渧水著熱上,尋時消盡,不得久停。瞿波離比丘亦復如是。罪報所牽,故受斯罪。是謂,比丘!此四種人受罪極重,當自盡意遠離斯患,承諸賢聖等修梵行者。如是,仁者,當作斯學。」

[0811a27]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六)

[0811a29] 聞如是:

[0811a29]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11b01]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明曉地獄,亦知趣地獄之徑,亦復知彼地獄眾生之本。設復眾生造諸惡不善之行,身壞命終,入地獄中,我亦知之。又復,比丘!我亦知明曉畜生,亦知趣畜生之道,亦復知畜生之本,作諸惡元生彼者亦悉曉了。我今亦知餓鬼之道,其有作惡根元者,生餓鬼中,我亦知之。我今亦知人道向人之趣,其有眾生得人身者,我亦知之。我亦知趣天之道,其有眾生作諸德本,生彼天上,我亦知之。我亦知涅槃之趣,其有眾生有漏盡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於現法中而取證果,我亦知之。

[0811b13] 「比丘當知,我知地獄之趣,以何因緣而說斯言乎?」

[0811b14] 佛告諸比丘:「我今觀察眾生心意,所謂此人身壞命終,應入地獄中,然後時觀此人以入地獄中,受苦酸酷考掠無數,愁憂苦惱不可稱記。猶如一大火坑無有塵烟,設有人來逕趣斯處,又且有目之士觀此人所趣,必當墜火終不虛也。然復後時觀此人以墮火坑,吾所謂人者以墮火坑。今觀察眾生心意所念,必入地獄不疑,如我後時觀察此人,以定入地獄,受苦酸酷不可稱記。云何斯人以入地獄?是謂我觀趣地獄眾生作諸惡行不善之業,身壞命終,入地獄中,我悉知之。吾所說者,正謂此耳。

[0811b26] 「我知畜生之道,亦知趣畜生者,以何緣本而說此乎?於是,比丘!我觀察眾生心中所念,此人身壞命終,生畜生中。有我後時觀察此人,以生畜生中,愁憂苦惱不可稱計。云何斯人以墮畜生中乎?猶如村落有大圊廁,屎滿其中。設有斯人徑趣斯處,有目之士,見斯人來徑趣斯處,此人不久徑墮于廁。然後時觀此人已墮于廁,受厄窮困不可稱記。云何斯人已墮于廁?我今觀眾生類亦復如是,斯人命終應生畜生中。又復時觀已生畜生中,受苦無量。我今觀畜生眾生皆悉明了。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0811c09] 「我亦知餓鬼眾生,餓鬼之道,其身壞命終,生餓鬼者,我亦知之。其有眾生身壞命終,趣餓鬼之道,我悉知之。我復於後時觀見此眾生,以入餓鬼受苦痛、樂痛。云何斯人以入餓鬼中乎?猶如大村落側有一大樹,生危嶮之處,枝葉凋落。設有人來,往趣斯處,有目之士遙觀此人,必趣樹不疑。復後時觀此人,或坐、或臥,受其苦樂之報。云何斯人以至樹下坐臥乎?今我觀眾生之類亦復如是,身壞命終,必趣餓鬼不疑,受其苦樂之報不可稱記。我知餓鬼趣,餓鬼之道,皆悉分明,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0811c21] 「我知人道,亦知趣人道,其有造行,身壞命終,生人中者,我亦知之。於是,比丘!我觀眾生類心中所念,此人必當身壞命終,應生人中。我復於後時觀此人已生人中。云何斯人已生人中?猶如村落側有一大樹,在平正處,多諸陰涼。若有人直從一道來,有目之士見已便知之,斯人所趣向,定至此樹不疑。我復於後時觀此人,已至此樹,受樂無量。云何斯人得至斯處?此亦如是,我觀眾生心意所念亦如是,身壞命終,必生人中不疑。我復於後時,觀此人已生人中受樂無量。我知人趣,亦知趣人之道,今生人中者,我亦知之,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0812a05] 「我亦知天,亦知趣天之道,其有眾生作諸功業生天者,我亦知之。以何因緣而說此乎?我今觀眾生之類心中所念,此人必當身壞命終,生善處天上,然後時觀此人身壞命終,生善處天上,於彼受自然之福,快樂無比。是謂斯人已生天上,於彼受自然之福,快樂無比。猶如村落側有好高廣講堂,彫文刻鏤,懸繒幡蓋,香汁灑地,敷好坐具,氍毹[登*毛],文繡綩綖。若有人直從一道來,有目之士直從一道來,此人所趣向,定至高廣講堂必不疑,復於後時觀見此人,已到講堂上,或坐、或臥,於中受福快樂無比。此亦如是,吾今觀眾生類身壞命終,應生善處天上,於彼受樂快不可計。云何斯人以生善處天上乎?我知天道,趣天之路乎?我所說者,正謂此耳。

[0812a21] 「我今知涅槃,亦知涅槃之道,亦知眾生應般涅槃者。或有眾生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現身取證而自遊化,我悉知之。由何因緣而說此乎?於是,比丘!我觀眾生類心中所念,此人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是謂斯人以盡有漏成無漏。猶如去村落不遠有大池,水極清徹。若有人直從一道來,有目之士遙見斯人來,知此人必至池水不疑,又後時觀此人已至池水,沐浴澡洗,除諸穢污,去諸垢坋,在側而坐,亦不與人共相諍競。我今觀眾生類亦復如是,盡有漏成無漏,心解脫、智慧解脫;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名色知如真。是謂斯人已至此處,我知涅槃之道,亦知眾生般涅槃者,皆悉知之。如來、至真、等正覺有此之智、無畏、力具,皆悉成就。如來智無有量,如來能觀過去無限無量不可計事,皆悉知之。將來現在無限無量皆悉分別。是故,比丘!當求方便,具足十力、無畏。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0812b12]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七)

[0812b14] 聞如是:

[0812b14]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12b15]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依雪山上有大高廣之樹,五事長大。云何為五?根不移動,皮極厚大,枝節遠蔭,靡所不覆,葉極茂盛。是謂,比丘!依雪山上有此大樹極為俊好。今善男子、善女人亦復如是,依豪族之處,五事長益。云何為五?所謂信長益、戒長益、聞長益、施長益、慧長益。是謂,比丘!信善男子、善女人依豪族家,成就此五事。是故,比丘!當求方便,成就信、戒、聞、施、智慧。」

[0812b23]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猶如雪山樹,  五事功德成,
 根皮枝節廣,  陰葉極茂盛。
 有信善男子,  五事功德成,
 信戒聞惠施,  智慧遂增益。

[0812b29] 「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0812b29]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八)

[0812c02] 聞如是:

[0812c02]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12c03] 爾時,茂羅破群比丘與諸比丘尼共相遊處,然諸比丘尼亦復好樂共相遊處。人民稱譏茂羅破群比丘者,是時諸比丘尼極懷瞋恚,愁憂不悅。若復有人毀呰諸比丘尼者,是時破群比丘亦復愁憂不悅。是時,多眾比丘告破群比丘曰:「汝今云何親近諸比丘尼?諸比丘尼亦復與汝交接?」

[0812c09] 破群報曰:「我今解如來所說教誡,其有犯婬者,罪不足言。」

[0812c11] 眾多比丘復告曰:「止!止!比丘!勿作斯言。莫誹謗如來言教,其誹謗如來言教者,罪咎不少。又復世尊無數方便說婬之穢,其有習婬,使無罪者,終無此理。汝今可捨此惡見,備於長夜受苦無量。」然此破群比丘故與交通,而不改其行。

[0812c16] 爾時,眾多比丘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而白世尊言:「舍衛城中有一比丘,名曰破群,與諸比丘尼共相交接,然諸比丘尼亦與破群比丘交接往來。我等往彼勸喻使改其行,然彼二人遂更增益,不捨此顛倒之見,亦不順正法之業。」

[0812c21] 時,世尊告一比丘:「汝往至彼破群比丘所,云:『如來喚。』」

[0812c23] 爾時,比丘受如來教,即往到破群比丘所:「汝當知之,如來喚卿。」

[0812c24] 破群比丘聞彼比丘語,即往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世尊問彼比丘曰:「汝審親近諸比丘尼耶?」

[0812c27] 彼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0812c27] 佛告比丘:「汝為比丘,云何與比丘尼共相交接?汝今是族姓子,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

[0813a01] 破群比丘白佛言:「唯然,世尊!我是族姓子,以信堅固,出家學道。」

[0813a02] 佛告比丘:「非汝之法。云何與比丘尼共相交接?」

[0813a03] 破群比丘白佛言:「我聞如來所說,其習婬者,其罪蓋不足言。」

[0813a05] 佛告比丘:「汝愚人!云何說如來習婬無罪?我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汝今云何作是語:『如來說婬無罪』?汝好守護口過,無令長夜恒受其罪。」

[0813a08] 佛告之曰:「汝今且止!須吾更問諸比丘。」

[0813a09]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汝等頗聞吾與諸比丘說婬無罪乎?」

[0813a10] 諸比丘對曰:「唯然,世尊!不聞如來說婬無罪。所以然者,如來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設言無罪,此義不然。」

[0813a13] 佛告諸比丘:「善哉!善哉!諸比丘!如汝所言,我無數方便說婬之穢污。」

[0813a14] 時,世尊重告諸比丘曰:「汝等當知,若有愚人習於法行,所謂契經、祇夜、偈、授決、因緣、本末、譬喻、生、方等、未曾有、說、廣普;雖誦斯法,不解其義;以不觀察其義,亦不順從其法,所應順法終不從其行。所以誦斯法者,從欲與人共競諍,意計勝負,亦不自為己有所濟及,彼誦法已,則犯制限。猶如有人出彼村落欲求惡蛇,彼若見極大之蛇,到已,以左手摩抆其尾,然彼蛇迴頭螫蜇其手,由此緣報,便致命終,此亦如是,若有愚人翫習其法,十二部經靡不斟酌,亦不觀察其義。所以然者,由不究竟正法義故。

[0813a27] 「於是,若有善男子將護翫習其法,契經、祇夜、偈、授決、因緣、本末、譬喻、生、方等、未曾有、說、廣普;彼人誦此法已,深解其義;以解彼深義之法,順從其教,無所違失,所以誦法者,不以勝負之心,與彼競諍;所以誦習法者,欲自纂修有察及;所以誦法者,果有所願,由此因緣,漸至涅槃。猶如有人出彼村落,求覓惡蛇。彼見蛇已,手執鐵鉗,先鑷其頭,後便捉項,不令動搖;設彼惡蛇迴尾欲害彼人,終無所至。所以然者,比丘!由其捉項故!此善男子亦復如是,誦習、誦讀,靡不周遍,觀察其義,順從其法,終無違失,漸漸由此因緣,得至涅槃。所以然者,由其執正法故。是故,諸比丘!其有解吾義者,當念奉行;其不解者,重來問我。如來方今現在,後悔無益。」

[0813b14] 爾時,佛告諸比丘:「設有比丘在大眾中而作是說:『如來所說禁戒,我悉解了,其習婬者,罪蓋不足言。』彼比丘當語斯比丘:『止!止!莫作斯言!莫誹謗如來言說斯語,如來終不說此言。』若此比丘改其所犯者善;若不改其行者,復當再三諫之。設當改者善,設不改者墮。若復比丘隱匿其事,不使露現者,諸人皆墮。是謂,比丘!我之禁戒。」

[0813b22]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九)

[0813b23] 聞如是:

[0813b23]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0813b24] 爾時,生漏梵志往至世尊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爾時,生漏梵志白世尊曰:「為有幾劫過去?」

[0813b26] 佛告梵志:「過去諸劫不可稱計。」

[0813b26] 志白佛:「為可計數不乎?沙門瞿曇恒說三世。云何為三?所謂過去、將來、現在。沙門瞿曇亦知過去、當來、現在之世,唯願沙門演說劫數之義。」

[0813c01] 佛告梵志:「若當我說因此劫,復次此劫,我既滅度,汝取命終,不知劫數之義。所以然者,如今人壽短促,極壽不過百年。計百年中數劫者,我取滅度,汝既命終,終不知劫數之義。梵志當知,如來亦有此知,具足分別劫數,眾生壽命長短,受其苦樂,皆悉分明。今當與汝引譬,智者以譬喻得解。猶如恒沙之數,亦無有限,無有量,不可計算,過去劫者其數如是。不可稱計,不可籌量。」

[0813c10] 梵志白佛:「當來劫頗有幾數?」

[0813c10] 告梵志:「亦恒沙之數,無有齊畔,不可稱計,非算所及。」

[0813c12] 梵志復問佛:「頗有現在劫、成敗劫乎?」

[0813c13] 佛告梵志:「有此成劫、敗劫,非一劫、百劫,猶如器皿在危地,終不安住;設當住者要當顛倒,諸世界方域亦復如是。或有劫成,或有劫敗,此數亦復叵計為幾劫成,為幾劫敗。所以然者,生死長遠無有邊際。眾生以無明結覆蓋,漂浪流滯,從今世至後世,從後世至今世,長夜受苦惱,當可厭患去離此惱。是故,梵志!當作是學。」

[0813c21] 爾時,生漏梵志白世尊言:「沙門瞿曇!甚奇!甚特!知過去當來劫數之義,我今重復自歸沙門瞿曇!唯願沙門瞿曇聽為優婆塞,盡其形壽不敢復殺,乃至飲酒。」

[0813c24] 爾時,生漏梵志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一〇)

[0813c26] 聞如是:

[0813c26] 一時,佛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0813c27] 爾時,有一異比丘白世尊言:「劫頗有邊際乎?」

[0813c28] 佛告比丘:「方便引譬,然劫數無窮盡,過去久遠,於此賢劫中,有佛出,號曰俱樓孫至真、等正覺。爾時,此耆闍崛山更有姓號。爾時,羅閱城人民之類,上此耆闍崛山中,四日四夜,行乃徹頂。又復,比丘!拘那含牟尼佛時,此耆闍崛山更有姓號。爾時,羅閱城人民之類,三日三夜,行乃至此山頂。迦葉如來出現於世,此耆闍崛山更有姓號。時,羅閱城人民之類,二日二夜,行乃至此山頂。如我今日釋迦文佛出現於世,此山名耆闍崛山,須臾之頃乃到此山頂。若彌勒如來出現於世,此山亦名耆闍崛山。所以然者,諸佛神力咸使出此山在。

[0814a12] 「比丘!當以方便,知劫有衰盡,不可稱計。然劫有二種:大劫、小劫。若於劫中無佛出世,爾時復有辟支佛出世,此名為小劫。若如來於劫中出世,爾時彼劫中無有辟支佛出現於世,此名為大劫。比丘!當以此方便,知劫數長遠,不可稱計。是故,比丘!當憶此劫數之義。」

[0814a18] 爾時,異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2 冊 No. 0125 增壹阿含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張文明大德二校,周金言大德輸入/妙雲蘭若校對,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