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02n0120_001 央掘魔羅經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 冊 » No.0120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20 [Nos. 99(1077), 100(16), 125(38.6), 118-119]

央掘魔羅經卷第一

[0512b08] 如是我聞:

[0512b08]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與無量菩薩摩訶薩俱,及四部眾、無量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毘舍遮、負多伽那阿磋羅檀那婆王,日月天子、阿修羅及諸羅剎,護世主、四天王、魔天等俱。爾時,世尊廣說妙法度脫眾生,名曰執劍大方廣經。初中後善,究竟顯示善義、善味,純一清淨,具足清白梵行之相。說斯經已,舍衛城北去城不遠,彼處有村村名薩那,有一貧窮婆羅門女名跋陀羅,女生一子,名一切世間現,少失其父,厥年十二,色、力、人相具足第一,聰明辯慧微言善說。復有異村名頗羅呵私,有一舊住婆羅門師,名摩尼跋陀羅,善能通達四毘陀經。時,世間現從其受學,謙順恭敬盡心供養,諸根純熟所受奉持。

[0512b23] 爾時,彼師暫受王請,留世間現守舍而去。婆羅門婦年少端正,見世間現即生染心,忽忘儀軌前執其衣。時,世間現白彼婦言:「仁今便為是我之母,如何尊處而行非法?」內懷愧悚捨衣遠避。爾時,彼婦欲心熾盛泣淚念言:「彼見斷絕不隨我意,若不見從要斷其命,不使是人更餘婚娶。」即以指爪自畫其體,婬亂彌熾自燒成病,行女人諂莊嚴其身,以繩自繫足不離地。時,摩尼跋陀事畢還家,見婦自懸以刀截繩,高聲大叫而問之言:「誰為此事?」時,婦答言:「是世間現欲行非法,強見陵逼作如是事。」

[0512c05] 摩尼跋陀先知其人有大德力,即思惟言:「彼初生日,一切剎利所有刀劍悉自拔出,利劍卷屈墜落于地,令諸剎利皆大恐怖。其生之日有如此異,當知是人有大德力。」思惟是已,語世間現:「汝是惡人毀辱所尊,汝今非復真婆羅門,當殺千人可得除罪。」世間現稟性恭順,尊重師教即白師言:「嗚呼和上!殺害千人非我所應。」師即謂言:「汝是惡人,不樂生天作婆羅門耶?」答言和上:「善哉奉命!即殺千人,還禮師足。」師聞見已生希有心:「汝大惡人故不死耶?」復作念言:「今當令死。」而告之言:「殺一一人,一一取指,殺千人已取指作鬘冠首而還,然後得成婆羅門耳。」以是因緣名央掘魔羅,即白師言:「善哉和上!受教。」即殺千人少一。

[0512c19] 爾時,央掘魔母念子當飢,自持四種美食送往與之。子見母已作是思惟:「當令我母得生天上。」即便執劍欲前斷命。

[0512c22] 去舍衛國十由旬少一丈,於彼有樹名阿輸迦。爾時,世尊以一切智,如是知時如鴈王來。央掘魔羅見世尊來,執劍疾往作是念言:「我今復當殺是沙門瞿曇。」爾時,世尊示現避去。時,央掘魔羅而說偈言:

「住住大沙門,  白淨王太子,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無貪染衣士,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毀形剃髮士,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知足持鉢士,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無畏師子遊,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雄健猛虎步,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儀雅鵝王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安詳龍象行,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明朗初出,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明朗盛滿月,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莊嚴真金山,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千葉蓮花眼,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素齒白蓮華,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善說真言舌,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眉間白毫相,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光澤紺青髮,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過膝長臂,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離欲馬王藏,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膝骨密不現,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手足赤銅甲,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輕舉躡虛足,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迦陵頻伽聲,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憍吉羅妙音,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百億勝光曜,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諸根善調伏,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十力悉具足,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善持四真諦,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說八道饒益,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三十二相具,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八十種妙好,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永滅諸愛欲,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莫令我起瞋,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未曾見奇特,
 我是央掘魔,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修羅因陀羅,
 及與諸羅剎,  降是三憍慢。
 汝是何等人,  如是極疾行,
 及我未下刀,  知時宜速住。
 住住大沙門,  不聞我名耶,
 我是央掘魔,  今當速輸指。
 住住大沙門,  其諸眾生類,
 若有聞我名,  一切皆怖死,
 何況面見我,  而得全身命?
 住住大沙門,  汝是誰速說,
 為天為風耶?  於我前疾去。
 住住大沙門,  我今已疲乏,
 終不能及汝,  今當稅一指。
 住住大沙門,  汝善持淨戒,
 宜速輸一指,  莫度我境界。」

[0513c21] 爾時,世尊猶如鵝王,庠行七步師子顧視,為央掘魔羅而說偈言: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生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實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作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為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老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病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不死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染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漏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罪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諦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法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如法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寂靜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安隱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憂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憂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塵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塵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羸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災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惱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患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患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有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量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上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最勝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恒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等高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上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不壞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不崩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邊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不可見,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深法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難見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微細法,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滿法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極難見,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定法,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諍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分別,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無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解脫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寂靜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寂止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上止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斷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彼岸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美妙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虛偽,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破宅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伏慢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伏幻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伏癡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捨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法界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入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純善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出世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無動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殿堂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不悔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休息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究竟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三毒斷,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煩惱斷,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有餘斷,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三毒盡,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滅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於捨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覆護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依怙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趣向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洲渚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容受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伏慳嫉,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渴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捨一切,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一切,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一切止,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斷道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空樂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結斷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愛盡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離欲滅,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我住涅槃際,  而汝不覺知;
 汝央掘魔羅,  我是等正覺,
 今當輸汝稅,  無上善法水,
 汝今當速飲,  永除生死渴。
 住住央掘魔,  汝當住淨戒,
 我是等正覺,  輸汝慧劍稅,
 汝當捨利刀,  疾來歸明智,
 莫隨惡師慧,  非法謂為法,
 應甞至藥味,  然後深自覺,
 一切畏杖痛,  莫不愛壽命。
 取己可為譬,  勿殺勿教殺,
 如他己不異,  如己他亦然;
 取己可為譬,  勿殺勿教殺,
 莫作羅剎形,  人血常塗身;
 人血塗利劍,  不宜恒在手,
 速捨首指鬘,  離是二生業;
 二生非法求,  是則惡羅剎,
 羔羊於母所,  猶尚知孝養;
 哀哉汝可愍,  為惡師所誤,
 揮手奮利劍,  而欲害所生。
 汝今所造業,  惡逆過禽獸,
 殺害甚羅剎,  兇暴踰修羅;
 永入弊魔黨,  長與人類分,
 咄哉惡逆者,  母恩世難報;
 懷任十二月,  將護盡胎養,
 既生常鞠育,  長夜忍苦穢;
 今且觀汝母,  血淚盈目流,
 忘身愛念汝,  躬自持食來;
 風吹髮蓬亂,  塵土坌污身,
 手足悉龜坼,  眾苦集朽形;
 久受飢渴惱,  寒暑亦備經,
 逼切心狂亂,  愁毒恒怨嗟。」

[0520a28] 爾時,彼母見佛世尊與央掘魔羅往反苦論,子心降伏縱身垂臂,念其子故說偈白佛:

「久失寶藏今還得,  塵穢壞眼今明淨,
 哀哉我子心迷亂,  常以人血自塗身。
 極利刀劍恒在手,  多殺人眾成屍聚,
 當令此子隨順我,  今敬稽首等正覺,
 多人見罵難聽聞,  汝子如是切責我。」

[0520b06] 爾時,世尊告央掘魔羅:「此樹下者是汝之母,生育之恩深重難報,云何欲害令其生天?央掘魔羅!非法謂法,如春時焰渴鹿迷惑,汝亦如是,隨惡師教而生迷惑,若諸眾生非法謂法,命終當墮無擇地獄。央掘魔羅!汝今疾來歸依如來。央掘魔羅!莫怖莫畏。如來大慈是無畏處,等視眾生如羅睺羅,救療眾疾無依作依;如來安隱是穌息處,諸無親者為作親善,諸貧乞者為作寶藏,失佛道者示無上道;為諸恐怖而作覆護,為諸漂溺而作舟梁。汝當疾捨利劍出家學道,頂禮母足悔過自洗,至誠啟請求聽出家,濟度汝母離三有苦。今輸稅汝出家具足,汝今當飲甘露法水,汝久遊惡道迷亂疲,今當休息。汝是稅主我亦稅主,為守道王於一切眾生常受其稅,令得超渡生死有海。」

[0520b21] 爾時,央掘魔羅即捨利劍,如一歲嬰兒捉火即放,振手啼泣;時,央掘魔羅捨鬘振手發聲呼叫,亦復如是。如人熟眠蛇卒齧脚,即時驚起振手遠擲;央掘魔羅速捨指鬘,亦復如是。爾時,央掘魔羅如離非人所持,自知慚愧,血出遍身淚流如雨。譬如有人為蛇所螫,良醫為呪令作蛇行;央掘魔羅宛轉腹行三十九旋,亦復如是。然後進前頂禮佛足,而說偈言:

「奇哉正覺第一慈,  調御人師為我來,
 令我得度無知海,  愚癡闇冥濤波惑。
 奇哉正覺無上悲,  調御人師為我來,
 度我生死曠野難,  種種煩惱棘刺林。
 奇哉正覺第一喜,  調御人師為我來,
 令我得度諸迷惑,  邪見虎狼禽獸難。
 奇哉正覺第一捨,  調御人師為我來,
 令我得度無擇獄,  永離熾然無量苦。
 無依怙者為作依,  無親厚者為作親,
 集眾惡業趣大苦,  今為我來作歸依。」

[0520c11] 爾時,世尊告央掘魔羅:「汝今可起,速往母所,至誠悔過求聽出家。」爾時,央掘魔羅從佛足起往至母所,圍旋多匝五體投地,至誠懺悔悲感大叫,即向其母而說偈言:

「嗚呼慈母我大過,  集諸惡業成罪積,
 隨惡師教行暴害,  殺人一千唯少一;
 我於今日歸依母,  亦復歸依佛世尊,
 我今稽首禮母足,  唯願哀愍聽出家。」

[0520c19] 爾時,彼母說偈答言:

「我今已聽汝,  出家為後世,
 我亦求如來,  出家受具足。
 奇哉難思議,  如來無有譬,
 佛今度我子,  普哀諸世間。
 如來妙色身,  功德無倫匹,
 我今少稱歎,  最勝天中天。」

[0520c26] 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善哉善女人,  當得無間樂,
 今可聽汝子,  於我前出家。
 汝今年衰老,  出家時已過,
 但當深信樂,  以法自穌息。
 汝今且小待,  波斯匿王至。」

[0521a03] 爾時,天帝釋將諸天眾、婇女眷屬,放身光明照舍衛國,見央掘魔羅與佛相抗,力屈心變摧伏歸悔,發大歡喜而說偈言:

「奇哉十力雄,  調御無與等,
 降伏央掘魔,  常血塗身過,
 檀那因陀羅,  阿修羅羅剎,
 兇暴夜叉鬼,  及餘諸惡人,
 那伽緊那羅,  大力迦樓羅,
 彼聞央掘魔,  恐怖皆閉目,
 何況人中王,  見而不恐怖。
 彼初出生時,  龍神咸振懼,
 一切諸剎利,  鎧解刀劍落,
 何況人中王,  見而不恐懼。
 如是兇惡業,  如來悉調伏,
 佛力不思議,  智慧境亦然。
 奇哉央掘魔!  善住無染戒,
 梵行甚清淨,  猶如真金山。
 奇哉我今日,  快得善法利!
 我今當施,  央掘魔羅衣,
 唯願為我受,  世尊哀愍故,
 今施央掘魔,  沙門隨法服,
 是大乞士王,  世尊善觀察。」

[0521a25] 爾時,帝釋白央掘魔羅言:「唯願大士!受此天衣以為法服。」時,央掘魔羅謂帝釋言:「汝是何等蚊蚋小蟲!我豈當受不信之施?汝是何等貪欲之驢!未度生死眾苦長流,自性羸形何能施衣?當知汝是自性羸形,何能施人無價之衣?譬如國王有千力士,未見怨時便已躃地,何能與彼敵國大王千力士戰?如是我受無價衣者,何能降伏億煩惱魔及自性魔?我當斷除無量煩惱如佛所歎,十二頭陀沙門行法我應當學,汝非天王無異生盲。汝天帝釋!不知差別,何等名為兇暴惡業?汝是蚊蚋,安能知我是兇惡人耶?嗚呼帝釋!汝知央掘魔羅是兇惡人,又能解知佛法正義,何等沙門初始出家習無價衣耶?汝都不知出家淨法。嗚呼帝釋!汝是如來正法外人,如來長子上座迦葉,有摩尼等八萬寶庫及餘寶藏其數無量,并餘種種無價寶衣棄之如唾,出家學道行沙門法,受行十二頭陀苦行,何故不習無價之衣為放逸耶?上座迦葉棄捨種種甘饍之食,捨肉味食,受持修行不食肉法,家家乞食不惡惡想,始終常一苦樂無變,其所乞處有種種人,或言無者,或罵辱者,答言:『安樂。』然後捨去心不傾動。若言有者,不生貪喜。答言:『安樂。』受之而去心不傾動。若以大財施眾僧者,於未來世眾僧受用,一一寶藏無有窮盡,以何等故不奉施僧?而自分付餓鬼、貧窮孤獨乞匂。帝釋!沙門法者不多積聚,乃至鹽油亦不受畜,是沙門法;奴婢田宅、若賣若買諸不淨物,非沙門法,是在家法;若施若受諸不淨物,悉皆如是。汝大愚癡聚!如是等輩今當調伏,如治稊稗害善苗者,我之所殺作指鬘者,彼等悉是壞法眾生,無有一人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者。」

[0521c01] 爾時,帝釋謂央掘魔羅:「不害相者是則為法,如來等視一切眾生如羅睺羅,云何聽許調伏惡人?」

[0521c03] 央掘魔羅言:「害與不害差別之相,汝云何知?如幻士方便他所不知。如是菩薩幻境界,汝佛法外人,云何能知害與不害各有二種?有聲聞不害,有菩薩不害。汝小蚊蚋,云何能知二種不害?汝之境界及菩薩境界差別之相,猶如蚊翼覆於虛空。譬如沙門非人所持,爾時,大眾應守護不?」

[0521c09] 帝釋答言:「應當守護。」

[0521c10] 問言:「若因護死,誰應得罪?」

[0521c10] 帝釋答言:「淨除害心無得罪者。」

[0521c11] 央掘魔羅言:「如是調伏諸惡象類,若令彼死,守護之人無得罪者,當得無量殊勝功德。如是,害不害相差別難知,是名菩薩不害。」問言:「譬如良醫療治病人以鉤鉤舌,彼若死者,醫有罪不?」

[0521c15] 答言:「無也。彼良醫者多所饒益,除有害心。」

[0521c16] 問言:「如是調伏諸惡象類,若令彼死為有罪不?」

[0521c17] 言:「無也。當得無量殊勝功德,除有害心。」

[0521c18] 言:「譬如弟子從師受學,因教而死,師有罪不?」

[0521c20] 答言:「無也。除有害心。」

[0521c20] 問言:「如是威德眾生、明顯眾生,惡象類者見之而死,有遮罪不?」

[0521c22] 答言:「無也。除有害心。」

[0521c22] 「是故,帝釋!汝不知善業惡業差別之相,不知沙門非沙門差別之相,諸惡象類壞正法者應當調伏,如上座迦葉等八十大聲聞,乃至億耳,一切皆捨諸大寶藏,出家學道,於正法中少欲知足,比丘何須習無價衣?是等一切剃髮除慢,孤遊持鉢乞食活命著壞色衣,如是比丘云何放逸?常為寒暑饑渴所逼,足蹈塵土恒如野鹿,不越小戒如犛牛愛尾,守護不捨如烏伏子,如折牙象無復形好,彼復何須習無價衣?汝正法外人慎勿復語,如彼外道旃陀羅輩,畢竟不入二生眾中,汝亦如是,是正法外旃陀羅也,汝小蚊蚋默然無聲。」

央掘魔羅經卷第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2 冊 No. 0120 央掘魔羅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張文明大德二校,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