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01n0026_011 中阿含經 第1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1 冊 » No.0026 » 第 1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中阿含經卷第十一

中阿含王相應品第六(有七經王相應品本有十四經分後七經屬第二誦)(初二日誦)

 七寶、相、四洲  牛糞、摩竭王
 鞞婆麗陵耆  天使最在後

(五八)中阿含王相應品七寶經第一

[0493a11] 我聞如是:

[0493a11]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0493a12]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轉輪王出於世時,當知便有七寶出世。云何為七?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謂為七。若轉輪王出於世時,當知有此七寶出世。如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出於世時,當知亦有七覺支寶出於世間。云何為七?念覺支寶、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息覺支、定覺支、捨覺支寶,是謂為七。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出於世時,當知有此七覺支寶出於世間。」

[0493a21]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93a23] 七寶經第一竟(一百八十二字)

(五九)中阿含王相應品三十二相經第二(初一日誦)

[0493a26] 我聞如是:

[0493a26]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0493a27] 爾時,諸比丘於中食後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0493b08] 爾時,世尊在於燕坐,以淨天耳出過於人,聞諸比丘於中食後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0493b20] 世尊聞已,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講堂比丘眾前敷座而坐,問諸比丘:「汝等今日共論何事集坐講堂?」

[0493b22] 時,諸比丘白曰:「世尊!我等今日集坐講堂共論此事:『諸賢!甚奇!甚特!大人成就三十二相,必有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世尊!我等共論如此事故集坐講堂。」

[0493c05] 於是,世尊告曰:「比丘!汝等欲得從如來聞三十二相耶?謂大人所成,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0493c15] 時,諸比丘聞已,白曰:「世尊!今正是時。善逝!今正是時。若世尊為諸比丘說三十二相者,諸比丘聞已當善受持。」

[0493c17] 世尊告曰:「諸比丘!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廣分別說。」時,諸比丘受教而聽。

[0493c19] 佛言:「大人足安平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下生輪,輪有千輻,一切具足,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指纖長,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周正直,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跟踝後兩邊平滿,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足兩踝,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毛上向,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手足網縵,猶如鴈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手足極妙柔弱軟敷,猶兜羅華,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肌皮軟細,塵水不著,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0494a01] 「復次,大人一一毛,一一毛者,身一孔一毛生,色若紺青,如螺右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鹿[蹲-酋+(十/田/ㄙ)]腸,猶如鹿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陰馬藏,猶良馬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形圓好,猶如尼拘類樹,上下圓相稱,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不阿曲,身不曲者,平立申手以摩其膝,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黃金色,如紫磨金,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身七處滿,七處滿者,兩手、兩足、兩肩及頸,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其上身大,猶如師子,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師子頰車,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0494a14] 「復次,大人脊背平直,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兩肩上連,通頸平滿,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四十齒牙、平齒、不踈齒、白齒、通味第一味,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梵音可愛,其聲猶如加羅毘伽,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廣長舌,廣長舌者,舌從口出遍覆其面,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承淚處滿,猶如牛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眼色紺青,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頂有肉髻,團圓相稱,髮螺右旋,是謂大人大人之相。復次,大人眉間生毛,潔白右縈,是謂大人大人之相。

[0494a26] 「諸比丘!大人成就此三十二相,必有二處真諦不虛。若在家者,必為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若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必得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名稱流布,周聞十方。」

[0494b06]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94b08] 三十二相經第二竟(千六百八字)

(六〇)中阿含王相應品四洲經第三(初一日誦)

[0494b10] 我聞如是:

[0494b10]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0494b11] 爾時,尊者阿難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

[0494b14] 尊者阿難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佛所,到已作禮,却住一面,白曰:「世尊!我今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

[0494b20] 佛告阿難:「如是,如是。世人甚少少能於欲有滿足意,少有厭患於欲而命終者。阿難!世人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為甚難得。阿難!世人極甚難得,極甚難得於欲有滿足意,厭患於欲而命終者。阿難!但世間人甚多甚多,於欲無滿足意,不厭患欲而命終也。所以者何?阿難!往昔有王名曰頂生,作轉輪王,聰明智慧,有四種軍,整御天下,由己自在,如法法王成就七寶,彼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女寶、居士寶、主兵臣寶,是為七,千子具足,顏貌端正,勇猛無畏,能伏他眾,彼必統領此一切地乃至大海,不以刀杖,以法教令,令得安樂。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便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我欲於宮雨寶七日,積至于膝。』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

[0494c09]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憶曾從古人聞之,西方有洲名瞿陀尼,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今欲往見瞿陀尼洲,到已整御。』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瞿陀尼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瞿陀尼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

[0494c19]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東方有洲名弗婆鞞陀提,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今欲往見弗婆鞞陀提洲,到已整御。』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弗婆鞞陀提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弗婆鞞陀提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

[0495a02]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北方有洲名欝單曰,極大富樂,多有人民,彼雖無我想亦無所受。我今欲往見欝單曰洲,到已整御,及諸眷屬。』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去,及四種軍。

[0495a11] 「阿難!彼頂生王遙見平地白,告諸臣曰:『卿等見欝單曰平地白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彼是欝單曰人自然粳米,欝單曰人常所食者,卿等亦應共食此食。』阿難!彼頂生王復遙見欝單曰洲中,若干種樹,淨妙嚴飾,種種綵色,在欄楯裏,告諸臣曰:『卿等見欝單曰洲中,若干種樹,淨妙嚴飾,種種綵色,在欄楯裏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欝單曰人衣樹,欝單曰人取此衣著,卿等亦應取此衣著。』阿難!彼頂生王即時往到住欝單曰洲。阿難!彼頂生王住已整御欝單曰洲,乃至無量百千萬歲,及諸眷屬。

[0495a24]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亦有欝單曰洲。我復曾從古人聞之,有天名曰三十三天。我今欲往見三十三天。』阿難!彼頂生王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適發心已,即以如意足乘虛而往,及四種軍,向日光去。

[0495b04] 「阿難!彼頂生王遙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猶如大雲,告諸臣曰:『卿等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猶如大雲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三十三天晝度樹也。三十三天在此樹下,於夏四月,具足五欲,而自娛樂。』阿難!彼頂生王復遙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近於南邊猶如大雲,告諸臣曰:『卿等見三十三天中,須彌山王上近於南邊猶如大雲耶?』諸臣對曰:『見也。天王!』王復告曰:『卿等知不?是三十三天正法之堂,三十三天於此堂中,八日、十四日、十五日,為天為人,思法思義。』

[0495b15] 「阿難!彼頂生王即到三十三天。彼頂生王到三十三天已,即入法堂。於是,天帝釋便與頂生王半座令坐,彼頂生王即坐天帝釋半座。於是,頂生王及天帝釋都無差別,光光無異,色色無異,形形無異,威儀禮節及其衣服亦無有異,唯眼眴異。

[0495b21] 「阿難!彼頂生王而於後時極大久遠,復作是念:『我有閻浮洲,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我有七寶,千子具足,及於宮中雨寶七日,積至于膝。我亦復有瞿陀尼洲,亦有弗婆鞞陀提洲,亦有欝單曰洲。我又已見三十三天雲集大會,我已得入諸天法堂。又天帝釋與我半座,我已得坐帝釋半座,我與帝釋都無差別,光光無異,色色無異,形形無異,威儀禮節及其衣服亦無有異,唯眼眴異。我今寧可驅帝釋去,奪取半座,作天人王,由己自在。』

[0495c02] 「阿難!彼頂生王適發此念,不覺已下在閻浮洲,便失如意足,生極重病。命將終時,諸臣往詣頂生王所白曰:『天王!若有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我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天王!我等當云何答梵志、居士及臣人民?」』

[0495c08] 「時,頂生王告諸臣曰:『若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卿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卿等應當如是答之:「頂生王得閻浮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七寶,意不滿足而命終。千子具足,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七日雨寶,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瞿陀尼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弗婆鞞陀提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得欝單曰洲,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見諸天集會,意不滿足而命終。頂生王具足五欲功德色、聲、香、味、觸,意不滿足而命終。」若梵志、居士及臣人民,來問卿等:「頂生王臨命終時說何等事?」卿等應當如是答之。』」

[0495c20] 於是,世尊而說頌曰:

「天雨妙珍寶,  欲者無厭足,
 欲苦無有樂,  慧者應當知。
 若有得金積,  猶如大雪山,
 一一無有足,  慧者作是念。
 得天妙五欲,  不以此五樂,
 斷愛不著欲,  等正覺弟子。」

[0495c28] 於是,世尊告曰:「阿難!昔頂生王,汝謂異人耶?莫作斯念,當知即是我也。阿難!我於爾時為自饒益,亦饒益他,饒益多人,愍傷世間,為天、為人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爾時說法不至究竟,不究竟白淨,不究竟梵行,不究竟梵行訖。爾時不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亦未能得脫一切苦。阿難!我今出世,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我今自饒益,亦饒益他,饒益多人,愍傷世間,為天、為人求義及饒益,求安隱快樂。我今說法得至究竟,究竟白淨,究竟梵行,究竟梵行訖。我今得離生老病死、啼哭憂慼,我今已得脫一切苦。」

[0496a12] 佛說如是。尊者阿難及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96a14] 四洲經第三竟(千三百五十三字)

(六一)中阿含王相應品牛糞喻經第四(初一日誦)

[0496a17] 我聞如是:

[0496a17] 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

[0496a18] 爾時,有一比丘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頗復有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頗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

[0496a21] 彼一比丘則於晡時從燕坐起,往詣佛所,稽首作禮,却坐一面,白曰:「世尊!我今在安靜處燕坐思惟而作是念:『頗復有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頗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耶?』」

[0496a25] 佛告比丘:「無有一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無有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者。」

[0496a28] 於是,世尊以手指爪抄少牛糞,告曰:「比丘!汝今見我以手指爪抄少牛糞耶?」

[0496a29] 比丘白曰:「見也。世尊!」

[0496b01] 佛復告曰比丘:「如是,無有少色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也。如是,無有少覺、想、行、識常住不變,而一向樂,恒久存也。所以者何?比丘!我憶昔時長夜作福,長作福已,長受樂報。比丘!我在昔時七年行慈,七反成敗,不來此世,世敗壞時,生晃昱天,世成立時,來下生空梵宮殿中,於彼梵中作大梵天,餘處千反,作自在天王,三十六反,作天帝釋,復無量反,作剎利頂生王。

[0496b09] 「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大象,被好乘具,眾寶校飾,白珠珞覆,于娑賀象王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馬,被好乘具,眾寶莊飾,金銀珓珞,[馬*毛]馬王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車,四種校飾,莊以眾好、師子、虎豹斑文之皮,織成雜色,種種莊飾,極利疾名樂聲車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大城,極大富樂,多有人民,拘舍惒堤王城為首。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樓,四種寶樓,金、銀、琉璃及水精,正法殿為首。

[0496b21] 「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御座,四種寶座,金、銀、琉璃及水精,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錦綺羅縠,有襯體被,兩頭安枕,加陵伽波惒邏、波遮悉多羅那。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雙衣,初摩衣、錦衣、繒衣、劫貝衣、加陵伽波惒邏衣。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萬四千女,身體光澤,晈潔明淨,美色過人,小不及天,姿容端正,覩者歡悅,眾寶瓔珞嚴飾具足,盡剎利種女,餘族無量。比丘!我作剎利頂生王時,有八萬四千種食,夜常供,為我故設,欲令我食。

[0496c03] 「比丘!彼八萬四千種食中,有一種食,極美淨潔,無量種味,是我常所食。比丘!彼八萬四千女中,有一剎利女,最端正姝好,常奉侍我。比丘!彼八萬四千雙衣中,有一雙衣,或初摩衣、或錦衣、或繒衣、或劫貝衣、或加陵伽波惒邏衣,是我常所著。比丘!彼八萬四千御座中,有一御座,或金、或銀、或琉璃、或水精,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錦綺羅縠,有襯體被,兩頭安枕,加陵伽波惒邏、波遮悉多羅那,是我常所臥。比丘!彼八萬四千樓觀中,有一樓觀,或金、或銀、或琉璃、或水精,名正法殿,是我常所住。

[0496c14] 「比丘!彼八萬四千大城中,而有一城,極大富樂,多有人民,名拘舍惒堤,是我常所居。比丘!彼八萬四千車中,而有一車,莊以眾好、師子、虎豹斑文之皮,織成雜色,種種莊飾,極利疾名樂聲車,是我常所載,至觀望園觀。比丘!彼八萬四千馬中,而有一馬,體紺青色,頭像如烏,名[馬*毛]馬王,是我常所騎,至觀望園觀。比丘!彼八萬四千大象中,而有一象,舉體極白,七支盡正,名于娑賀象王,是我常所乘,至觀望園觀。

[0496c23] 「比丘!我作此念:『是何業果,為何業報,令我今日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比丘!我復作此念:『是三業果,為三業報,令我今日有大如意足,有大威德,有大福祐,有大威神。一者布施,二者調御,三者守護。』比丘!汝觀彼一切所有盡滅,如意足亦失。比丘!於意云何?色為有常,為無常耶?」

[0497a01] 答曰:「無常也。世尊!」

[0497a02]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0497a03]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0497a03]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0497a05] 答曰:「不也。世尊!」

[0497a05] 復問曰:「比丘!於意云何?覺、想、行、識為有常,為無常耶?」

[0497a06] 答曰:「無常也。世尊!」

[0497a07]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0497a07] 曰:「苦、變易也。世尊!」

[0497a08]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0497a10] 答曰:「不也。世尊!」

[0497a10] 「是故,比丘!汝應如是學。若有色,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若有覺、想、行、識,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比丘!若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彼便厭色,厭覺、想、行、識,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0497a20] 於是,彼比丘聞佛所說,善受善持,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

[0497a22] 彼比丘受佛化已,獨住遠離,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彼獨住遠離,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如是彼比丘知法已,乃至得阿羅訶。

[0497a28]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97b01] 牛糞喻經第四竟(千六百三十三字)

(六二)中阿含王相應品頻鞞娑邏王迎佛經第五(初一日誦)

[0497b04] 我聞如是:

[0497b04] 一時,佛遊摩竭陀國,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一千悉無著、至真,本皆編髮,往詣王舍城摩竭陀邑。於是,摩竭陀王頻鞞娑邏聞世尊遊摩竭陀國,與大比丘眾俱,比丘一千悉無著、至真,本皆編髮,來此王舍城摩竭陀邑。摩竭陀王頻鞞娑邏聞已,即集四種軍,象軍、馬軍、車軍,步軍,集四種軍已,與無數眾俱,長一由延,往詣佛所。於是,世尊遙見摩竭陀王頻鞞娑邏來,則便避道,往至善住尼拘類樹王下,敷尼師檀,結跏趺坐,及比丘眾。

[0497b14] 摩竭陀王頻鞞娑邏遙見世尊在林樹間,端正姝好,猶星中月,光耀煒曄,晃若金山,相好具足,威神巍巍,諸根寂定,無有蔽礙,成就調御,息心靜默,見已下車。若諸王剎利以水灑頂,得為人主,整御大地,有五儀式:一者劍,二者蓋,三者天冠,四者珠柄拂,五者嚴飾屣,一切除却,及四種軍,步進詣佛。到已作禮,三自稱名姓:「世尊!我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如是至三。

[0497b23] 於是,世尊告曰:「大王!如是,如是。汝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

[0497b24] 於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再三自稱名姓已,為佛作禮,却坐一面。諸摩竭陀人或禮佛足,却坐一面,或問訊佛,却坐一面,或叉手向佛,却坐一面,或遙見佛已,默然而坐。

[0497b28] 爾時,尊者欝毘邏迦葉亦在眾坐。尊者欝毘羅迦葉是摩竭陀人意之所係,謂大尊師,是無著真人。於是,摩竭陀人悉作是念:「沙門瞿曇從欝毘羅迦葉學梵行耶?為欝毘羅迦葉從沙門瞿曇學梵行耶?」

[0497c04] 爾時,世尊即知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向尊者欝毘羅迦葉而說頌曰:

「欝毘見何等,  斷火來就此?
 迦葉為我說,  所由不事火。
 飲食種種味,  為欲故事火,
 生中見如此,  是故不樂事。
 迦葉意不樂,  飲食種種味,
 何不樂天人?  迦葉為我說。」
「見寂靜滅盡,  無為不欲有,
 更無有尊天,  是故不事火。
 世尊為最勝,  世尊不邪思,
 了解覺諸法,  我受最勝法。」

[0497c16] 於是,世尊告曰:「迦葉!汝今當為現如意足,令此眾會咸得信樂。」

[0497c17] 於是,尊者欝毘羅迦葉即如其像作如意足,便在坐沒,從東方出,飛騰虛空,現四種威儀,一行、二住、三坐、四臥。復次,入於火定,尊者欝毘羅迦葉入火定已,身中便出種種火焰,青、黃、赤、白中水精色,下身出火,上身出水,上身出火,下身出水,如是南、西、北方,飛騰虛空,現四種威儀,一行,二住,三坐,四臥。復次,入於火定,尊者欝毘羅迦葉入火定已,身中便出種種火焰,青、黃、赤、白中水精色,下身出火,上身出水,上身出火,下身出水。

[0497c27] 於是,尊者欝毘羅迦葉止如意足已,為佛作禮,白曰:「世尊!佛是我師,我是佛弟子,佛一切智,我無一切智。」

[0498a01] 世尊告曰:「如是。迦葉!如是。迦葉!我有一切智,汝無一切智。」

[0498a02] 爾時,尊者欝毘羅迦葉因自己故,而說頌曰:

「昔無所知時,  為解脫事火,
 雖老猶生盲,  邪不見真際。
 我今見上跡,  無上龍所說,
 無為盡脫苦,  見已生死盡。」

[0498a08] 諸摩竭陀人見如此已,便作是念:「沙門瞿曇不從欝毘羅迦葉學梵行,欝毘羅迦葉從沙門瞿曇學梵行也。」

[0498a10] 世尊知諸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為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無量方便為彼說法,勸發渴仰,成就歡喜已。如諸佛法,先說端正法,聞者歡悅,謂說施、說戒、說生天法,毀呰欲為災患,生死為穢,稱歎無欲為妙道品白淨,世尊為彼大王說之。佛已知彼有歡喜心、具足心、柔軟心、堪耐心、昇上心、一向心、無疑心、無盡心,有能、有力堪受正法,謂如諸佛所說正要,世尊即為彼說苦、習、滅、道。「大王!色生滅,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大王!猶如大雨時,水上之泡或生或滅。大王!色生滅亦如是,汝當知色生滅。大王!覺、想、行、識生滅,汝當知識生滅。

[0498a24] 「大王!若族姓子知色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色。大王!若族姓子知覺、想、行、識生滅,便知不復生當來識。大王!若族姓子知色如真,便不著色,不計色,不染色,不住色,不樂色是我。大王!若族姓子知覺、想、行、識如真,便不著識,不計識,不染識,不住識,不樂識是我。大王!若族姓子不著色,不計色,不染色,不住色,不樂色是我者,便不復更受當來色。大王!若族姓子不著覺、想、行、識,不計識,不染識,不住識,不樂識是我者,便不復更受當來識。大王!此族姓子無量、不可計、無限,得息寂,若捨此五陰已,則不更受陰也。」

[0498b07] 於是,諸摩竭陀人而作是念:「若使色無常,覺、想、行、識無常者,誰活?誰受苦樂?」

[0498b09] 世尊即知摩竭陀人心之所念,便告比丘:「愚癡凡夫不有所聞,見我是我而著於我,但無我、無我所,空我、空我所。法生則生,法滅則滅,皆由因緣合會生苦,若無因緣,諸苦便滅。眾生因緣會相連續則生諸法,如來見眾生相連續生已,便作是說:『有生有死,我以清淨天眼出過於人,見此眾生死時、生時,好色、惡色,或妙、不妙,往來善處及不善處,隨此眾生之所作業,見其如真。若此眾生成就身惡行,口、意惡行,誹謗聖人,邪見成就邪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至惡處,生地獄中。若此眾生成就身善行,口、意善行,不誹謗聖人,正見成就正見業,彼因緣此,身壞命終,必昇善處,乃至天上。』我知彼如是,然不語彼,此是我為能覺、能語、作教、作起、教起,謂彼彼處受善惡業報,於中或有作是念:『此不相應,此不得住,其行如法,因此生彼,若無此因便不生彼,因此有彼,若此滅者,彼便滅也。』所謂緣無明有行,乃至緣生有老死,若無明滅,則行便滅,乃至生滅則老死滅。大王!於意云何?色為有常,為無常耶?」

[0498c01] 答曰:「無常也。世尊!」

[0498c01]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0498c02]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0498c03]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0498c04] 答曰:「不也。世尊!」

[0498c05] 「大王!於意云何?覺、想、行、識為有常,為無常耶?」

[0498c06] 答曰:「無常也。世尊!」

[0498c06] 復問曰:「若無常者,是苦,非苦耶?」

[0498c07] 答曰:「苦、變易也。世尊!」

[0498c07] 復問曰:「若無常、苦、變易法者,是多聞聖弟子頗受是我,是我所,我是彼所耶?」

[0498c09] 答曰:「不也。世尊!」

[0498c09] 「大王。是故汝當如是學。若有色,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有覺、想、行、識,或過去、或未來、或現在,或內、或外,或麤、或細,或好、或惡,或近、或遠,彼一切非我,非我所,我非彼所,當以慧觀知如真。大王!若多聞聖弟子如是觀者,彼便厭色,厭覺、想、行、識,厭已便無欲,無欲已便得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

[0498c20] 佛說此法時,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及八萬天、摩竭陀諸人萬二千,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於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見法得法,覺白淨法,斷疑度惑,更無餘尊,不復從他,無有猶豫,已住果證,於世尊法得無所畏,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白曰:「世尊!我今自歸於佛、法及比丘眾,唯願世尊受我為優婆塞,從今日始,終身自歸,乃至命盡。」

[0498c28] 佛說如是。摩竭陀王洗尼頻鞞娑邏及八萬天,摩竭諸人萬二千,及千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0499a02] 頻鞞娑邏王迎佛經第五竟(二千二百二十字)

中阿含經卷第十一(七千九百九十六字)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01 冊 No. 0026 中阿含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張文明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法雨道場提供新式標點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