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9nB466_004 山西柏山楷禪師語錄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9 冊 » No.B466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柏山楷禪師語錄卷之四

普說

[0849b04] 因事普說。人身難得,此生莫要空回。果能制心一處,則無事不辦矣。若論此事極是現成。所以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古人恁麼說話,所以棒打石人頭,嚗嚗論實事。諸兄弟若向此等說話裏留心,將去多少省力。何勞晝三夜三,費許多老力。諸兄你狂心不歇,屢求山僧普說開示。且道教山僧說個甚麼?我又不會禪道佛法,我又不會文字經史,是個乾巴巴長老。近來善知識如麻似粟,何不參去求去學去問去。苦哉苦哉。休說北方宗風不振,南方佛法亦掃地矣。非是宗風不振,近日遍地多是野狐精魅。龍山在南方親近十數員善知識,內有多少同參,工夫也曉不得做,今被諸方瞎禿奴盡情付了也。何以故?瞎長老見個學者生得幾分人品,寫得幾個文字,說得幾句話兒。也不管他悟不悟,就與他一柄如意,寫與他一首偈子,付了他。他時後日,少不得是我家兒孫。蒼天蒼天。正是甜瓜徹蒂甜,苦瓜連根苦。又有一般沒因緣底長老,前生不曾修下福報,今生又受不得淡薄。遇著個不識羞的學者,或拏三十兩五十兩,設齋辦供,求和尚付了我罷。瞎長老也不管他腳跟下了不了,即便將錯就錯。只圖眼前富貴,不顧萬世罵名。真地獄種造地獄因,萬劫千生無有出期。又有一般長老,不善守祖庭,不肯住茅蓬。拖一條棒,東走西遊。遇著個有緣底住持,見他住底好蘭若,家裏好器皿。結交幾個好施主,你來我往,烘烘烈烈。就起謀心,口稱上座。滿面春風,便言,山僧付了你罷。貪也洪養,坑陷高人。若是有筋骨底漢子,終不上此等野狐精底圈套。若是無主宰底,聽得付法,滿口承當。心生踴躍,便言,謝和尚慈悲。苦哉苦哉。且道喚甚麼作佛法?付又付個甚麼?與者受者同造無間地獄。又有一等有因緣底長老,集得一千五百眾,內有不辭勞苦,深為叢林十年二十年,百兩千兩化得來供養十方龍象,大有功於常住。長老見他一片好心,便言,山僧不孤負你,與你一首偈子,住山去,好受人天供養。學人得了偈子,如得虎頭金牌一面。不識羞醜,便言,我是付法。上座自去稱揚稱鄭,面南背北。口稱老僧,受人天禮拜。向古人冊子上念一肚皮機鋒,心意識邊想幾句轉語,明窗造幾句法語。說得攢花簇錦,四六成文。集一群瞎漢,見施主來設齋辦供,便去擂鼓敲鐘,上堂陞座,打一場葛藤。學者出眾問幾句閒話,法座上答幾句機鋒。哄騙在家檀越,秖圖熱鬧門庭。正是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未得言得,未證言證,妄談般若,敗壞宗風。此等稱善知識,喫他施主一粒米,穿他施主一縷紗。他時後日,眼光落地,四大分張,定要為牛作馬,拽耙牽犁。償他宿債,千佛出世也救他不得。以上恁麼付法,盡成魔家眷屬。更有一等不可說不可說如恒河沙數魔種,自稱其德,說有談空。故此龍蛇混雜,玉石難分。糊昧學者,欺瞞後昆。古人傳衣付法,以心印心,單傳直指。不立語言文字,秖論明心見性,方可傳持大教,續佛心燈。昔日如來住世說法四十九年,末後鷲嶺拈花,迦葉微笑。佛云,我有正法眼藏,涅槃玅心,付囑摩訶迦葉。並不曾說付語言文字智慧聰明,並不說付功勞財帛轉語機鋒。故古德曰,見與師齊,減師半德。智過於師,方堪傳授。今人付法,單以功勞文字財帛入情,貴圖牢籠學者撐持他底門庭。所以宗風不振者,皆因以上一夥野狐精。出頭來,稱善知識,各霸一方,興妖捏怪,坑陷人家男女,退了無限高人信心。諸昆仲若要親近師家,必須要具擇法眼。若不具擇法眼,孤負一生參學,虛喪百歲光陰。不如向深山窮窟裏,饑挑野菜連根煮,渴飲清泉水幾鍾。早晚念句彌陀佛,不枉空門活一生。今時又有一般禪和子,未行腳時,未入叢林時,未參禪學道時,只知饑來喫飯,倦來打眠,到是一個好人。及至出門參方,出一叢林,入一保社,親近幾個知識,學幾句機鋒,念幾篇法語,想幾個問頭,作幾聯詩句。逢人便胡說道,我是禪師。輕慢聖賢,空腹高心,攪群亂眾,敗壞叢林。若人肯伊,便歡喜。若不肯伊,便起嗔心。嗟乎!此等喚作參學造下無邊業因,千佛出世也懺悔不得。又有一般瞎長老,見一個好學者,不教他下死心做工夫,求個真正悟處。終日與他商量公案,卜度機鋒,描畫樣,妄解先宗。者一語是,那一語非。向明窗下學做法語,拈弄古今,終日在心意識邊作活計。正是眼中重著楔,腦後更添釘。豈不見古人道,此事決定不在言句上。又道,離心意識參,絕凡聖路學。若不求個真正悟門,臨命終時,眼光落地,四大分張,生前狂心未歇,死後泉路茫茫。轉驢胎,闖馬竅。莫言龍山不道,山僧今日苦勸。諸兄今後休學此等焦芽敗種,孤負先宗。爾等既到龍山這裏,必須放下身心。也不要你會禪會道,也不要你說古談今,也不要你精通三教,也不要你廣博經文。直饒你將三藏十二部一切修多羅,念在肚皮裏,如瓶瀉水。古人道,秖名運糞入,不名運糞出。只要你將無始以來全心盡情死盡,無名除盡,煩惱斷盡,是非掃盡,名利忘盡。一切妄想攀緣,盡情捨盡,捨到無可捨處。心如太虛,空無一法可當情。向這裏正好看個話頭,如何是佛?乾矢橛。大慧杲曰,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不得有語,不得無語。速道速道。纔開口便打。若將此等公案,晝三夜三。在茲念茲,行住坐臥,喫飯穿衣,念念不捨。疑將去,參將去。參到不參而自參,不疑而自疑。將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毛竅,併做一個疑團。喫茶不知茶味,喫飯不知飯味。參得沒撈摸,沒滋味,心死路絕,無處下手。正是好底消息,切忌不可放過。工夫若到這裏,譬如萬仞崖前,捨得身,拚得命。一撲撲到底,撲得通身粉碎。可謂絕後再甦,欺君不得。自然歸家穩坐。方可說行亦禪,坐亦禪,動靜語默體安然。若到這個境界,一任你攪長河為酥酪,變大地作黃金。自是權衡佛祖,號令人天。諸兄若到與麼田地,真乃名為出家兒。若也未到如此,且就三條椽下,七尺單前,高掛缽囊,緊峭草鞋。朝參暮請。何故?直向今生須了卻,莫待累劫受餘殃。久立。珍重。

[0850b13] 普說。山僧今日落堂,諸兄請山僧普說。且道教山僧開示個甚麼?若說禪道佛法,山僧不知。若要拈古提今,山僧不會。彼既丈夫我亦爾,求人作麼?求人不如,求不如求心。若要成佛作祖,須是佛祖心腸始得。要作大聖大賢,須是聖賢心腸始得。豈有眾生心而作佛祖者哉。豈有凡夫心而作聖賢者哉。諸兄既來親近山僧,龍山也不要你拈今弄古,也不要你答對吟詩,也不要你機鋒轉語,也不要你多知多解。只要你將無始以來底偷心盡情死盡,無明習氣妄想攀緣盡情放下。放到無可放處,死到無可死處。心若大虛空不作虛空之量,自然虛而靈空而玅。若三二十年把得定,做得主,行得去,祖師門下自有少分相應。若是汎汎之流,這裏經冬,那邊過夏。柴不搬一束,菜不擇一莖。穿長裙子,戴高帽子。大搖大擺,無慚無愧。不下死心做工夫,只圖向善知識,口裏學幾句,文書上看幾句,心意識邊想幾句。逢人便亂說道,我是禪師。輕慢聖賢,空腹高心。真地獄種造地獄因,千生萬劫無有出期。蒼天蒼天!正是業識茫茫,無本可據。禪和子莫莽鹵,割愛辭親,拋父離母,剃髮染衣。東走西走,出一叢林,入一寶所,親近知識。圖個甚麼?莫不是為喫為穿麼?莫不是為名為利麼?既不為喫為穿,又不為名為利,終朝走作甚麼?莫不是為禪為道麼?莫不是為玄為玅麼?若道你會禪,被禪障。會道,被道障。說玄被玄障說玅被玅障通宗被宗障通教被教障知今被今障,識古被古障。頗通三教九流,會盡諸子百家,卻被三教九流諸子百家障。直饒你向祖師門下,三十年五十年,造得事事無礙,法法皆真。拈來便用,處處無心。超出三界,做個物外閒人。便言,我是無心道人,物外閒人。早障卻道眼了也。何故?不見古人道,知之一字,眾禍之門。又古人道,無為無事人,猶是金鎖難。又古人道,毫釐繫念,三途業因,瞥爾情生,萬劫羈鎖。諸仁者還會麼?咄!五湖四海浪滔滔,萬嶺千山雲朵朵。

酬示法語

[0850c17] 繞空禪人請示。參禪是世間第一件大事因緣,不得草草參,須真參,悟須實悟。不得向心意識邊作活計,將無始以來底偷心盡情死盡。卻不可認作昭昭靈靈,動轉施為便是我自家活計。臨命終時一些也用不著。古人尚幾十年打成一片,始肯點胸自許。直至末後被明眼人點破,去其閨閣中物。然悟之一字豈易言哉。上座既為生死出家,來這裏親近山僧。將你向來學得底,文書上看得底,心意識邊想得底,盡情拋向東洋大海裏,拋到無可拋處。心如虛空,無一法可當情。方可提個話頭,晝三夜三。茶裏飯裏,發大勇猛,起大疑情。做將去,休管悟不悟。直做到水窮山盡,虛空粉碎,大地平沉,無下手處,沒滋味處。切忌不可放過,正是好底消息。工夫做到這裏,忽然[囗@力]地一聲,呀,佛法原來不用問人。則撫掌一笑。

[0851a01] 宋居士請示。若論此事,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無心會,不可以寂默通,不可以言語道。若以有心求,則頭上安頭。若以無心會,則斬頭覓活。若以寂默通,則擔雪填井。若以語言道,則證龜成鱉。正恁麼時,畢竟作麼生?山僧不惜眉毛,為你下個註腳。昔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若於無字會得,許你開一隻眼。若要雙眼圓明,待案山點頭,卻向你道。

[0851a08] 玉泉居士看楞嚴經,身心不安,請示。人生百歲七十稀,況老居士近八旬。早晚看經持咒或看話頭,不得十分太過。若用心太過,心反不安。從今以後,放下萬緣,一味做個無心道人。只知饑來喫飯,倦來打眠,行住坐臥,一味平常。所以古人道,平常心是道。老居士若會得平常心是道,盡大地是個極樂世界。則身心晏然,法法寧怗,更有何物與汝為冤為對者也。

[0851a15] 印月書記請示。兩口無一舌,此是我宗旨。又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又曰,大統剛宗先須識句。若不識句,難作個話會。言句不透,事理不通,喚作無孔鐵鎚,流俗阿師。古人恁麼徹困,為人後學不能向此等言句裏,直下便了。終日秖向心意識邊,起模畫樣,求玄覓玅。殊不知愈求愈遠,轉覓轉疏。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向這裏直下,知歸從上。此等說話是甚麼破草鞋?皆是方便語。耳且盡情拈向一邊,將自胸襟中一段蓋天蓋地底光明用出來,方可轉三世諸佛。向背後雙手立,歷代祖師喚來洗腳,有甚罪過。若也未得與麼地,且將無量劫來底偷心盡情死盡,有生以來學問盡情去盡。去到無可去處,捨到無可捨處。正好看個話頭。如何是佛?乾矢橛。將此話頭頓在面前,如貓捕鼠,一時不可放過。疑將去,參將來。參得沒滋味,沒撈摸,無處下手,通身是個疑團,切切不可放過。忽然洗臉摸著鼻孔。呀!原來舌頭不出口,腳腳地上走。直饒恁麼悟去。龍山拄杖子未肯點頭在。何故?不見道,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

機緣

[0851b05] 問,如何是龍山家風?師曰,當面鑼,對面鼓。曰,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逢橋須下馬,有路莫登舟。曰,謝師答話。師便打。

[0851b08] 問,如何是函蓋乾坤句?師曰,天清地濁。如何是截斷眾流句?師曰,禹力不到。如何是隨波逐浪句?師曰,日往月來。

[0851b11] 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家貧未是貧。曰,見後如何?師曰,路貧愁殺人。曰,見與不見時如何?師曰,五里一墩,十里一鋪。

[0851b14] 問,如何是法身邊事?師曰,念珠一百八。曰,如何是法身向上事?師曰,晝夜轉千回。

[0851b16] 僧參。師曰,那里來?曰,五臺來。師曰,今年文殊在那一臺受供?曰,臺臺俱有文殊。師曰,不因上座,怎見文殊?曰,某甲不省和尚說話。師曰,不因文殊,怎見上座?僧禮拜,師曰,文殊文殊。曰,切忌眼花。師曰,可惜錯過文殊。

[0851b21] 一僧入室請益,值師寫字,便作禮,師曰,何為曰請益。師舉筆示之,僧禮拜。師曰,不妨。伶俐僧擬議,師喝出。又一僧入,師亦舉筆示之曰,會麼?僧喝。師曰,不妨。伶俐僧亦擬議,師亦喝出。師顧侍僧曰,這兩個師僧,一人解放不解收,一人解收不解放,你還知麼?侍無語。師曰,山僧今日失利。

[0851b27] 一日師進堂曰,凡參禪須離心意識參,絕凡聖路學。一僧出問,秖如離了心意識,向那裏下手參?師以竹篦地上畫一○相曰,揀來呈似山僧看。僧擬議,師打曰,這個尚且不能下手,說什離心意識參。

[0851c01] 一僧才禮拜,師下禪床,向僧背後立。僧才起,師喚闍黎。僧便轉身,師以竹篦指禪床曰,何不向這裏會?僧擬開口,師急以手掩其口曰,住住,切忌向這邊著倒。問,如何是未生底消息?師曰,破草鞋。曰,不會。師曰,寧可赤腳,不著最好。

[0851c06] 問,乾矢橛意旨如何?師曰,昨夜三更失卻舌,天明起來失卻口。其僧有省。

[0851c08] 問,如何是父母未生時本來面目?師曰,待山僧死了,燒了即向你道。曰,既死了燒了,還道個甚麼?師曰,山僧住院二十年來不合錯,為人下個註腳。便打。

[0851c11] 問,如何是佛師曰不在東土即居西天曰畢竟在甚麼處師曰明明向你道尚且不會何況蓋覆將來便打。

[0851c14] 問不思善,不思惡,如何是學人本來面目?師曰,龜毛索子繫清風。

[0851c16] 問,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語未竟,師急以手掩僧口曰,住住,只消念到這裏。曰,畢竟如何是學人本來面目?師曰,劍去久矣,徒勞刻舟。

[0851c19] 問,如何是未生前底消息?師展兩手示之。旁有居士聞舉有省,士曰,我會也。師曰,向父母未生前道將一句來。士曰,腦後眉毛拖著地。師曰,乾矢橛又作麼生會?士曰,我到這裏只得口啞。師舉起竹篦曰,你還識得這個麼?士擬議,師打曰,非惟口啞,亦在半途。

[0851c24] 問,乾矢橛意旨如何?師連頓足大叫曰,氣急煞我。便掀倒禪床,其僧有省。

[0851c26] 居士問,弟子要塑一尊無相佛,乞師下手。師喚居士,士應諾。師曰,塑佛竟。

[0851c28] 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古鏡。曰,磨後如何?師曰,古鏡。曰,磨與未磨相去多少?師曰,磨與未磨即且置,你喚甚麼作古鏡?僧無語。師打曰,瑕生也。

[0852a01] 問,獅子哮吼時如何?師曰,不哮吼。曰,為甚麼不哮吼?師曰,獅若哮吼,喪你命根。僧無語。師喚行者拖出這死屍去。

[0852a04] 問,麻三觔意旨如何?師曰,石女駕鐵船,浪裏使風帆。旁僧聞舉大悟,乃笑曰,我會也。師曰,來來。僧近前,師曰,喚著竹篦則觸,不喚著竹篦則背。你作麼生會?曰,帶角猛虎出荒草。師曰,不得有語,不得無語。速道速道。僧奪竹篦拋向地上,拂袖便行。師曰,直饒恁麼,更喫三十竹篦。

[0852a10] 問,如何是父母未生時底意旨?師曰,露柱輪拳歌雪曲。僧有省,拂袖便行,曰,這回瞞我不得。師曰,你作麼生會?曰,父母未生更少甚麼?師曰,露柱輪拳歌雪曲聻。僧掀倒禪床,師曰,山僧招得。

[0852a14] 問,文殊是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子定不得。師曰,桑樹豬擦背。曰,罔明乃下方菩薩,為甚麼出得女子定。師曰,池塘鴨洗頭。

[0852a17] 問,如何是禪?師曰,合取狗口。曰,如何是道?師曰,一去二三里。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向上問將來。僧擬開口,師曰,錯。曰,語也未曾。問,錯個甚麼?師曰,你適來問向上事那?曰,是。師便打趁去。

[0852a21] 問,你也死,我也死,燒做一堆灰,向甚處相見?師曰,趙州東壁掛葫蘆。

[0852a23] 問,如何是道?師曰,驀直去。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切忌回頭轉腦。

[0852a25] 一日師與慈光論最初末後句,慈曰,如何是最初句?師曰,開門先要七件事。慈曰,如何是末後句?師曰,福建荔枝青州餅。

[0852a28] 問,貓兒為甚愛捉老鼠?師曰,芭蕉聞雷開。曰,板鳴因甚犬吠?師曰,葵花向日轉。曰,蚯蚓為甚化為百合?師曰,尺長寸短。

[0852b01] 一僧參拜。師曰,開口即錯,動念即乖。去此二途,速道速道。曰,錯。師曰,將謂鬍鬚赤,更有赤鬚鬍。僧作禮,師曰,放過即不可。便打。

[0852b04] 師在臺山萬緣庵度夏,殿上經行。僧問,即今殿倒也,和尚向甚處經行?師曰,嚇煞我。曰,和尚還有怖畏心麼?師曰,有。曰,如何得無去?師就地拈一木片,示之僧。曰,和尚在此過冬麼?師曰,不過冬。曰,那裏去?師曰,我要朝峨嵋去。曰,朝峨嵋圖甚麼?師曰,不圖甚麼。曰,不圖甚麼何用去朝。師曰,秖要踏破草鞋。

[0852b10] 一日有兵馬過關次,一僧向師曰,有八萬四千兵馬來拏和尚,作麼生躲避?師曰,不躲避。曰,還怕麼?師曰,不怕。曰,恁麼被他拏去。師引頸向前曰,請請。僧擬議。師呵呵大笑曰,直須我拏你始得。便掌。

[0852b14] 問僧那裏來,曰,六安來。師曰,六安出好茶,是否?曰,是。師曰,何不將出供養老僧?僧喝,師曰,捨不得便休,亂叫作麼?曰,錯會不少。師曰,途中達摩大師向你道甚麼?僧擬議,師曰,果然錯會不少。

[0852b18] 問,如何是接初機底句?師曰,徒勞跋涉山川,須識舊時這個。如何是辨衲僧底句?師曰,木馬嘶風去不向,鐵牛吸盡西江水。如何是行正令底句?師曰,八替對十三,髑髏血淋淋。如何是立乾坤底句?師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

[0852b23] 問,如何是佛?師曰,淚出痛腸。

[0852b24] 五臺山有一尊宿,設十二問,請師著語。龍泉把斷牢關,不通凡聖,為甚公然出入?師曰,官不容針,私通車馬。

[0852b27] 清涼山一草一木,無非文殊大智境界,為甚此中人,愚者多,智者少?師曰,爐鞴之所多鈍鐵。

[0852b29] 插箭嶺事傳千古,嶺即不問箭在甚麼處?師曰,蒼天,蒼天。

[0852c01] 清涼石神用難測,為甚麼不包羅五頂,反居五頂之內?師曰,多少人向者裏著倒。

[0852c03] 獅子窩不容異獸,為甚此問虎豹成群?師曰,可惜許澡浴池。凡夫塵垢理宜洗滌,彼聖童子本無淨垢,為甚隨例入浴?師曰,快贈他一匣肥皂。

[0852c06] 獅子返躑奮迅絕塵,為何遺跡於石?師曰,與天下做榜樣。

[0852c08] 龍蟠樹既是龍蟠,風雨雷電時,為甚不脫然飛去?師曰,飛去即禍生。

[0852c10] 金剛窟凡聖交參,為甚石門常閉?師曰,理合如是。

[0852c11] 既是清涼聖境,心淨即土淨,為甚容宰殺溝?師曰,明眼人難瞞。

[0852c13] 菩薩每念眾生等心濟運,喇嘛具何地修行而為菩薩頂戴?師曰,將謂鬍鬚赤,更有赤鬚鬍。

[0852c15] 不成佛,不化石,許說牛心,今牛成佛而心化石。何謂牛心?師曰,甕裏何曾走卻鱉。

[0852c17] 一日師與丘居士論道,次士曰,大道本無言,無言不顯道。師曰,如何是道?士便喝。師曰,這是喝如何是道?士默然,師曰,何不問老僧?士曰,如何是道?師曰,家家有路透長安。士又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鐵蛇鑽入金剛眼。士復求頌,師述曰,萬法歸一,二五成十。更問如何西方日出?士又問,青州布衫重七觔意旨如何?師曰,[口*悉]陀耶娑訶。士曰,請和尚再示一遍。師曰,忘卻了也。

[0852c25] 居士問,如何是弟子本分事?師曰,穿衣喫飯。士曰,不穿衣不喫飯時如何?師曰,白凍自餓誰憐你?

[0852c27] 一日二居士齊出問話,師便打。士無語,師曰,一箭落雙鵰。

[0852c29] 問,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畢竟喚作甚麼?師曰,山僧不辭向你道,秖恐你錯會。曰,不得有語,不得無語又作麼生師曰今日被你問得口啞曰速道速道師和聲便打。

[0853a03] 梁居士問紅爐飛片雪意旨如何師曰有眼者見士請師示偈乃述偈曰紅爐片雪要見便見擬議思量墮坑落塹又曰紅爐片雪飛午夜木雞啼會得個中意眼上兩朵眉。

[0853a07] 印月書記十問請師著語貴莫貴乎輪王髻中珠除卻此珠還有高過者麼師曰一有多種二無兩般。

[0853a09] 皇天無二道聖人無兩心因甚如來會底迦葉會不得師曰若不同床睡焉知被底穿。

[0853a11] 東土宗旨建自達磨達磨未來東土以前還有成佛人也無師曰破驢脊上足蒼蠅。

[0853a13] 常啼菩薩呼賣心肝設若無心肝又賣個甚麼師曰河裏無魚市上有。

[0853a15] 大鑑一字不識因甚大庾嶺親書老盧到此師曰耑為流通。

[0853a17] 溈山撥火悟道今人全身在火裏因甚不悟師曰秖為全身在火裏。

[0853a19] 有人有影人行影隨既然相隨因甚踏不著師曰踏禍生。

[0853a21] 我宗無語句諸上公案是有語是無語師曰野狐見解。

[0853a23] 鑿破心中心生滅兩俱亡不知此外還有進步也無師曰死水不藏龍。

[0853a25] 這一著子三世諸佛歷代祖師滿口道不出既道不出將甚麼喚作這一著子師曰老僧卻疑曰學人疑此事未明和尚乃了事之人還疑個甚麼師曰老僧不疑端的向你道了也。

[0853a29] 師一日下堂值止靜次乃巡香一匝有燈九盞一齊吹滅八盞至佛前高聲叫曰大眾連這一盞也不消得便吹滅歸方丈。

[0853b02] 師下堂乃喝一喝顧左右曰山僧這一喝落在甚麼處一眾無語師才坐一僧出師便展兩手曰咦僧無語師便打退又一僧出師曰如何是你本分事曰腳底兩莖眉師曰杜撰禪和如麻似粟曰老老大大話頭也不識師曰老僧不如你。

[0853b07] 問喚作拳頭則觸不喚作拳頭則背喚作甚麼師曰盞子撲落地碟子成七片僧禮拜師曰盞子撲落地為甚碟子成七片曰不會師曰可惜許。

[0853b10] 一僧參南泉斬貓公案上方丈呈見解語未竟被師痛罵僧出復入作禮曰南泉斬貓意旨如何師曰王行天下遍將軍塞外絕煙塵僧便出師隨下堂喚適上方丈問話僧來僧出師曰道得即放過你道不得痛與一頓僧擬進語師便打僧無語師亂棒打退僧樁立復示頌曰南泉斬貓朝打三千趙州救貓暮打八百東西兩堂首座可為人天眼目此語有負門具眼者一笑一哭又曰把定乾坤皆失色放開瓦礫也生輝直饒救得貓兒活平地無端起骨堆。

[0853b19] 一日有醫士跪師前涕泣師曰何為士曰求道師曰諸佛無上妙道愈求愈遠轉覓轉疏士曰若不苦求弟子不知師曰道不屬知不屬不知士曰畢竟如何是道師曰道無畢竟道無如何士曰如師之指示越發摸索不著師曰你是大醫麼士曰不敢師曰甘草甜黃連苦士曰這個弟子豈有不知師曰你特煞伶俐道自遠矣。

[0853b26] 一居士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石頭土塊士曰此意如何師曰長江水上波士曰如何是長江水上波師曰險士無語師曰者俗漢沒頭浸煞了也。

[0853b29] 一居士問倩女離魂那個是真師曰河裏失錢河裏摝。

[0853c01] 一日師下堂曰參禪須要大死一番始得若要大死捏起拳頭挺起脊梁看個話頭看到沒滋味沒撈摸無天無地無人無我虛空粉碎大地平沉無一法可當情語未竟一居士出拈起苕帚曰和尚怎奈這個何師曰這個是甚麼士便放下苕帚師曰拈起放下則且置秖如念佛底是誰士以手作摩頂勢師曰死了燒了向甚處安身立命士便遶一匝歸位師笑曰情知你弄精魂。

[0853c09] 雷居士問金剛科儀曰世尊未舉以前薦得猶且不堪開口以後承當自救不了請問和尚此意如何師曰待綿山點頭即向你道曰工夫如何做師曰但饑來喫飯困來打眠曰如何是見性明心之旨師曰快煎茶來與雷居士喫曰這莫便是麼師曰冷水要人挑熱水要人燒。

[0853c15] 一日眾居士送亡歸禮謝師曰正恁麼時且道亡靈向甚麼處去也士便喝師曰快點茶來士無語師曰伏惟尚饗師別問一居士你試道看士曰不向和尚道師曰為甚麼不向山僧道士曰弟子喫茶忙師曰何得向茶盞裏躲跟。

[0853c20] 一日師與客僧喫茶次曰某甲住底是個小道場莫好供養送和尚反來叨擾李居士曰道場無小大須要識得真道場始得僧無語師問李居士曰如何是你底真道場士便拈箸豎起師曰這個猶是假道場如何是真道場士曰弟子到這裏不敢妄通消息師曰大似持缽不得詐道不饑。

[0853c26] 梁中斗居士問雲門三句還許弟子請益也無師曰一任一任曰如何是隨波逐浪句師曰金烏趕玉兔如何是截斷眾流句師曰下卻斗門通底閘更無一滴到黃河如何是函蓋乾坤句師曰頭頂天腳踏地士曰作家宗師天然猶在師曰是何言歟士曰世人有病向醫王求醫醫王有病向甚麼人求醫師曰確士曰未在更道師笑曰你不肯老僧那士亦笑。

[0854a03] 有一居士參三不是久未契偶於五月望日有省衝口作偈呈師求證昨日十四今朝十五雲散水流石女起舞師閱竟隨示一偈曰昨日十四今朝十五露柱懷胎燈籠起舞天明生個白頭翁[囗@力]地一聲喪卻母咦甜瓜徹蒂甜苦瓜連根苦。

[0854a08] 一僧參問那裏來曰這裏來師打僧便喝師曰這裏是甚麼所在容你撒潑僧又喝師復打曰知而故犯情理難容。

[0854a11] 問離卻見聞覺知請師道師下禪床把住曰離卻見聞覺知速道速道僧擬議師托開曰雲有出山勢水無投澗聲。

[0854a14] 問僧甚處來曰五臺來師曰曾見文殊麼曰曾見文殊師曰文殊向你道甚麼曰教某甲向和尚說逢人不得亂統師低頭歸方丈詰旦師喚侍者請昨日問話僧來僧到禮拜師曰昨日公案未圓山僧休去今日又作麼生僧無語師直打出方丈。

[0854a19] 問大道本無二又道念佛底是誰且道是一是二師曰橫拖鐵牛耕石地曰趙州狗子因甚無佛性師曰倒騎水馬下汾陽。

[0854a22] 問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師曰繡花針削鐵十兩曰意旨如何師曰鷺鷥腿割肉三觔。

[0854a24] 問偷心死盡時如何師曰大地草漫漫曰偷心不死時如何師曰大地草漫漫曰和尚者兩語有階級無階級師曰有階級無階級。

[0854a27] 問天不能蓋地不能載且道是個甚麼師曰是個孟八郎漢曰和尚也只如此師曰莫將閒學解埋沒祖師心。

[0854a30] 問心如木石時與道相去幾何師曰湖之南潭之北曰畢竟喚甚麼作禪道佛法師曰爛木頭曰一切總不得請和尚直指師以手搔頭曰髮長雖省帽風屑癢難熬僧禮拜師曰會麼曰不會師曰不會更親切問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意旨師曰石女拭琴月下彈問粗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如何是第一義師曰粗鹽顆顆大細雨點點微曰學人問第一義師曰彭祖年高八百歲。

[0854b08] 師下堂值眾經行次以竹篦約曰住住眾乃住師曰為甚達磨入你眼睛釋迦鑽你鼻孔你知麼一眾無語師曰若到諸方不得道龍山拖泥帶水為人好拽竹篦歸方丈。

[0854b12] 問心生則種種法生且道心從何處生師曰魚行水濁曰心滅則種種法滅且道此心滅向何處去師曰鳥飛毛落曰秖如心未生時是何境界師曰馬蹄囫圇牛蹄破曰畢竟喚甚麼作心師曰終不敢頭上安頭。

[0854b17] 問如何是陰陽主師曰管筆能書片舌能語。

[0854b18] 問南泉斬貓意旨如何師曰風行草偃曰既為大善知識因何殺心不除師曰非公境界。

[0854b20] 一日祥瑞禪人舉憨山大師住獅子庵時因送朱太史至三門見犬繩繫踞地太史指犬謂大師曰為甚金毛獅子變作狗大師曰秖為多開口師曰我當時若在不恁麼道梁居士曰請和尚道看師曰雖然是狗善能咬人梁拊掌稱善。

[0854b25] 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土塊好打刀曰念佛底是誰師曰一雙不是兩個。

[0854b27] 一日師聞爆竹聲曰好個西來意可惜無人會一僧曰少賣弄師曰蒼天中更加冤苦。

[0854b29] 問如何是句師曰風吹雨灑曰如何是意師曰日曬火燒曰如何是句到意不到師曰水淹螃蟹曰如何是意句俱到師曰日出家家曉曰如何是意句俱不到師曰朽木蓋華堂。

[0854c03] 問無夢無想正睡著時主人公在甚麼處師震威一喝僧罔措師打曰開眼說夢漢。

[0854c05] 問如何是佛師曰西風過耳如刀割曰不會師曰來朝定有霜如雪。

[0854c07] 問文殊是七佛之師為甚出女子定不得師曰窮不捨命曰罔明菩薩為甚出得師曰富不捨財。

[0854c09] 一日師下堂值眾經行次乃以竹篦約曰住住眾齊住師曰山僧欲與諸人道一句子又恐畫蛇添足遂擲下竹篦便出堂。

[0854c12] 師過汾陽遊甘露泉問住持乞水嘗住持曰此水苦喫不得師曰既是甘露泉為甚反苦住持無語。

[0854c14] 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曰剎竿頭上煎[飢-几+追]子曰進後如何師擒住曰道道僧擬議師托開曰原來賺我問離心意識作麼生參師曰蘇嚧蘇嚧[口*悉][口*悉]唎曰不會師曰大悲咒也不會便打。

[0854c18] 問如何是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師曰不萌枝結無花果次日僧問曰昨蒙和尚答某甲語曰不萌枝結無花果此意如何師曰昨日無此語莫謗山僧好。

[0854c21] 一僧呈麻三觔頌師不肯僧請師頌乃曰問在答處答在問處并產完公大憑大據且道喚甚麼作大憑據恐後無憑以此存照。

[0854c24] 中斗梁居士屢至山問道師特過榆楊奉謁士因呈數十年用心之苦方有所得師曰且將居士從前所見所得盡情拈向一邊秖如睡醒還得一如否士愕然曰和尚正爬著我底癢處到這裏卻去不得師曰睡醒既不得一如生死又焉得一如生死既不得一如至如逆順境緣到來自然被他轉換不得自由自在也向來於心意識邊暫時所得底於生死頭邊還用得著麼士曰自今而後為門下弟子終不敢自欺自瞞也。

[0855a03] 梁居士臨辭相約師回南之楚士固留山庵過夏每日與師論從上公案師曰未在士曰我所見者於本分中並沒有甚麼奇特秖是一味平常為甚和尚不肯我者何也師曰汝但無事紛擾心中甚平怗纔有事來便不平怗也凡有一則淆訛公案到汝面前使去不得也有說得著底也有說不著底安得謂之無事謂之平怗者乎乃以無夢無想話深錐痛拶士說道理師曰秖如牛過窗櫺貓兒捉老鼠試下語看皆不契士從此大起疑情念念不去寢食俱忘一日與師言及大隨以履覆龜話大段大隨作怪換人眼珠乞師頌師隨述曰天下眾生皮包骨此個烏龜骨裹皮老婆原是女人做說與禪人更莫疑士恍然謂師曰無夢無想無見無聞正睡著時原來是這個道理至於正睡著時主人公在甚麼處安身立命弟子到這裏卻過去不得無處下手師曰汝到這裏過去不得無下手時是何道理士擬議師震威一喝便歸方丈士當下有省即呈偈曰一喝分明拂袖歸無心用處早成非欲知個裏真消息石女生兒木馬嘶師閱偈笑曰山僧今日為汝助喜乃設六問驗之士曰面目雖殊其旨則一從今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師述偈贊曰善哉梁公離情絕見三十年來打成一片絕後再甦冷灰發焰一念萬年萬年一念咦橄欖葉放夜叉頭芍藥花開菩薩面。

[0855a26] 問文殊七佛之師為甚出女子定不得師曰東瓜直儱侗曰罔明菩薩因甚出得師曰瓠子曲彎彎。

[0855a28] 問喚作竹篦則觸時如何師曰左眼八兩曰不喚作竹篦則背時如何師曰右眼半觔曰不得有語時如何師曰三觔四十八兩曰不得無語時如何師曰九九八十一僧擬進語師直打退。

[0855b02] 問麻三觔意旨如何師曰八角磨盤空裏走僧作禮師曰會得禮拜不會禮拜僧擬議師曰將謂我孤負汝卻是汝孤負我便打。

[0855b05] 問承師有言離心意識參絕凡聖路學秖如心意識凡聖二路作麼生離師曰金香爐下鐵崑崙。

[0855b07] 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語未竟師曰住住秖消念到這裏僧擬議師打曰拋卻甜桃子沿山摘醋梨。

[0855b09] 師隨眾喫放參竟師喚僧來僧出侍立師即吹滅一燈僧曰此意如何師曰莫向那邊會僧曰欲向那邊會時如何師打曰不快漆桶。

[0855b12] 問澄潭月朗為甚麼不徹底掀翻師曰你試掀翻看僧便喝師作此J39p0855_01.gif相僧擬議師曰莫妄想。

[0855b14] 一僧才出師進前曰三個孩兒打花鼓好大哥休來攔我毬門路僧擬議師便打。

[0855b16] 一僧字如蘭問如何是學人本來面目師曰荊棘遠芝蘭近有香。

[0855b18] 問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人公在甚麼處師曰枕子撲落地打破常住磚僧作禮起曰某甲不會師打曰瞌睡猶未醒在。

[0855b21] 師下堂茶罷乃喚行茶僧僧近前師覆卻茶鐘僧禮拜師曰不得作佛法會你作麼生會僧忙然師曰卻是山僧罪過。

[0855b24] 師因病次偶出方丈遇一老宿宿曰和尚安否師曰安宿曰和尚不要動煩惱常要歡喜貴恙就好了師曰我也不歡喜也不煩惱宿曰這是大和尚底境界師厲色曰你來為甚偷常住果子喫老宿踧踖而退師大笑歸方丈。

[0855b29] 新到僧參問文殊為甚出女子定不得師曰兵來將攩曰罔明因甚出得師曰水來土掩曰某甲不會師示一頌曰兵來將攩水來土掩羅剎夜叉神頭鬼臉問如何是海底泥牛銜月走師曰石壓筍斜出如何是崖前石虎抱兒眠師曰懸崖花倒生如何是鐵蛇鑽入金剛眼師曰雲開日出如何是崑崙騎象鷺鷥牽師曰雨過苔青曰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為甚狗子無師曰石人撫掌笑呵呵。

[0855c07] 本空問去卻即今言句乞指本來性空師曰你迷源來得多少時曰即今蒙和尚指示師曰若指示你我即迷源曰如何是空師曰你問我覓曰乞師垂示師示偈曰心是性體性是心用心性一如誰別誰其妄外迷源秖者難洞古今凡聖如幻如夢又曰心不自心性不自性心性齊彰誰體誰用是源源迷非源誰洞老倒本空夢中說夢。

[0855c14] 問文殊為甚出女子定不得師曰巢知風師曰罔明因甚出得師曰穴知雨乃示頌曰巢知風穴知雨直下薦得未可相許既然薦得為甚麼不相許咄若到諸方但恁麼舉。

柏山楷禪師語錄卷之四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9 冊 No. B466 山西柏山楷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