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9nB462_002 何一自禪師語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9 冊 » No.B462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何一自禪師語錄卷下

舉古

[0776c04] 舉世尊初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雲門偃云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

[0776c06] 師云我不似雲門恁麼當時若見但向冷笑一聲他若定動便道勘破了也。

[0776c09] 舉洞山於扇上書佛字雲岩見卻書不字洞山又改作非字雲峰見乃一時除卻。

[0776c10] 師云三個老漢總在扇上換卻眼睛東書西畫我若見奪卻扇柄看他向什麼處下手。

[0776c13] 舉西天大耳三藏到京云得他心通肅宗命忠國師試驗三藏纔見師乃禮拜立於右師問汝得他心通耶藏云不敢師云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去西川看競渡師良久再問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藏云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向天津橋上看弄猢猻至第三問藏師良久藏罔知去處師叱云這野狐精他心通在什麼處趙州因僧問大耳三藏第三度不見國師未審國師在什麼處州云在三藏鼻孔裏後僧問玄沙國師既是在鼻孔裡因甚不見沙云只為太近白雲端云國師若在三藏鼻孔裡有甚難見殊不知在三藏眼睛裡。

[0776c23] 師云即今國師在什麼處策起眉毛看。

[0776c25] 舉昔有僧去參米胡路逢一婆住庵僧云婆有眷屬麼婆云有僧云在什麼處婆云山河大地若草若木皆我眷屬僧云婆莫作師姑來麼婆云你見我是什麼僧云是俗人婆云汝不可是僧僧云婆莫混濫佛法好婆云我不混濫佛法僧云與麼豈不是混濫佛法婆云汝是男子我是女人豈是混濫。

[0776c30] 師云若非這僧爭得證明。

[0777a02] 舉昔有僧去覆船路逢一賣鹽翁僧問覆船路向甚處去翁良久僧又問翁云你患聾耶僧云你向我道什麼翁云向你道覆船路僧云翁莫會禪麼翁云莫道會禪佛法也會盡僧云試說看翁挑起鹽僧云難翁云你喚作什麼僧云鹽翁云有什麼交涉僧云你作麼生翁云不可更向道是鹽。

[0777a07] 師云我若見翁畢竟是什麼翁若沉吟劈面一掌云這個也不識。

[0777a09] 舉南泉云王老師自小養一頭水牯牛擬向溪東牧不免食他國王水草向溪西牧亦不免食他國王水草如今不免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

[0777a11] 師云南泉猶恐食他國王水草殊不知從來無嘴食個什麼。

[0777a13] 舉百靈和尚一日路見龐公乃問昔日南嶽得力句曾舉向人麼公云曾舉來百云舉向什麼人公以手自指云龐公百云直是妙德空生也讚之不及公卻問百得力句是誰得知百便戴笠子而去公云善為道路百去更不回首徑山杲云這個話端若不是龐公幾乎錯舉似人雖然如是百靈輸他龐公一著何故當時若無破笠遮卻髑髏有甚面目見他龐公天童密老和尚云百靈若無徑山直饒戴破笠子也無出頭分。

[0777a21] 師云得力句戴笠子遮髑髏無出頭且止崇寧勘來這一隊老漢僧不是僧俗不是俗說什麼東西擲劍揮空轉沒交涉未免傍觀者笑。

[0777a24] 舉僧問玄沙如何是學人自己沙云是你自己雲門云沒量大人向語脈裏轉卻時有僧問如何是學人自己門云忽有人路上請老僧齋你也隨例得飯喫。

[0777a27] 師云玄沙只有殺人刀且無活人劍雲門雖有活人劍且無殺人刀仔細檢點二位老漢也是泥裏洗土塊若人問山僧如何是學人自己我分明向你道你又問。

[0777b01] 舉溈山問雲巖云承聞子在藥山是否巖云是溈云藥山大人相作麼生巖云涅槃後有溈云如何是涅槃後有巖云水洒不著雲巖卻問未審百丈大人相作麼生溈云巍巍堂堂煒煒煌煌聲前非聲色後非色蚊子上鐵牛無你下嘴處。

[0777b05] 師云二尊宿說大人相何異指鹿為馬喚鐘作甕雖然如是有人問山僧選佛大人相作麼生劈口打云還見大人相麼。

拈古

[0777b09] 舉一日世尊陞座大眾集定文殊白椎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世尊便下座。

[0777b10] 拈云世尊好似平地起骨堆文殊恰如錯認註腳了仔細檢點將來兩個老古錐只有湛水之波且無滔天之浪。

[0777b13] 舉世尊因五通仙人問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仙人仙人應諾佛曰那一通汝問我。

[0777b15] 拈云世尊紫羅帳裡撒珍珠仙人火爐挑出鐵烏龜。

[0777b17] 舉文殊菩薩一日令善財採藥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遍觀大地無不是藥卻來白曰無有不是藥者殊曰是藥採將來善財遂於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殊接得示眾曰此藥能殺人亦能活人。

[0777b20] 拈云看這清涼老漢權衡在手逢場作戲撩鉤搭索通身手眼善財拈來放下可謂鐵來線去語脈有方勘這兩個只要家家共曉戶戶皆知惜乎無人山僧當時若見但向他道老漢你且照顧眉毛。

[0777b25] 舉那吒太子析骨還父析肉還母然後現本身運大神力為父母說法。

[0777b26] 拈云骨肉還與父母以何為身將什麼為口說法若向這裡廓然無疑以知如來三身又知自己無異方曉那吒現身說法苟或未然大好疑著。

[0777b30] 舉昔城東一老母與佛同生而不欲見佛每見佛來即便迴避雖然如此回顧東西總皆是佛遂以手掩面於十指掌中亦總是佛。

[0777c02] 拈云開目合眼無處迴避要識無佛處麼向未開目處會要識老婆心處麼向未合眼處薦直饒會薦分明祖師門下未在。

[0777c05] 舉明州布袋和尚常在通衢有一僧在師前行師乃拊僧背一下僧回頭師曰乞我一文錢僧曰道得即與你一文師放下布袋叉手而立或解開布袋百物俱有撒下曰看看又一一收將起問人曰這個喚作什麼或袋內取果子與僧僧擬接師乃縮手曰汝不是這個人或問在此何為師云等個人來曰來也師曰汝不是這個人有時依袋終日憨睡或起行於市肆或拄杖或數珠與小兒戲有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放下布袋叉手而立僧曰秖此別更有也師提起布袋荷負而去。

[0777c14] 拈云彌勒非彌勒布袋非布袋天不能蓋地不能載時常依著睡有時便打開七古八怪般般撒出不是磚頭也非瓦塊拈來示人縮手慶快雖然是則是矣明眼人勘破不值半文錢。

[0777c18] 舉維摩會上三十二菩薩各說不二法門文殊曰我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菩薩入不二法門於是文殊又問維摩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維摩默然文殊讚曰乃至無語言文字是菩薩真入不二法門。

[0777c22] 拈云文殊於法離言問答是為菩薩入不二法門且莫錯認定盤星殊又問維摩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維摩默然殊讚乃至無語言文字是菩薩真入不二法門見什麼畫蛇添足且道要知菩薩入不二法門麼不識臺山真面目只因身在清涼中。

[0777c28] 舉百丈上堂常有一老人隨眾聽法一日眾退唯老人不去丈乃問立者何人老人云某非人也於過去迦葉佛時曾住此山因學人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對他道不落因果遂五百生墮野狐身今請和尚代一轉語丈云汝問老人云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丈云不昧因果老人於言下大悟。

[0778a03] 拈云良由自己依墻靠壁引人墮坑落塹野狐涎一點嚥下五百生吐不出所以一句合頭語萬年繫驢橛老人見百丈有抽釘拔楔手段便捨己從人請代一轉語言下大悟我且問你諸人要見老人悟處麼水歸大海波濤靜雲到蒼梧氣象閒。

[0778a09] 舉昔僧問雪竇顯禪師云如何是諸佛本源顯云千峰寒色進云未審向上更有也無顯云雨滴巖花費師翁云雪竇答兩轉語一轉語參天立地一轉語隨波逐浪。

[0778a12] 拈云二大師秖解順水推船不解逆風把柁當時那僧若問山僧如何是諸佛本源但見皇風成一片不知何處是封疆。

徵古

[0778a16] 舉肅宗帝問忠國師百年後所須何物忠云與老僧造個無縫塔帝云請師塔樣忠良久云會麼帝云不會忠云吾有付法弟子耽源卻諳此事請詔問之帝後詔源問源乃頌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充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船琉璃殿上無知識。

[0778a20] 徵云帝於國師良久處但向大笑一聲恁麼則何必又造不唯造塔己畢猶且免詔耽源葛藤遍地。

[0778a23] 舉金剛經云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法眼云若見諸相非相即不見如來。

[0778a24] 徵云世尊是如來禪法眼是祖師禪且不問你諸人那裡是非相見與不見直饒明得正好喫崇寧棒。

[0778a27] 舉趙州訪一菴主便云有麼有麼主豎起拳頭州云水淺不是泊船處便去又訪一菴主亦云有麼有麼主亦豎起拳頭州云能縱能奪能殺能活禮拜而去。

[0778a30] 徵云趙州恁麼問菴主恁麼答問處一般答處無別為什麼肯一不肯一且道優劣在什麼處抑揚皆在我殺活更繇誰。

[0778b03] 舉法眼問修山主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汝作麼生會修云毫釐有差天地懸隔眼云恁麼又爭得修云某甲只如此和尚又如何眼云毫釐有差天地懸隔修禮拜。

[0778b06] 徵云勘二尊宿一個問處奇特一個答處奇特未審是同是別若道是別問答皆是一樣若道是同為什麼禮拜諸人要會毫釐有差天地懸隔麼豎拂子云看。

別古

[0778b11] 舉僧問乾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路頭在什麼處峰以拄杖劃一劃云在這裡僧復請益雲門門拈起扇子云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會麼。

[0778b14] 別云古今皆謂二老善辯來機殊不知他錯下註腳忽有人問山僧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路頭在什麼處但向他道問處甚分明。

[0778b18] 舉汾州善昭禪師示眾云識得拄杖子行腳事畢。

[0778b19] 別云崇寧不然大笑一聲他要識得高掛缽囊拗折拄杖。

[0778b21] 舉南泉與杉山向火次泉云不用指東畫西本分事直下道將來杉以火箸插向爐內泉云直饒如是猶較王老師一線道又如前問趙州州遂畫一圓相中心點一點泉云直饒如是猶較王老師一線道。

[0778b24] 云王老師卻被一線住了也。

[0778b26] 舉寒山云吾心似秋月碧潭光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保福權云吾心似燈籠點火內外紅有物堪比倫來朝日出東龍池有老和尚云吾心閃爍見猶把扇遮面比倫不比倫雲雷鼓掣電。

[0778b29] 別云吾心似片光大地露堂堂處處堪比倫分明誰覆藏。

代古

[0778c02] 舉僧謂趙州云某甲從長安來橫一條拄杖不曾撥著一人州云自是大德拄杖短僧無語。

[0778c03] 代云某甲不意撥著一個瞎漢。

[0778c05] 舉僧參趙州州問甚處來僧云南方州云佛法盡在南方汝來作麼僧云佛法豈有南北州云饒汝從雪峰雲居來也只是個擔板漢僧無語。

[0778c07] 代云某甲罪過卻被和尚道著。

[0778c09] 舉洞山問德山侍者從何方來者云從德山來洞云來作什麼者云孝順和尚洞云世間什麼物最孝順者無對。

[0778c11] 代云分明道過了也。

[0778c12] 舉僧參聖壽嚴嚴補衲次提起云山僧一衲衣展似眾人見雲水請兩條莫教露針線快道僧無對。

[0778c13] 云針線早是露了也某甲道個什麼即得。

[0778c15] 舉昔有老宿問座主疏鈔解義廣略如何主云鈔解疏疏解經宿云經解什麼主無對。

[0778c16] 代云下文繁長。

[0778c17] 舉南泉云王老師賣身去也還有人買麼一僧出眾云某甲買泉云不作貴不作賤作麼生買僧無對。

[0778c19] 代云和尚出賣文約花押早到某甲手裡了也。

[0778c20] 舉鹽官一日喚侍者將犀牛扇子來者云破也官云扇子既破還我犀牛兒來者無對。

[0778c21] 代云震威一喝鹽官他若動靜便云縱有千般巧終無兩樣風。

[0778c23] 舉楚石禪師入寮見僧看經問云看的什麼經僧云是金剛經石云我不問你金剛經看底是什麼經僧無對。

[0778c25] 代云意欲再道猶恐頭上安頭。

[0778c26] 舉僧問石霜咫尺之間為甚不睹師顏霜云我道遍界不曾藏僧後問雪峰遍界不曾藏意旨如何峰云什麼處不是石霜僧回舉似霜霜云這老漢著什麼死急僧無對。

[0778c29] 代云情知和尚不藏親見了也。

[0778c30] 舉一僧在經堂內不看經每日打坐藏主云何不看經僧云某甲不識字主云何不問人僧近前叉手鞠躬云這個是什麼字主無對。

[0779a02] 代云一腳踢倒他若擬議便云這個字也不識。

頌古

[0779a05] 世尊初於臘月八日明星出時慧云奇哉一切眾生俱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

[0779a07] 頌云。

雪嶺六年也似貧灰頭土面草生身夜來忽睹明星現夢破驚回識故人

[0779a10] 世尊因五通仙人問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那一通世尊召仙人仙人應諾世尊曰那一通爾問我。

[0779a12] 頌云。

問處如何那一通召來應諾太分明嶺梅堤柳皆春色蝶舞鶯啼花木榮

[0779a15] 世尊三喚三應乃云無為真佛實在我身。

[0779a15] 頌云。

三呼三應麻三斤真佛無為在我身塵世茫茫誰自覺閒來無事且嚬呻

[0779a18] 世尊因靈山會上有五百比丘得四禪定具五神通未得法忍以宿命智各各自見過去殺父害母及諸重罪心內懷疑於甚深法不能得入於是文殊承佛神力手握利劍持逼如來世尊謂文殊曰住住不應作逆勿得害吾吾必被害為善被害文殊從本來無有我人但以內心見有我人內心起時我必被害即名為害於是五百比丘自悟本心如夢如幻於夢幻中無有我人乃至能生所生父母於是五百比丘同聲讚曰文殊大智士深達法源底自手握利劍持逼如來身如劍佛亦爾一相無有二無相無所生是中云何殺。

[0779a29] 頌云。

為君途路鎖煙塵寶劍露時忘我人劍佛一如廓落無生曲調和陽春

[0779b02] 世尊因耆婆善別音聲至一塚間見五髑髏乃敲一髑髏問云此生何處耆云生人道世尊又敲一云此生何處耆云生天道世尊又別敲一髑髏云此生何處耆婆罔知生處。

[0779b05] 頌云。

瞿曇問處少人知敲磕當陽獨露機明月偏隨流水去白雲依舊故山歸

[0779b08] 世尊因廣額屠兒日殺千羊一日至世尊前颺下屠刀云我是千佛一數世尊云如是如是。

[0779b09] 云。

刀頭手眼平生陳羊首高懸直示人放下雖然千數一拈來遍界不藏身

[0779b13] 世尊因外道問云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據坐外道讚曰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作禮而去後阿難問佛外道有何所證而言得入世尊曰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

[0779b16] 頌云。

杲日當空照大千迷雲俱盡頓超然法王據坐目相擊贓露情真不用鞭

[0779b19] 經首題[米-木+八]字。

[0779b19] 頌云。

以字不成八字非大悲千眼不能窺未觀玉軸承當去免使尋行無了期

[0779b22] 楞嚴經佛謂阿難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0779b22] 頌云。

若能轉物即如來夜半泥牛眼睛開千手大悲尋不見目前觸處非塵埃

[0779b25] 迦葉因阿難問世尊傳金襴外別傳何物迦葉召阿難難應諾迦葉曰倒卻門前剎竿著。

[0779b26] 頌云。

金襴之外復何言風動水流萬籟傳弟應兄呼畫不就剎竿依舊倒門前

[0779b29] 文殊師利在靈山會上諸佛集處見一女子近佛坐入於三昧文殊白佛云何此女得近佛坐佛云汝但覺此女令從三昧起汝自問之文殊繞女子三匝彈指一下乃至托上梵天盡其神力而不能出佛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女子定不得下方過四十二恒河沙國土有罔明菩薩能出此女定須臾罔明至佛所佛敕出此女定罔明即於女子前鳴指一下女子於是從定而出。

[0779c07] 頌云。

出得何如未出時逐波跛鱉莫能窺而今要會定中旨月白風清說與誰

[0779c10] 賓頭盧尊者赴阿育王宮大會王行香次作禮問曰承聞尊者親見佛來是不者以手策起眉毛曰會麼王曰不會者曰阿耨達池龍王請佛齋吾是時亦預其數。

[0779c13] 頌云。

眉毛拈起示君王雨露金門萬古香眼上分明人不薦法華喚作白毫光

[0779c16] 西天初祖摩訶迦葉尊者見世尊在靈山會上拈起一枝華以青蓮目普示大眾百萬聖賢惟迦葉破顏微笑世尊乃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解脫法門付囑於汝汝當護持流通無令斷絕。

[0779c20] 頌云。

拈花垂示誰承當惟有頭阤笑異常滿面春光無限意風吹萬古至今香

[0779c23] 達磨大師將返西天謂門人曰時將至矣盍各言所得乎時門人道副曰如我所見不執文字不離文字而為道用祖曰汝得吾皮尼總持曰我今所解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祖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陰非有而我見處無一法可得祖曰汝得吾骨最後慧可出禮三拜依位而立祖曰汝得吾髓乃傳法付衣。

[0779c30] 頌云。

綸言垂示欲西歸諸子大家唱祖機是聖是凡三十棒灼然萬物轉光輝

[0780a03] 六祖受法辭五祖令隱於懷集四會之間屆南海遇印宗法師於法性寺暮夜風颺剎幡聞二僧對論一云幡動一云風動往復酬答曾未契理祖曰可容俗流輒預高論否直以風幡非動動自心耳印宗聞語竦然異之遂問其由祖實告之印宗於是集眾東山法門祖遂落髮披衣受戒即廣州天寧寺也。

[0780a09] 頌云。

不是風旛不是心是非千古遍叢林忽然開口天機露大地何妨喚作金

[0780a12] 金陵寶誌公和尚令人傳語南嶽思大云何不下山教化眾生一向目視雲霄作麼思云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度。

[0780a14] 頌云。

目視煙霄臥白雲那知嶺外有乾坤一聲大笑山家趣佛與眾生一口吞

遊曹溪山

登山跋涉望曹溪徑曲幽深野獸窺策杖遙觀千嶺秀停車坐看萬峰垂鳳凰樹上猿[狂-王+候]舞獅子巖前塵鹿隨行到白雲重疊處水琴松韻少人知

秋行

黃葉飄颻一片嗚園林搖動弄歌聲籬邊叢菊隨風舞檻外葵花向日榮蟬慕廉名終飲露鴈懷節義守孤清年來幾度景遷變滿地秋光動客情

湯山

香堂朱戶暖如蒸流水光中春色深泉上漁翁蘆畔醉林間樵父嶺頭吟奇雲怪石山家畫鳥語溪聲野衲琴沐罷客塵歸去晚唯留明月印天心

南院修葺遇雨

荒涼剪棘開金田帶水拖泥瓦礫邊蒼柏數株籠雨露野花一片鎖雲煙溪聲山色東林話鳥語蟬鳴南院禪極目渾然瑞氣繞薰風滿面水連天

除夕次中峰大師原韻二首

和風將綻玉河冰引興剪雲補衲僧半缽煙霞藏古拙一錫皓月隱蒼藤晨鐘催臘驚人夢暮鼓迎春續祖燈帝里今宵種歲火輝天鑑地燄層層

    又

林泉幽靜一溪冰冷淡情同世外僧臘去自然新得句春來縱橫舊枯藤雲房掛起定香火煙閣高懸不夜燈一種通宵別有趣清光無限入簾層

詠雪

瑞雲籠室邊銀片舞窗前擬是浩然到焚香慶有年

晚山行

松風水石秀登嶺白雲深皎月臨滄海凌空非世心

秋月花園

識得月中桂清光轉異常金風吹曲調花弄有餘香

問理

鳥語啼新句溪聲醒世頑分明親切處疑是幾重關

周居士開葬

剖開無盡藏瑞氣自生光雨露千年澤英風萬古香

閉關

休心無限趣斂蹟寓雲山冷笑一聲淡忘情但閉關

囑元峰修西堂

道在平常日用間倒拈橫用非言詮眼中一點成龍去布雨興雲潤大千

囑孔意惠知客

金風蕩蕩百花邊吹破一花香滿天到處生涯隨分足插標指地不須傳

囑潭映珠西堂

夏日相逢恰偶然薰風吹破袈裟邊囑公一句無私語步步頭頭珠現前

囑旅菴智首座

謾言南北與西東這裡無邊那有中棒下番身獅子舞人天千古振宗風

囑曇華榮維那

平生氣概異尋常撥草瞻風無限香未舉默然笑徹眉逢人白棒揮當陽

囑雲曉達監院

拖泥帶水露風光建立門庭大用彰這裏豁然擔荷去千年常住作津梁

囑大豐瑞書記

萬水千山與麼來當機一拶脫然開逢人莫謂無知己月到梅花笑滿腮

友人歸山

故人拽杖遠塵寰翠竹林間高枕眠龍虎山中為伴侶優游絕慮不知年

止瀾禪人求字

花落溪流便是禪潭清無濁含中天止瀾覓水重添妄離字忘言教外傳

囑機誠如侍者

幾度巾缾過別川負笈遍叩憩中天翻身夢破窗前月輝古鑑今不二傳

囑弘慈修知藏

金風體露正堪然信手拈來百事全一笑自開塵劫眼光明無限照人天

囑盤機銘西堂

面目未生前開口何語言渾然非別物拈起示人天

囑納川金維那

常住千年誰隱藏生涯另有異常光歸來笑破忘機處一片清風萬世香

囑旨[、/八]經書記

一段真風不覆藏頭頭步步可成當忘機廓落了然處觸目全彰無限光

題葡萄

怪葉異條數尺餘葉為鱗甲蔓為鬚秋風鼓動蒼龍舞吐出圓光萬顆珠

春日

風和日暖百花開陣陣幽香吹過來極目遙觀牽老興韶光一片滿樓臺

遊潭柘寺

登山涉水踏雲頭潭底毒龍溪上遊良柘名山全體露撐天拄地任風流

壁上羅漢

煙閣雲房畫壁間神清貌古居青山杖前無限松風意看破紅塵閒又閒

秋行訪友

素懷開士居高岑策杖別峰洞上尋一路秋深黃葉落青山已露故人心

僊圖

半山半水居峰前無限秋深不記年點石為金非俗子問君何處是先天

雨中月季花

姿容吐秀含芬芳別有朱顏非點妝滿面薰風似醉客拖泥帶水布花香

贈體見法弟講經

一氣連枝各路長素容道範作津梁法空為座雨花舞體露見光滿域香

虛心知客歸里

故園草木思君還踏破芒鞋不記年一種虛心別有味幽香誰贈梅花前

贈三空和尚住嵩山四十年遊京師造法華

四十年來太室顛嵩風吹到帝王邊鷲峰常憶燃身火妙有三空為法傳

孟春索吳二居士參究

和風昨夜到金田鳥喜高鳴望九天萬物化融皆有益二公何意叩窗前

胡公過訪原韻

蒼松翠柏擁山亭風動水流演梵聲青草黃花非他物共君一笑賦中情

年茶觀魚燈

一盞清茶也醉賢賞心破暗慶新年今宵莫向物中轉鯨躍生光別有天

佛事

為太福金東阿羅覺洛氏舉火

[0781b16] 師拈火炬云這個性火真空真空性火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即此物非他物以火炬打一 ○相云恭惟福金這裡薦處處彌陀佛剎剎觀世音。

為孺人關門關氏舉火

[0781b20] 師拈火炬云這個為般若之燈作乾坤之光迷之則曠劫輪回覺之則當處解脫即煩惱為菩提即色身為真空轉坤靈而成乾道轉生死而成涅槃且道即今如何轉師擲火炬云看。

為舒居士起靈

[0781b25] 要住便住欲行即行把住則乾坤失色放行則大地生光且道把住好放行好拈拄杖劃地云識取這裡意莫認拄杖子。

為選佛場先老和尚周忌

[0781b29] 師揮拂子云者位無面目漢顯也何喜隱也何悲隱顯無礙樂遊輦畿憩龍泉而弘化群機囑崇寧而選佛遐續拈香云一香一茶堪為供一瞻一禮總歸真但明先師無來去萬象之中獨露身。

為水月庵先老和尚掃塔

[0781c04] 拈香云此一瓣香不是龍鬥驪涎亦非牛頭栴檀莫謂空花佛事休會水月祭掃非他物即此物不肖法孫專為呈獻顧大眾且道呈獻個什麼師以香爇向爐中云恭惟尚饗。

為達如戒子入塔

[0781c09] 師云子之素志土屋布衣過午不食手不釋卷篆書美則美矣正眼觀來未是休處必須轉身移踏倒別峰當陽獨露不是黃金塔也非白玉骨取不得捨不得即此物非他物伊向這裡薦師震威一喝云入。

為程[王*亭]禪人舉火

[0781c15] 火炬云者點靈光萬道霞爛雲影裡露天華爾今會得關捩子四大皆空不二家以火炬打一○相云還委悉麼擲火炬云薦。

募齋

[0781c19] 祇園祥瑞猶新虎嘯龍驤選佛家風再整人天交集賓主同時淨名翁香積打開滿盤托出菩薩子晝參夜叩橫嚥直吞崇寧齋饌無滋味咬著通身冷汗流。

中州彌陀寺掛鐘板

[0782a02] 師指鐘板云者個不是金鐘亦非玉板聽之則聞視之則見正眼觀來見也不是聞也不是且道不是什麼擊板云薦。

為半字和尚起龕

[0782a06] 師拈香云恭惟半字吾老法兄和尚觀音境內立定腳跟地藏林中闢開門戶數年高蹈一國清風末後婆心無生滅之相而示生滅之相令人人而知色空無來去之跡而現來去之跡使個個而識隻履大眾還識半字和尚定動麼卓拄杖云分明吐露驀直去覿面良久最後緣杖引便行。

    又入塔

[0782a13] 師拈拄杖指塔云即此物非他物是不是非不非明歷歷露堂堂千古萬世誰隱藏且道隱藏個什麼良久云國師用漏泄阿兄體全彰。

禮笑祖塔

[0782a17] 埋頭指地燕山中疊疊雄峰出象龍遺儀流光最後句人天萬世振家風。

行實

[0782a22] 師於康熙辛酉年居崇寧方丈大眾請師說始終參學因緣師固辭眾堅請師曰若論始終參學因緣本無言說若假言說非余始終參學因緣古人參學行解相應名曰始終因緣示迷悟於後昆啟未覺於將來余何人哉敢如古人傳布言句慚惶無限因諸上座堅心誠問柰年深日久經歷繁多雲水艱辛難以罄陳余係河南開封府杞縣父王姓母李氏幼年失恃多賴祖母彭氏鞠養年有十九時有異僧開導出世因緣繇是發心投於大梁彌陀寺靜梧師薙髮晝夜禮念觀音夜夢伽藍曰速往南方參究出世因緣舞刀左右相逼曰他日參禪不遇魔境醒來辭師單[脈-月+票]獨杖依神夢誡遂決南參到桐城縣偶遇禪侶破拙曰有一清泉寺方丈德重道高江北開士字元白自稱尊宿諸方龜鑑人天眼目余聞所說相隨入山謁見尊宿宿曰什麼處人余曰中州人宿曰來此何為余曰親近尊宿宿命知客送入禪堂進堂一旬瞌睡昏沉不能排遣香板臨身無其數也不覺猛省悲痛慚愧自恨今生緣薄宿障因重嘗聞古人悟道番掌之易及我悟道登天之難持起戒刀堅心自誓如再瞌睡即割身肉心思未已瞌睡復來即割手腕血流滿袖睡魔上面無法驅逐其堂中七十餘眾唯翠林禪師一人醒醒寂寂分明清朗是以誠心領教林曰禪兄少進飲食食輕必爽余遂如命果然睡魔輕去九分靜坐參究提起一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目睹樓臺殿閣人物鳥獸山河大地明暗色空根塵器界依正等報皆歸這裡一息不還還有四大在用火燒了還有灰在將灰揚去一歸何處正在觀想定香已盡鉤打銅盆聲如鑼鳴忽然覺來身在禪床原來佛法是者個道理彼時隨眾出坡擔柴負擔歸堂林師橫身堂門曰那裏來余曰山中擔柴來林曰山中見什麼來余曰見顆棕樹林曰既見棕樹何不帶個稯刷子來余脫然無順手劈面一掌林師大笑走過余歸禪堂遂辭尊宿北回中牟縣水月庵庵中講經座主師那裡來余曰者裡來主豎起拳頭曰是什麼余驢蹄子主曰請坐余亦豎起拳頭曰速道速道主擬對余劈面一掌曰這個拳頭也不識主無語余挂錫半載辭水月方丈北遊燕山聽教於不夜天師受戒於玉林和尚後住崇寧禪院垣壁老屋敗椽僅蔽風雨食不充口衣不遮體友人勸曰兄之事業別作良圖自然如意何自苦爾余曰佛戒緇流不盈貴乎清貧所以古人歷艱難嘗險阻等終身之安蓋爭則志銳刻苦慮深轉禍為為逢余入雖憂心願效古遂禁足十年有餘格檀越修葺垣壁工作乏土余曰後地取一尺不可掘坑妨礙地脈余在關房靜坐不目視有坑深寬三尺自言不教拙坑恐世脈神房忽然始覺身在關房未動監院直歲檀越誰教殿後掘坑深寬三尺何違之大眾驚怪急往而睹有一坑深寬三尺教人平師此坑監院曰和尚莫非出定麼余曰定本無有出汝向這裏會院無語里人曰庵前二株老槐和尚來此樹死和來二槐復活枝葉鮮茂亭亭蓋誠謂人傑地後不可量焉老槐枝上有群烏有四雛被獵人將老烏中鎗而亡余憫頸在菜池飲水余對二鴉曰凡皆具佛老烏中鎗已亡巢中四雛無哺安乎汝二鴉若具佛性肯發慈愍可救四雛之命夜業報盡脫去羽毛必人倫二鴉似有覺聽欣然就巢取食以哺四雛四雛得活里人咸曰屢睹奇事德化所致此地必然興隆三寶余謂招提之處必有八臨門不及旬日果有崑山縣選佛場性空先老道安和尚石蓮和尚三位來訪選曰何公道個就不本分選便喝余舉足作踱說什麼粗道什麼細選呵呵坐喫茶余請益邏佛場先老座主講金剛經無我相無人無壽居士曰既是無我無人誰講主無語自唐至清無人與座主代語今請和輯語和尚曰恁麼說余曰不然和尚曰汝代若是某甲講經無我無人居士如問近前來道和尚曰如是如是余曰不必相污和尚曰何來余曰目親近元白尊宿舉似前話口宜禮九拜余從蓮命和尚授大事因緣不可終身無師余次曰令一山侍者賜手卷源歸龍泉寺月餘不幸和尚辭世常熟翰林院翁老護法以和尚圓寂流光知會夜用學道吳公兵部尚書史公同鄉各助靈貲道安法取綜理調停余哀慟不已靈回選佛憶昔離俗乃今住院總為自他大事因緣諸檀皆有宿緣竭護持遂成叢林王公大人虎穴述素行不覺吐露葫蘆水月龜毛免角在禪見米然少乎須要民大眾作禮而退

[0783a21] 康熙三十二年歲次癸酉孟秋上旬
        伊氏率男茂盛玻爾坤楚蠻子


        男孫()施資送板入藏

何一自禪師語錄卷下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9 冊 No. B462 何一自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