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8nB415_005 大悲妙雲禪師語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8 冊 » No.B415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玅雲雄禪師語錄卷五

機緣

[0466c04] 師侍金明介老人明問文殊七佛之師因甚出女定不得師曰月裏嫦娥巧畫眉明曰罔明初地為什卻出得師曰杓卜聽虛聲明曰作麼生是正定師曰五臺山上五層臺。

[0466c08] 明問如何是道師曰看腳下明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饑餐渴飲明曰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且將什麼對師曰劈面攔腮掌明曰且莫詐明頭師曰老老大大好惡也不識明便休。

[0466c12] 明問那吒析骨還父析肉還母然後現本身說法如何是本身說的法師曰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

[0466c14] 明喚監院師近前明曰我喚監院為甚玅雲來師曰和尚莫貴耳賤目明曰你是阿誰師便喝明曰何不道道師曰道即不辭恐有屈和尚明頷之。

[0466c17] 明問如何是玅性圓明師曰寒向火熱乘涼明曰死了燒了性在什處師曰蓋天蓋地明打曰者一棒落在甚處師便喝明曰末後一句試道看師曰仲冬嚴寒伏惟尊重便禮拜。

[0466c21] 明問不是心佛物是箇甚麼師曰月似彎弓少雨多風。

[0466c23] 明誕日預夜落堂曰明日老僧賤辰汝等作麼生慶良久眾無對明曰也無文殊大智罔明初地以杖旋風打散歸方丈隨召師曰汝試道一句看師曰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明曰適來堂中眾禪師何故不秪對老僧師曰金翅當寰宇阿誰敢出頭明曰老僧歸方丈是何意旨師曰密移一步看飛龍明拈杖曰者個明日還用得著麼師曰雲在青天水在瓶明放卻杖。

[0467a01] 明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曰門前范蠡湖。

[0467a02] 天乳哺參師問何處來乳曰南方師曰南方佛法如何住持乳曰與和尚此間不異師曰用去作麼乳曰也須到過師曰曾到巖頭麼乳曰到師曰他道婆生七子六個不遇知音秪者個也不消得便拋水中意作麼生乳曰貧恨一身多師曰從上古德以何為人乳曰殺人不用刀師便打乳便喝師器之。

[0467a08] 天癡善參師問那裏來癡以手點空師曰者野狐精拈棒便打癡便喝師曰臨濟有四喝你者是那一喝癡曰三世諸佛分疏不下師曰放汝三十棒。

[0467a11] 入室次師問德山托缽是何意旨癡曰為憐三尺子不惜兩莖眉師曰巖頭密啟其意又作麼生癡曰鬼家活計師曰喚甚作末後句癡曰片雪點紅爐師復問香嚴上樹意在如何癡曰拋塼引玉師曰為甚呵呵大笑癡曰章底辭秋罷歌詠向春生。

[0467a16] 師又問臨濟大師因什會也打不會也打癡曰苦瓠連根苦甜瓜徹蒂甜師以杖劃一劃曰還出得者個麼癡便喝師便打癡作禮。

[0467a19] 天惟德參師問塗毒鼓轟天震地為什聰耳不聞惟曰識法者懼師曰嘉州大象被蛇吞意作麼生惟曰小出大遇師曰一粒米八金剛抬不起為什被螻蟻啣去惟曰賊是小人智過君子師便打惟便喝師曰喝後又如何惟曰萬象盡回春師頷之。

[0467a24] 天嶧脩參師問過量人高步毘盧頂上汝尋常什處行履嶧曰含元殿裏那問長安師曰獅子踞地群獸避道因何喚作繫驢橛嶧曰屈尊就卑師曰只者個人人本具個個不無汝為什不識嶧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師便打嶧便喝師又打嶧連喝兩喝歸位立師頷之。

[0467a30] 濁空貞座主參問五虎擒羊如何得出師打曰從者裏出空曰一個疑團今日被和尚擊碎了也師曰見何道理空曰覓火和煙得擔泉帶月歸師曰不是空曰和尚莫將烏豆換人眼睛師打曰參堂去。

[0467b04] 空再參師問上座千里而來還有不動的麼空曰覿面相呈師舉拳曰還見麼空曰婆心太切師曰離見聞覺知試道看空曰某甲到者裏有口只堪挂壁師曰放子三十棒。

[0467b08] 天屋福參師問你是何處村僧屋曰浙西子道什麼師拈棒便打屋便喝師舉棒怒視曰再喝看屋禮拜曰今日親見和尚師頷之。

[0467b11] 睦聞純參乃合掌曰拜即是不拜即是師劈脊便棒聞纔開口師又打聞復擬開口師驀掩其口聞豁然大悟便禮拜師曰汝見箇什麼便禮拜聞曰今日幸遇和尚得見金明和尚立地處師曰莫承嗣古兄去麼聞曰若恁麼則不親見和尚也師頷之。

[0467b16] 斯要燈參纔禮拜師便喝要曰莫探頭好師曰什麼物與麼來要曰歷劫窮年事無人識得伊師曰直饒識得堪作什麼要禮拜曰今日親見和尚師頷之。

[0467b19] 天鞏黌參師問諸佛智甚深汝從那裏入鞏拍香几一下師曰古人道先以定動後以智拔是如何鞏曰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師曰忽若天崩地裂你向何處安身鞏曰金香爐下鐵崑崙師曰作麼生得不觸不背去鞏曰竹影掃階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師頷之。

[0467b25] 季彬質參彬曰久響高風無緣親近師曰即今是有緣耶無緣耶彬曰且喜親見和尚師曰如何是親見底事彬曰偶得瞻禮奚敢造次師劈面一掌彬便喝師又掌彬托住曰住住果然名不浪傳便禮拜師器之。

[0467b30] 惟一穎參師問人人有箇生緣汝的生緣在什麼處一曰寒則衣饑則食師曰喫一生飯不動一粒米著一生衣不挂一縷絲又作麼生會一曰從門入者不是家珍師拈杖曰還識者箇落處麼一曰何用剜肉作瘡師曰臨濟大師因什在汝腳底一退身三步曰噁師曰放汝三十棒。

[0467c06] 了心相參師於拈花客舍師問我手何似佛手心曰昨日聞和尚到此師曰我腳何似驢腳心曰今朝相見恨遲師曰人人有箇生緣如何是上座生緣心曰和尚前怎敢諱卻師拈杖曰為甚木上座不知心曰風吹梧葉落何處不秋清師打曰正好喫棒心禮拜再參師問如何是佛心曰眼不見鼻孔師曰如何是法心曰釣絲絞乾滄海師曰如何是僧心曰眉直眼睔瞪師然之。

[0467c14] 師到善應哲印噩座主呈所見師曰如何是見不能及底事印便喝師劈面與一摑曰還見者個麼印擬開口師即掩印口曰是箇甚麼印頓釋前解便作禮師曰你見箇甚麼道理印曰劈破鴻濛竅何處不春生師曰一歸何處印曰碧天無月潭無影遍界騰騰不露蹤師曰未在更道印曰一物不將來更道箇甚麼師曰昔年亮座主今日有闍黎印禮拜師曰如是如是。

[0467c22] 本光量參師問猛虎以肉為命因甚不食其子光曰美食不中飽人餐師曰出網金鱗為何被斷貫索絆倒光曰迅雷不及掩耳師曰黃檗打臨濟是何意旨光曰逼生蛇化龍師舉竹篦曰觸不得背不得畢竟作麼生光曰轟天動地師曰放汝一頓光曰知恩有在師頷之。

[0467c28] 雲臥衷參師問千聖頂[寧*頁]為甚被汝踏碎臥曰不是冤家不聚頭師曰達磨面壁為什神光得髓臥曰雲從龍風從虎師打曰者一棒具權實照用汝作麼生會臥曰金門紙貴一狀領過師曰衣線下親切道一句看臥曰不勞再勘師契之。

[0468a03] 澹月海尼參師曰那箇是你未生前面目月曰不識師曰甚處得者個消息月曰打破虛空秤鎚跳出師曰莫是你見處麼月曰見不可及師休去月再參師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月曰石人夜半打鞦韆師曰臨濟德山因什慣行棒喝月曰鞭牛上壁師打曰山僧者一棒作麼生會月曰恩深似海深師可之。

[0468a09] 貢元楚生何棟居士參師問何姓士曰姓何師曰台號士曰楚生師曰居士吳人因什楚生士曰和尚莫分別好師曰豈不聞雲月是同溪山各異士曰弟子不恁麼道師曰汝試道看士曰盡大地是個自同何異師曰只如毘嵐風起大地銷爍自在甚麼處士豁然便禮拜師拈棒擬打士搖手止曰不必師曰汝向甚處著腳士曰盡大地總被吾師占卻了也師曰居士在什處士便喝師肯之。

[0468a17] 漢槎陳溯居士參師問今夜閻老與汝筭飯錢你如何秪對士曰風吹片雪補梅花師又問如何是萬法歸一士曰雞寒上樹師曰一歸何處士曰鴨寒下水師曰辭舊迎新又作麼生士曰暮夜事繁明日拜視和尚新禧師拈拄杖擲地曰露地白牛翻身去也士禮拜師頷之。

[0468a23] 清虛王羽士參問如何是西來密意師曰與我東土不異士曰如何是和尚不異底意師拈杖便打士乃點首唯然師曰汝見何道理便點首士曰水歸終到海月落不離天師曰我幾乎喚汝作道流士禮拜師可之。

[0468a28] 秀才胡元一居士參師問既是漏盡阿羅漢因甚被火燒卻士曰露師曰為什你眉毛卓豎士曰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師曰許你道一半士曰那一半請和尚道師便打士曰赤心片片師頷之。

[0468b02] 扶雲蕭居士參禮師問居士高姓士曰姓蕭師曰占人一管簫吹散八千兵汝試吹看士展兩手曰又是一場禍事師曰三十棒一棒也少不得士曰老和尚棒頭太奢師曰幾乎喚你作俗人士曰和尚捺人向坑子裏作麼師曰雁過長空影沉秋水士曰理長即就師打曰逢人切忌錯舉士禮拜。

[0468b08] 師因普韻法辭師曰馬祖一喝百丈為甚耳聾韻曰和尚莫被人瞞好師曰百丈舉似黃檗黃檗為甚吐舌韻曰遞相欺詐師曰如何是大機大用韻便喝師曰者一喝是大機是大用韻曰山自高水自低師曰漿水錢且置草鞋錢教誰還韻又喝師打曰霹靂送飛騰韻禮拜師囑曰天乳汝師也。

[0468b14] 師到吳門心莊讀雪陳居士舍問曰如何是居士修證不無污染不得的士豎一指師曰藏身處沒蹤跡為甚露出尾巴士曰沒蹤跡處不藏身方為好手師打曰漏逗不少士曰卻被和尚看破。

[0468b18] 僧參問如何是如來禪師曰三腳驢子弄蹄行曰如何是祖師禪師曰八角磨盤空裏走曰謝師指示師打曰承虛接響漢。

[0468b21] 僧問世尊拈花迦葉微笑意旨如何師曰龍袖拂開全體現象王回顧落花紅曰明什麼邊事師曰孤鶩落霞長天秋水。

[0468b24] 僧問如何是三類化身師曰汝會殺人麼曰我王庫內無如是刀師打曰不是我同流。

[0468b26] 僧問七佛之師為什出女子定不得師曰子房終不貴封侯曰初地菩薩因什卻出得師曰疑殺天下人曰大定等虛空如何有出有入師曰虛空裏會取曰正恁麼時定耶非定耶師曰普僧一喝師曰出僧擬議師曰墮。

[0468c01] 僧問如何是不退之地師曰官憑文書私憑契約。

[0468c02] 僧問離心意識參出聖凡路學畢竟參學個甚麼師曰未跨獅子橋早喫三十棒曰婆心太切師曰知即得僧便喝師曰惡發作麼僧擬議師直打出。

[0468c05] 僧問如何是般若體師曰糞箕掃帚曰如何是般若用師曰搬塼運瓦曰如何是體用雙彰師劈面一摑僧曰沾恩有分師曰莫將鶴唳誤作鶯啼。

[0468c08] 僧問如何是威音那畔事師曰泥牛踏碎鐵崑崙。

[0468c09]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戶外風敲竹曰明甚麼邊事師曰庭前蝶舞花曰學人不會師曰桃李滿園開僧無對師便打。

[0468c12] 師看濟川老宿病濟曰正當八苦交煎如何得個安閒法師曰饑餐熱鐵渴飲洋銅濟曰古人云病乃眾生良藥病即是不病即是師曰分身兩處看濟曰藥病兩忘時如何師曰頂門上更下一鍼。

[0468c16] 師見天癡閱報恩經問曰那一句是報恩大意癡豎起經本師曰莫空看也曰如何是報恩的意旨師便打癡作禮師又打曰如何是報恩底意曰婆心太切師曰逢人不得錯舉。

[0468c20] 僧參作○相師曰九十六種你者是那一種僧豎一指師以杖畫⊕相云者裏具殺活縱奪汝辯得出麼曰和尚疑則別參師屈躬曰謝上座指示僧擬議師曰莫道無疑好連棒打出。

[0468c24] 師渡河次問士曰那裏來士直上覷師曰即今在什麼處士直下覷師曰為甚飄墮羅剎鬼國士便喝師曰驚天動地作麼士擬議師便掌。

[0468c27] 僧問佛法大意如何體究師曰寒則普天寒曰畢竟作麼生師曰熱則普天熱曰學人不會師曰春雨夏日秋雲冬雪。

[0468c30] 僧問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卯生日戌生月。

[0469a01] 師作務次僧問和尚用得一钁頭熟麼師鋤地不顧曰和尚莫太勞麼師亦不顧曰太區區生師仍不顧僧禮拜曰某甲罪過師掘土放僧背上曰諸方火葬我者裏活埋。

[0469a05] 僧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袈裟無邊。

[0469a06] 僧問諸佛智慧從何門入師曰夜雨滴空階曰學人聞時富貴因什見後貧窮師曰更嫌何事。

[0469a08] 僧問無夢想見聞主人公在甚處師曰有利無利不離行市。

[0469a10] 僧問如何是異類中行師曰頭角崢嶸曰如何是清淨比丘師曰步步著地曰誰得誰失師曰把手行不得獨足上高臺曰向上事作麼生師曰相牽入火坑。

[0469a13] 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豎拂子曰如何是圓滿報身師橫按拂子曰如何是千百億化身師揮拂子曰三身中那身說法師擊拂子三下曰是照是用師便打僧曰從今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師曰又被風吹別調中。

[0469a18] 僧問色身敗壞即不問如何是堅固法身師曰八臂那吒撲帝鐘曰請師明示師曰石人推倒五須彌。

[0469a20]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獨足夜叉頭戴井。

[0469a21] 僧問如何諸佛出身處師曰金華臘火腿嘉禾臭鴨蛋僧曰東山水上行意旨如何師曰現錢買賣時價不同僧擬議師便打。

像贊

觀音

隨緣赴感遍塵塵現像端嚴悲願深楊柳枝頭傾一滴山河大地盡回春

達磨

廓然不識有淆訛覿面梁皇一著蹉不是抽身江半葦如何少室萬年歌

金明介老人像贊

開爐韝於雙徑烹佛鎔祖建法幢於蠡湖罵雨呵風把住要津衲僧乞命橫按莫邪波旬喪膽稜稜然如千峰獨立蕩蕩乎使萬派朝宗有時與人脫皮換骨有時為人吐膽傾心三十年不出戶限多少癡男女被他換卻眼睛在門庭施設固是老漢若是光揚車溪正脈主持濟北家聲要且未在何故自有雄上座

安化世高法兄贊

建法社於帝里道布寰中闡蠡湖之嫡旨化洽海表拈白棒兮斷魔佛命根豁青眸兮啟王臣信敬挽頹風於末運緇素同歸作叢林之標榜象龍雲從金明門下傑稱吾兄大悲讚歎難述始終

牧公項大士贊

大哉者漢棄金吾之爵入佛祖之門博山集生莫敢掠入其室杖人古南不能錯抑其鋒末後掀翻蠡湖顯大機用就維摩室而說法無畏諸方老衲自遠趨風不減龐公作略住世出世孰與儕同

題蛟門李法兄道影

森森浩氣逼晴空手捻輪珠沒始終儒釋總教同一致維摩不二此流通

融涵耆宿贊

這員古德儀容越俗眉蒼貌古心無諂曲筆陣起蛟龍舌尖搏繡虎一宗教於方衷融理事於空有建毘盧之梵剎不勞長者插標啟蓮社之津梁大闡遠公至教誦不輟口只是一部華嚴數不歇手難盡輪珠春風滿面兮俠骨超方德邵無涯兮汶水生香

致和中公法姪贊

偉哉宗師人天榜樣行臨濟喝拈德山棒作獅子吼聲震裂佛祖肝膽用白拈手段掃闢衲僧伎倆豎大悲千眼條令斬新湧車溪一滴道價日長念餘年往來燕浙洙泗二六時力挽敗教頹綱諸方咸謂是當世之龍象山僧卻道是今日之大仰

太虛律師贊

貌古形恢氣宇汪洋禪律並操一錫參方天目爐頭曾酬米價愍忠堂內端稟戒香慨末法之秋晚曲施方便念祖道之既墜別立封疆道風溥播德音孔彰遐邇緇素皈仰無央宜乎足下兒孫敬禮常光

自贊

永寧天乳哺西堂請

樗材獨善闕修緣漱石枕流那計年骨梗惟能甘我苦眼空端不受人憐袈裟半落珠難繫缽裏常閒龍自眠卓地無錐貧也樂好將個事向君傳

甘露天惟德首座請

者個阿師迥絕異同心無半點塵埃一味扯西拽東胸藏大千世界作事無始無終橫拈一條白棒撥轉臨濟綱宗不惜兩片皮說盡苦空踢翻海岳誰知相見須知在別峰

法雲了心相後堂請

鈍叟生成倔僵從來不避怨謗短杖敲風打雨破笠花街柳巷有時捨從人有時當仁不讓有時陸地行舟有時青天喫棒聞之富貴有餘見之貧窮可怕十年三坐道場衲僧擬議便掌多謂不善答話每每窮他伎倆自來灰頭土面半憨半癡且道是阿誰三塔寺裏不識好惡的玅雲和尚

九蓮季彬質藏主請

心毒過砒礵口慈勝佛祖七尺烏藤打人要徹骨三寸利舌罵人不肯休說底杜蠻禪誰是知音賣箇死貓頭自不覺醜有時敲空作響有時喚馬作牛其實全無伎倆卻與佛祖冤讎質知藏什來由把他描邈供養冷地看來老不識羞雖是者等模樣切忌犯他當頭

開元睦聞純書記請

看這鈍漢全無長處一味瞞頇陋巷為居曾向范蠡湖頭將個秤錘要捻出汁被個沒意智的老凍儂暗地裏覷破滿面慚惶不佳末後向吳越齊燕一笠一杖自怡自悅任人呼牛呼馬看來有甚麼憑據

華藏惟一穎監院請

老阿獃不知羞短衣衲褲垢面灰頭辣棒打人不轉手惡口罵人不肯休有時粧村村到底有時為人為到頭走遍天下無物堪儔今日有個穎長老向者紙上圖模也要燒香供他仔細思量不知曾與你何等冤讎

昌化本光量後堂請

龜毛拂縛霧為雲兔角杖敲空成響作事顛三倒四一味瞞頇莽鹵一條熱腸為人徹骨掃盡狂禪玄玅不立呵罵叢林難共商量天人覷捕無路佛魔不敢倚傍行藏特煞古怪一生遭人怨謗者等不合時宜那堪挂向當陽分付本光長老莫學者個和尚

垂問

[0470a21] 天無四壁地絕方隅向上一著為什不知。

[0470a22] 行住坐臥常在其中試問諸人如何是其中的事。

[0470a23] (佛身)充滿於法界人人本具因甚有迷有悟。

[0470a24] 人人盡有光明為甚洞山道好佛只是無光。

[0470a25] 承言者喪滯句者迷為甚道不疑言句是為大病。

[0470a26] 關津無阻四衢通達參學高人還要個護身符子作麼。

[0470a28] 病是眾生之良藥為甚要藥治病。

聯芳偈

天乳哺西堂

得心本無心得法原無法今付心法無處處皆通達

天癡善後堂

竹篦頻頻驗克家機前一箸莫週遮靈山嫡旨親擔荷毒鼓聲中振爪牙

天惟德首座

花發皆從地果成自性天本源法如是心體亦秪然

天嶧修侍者

百千三昧當時收剎海無邊一步周不惜逢人拶險句臨機施設顯宗猷

天鞏黌維那

一拶便通津不勞汗馬功魔佛都斬卻方可繼吾宗

了心相都寺

瞎卻正法眼露出破沙盆滿盛斯鴆毒展轉累兒孫

季彬質藏主

法法從心法無法亦無心契得無心法傳流沒古今

睦聞純書記

迢遙大道本如然水盡山窮及第還瞌睡虎能開正眼乘風一躍動山川

惟一穎知藏

惟一無有二深達法源底是法無古今授受何窮

哲印噩後堂

靈山拈枝花達磨道不識付君須自重花發無窮極

本光量西堂

沿流一句子無傳亦無止分付獅子兒哮吼聲不

濁空貞首座

燕山踏碎罷南參大用臨時絕正偏拈起布毛空界裂等閒一喝透三三

天屋福知客

一棒一條痕爆爆論實事至理不在言克振吾宗旨

斯要燈維那

窟中獅子吼虛空頂迸裂滅卻少林宗無傳亦無得

天信祥監院

靈山正法眼傳流古到今我亦持授汝塵剎總春生

澹月海菴主

獅子一滴乳驢乳都迸散拈來無少剩匝地無邊畔

王復樸鍊師

釋道名殊事業本同古今一矣誰分西東咄一腳踏翻空劫底三更昨夜日輪紅

貢元楚生何棟居士

問道曇軒夏半殘薰風吹徹得心安連旬雨滴虛空破底事渠今豁然

漢槎陳溯居士

佛祖心燈照不偏燈燈遞互古今傳真源一貫無緇素個事從來不自瞞

文學胡元一

靈山正法眼傳持無緇素斯心法亦爾光弘濟北後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8 冊 No. B415 大悲妙雲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