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37nB387_004 古宿尊禪師語錄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7 冊 » No.B387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古宿尊禪師語錄卷之四

佛事

為法雲禪人舉火

[0426c04] 三十入空門六十方瞥地世情與佛法皆悉得完備今朝把臂覓歸源料想前途無阻滯無阻滯何妨更贈一公據攛下火炬云當陽大道直如絃此去蓮邦端的是。

為真奇禪德起龕

[0426c09] 師至靈前以拄杖驀畫一劃云真奇公急照顧此係條捷徑路速進步勿停遲少選即歸安養土。

入塔

[0426c12] 師舉靈襯云生平尚素朴戒行精持著竟不好偷閒於今當改作以拄杖敲塔戶云既改作請向其間受快樂便入。

為那明祥起棺

[0426c16] 師至棺前以引導驀卓一卓云富貴榮華當下捐任從何處不安然佛垂光相遙天接大好乘機早向前遂執引導伶仃而出。

為本善禪人舉火

[0426c20] 師拈火炬云爾性本善遇緣卻變要不變必經大火重烹鍊擲下火炬云煆盡多生業障根一真妙相分明現。

為淨潔禪人舉火

[0426c24] 病業相傳幾度春稜稜骨立可憐人時來正值金風動乘勢歸家莫暫踆且道家在甚麼處擲下火炬云徐封巨鎮北一座古煙村。

為清賢寂真二禪人入塔

[0426c28] 師捧靈襯云生同居死共住者般誓願須堅固一并送入云就中境界屬天成敢保山靈長擁護。

為明空監寺起龕

[0427a01] 師以拂子擊靈几云明監寺聽吾言卸卻蚖蛇戀窟端宜快便莫流連乘時跳出是非關遂作導引前行。

入塔

[0427a04] 師舉靈襯云道人行履迥異庸流不擇淨穢無論山丘境緣湊著即便停留遂指塔戶云就裡乾坤與世別任君安享度春秋便入。

為澄心入塔

[0427a08] 為僧在世間口直性剛傲功行有多般言辭莫善巧今既卸塵緣將身何所靠指塔戶云請從就裡暫栖遲異日出來光祖道便入。

  後續

入塔

[0427a13] 指塔云大方無外大圓無內無內無外極樂世界畢竟是阿誰居止處擲靈襯云保定府中棄俗漢丹霞院裡募緣僧。

為鑑寰法主入塔

[0427a17] 師舉靈襯云眼空一世氣壓諸方掀翻教海沒處潛藏聖泉不免為你指箇安樂窩子請向其間自在棲遲遂擊塔門一下云就中境界天然別永享無虞樂太康便入。

為李仁吾居士舉火(被雪屋壓傷)

[0427a22] 秉火炬云大雪紛紛日夜飄高山平地悉齊腰岩房樹竹皆摧折命蹇眾生即便遭于斯時也李居士處敗屋而絕慮坐危榻以忘憂持珠念佛孰曉夢裡收聲撒手那邊誠稱快便正眼看來無不可者雖然如是且道畢竟當歸何所驀擲火炬云脫體頓超塵劫外九蓮臺畔侍金仙。

為明泰禪人舉火

[0427a29] 秉炬云生從何來死從何去苟能委得佛界魔宮恣爾遊戲設或未然領取本據攛下火炬云照破塵根一物無飄然頓脫輪迴趣。

為三賢禪人舉火

[0427b03] 生也猶如著衫死也猶如脫褲著脫一任當人衫褲叫誰守護攛下火炬云丙丁童子代收藏免使見聞生厭惡。

為了空禪人起靈

[0427b07] 師至龕前云百骸俱潰散一物鎮常靈言前薦得徑歸寶所了無障礙其或未然山僧為汝作別方便去也以拄杖擊香几云一擊頂門開正眼縱橫何地不光輝遂起。

為性學舉火

[0427b12] 人生天地間苦惱何窮極得便好抽身免使長煎逼攛下火炬云塵緣擺脫任逍遙佛國天宮從寄跡。

為見雲舉火

[0427b15] 許久在招提未諳向上事逮至苦臨身了無法可禦故不忍旁觀特特垂救濟以火把驀劃一劃云此道分明直似弦轉身速赴如來地便燒。

為徹凡副寺舉火

[0427b19] 師云量其所入度其所出出入分明纖毫不錯以此看將來真非無用物雖然如是猶未知有向上事在且作麼生是向上事擲下火炬云欲證當人不變因應須換過孃生骨。

起靈

[0427b24] 師云淨業庵中執勞任役茶果庫內百事精專子之勛庸難以儵述且獨脫世緣一句如何顯露驀拈拄杖劃一劃云鬧裏收聲歸寶所從茲發軔決無差。

葬枯骨

[0427b28] 爾等多生作惡所以受報於今致使百骸暴露於荒郊枝節分離於異地茲者昌時幸復人興掩骼之恩我設修薦之義法演真乘安諸委蛇願雜處以忘爭可同緣而卸皋共仗三寶之良因咸登上品之蓮際。

為恢凡禪德起龕

[0427c03] 龕前拈香云跡虛堂草覆階緣窗空掩案塵堆瓣香請出那迦定可就時機逞快哉驀喝一喝云起。

入塔

[0427c06] 捧靈襯云恢凡鑑公賦性真實淨戒嚴持深得微密順化怡然一眾悽戚依法茶毗舍利晶潔一囊奉貯置此幽室送入塔戶云慇懃愈報主方神百劫千生常護惜。

為曙光禪德舉火

[0427c11] 呈火炬云曜光老禪德一自納尸羅行持依軌則勛庸縱使多與道何交涉若要少相應從今須改轍擲下火炬云當機獲了然任去無疑惑。

入塔

[0427c15] 舉靈襯云爾既出招提優游莫一定縱橫天地間隱顯隨緣分遂指塔戶云就裡可韜光請君獨步進便入。

為善終入塔

[0427c19] 指塔戶云寶所在當陽從來絕覆藏乘機歸就裏永作四儀堂便入。

為澄安禪師舉火

[0427c22] 秉火炬云乾明寺內折本風穴堂前失利赤手空拳一物無茫茫宇宙歸何際擲下火炬云透過者重關從登佛祖位。

東寺為何宜人安靈

[0427c26] 頓捨塵囂入淨土潛神莫限春秋數直隨緣分樂清閒洵有天龍常擁護。

為暉峰法師舉火

[0427c29] 師秉火炬云勤修梵行熟究諸經柔和有分忍辱無瞋者便是爾一生事業離此之外別有所長生死海中從放浪涅槃山上任優游脫或未然丙丁童子特施方便去也攛下火炬云易報改形從此日再來定越汎常流遂燒。

為暉峰座主起龕

[0428a05] 師至龕前擊香几云一味守空山長年不出戶如斯學道流徐六擔板數要做大方家當從我囑付驀拈引導劃一劃云截斷聖凡情徑歸安養土遂起。

為靜守禪德入塔

[0428a09] 舉靈器云傍花隨柳直至雲林撥草瞻風苦尋住處即今住處儼然畢竟作麼生措置遂送入塔云得進無憂寂滅城那堪再墮輪迴數。

為玄印舉火

[0428a13] 師秉火炬云報恩數載淨業多年慵於動作樂於偷安一方玄印甘被塵瞞吾雖不敏善使光鮮遂以火炬打圓相云從茲經煉過文彩自昭然遂下火。

為普心禪人舉火

[0428a17] 舉火炬云智體來無障礙生死何拘束既如流處攛下火炬云大千沙界任逍遙烈焰堆頭憑出沒。

書問

復天培漢伯李干三護法

[0428a23] 洞山竹木屢被無知之徒斫伐昨承二檀越放大威光於一毫端上指出界牆璧立千仞頓使鼠竊之輩無自而入矣而天培與漢伯二大老親受靈山付囑現宰官身示金剛相卻除魔髏聞命錄呈統祈照察。

復子乾韓居士

[0428a28] 承賜佳作五首首首珠玉擁衾展翫精光盈眸俄然爽快身心子美詩卻瘧鬼陳琳檄愈頭風故不紿也衲確信焉。

謝元吉李護法

[0428b02] 尪贏病質未冷先寒綿衣見惠四體乘春料隆冬可度斷不委形於霜天雪月之下矣過感恩端徒銘五內人旋附札聊布底蘊。

復白嚴曹居士

[0428b06] 蒙訊近況初獲安康糲飯充腸日消三頓俚言遣興時續一聯覺患身頗健料殘喘可延矣希毋繫念荒函覆禱。

謝葵宇孫居士

[0428b10] 霜花布地雪霞飄空正恁麼時避寒無計只得臥肖袁安烏薪偶賜冰室咸溫可謂仁同扇瞎方寸永懷合十上謝。

復天寵王護法

[0428b14] 承命中書君與松處士伴衲於明窗淨几之側足徵雅意第塗鴉手耳不能生雲霧於楮間走龍蛇於軸上謹領珍存以候台下他時左顧賣弄風騷壯泉石之光輝矣。

與喬玉玖護法

[0428b19] 巖松泣露日林水號寒時承台下置衲於清涼院裡飲甘水燒枯柴日對紅爐夜眠煖炕誠為得箇安樂窠子自恨福緣淺薄幾被鐵山緇素簡召呼固辭不已只得應命而往走字告別容晤在春餘不瑣瑣。

復星燦張文學

[0428b24] 杏花主者以一人之費供我多眾不肖曾參日用安能得度殘冬蒙足下念病衲於貧乏之際傾倉厚惠瓦灶從今又復三炊矣謝謝。

與先庚何居士

[0428b28] 山僧自遠攜箇死貓頭來剜雲掘霧窖在杏花峰下不欲蠅蟻嗅著腥臊焉知獵犬性靈優遊而至被伊奮力搯露出些須顏面惜乎此犬有心無膽未敢下口藏牙妥尾忍餓而歸茲者事不獲已遙擲向前教伊著即便喪身失命不又生生餓殺居士勿得袖手旁觀應與作箇方便。

復笠庵和尚

[0428c05] 弟緣福德匾[匚@虎]憩質檀溪作個算沙獃子意在聽天安命而已時值循行數墨之倦揜卷案頭支頤榻上鼾眠未醒倏爾金聲一振呼回夢眼重開發函詳視可謂削旃檀而片片皆香截瓊枝而顆顆是玉矣不忍釋手旋附二律以塞來命仰冀信筆剪裁勿辭為愛。

上楊太守書

[0428c12] 頃聞太夫子遽厭凡塵忙歸天界知台下苫次悽愴實難堪處樹欲靜而風不寧理固如然第神化者無緣再生爾仰祈節哀順變以慰先靈。

上阿王老藏大喇嘛書

[0428c16] 適聞大法王本月廿二日八旬初度理合躬上岡陵之祝第恨世緣旁午病業綢繆不遑如願敬庀微物數種特遣唯真記錄代申忱悃幸加采納臨楮無任瞻依眷懷之至。

歌疏

遣慵歌

像季慵流祝髮廣袈裟叢裡竊安養遠離親兮近離黨虛消歲月在天壤軌不遵兮範不倣徒挂僧名上佛榜事來推兮供來享縱意恣情快活爽歠溼脣兮盥溼掌應時及節愧慚罔溽暑祈寒伴我居裝模作樣俾人仰春初夏末俶包囊北浪南游隨妄想孰思常住儉和豐那怕閻羅考與杖者般落魄神捗趁歸荒莽從渠曠野間銜冤做魍魎

歸山歌

覺世態兮大可潛藏驗時情兮切宜隱沒囊詩書兮遠避癡頑荷杖笠兮忙趨崛嶭愛峭璧孤峰兮籠罩奇雲喜崇崗峻嶺兮生長秀水聽水鳥音聲兮妙等伯牙之琴觀山川氣象兮精殊摩詰之軸青松上便挂由瓢碧岫間暫營亮屋近高岸兮多樹右軍美槐傍矮籬兮廣裁彭令佳菊杜寒衾兮厚[糸*壯]菰蒲克腸飯兮慣炊脫粟朝陽補衲兮對月看經遇景題詞兮逢溪濯足任自快活消閒從他人議論卜度

嬾僧歌

嬾頭陀實實嬾嬾遍人間今古罕鬍鬆鬚髮兮卒歲慵除垢膩衣裳兮終身怕澣道是俗兮長年住在叢林道是僧兮一點未向緇款凝塵滿案兮惟期風力摩揩芳草盈墀兮單限霜威斬斷餓赴煙村兮專索餿飯殘羹飽歸蕭寺兮憑行放逸散誕毀謗紛紛兮從他妄論多端乾坤大大兮任我安閒沒幹嬾頭陀真個嬾嬾中意趣公然罕了無半事可干心縱教成佛咸推嬾

瞌睡歌

匿跡埋蹤嬾散僧自家幹個安閒計倩地作床展腿眠假天為被渾身翳六鑿僬僬兮輒便糊塗一靈湛湛兮俱消耗沴斗轉星迻兮少選無乖寒來暑往兮剎那不戾齁鼾宛似迅雷轟倓侳猶如血物殪悲喜聲環耳罔聞𡜳妦貌繞睛忘睇今古許誰同陳摶頗半例追思此段好因緣確實其中脈絡細可憐霿怐徒貪愛全遮蔽荒疏了瞌睡神窩汩沒在利名𩲣縱遭佛祖臨難以慈航濟叮嚀上士與高賢儻欲偷身學我為當先盡把凡情劌

次大坰卿叔聘王公采芝歌韻贈六吉張先生

攜笻徐步入幽深松檜參天翠藹森祥雲靉靆依危壁瑞氣繽紛鎖茂林紫芝明顯露秀麗本無侵驀地采耒安榻下四時瞻翫得瀟灑他人遍處苦蒐尋日暮籃空倦手把啖靈聞說易身輕拔宅翱翔近太清銀漢茫茫任往返群仙笑樂是奇英服食了獲長生區區何更詢蓬瀛遵古訓卻庸情寧從分外強營營頓悟迷真逐妄訣枯腸洗淨偕冰雪三寶恒藏方寸間一一應機誰辨別每倩良琴代軟舌言詞句句符先哲齒祚遐昌矍鑠翁沙界彌彰道行風虛懷抱怯未能沖崇純厚朴效于童般若酒閒自酌縱橫屏帳開金雀(筵陳)貴無殊曲奏管絃音不錯鳥肝兔髓置瑤盤玉液瓊漿合并餐飛昇指日跨青鸞直透丹霄居廣寒塵世炎涼憑改換憨憨醉飽蟠桃晏

五更轉

一更到痛與同曹報勇猛些莫待昏沉擾拔出太阿鋒閑情一并掃勤念佛念佛成佛道

二更時說語參禪兒著精彩勿使眼瞇眵祖關如覷破信步入玄微勤念佛念佛莫延遲

三更臨分付諸禪人莫瞌睡著意守心城妨危杜惡道家國自安寧勤念佛念佛證無生

四更裡特向諸人舉休縱意精神多打起透過那重關免落輪迴地勤念佛念佛閻羅懼

五更子實對時流告緊加鞭那事須尋討浮生不久長轉眼童顏耄勤念佛念佛端宜早

募燈油引

古佛拈花不語羅漢開經不念諦觀咸默者無他只為那點靈光不現若遇大福德人出手敢保同聲讚

重修洞山峴石禪院疏

海內名邦湖襄稱最襄中祖剎峴石居先神定老開荒肇建守初翁繼志中興嗣後宗師疊出代不乏人惜乎明末世亂緇眾逃亡山林厄於斧斤殿閣災於水火幸獲蒼巖古洞得無恙矣衲自今春杖笠遙來憩質其間欲期舊案重新頹綱復振希趨善者聞風而翕然冀欣施者揮金而不斁儻蒙垂允請注芳名

茶引

溽暑炎敲路客往來不易山高水遠行人渴悶誠難所幸高賢出手德士輪貲使彼心頭火息腋下風生即此便是大良緣莫更希求殊勝事喜施有限獲益無窮確非妄論請疾為之

重修鐵佛院疏

鐵佛院規模狹窄未足觀瞻門連大道遐邇亦得知名北往南來求飯借安者甚眾惜乎香積空而饑餒莫濟丈室廢而雲水難停欲期舊案重新必假高明樂助放出無私日月展開有象乾坤功不唐捐祉增曷既

陸都閫白雲栽松賦

匡廬水中岳松千古萬古有遺風水緣人解松故我初通樹長蒼巖北神僊秀嶺東道德元珪厚威靈至聖雄屏藩大士宅擁衛覺皇宮宇宙偕悠久陰陽并始終紅溝空白雲窈群陶密密煙霞繞幾灣曲曲入微茫兩岸離離布草蓼湫溢形模四外知寂寥境況諸方曉野衲疏慵遠世情將軍勇健開疆堡貴買他嵺儈與杉偏徵當處賢和老諮其工訊其道周旋蒔在仲春先灌溉剋於向午早願共白足結良因想髏黃梅作止好亢旱丁夫勉力行枯榮賞罰定難掉三秋前二稔杪仰企叢林氣象殊森森獨露丹霄表口碑詳措陸翁勳寄語閻浮緇素寶

藏閣賦

設金章之韞匱建玉軸之巢寮橫跨赤澗豎聳青霄撥霧撩雲兮根從地湧襟山帶河兮勢出林表重門洞啟兮匪異吳宮之雅麗六戶虛張兮寧殊宋殿之輝豪崇階修陛兮甚天祿峻極寬宏之偉倬吐月吞風兮逾石渠高明廣之閒枵棟梁椽柱雕鏤萬般之奇形玅態兮輪扁工倕罔獲加諸巧技墻壁龕窗丹獲六法之遠淡近濃兮僧繇摩詰那堪助以神描雙塔巍巍兮比肩接踵而北峙太行岌岌兮俛首蹲身以南朝兼百川回合而為外護并群巒宛轉以作邊徼琅函億卷兮次第從頭收貯秘典千箱兮頓將徹底包幧續蘭臺舊有之風兮舍斯樓而孰繼壯蕭寺重新之業兮離此閣以安昭欲顯勳庸於後代兮腕而揮毫

齋榜

一缽雲遊實係先賢故套三餐坐享誠為吾輩端由傾囊倒橐悉讓高明豎嚼橫吞盡憑德士謾謂不諳米價重須知暗償飯錢餘勝事苟全佇看二輪並轉良緣既畢信將萬福仝歸

像讚

古佛瞌睡像(文華張居士請)

[月*豈][月*豈]老比丘兜率降閻浮躲無奇策偷閒有異謀布囊橫腋放拐棒順身投箕踞雙眸合敧眠萬事休罔分朝與暮自在撦鼾齁

千手大悲像(六如禪人請)

手眼通身徒勞暗算蜈蚣蚰蜒那箇缺欠不信看他宛轉行跋涉高低往返便

三大士像(化緣禪人請)

三大老各乘一獸品坐盤桓合談何事以當化緣孤笻豎握如意橫拈瓶中甘露慵揮灑但倩靈禽鼓舌

文殊大士像(養吾林居士請)

[髟/巴][髟/奓]其髮[髟/不][髟/堯]其鬚手持貝葉腳踏狻猊時人罔識我確知伊畢竟是誰聻本非賣弄風顛漢固是當初七佛師

魚藍觀音像(了然請)

濃粧妙相入塵寰隻手親提箇竹藍就裡金鱗非臭物無人著價好羞慚

布袋和尚像(會一請)

堪笑長汀箇老禿一條布袋藏多物街頭市尾盡攤開不遇其人又收著

隻履西歸(再思何居士請)

九年面壁因緣垂隻履西歸妙用多將謂無人知去處嶺頭其奈宋雲何

隻履西歸(天禪人請)

三年泛海來梁國一葦浮江過魏邦死後更生多捚怪橫挑隻履奔西方

天童密祖翁像

萬髮撐天直傲老一條白棒多奇巧善斷世人生死根能開衲子靈明竅佛祖現形兮無情可讓妖魔露跡兮有命難保噫天大惡名收不得知他怨頌何時

破山老和尚像(了悟禪人請)

破壞律儀嚛酒呷肉逢場作戲打僧罵佛滿口自稱臨濟孫祖宗三代遭渠屈

天童林師翁像

秉殺活之威權用賞罰之痛棒遵行往聖風軌別卻今時榜樣插竿豎在通玄頂舖面開於太白上天涯傑士悉欽崇海內英才俱仰望續焰燈分五十人各行法化收龍象阿翁福德最難窮此界他方皆供養

風穴雲和尚像

身材不過五尺志氣塞破虛空竭力挽回佛日傾誠扶正宗風噫功高一代無倫匹萬古嘉聲信莫窮

香嚴先和尚像(大曉長老請)

者位川老叟猛烈一條性毒惡一張口打人不怕死罵佛何愁各逆行順化兮聖智難明易斗移星兮神機莫究威風浩浩實驚群千古英風冠宇宙

香嚴先和尚像(冰輪圓長老請)

握鷲嶺之神符行滹沱之正令天魔見跡兮消亡古佛聞風兮讚詠噫道化流通遍剎塵冰輪散彩恒相

自讚(興福冰長老請)

狂情盡棄寙況難捐諸般谻務一味貪安高明重愛鄙俗深嫌須知密行超時輩輔正摧邪別有權

香嚴先和尚像讚

者箇川翁賦性豪雄聲馳海外化闡天中胸藏萬有而聖凡敬畏道邁群倫而士庶欽崇起國師潰之正案大臨濟欲遏之玄風噫子孫遞代承恩澤草料憑將豢象龍

自讚(回岸禪師請)

老病痴僧沒甚才能張帆鼓櫂願濟沉淪頻經險隘不易婆心噫擬欲移舟過別島一篙回岸得人撐

    又(顯宗請)

生逢叔世幸落緇叢因緣有限伎倆無窮摧邪輔正易俗移風遭人厭惡遠遁山中與禽作伴共獸為朋松關緊閉竹戶重封滄桑任更不動幽衷要知佳處惟是顯宗

禱嶽神

洗心滌慮禱神以由群生業熾動天之酬深井泉竭小川水收半年不見騰雲之狀四埜罔聞擊壤之謳老弱死於故里少壯逃於他丘敢望甘霖之賜於連朝仰希慧澤之均於遍地俾五穀得其豐登使萬邦樂其利濟頓首傾誠千冒聖帝早開大解脫之玄門作此難思議之妙事俯遜凡情不終日而雨當悉儵

祝當方龍王

神佑斯民必期無害茲者赤土暴於大方青苗殞於日曬子草量沒可收我人安有仰賴幸布慈雲於長空急施甘澤於九界頓令歲獲小康普使人忘饑債下賜以時俛首謹待感應隨宜難諼重賽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7 冊 No. B387 古宿尊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