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7nB371_009 佛冤禪師語錄 第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7 冊 » No.B371 » 第 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冤綱禪師語錄卷第九

源流拈頌

[0045a04] 第一世南嶽讓禪師詣曹溪參六祖祖問甚處來師曰嵩山來祖曰什麼物恁麼來師無語遂經八載忽然有省乃白祖曰某甲有個會處祖曰作麼生會師曰說似一物即不中祖曰還假修證也無師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祖曰即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0045a10] 拈云什麼物恁麼來貪他一粒米失卻半年糧說似一物即不中也是水裏捺葫蘆直眼看來一個嬴乖一個賣俏當時綱上座若遇總與推倒頌曰。

[0045a14] 甚麼物也恁麼來眼瞠瞠地夢初回[咸*鳥][咸*鳥]枝上癡懵懂潭底游魚鼓鬣腮石火光中從覓步空華影裏著形骸打動關鍵並閫奧頂門眼迸徹天開。

[0045a17] 第二世馬祖一禪師衡嶽山中習坐禪讓師知是法器到山問曰坐禪圖作甚麼師曰圖作佛讓乃取一磚于石上磨師曰磨作甚麼讓曰磨作鏡師曰磨磚豈得成鏡讓曰磨磚既不成鏡坐禪豈得成佛師曰如何即是讓曰如牛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師無對讓示偈曰心地含諸種遇澤悉皆萌三昧華無相何壞復何成師蒙開示心意豁然。

[0045a24] 拈云南嶽當時若是有斤兩底不消焦磚打凍看他坐到何日休歇馬駒慎初是個性燥者得舉至打車即是打牛即是劈胸一踢使他阿[口*耶][口*耶]急問云車牛聻縱有三首六臂直教奔頭無路綱上座恁麼數他門戶眼裏有筋麼也秖是使長柄杓溪邊舀水便宜個不句腰頌曰。

[0045a30] 坐禪作佛幾經秋磚子纔提漏半兜若不長安跨戰馬太平那得定戈矛。

[0045b02] 第三世百丈海禪師參馬祖侍祖行次見一群野鴨飛過祖曰是什麼師曰野鴨子祖曰甚處去也師曰飛過去也祖遂搊師鼻負痛作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師于言下有省次日祖陞堂眾纔集師出卷卻席祖便下座師隨至方丈祖曰我適來未曾說話汝為甚便卷卻席師曰昨日被和尚搊得鼻頭痛祖曰汝昨日向甚處留心師曰鼻頭今日又不痛也祖曰汝深明昨日事。

[0045b10] 拈云百丈一個完全底鼻孔活活被馬祖穿卻還道今日不疼咄頌曰。

[0045b12] 無事閒來暢野情舉穿楊箭中飛禽一回贏得忙收席泥水忽忽轉更深。

[0045b14] 第四世黃檗運禪師參馬祖值祖遷化時百丈廬于墓側師乃請問丈平日得力句丈舉再參因緣言老僧被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聾師聞舉不覺吐舌丈云子已後莫承嗣馬祖去麼師曰不然今日因師舉得見馬祖大機大用然且不識馬祖若嗣馬祖已後喪我兒孫丈云如是如是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于師方堪傳授子甚有超師之見。

[0045b21] 拈云大似忤逆子聞雷心蘇膽碎雖然如是溪前浪大風生急山畔寒多日送遲頌曰。

[0045b23] 賣俏阿郎買帽端一竿打水徹魚寒家私不減兒孫喪大海從教舌攪乾。

[0045b25] 第五世臨濟玄禪師在黃檗會下時睦州為首座勉令問佛法的的大意檗便打如是三問三度被打遂辭檗檗令參大愚愚問甚處來師曰黃檗來愚曰黃檗有何言句師舉前話復曰不知某甲有過無過愚曰黃檗恁麼老婆心為汝徹困猶覓過在師于言下大悟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搊住曰者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又道佛法無多子見個甚麼道理速道速道師便向大愚肋下築三拳愚拓開曰汝師黃檗非干我事師回黃檗檗曰來來去去有甚了期師曰秖為老婆心切檗曰大愚饒舌待來痛與一頓師曰說甚待來即今便打隨後便掌檗曰者風癲漢來者裏捋虎鬚師便喝檗曰侍者引者風癲漢參堂去。

[0045c08] 拈云小廝兒向黃檗棒下悟去猶較些些可恨向大愚老婆禪裏築殺至今餿氣難除頌曰。

[0045c10] 鋒鋩上將臨場戰鼓助三通斬蔡陽疾便歸來重話會翻然哭笑是衷腸。

[0045c12] 第六世興化獎禪師初為臨濟侍者後在三聖會中為首座常云我在南方行腳一遭拄丈頭不曾撥著一個會佛法的人三聖聞得問曰汝具甚麼眼便恁麼道師便喝聖曰須是汝始得又到大覺為院主一日覺曰聞汝道南方行腳一遭拄丈頭不曾撥著一個會佛法的人憑個甚麼道理與麼道師便喝覺便打師又喝覺又打來日從法堂過覺召院主我直下疑汝昨日者兩喝師復喝覺復打師又喝覺又打師曰某于三聖師兄處學得個賓主句總被師兄折倒也願與某個安樂法門覺曰者瞎漢來者裏納敗闕脫下衲衣痛與一頓師于言下薦得臨濟先師于黃檗處喫棒的道理。

[0045c24] 拈云興化秖解走馬不擅收韁卻被白拈三尺絲繩絆倒了也若不如是怎得罷戈卸甲頌曰。

[0045c26] 繡花毬子惹人看踢去句來有笑顏折得一番情景好到頭休說是非關。

[0045c28] 第七世南院顒禪師上堂云赤肉團上壁立千仞時有僧問赤肉團上壁立千仞豈不是和尚語師曰是僧便掀倒禪床師曰看者瞎驢亂做僧擬議師便打趁出。

[0046a02] 拈云大小祖師立門立戶猶欠貼神荼鬱壘惹禍招殃使燈籠露柱相磕如何得不相磕去但跨門者飲水妨噎頌曰。

[0046a05] 豬嫌狗欲個形骸獨露難聞死臭堆短巷長街無客買當門不必挂招牌。

[0046a07] 第八世風穴沼禪師參南院院問南方一棒作麼商量師云作奇特商量師卻問此間一棒作麼商量院拈拄丈云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讓師師于言下大徹玄旨。

[0046a11] 拈云弄泥團漢奔上趣下築滿一肚末後遇著個辣手止用巴豆丸一粒瀉得乾乾淨淨不然長年作奇特會頌曰。

[0046a14] 當行買貨慣逢迎順水行舟風浪平賺得一番聲價重從前總謂不偷津。

[0046a16] 第九世首山念禪師居風穴會中一日侍立次穴乃垂涕告之曰不幸臨濟之道至吾將墜于地矣師曰觀此一眾豈無人耶穴曰聰明者多見性者少師曰如某者如何穴曰猶恐耽著此經不能放下師曰此亦可事願聞其要穴遂上堂舉世尊以青蓮目顧視大眾乃曰正當恁麼時且道說個甚麼師拂袖下去穴擲拄丈歸方丈侍僧問穴云念法華因甚不秖對和尚穴曰念法華會也次日念與真園頭同來問訊穴問如何是世尊不說說真云鵓鳩樹上鳴意在麻畬裏穴云汝作許多癡福做甚麼何不體究言句乃問師師曰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穴顧真云何不看念法華下語。

[0046a28] 拈云風穴上堂屠兒賣臭肉師拂袖下去狗子得骨頭侍僧云因甚不秖對和尚矮子看戲真園頭同來問訊氣急殺人今日綱上座一時按過還有為渠儂雪曲者麼月照樓臺常不寂缽盛肝膽向誰傾頌曰。

[0046b03] 醫家統脈若懸絲救得兒曹早是遲不許差途行古路轉身壁立鳳凰池。

[0046b05] 第十世汾陽昭禪師遊方參七十餘員善知識末後到首山問百丈卷席意旨如何山曰龍袖拂開全體現師曰師意如何山曰象王行處絕狐蹤師于言下大悟云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首座問曰見何道理便爾自肯師曰正是我放身命處。

[0046b10] 拈云恁麼悟去也是風搖古柏若到放身命處且緩緩頌曰。

[0046b12] 象王行處絕狐蹤石虎南山咬大蟲路上行人須著眼血流遍地染山紅。

[0046b14] 第十一世石霜圓禪師謁汾陽經二十年未許入室每見必詬罵一日訴曰自至法席不蒙指示念歲月飄忽事未明有失出家之利語未卒汾叱曰是惡知識敢裨販我怒舉杖逐之師擬伸救汾掩其口乃大悟曰是知臨濟道出常情。

[0046b19] 拈云咄花劈了也且道是指示不是指示頌曰。

[0046b20] 蜣蜋輥卵尾前行春至鶯啼事事明啞子喫瓜難說苦是知濟道出常情。

[0046b22] 第十二世楊岐會禪師久依慈明總院事每咨參明曰庫司事繁且去他日又問明曰監院異日兒孫遍天下何用忙為師俱罔然一日明出師偵之小徑搊住曰者老漢今日雖與我說不說打汝去明曰知恁般事便休語未卒師大悟一日明上堂師問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峰時如何明曰我行荒艸裏汝又落深村師云官不容針更借一問明便喝師曰好喝明又喝師亦喝明連喝兩喝師禮拜明曰此事是個人方能擔荷師拂袖便行。

[0046c01] 拈云楊岐放去較危慈明收來太速且道老漢從人得耶自失便宜聻豈不見雲有出山勢水無投澗聲頌曰。

[0046c04] 山崩海裂逼將來不假針鋒亦撥開雪點紅爐休性急分明千古動人哀。

[0046c06] 第十三世白雲端禪師參楊岐岐問受業師為誰師曰茶陵郁和尚岐曰聞渠過橋遭攧有省作偈甚奇特能記否師即頌曰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見山河萬朵岐笑而趨起師愕然通夕不寐黎明咨決適歲暮岐曰汝見昨日打敺儺者麼師曰見岐曰汝一籌不及渠師復駭問意旨如何岐曰渠愛人笑汝怕人笑師大悟。

[0046c13] 拈云又得便宜又失便宜頌曰。

[0046c14] 山猴見果通身喜誰知咬著水鱉子風送香來是春心鷓鴣啼在深村裏。

[0046c16] 第十四世五祖演禪師參白雲問南泉摩尼珠話雲叱之師領悟獻投機偈曰山前一片閒田地叉手叮嚀問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松竹引清風雲為許可令掌磨事未幾語師曰有數禪客從廬山來皆有悟入處教伊說亦說得舉因緣問伊亦明得教伊下語亦下得秖是未在師疑自計曰既悟了說亦說得明亦明得如何卻未在參究累日忽省悟從來寶惜一時放下遂走見雲雲為手舞足蹈師一笑而後示眾曰吾因此出一身白汗明得下載清風。

[0046c25] 拈云白雲船拖水載五祖不用一文卻得相當且道如何是他相當處摘楊花摘楊花頌曰。

[0046c27] 買來賣去個田莊水冷泥深太郎當盡把家私全拋卻赤條條地露風光。

[0046c29] 第十五世圓悟勤禪師為五祖侍者一日部使詣祖問道祖曰提刑少時曾讀小艷詩否有兩句頗相似頻呼小玉元無事秖要檀郎認得聲提刑諾諾祖曰且仔細師問提刑會否祖曰他秖認得聲師曰秖要檀郎認得聲既認得聲為甚卻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柏樹子聻師忽有省遽出見雞飛上欄干鼓翅而鳴乃曰此豈不是聲遂呈偈曰寶鴨香消錦繡闈笙歌叢裏醉扶歸少年一段風流事秖許佳人獨自知祖遍謂耆宿曰吾侍者參得禪也。

[0047a08] 拈云勤師攀樹採花怎奈腳跟下春風卸盡五祖鍋中點水何不灶裏抽柴頌曰。

[0047a10] 艸裏一通戰鼓鳴將軍衝破鳳凰城安南塞北咸基業樓閣重重坐得清。

[0047a12] 第十六世虎丘隆禪師謁圓悟悟問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遂舉拳云還見麼師云見悟云頭上安頭師聞脫然契證悟叱曰見個甚麼道理師曰竹密不妨流水過悟肯之有問曰隆藏主柔易若此何能為悟曰瞌睡虎耳。

[0047a17] 拈云瞌睡漢將謂露些腥臊氣息殊不知自藏身無地頌曰。

[0047a19] 舉起拳來還見麼眉毛罅裏展干戈不妨竹密隨流水難越門前睡虎窩。

[0047a21] 第十七世應菴華禪師依虎丘半載頓明大事隆忌日師拈香云平生沒興撞著者沒意智老和尚斂盡伎倆湊泊不得從此卸卻干戈隨分著衣喫飯二十年來坐曲彔床懸羊頭賣狗肉知他有甚憑據雖然一年一度燒香日千古令人恨轉深。

[0047a26] 拈云死心老恰似偷嘴老婆又要肚飽又是嘴硬殊不知冷口難鉗熱湯頌曰。

[0047a28] 著衣喫飯尋常事狗肉羊頭賣不休縱把干戈來卸卻燒香觸著轉生愁。

[0047a30] 第十八世密菴傑禪師參應菴一日菴問曰如何是正法眼師曰破沙盆菴頷之。

[0047b02] 拈云一人漫天說價一人就地還錢可惜各將家業一時拋在露地至今風吹日炙頌曰。

[0047b04] 正法無如指顧中祖基父業較還同沙盆盛飯獹貓喫咬人血滴喪家風。

[0047b06] 第十九世破菴先禪師參密菴時密住靈隱師分座有道者請益曰猢猻子捉不著願垂開示師曰用捉作麼如風吹水自然成紋。

[0047b09] 拈云怎麼話會也是畫餅充饑卻使傍觀欲哭不成哭欲笑不成笑頌曰。

[0047b11] 猢猻子捉不住風清明月寒潭浴自古年年不變常晚來仍在天邊出。

[0047b13] 第二十世無準範禪師初謁育王佛照照問何處人師曰劍州照曰帶得劍來麼師隨聲便喝照笑曰者烏頭子也亂做後至靈隱破菴為首座同遊石筍菴有道者請益猢猻子話師于侍傍大悟。

[0047b17] 拈云觀光撞彩即不無且道以何為驗提起衣角云甕裏何曾失卻鱉頌曰。

[0047b19] 烏頭帶劍出長安一路鋒鋩舞得端演武廳前看走馬桑林中箭柳林寒。

[0047b21] 第二十一世雪巖欽禪師在無準會下每遇入室舉主人公便可勃跳舉衲僧巴鼻佛祖爪牙更無下口處此病礙在胸中十年後過浙東天童育王兩山佛殿前閒行抬眸見一株古柏觸著向來所得境界和底一時颺下礙膺之物撲然而散始見徑山老人立地處正好三十棒。

[0047b27] 拈云銕枷安在項上了也若道和底一時颺下亦好三十棒頌曰。

[0047b29] 三月春多杜宇鳴五更啼得十分清未跨途路行人切古柏青蔥釋礙膺。

[0047c01] 第二十二世高峰妙禪師參雪巖纔問訊便被打出後入室巖便問誰與你拖者死屍來聲未絕便打出一日偶睹五祖演真贊云百年三萬六千日反覆元來是者漢忽有省後侍巖次巖問日間浩浩作得主麼師曰作得主又問睡夢中作得主麼師曰作得主又問正睡著時無夢無想無見無聞主在什麼處師無對奮志入龍鬚越五載同宿友推枕墮地作聲廓然大徹如在網羅中跳出元來秖是舊時人不改舊時行履處自此安邦定國天下太平一念無為十方坐斷。

[0047c11] 拈云高峰海口大張將謂網羅躍出那知禍從天生何不慎早書幾字粘壁云夜來一夢投南極天降偉人有吉昌頌曰。

[0047c14] 龍鬚五載活難便枕子俄然勃上天不是夜來同共宿焉知連底打焦磚。

[0047c16] 第二十三世中峰本禪師因觀流泉有省詣高峰求正峰打趁出既而民間訛傳官選童男女師問忽有人來問和尚討童男女時如何峰曰我但度竹篦子與他師于言下洞然徹法源底峰付偈曰我相不思議佛祖不能視獨許不肖兒見得半邊鼻。

[0047c21] 拈云中峰問頭大險高峰善舞太阿可惜中峰向唾沫裏浸殺至今鼻孔不得遼天頌曰。

[0047c23] 轉追驀向討童男竹篦忙忙度得圓話下有鋒從打徹都盧鼻孔未團圞。

[0047c25] 第二十四世千巖長禪師參中峰峰問日用事如何師云念佛峰曰佛今何在師擬議峰厲聲叱之懇求法要峰舉狗子無佛性話師參三年聞雀聲有省峰復斥之師憤然夜半忽鼠翻貓器墮地作聲悅然開悟覺身躍起數丈如蟾脫污泥之中浮游玄間天地一時清朗復往質峰峰問趙州何故云無師曰鼠偷貓飯峰曰未在師曰飯器破矣峰曰破後如何師曰築碎方甓峰乃微笑囑曰善自護持時節若至其理自彰。

[0048a04] 拈云老老大大猶借老鼠鼻孔出氣便道覺身躍起數丈寐語作麼頌曰。

[0048a06] 日用推尋歲月長貍貓瞌睡鼠翻場春時不籍村花落那得瓴瓶盡放光。

[0048a08] 第二十五世萬峰蔚禪師謁千巖巖問將什麼與老僧相見師豎拳云者裏與和尚相見巖又問死了燒了在何處安身立命師曰漚生漚滅水還在風息波平月映潭巖又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個甚麼師以坐具打圓相叉手而立又斫松次師拈圓石作獻珠勢云請師酬價巖曰不值半文錢師曰瞎巖曰你也瞎我也瞎師曰瞎瞎巖命為首座而付囑之。

[0048a15] 拈云二老與麼酬唱美則美矣秖是不能與大地人開得隻眼頌曰。

[0048a17] 斫松獻石賣風流誰把泥團作價酬若遇飄洋從險客瞎驢瞎馬一齊收。

[0048a19] 第二十六世寶藏持禪師參萬峰峰付法偈曰大愚肋下痛還拳三要三玄絕正偏臨濟窟中獅子子燈燈續焰古今傳。

[0048a22] 拈云還識窟中獅子麼直饒識得未免頭大尾細頌曰。

[0048a24] 平陽滿地霜消盡正是桃花水漲時瓦礫庭前曾失色金鵝浴便射高枝。

[0048a26] 第二十七世東明旵禪師參寶藏藏問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汝云何會師向前問訊叉手而立藏云汝在此許多時還作者個見解師乃憤然至第二日驀然徹法源底呈偈云一拳打破太虛空百億須彌不露蹤借問個中誰是主榑桑迸出一輪紅。

[0048b01] 拈云夜來何處火燒出古人墳頌曰。

[0048b02] 花下貓兒擺尾巴蝦蟆相並奏胡笳看來兩眼重添翳日涌榑桑定不差。

[0048b04] 第二十八世海舟慈禪師參萬峰舉楞嚴經但有言說終非實義話再拜求明峰劈頭兩棒攔背一蹋以腳趯云秖者是實義師覺有會隱居洞庭山二十九載一僧到問當日有何所見遂隱于此師曰吾昔問萬峰但有言說都無實義峰便打從此有得更不別參僧曰請言得之所已師曰但要人知痛癢的是實義是妙心言說盡是皮毛僧笑云若如此見解生死尚未了何得言悟未在未在不見道心不是佛智不是道耶師遂棄菴詣東明明問云見何人來師云萬峰明云萬峰即今在什麼處師罔然面赤明云若如此不曾見萬峰師歸客寮三晝夜寢食俱廢忽香燈繩斷墮地頓然大悟。

[0048b16] 拈云海舟黑夜悟去也是鬼窟裏活計殊不知被個燈繩縛得緊緊裏至今不得脫灑若是綱上座侍伊問云萬峰即今在甚麼處攔腮一摑伊若動靜便云錯過難逢亦顯風規不致將尊就卑忍饑受餓一場敗闕還有不肯底麼頌曰。

[0048b21] 自適人前逞嘴脣渾身墮在斷燈繩平明酒醒除圭角一筆難教畫得成。

[0048b23] 第二十九世寶峰瑄禪師在俗為木匠與海舟造塔斧傷足求為僧充火頭一日負柴舟見云將棘刺作麼師云是柴舟呵呵大笑云是柴拿去燒卻師遂起疑力參究偶因火燄燎去眉毛面如刀割以鏡照之豁然大悟呈偈云負柴和尚喚作棘火燄燒眉面皮急祖師妙旨鏡中明一鑑令人玄要得。

[0048b29] 拈云寶峰將謂面門突露豈知遠害全身便道祖師妙旨鏡中明不但埋沒先聖亦是藕斷絲牽且如何明得祖師妙旨便云鏡不照鏡頌曰。

[0048c02] 縛得丹山栗棘蓬令人撥著刺當胸莖眉縱諳俱燒卻一鏡全收火燄雄。

[0048c04] 第三十世天奇瑞禪師參寶峰問甚處來師曰北京峰曰秖在北京別有去處師曰隨方瀟灑峰曰曾到四川麼師曰到峰曰四川境界與此間如何師曰江山雖異風月一般峰豎拳云還有者個麼師曰無峰曰因甚卻無師曰非我境界峰曰如何是你境界師曰諸佛不能識誰敢強安名峰曰汝豈不是落空師曰終不向鬼窟裏作活計峰曰西天九十六種外道汝是第一師拂袖便行峰付法偈曰濟山棒喝如輕觸殺活從教手眼親聖解凡情俱坐斷曇花猶放一枝新。

[0048c14] 拈云天奇雖則竿木逢場要且遭人賺殺待問還有者個麼便云低聲低聲豈不截斷葛藤頌。

[0048c16] 客坐舳艫泛海門大風小浪正當行蘆花載得雖經岸靜夜思量暗裏驚。

[0048c18] 第三十一世無聞聰禪師參天奇奇問苦樂皆心因何外取師曰秖為不了奇曰是非皆事因何妄承師曰錯認定盤星奇曰迷悟皆人因何不懂師曰早知燈是火豈向四方求奇付法偈曰道者心同慈嫗心爭教赤子困群陰輔成架海金梁棟弗缺方知補浩任。

[0048c24] 拈云恁麼激揚宗旨衲僧門下還有長處也無但看雪消盡自然春到來頌曰。

[0048c26] 踢碎空腔苦樂心胸頭打領脅抽襟燈前有影頻堪照覿體何須向外尋。

[0048c28] 第三十二世笑巖寶禪師參無聞問云十聖三賢全聖智如何又道不明斯旨聞厲聲曰十聖三賢爾知如何是斯旨速道速道師下語不契一日水邊洗菜適菜墮水圜轉捉不著忽有省攜籃歸見聞聞問是什麼師曰是菜聞曰何不別道一句師曰請和尚別問來師一日與聞圍爐次聞曰人人有個本來父母子之父母今在何處師曰一火焚之聞曰恁麼則子無父母耶師曰有則有佛眼覷不見聞曰子還見否師曰某亦不見聞曰為什麼不見師曰若見即非真父母遂呈偈曰本來真父母歷劫不曾離起坐承他力寒溫亦共知相逢不相見相見不相識為問今何在分明舉似師聞曰即此偈語堪紹吾宗。

[0049a10] 拈云笑巖有前無後嘴短舌長亦似探觀天上月失卻手中橈聞云何不別道一句雖是好心醍醐轉成毒藥若是綱上座待聞云何不別道一句對云箭去久矣豈不百透重圍頌曰。

[0049a14] 菜葉零星向水流轉飄轉遠轉追求肥圍膏團從家裏十字街頭賣不休。

[0049a16] 第三十三世幻有傳禪師聞燈花爆有省直造北方參笑巖求證巖曰汝將從前得力處一一說來為汝印正師具實說方至語平巖驀趯出鞋曰向者裏道一句看遂把師話端打斷通夕不寐明晨佇立檐下巖見喚師師回顧巖翹一足作修羅障月勢師當下豁然。

[0049a22] 拈云禹門雖則通身汗出不能透骨清涼待趯出鞋云向者裏道一句穿起便走還他活鱍如龍虎再翹一足便云平地無勞起骨堆頌曰。

[0049a25] 不滋富貴返求貧舊話休提趯轉新雨過禹門龍鬥舞波心有月勢難吞。

[0049a27] 第三十四世密雲悟禪師挑柴過山彎見一堆柴突露面前遂有省棄家入龍池依幻有和尚脫白請益幻曰汝若到者田地須放身倒臥嗣後惟加罵詈師慚悶交加一日城歸過桐官山頂忽覺情與無情煥然等現正是大地平沉的境界時幻遷北京師乃往覲幻問汝有新會處麼師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幻曰汝又作麼生師曰某甲得得來禮覲和尚幻曰念汝遠來放汝三十棒師抽身便出一日幻問忽有人問汝如何秖對師驀豎拳幻曰老僧不曉得者是甚麼意思師曰莫怪和尚不曉得三世諸佛也不曉得一日幻舉拂問師云諸方還有者個麼師震威一喝幻曰好喝師連喝兩喝歸位幻囑師扶佛法師呈偈曰若據某甲扶佛法任他○○○○○都來總與三十棒莫道分明為賞罰。

[0049b11] 拈云正是大地平沉猶有桐官山頂在若不是桐官山頂怎得大地平沉頌曰。

[0049b13] 堆柴觸著露風颾大地山河無處高爐內不教藏鈍銕倚天長劍逼青霄。

[0049b15] 第三十五世破山明禪師十九遊方至講席聽楞嚴至七處徵心八還辨見恍有入處每看古人公案如銀山銕壁自誓不明此事終不放下如此住楚之破頭山艸衣木食三載一生伎倆般盡打并不下看高峰語以七日為限做了五日兩眼昏花如有氣死人一日發極到萬丈懸崖上立定自誓云悟不悟性命在今日了辰時立到未時之際眼前惟有一平世界更無坑坎舉足經行不覺墮落崖下將足損了夜半翻身忽痛大悟密舉從前如獲故物高聲叫云屈屈一居士詣前問云腳痛麼師劈面一掌云非公境界師足痊遍歷諸方末到金粟謁密和尚密問那裏來師曰雲門密曰幾時起身師曰東山紅日出密曰東山紅日出與汝甚麼相干師曰老老大大猶有者個語話密曰我既如此你者許絡索又是那來師震威一喝便出次日進方丈密命坐師曰昨日走得今日走不得了密曰做賊人心虛師曰是賊識賊密頷之。

[0049c01] 拈云入水求珠忘家棄國但覺眼前一平世界苟能冤家路窄可惜者居士不諳鋒鋩如盲人摸象正好向前亦云屈屈免致大地波濤頌曰。

[0049c04] 虛空突出斌煬銕峰頂蹁躚浪卷波扭轉鼻頭忙叫屈牙如劍樹口懸河。

[0049c06] 第三十六世昭覺醉禪師參遍諸方後至萬峰處問昔僧問雲門如何是佛門云乾屎橛意旨如何峰曰脹壞了我餓壞了你師曰疑殺天下人峰作臥勢云老僧不參禪秖愛伸腳眠師復疑駭動靜似一個有氣死人相似一夜因倒穿了鞋腳套不上擬伸手拔忽然猛省入方丈辭峰參天童密和尚一見問萬里趨風乞師一接密便打師一喝便行密趕上和行李打脫一日上太白頂拖柴因竹簽傷足血迸污地忽聽梆鳴聲震山谷忽然大悟歸堂浴後進方丈作禮云某甲有些快活密作聽不清勢師便打兩個噴嚏密打云那裏失利來者裏拔本師又兩喝密連打云翻不快活了師拂袖出復至蜀之大寧寺謁峰問你從南方走一回帶得什麼寶物來師豎一拳峰曰別我七八年一點氣息也沒有師曰若有氣息則不歸了峰肯之。

[0049c21] 拈云山高水闊到者罕希無端腳指刺破可笑者場漏逗縱完先鋒後殿大好暗合班師頌曰。

[0049c23] 三三前與三三後萬里無雲出匣阿一觸虛空曾迸裂血流遍野染山河。

[0049c25] 霹靂雷霆猛雨傾黃河倒瀉洚前津封南塞北潑天浪大地從教淹殺人。

佛冤綱禪師語錄卷第九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7 冊 No. B371 佛冤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