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6nB362_005 觀濤奇禪師語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6 冊 » No.B362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觀濤奇禪師語錄卷第五

拈古

[0766a04] 世尊見文殊在門外立乃曰文殊文殊何不入門來文殊曰我不見一法在門外何以教我入門。

[0766a05] 師曰世尊門裏出身不得文殊身裏出門不得仔細看來也是徐六擔板。

[0766a08] 世尊坐次見二人羿豬過乃問者箇是甚麼二人曰佛具一切智豬子也不識世尊曰也須問過太陽玄曰不因世尊問洎乎忘卻壽昌經曰君子有成人之美。

[0766a11] 師曰兩箇老老大大從來以方人殊不知黃面老子將欲取之必固與之。

[0766a13] 世尊因五通僊人問世尊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世尊召五通僊人五通應諾世尊曰那一通你問我雪竇顯曰老胡元不知有那一通卻因邪打正。

[0766a16] 師曰老胡也知有那一通秪是口門窄。

[0766a17] 世尊在第六天說大集經敕他方此土人間天上一切獰惡鬼神悉來集會受佛付囑擁護正法設有不赴者四天門王飛熱鐵輪追之令集既集會無有不順佛敕者各發弘誓願擁護正法唯有一魔王謂世尊曰瞿曇我待一切眾生成佛盡眾生界空無有眾生名字我乃發菩提心。

[0766a22] 師曰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人黃面老子能說不能用當時待魔王道我待眾生界空無有眾生名字我乃發菩提心但向他道我不如你管取低首歸降不見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0766a26] 世尊因外道問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嘆曰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遂作禮而去阿難乃白世尊曰外道得何道理稱讚而去世尊曰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

[0766a29] 師曰不但瞞人亦且自瞞及乎被阿難一拶直得向驢前馬後立地且如外道悟去不知還端的也未。

[0766b02] 世尊因靈山會上五百比丘得四禪定具六神通未得法忍以宿命智通各各自見往昔弒父害母及諸重罪於自心內各各懷疑於甚深法不能證入於是文殊承佛神力遂手握利劍持逼世尊世尊乃謂文殊曰住住不應作逆勿得害吾吾必被害為善被害文殊師利爾從本來無有我人但以內心見有我人內心起時我必被害即名為害於是五百比丘自悟本心如夢如幻於夢幻中無有我人乃至能生所生父母於是異口同聲而讚嘆曰文殊大智士深達法源底自手握利劍持逼如來身如劍佛亦爾一相無有二無相無所生是中云何殺。

[0766b12] 師曰世尊舍人慈悲太煞文殊權柄在手未得自由兩箇漢無大人相帶累五百比丘髑髏粉碎又何曾夢見若是祖師門下直須血濺梵天不見道為人須為徹。

[0766b16] 世尊因文殊一日忽起佛見法見被世尊威神攝向二鐵圍山。

[0766b17] 師曰大小世尊明於責人昧于恕皋亭者裏若有人起佛見法見拄杖子兩手分付三十年後亦省得人道料揀不到。

[0766b20] 城東有一老母與佛同生而不欲見佛每見佛來即便回避雖然如此回顧東西總皆是佛遂以手掩面於十指掌中亦總是佛。

[0766b22] 師曰城東老母其知可及其愚不可及既知無回避處何故以手掩面婦人態度一時露出即今還有不欲見佛者麼。

[0766b25] 文殊菩薩一日令善財採藥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遍觀大地無不是藥卻來白曰無有不是藥者殊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遂于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殊接得示眾曰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

[0766b28] 師曰大小文殊善財互相熱瞞不顧傍觀者哂。

[0766b30] 六祖因僧問黃梅意旨什麼人得祖曰會佛法人得曰和尚還得否祖曰我不得曰和尚為什麼不得祖曰我不會佛法。

[0766c02] 師曰且道祖師恁麼荅話還得黃梅意旨不得黃梅意旨要會麼白馬紫金鞍騎出萬人看借問誰家子讀書人做官。

[0766c05] 忠國師因涅槃時至乃辭代宗帝帝曰師滅度後弟子將何所記師曰告檀越與老僧造箇無縫塔帝曰請師塔樣師良久曰會麼帝曰不會師曰貧道去後有侍者應真卻諳此事乞詔問之後代宗詔應真入內問前語真良久曰聖上會麼帝曰不會真乃述偈曰湘之南潭之北中有黃金克一國無影樹下合同船琉璃殿上無知識雪竇顯曰代宗不會且置耽源還會麼秪消箇請師塔樣盡西天此土諸位祖師遭者一拶不免將南作北有傍不肯底出來我要問你那箇是無縫塔。

[0766c14] 師曰大小雪竇抑揚人殊不知無縫塔樣至今巋然不動可惜代宗錯過若是作家君王如飛龍在天光被四表又何止衲僧門下後耽源呈頌也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具眼者試邈模看。

[0766c18] 傅大士有偈曰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形影相似欲識佛去處秪者語聲是。

[0766c20] 師曰大小傅大士話作兩橛若是衲僧門下自救不了何故須知遠煙浪別有好商量。

[0766c22] 徑山國一欽禪師因馬祖遣人送書到書中作一圓相欽發緘見遂於圓相中著一點卻封回忠國師聞曰欽師猶被馬師惑。

[0766c24] 師曰馬師草草問候欽師万字折點雖然往復無差轉見道路週遮總謂忠國師道欽師猶被馬師惑殊不知字經三寫烏焉成馬。

[0766c27] 馬祖一日問藥山子近日見處作麼生山曰皮膚脫落盡惟有一真實祖曰子之所見可謂協於心體布于四肢既然如是將三條篾束取肚皮隨處住山去山曰某甲又是何人敢言住山祖曰未有常行而不住未有常住而不行欲益無所益欲為無所為宜作舟航無久滯此。

[0767a02] 師曰藥山於牝牡驪黃之外略露神駿老追風便顧影驚心步武倒卻若是而今叢林稍見皮毛差勝若道同時不識祖不張乖弄醜便隨群逐隊。

[0767a06] 雲門因齋次拈起糊餅云我秪供養江西兩浙人不供養向北人僧曰為甚麼秪供養江西兩浙人不供養向北人問曰天寒日短兩人共一碗。

[0767a08] 師呵呵大笑曰皋亭二十年前也曾恁麼來於食等者於法亦等雲門雖則行平等慈未免情識太煞使一隊向北驢望上心生盡往高高峰頂立謂珍御寶几若是兩人共一碗江西兩浙有血氣者喫了也須嘔出。

[0767a13] 夾山示眾曰百草頭上薦取老僧鬧市裏識取天子雲門偃曰蝦蟆鑽你鼻孔毒蛇穿你眼睛且向葛藤裏會取。

[0767a15] 師曰夾山好事不如無雲門禍不單行雖然如是駕與青龍不解騎者多又爭怪得山僧。

[0767a17] 洞山解夏上堂曰秋初夏末兄弟東去西去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良久曰秪如萬里無寸草處作麼生去顧左右曰欲知此事直須枯木上生花方與他合後有舉似石霜霜曰出門便是草山聞乃曰大唐國裏能有幾人。

[0767a21] 師曰從苗辨地因語識人二俱作家且如東去西去者盡是草裏漢又何曾有出身路皋亭恁麼道不圖打草秪要驚蛇。

[0767a24] 洞山因辭京兆興善平禪師平曰什麼處去山曰沿流無定止平曰法身沿流報身沿流山曰總不作此解平乃撫掌保福展曰洞山自是一家乃別曰覓得幾人。

[0767a27] 師曰保福老漢錯下名言殊不知洞山老人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又道覓得幾人果然搆不著。

[0767a30] 洞山聰上堂曰晨雞報曉靈粥後便天明燈籠猶瞌睡露柱卻惺惺復曰惺惺直言惺惺歷歷直言歷歷明朝後日莫認奴作郎珍重。

[0767b02] 師曰大眾好言語若人信受奉行敢保一生受記從教三十年後有人道皋亭和泥合水。

[0767b05] 金峰一日拈起枕子示僧曰一切人喚作枕子金峰道不是僧曰未審和尚喚作什麼峰拈起枕子僧曰恁麼則依而行之峰曰你喚作什麼曰枕子峰曰落在金峰窠裏。

[0767b08] 師曰學他者拙似他者死何不奪卻枕子免得天下人墮在金峰窠臼裏。

[0767b10] 梁山因太陽玄參問如何是無相道場山指觀音像曰者是吳處士畫底玄擬進語山急索曰者箇是有相底如何是無相底玄頓悟於言下遂作禮起卻依位立山曰何不道取一句玄曰道即不辭恐上紙筆山笑曰此語上碑去在。

[0767b14] 師曰梁山老人嚼飯餵嬰孩不覺滿面塵灰待他道道即不辭恐上紙筆三十棒趁出不為廣大門庭子孫也未至斷絕。

[0767b17] 太陽警玄禪師上堂夜半烏雞抱鵠卵天明起來生老鸛鶴毛鷹嘴鷺鷥身卻共烏鴉為侶伴高入煙霄低飛柳岸向晚歸來仔細看依稀卻似雲中鴈。

[0767b19] 師曰混不得類不齊太陽老人拈示殆盡只是罕遇知音皋亭恁麼道多少錯會者又向炭庫裏作活計。

[0767b22] 太陽問僧甚處來曰洪山陽曰先師在麼曰在陽曰在即不無請渠出來我要相見僧曰聻陽曰者箇猶是侍者僧無對陽曰喫茶去。

[0767b24] 師曰者僧果的從洪山來只是錯傳洪山語以致虛費太陽常住茶湯。

[0767b26] 太陽因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陽曰滿瓶傾不出大地沒饑人。

[0767b27] 師曰太陽老人從來家風嚴密門庭廣大可惜者僧不是登龍者。

[0767b29] 興陽清剖禪師在太陽作園頭種瓜次陽曰甜瓜何時熟清曰即今熟爛也陽曰揀甜底摘來清曰與甚麼人喫陽曰不入園者清曰未審不入園者還喫也無曰汝還識伊麼清曰雖然不識不得不與陽笑而去。

[0767c03] 師曰瓜熟子離離不入園者坐享無功太陽父子恁麼揀辨可謂甜瓜徹蒂甜噫。

[0767c05] 雪竇顯禪師上堂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古人向什麼處見客或若道得接手句許你天上天下。

[0767c06] 師曰雪竇老人恁麼為人何能坐斷天下人舌頭當時若有箇師僧出眾但向他道和尚話墮也不知待他眼目定動拂袖便行。

[0767c10] 投子義青禪師因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子曰威音前一箭射透兩重山曰如何是相傳底事子曰全因淮地月得照郢陽春曰恁麼則入水見長人也子曰秪知金玉異那識楚王心僧禮拜子以拂子擊之。

[0767c14] 師曰開疆展土革故鼎新投子老人自是一代英傑且道者一隻箭而今落在甚麼處有人道得許他天下橫行。

[0767c17] 投子因芙蓉問佛祖言句如家常茶飯離此之外別有為人處也無青曰汝道寰中天子敕還假堯舜禹湯也無蓉擬進語青以拂子驀口摵曰汝發意來早有三十棒也蓉忽開悟禮拜青曰且來闍黎蓉不顧青曰汝到不疑之地耶蓉掩耳而去。

[0767c21] 師曰俊哉大似破壁飛騰三十棒分付得著雖然撿點將來猶少三十棒在。

[0767c24] 芙蓉楷禪師在投子作典座子曰廚務勾當不易蓉曰不敢子曰煮粥耶蒸飯耶蓉曰人工淘米著火行者煮粥蒸飯子曰汝作甚麼蓉曰和尚慈悲放他閒去。

[0767c27] 師曰深相體信出入無難芙蓉得之矣三十年後人多懈怠那裏討者閒漢。

[0767c29] 雪竇一日見僧來拈拄杖曰我兩手分付你作麼生僧退身曰不敢竇曰為甚麼棒上不成龍僧曰三十年後恐孤負和尚竇放下拄杖曰吽吽。

[0768a01] 師曰既然兩手分付何妨如龍得水三十年後也顯叢林有人孺子固不足與謀老盧亦勞而無功還有眼親手快者麼復靠拄杖曰收。

[0768a05] 雪竇一日上堂眾集定乃曰雪竇得與麼長諸人得與麼短若有道得齊肩句許伊把定乾坤。

[0768a06] 師曰雪竇老人雖則高出一籌千古之下遭人怪笑當時若問齊肩句但對他道待老漢腳跟點地著。

[0768a09] 雪竇到大龍問語者默者不是非語非默更非總是總不是拈卻大用現前時人知有未審大龍如何龍曰子有如是見解那竇曰者老漢瓦解冰消龍曰放你三十棒竇禮拜歸眾龍卻喚曰適來問話底僧出來竇便出龍曰甚處是老僧瓦解冰消竇曰轉見敗闕龍作色曰叵耐叵耐竇不顧後舉似南嶽福嚴雅雅曰大龍何不與本分草料竇曰和尚更須行腳。

[0768a15] 曰雪竇老人大似箇黠兒拾得風流袋不顧傍觀者哂且道誰是傍觀者。

[0768a18] 雪竇舉古德曰眼裏著沙不得耳裏著水不得忽有箇漢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瞞佛祖言教是什麼熱碗鳴聲便請高挂缽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員無事道人又曰眼裏著得須彌山耳裏著得大海水一般漢受人商量佛祖言教如龍得水似虎靠山卻須挑起缽囊橫擔拄杖亦是一員無事道人復曰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然後沒交涉三員無事道人中選一人為師。

[0768a25] 師曰雪竇雖則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帶累多少人生陷地獄要識三員無事道人麼也只是館驛裏撮馬糞漢。

[0768a28] 長蘆真歇清了禪師上堂處處覓不得祗有一處不覓自得且道是那一處良久曰賊身露。

[0768a29] 師曰督亢圖窮匕首現旁觀者為之髮豎還有不惜性命底漢麼。

[0768b02] 天童宏智禪師因僧問清虛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童曰文彩未痕初消息難傳際曰一步密移玄路轉通身放下劫壺空童曰誕生就父時合體無遺照曰理既如是事作麼生童曰歷歷纔回分化事十方機應又何妨曰恁麼則塵塵皆現本來身去也童曰透一切色超一切心口如理如事又作麼生童曰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曰入市能長嘯歸家著短衫童曰木人嶺上歌石女溪邊舞。

[0768b09] 師曰者僧久客未歸猶思故園風景天童老人不惜老婆與他話盡雲山若是未能身裏出門者何異夢中悲喜然雖如是瞞皋亭不得。

[0768b13] 雪竇鑒禪師參翠山宗宗問道者竭力不無其勞鑒曰須知有不勞者宗曰尊貴位中留不住是如何鑒曰觸處相逢不相識宗曰猶是途中主賓如何是主中主鑒曰丙丁吹滅火宗以手掩鑒口鑒拓開便行。

[0768b17] 師曰翠山恁麼問雪竇恁麼荅盡謂賓主穆穆檢點將來大似持缽不得詐道不饑。

[0768b19] 丹霞淳禪師上堂寶月流輝澄潭布影水無蘸月之意月無分照之心水月兩忘方可稱斷所以道昇天底事直須颺卻十成底事直須去卻擲地作金聲不須回顧若能如是始解向異類中行諸人到者裏還相委悉麼良久曰常行不舉人問步披毛帶角混塵泥。

[0768b24] 師曰有國有家者未嘗不本此丹霞老人恁麼為人難免盡喪家珍。

[0768b26] 天童如淨禪師開爐上堂召眾打圓相曰箇是天童火爐近前則燒殺退後則凍殺忽有箇漢出來道合作麼生[囗@力]火爐動也。

[0768b28] 師曰天童老人大似貧兒暴富賣弄家珍皋亭當時若見踏翻便行令者一隊趨炎附熱漢凍殺有甚麼過。

[0768c01] 鹿門覺禪師示眾盡大地是學人一卷經盡乾坤是學人一隻眼以此眼讀如是經千萬億劫無有間斷。

[0768c03] 師曰鹿門恁麼示眾也是依經解義報恩雖善斷章節句怎奈打失眼睛皋亭一出孃肚皮便開眼見明閉眼見暗至今胸無一元字腳山依舊是山水依舊是水又何用別作解會也別無難易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辨得者出來吐露不知者切忌心麤。

[0768c08] 磁州大明寶禪師示眾若論此事如人作針線幸然針針相似忽見人來不覺失卻針秪見線者邊尋也不見那邊尋也不見卻自曰近處尚不見遠處那裏得來多時尋不得心煩昏悶乃打睡拽衣就枕方就枕時驀然一劄曰原來在者裏。

[0768c12] 師曰大明雖婆心切切若是皮下有血底自然不甘還有為古人出氣者麼皋亭要問伊知痛癢也未。

[0768c15] 磁州雪巖滿禪師初參普照照曰兄弟年少正宜力參老僧當年念念以佛法為事巖避席進曰和尚而今如何照曰如生冤家相似巖曰若不得此語幾乎枉行千里照下禪床握巖手曰作家那萬松曰死灰裏一粒荳爆。

[0768c19] 師曰萬松老人錯下名言殊不知青州勾賊破家我若作普照待問而今如何拈棒趁出免見互相鈍置。

[0768c22] 報恩秀禪師問僧洞山道龍吟枯木異響難聞如何是異響曰不會恩曰善解龍吟。

[0768c23] 師曰報恩老人雖別音響怎奈尤欠一著在者僧善解龍吟只是不知時節仔細看來也是別寶遇著瞎波斯。

[0768c26] 西京少室雪庭裕禪師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曰待乳峰點頭即向汝道。

[0768c27] 師曰為是荅者僧語為是別有道理者僧當時若果然會去乳峰至今橫點頭豎點頭若也不會祖師歸天竺久矣。

[0768c30] 西京少室靈隱泰禪師上堂塵劫來事只在於今河沙妙德總在心源試教伊覿面相承便不解當風拈出且道過在什麼處卓拄杖曰祗為分明極翻令所得遲。

[0769a03] 師曰大小靈隱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

[0769a04] 西京寶應遇禪師因僧問如何是西來的意應曰風送泉聲來几畔月移花影到窗前。

[0769a05] 師曰寶應老人平常六韜三略七事隨身恁麼荅話大似坐觀成敗然雖如是還覺腦門重麼。

[0769a08] 南陽香嚴才禪師因僧問如何是理法界嚴曰虛空撲落地粉碎不成文如何是事法界嚴曰到來家蕩盡免作屋中愚如何是事理無礙法界嚴曰三冬枯木秀九夏雪花飛如何是事事無礙法界嚴曰清風伴明月野老笑相親。

[0769a12] 師曰香嚴只知指疆畫界不覺通身水泥者僧會即會也是紙上富貴若是四法界未夢見在。

[0769a15] 西京少室俱空斌禪師因僧問如何是空劫前底事空曰石烏龜向火。

[0769a16] 師曰者僧當時悟去可以隨處作主若更去東卜西卜則病在心頭。

[0769a18] 壽昌無明經禪師問僧趙州道臺山婆我為汝勘破了也畢竟勘破在什麼處僧曰和尚今日敗闕了也昌曰老僧一生也不奈何好教你知若實會舉似來看僧擬進語昌打一棒云者掠虛漢。

[0769a21] 師曰臺山路惟趙州與壽昌老人親履實踐故不與為讎可惜者僧當時舍近求遠遂成周遮若是皋亭待他道老僧一生也不奈何但云和尚更須買草鞋行腳不圖勘破壽昌并得參見趙州。

[0769a26] 雲門澄禪師因僧問如何是異類中行門曰輕打我輕打我僧曰我會也門曰你作麼生會僧遂作驢鳴。

[0769a28] 師曰者僧雖善步趨猶欠返擲檢點將來也是邯鄲學唐步。

[0769a30] 雲門在雲棲棲舉高峰海底泥牛話問門曰他道內有一句能縱能奪能殺能活你且道是那一句門推出傍僧曰大眾證明棲頷之。

[0769b02] 師曰披沙揀金還他雲門老人眼親手快若是內中一句能縱能奪能殺能活莫道雲棲便是高峰亦拈不出何故聻大眾證明。

[0769b05] 雲門因僧參乃問你行腳事作麼生僧畫一圓相門剔破圓相僧敲桌三下門卻畫一圓相僧又敲桌三下門又重畫三圓相僧以手抹卻門曰離此之外別道一句看僧擬議門便喝出。

[0769b08] 師曰王者之師有征無戰者僧不識大命擅自對壘及乎被雲門大書露布方肯束手歸降。

[0769b11] 雲門因中丞蘇雲浦問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如何是金針門曰我在京師走一遭不曾遇著一人浦復問門曰古佛過去久矣。

[0769b13] 師曰雲門金針暗擲辜負鴛鴦獨宿者俗漢錦衣夜行不思故國風光。

[0769b16] 武夷山東苑鏡禪師上堂良久云還會麼千古萬古事當不得我眉毛縱一縱當不得我額頭點一點當不得我拄杖子卓一卓當不得我震聲一喝你若不會燈籠露柱替你下涅槃堂且道為甚麼如此噫立地死漢有甚麼救處。

[0769b20] 師曰皋亭當時若在但撫掌云者老漢熟處難忘。

[0769b22] 寶壽方禪師與石車禪師同坐司理黃元公問兩石相磕時如何車曰一碾便死壽曰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0769b24] 師曰兩箇老老大大向俗人面前呈款若是皋亭待問兩石相磕時如何只喚黃元公你擬向甚麼處迴避雖然如是也要救取元公始得。

[0769b27] 天界盛和尚問僧甚處來曰和尚不知某甲那界曰野狐精[跳-兆+孛]跳作麼曰情知和尚有此一機界曰苦不是新羅僧禮拜界曰村夫喫橄欖。

[0769b29] 師曰者僧纔從漆桶裏探出頭來被人喚作村夫不但安名并亦得號。

[0769c01] 天界問僧汝是延平來底麼曰是界日交劍潭兩條龍還在否曰不知界曰蚯蚓驀過東海蝦蟆撞倒須彌跂死禪和打瞌睡未曾醒在。

[0769c03] 師曰天界先師費許多氣力作麼若是交劍潭龍莫道者僧恐闔城人未夢見在然雖如是老漢卻被者僧勘破。

[0769c06] 天界因僧問如何是常住三寶界曰兩粥一飯曰如何奉持界日朝看東南暮看西北。

[0769c07] 師曰天界先師是則固是然所費太奢者僧果能奉持受用無盡其或擬議祗好東看西看。

[0769c10] 天界因僧問石頭和尚有僧問如何是道頭曰木頭如何是禪頭曰碌磚此意如何界曰藝壓當行曰請問和尚如何是道界曰好皮不染皂如何是禪界曰好人不倩錢曰此與石頭答意有同別否界曰白馬廟前好傘舖曰不會界曰木屐店在對門開。

[0769c14] 師曰天界先師果然藝壓當行祗是不合將石頭和尚家私輕易拋擲可惜者僧不識好惡喚作平常骨董往往向白馬廟前錯走。

[0769c18] 石頭垂示曰語言動用沒交涉時藥山出曰直得非語言動用亦沒交涉頭曰者裏針劄不入山曰者裏如石上栽花。

[0769c20] 師曰大小石頭祗知坐斷天下舌頭不顧路絕人荒皋亭今日和泥合水三十年後切忌錯舉。

[0769c23] 隨州護國守澄淨果禪師僧問鶴立枯松時如何國曰地下底一場懡[怡-台+羅]曰滴水滴凍時如何國曰日出後一場懡[怡-台+羅]曰會昌沙汰時護法善神向甚麼處去國曰三門頭兩箇漢一場懡[怡-台+羅]

[0769c26] 師曰好笑笑須三十年忽有人問皋亭笑箇甚麼笑一場懡[怡-台+羅]

[0769c28] 風穴因僧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穴曰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天童覺曰露裸裸圓陀陀直是無稜縫且道風穴無稜縫何似雪竇無稜縫還會麼和光惹事刮篤成家。

[0770a01] 師曰說甚麼無稜縫直得七花八裂塞壑填溝帶累多少人流蕩忘返有人問皋亭但對他道西天斬頭截臂我者裏自領出去。

[0770a04] 曹山因僧問如何是法身主山曰謂秦無人曰者箇莫便是否山曰斬。

[0770a05] 師曰入鄉問俗入國問禁者僧拋家亂走處處去伶俜下乞若不斬卻幾乎認奴作郎還識曹山麼四臣不昧苔封殿禁苑春深總未知。

[0770a08] 郢州芭蕉慧清禪師上堂拈拄杖示眾曰你有拄杖子我與你拄杖子你無拄杖子我奪卻你拄杖子靠拄杖下座。

[0770a10] 師曰可惜眾中無人何不奪來拗折免得古今人盡向節目更生節目不見道殺人之父人亦殺其父吾將以為教父。

[0770a13] 藥山久不陞座院主白曰大眾久思法誨山曰打鐘著時大眾纔集定便下座歸方丈院主隨後復問曰和尚許為大眾說法為甚麼一言不措山曰經有經師律有律師爭怪得老僧。

[0770a16] 師曰大小藥山龍頭蛇尾當時何不與他本分草料亦免後世兒孫箇箇被葛藤椿絆倒雖然如是要識藥山麼有時獨上孤峰頂月下披雲嘯一聲。

[0770a20] 保福展禪師因僧問雪峰平生有何言句得似羚羊挂角時福曰我不可作雪峰弟子不得雪竇顯曰一千五百箇布衲保福較些子。

[0770a22] 師曰說甚較些子直是未在雪峰生平有何言句得似羚羊挂角時劈脊便棒何故聻從來孝子諱爺名。

[0770a25] 雪峰在洞山作飯頭淘米次洞問淘沙去米淘米去沙峰曰沙米一齊去洞曰大眾喫箇甚麼峰遂覆卻盆洞曰據子因緣合在德山。

[0770a27] 師曰雪峰貧恨一身多不知尊貴家風自別當時若解轉位投機又豈同門外遊人且道洞山不肯雪峰意在什麼處無身有事超岐路無事無身落始終。

頌古

[0770b02] 世尊初生。

[0770b03] 躍冶之金自不祥干將鑄就赤眉殃乾坤撥亂稱元首竊國紛紛有憲章。

[0770b05] 世尊拈花。

[0770b06] 蛾眉初覺試新粧一種嬌羞沒處藏推向畫樓誇眾藝偷香端的許潘郎。

[0770b08] 世尊陞座文殊白椎。

[0770b09] 上來下去總虛張法令何曾會舉揚不是傍人添註腳幾乎空討一場忙。

[0770b11] 德山托缽。

[0770b12] 曾向藍田射石虎幾經塞外息狼煙而今潦倒隨兒戲要中紅心那一邊。

[0770b14] 傅大士講經。

[0770b15] 聽聽大士何曾解講經晝見日夜見星雪打梅花玉一庭多少雲山歸未得幾人能不自伶俜。

[0770b17] 僧問巖頭古帆未挂時如何頭曰後園驢喫草。

[0770b18] 吞吐乾坤老作家一塵不立舊生涯後園荒草憑驢喫多少王孫怨落花。

[0770b20] 新婦騎驢阿家牽。

[0770b21] 首山驢兒撥剌剌新婦倒騎怕跌殺汝水東流過汴城莫教溼卻凌波襪。

[0770b23] 一人發真歸元十方虛空悉皆消殞因甚麼天台山至今嶷然。

[0770b25] 摩月干霄勢莫凌春風歲住赤霞城平田庄上憧憧客推倒方知路不平。

[0770b27] 九峰虔因僧問承聞和尚有言諸聖問出秪是傳語人是否。

[0770b29] 虎驟龍驤越大方金聲玉振豈尋常要知尊貴深深旨臣相當途印不彰。

[0770c01] 風穴陞座曰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

[0770c02] 風穴倚官挾勢盧陂帶水拖泥致令祖師心印幾被俗人輕窺鐵牛機鐵牛機朱點窄處太離披。

[0770c04] 巖頭因僧問古帆挂後時如何曰小魚吞大魚。

[0770c05] 野老相將問卜居太平無象儘容與古帆挂後鄉關杳惟見小魚吞大魚。

[0770c07] 經題[米-木+八]字。

[0770c08] 以字不成八字不是風捲殘蘆墮秋水隨波泊在釣魚磯無限魚龍不敢視長的如戟短的如匕驚得龍王按劍起夜來風雨落滂沱萬象森羅談不

觀濤奇禪師語錄卷第五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62 觀濤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