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6nB345_002 蘇州竹庵衍禪師語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6 冊 » No.B345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蘇州竹菴衍禪師語錄卷下

機緣

[0086a05] 僧禮拜起。師拈筆示云。會麼。僧擬荅。師云。能縱能奪。能殺能活。僧禮退。師云。勦。

[0086a07] 僧問。和尚不得有語。不得無語。速道。聲未絕。師便打。古林維那入室。纔禮拜。師云。釋迦老子因甚打失半邊鼻孔。林云。和尚與麼道那。師云。真獅子兒。林便喝。師云。善能哮吼。林又喝。師亦喝。林禮拜。師說偈云。當陽覿面提。覿面當陽吼。付於獅子兒。不前亦不後。遂付衣拂。

[0086a13] 僧問。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意旨如何。師云。好箇消息。僧擬議。師以茶驀面潑。

[0086a15] 僧參云。請和尚一箇話頭。師擊竹篦云。向者裏會得。盡大地是箇話頭。僧云。殺人刀。活人劍。師便打。僧喝。師云。再喝喝看。僧擬議。師云。了。

[0086a18] 盛夫人領眾女參。求和尚開示。師云。且坐喫茶。淨脩云。和尚自喫。師云。負恩者多。脩喝。師便打。脩亦打。師云。見甚麼道理打老僧。脩無語。師痛棒打出。

[0086a21] 啟七。師落堂垂語云。啟七經三日。箇箇眉橫鼻直。風聲吹折長松。驚倒須彌卓立。試問本地風光。三腳烏龜上壁。諸禪德。三腳烏龜作麼生上壁。各下一語看。眾擬荅。師以竹篦旋風打散。

[0086a25] 師雷雨夜坐。僧問。如何是真法。師云。檐聲未斷連宵雨。電影還催後夜雷。僧有省。

師自述行繇

[0086a28] 余諱真衍。別號藕菴。吳之長洲高陽氏子。母姓陳。長齋奉佛。夢童子空中手書丹鳳啄金桃之句。余生也。明之泰昌辛酉正月十三寅時也。雖襁褓時喜坐。幼不入群兒隊。遇僧而齋敬之。十五歲一日懇兩尊人。言志慕宗門是所重也。父母不允。憂而不食。遂默持準提咒心。日不虛也。十六歲之冬。父命以配。不一年。冬十一月十四日丁母憂。明年中元正晝。父歸西逝。七中延僧佛事。余不茹葷。虔奉七素。三年喪畢。奉兩尊人合葬於長洲之金雞堰。葬歸謝事。邀族長親朋至。告長者曰。向願如也。長者親朋以千萬言阻之。余志亦堅定。以書文器用歸於宗祀。室之所有歸於內伴。伴歸內父家。十九歲之秋方能脫白。禮雲栖下晟公禪師披剃。因常住蕭疏。眾僧枯澹。余自發心。化飯供眾一年。癸未冬。萬峰受具。甲申春禮剃度師。奉侍期年。一日閱圓覺經中菩薩發問。今者四大各離。妄身當在何處。余遂撫几掩卷而歎曰。人生不明箇事。徒為僧相耳。即辭師。立志參尋決擇。省要內戚。面稟堅誓不移。乙酉春謁萬峰。峰問。萬法歸一語。荅曰。梅子樹頭紅。峰曰。更道。余曰。猶嫌少在。峰曰。參堂去。余以寢食忽忽。一日聞板聲。瞥然會得。具陳上事。峰落草之後。復以公案驗之。更索偈看。余遂書偈。鐵船屋裏泛揚州。棹破波心碧漢秋。驚起石人嗥不住。烏藤[跳-兆+孛]跳鬼神愁。峰可之。而後問荅皆以契機。同處三年。辭萬峰。謁湖之道峰山翁和尚。是日踏雪登山。一見便問。蘇州有。常州有。有箇甚麼。荅曰。踏著秤錘硬似鐵。山曰。且坐喫茶。余作禮歸位。是冬戒期。令任以職。戒事勞頓。乞假就醫。明年愈可。因壽萬峰。留之記室。一日室中問。東山水上行道一句看。余震威一喝。峰曰。更道。余復喝。峰休去。明日挂牌。入室卒問。無情說法道一句看。余作舞而出。晚課後索偈。余書。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石虎橫飛撲面來。雨聲滴破街沿異。峰然之。自此盤桓而胃氣復發。辭萬峰。寓婁之雙樹。遷福城。凡痛則絕倒。苟可誦法華。刻法華。塑佛像。造禪堂。稍愈復遷南城藕菴。乙巳春參金明老人。余呈印於明。明拈云。是甚麼。余曰。者老漢無文。印也不識。明即置案頭。余珍重而出。一日早課畢。明垂語云。功課也未。眾不對。余曰。功課了也。明曰。因甚我不聞。余云。點即不到。明復問。功課作麼生做。余曰。到即不點。明便歸方丈。端陽日。明示○。命眾下語。余曰。急急如律令敕。復以[※-((鬯-匕)-凶)+○]呈明。明乃休。一日老人示眾云。觀音大士神通廣大。無剎不現。及乎妙相於十字街頭。無人識得。金明今日為伊慶生。且作麼生慶。良久云。翻轉地皮苔尺厚。剷去堂前草丈深。還見麼。各下語看。余曰。昨夜三更月到窗。明歸方丈。一日明落堂。索余行繇。余以拳呈明。明云。者乾蘿蔔用不著。即今斬新道一句。余震威一喝。明曰。未在。余以拳擊明。明亦喝。余珍重作禮。七月初十日夜半。老人呼室中。舉殃崛產難因緣。子作麼生。余作呱呱聲。明曰。是男是女。余近前一喝。歸位。復舉女子出定。文殊七佛之師因甚出不得。罔明初地菩薩因甚卻出得。余曰。文殊費盡腕力。錯用牛刀。罔明因風吹火。迥出乾坤。總是一狀領過。明曰。只如老僧常在定。子作麼生出。余遂高聲云。和尚。明良久云。汝要老僧出定那。余捧壺斟茶呈上。明大笑。復舉風穴禪師問首山念。法華世尊不說。說作麼生。念云。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子又作麼生。余曰。金風吹玉管。草木悉知音。明云。更道。余曰。賓主之禮。合施三拜。復舉白雲謂五祖演云。有僧從廬山來。皆有悟入。教伊說亦說得有來由。舉因緣亦明得。只是未在。演於是大疑。屢日參究。忽然省悟。後云。我因此出一身白汗。明得下載清風。此意如何。余喝。明曰。好喝。余曰。鯨吞海水。盡露出珊瑚枝。明曰。三十棒也少不得。余作禮。明又舉斷橋偷祖在無準範會下。範以狗子因何有業識令祖下語。連三十轉皆不契機。祖云。可無方便乎。範舉真淨文頌曰。言有業識在。誰云意不深。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祖悚然良久。忽聞板聲。大悟。且道悟箇甚麼。余曰。石人撞破玉樓鐘。明又云。諸佛說不到。歷祖拈不出。道將一句來。余震威一喝。明云。更道。余曰。再犯不容。明亦喝。乃云。臨濟有四喝。且道者一喝是那一喝。余曰。老漢莫探頭好。明曰。為汝拖泥帶水。余作禮。明遂付源流杖拂。參堂。

雜著

和宋天封佛慈禪師蜜蜂頌原韻

毒鼓聲中顯大機。雜花林裏占春歸。分門立戶成家業。令不虛行凜凜飛。

幾回歷盡轉風光。攪亂空花箇箇忙。未肯輕拋者著子。聲聲喚起要渠當。

潑天雄勢浩無涯。竿木隨身到處衙。入佛入魔堪種草。堂堂宮闕我王家。

山花簇簇鬥芳時。倒用橫拈總不離。刺破虛空天地闊。塵塵剎剎蜜生脾。

劈窠剖出那枯桐。密布煙雲古路通。自是不歸歸便得。不萌枝上日頭紅。

臨濟大師囑三聖法偈

沿流不止問如何。狼藉餘辛滿道途。點石化為金玉易。幾人忘卻是非窠。

真照無邊說似他。溪頭石女笑呵呵。金烏飛出榑桑國。玉兔奔騰為甚麼。

離相離名人不稟。木童擔雪來填井。洞庭無蓋月為鉤。波斯笑指雲門餅。

吹毛用了急須磨。百步穿楊又若何。直透三玄戈甲裏。雙丸于此快如梭。

浮山遠禪師九帶

佛正法眼。石頭土塊。赤腳波斯。漆桶不快。

吾佛法藏。付憨布袋。鐵牛之機。兩采一賽。

理貫全收。識取鉤頭。寒山拾得。未是同儔。

事貫紛拏。白眼添沙。石人鼓舞。玉女生誇。

屈曲垂慈。棒喝無私。新婦騎驢。阿家牽之。

理事縱橫。魔佛心驚。大開爐鞴。麟鳳齊烹。

妙葉兼和。子湖鐵磨。大悲有齋。放身倒臥。

金鍼雙鎖。山河萬朵。露柱燈籠。放過不可。

平懷常實。事圓理直。一曲石琴。天外知悉。

法華經七喻

朽宅當門月一池。須知別有長安路。長安路。人難悟。漠漠水田飛白鷺。遂高聲云。看箭。(右火宅喻)

幾番風雨占機先。蕩盡餘辛別一天。伏藏打開人不見。拈來分任子孫肩。(右窮子喻)

平地茫茫都靠倒。善財踏遍蓬萊島。堪笑文殊老古錐。放出金毛喫盡了。(右藥草喻)

踰城劄落天邊月。良驥追風瞬息時。到故鄉空眼界。寶山華劈自如如。(右化城喻)

泥豬癩狗光天地。鐵樹長開五色花。活潑摩尼收不得。春風頻卷破袈裟。(右衣珠喻)

往復升沉元自在。頂門活眼照乾坤。螺峰高出須彌上。看遍迷流甘逐魂。(右髻珠喻)

醍醐毒藥一時傾。麟鳳生擒爐燄烹。煉就不知何處去。長天秋月骨毛輕。(右醫師喻)

塵居十事

舉目天涯只自知。髼鬆短髮懶隨時。任渠履踐消先業。嫌我癡憨學我遲。(右寄跡)

你我從來難辨別。主賓互用禮香床。靈山一別如今日。這片栴檀孰敢藏。(右禮佛)

拈來遍處去其有。中宮屋膽愈生光。拂開劫石輝天地。玉兔懷胎走八荒。(右掃地)

貝葉翻餘舊公案。字字圓珠金不換。一度拈來一度新。月到床前長作伴。(右翻經)

尋常飯罷便經行。一室團圞蝸角形。兀坐蒲輪毛鬢白。花開花落獨惺惺。(右晏坐)

作家相見主賓分。松子餘香妙入神。堪笑掌鳴增意氣。靈山震起舊嘉聲。(右見客)

卓午林空長照寂。鼓韻鐘聲何處出。山僧日用只尋常。一日缽盂兩度濕。(右受食)

有時把住黃金色。放下當陽鐵壁通。略轉毫頭明世界。餘輝如日照無窮。(右剔燈)

申手摸著自鼻。天然一勺面門全。重重華藏親登到。者箇何如火裏蓮。(右開淨)

紫羅帳裏燦真珠。縮腳申拳總自如。夜半嚬呻獅子窟。鐘聲纔震爪牙舒。(右上單)

六根偈

圓明歷歷絕無殊。看遍溪山若箇知。黑白既分呈舊面。眉間端的露雙珠。(眼)

巖虛聲澈善通靈。差別因緣不妄聽。短笛漁歌皆妙道。知音勤策莫教停。(耳)

高踞當陽不記秋。門開八字許誰儔。等閒觸著撩天志。羶氣香林一網收。(鼻)

五音六律發尖新。不鼓纖毫韻轉深。殺活全提人不識。箇中玄旨細參尋。(舌)

四大原從險處立。紅爐燄裏碧波生。而今寄語知音者。地湧金蓮朵朵新。(身)

亙古亙今摩不昧。花開夾岸麗當軒。片帆飛出蘆灣角。鎮海光舒不夜天。(意)

十二時歌

平旦寅。漁舟欸乃出前村。檻外尚餘江上月。波濤驚起化鵬鯤。

日出卯。白雲滿地無人埽。十洲寶馭帝金輪。何似閒身林下老。

食時辰。滿樹松花飽腹心。太古韻清無間歇。和衣高枕絕疏親。

禺中。眉間挂劍尋常事。智勇將軍正令行。宛然定有降魔勢。

日南午。脩竹鳳兮尋畫譜。無限英靈濟濟來。雲廚齋法家風古。

日昳未。山深何用桃源避。高樹南樓古佛基。分明舊閣閒田地。

晡時申。聚頭幾箇是知音。煮沙千日難成飯。當下渾忘空劫心。

日入酉。誰潑煙霞彰有。彈指千山血點紅。一輪不夜天然否。

黃昏戌。月滿溪山光滿室。壁立門庭迥不同。數聲犬吠幽林隔。

人定亥。鐵樹花開光若采。百寶優曇火裏鮮。雨洗霜烹渾不改。

夜半子。高豎脊梁慵扣齒。可憐鼠伎鬧紛紛。突出貓兒無彼此。

雞鳴丑。撥轉乾坤不藉手。箭鋒相拄豈關脣。一毫頭上金毛吼。

壽 金明老和尚六十大誕

阿翁臘樹高彌界。小子蕪詞頌永年。寶掌虔躬呈壽量。蠡湖無日不金蓮。

和雪大師山居原韻

古今草木倩同儕。山寺鐘聲孰敢埋。天縱藤條為雨去。莫教打濕我皮鞋。

錢受明文學易字卍菴(法名機廓)

鎛音才扣嘉聲遠。卍字高標耨果香。振起吾宗千古意。獅絃不鼓韻幽長。

與曾蘭坡文學

自古藍田產白圭。無言童子語如雷。之乎者也都拈卻。獨許中天紅日輝。

示古林如首座

立志學道。細審承當。十二時中。逆順莫忘。豁開樓閣。遍界輝煌。棒下翻身。牙爪全彰。葛藤勦絕。掀倒禪床。縱奪施為。如獅子王。韜光隱跡。道大難藏。龍天推出。震起頹綱。早深望汝。劫外風光。千古萬古。法海津梁。

示吳夫人

心月舒光分外明。金鍼擲化鯤鯨。等閒識破鍼鋒旨。布陣騰雲法雨生。

示圓印震上人

學道如初不變心。刀山劍樹要親臨。佛魔埽盡堂堂地。自有通身活眼睛。

詠破衲

布毛吹起竟忘秋。鐵骨冰心志未休。起倒相隨綿且密。和衣高枕月床頭。

慚余病骨少知音。與爾同心共守貧。不挂一絲應分得。何妨舊隱話重新。

坦腹垂垂孰敢侵。山空花鳥語幽深。鍼頭鼻斷衣珠露。纔話無錐早一鍼。

盡道羅紋結角多。南軒高臥罕相和。幾回靜看炎涼密。落落零零舉示他。

從來高節絕相依。舒卷同時展大機。獨許靈源真面目。天然隨處水雲衣。

稱身白褶影重重。袖裏明珠善伏龍。橋斷溪回弄明月。者條線路有誰縫。

電影穿鍼眨眼過。看清線道豈淆訛。霎時縫到無縫處。拈示人天不較多。

古今縫補郎當。正眼看來為甚忙。何似隨家豐儉足。絕商量處好商量。

示體菴上人

閒忙日用中。誰為是真體。青山笑點頭。月華光萬里。

示心蓮顧居士

君今六十六。雙賢子女郁。信慕到南樓。清池紫蓮馥。朝夕梵殷勤。秋光照幽谷。萬象悉頻申。通身是眼目。

自題

[0088c10] 生平以言高氣勝。不為世所喜愛久矣。且臨濟七百年來未嘗面相識也。聲言未嘗相唯諾也。從年頭年尾。朝曰臨濟。暮曰臨濟。今之赫赫為世所重。而我何哉。愚癡然乎。學問致乎。我不得而知也。

春日詠梅

一枝清瘦碧溪頭。浪得閒名滿十洲。尋到不知香國異。青山疊疊水悠悠。

玉葩燦爛蘊奇香。鐵骨崚嶒豈泛常。縱使丹青描不盡。從教蜂蝶去來忙。

高寒歷盡意悠悠。一夜琪花香滿樓。石壁蒼苔無異色。不能描盡轉風流。

南枝早綻自天真。一片冰心更有神。不逐群芳幽韻好。枯禪別有劫前春。

照水橫斜香靄浮。朝曦遙映藕花樓。天然不藉閒枝葉。啖影池魚空自游。

鷺鷥飛起千尋雪。撲落池邊點綠茵。忽見不萌枝上日。清光流出此花神。

詠牡丹圖

名花綽約態逾嬌。靈鳥翩躚上下撩。萬蕊千花爭艷目。此中一朵最難描。

題竹

生來骨勁逼人寒。月白風清幾箇看。埽盡語言文字腳。春雷頭角出林巒。

示靈監院

杖藜回首日輪紅。莫視帆飛度遠峰。笑指煙霞迷古寺。斷橋流出一聲鐘。

洞庭秋月

頻卷寒濤瀉碧空。秋光如洗出雲籠。天然活句誰能會。愁殺詩人與畫工。

酉初夏荅胡鑾老文學過訪原韻

水漲籬門沒菜塍。草堂木榻話閒僧。高懷更有天邊約。池畔荷香氣若蒸。

秋日胡文學再過荒廬用前韻以酬之

秋高雲淨扣孤僧。問道龍門快登。會得本來成現事。選官選佛異何曾。

小春即事

疏雨樓前積翠新。溪煙澹蕩少林春。檐聲點滴添秋興。喬木稜稜倍轉神。

雪中漫興

東風鼓起凍雲飛。壓盡群峰草木低。昨夜梅花開笑口。扁舟滿載一簑衣。

秋夜感懷

金華巖畔玉芙蓉。笑指溪頭落葉紅。試看藕花池上月。全身飛入畫樓中。

自題

不近人情。烏藤卓兀。無法與人。無私與直。盡道雲栖會裏兒孫。元來臨濟正宗。金明嫡骨。汝看阿誰。藕菴老賊。咄。

和曾蘭坡文學放鯉詩原韻十首

天生靈胤必然奇。頭角崢嶸正此時。忽聽迅雷消息至。錦標高著莫嫌遲。

金鱗桃浪豈庸徒。直上禹門顯大儒。霹靂光中為雨去。碧潭睡穩石鯨枯。

密受靈符善護生。記功童子早芳名。潛行妙用人難委。吞卻蟾蜍快輕。

日照湖光萬點金。逍遙縱壑躍迷潯。俊哉雹發驚人句。最喜炎蒸布雨霖。

透網沖霄攫霧歡。天涯如粟有多寬。明珠閃爍光前後。眨眼轟雷過幾灘。

床頭古硯足津梁。吾道聲光豈泛常。珍重高賓雙眼正。溪山日月古今長。

須臾膠涸若為鉤。流水恩波鼓腹游。驀地頓超天子貴。滿街瓔珞寶花酬。

莫輕異類燄爐遊。彼此天真未入流。險處解囊能續命。水晶簾子控銀鉤。

誰箇親瞻天眼舒。百千樓角總佳如。魚龍悉悟飛升去。無限平人逐物且。

底事從來不妄傳。金鵬秉戒經年。高懷傾出連城璧。媿我囊空無半錢。

和王異公文學原韻四首

學海聲光蓋代傳。風流才子德耆年。人中至寶誰能及。流出胸襟無盡編。

金津一滴倍甘棠。清晝高眠鶴夢長。最喜匡阜飛瀑布。宛然潑灑學蘇黃。

忘法忘機氣平。此中端不負虛名。春花秋月如陽燄。分付渠儂守禁城。

道重涵虛慈且雄。南星北斗羨唯公。文峰點處開人眼。不夜心珠照海東。

和友人原韻十首

學道甘貧看世途。鬚眉安肯倩人誣。偉哉定信奇男子。縱目蓮芳菡萏殊。

烏藤[跳-兆+孛]跳攪龍濤。帝釋心驚亦告勞。東海鯉魚纔一棒。盆傾煙雨潑天高。

雨過雲收電卷頻。雙丸互照不欺貧。山川草木皆含笑。歷盡炎涼證此身。

閡膺未釋好稱奇。邪逆生非有日危。堪笑雷同呈伎倆。像龍致雨豈能為。

海岳掀翻得旨歸。飯餘圖翰月輪肥。試看萬籟非常韻。物物頭頭發祖機。

千尋老樹長新花。果熟飄香難購嗟。不揣躬才力短。反嫌嘗到味無差。

覓心無處是安心。五采牛兮身若金。耕遍故鄉田地熟。通身皮骨任渠侵。

且寄閻浮世上生。掀髯一嘯頓圓明。劈開華岳連天秀。屈曲從教一掌平。

箇事蒙頭者也之。不堪賞處樂為知。忽然摸著娘生鼻。額上栽眉不較遲。

同道登山努力先。主賓妙葉豈徒然。拈花一脈家常事。豆爆黃金萬古傳。

山居四偈

山居春。鷓鴣啼處百花新。靉靆香風彌宇宙。松濤震起夢中人。

山居夏。池開蓮碧香飄化。獨坐南齋眼界寬。水天如鏡誰看下。

山居秋。萬疊芙蓉一目收。寶月穿雲射林麓。木葉頻敲古佛頭。

山居冬。古木翛翛露別峰。高臥茅堂最深處。每懷悲願烈烘烘。

為恒貞封龕

[0089c29] 日面月面。言端語端。不涉兩途。山深水寒。恒貞上人。童真學佛。禪力齊行。為眾竭力。無方不現。咄。果有與麼氣概。與麼英標。若緇若素。無不望風歸仰。佛法世法。無欠無餘。且喜最後光明。香飄果熟。獨步逍遙。自由自在。直得庭柯霧慘。萬象攢眉。且道即今封龕一句又作麼生。遂以手掩上云。體露金風事。藏身北斗看。

竹菴衍禪師語錄卷下(終)

先老和尚行狀

[0090b02] 師諱真衍。字竹菴。吳郡長洲人。姓許。母陳。長齋奉佛。夢童子手書丹鳳啄金桃之句。遂生師。時泰昌辛酉正月十三日寅時也。幼喜靜坐。不入群兒隊。遇僧輒齋敬之。年十五。忽啟兩尊人曰。兒志慕宗門。願披緇學佛也。父母不許。憂而忘食。遂默持準提咒不輟。年十六父母婚之。明年冬即丁母艱。又明年中元父逝。師遂絕茹葷。三年喪畢。奉兩尊人柩葬長洲之金雞堰。歸而邀族長親朋告曰。向願如矣。親長阻之。師志決。遂歸所有於宗人。歸室人於外父。十九歲方脫白。禮雲栖下晟公禪師披剃。因常住蕭疏。師發心化飯。供眾一年。癸未冬受具於萬峰。返復侍度師。一日閱圓覺經。至菩薩發問。今者四大各離。妄身當在何處。遂掩卷歎曰。人生不明箇事。徒為僧相耳。即辭師謁萬峰。苦志參尋。後聞板聲。乃有省悟。同處三年辭去。謁苕溪木陳和尚。相印契。因任以職。戒事勞頓。乞假就醫。明年愈可。復往祝萬峰壽。留之記室。尋以胃疾辭。乃居婁東之雙樹。繼居福城。閉關靜脩。每日背誦法華經無間。復書寫鐫板。於是四方檀信咸嚮慕輻輳。因藉緣力塑像起殿。常住多所興建云。疾稍愈。乃遷南城藕菴。因以為號。乙巳春參斷橋倫祖第十四世孫金明介菴老人。問荅酬唱。有水乳之合。遂囑付。隨侍期年。復歸藕菴。塑大悲香像。建禪堂築菴。後官街土人頌之。乃復書華嚴。楞嚴。彌陀諸經並全部。因積勞成疾。遂辭藕菴。退隱東關外草菴中。乃索筆示語曰。平生孤孑。杜門守拙。吾道雖涼。仗後昆烈。喝一喝。遂擲筆而寂。時康熙丁巳七月十七日寅時也。距其生年五十有七。僧臘三十有四。師一生持戒甚謹。自受具後即潔大悲壇。隨身所在弗踰。雖隆冬盛暑必沐浴。正衣冠禮拜。未嘗一日闕。顧以痰疾時作。罕開爐結制。然機鋒迅利。一言半句之下能令人悚然有省。性高峻難犯。從學者亦不甚多。嗣法弟子僅四(如)與焉。戊午歲(如)建塔於吳郡金墅鎮蓮華寺之右。閏三月十六日未時謹奉靈骨以葬師。諸方參學機緣契合處甚多。悉載師自述行由中。茲不復贅。略述大概。以策勵後來學者。亦即以自勵云。

[0090c07] 蓮華得法弟子機如拜狀

附刻禪燈和尚為先和尚舉火法語

[0090c12] 執火炬打圓相云。如來驀地放毫光。澈見閻浮香海幢。欲識此光所為處。茶毘無上法中王。復召眾云。諸仁者。還見此光麼。若也見得分明。諸佛於此降生。諸佛於此出家。諸佛於此成道。諸佛於此說法利生。諸佛於此般涅槃者。起無量塔。利益天人。天上天下真奇特。世出世間最殊勝。其或未委。山僧掇轉面門相摟打摟去也。恭惟 竹菴大和尚其生也巍巍堂堂。似杲日麗於中天顯諸用。其逝也輝輝煌煌。似皓月沒於西江藏諸仁。我觀其說法也。擊法鼓於雷門。施甘露於大地。我觀其慧也如大慧再來。機如掣電。著得眼時早錯過。辨若懸河。纔擬開口落二三。我觀其行也如智者後身。書華嚴八十一卷。纔十月而工竣。誦蓮經欲至萬部。滿七千而歸西。偉矣俊哉。人天眼目。不媿金明之子。堪作斷橋之孫。挽頹綱於末運。扶下衰於秋晚。何期一旦告寂。悠然長往。是以人天失其號令。四眾無所歸依。僧俗淚決於西江。鳥獸悲鳴於大野。令人可悼而可悲。是事且置。祇如光前裕後一句作麼生。復以火炬打圓相云。烈焰光中留不住。風波險處作津梁。擲炬便燒。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6 冊 No. B345 蘇州竹庵衍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