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5nB336_005 南海寶象林慧弓詗禪師語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5 冊 » No.B336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南海寶象林慧弓詗禪師宗門拈古卷五

洞山宗

舒州投子義青禪師(青十大陽延嗣)

[0690b04] 因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威音前一箭射透兩重山曰如何是相傳底事師曰全因淮地月得照郢陽春曰恁麼則入水見長人也師曰秪知金玉異那辨楚王心僧禮拜師以拂子擊之。

[0690b09] 拈云一答問間具顯扇海一千六百由旬之勢其傑出群類之英姿可想也秪如威音前一箭且道是甚麼人製造有能識得可一目古今。

[0690b12] 投子因芙蓉問祖師言句如家常茶飯離此之外別有為人處麼師曰汝道寰中天子敕還假堯舜禹湯也無蓉擬進語師以拂子驀口摵曰汝發意來蚤有三十棒也蓉忽開悟禮拜便行師曰且來闍黎蓉不顧師曰汝到不疑之地耶蓉掩耳而去。

[0690b17] 拈云投子分付早棒未免教壞他男芙蓉掩耳便去不知入行家雖則節拍驚人看來總須好笑且道好笑箇甚麼不妨疑著。

惠州羅浮顯如禪師(青十大陽延嗣)

[0690b20] 初到大陽陽問汝是甚處人曰益州陽曰此去幾里曰五千里陽曰你與麼來還曾踏著麼曰不曾踏著陽曰汝解騰空耶曰不解騰空陽曰爭得到者裏曰步步不迷方通身無辨處陽曰汝得超方三昧耶曰聖心不可得三昧豈彰名陽曰如是如是汝應信此即本體全彰事理不二善自護持。

[0690b27] 拈云若是不彰名三昧何得印為事理不二大陽真箇證龜成鱉。

郢州興陽清剖禪師(青十大陽延嗣)

[0690b29] 鄭金部問和尚甚麼時開堂師曰不歷僧秪數日月未生前。

[0690c01] 拈云興陽被金部搔著痒處不覺和身便倒且道日月未生時為甚麼人說法泥牛親合掌石馬暗點頭。

襄州白馬歸喜禪師(青十大陽延嗣)

[0690c04] 初問大陽學人蒙昧乞師指箇入路陽曰得良久乃召師師應諾陽曰與你箇入路師於言下有省。

[0690c07] 拈云若有箇路可入大陽不止瞞人白馬言下省去猶是夜行踏白。

復州乾明機聰禪師(青十大陽延嗣)

[0690c09] 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此問不虛。

[0690c11] 拈云回照絕幽微乾明一口道盡也雖然佛法大意虛不虛沒交涉。

鼎州梁山善冀禪師(青十梁山岩嗣)

[0690c13] 師頌魯祖面壁曰魯祖三昧最省力纔見僧來便面壁若是知心達道人不在揚眉便相悉。

[0690c16] 拈云魯祖直是不欲見人梁山唱為省力即饒省得力時便平地吃交。

相州天平山契愚禪師(青十道吾詮嗣)

[0690c18] 官人問無鄰可隔為甚麼不相見師曰怨阿誰。

[0690c20] 拈云若是象林教伊拈卻鼻孔。

東京天寧芙蓉道楷禪師(青十一投子青嗣)

[0690c21] 在投子作典座子曰廚務勾當不易師曰不敢子曰煮粥耶蒸飯耶師曰人工陶米著火行者煮粥蒸飯子曰汝作甚麼師曰和尚慈悲放他閒去。

[0690c25] 拈云大功不宰芙蓉固善抽身獨猶受人安排不無令旁觀者咬齒。

[0690c27] 芙蓉因僧問是直截根源師曰足下生草舉步落危坡。

[0690c29] 拈云芙蓉直下把斷要津令人定動不得真是作家宗匠善用惡辣鉗鎚簡點將來猶帶煙水痕作麼生得泯徹去急觀蛾眉未露時。

[0691a02] 芙蓉上堂鐘鼓喧喧報未聞一聲驚起夢中人圓常靜應無餘事誰道觀音別有門良久曰還會麼休問補陀岩上客鶯聲啼斷海山雲。

[0691a05] 拈云如斯話會誰不觀音雖然詗上座今日要與補陀芙蓉同得相見又作麼生拈卻鼓搥鶯舌道將一句來。

[0691a08] 芙蓉因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眾人皆見曰未審見個甚麼師曰東壁打西壁。

[0691a10] 拈云眾人皆見自是大方家風但論年撕打未免煩勞尊力。

隨州大洪山報恩禪師(青十一投子青嗣)

[0691a12] 上堂五五二十五案山雷主山雨明眼衲僧莫教錯舉。

[0691a14] 拈云詗上座則不然六六三十六者邊明未全那邊暗不足具眼衲僧莫教亂卜。

長安福應文禪師(青十一投子青嗣)

[0691a16] 上堂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直下便承當錯認弓為矢惺惺底築著磕著懵懂底和泥合水龜毛拂逼塞虛空兔角杖撐天拄地日射珊瑚林知心能幾幾擊禪床下座。

[0691a20] 拈云既言龜毛拂逼塞虛空且道福應尋常向甚麼處開口有能端的得許伊有語話分。

鄧州丹霞子淳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a22] 上堂舉德山示眾曰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德山恁麼說話可謂秪知入草求人不覺通身泥水子細觀來秪具一隻眼若是丹霞則不然我宗有語句金刀剪不開深深玄妙旨玉女夜懷胎。

[0691a27] 拈云為眾竭力禍出私門兩尊宿俱難豁免何故不合將我宗偏說有無賺惑人家男女象林者裡秪要句句中須有語中無語無語中有語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

東京淨因法成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b01] 上堂知有佛祖向上事方有說話分諸禪德且道那個是佛祖向上事有個人家兒子六根不具七識不全是大闡提無佛種性逢佛殺佛逢祖殺祖天堂收不得地獄攝無門大眾還識此人麼良久曰對面不仙陀睡多饒寐語。

[0691b06] 拈云若論向上事饒伊淨因竭盡智巧也提唱不全何也逢佛殺佛逢祖殺祖只如無佛無祖又殺個甚麼端的將來不無寐語且作麼生商量始能免得遭他吻論劫飄零常晏坐通身泥滓淨無塵。

[0691b11] 淨因上堂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但了歸元性何愁方便門諸人要會歸元性麼露柱將來作木杓旁人不肯任從伊要會方便門麼木杓將來作露柱撐天拄地也相宜且道不落方便門一句作麼生道三十年後莫教錯舉。

[0691b16] 拈云淨因驀向無人世界擲石驚群倒回衲僧海會鼓唇揚雖則殊添意氣未免笑殺旁觀詗上座路見不平只得拔刀相助當時踢翻木杓拗丟露柱卻問伊將什麼作歸元方便即任不落方便道得完全也須要罰口大心虛何故三十年後莫教錯舉。

洪州寶峰闡提惟照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b22] 示聰藏主曰有情故情滲漏有見故見滲漏有語故語滲漏設得情無見無語無拽住便問他你是何人。

[0691b25] 拈云洞山老祖三種驗人秘旨被寶峰將箇有無翻註破裂俱盡恁麼見解驢年去在咄你是何人。

襄州石門元易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b27] 僧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精靈皺眉曰磨後如何師曰波斯彈指曰為甚麼如此師曰好事不出門。

[0691b30] 拈云石門不有後語一圓古鏡內盡是千妖百怪也倘或有問象林古鏡未磨時如何向道佛祖也無覓處磨後如何滿目山河影不彰為甚麼如此從來不涉世間事且道與古人相去幾何。

西京天寧禧誧禪師(青十三芙蓉楷嗣)

[0691c04] 師臨終謂眾曰丹霞有箇公案從來推倒扶起今朝普示諸人且道是箇甚底顧示左右曰會麼曰不會師曰偉哉大丈夫不會末後句遂就寢右脅而化。

[0691c08] 拈云末後句莫道天寧不會直饒從上祖祖不思議也都不會德山當時雖稱快便然猶會不徹秪得三年活所以一箇箇盡被推倒至今無人解扶起遂顧左右云詗上座即今扶起也還見麼且道是箇甚底。

襄州鹿門法燈禪師(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c13] 僧問虛玄不犯寶鑑光寒時如何師曰掘地深埋。

[0691c15] 拈云若不深埋便形文彩。

[0691c16] 鹿門因僧問如何是逍遙物外底人師曰遍身紅爛不可扶持。

[0691c18] 拈云若是闡提家男女不妨顛酒更風流。

太傅高世則居士仲貽號無功(青十二芙蓉楷嗣)

[0691c19] 參芙蓉求指心要蓉令去其所重扣而參一日忽造微密呈偈曰懸崖撒手任縱橫大地虛空自坦平照壑輝巖不借月菴前別有一簾明。

[0691c23] 拈云太傅秪知賣弄風流不顧腳跟欠點為甚麼聻將為別有一簾明。

真州長蘆真歇清了禪師(青十三丹霞淳嗣)

[0691c25] 上堂久默斯要不務速說釋迦老子待要款曲賣弄爭奈未出母胎被人覷破且道覷破箇甚麼瞞長蘆不得。

[0691c28] 拈云倘世尊當日一默到涅槃不但省得幾挑氣力亦令一切聖凡人天共皆罔措無端自破口戒致使後來兒孫議長論短然今且置且道未出母胎向甚麼處覓世尊直饒長蘆不被所瞞我要問渠甚麼年時得者消息。

[0692a03] 長蘆上堂口邊白樸去始得入門通身紅爛去方知有門裏事更須知有不出門底乃曰喚甚麼作門。

[0692a05] 拈云長蘆恁麼舉揚大似坐贓斷枉消費如許彎曲剖盡籓籬堂奧卻不知喚什麼作門甚麼處不是門雖然秪如不出門者是什麼人咄閉口深藏舌好。

[0692a09] 長蘆上堂還有不被玄妙污染底麼良久曰者一點傾四海水是洗脫不下。

[0692a11] 拈云南岳道污染不得長蘆道洗脫不下兩尊宿當面淆訛惑亂人不少在詗上座要直截剖似也不難且問者一點落在什麼色裏。

[0692a14] 長蘆因僧問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師曰白馬入蘆花。

[0692a16] 拈云若作一色論量埋沒宗風若謂類之弗齊埋沒自畢竟如何且莫犯諱。

[0692a18] 長蘆上堂乍雨乍晴乍寒乍熱山僧底箇山僧自知諸人底箇諸人自說且道雪峰口除喫飯外要作甚麼。

[0692a21] 拈云古者道寒則普天寒熱則普天熱為什麼長蘆又道山僧底箇山僧知諸人底箇諸人說恁麼疑誵若為相悉噓有口不會喫飯者多又云我當時若在向道和尚且合取好。

明州天童宏智正覺禪師(青十三丹霞淳嗣)

[0692a25] 僧問一絲不著時如何師曰合同船子並頭行曰其中事作麼生師曰快刀快斧斫不入。

[0692a28] 拈云斫不入處其中事盡情剖析而無刀斧之痕須知天童好手秪如好手之中又莫別有商量處也無蟻齒咬崑崙蚊針測渤海。

[0692b01] 天童上堂心不能緣口不能議直饒退步荷擔切忌當頭觸諱風月寒清古渡頭夜船撥轉琉璃地。

[0692b03] 拈云當時但道心不能緣口不能議直饒退步荷擔切忌便恁麼休去豈唯俾伊騰騰野老不知天子之獨尊卻能任彼涓涓寒月閒徹無人之古渡咦。

隨州大洪慶預禪師(青十三丹霞淳嗣)

[0692b07] 上堂進一步踐他國王水土退一步踏他祖父田園不進不退正在死水中還有出身之路也無蕭騷晚籟松釵短游漾春風柳線長。

[0692b11] 拈云善指路頭而不動口手者必能教人善奔走而不觸當途吾於大洪上堂庶幾矣雖然及其至也猶不能不落于長短詗上座爰補其不足鶯歌柳舞適然會嬈亂春風好一場。

處州治平湡禪師(青十三丹霞淳嗣)

[0692b15] 上堂優游實際妙明家轉步移身指落霞無限白雲猶不見夜乘明月出蘆花。

[0692b18] 拈云治平如此舉揚接引人天即得若論實際家風未免斲釘不密何故落霞與白雲錯莫明月共蘆花參差。

台州天封子歸禪師(青十三淨因成嗣)

[0692b21] 上堂卓拄杖一下召大眾曰八萬四千法門八字打開了也見得麼金鳳夜棲無影樹峰巒纔露海雲遮。

[0692b24] 拈云當時大眾見卓拄杖即散去猶較些子無端被伊召入葛藤窠裡畢竟明得箇甚麼即如老漢恁麼提持雖則掉盡婆心一片也秪是鉛刀割水何故峰巒纔露海雲遮。

東京妙慧尼淨智禪師(青十三淨因成嗣)

[0692b28] 上堂舉趙州勘破婆話曰趙州舌頭連天老婆眉毛覆地分明勘破歸來無限平人瞌睡。

[0692c01] 拈云大小趙州無端錯勘婆子致累古今論量妙慧雖欲分解叵耐猶涉鄉情詗上座不好彰揚只得一齊掩卻。

江州圓通真際禪師(青十三寶峰照嗣)

[0692c04] 常有偈曰不因言句不因人不因物色不因聲夜半吹燈方就枕忽然這天明。

[0692c07] 拈云天台木上座云我悔當時不與圓通說破致令伊向色聲明暗裡作活計至今無出身之路眾中莫有為圓通雪屈者麼出來我且問你不因聲色人言且道因箇甚麼莫是因吹燈也無且喜沒交涉畢竟如何三級浪高魚化龍痴人猶戽夜塘水。

興國軍智通景深禪師(青十三寶峰照嗣)

[0692c13] 參寶峰入室次曰直須斷起滅念向空劫以前掃除玄路不涉正偏盡卻今時全身放下放盡還放方有自由分師聞頓領厥旨峰擊鼓告眾曰深得闡提大死之道後學宜依之因號大死翁。

[0692c18] 拈云本來無一物放下箇甚麼雖然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

[0692c20] 大死翁臨終偈曰不用剃頭何須澡浴一堆紅炎千足萬足雖然如是且道向上還有事也無遂斂目而逝。

[0692c23] 拈云盡謂此翁得大死之道因號大死是則從日至年從生至劫剎那剎那無不大死矣即今末後一著且道又作麼生若云這回方稱大死是為頭上安頭若云更須大死此回則平日所得便成虛妄有人于此定當得許渠親見大死如或不然未免被大死奪卻鼻孔秪如他道向上還有事也無又作麼生道待八十年後為你說破。

衡州花藥智朋禪師(青十三寶峰照嗣)

[0692c30] 上堂海風吹夢嶺猿啼月敢問諸人是何時節恁麼會得無影樹下任遨遊如或不然三條椽下直須打徹。

[0693a03] 拈云十方世界日用頭邊總不出箇見聞覺知花藥秪就見聞覺知裡提起箇是何時節便乃當面和盤托出還會麼如不會象林更資一路且道無影樹植在甚麼處。

越州天衣法聰禪師(青十三石門易嗣)

[0693a07] 上堂幽室寒燈不假挑虛空明月徹雲霄要知日用常無間烈燄光中發異苗。

[0693a10] 拈云天衣若無後語幾被蝦蟆勘破。

西京熊耳慈禪師(青十三天寧誧嗣)

[0693a11] 上堂般若無知應緣而照山僧今日撒屎撒尿這邊放那邊屙東山西嶺笑呵呵幸然一片清涼地剛被熊峰染污他染污他莫啾唧泥牛木馬盡呵叱過犯彌天且莫論再得清明又何日還會麼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0693a16] 拈云東司頭不可向你說佛法趙州則虔誠如彼矣法堂前要顯般若應緣信口便談撒屎撒尿熊耳果頑賴若是乎如今有能於此兩尊宿作用處著得一隻眼許伊這邊那邊如或不然未免被彼屙彔彔染污了眼睛惱亂卻鼻孔。

越州天章樞禪師(青十三大洪智嗣)

[0693a21] 上堂召大眾曰春將至暮思量往古來今秪是箇般調度凝眸昔日家風下足舊時岐路勸君休莫莽鹵眨上眉毛須薦取東村王老笑呵呵此道今人棄如土。

[0693a25] 拈云前言勸君休後言須薦取豈不話作兩橛且問既然休去又薦取箇甚麼直饒天章不為東村王老我要徵渠喚什麼作此道。

明州天童宗玨禪師(青十四長蘆了嗣)

[0693a28] 僧問如何是道師曰十字街頭休斫額。

[0693a30] 拈云盡謂天童善指人道俾趨向者直截歸家不知叮囑處便是危坡萬丈若非活解翻身舉步即登時喪命瑞塔者裏不可點賺於人倘有問時但對曰誰教你落井。

真州北山法通禪師(青十四長蘆了嗣)

[0693b04] 僧問斷言語絕思惟處乞師指示師曰滴水不入石。

[0693b06] 拈云鑿開鳥道還他北山老婆點出龍睛須是象林瞎漢當時見恁麼問即劈頭便棒何故要令伊知些痛痒。

真州長蘆妙覺禪師(青十四長蘆了嗣)

[0693b09] 上堂盡大地是箇解脫門把手拽不肯入雪峰老漢抑逼人作麼既到者裏為甚麼鼻孔在別人手裏良久曰貪觀天上月失卻手中橈。

[0693b13] 拈云雪峰秪要推人落塹不知自無出身之路長蘆欲從險處架橋爭免愈張荊棘兩老漢捺胃作屁聲手段被詗上座捉敗了也還有為伊作主者麼快出來自縛。

明州雪竇聞菴嗣宗禪師(青十四天童覺嗣)

[0693b17] 僧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沒卻你鼻孔曰出水後如何師曰穿卻你眼睛。

[0693b20] 拈云雪竇答處截斷天下人舌頭則不無獨詗上座要問渠或遇無眼鼻漢又穿沒箇甚麼。

[0693b22] 雪竇上堂翠岩不是不說秪為無箇時節今朝快便難逢一句為君剖決露柱本是木頭秤鎚本是生銕諸人若到諸方莫道山僧饒舌。

[0693b25] 拈云作家宗匠別無奇特秪要令人就尋常定動邊認取箇本來面目所以道露柱是木頭秤錘是生銕咄得恁麼不顧舌頭。

[0693b28] 雪竇因僧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烏豆。

[0693b29] 拈云三世諸佛不能用烏豆法所以畢竟要從娘母胎出現歷代祖師不能會烏豆機所以畢竟要假兒孫腳下行雪竇者漢會即似會用卻不得所以畢竟不能塞斷詗上座舌頭且道如何是畢竟不能塞斷詗上座舌頭處聻何不領話。

杭州淨慈自得慧暉禪師(青十四天童覺嗣)

[0693c04] 謁宏智入室次智舉堪嗟去日顏如玉卻歎回時鬢似霜詰之師曰其入離其出微自爾問答無滯智許為室中真子。

[0693c07] 拈云大小淨慈向出入離微間計較若我是天童決不許作真子雖然佛過二千年覓正知見者也難得。

明州瑞岩石窗法恭禪師(青十四天童覺嗣)

[0693c10] 上堂春風楊柳眉春禽弄百舌一片祖師心兩處俱漏泄不動步還家習漏頓消滅暗投玉線芒曉貫金針穴深固實幽遠無人孰辨別慚愧可憐生頭頭俱合轍不念阿彌陀南無乾屎橛無智癡人前第一不得說。

[0693c15] 拈云祖師當年覓心了不可得今那裏得如許多心漏洩設有也是瑞岩捏出底瑞塔不學伊支離分別既然頭頭合轍但信口念南無阿彌陀南無乾屎橛何故至道無難唯嫌揀擇。

常州善權法智禪師(青十四天童覺嗣)

[0693c19] 上堂三界無法何處求心驚蛇入艸飛鳥出林雨過山堂秋夜靜市聲終不到孤岑。

[0693c22] 拈云善權有兩負門既是無法上堂便應啞卻口始得微塵國土不隔于毫端市聲終不到孤岑恐未知當否象林不辭饒舌論量也若更要何處求心且莫向雨過山堂秋夜時著倒好。

臨江軍慧力悟禪師(青十四大洪預嗣)

[0693c26] 上堂一切聲是佛聲簷前雨滴響泠泠一切色是佛色覿面相呈諱不得便恁麼若為明碧天雲外月華清。

[0693c29] 拈云便恁麼去時十方大地皆是箇佛色聲塞滿何處更容慧力安身三十棒教伊吃在何故不合把將聲色便當極頭何況更賺人向天外著摸。

福州雪峰慧深首座(青十四大洪預嗣)

[0694a02] 示眾未得入頭須切切入頭得須教徹雖然得入本無無莫守無無無間歇大洪聞曰深兄說禪若此惜福緣不勝耳。

[0694a05] 拈云首座若無無間歇幾不成斷滅去也雖然猶未脫唱教家前科在即如大洪恁麼道是賞伊是罰伊。

舒州投子道宣禪師(青十四天衣聰嗣)

[0694a08] 久侍天衣一夕聞巡更鈴聲忽猛省曰住住一聲直透青霄路寒潭月皎有誰知泥牛觸折珊瑚樹住後凡有所問以拂子作搖鈴勢。

[0694a12] 拈云者漢從巡更鈴邊撈得箇撥不動底影響便自謂無人知得何異宋人寶石燕住後更向人前賣弄殊不知曹溪波浪如相似無限平人被陸沉。

明州雪竇智鑑禪師(青十五天童玨嗣)

[0694a15] 參翠山宗宗問道者為眾竭力不無其勞師曰須知有不勞者曰尊貴位中留不住時如何師曰觸處相逢不相識曰猶是途中主賓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丙丁吹滅火宗以手掩師口師拓開便行。

[0694a20] 拈云宗中拄箭量外投鍼兩大老相共激揚發明賓主不無盡善但撿點將來翠山慣弄馬騎被驢撲則且置雪竇即能當機圓活不犯鋒輪奈人掩卻口如今莫有能代伊翻案者麼直饒聞早便歸去爭似從來不出門。

越州超化藻禪師(青十五善權智嗣)

[0694a25] 開爐上堂雪滿寒窗燒盡丹霞木佛冰交野渡凍殺府鐵牛直得寒灰發炎片雪不留任運縱橫現成受用諸禪德要會麼衲帔蒙頭坐冷煖了無知。

[0694a29] 拈云大小超化前言不副後語既冷煖無知且道燒盡木佛又作麼生若於此著得隻眼保你親見寒灰發炎片雪不存如或不然兩眸子都被蒙頭漢剜卻。

秦州廣福微菴道勤禪師(青十五雪竇宗嗣)

[0694b03] 上堂舉僧問同安如何是和尚家風安曰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兔懷胎入紫微曰忽遇客來將何秪待安曰金果早朝猿摘去玉華晚後鳳啣來師曰廣福即不然有問如何是和尚家風秪向他道翠竹叢邊歌款乃碧岩深處臥煙蘿忽遇客來如何秪待沒底籃兒盛皓月無心碗子貯清風。

[0694b10] 拈云同安廣福異口同音激揚洞上家風真為得心應手一人向尊貴邊搖舌如禹稷施為無非展帝王事業一人就雍容裏啟齒如顏淵舉措莫不中君子規模可謂互為首尾彰明堯舜之道如今有問瑞塔家風又如何秪對即目理人間事未有工夫答得你且去別時來。

明州天童如淨禪師(青十六雪竇鑒嗣)

[0694b16] 開鑪上堂召眾打圓相曰箇是天童火爐近前則燒殺退後則凍殺忽有箇漢出來道合作麼生[囗@力]火爐動也。

[0694b19] 拈云退與近是他人事我要問天童因甚認火爐作自

[0694b21] 天童上堂靈雲見處桃花開天童見處桃花落桃花開春風催桃花落春風惡靈雲且置莫有與天童相見者麼春風惡桃花躍浪生頭角。

[0694b24] 拈云天童與麼賣弄風流添得靈雲十分意氣但撿點將來兩箇漢俱不免被桃花惑亂象林莫能與救正麼教伊縛把春風來且痛炙一醮。

東谷光禪師(青十六華藏祚嗣)

[0694b27] 上堂舉船子接夾山至覆船而逝因緣頌曰藏身處沒蹤跡無影樹頭靈鳥宅沒蹤跡處莫藏身不萌枝上春花拆有來由誰辨的天曉西風拂拂吹松釵一逕爭拋擲。

[0694c01] 拈云東谷此頌美則美矣未盡善也何故有宅則藏未泯言拆則跡豈亡若夫不萌枝上花開無影樹頭鳳舞此又體用互彰之言非直藏身之謂下文半段似偏饒境致將無從那邊了事卻回者邊行履耶只恐不是玉是玉也大奇如今詗上座也別有一頌不妨具呈明鑒藏身處沒蹤跡靈鳥不栖無影林沒蹤跡處莫藏身空津那覓有神鐔要端的急錐鍼霜落傲空三逕菊月沉愁斷數聲砧。

襄州鹿門覺禪師(青十七天童淨嗣)

[0694c09] 參長翁值上堂曰一箇烏梅似本形蜘蛛結網打青蜓青蜓落了兩片翼堪笑烏梅咬鐵釘師不覺失笑曰早知燈是火飯熟多時。

[0694c13] 拈云長翁從類不得底不妨畫月把硃砂鹿門就說不中邊自甘剜睛安木患簡點將來二俱可笑如今既倒難扶秪得將錯就錯諸有智者因譬得解咄恁麼錯與人下註腳。

青州普照一辨禪師(青十八鹿門覺嗣)

[0694c17] 垂問有口讀不盡無言心自明是則裂破虛空不是則鬼家活計上人端的處道將一句來。

[0694c20] 拈云某甲道即不辭恰值口掛壁上。

[0694c21] 問聲前荐得落在今時句後承當迷頭認影作麼生是空劫以前自

[0694c23] 拈云象林為你保任此事終不虛也遂喝一喝云且道者一喝是聲前是句後若能端的得直下便明空劫前自如或不然切忌鑿七竅。

[0694c26] 問二邊不立中道不安且道甚處相見得箇端的。

[0694c27] 拈云八角磨盤空裏走四洲爍破坐無家。

明州天童雲外岫禪師(青十八直翁舉嗣)

[0694c28] 垂語天童今日大死去也你作麼生救天童今日大死去也你不要相救天童今日大死去也阿誰與我同行。

[0695a01] 拈云盡大地人一死便休唯有天童三死不了如今鄉情難遏不免為之助哀第一問著語云待靈照姐來看日早晚第二問云和尚甚麼年中壽塔第三問云和尚自喚第四婦好須要教者老漢缽袋子雙手分付。

磁州大明寶禪師(青十九普照辨嗣)

[0695a06] 參普照辨公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照云昨日有人恁麼問被打出去也師曰今日又如何照云你得恁麼不識痛癢師禮拜照云可惜許棒折也師直得汗下。

[0695a10] 拈云普照於時見請直指但呵呵大笑不唯令者漢無處窺窬且顯得大人尊貴不親行棒大明自甘喫瞞且置畢竟離四句絕百非直指西來意恁麼提持瑞塔不肯在。

慈雲覺禪師(青十九普照辨嗣)

[0695a14] 普照問不見一法猶是半提作麼生是全提底道理師曰石馬驟千山。

[0695a16] 拈云通玄峰頂不是人間敢問慈雲尊足曾踏著也未。

玉溪通玄圓通禪師(青十九普照辨嗣)

[0695a18] 嘗著百問一以手向空中點一點曰且道者一點明什麼邊事。

[0695a20] 拈云通玄竭盡好手秪向空中點得一點要且未曾到在直饒向空外能點得一點撿點將來也秪成箇脫空秪如伊道明什麼邊事畢竟是明什麼邊事瞞詗上座不得。

鄭州普照寶禪師(青十九普照辨嗣)

[0695a24] 嘗於淦陽造仰山寺忽有題詩柱上者曰人道斑鳩拙我道斑鳩巧一根兩根柴便是家緣了師睹之忽有悟。

[0695a27] 拈云普照之悟為悟巧拙無定名為悟巧拙皆妙用直饒別有真趣也未免隨人語轉。

明州雪竇無印大證禪師(青十九天童岫嗣)

[0695a29] 上堂千說萬說不若覿面一見昨日二十九今朝七月一報汝參玄人此中有深秘娘生兩雙眼箇箇如黑漆急急急回頭覷破天真佛良久曰且道是甚面目。

[0695b03] 拈云動則影現覺則冰生不動不覺正在死水裏雪竇能教人不犯此三方可與說天真佛不然任即回頭覷破也秪是箇第二月。

大原府王山體禪師(青二十大明寶嗣)

[0695b06] 參大明躬為侍者戮力十年秘重深嚴不見參學一日抽單罔不疑怪或問明侍者何往明曰諸方來諸方去何介意哉曰參學何如明曰道有參學裁他頭角道無參學減他威光一眾方疑後承記莂。

[0695b11] 拈云侍者秪與麼去一眾便摸他腳跟不著大明因風吹火乃與伊印破面門至今去住不得。

磁州大明雪巖滿禪師(青二十一王山體嗣)

[0695b13] 初參普照寶寶曰兄弟年俊正宜參扣老僧當年念念以佛法為事師遽避席進曰和尚而今如何寶曰如生冤家相似師曰若不得此語幾累我枉行千里寶下禪床握手曰作家那。

[0695b18] 拈云伶利者見道念念以佛法為事便好掀倒禪床何故佛法二字早是污了耳根那堪更道而今如何雖然也不得艸艸直要問得者老漢腳跟點地方見作家是則是雪巖不免被人著賊。

[0695b22] 雪巖上堂舉洞山解夏云秋初夏末兄弟東去西去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良久云秪如萬里無寸草作麼生去石霜曰出門便是草大陽曰直饒不出門亦是草漫漫地師云三箇老漢雖然異口同音未免撞頭磕額何故一人大開口了合不得一人高抬腳了放不下一人緊閉門了出不去王山即不然遍十方界非外全在一微塵在一微塵非內遍十方界秪者一微塵及盡不可得也向那裏安門甚處入草還委悉麼休侵洞嶺初秋草請看疏山臘月蓮。

[0695c01] 拈云雪巖與伊三箇老漢結款當則當爭奈自被人勾入草裏至今出身不得還委悉麼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

勝默光禪師(青二十一王山體嗣)

[0695c04] 示眾舉麻谷到章敬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敬曰是是谷又到南泉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泉曰不是不是師云是無可是非無真非是非無主萬善同歸梟雞晝夜徒自支離我無三寸鱉得喚龜迦葉不肯一任攢眉。

[0695c09] 拈云是還章敬不是還南泉麻谷自攜錫去一些事也無無端被勝默粥飯氣不消又鼓作是非論量帶累龜鱉梟雞互證不出鼻祖不從滅盡定起而教詔云佛法不是者箇道理。

燕京報恩萬松行秀禪師(青二十二雪巖滿嗣)

[0695c13] 示眾機輪轉處智眼猶迷寶鏡開時殲塵不度開拳不落地應物善知時兩刃相逢如何回互。

[0695c16] 拈云萬松提持洞上宗綱可有運斤之作瑞塔如今要與伊相見且作麼生機輪轉處智眼猶迷咄寶鏡開時殲塵不度咄開拳不落地應物善知時咄兩刃相逢如何回互咄此四喝有一喝覿面全提有一喝混然無諱有一喝有無不落有一喝偏正雙泯更有一喝不在四喝內外中間且道在什麼處咄。

[0695c23] 報恩問僧俱胝豎指意旨如何僧乃豎指師曰秪者箇更別有僧無語師便喝出。

[0695c25] 拈云者僧浪欲效嚬不知醜從拙露且置報恩若不喝出俱胝指頭至今無伸屈處雖然猶未可謂徹底為人在何故當時見豎指即咬斷豈不令伊立見古人。

竹林巨川海禪師(青二十二雪巖滿嗣)

[0695c29] 風鈴頌曰銅唇鐵舌太尖新樓角懸來不記春言外八千三昧法因風說與箇中人。

[0696a02] 拈云竹林只解因風作活且問風未生時百千三昧向甚麼處著。

中都萬壽雪庭福裕禪師(青二十三報恩秀嗣)

[0696a04] 問僧道源不遠性海非遙且道畢竟在什麼處僧不契師便喝。

[0696a06] 拈云道源性海敢問是一是二若是一云何異名若是二又成兩箇者裏須透得過始見萬壽簡要為人如或不然未免覿面隔千里。

[0696a09] 萬壽因僧問如何是向上尊貴一路師曰漁歌驚起沙汀鷺飛出蘆花不見蹤。

[0696a11] 拈云萬壽盡力提持秪明得過今時一色耳寧知尊貴一路自別誰敢論量乎。

燕京報恩林泉從倫禪師(青二十三報恩秀嗣)

[0696a13] 元世祖詔入內殿與帝師論道帝問祖師公案師舉六祖非風旛動仁者心動話對之帝師詰云實風旛動何名心動師豎拂子拂一拂曰且道是什麼動帝師無語師曰不可更道一切唯心萬法唯識也。

[0696a18] 拈云報恩當時但說且道是什麼動便爾休去不唯令祖師公案似黃金增色亦使帝師久後有箇悟處乃無端錯下註腳真為龍頭蛇尾好與三十痛棒何故不合於帝王前和砆談玉。

登封嵩山靈隱文泰禪師(青二十四萬壽裕嗣)

[0696a22] 參雪庭于少室庭問當機一句試拈出看師擬開口庭曰家產被人藉沒了也還在者裏叫屈師撫掌曰爭奈我何庭曰者風顛漢出去師曰仁義道中且與一拜。

[0696a26] 拈云靈隱纔見問時便好與攔腮一掌老漢縱有閃電之機亦應回顧不及乃當斷不斷反被伊掣落鼻孔真箇失錢遭罪雖然末上一拜須知是死蛇噴毒。

[0696a30] 靈隱臨終謂維那曰古人坐脫立化即不無於衲僧分上皆餘事也山僧則不然言畢遂掩息右脅吉祥而逝。

[0696b03] 拈云靈隱臨末秪道箇山僧則不然遂令千古上下裝奇捏怪者一時瓦解冰消真為大人作略矣雖然是他吉祥而逝畢竟向甚麼處去。

太原中林智泰禪師(青二十四萬壽裕嗣)

[0696b06] 僧問如何得不涉動靜去師曰偏界絕纖塵通身無影像。

[0696b08] 拈云中林答處是則透一色超一切心我者裏則不然妙在一漚前豈容千聖眼。

安平守讓禪師(青二十四萬壽裕嗣)

[0696b10] 示眾殺人刀活人劍是上古風規山僧者裏不費磨礱用得恰好且道此箇把柄從何處得來嵩山千丈雪熊耳一輪月復喝一喝。

[0696b13] 拈云若是瑞塔但說到者裏不費磨礱用得恰好喝一喝便休不唯俾天下人聞者立喪命根亦令千古下無討把柄處何故我此一喝如金剛王。

弁州太子久善禪師(青二十四萬壽裕嗣)

[0696b16] 上堂舉僧問大龍色身敗壞如何是堅固法身龍云山花開似錦澗水湛如藍師曰大龍恁麼道山僧則不然若有問色身敗壞如何是堅固法身向他道山花瞎人眼澗水毒人耳鶴不戀幽窠龍不藏死水。

[0696b21] 拈云二尊宿一期話盡春園風景不知猶是錯認客裏雲山且道瑞塔有甚正眼處倘有躡前致問時但祗對云皮爛骨殘嗟莫掩灰飛煙滅訝郎當。

燕京鞍山月泉同新禪師(青二十四報恩倫嗣)

[0696b24] 示寂說偈曰來無所從去亦無方驀豎拳云且道者箇還有窒礙也無放拳曰撒手縱橫雲天蒼蒼瞑目便逝。

[0696b27] 拈云鞍山臨寂尚要搬弄拳頭唇腦不免為大方家失笑瑞塔他年臨寂斷不作者般態度何故去來生死尋常事不必裝奇惑亂人。

西京還源寶應福遇禪師(青二十五少室泰嗣)

[0696b30] 僧問如何是西來的的大意師曰風送泉聲來几畔月移花影到窗前。

[0696c03] 拈云且道風靜月沉聲影不彰時西來意在什麼處有能為寶應作主者出來試道看。

濟南府靈巖秋江潔禪師(青二十五少室泰嗣)

[0696c05] 因雪軒成參師問甚處來曰青州師曰帶得青州布衫來麼曰呈似和尚了也師曰三十棒且待別時。

[0696c08] 拈云靈巖見兔放鷹雪軒因鍼投芥雖則節拍相和爭奈傍人冷眼咦布衫觔兩饒無恙究竟將來堪甚麼。

南陽香嚴淳拙文才禪師(青二十六寶應遇嗣)

[0696c11] 僧問如何是理法界師曰虛空撲落地粉碎不成文如何是事法界師曰到來家蕩盡免作屋中愚如何是事理無礙法界師曰三冬枯木秀九夏雪花飛如何是事事無礙法界師曰清風伴明月野老笑相親。

[0696c16] 拈云祖意教意自來三千年冰炭不相入唯有香嚴解拈葛藤作拄杖用雖然秪其指點四法界若作祖意商量未免葛藤絆倒若作教意端委爭奈拄杖正令方行有能於此分疏得拄杖即是葛藤詗上座如今更於葛藤上添箇芒索要與古人接嘴如何是理法界乾坤無寸土大地不逢人如何是事法界到江吳地盡隔岸越山多如何是事理無礙法界玄珠澄赤水神劍躍深淵如何是事事無礙法界婦搖機軋軋兒弄口[口*過][口*過]且道此外還有事也無唵[口*藍]莎訶。

金陵天界雪軒道成禪師(青二十六靈岩潔嗣)

[0696c26] 依秋江潔一日潔謂曰金鎖玄關曾打開盡也未師曰千年桃核裏覓甚舊時仁潔頷之。

[0696c29] 拈云雪軒被靈岩輕輕拶著直得皮膚落盡骨髓郎當至今無可收拾處當時老漢倘是作家但云原來空殼有人鑽看伊又如何秪對待纔開口即連棒打出豈不見橫按莫邪存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

[0697a04] 雪軒因明太祖詔對稱旨命住持天界師奏不會佛法上製詩鐫金榜令懸法堂尊重甚至。

[0697a06] 拈云我要覓一箇不會佛法底人作國師古人曾有此語雪軒纔被太祖詔命住持便奏不會佛法將謂合他古轍不知正類刻舟若非明主信重恩隆當時趁出國門有在雖然若論佛法也要人撐持。

盤山遇禪師(青二十六寶應達嗣)

[0697a11] 上堂諸方尊宿皆好舉話接待衲僧山僧今日效嚬也舉一則供養大眾良久云莫怪空疏便下座復顧侍者曰拄杖聻者曰在者裏師曰各各領取一頓。

[0697a15] 拈云盤山於諸方說不到處拈出箇莫怪空疏可謂作家相為獨惜無人解會一眾若是仙陀見良久便散去管教者老漢照顧拄杖不及。

太原斌禪師(青二十六寶應達嗣)

[0697a18] 上堂以手屈指數曰西天四七東土二三算到一千七百總出我者指頭不得噫罷罷得歸去時且歸去莫落他人指數中。

[0697a21] 拈云太原秪會得一巴楂數便爾目無東西我當時見恁麼道捉刀連臂截斷問伊還數得箇甚麼不圖與古人出氣且要令後來者知數量沒交涉雖然也須信其苦口。

西京天慶息菴義讓禪師(青二十六封龍就嗣)

[0697a25] 參封龍就公一日呈達磨皮髓頌就問達磨皮髓皆被諸子得之且道隻履西歸者是箇什麼師曰且喜和尚猶記得就曰是則是我終有些疑你師曰恁麼則老胡有賴也就顧謂侍僧曰何如。

[0697a30] 拈云向非天慶鼻直眉橫達磨幾乎攪亂中國也然則一期詰問便不得草草獨是封龍終欠辣手拏定致使推過侍僧不無令人暗地咬指。

南陽萬安松庭子嚴禪師(青二十七香嚴材嗣)

[0697b03] 僧問和尚陞座人天駢集秦封槐為甚不來聽法師曰闍黎聽他說法有分。

[0697b06] 拈云盡謂松庭被人一拶直得無理可伸推過秦封槐不知老漢會盡無情說法纔搔著處便將禺于絡索調調刁刁滾向當前爭奈者僧有眼如聾有耳如盲自生鈍置雖然畢竟秦封槐欲說時把甚麼為聽若道耳聽落松庭窠裏若道眼聽落象林圈內有能道得聽處分明終不依草附木。

[0697b12] 萬安主少室時力田給眾嘗有偈曰晝拈塊石驅山鬼夜坐窠菴逐野豚讀此可見師之古風矣。

[0697b14] 拈云維摩與眾魔共一手作諸勞侶萬安則晝驅鬼而夜逐豚一則過于和光一則太為刮篤總不禁傍人撿點有者道詗上座聻向云寧可作侶逐豚最怕白日見鬼。

佛岩稔禪師(青二十七香嚴材嗣)

[0697b18] 上堂英雄識英雄豪傑喜豪傑山僧非二者一生友難結獨有七尺藤相憐還相悅夜來忽反目要椎我腰折諸兄弟你道他為何如此謂我太把達磨心髓為人都漏洩。

[0697b22] 拈云佛岩恁麼告報漏洩則且從未審喚什麼作達磨心髓倘能當下拈出不妨英雄豪傑如或不然拄杖腰折未放伊在。

古蔡元禪師(青二十七香嚴材嗣)

[0697b25] 小參今夜不答話僧出師曰討棒喫的漢有甚了期僧曰何不便棒師曰賊是小人拈拄杖便歸方丈。

[0697b28] 拈云將謂古蔡善於回互不動干戈而太平自致不知被者僧一拶便露出醜腳來何故若是君子爭識小人。

金陵靈谷正映禪師(青二十七靈谷謙嗣)

[0697c01] 僧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兔角杖挑天上月龜毛拂散海濱雲曰恁麼則人天胥慶四海歸仁也師曰且合取口。

[0697c04] 拈云洒洞水一滴作大地陽春好手固稱靈谷我且問渠兔角杖與龜毛拂從什麼人致得若來處不明終不得作好人論。

大都天寧壽禪師(青二十七空相珪嗣)

[0697c07] 上堂驢事未了馬事到來忙忙大地誰是放懷呵呵呵歸去來無根樹子清風起不待春回花自開。

[0697c10] 拈云天寧恁麼道是放懷不放懷若放懷為什麼被清風管帶直饒道得了事也是花自無情有意開。

州熊耳山崧溪子定禪師(青二十七天慶讓嗣)

[0697c13] 一日謂門人曰吾順化時至汝輩甚勿以世情眷戀有乖道誼末後一句聽吾分付言訖就枕泊然而逝。

[0697c16] 拈云末後句從上佛祖共相竭力俱提掇不起熊耳臨寂極盡婆心也秪道得箇聽吾分付畢竟末後句是甚麼奇特得恁麼難著手瑞塔今日不惜身命剖向諸人良久云秪者是。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5 冊 No. B336 南海寶象林慧弓詗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