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4nB309_002 雲腹智禪師語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4 冊 » No.B309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雲腹智禪師語錄卷第二

小參

[0558a05] 十五日已前捏定死蛇頭不通一線十五日已後放出水牯牛直衝沙界正當十五日也不放也不收全體堂堂渾不露塵塵剎剎覷無門你等諸人還委悉麼卓拄杖云是處是慈氏無門無善財。

[0558a09] 小參舉達磨至東土始見梁武帝帝問曰朕自即位以來造寺修佛度僧無數有何功德磨云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似有若無帝曰如何是真功德磨云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與世求師云鼻祖八字打開不覺眉毛拖地武帝恁麼措問較若蕭何畫一要知其間消息別有春風一律今明宇薛居士亦能造寺修佛行檀波羅蜜亦不住在人天小果位中何也為伊所作福德不應貪著豈不超古人一頭地去也還會麼若能如是見方名越格人。

[0558a18] 小參三界無法何處求心拈拄杖卓一卓云若恁麼會去一任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脫或未然欲得出頭待驢去喝一喝。

[0558a21] 小參不冷不熱五穀不結飲水止渴畏寒向火上智下愚洞然明白問著箇事耳燒面熱秖如洞山道寒時寒殺闍黎熱時熱殺闍黎又作麼生中和與伊通箇消息熱有松風水石寒有柴炭紙衾也不是順風放火也不是誇富欺貪恁麼受用只是難消還委悉麼有限身心時不待無情寒暑日相催。

[0558a27] 小參驀豎拂子云只是者箇拂子因甚千沒奈何萬沒奈何忽擲下云無事閑把住冷地惹人愁且道是甚心行只緣太親切擬薦便支離。

[0558a30] 小參問拶斷黃金鎖虛空飛鐵鷂頡頏任去來生死絕朕兆如何是獨脫一句師云眉毛在眼上進云恁麼則天上人間隨念至更嫌何處不風流師云照顧腳跟問金風拂面滿林間一物長靈不變遷且道生知禪德即今在什麼處安身立命師拈拄杖云相隨來也乃云休公薦徒請小參山僧無法可當前幸有龍牙老漢在杖頭指處得超然雖然如是且道那裏是他去處一塵纔舉似全體現優曇。

[0558b08] 中秋小參問萬象光輝時如何師云眼華作麼進云人逢好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師云刺瞎汝眼乃云年年歲月總一般今歷過閏八月十五日前渾不覺十五日已後黑漫漫且道正當十五日試問諸人作麼觀良久云舉目人皆見光輝天下明。

[0558b13] 小參春至華開俱漏泄非青非黃非赤白珍重闍黎仔細觀莫隨眼境妄分別別葛藤有話無人說喝一喝下座。

[0558b16] 迎華嚴象老人靈骨歸示眾宗風院裏別來時念有不見師今日迎歸重一晤了然面目儼如斯汝等不知先師自龍蟠開法以來幾住名剎後於楞伽玉峰丁甲申之變白刃春風蜀中幾無完土師乃拽杖酉陽時司主醇公親炙座下即於大酉洞天新刱一剎延師駐蹕後退居白果山華嚴禪寺一日師率眾刈茅見一古塔空無所藏不知何時建造待旬耆亦不知之後一月唱滅遂收靈骨瘞於斯焉山僧慮其塔近要服特遣印寰等二千餘里迎歸大眾自別後至今廿有四載方纔圓成者則公案此段因緣信非偶然不是冤家不聚頭勿煩久立言畢潸然歸方丈。

[0558b28] 埽開山傳法禪師塔闢千秋法社開人天眼目轉無盡輪寧有窮矣遂拈帚召眾云鳥啼華笑長春秖貴家風如始。

法語

示風谷上座

[0558c03] 上座初參吾法叔雪門和尚次謁洞上長老久侍凡師而法門細大靡不經歷至於寓黔中數載迴龍接納不厭真乃濟人之心深切他日法門柱石未易言也且上座賦性簡直未薰雜染造道之器可佳若以初心而咨向往何愁不到古人田地然此者片田地分付來多少時也故云我立地待汝搆去所以三世諸佛歷代祖師出興於世無非發明者片田地若辦肯心必不相賺只須一斷一切斷一成一切成更莫思前算後譬如金翅鳥王劈海直取龍吞不向別處流轉管教得大受用豈不慶快平生那時推己利人而兩得又何慮檀度之不普哉書此以為異日啐地一聲之助切莫到中和門下抱贓叫屈。

示海巒監院

[0558c16] 建叢林立規矩乃古今之賢士修道德齊禮樂實住持之紀綱大抵扶樹宗教須是其人今公叢林整肅粥飯精潔四來禪者景仰無窮復請山僧拈提向上誘掖方來多多益善但肯就裏韜光斂彩世事任緣究竟箇事復何難哉奈病軀不能久留今將行矣書此一段葛藤以酬令德。

示共如庫司

[0558c23] 上人清涼作庫司職滿束裝便歸去缽盂錫杖仍舊留把茅且向九峰卓恐汝未到休歇處山野重重為舉說楊岐有箇金剛圈要爾努力急跳出跳得出時伸腳眠也無祖兮也無佛。

示法空禪人

[0558c28] 爾號法空只須依此體會更莫向外馳求當觀諸法本來空寂不礙自性真空蓋由逐境生心種種取舍種種欣厭種種憎嫉種種遮障所以光不透脫汝但向舉心動念處坐臥經行時直諦審觀一朝豁開頂門正眼回觀諸法本來空寂始不負汝法空之號也勉之。

示博知禪人

[0559a05] 衲子立志須要氣骨如山撼搖不動行腳參方亦當具眼有可親近者久久相依時中請益必要討箇分曉向上提持雖在師家本分一著貴乎自悟不見二祖立雪斷臂乞達磨安心磨云將心來與汝安祖云覓心了不可得磨云與汝安心竟如此看來不過以心印心而已寧有他哉果能如是體會不負行腳到頭終是覓山歸。

示印寰監寺

[0559a13] 覷破塵緣事來透祖師機識得盧能老諸行悉無虧一偈超諸有亙古五宗師叢林作矩則非是小根基吾今勤策汝理事莫相違果能向上趣真是出家兒古德云與其老死丘壑不若領眾行道於叢林者上也汝其勉之。

示湛然明空二昆季

[0559a19] 參禪學道唯要立志志若不堅久之則打退鼓矣蓋謂爾等從無始來有廣大靈通底覺性寂然湛然縱經塵劫無有一毫遮覆秖因漸染習氣隨時遷移不覺被無明煩惱收攝去也今雖知非由然兒戲山僧恐汝立志不堅信不及此故葛藤如許。

示達心禪人

[0559a25] 明心達本衲僧行履既為生死出家故當立地堅真不可逢人矜恃好處況一生所作所為所見所聞惡知惡解無非習氣若習氣不除則有妨於正念也且爾在法門日淺未經陶汰豈可擅自稱師云我是大修行人不獨顢頇自己亦取識者之笑爾珍重珍重。

示玄谷禪人

[0559b01] 出家兒立志須要孤硬行事故當遠大不可作庸人之態顢頇過日蓋參玄之士如珠走盤此處不契則彼處發明豈可甘心自畫耶若恃聰明之資不肯見人只管因因循循隨逆順境轉去此乃不唧溜中之不唧溜漢也公茂出家正好向道心堅固之際拌命做去有時腳跟線斷[囗@力]地一聲便是汝放身捨命處也方了初志汝其勉旃。

示福之汪居士

[0559b09] 居士幼時誤走歧路致令居士不甚顛倒邇來知非一念猛省可謂急流勇退真丈夫也復乞法語以為朝夕究竟山僧道只須向知非處絕倒把斷要津看者顛倒底是箇什麼看來看去看到心空及第處不見有一物出入往來依舊只是箇汪福之那時來喫山僧痛棒。

示閏宇胡居士

[0559b16] 向上一事獨選英靈若果是箇漢不問如何若何便乃單刀直入蓋謂居士不曾見人雖有如是根器依稀過了然此事不可自恃聰明解會亦不在語言文字上搜求亦不得作道理主持亦不得作轉語印過只須向言無展事語不投機處徹底掀翻始得儻若半信半疑虛過一生莫言不道。

示占圍劉居士

[0559b23] 塵中作得主世上罕有此應物須及時莫問張王李女嫁並男婚不學龐老子尋常日用中行已貴有恥光陰莫虛度努力超生死一朝夢眼開不孤今日矣。

示夏氏妙果

[0559b27] 我此法門無論僧俗男女平等一如只要當人深信此事生死念切不愁不到恁麼田地汝雖女流宛有男子之見特持片香乞法語山僧愍其致誠命名曰妙果蓋念佛修行必證妙果若依此而修有時一念知歸則成佛無疑也。

示趙氏婆子

[0559c03] 念佛無巧拙止要生死切生死心若切無有不了徹生死心不切終是門外客因循復因循斷送老頭白即今須了辦免教閻老責有時省得來方明真實說。

示明宇薛居士

[0559c07] 居士在世緣中千足萬足乃能訪道於清涼惜乎山僧不解方便單單止有條無情拄杖擬欲奉汝一棒秖恐居士承當不下若承當去他日見道以此為證。

書問

復玄象廖居士

[0559c12] 讀來翰深生慶慰知居士金湯法門為道篤切不拘形跡往往書中請益開示並偈頌等語致誠致誠歷觀古人挺特見於天下者未有不得於刱闢而得於因循者也故惟豪傑能之耳公夙有靈根纔聞舉著胸次灑然不甚欣躍只將欣躍之心一齊坐斷不起解會如獅子遊行不假伴侶壯士屈臂不藉他力秖貴一念猛省一切現成正如力士額珠原未他失者恁麼會去多少省力捨此他求則不可也來諭所說雖是不欺但恐心意識之所著述終難保任務須徹底掀翻始得不見趙州八十行腳不休者只要到佛之一字吾不喜聞方纔休歇所以此事只在恒一不貴多聞公能如此用心一朝擊碎額珠塵勞業識盡淨光輝那時也不疑佛也不疑祖三教鼻孔一串穿卻始知原來不姓廖亦不喚作官人便是一箇脫灑閑道人也何如。

    又

[0559c28] 大都此事須趁初心猛利討箇分曉豎起脊梁全身翻轉把世出世間一切見聞覺知善惡境界一口吞盡不留毫末自然蓋天蓋地赤條條去也不然日久歲深心疲力倦遇境逢緣忘失初念昔襄州龐蘊居士初謁石頭乃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頭以手掩其口豁然有省後參馬祖復躡前問祖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士於言下頓領玄旨更不回頭轉腦出言吐語越古超今蓋天蓋地者是千古在家學道底樣子願居士深根固蒂他日吸盡西江將此語一照莫道山僧塗污公之面門也。

復清涼眾護法

[0560a09] 來書欲山僧再打鼓笛此意甚佳即當奉命但病軀疏僻不諳世禮恐弗能應酬人事秖可於休下嚼橡飲泉以終餘生惟高明諒之。

復總戎定宇段公(諱時選)

[0560a13] 來論謂看本來無一事何為不得閑就中說話秖見目前虛豁未到究竟田地所以光不透脫行事之際未免無礙耳昔張無盡見兜率悅禪師一語契合悟得自己本有不從人得遂歸家穩坐依然攝政立勳此不壞世間相而求實相之大丈夫也今公之行履堅真學道篤切不減無盡張公秖少此絕倒耳待過普城把手一笑。

復陽燄智旭上座

[0560a21] 適閱來翰不甚慶幸當此祖燈寥落之際真實為道者萬無一二公一旦拋卻五經七史灰心泯志向者冷地上作箇活計又是世間第一等討便宜底人也至若究華嚴宗旨乃公用心之善當知此箇圓頓法門廣大究竟只在剖一微塵而出大千經卷須當著眼始得不可容易放過至於諸祖誡人迸文字而參悟者總為學語之流尋行數墨障自悟門不肯體會自己本命元辰為究竟事也所謂看教明心離指見月若只翫其文而不究其旨猶若烝沙作飯焉能飽人乎哉諭中謂彌勒樓閣人人本有非善財參之而始開不參而遂闔等語是則是秖是未在切莫作道理一味印過則老胡絕望之日近矣不見善財經歷一百一十由旬參五十三師及見彌勒彈指方纔得入入已見阿僧祗彌勒有阿僧祗諸佛現阿僧祗三昧又見彌勒從初發心修行一一奇妙之境與自己根本聖智悉在其中盡得圓滿也若言八窗洞達四顧玲瓏如上所說其中廣大無比擴充無量又豈類八窗之微不能容一探竿乎昔華嚴覺禪師初習華嚴誦至現相品云佛身無有生而能示出生法性如虛空諸佛於中住無住亦無去處處皆見佛遂悟華嚴宗旨講詞宏放眾所歎服一日南堂靜禪師謂曰觀公講說獨步西南惜乎未解離文字相耳儻問道方外即今之周金剛也師即欣然罷講南依圓悟一日入室悟舉羅山道有言時踞虎頭收虎尾第一句下明宗旨無言時覿露機鋒如同電拂作麼生會師不能對夙夜參究忽然有省作偈呈悟曰家住孤峰頂常半掩門自嗟身已老活計付兒孫悟見許可次日入室悟又問昨日公案作麼生師擬對悟便喝曰佛法不是者箇道理師復留五載轉更迷悶後於廬山栖賢閱浮山遠禪師削執論云若悟有親疏豈有栴檀林中卻生臭艸豁然契悟作偈寄悟曰出林依舊入蓬蒿天網恢恢不可逃誰信業緣無避處歸來不怕語聲高悟大奇持以示眾曰覺華嚴徹矣如覺公之不肯便休悟祖之為人到底此意又不可不使公知之山僧所以區區如此者蓋謂與公法情膠固不得不爾幸勿以我為介。

復龍宇潘居士

[0560b28] 山僧飯罷每日埽石打坐亦不知有天上人間之事忽接來教方知居士鑽故紙打葛藤殊不知此事道箇直指已是曲了何故平地上牽枝引蔓致令山僧失足一跌試問居士喚什麼作曇華又喚什麼作菩提不妨親來通箇消息去。

復金沙張居士

[0560c04] 接來教並偈語讀之深省我杖頭耳就中謂去我咫尺何不放三尺光者是何言歟據此識見寧不孤負己靈也殊不知人人本有之光輝天鑑地耀古騰今世出世間誰能侵占他一絲毫去如人遠涉江南海北歸來舉目存心其光無處不照又何止三尺乎。

    又

[0560c10] 昨復來翰其中已曲盡大意多見居士不薦一味要說道理以為會禪不見法華云盡思共度量亦復不能知然此事上無攀仰下絕己躬廣大靈通古今絕待靈利作家自合知歸豈容話會者哉若是中下之流自有三乘十二分教接引好怪得我又疑古今問道之語堆集萬卷不知此段因緣皆從南嶽青原二枝派別為五方圓任器水體是同至於建叢林立規矩蓋為眾廣事繁因時治宜或垂一言或出一令或幽或顯或抑或揚非苟然也無非發明箇事其於德山拈棒秘魔擎叉雪峰輥毬普化搖鈴其中直指者不甚枚舉且山野之意凡有來者但向上提去不管他信不信行不行任他顛倒居士若實為此事必須將者些見解盡淨埽除徹底一翻轉來見得自己本有不從人得那時開口閉口也得說悟說迷也得說生說死也得說心說性也得說凡說聖也得乃至說禪說教說定說慧一切語言文字資生業等無有不得若只說道理一味印過從今生說至盡未來劫未敢相許珍重珍重。

復月空禪人

[0560c29] 上座來書一一皆悟後語耳若果如是則幸也山僧細翫之未在假饒徹底悟去若將悟處硬作主宰猶是自顢更須颺卻悟底始得相應爾果要真實參禪急須放下放下勿欺自心可也。

    又

[0561a04] 來意區區所說者無他只要山野拄杖點首若果到恁麼田地自合識羞又豈待人肯也殊不知欲求無上妙道須是久受勤苦千磨萬鍊計窮力盡無你心思言議處無你措手足處豁然啐地折嚗地斷[囗@力]一聲翻轉面皮始知汝不吾欺也不見南嶽讓見大鑒之後猶執事十五秋馬祖見讓之時亦相從十餘載方了此事豈容易而充選者哉汝雖來往幾次不肯實心參究亦且書生之態罔脫未曾淘汰箇衲僧氣象若肯隨中和住得十年五載習氣盡淨無有絲毫礙翳蹋著本地風光那時山野拄杖子點頭猶未晚也勉之。

雜偈

懷象崖老和尚

大酉洞天非世間高高雲路幾能攀八行欲寄何由至鎮日看山不到山

鎮日看山不到山烽煙蔽野路途艱艸鞋無自通消息猶憶風規啟後賢

不露鋒芒卻自閑白雲深處枕高眠幾回夢裏頻相委歷歷谿山落落煙

寄東山止法兄

兄去煙墩我向秦雲山楚水幾經春五龍院裏曾分座贏得先師累後人

示太峰上座

行腳多艱事未符老來方覺費躊躕豁開心眼空霄漢歷盡層巒峰亦無

示會也上座

剎土微塵一句收那堪直指問根由只須坐斷今時也始信橋流水不流

寄達遠上座

中和法嗣汝為先拄地撐天望爾前黃檗宗風千古勝因循空過好時緣

寄彌光上座

一菴深隱樂華峰萬事無干心自通莫謂無心云是道森羅萬象此光中

示印心監寺

玉冠崇福又西峰十載殷勤道行濃自是乘悲曾有願精金百鍊用無窮

示印寰監院

四九知非上我門而今行履果符心危亡不顧向前去始作金毛吼出林

示惺初副寺

參禪須透祖師關不透如何達本然奮力一鎚擊碎也始知教外有單傳

贈天倪上座瀝血書經

大千經卷一微塵海墨難書者段真端的不妨親剖出頭頭法法總相應

示月輝禪人

突出當空月一輪輝天鑒地絕埃塵禪人就裏宜參取舉首明明洞本真

示無作老衲

衣裏明珠晝夜光徒勞紙上去尋行瞿曇金口親分付指出明明不覆藏

示達心禪人

圓明一點露堂堂者裏如何有覆藏打瓦鑽龜徒卜度那知觸處即心王

示夢覺禪人

覺得從前總是非而今動靜莫相違直須提起吹毛利剖出當人第一機

示德坤禪人

頂笠腰包箇衲僧終朝抱屈上人門自家寶藏原無失向外馳求喪德坤

示道常監院

心如鐵石志如山日用公私無間然不異當年盧行者心空及第有衣傳

示豁融禪人

聖凡兩路俱坐斷只看趙州一箇無拶得虛空粉碎也塵塵剎剎絕之乎

復古山張居士

最上關頭達者稀揚眉錯目前機秖饒劍氣衝牛斗到此難將正眼窺

贈慈化陶居士

昔日龐公嗣馬祖今朝慈化紹西峰道通天地無今古只在當人一念中

贈法普陳婆子

佛即心兮心即佛從來凡聖共同途果能直下承當去便是吾家千里駒

示司藥金成衣

汝之號也金司藥有病何曾醫得著捨短從長自剪裁分明處處露頭角

示紹宇李居士

宇宙雖寬無別路腳跟下事貴相親邦畿千里惟民止好去安居莫問人

示正宇舒居士

擬欲修行信不堅因循卻被葛藤纏六根結解如如佛秖要當人不變遷

示定宇王居士

箇事堂堂絕正偏不須規矩定方圓湖南長老分明道自古長安風月天

示忠宇梁居士

自覺紅塵苦太忙特來叩我究心王山僧指出彌陀佛十二時中常放光

示瑞靈劉居士

靈符時在握隨處契本來分明舉似汝不用巧安排

題復生栦(有序)

[0562a08] 西峰自劫灰之後四山皆濯濯焉獨此古栦一株其圍四合而長不啻百二十尺矣予癸卯冬過此生氣不存至明年春受請入院未幾向東一枝忽榮猶絕後再甦今將四載千枝萬葉無一不秀矣。

蒼蒼獨占一峰頭經雨經風不計秋枯卻多今復茂依然千古蔭無休

真讚

初祖

兩眼似漆一葦東來骨骨董董惹人疑猜咦賺得神光墮一臂至今大地成禍胎

自讚(順欽陳居士請)

繼曹谿之宗中黃檗之毒慣使子胡一隻狗剜心剖腹賣弄楊岐三腳驢神出鬼沒到處人多訕謗只為直不藏曲撞著順欽陳居士圖我之醜於紙軸阿呵呵會也麼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佛事

清涼挂板

[0562a26] 師豎椎云會麼此是佛祖弘規人天軌範縣之則中外嚴肅瞻之則上下整齊擊之則乾坤震動聲之則沙界咸聞正當恁麼時又且如何遂擊云一擊敲開千聖眼箇中誰不證圓通。

[0562a30] 為益乘婆子起龕萬緣俱放下恩愛一齊拋返向無生國堂堂路不遙遂以杖擊龕云急須薦一聲佛送出塵囂。

[0562b03] 為鳳川賀居士火舉起炬云了卻幻軀頓空三際鳳川鳳川須當如是攛下炬云大洋海底火燒天直下翻身信步去。

雲腹智禪師語錄卷第二終

[0562b07]  (門弟子益(慧 省) 益(眼 韞) (性空 寂雲 聯旭 道常 悟明 性一)同刻 (性慧 真智)對
  東林了知助刻   秀水謝穎仙書  嘉興倪天章刊
  康熙庚申年大夏月   吉旦禾郡楞嚴寺般若坊藏板)

雲腹智禪師塔銘

[0562c02] 天童密雲悟和尚崛起東南中興濟北即今天下振振皆其裔也躬承記莂者十有二員破山明其一也破山囑累亦多人象崖珽其一也象崖之嗣有所謂雲腹禪師者余不識其人但余宦楚日久師之飛譽流聲震震在耳神交有日矣己未秋其法嗣我淨禪師謁余武陵谿以銘塔見屬余既心存嚮慕又豈可以不文自外也耶按行狀師諱道智字雲腹西蜀順慶渠縣人父姓李母氏何夜夢異僧托缽於門覺而有娠乃壬子五月午時誕生也總丱時深厭世相志求出家父不許而母憐之遂從其志送至本里水月庵禮六度公為師二十受具聽繩朴法師講法華經至若坐若經行除睡常攝心以是因緣故能生諸禪定恍然有入未幾參雪門舍璞和尚值上堂便問三江水響即不問高境關頭事若何璞云千人萬人過不得師云學人爭得到者裏璞云拿公驗上來師便喝璞直打出久而辭去往黃檗山參珽和尚入門便問從天放下即且置就地轉身事若何珽云腳跟下好與三十棒師當下疑情頓釋炙脂帽子鶻臭汗衫一時脫落自此機辯橫生莫敢攖其鋒者親承付囑六載巾缾時節到來應緣出世當獻寇入川之際蜀中幾無完土公數嬰其難行道一如平時無少沮焉首住三聖悟燈繼住黔之雲歸安順之清涼長壽復後有新城宰滄谿陶公者傾囊倒橐興復永寧之中和致幣敦迎幾處住持大似艸鞋著腳一日發楚遊之興士庶遮留不止有獨留明月與人看之句乘槎南下止澬江之崇福寺三載將作終焉之計寺與西峰接壤西峰荒廢輿議請復劫灰先是逢人不出堅執再三繼則出便為人不三年頓還舊觀紺殿瓊樓綠疏青瑣煥然一大寶坊也自甲辰仲春入山住持十載百廢俱興群英畢集乃遷本師珽和尚塔於酉陽瘞諸寺後晨昏瞻禮即此仁孝足風千古癸丑五月初三日示現微疾廿七日囑後事書偈云破屋一把火灰飛地絕塵露出鐵牛機應物任隨行至廿九日沐浴更衣端坐而逝世壽六十一法臘四十二繼席本寺嗣法門人我淨益聞禪師等建塔於寺之前峰與開山傳法禪師塔相上下也其嗣法弟子如太峰鑑等六人唱導一方監寺如印公輩廿載叢林多方勤苦師之得人有如此語錄行世多年其正法眼藏向上關鍵自有諸方法眼賞鑑余按行狀摭其大略昭示來茲復陳短句用抒景仰銘曰。

 乘悲七步天中節  來論風幡揚祖烈
 遼天鼻孔沒囊藏  舌頭拖地眼睛赤
 刀山劍樹縱橫行  應緣寧拒虎狼穴
 光風霽月即之溫  冷露嚴霜人共觖
 數嬰其難若家常  七坐名坊聲赫赫
 夷荒競戴法中王  黔壤幸留教外別
 楖栗橫肩渡汨羅  千人萬人難挽轍
 喝斷澬江水逆流  倒卓浮丘山頂月
 祥麟威鳳破山孫  電捲星馳黃檗舌
 胡然一旦哲人歸  艸木叢林皆泣血
 起家麟也徵余銘  筆端難把虛空訣
 無縫浮屠插峰西  綠水青山無間歇

[0563a24] 康熙己未中秋前三日三韓坦之魏峻槃談撰

澬陽鳳山西峰禪寺中興碑記

[0563b02] 真丹名山多為吾人袈裟覆卻以是奇峰曲水紆谷崇嵒絢爛乎梵宇琳宮世俗人不可得而問矣古云曠野深山聖道場地皆阿羅漢所住持世間麤人所不能見旨哉其言乎如楚之長沙上倚衡嶽下瞰洞庭水闊山高長沙稱勝西去有江則為澬水峭石虯松鬱乎兩岸山之明水之秀又甲長沙廣輿記云益陽浮丘山峰巒倚伏亞於南嶽觀此而峻拔可知旋轉而東複嶺如飛重岡若舞左翔右顧百折千迴廿里許突然一峰大似衝霄之翥故名鳳山有寺宅其下則曰西峰所謂聖道場地也山頂有古樹大數人圍其榮枯占寺隆替明季枯矣自甲辰仲春雲腹和尚入山枝葉復蘇至今蕃茂與大溈寄檀靈樹同一奇異噫人傑則地靈歟此寺歷唐宋元明盛衰不一然千有餘鼓鐘弗歇其地抑足重也崇禎後烽煙四起艸漫法堂雲和尚靈符在掌竿木隨身一入其中山川增氣峻閣崇樓如從地涌瓊旛寶幢恍似天垂想古盛時不過是也謂之中興也固宜修古塔建普同遷本師珽和尚塔於酉陽瘞諸寺後慈與孝並著也癸丑趨寂十載住持繼席者為我淨禪師諱益聞尤能繼其志述其事廊廡日增參徒日眾食堂菩薩子指常數千大藏五千軸有僧四人往黔地募資久不就一僧遂斷一手而歿士庶感發歙然而成乃過浙西請方冊藏而歸焉厥功懋哉克家之子能荷父薪是子是父山賴以興故諸門弟子念父子功勳欲記碑垂昭後學乃謀記於余余曰夫所謂記者不過表其往著其今垂其後耳以往論之此寺刱於唐開山之祖為傳法禪師中興於宋為性空禪師歷代住持皆宗匠散載燈錄炳如也余何必記以今日論之雲和尚諱道智西蜀渠縣人象崖珽和尚之子破山明和尚之孫天童密雲悟和尚其曾祖也視洌則猶子輩也開法蜀之三聖悟燈黔之雲歸安順之清涼長壽永寧之中和及茲潭州之西峰也七剎住持法嗣淨禪師丕承先緒光大前徽父子令聞口碑載道矣余記奚為至於顯大機發大用喚南作北點鐵成金驅耕夫牛奪饑人食敲骨打髓罵雨呵風如此機關如此作略而流布語錄盛行於世言滿天下矣余即記之又能窺其涯涘於萬一者哉余記奚為再若殿堂壯麗萬礎千楹地土界址橫阡直陌將詳寺誌何必記以垂後論之上之所謂載燈錄者足以垂後父子語錄足以垂後寺誌足以垂後今日何必記語云仁言之不如仁聲之入人深也歡喜讚歎遞代相傳焉知不千秋焉知不百世口碑豈不足以垂遠豈不足以當記哉何必以文字始為記以是辭之堅而請記者益篤余至此則無言以對高明者另為下語。

[0563c17] 康熙未佛成道日前住大溈密印寺退居芙蓉古梅法弟定洌拜撰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4 冊 No. B309 雲腹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