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34nB299_012 三峰藏和尚語錄 第1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4 冊 » No.B299 » 第 1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三峰藏和尚語錄卷第十二

雜偈

大定偈

大定無定情根無性將情遣情缽盂安柄無定定大無性性有無定無性性定不守全體那伽隨事機宜雲生古澗月落空池君今有情只緣有定一句不了莫管動靜隨波起落與事低昂阿阿呵呵任運行藏驢事馬事罵鹿驚獐一總抹殺不用商量昨日今日幾迴飯喫問我大定雨落地濕

偈二首

提起如熱鐵森羅萬象皆迸裂從教獅子王也須坐斷舌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什麼與麼太親切如何若何沒交涉若不如何墮虛豁不是空不是有離卻四句句中走句中句外絕羅籠粉碎囫圇吞一口口吞吞口兩難判盡力道來秖一半一齊拋入毒龍湫瞥眼風雷破霄漢更有雲收雨霽時誰敢回頭正眼看觸著便提起兩箇石虎沒頭尾有時齊放下處處箭鋒相共抵亦不是造作亦不是法爾一滴普潤三千雨若人徹悟即成迷會與不會總不許蒼天蒼天可悲痛椎胸頓足成何用獨有山儂拄杖閑壁頭高倚無人動

平生寶愛都拋棄徹底貧來貧亦廢匣中劍去光怪銷一時喪盡英雄氣風流心苦滋味嘗遍人間無說處娥皇哭斷竹痕鮮孫登嘯罷松聲沸水上葫蘆空裏絮一生去住無拘繫橫吹短笛豎吹笙月水煙山恣游戲阿呵呵驀直去大家鼻孔都向地

示淨心居士

擲箇蒲團坐面門虛空撚出鐵囫圇翻身倒向人前看郭外梅花楊柳村

    又

劈面輪椎莫放輕沸湯鍋裏萬年冰當陽更有通霄路剃髮為翁帶髮僧

    又

目前萬事總干休推出明州布袋收十字街頭親放下揶揄童子鬧春秋

示懷上人

睡裏日頭俱是夢會來一喝露山河泥牛入海無消息窗外梅花春幾多

示淨禪人

開口打折你驢腰漫道一箭落雙鵰無言瀝出你脊血那許殘春瘖百舌中不立一二已絕邊竹篦子話兩劍截天速道速道栗棘金圈咦直饒絕影馳千里更有珊瑚一百鞭

示學者

不生一念還成念脫體無依未到家截斷意根敲碎骨水流千樹碧桃花

飯後

自拈自放犀牛扇誰脫誰穿臭鶻衫飯飽不知飢後事杖攜隨處看松杉

信心偈示道圓

自心本無心無心何所信信所信不及道向無心進故知道非道壁立千萬仞此心寧有無此心豈逆順屹然無縫塔虛空了無釁兩頭不可得突爾契空印回看入世情九逵驟神駿又如六龍舞如獅子奮迅大道本圓融信之法始振究竟心何物頂門忽雷震

示一默成首座

狐技乍呈影狻猊掌已過未聆風勁疾但見血成河雙刃芒生電全身耀滅磨空中筋斗轉密處再重科劍出鋒中銳玄玄要復羅直提尖處用放手合雙柯問著先潛跡青龍向後拖葫蘆谷口斷星火徹天多互換機難測縱橫妙佛魔從來獅子睡牙爪豈干戈

示學者

四大五蘊都放徹一箇話頭如鐵橛著衣喫飯總不知起止隨人過白日萬法冰消一不存急難歸處務歸根銀山鐵壁千萬丈退無行路進無門努力懸崖絕攀攬千躋萬躡盡情拶忽然拶入太虛空地裂山崩破心膽回頭不覺夢醒來水綠山青絕點埃指點東風向人道一年一度百花開解開腰帶放心睡起來闖入牛羊隊世上爭看癡倒人問著全無一件會道人密行不可測祖佛相逢都不識獨有山前石一堆平生伎倆頗相敵興雲布雨閑家具爭似臺山驀直去問我工夫卻與麼曉鶯啼斷花千樹

答懋存居士

一句未能乾到竭尚留悟見死生心從今發猛竭將去揚子江頭深更深

    又

任病應知觸處多用心解釋落如何忉忉說到最佳處長舌東鄰有老婆

    又

道人三業貴須清切莫清邊認是能為要莫能翻做濁看來只是可憐生

示休禪人

下手須絕路路絕如懸崖手足不可攬憑空用力捱用力無用處不得寬徘徊譬諸無翼鳥直奮虛空來忽然失腳時平地翻風雷虛空俱粉碎回身若嬰孩切勿此中坐潔淨成塵埃直明向上句透脫亡悟胎不人玄妙奧直截翻為災得法法亦亡火盡飛空灰方知主中主何用更相猜目前山色好晴光濕綠苔冷披襤衫衣醉倒麴糱罍有時臥繩床有時橫土街生則隨時過死則當處埋大開兩道眉一任兒推排問我總不知相對笑咍咍原知空肚裏到處有清齋

示禪子

萬法歸一一歸何處一箇話頭把絕義路越參越難金剛堅固忙裏鬧裏處處研捕忽然截斷廓然露布青州衫子非新非故處處倒拈截流而渡此是菩薩大方闊步佛頂上行為法王父名之曰祖不存步武若人信者便好參去

示秀初居士

機先果何物山月冷中宵野鶴夢未醒秋風自蕭蕭枕頭忽撲落打破方磚角拈起破沙盆千峰活卓卓倒轉旗與鎗泥牛鬥入洋杳無蹤跡處風浪捲泥漿奔騰不可即龍珠競全得了手不足忙起處誰知勒讓盡復全擒三山併六岑高上須彌頂直下定拌身句裏重為主雙雙兩兩豎突然頂上來鐵丸迸如虎唯此一事實撥著便拈出不用啟明光處處拋紅日

示北禪長老

斷腸只在一聲猿三峽曾過淚始乾莫向瞿塘最深處棄船取水下洪湍

示金山印上人

印泥印水印虛空一點金山浩渺中獨有當陽無印處南詢更向海門東

示伊圓上人

一點不獨二點不並同起同落合三非定從左看右以偏奪正從右看左臣將君敬頂門獨朗何處握柄琉璃殿中苔荒夜靜兩板門開森羅圓映一齊推上大千齊暝豎目亞面見非凡聖三星照天是何心行咄山樹拖雲石堂流磬

答竹菴關主

西出陽關淚轉乾千重萬疊險峰寒只因剛折一枝柳回首聽歌鼻欲酸

    又

長蛇捲尾不知頭砲火光中敵國愁江上石堆留古陣問君端的要相酬

    又

影旂搖動鼓聲高八陣圖開不用刀陸遜縱令先主敗亂砂飛處豈能逃

示素衲居士

祖意不可得得意皆非意明明百草頭夜來八萬偈會得便快活不會即參去拈出竹篦子箇中無擬議口縫剛欲開霹靂虛空至千佛出頭來也應無立處三問復三打請問舊臨濟放開一線道雨後山澄霽

示熊魚山明府

見離見見見不能及不及之見如提三尺我尚不有何況佛為太湖白白新竹離離

    又

雙眸開闔非明非暗額上豎亞超此獨斷頂心心佛佛不可到無光之光黑且至耀

    又

道可見者心言之餘見此不見雷破空虛觸著便燒山崩空裂毘盧頂上有腳不立

    又

心之與性不可點著火不容蠅水不容爝一劍當軒魔佛不前舌頭不到蒼天蒼天

答許定宇冏卿

踏翻地獄與天堂蜆子林公一樣狂信手虛空輕畫破紙爐今日又回陽

示覺宗上人

高提法印作提綱寶月寥寥出上方為問印文無曲處儼然空水有文章

示眾

的的秋花祖意新夜來雨過濕朱唇分明一句無言法說與無聞聽轉新

示魚山居士

人似飄蓬日轉丸一求落處便生端魚龍莫厭通身水行得風雷不用乾

示定宇居士

看到梅花月上時箇中何處更堪思若人問著休空放帶月還須折一枝

示童野魯居士

纔沾心性不離心隱隱猶從妙理尋何似劈開空一片為君直劄頂門鍼

    又

橫刀躍馬輥冰花直突重圍見作家忘卻六韜三略事不須臨陣說囊沙

示孟卿居士

從來竿木戲逢場古鏡何須點出光覿面與君深究竟一株枯桂忽生香

示果道人

凡聖路頭窄有力用不得用此無用力此力非心識心識到絕處自然有消息如何又若何參天起荊棘出言落有無舉心動偏側所以年復年坐久蘊胸臆此法不真了悟處即外道貴乎有師承尋師莫草草工夫只如此一踏了終始請看水潦翁呵呵笑不止笑若止前山後山煙色紫[耳/(馬*牛)]

示某居士

群龍無首兀騰騰現躍飛潛有未曾不是通身都打過如何恰與象先冥

    又

十年打水不成渾撲破嬋娟又囫圇抹過明夷爻上六文王箕子共黃昏

與禪人

三聖何孤大覺賒算來興化較些些而今拈出人前看會作當機亂撒沙

    又

兩家一喝便懡[怡-台+羅]舉起翻疑更什麼濟上宗風千古恨重生守廓待如何

    又

迅捷機鋒老行婆人人解道不如他最憐澄一埋荒草哭斷蒼天恨轉多

    又

生未生時亂若麻頌前頌後轉紛拏子規徹夜聲啼血喚不回頭也大差

示中輿禪人

鐵牛機下印文重合合開開不可動雙金銷盡突然來八角火輪空裏縱東擲西拋帶影翻紛紛沓沓亂深山五雲屯處不可到幾箇曾經透此關難難難大悲頂上碧螺巉

送禪者之京口

鐵甕磯邊江水聲聲聲喚道起參情誰拈一粒金山小刺破長江到眼明

示讀法華經居士

法華那句是真經七卷從頭到尾停一字一圈金栗棘滿園春草舌根青

    又

是法從來示不得拈出火團燒四壁于中一猛忽推排要問此門何處出

示瑞之居士

斷山截水好啇量到此須知轉處長拈取斷山還截水自身山水一時忘

示劉居士

不力的丁短當郎盧練零舌頭三尺杵拈出向君聽華梵通禪咒心言出死生西來果何意村外杏花明

示宗鏡禪人

宗無影相照不到處此中印文空水不住毫髮不爽萬象一句香在梅花第幾枝池塘夜水和春貯

示雪巢禪人

千嶺無從下腳處一巢何地覓寒松肯于直下翻長翮踏破瀰天大雪空

題果證子遺筆(并序)

[0183a11] 果證子者惲居士仲詒之仲子也幼則茹素聰穎善屬文自言嘗憶山中參禪習靜事以華嚴會功德未完非早出家即當謝去緣父母未能即捨乃脫然告訣焉時年甫十五也見其留稿有西方讚參禪散言勸人念佛西江月弔屈子詩及幽思賦頗有出塵之韻惜其不得親見作家為之一點作百丈高峰一流人以起臨濟今日也因書數偈。

宿生靈骨此生心石裏琴飄隔世音爨下若逢人撥著定為枯木裏龍吟

    又

百丈當年扭鼻時與君一樣少年姿未明哭笑先回首孤負人間馬大師

    又

屈原漁父兩俱非鼓枻歌騷各自歸會取衝天一條路死生門戶即禪機

偈五首

約得同心四五人海山空處問空津了知一棒無餘事拋出尋常鐵囫圇

    又

拶來未必落人機別作生涯用處微才欲若何波浪起目前蒿箭亂蝗飛

    又

八面風塵一喝消幾人于此脫凡囂如今靠倒雲門老不敢耑稱鑑咦高

    又

勒馬拖刀豈好心入他機陷便應沉不如未得便宜處背手先將慣賊擒

    又

不須全見先完誰把研椎尾上安及至喚來還罷去野鴻天外一聲寒

示初上人

喚得喚不得凡聖路頭窄大地與虛空萬象難名色此身及此心本性與神識件件皆兩頭竹篦無別則當機拶著時翻空打霹靂電影猶未收驟雨掀天黑更有那邊句九龍山色碧迴看經教中句句有法式無實復無虛離即交如織雙雙鳥去時水天秋脈脈更看機先事如何而可即早晨方粥罷又要接禪客

示眾

鳥窠吹布毛侍者當下悟請問布毛間畢竟何分付有付成剩法無付是絕路兩是兩不是東盼復西顧收起玄玄思打開木木肚中間直領去了然尊貴墮倒卻剎竿拈起優缽百丈挂拂臨濟六十一一看來都是敗缺山僧與君說三日耳曾聾聞風爭吐舌

均上人施茶請說偈

寒施薑湯暑施茶當機著著有生涯若來撞著三峰老毒藥逢人賣與他

參禪四十偈

大信

佛祖機關出悟迷信知一見得全提分明大事本條直不上多門次第梯

直心

心言兩直勿思惟應事如鐘付木椎捩轉鼻頭生死切不知面目是阿誰

持戒

滌盡唯餘潔白存才添一點是瑕痕聖凡兩路齊拋卻戒是當機狹小門

發憤

生死門頭好放拌一條血刃耀人寒者回突入重關去不斬樓闌不下鞍

去我

憎愛關頭直截平不知爾我為誰名放教氣息通身盡呼馬呼牛總不應

絕情

漂沉生死只緣情一滴滔天白浪生真是攫龍金翅鳥劈開深水下東瀛

絕理

絲毫理路即攀緣慶喜曾經墮梵天不是頂門心佛咒如何到得世尊前

絕善惡

六道分岐滑似油只緣兩路定沉浮不信但看明上座掉頭何等不風流

絕簡點

從來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不喫驚若更佇思看逆順太平草木盡成兵

絕修證

清晨禮佛把香燒飯後閑須遶數遭門外忽逢王阿大殷勤陪送說前朝

近知識

湛堂顧命付雲門要了須參佛果勤不向迅雷行處薦三僧祗劫下功勳

受鍛鍊

習惑從來不自知隱人胸次法如絲須向紅爐難下處百千炮煮百千椎

看話頭

空腹還吞熱鐵團四天無路不中安忍將三寸孃生氣憤出骷髏迸腦乾

勤問話

無心死水話頭遲悶處逢師急問之鐵鎖銅關敲斷後始知參請占便宜

莫妄答

當機拶著莫彽徊下語須曾會得來莫學今時油滑輩便將狗口向人開

便要徹

不是工夫要久長話頭綿密是災殃冤家撞著便當死拌命和他戰一場

少打坐

悟機原在四儀端莫把形骸博世觀冷坐悟遲身易病日隨昏散費盤桓

莫習靜

靜裏工夫最不堪不生毛見定沉酣大豁雙眸隨事看鬧樅樅處有真參

勿墮工夫窟

覺無昏散話常提穩穩蒲團念不迷末法工夫真重病自驅老象入深泥

勿立主宰

忘前失後好工夫七識幾希主宰無正是師承施巧處莫教錯過自支吾

疑情

斷識還須用識心不隨明路逐漂沉只緣一點難分剖疑到通身血迸淋

壁立萬仞

鳥飛不度目前高百尺深潭腳未牢驀地一聲雷送尾打翻星斗出重霄

懸崖撒手

攀躋不住突然翻千里黃河徹底渾颺盡皮毛和骨節更無消息向君論

斷命根

鏡光燈影逼天寒照徹森羅絕不干不是渠儂言不會要言思去也應難

莫坐前後際斷處

翻身跌入水晶宮一片寒江夢裏空岐路暫時休坐著頂門要見日輪紅

以證悟為期

突然狹路偶相逢果與尋常見不同惺夢昏沉齊受用任他魔佛變無窮

更進一步

處處分明礙眼睛要憑一轉過平生若為嫡骨親生子不向東宮問帝京

服勤

碎身不獨報師恩要見親孃腳後跟八萬四千門透過末梢愁殺一場渾

入鍛須深

爐椎萬遍滓仍生鍊到寒芒逼斗橫砥礪勤勤休鈍置龍蛇轉變自成精

遍參

濟上門庭次第參五家求遍古人函翻身行腳問諸老內外書須向後探

到家

玅高不見別峰逢歷遍南方到閣中此處安身未奇絕更知格外有高風

住山

睡眼麻迷萬事休綠荷黃獨自春秋日長最是相親處鋪疊青莎石枕頭

出格

三頭四臂一身全走入街頭不值錢一領青衫三頓飯更加長帶驀腰纏

相應

四更踏著下床鞋出戶依然地是街折腳鐺邊敲石火半升湯粥進枯柴

不肯住

問君途路力如何楖栗橫肩不顧他前有蓮花後天目古人誰箇自淆訛

出入生死

衲衣下事去來間片片孤雲嶺上閑若問箇中真切意一條秋水迸遙天

重法脈

七佛相傳到舉華東來毒害更如麻不因此事難分付誰肯生生入杻枷

提振宗風

覓人須要智過師口耳休輕使自知珍重如來真命脈莫因輕薄斷懸絲

終始重戒

入魔心在為魔纏奇特掀騰戒不全力若未充當負墮古人深切有明言

總頌

歷過通身便放憨舊來方信是奇男一般碌碌塵沙界數樹藤花斗大菴

三峰藏和尚語錄卷第十二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4 冊 No. B299 三峰藏和尚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