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33nB287_006 自閒覺禪師語錄 第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33 冊 » No.B287 » 第 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自閒覺禪師語錄卷第六

書問

復埽庵譚司成

[0554c06] 昔世尊以佛法付囑宰官居士作吾門內外護者恐其波旬熾盛正法凋零所以歷代王臣勇心墻塹盡力護持與我方外衲子同一鼻孔共一肝腸逆順隨緣縱橫無礙正所謂打鼓弄琵琶還他一會家者語不虛也矧時逢末世正法垂秋所喜大護法願力弘深誓同劫石處處秉吹毛劍令其野干潛蹤魔宮自折直使佛日與堯天並朗國運與法運斯臻承諭龍淵院事但山野德微才淺恐負所舉正值火雲之際敢煩配林居士清白禪師棹過雲間深知為法為藂林一片熱腸孜孜切切誼不敢卻因而翻然惟冀不忘靈山記莂終始一如則自利利他之心已在地上菩薩未盟之先也臨楮不勝翹企。

   又

[0554c19] 法道垂秋狐蹤遍地皆因師資混濫主法不嚴所以處處被人指目古人深山窮谷折腳鐺煨遇著個中人漸成叢席或激或揚無非本分一著龍淵乃禾中大剎誠非山野承荷與配林清白細細披陳既而迴避無門猶望大護法洗清佛日斬斷葛藤使四來禪子高掛缽囊庶不負此回聚首且大護法久為吾宗內外護似不必山野多囑。

上徑山費老和尚

[0554c27] 秋初雲間拜別猊座竟抵禾城八月念六始入龍淵但十年戎馬之場只乘蕭蕭墻壁且喜檀護欣崇諸山樂助此種機會皆賴和尚光庇入院來每承埽翁葵老不時賜顧[車*度]轢配林時刻談心然而究竟二宗根原祖裔固為事唯不審和尚起居為介耳覺將從上祖綱及法門弊細盡底披陳禾中護法切囑配林居士委曲調停至於嚴統實出和尚苦心佛祖龍天自然有眼且徑山巍峨丈室一旦飄然在和尚孤雲埜鶴何天不飛未免法堂冷落衲子無依惟不吝慈悲再振凌霄峰頂又是重開諸祖面門矣覺本擬走候無奈初居破院諸務交逼特遣禪人代達臨楮無任瞻依。

與曾城汪進士

[0555a10] 曩者先師開法東塔棲真極承弘護貧衲始得把臂然鴛湖甬水月印波心總是一般風味曾與門下眉毛廝結無異福城聚首時耳客春先師示寂天童本擬躬候無奈寧城諸君子召住岳林誼不能卻因而葛藤羈絆不果其行矧貴浙祖席固多但天童世譜為最凡在吾門內外護者著作中留一題目作將來眼不識門下有此興否。

與岸生陶太史

[0555a18] 荷香滿院石磴深林野鶴孤雲不時歌詠固我道人活計皆賴大護法覆庇始與白鹿峰為伍且無和尚不時呼行者高懸竹榻淨掃松階翹望門下入山抵掌雖無流觴曲水則斷雲絕壑足可發目前佳趣又何待靜聞丹桂月聽蛙聲昨執事者自明州來深知護法為岳林牆塹真法門骨肉無任馳情。

復大梅法幢和尚啟

[0555a25] 法垂秋晚道賴人興九鼎一絲千岐坐斷恭惟法翁和上夙乘願力赤手啟沃於青宮奮奪錦標玉磬聲傳於金殿古今遐仰百世潛思信知密印宗猷鬚髮墮地頭陀寺古血濺梵天既腥風播寰宇之區機緣契乳峰之旨直得千丈崖前獰龍退步萬人叢裏奪取珠回恢戈甲於梅峰豎剎竿於琴案千秋佳話一日重新弟覺無奈缽懸三塔江隔錢塘未獲把手峰頭交肩月下茲幸禾中甬上時復鍼來線去黃花翠竹秋高風味一般碎玉零金珍藏什襲。

與掃庵譚司成二

[0555b05] 別來屈指將百日矣想手中管城子精神如舊山野固宜走侯愧初居芙蓉百務交逼前有數行通候想曾道覽但龍淵路當孔道衲子家鄉兵丁不時上下所托亦須其人非尋常粥飯院子老護法備知其情不必山野叮囑耳芙蓉拋荒久積葦長石田且喜吳令公與諸護法赤心弘衛不惟舊欠捐免即新徵計畝完糧另有一翻起色銅官山雲渡橋春深花烏咸集不知肯撥棹否。

[0555b13] 春初有數行寄候入夏來未知起居何似想著作堂墨花爛熳愧山埜未獲分香光三昧也聞浪和尚已卸龍淵又承老護法隆重法門請我二兄主其院事令人不勝之喜不惟雲水有其家鄉即鐘樓必生耳矣芙蓉少有就緒不知有此興否不莊。

與南芝吳邑侯(諱一鯤)

[0555b19] 半榻松風一天秋月時在钁頭邊與方來衲子火種刀耕折腳鐺內濫煮清泉不敢云開闢祖庭不過為大護法及眾檀護相招山埜一種熱腸耳但芙蓉十年無鐘鼓之聲香火窅絕雖今略有就緒皆賴大護法光庇稍得安身計也現年之課先施其半承格外垂青合山頌祝此功當與銅峰並茂諸所惟留神不既。

與靜山楊殿元

[0555b27] 客夏同岸生居士得霑清供承以本分事孜孜在念真肉身菩薩示現耳竊思從上大儒未有不與方外衲子作不請友如張無盡早受[卄/記]莂而又發明於兜率黃魯直屢有契證固始徹悟於晦堂第因緣各有時宜誠非造作但在事專念切憤發必行又何必打三打七管教冷灰荳爆也不知老維摩肯作如是觀耶不備。

與岸生陶太史

[0555c05] 客夏自老居士出山後日有生色山野細思叢林之興自有時節鳥窠得白樂天而聲光丕振大慧有張無盡則法席崇舒芙蓉雖龐公三到灰冷十年諸方聞而倒退山埜一雙白手承此千斤擔子苟非老居士互相唱和共建法幢烏能如是之興起也今冬結制說戒兩期佛事雖不能與諸方相角但瓦礫之場內外雍肅漸復舊觀耳宜邑諸護法不勝懸切山中兩序亦不時念及不審老居士亦不忘山中人否明春撥冗入山又是二到因緣也不既。

與蒼郊徐兵部(諱家麟)

[0555c15] 頃者禾城一別屈指三易寒暑信知光陰易過人命逝速但世間之事儼如水上狂瀾何時得息子云朝聞道夕死可矣此孔老真切之言抑老護法之所熟習似非山埜挑水河頭賣耳芙蓉雖十年無鐘鼓之聲猶有龐公舊跡三到亭勢插雲霄海內名公鮮有不留題於此者昔遠公東林結高賢蓮社只十八人亦海內巨儒至今處處稱社者皆始於此也天童雪竇可稱海內名藍雲棲瓶窯亦蓮社龜鑑且喜老護法高居林下固當作一主盟使蓮社重開宗猷益振凡在本分留心者自當近悅遠來直與張無盡白樂天輩同一鼻孔也不審老護法以為何如不贅。

與伯咸孫禮部(諱榮旭)

[0555c27] 春光入戶秋月臨流另有一番生色萍水相逢知心久別更增五內之結懷昔掛錫岳林承多方弘護夢入四明未常不與老護法把手入兜率宮耳聞活佛道場竟成烏有將來必有乘願者互相興起但時與世異較上古人心亦天淵矣惟老護法直與龐居士蘇東坡輩作一頭底不審尊意以為然否不悉。

與趾祥史司李(諱夏隆)

[0556a04] 客秋得覲眉宇宛如夙契極擬屈駕龍淵談心半餉偶事出意外不果此願至今猶若有負山僧閱傳燈知芙蓉乃太毓禪師道場目前承老護法相招正恰夙願彼即符到奉行不意禾中紳衿孜孜切切欲山僧始終其事但滄桑易變日月蹉跎四大衰殘終歸磨滅自愧涼德誓必埋身銅官山頂目下龍淵結冬以了眾志歲底芒鞋竹杖圖卓三到亭中與老護法再暢生平不負此回奇偶諸惟留神不盡。

與及超史殿元(諱大成)

[0556a13] 曩者先師主席天童皆賴大護法弘護使一坐具地不至寂寥不意先師去世詣當法曇兄守塔意外風波無端遺累幸老護法赤心片片先師靈塔遂得拮据竣局山野纔卸岳林業債難逃又被嘉禾紳衿揪頭不放因而肩荷龍淵丙申夏承令弟六居士光顧始傾積懷行旌甚促未及通函是年秋陽羨緇素請主芙蓉古剎乃唐太毓禪師道場龐公三到遺蹤猶在但時丁未劫正法凋零幸老護法乘願再來不惟天童不致冷落即他宗亦得振起也。

觀音大士

踞盤陀石然照世燈聞聲救苦廣度群懵滿口名言雖不吐座前波浪湧千層

初祖

梁王殿上云不識少室峰前冷面壁莫教錯過老胡機一段清光射虛譽

者老臊鬍胸襟有甚奇特航海東來擬作震旦軌則纔到梁王殿上未免一場敗缺末後分皮分髓依然七花八裂咦宋雲別後無相識震旦空留履一隻

不近人情唯者漢廓然無聖對梁王直得渡江乘一葦波心點點露神光

普賢大士

淨瓶甘露水花香趺坐眈眈白象王秪為度生悲願重不知鬚髮幾多長

天童密老和尚

裂裂挈挈吒吒沙沙起臨濟中興之道豎天童已墜之幢掉棒打翻白月佛祖膽碎心慌自此威名華夏震惡聲赫赫播諸方

者僧口惡心慈殺人全不見血有時白日青天有時山崩地裂任是佛祖到來管取忘鋒結舌誰云臨濟中興說甚再來黃檗咄銅棺消息少人知不肖兒孫重著楔

自贊

慈朗鷲首座請

罵人罵得徹骨打人打得徹髓不避諸方撿責一味打罵到底最初有個普州人也是這般面觜

天目智首座請

橫吹無孔笛倒提氈拍板一向膽大心麤慣會殺佛殺祖者等川藞苴描畫他怎底雲間好個雪獅兒牙爪渾身任哮吼

法海宗首座請

眼如盲口如啞問禪道劈頭打知心獨有宗首座起家不亞天童下

法界[王*素]首座請

愛說脫空話懶打葛藤禪手中白拂子抄先著著先任是銅頭鐵額漢到茲孰敢近伊前只有荊門[王*素]座時與月明簾下打鞦韆

獅峰吼長老請

騎賊馬奪賊鎗是個漢伎倆殺佛祖滅正法乃阿師行履道他續佛慧命渾無些子慈悲道他起死回生固有全機大用吼長老吼長老若遇這等種草切忌輕輕放過

一融用西堂請

性急似箭膽大如斗驅耕奪食白拂在手祖佛從教盡皺眉胸中憎愛了無有

憨予暹長老請

準大心無毒未必心頭似口頭殺人不用刀觸著命根從此斷嫌佛不肯做長汀江上等人鬧處慣入頭龍淵窟中把釣這等沒規繩的村僧憨予長老描他怎底佳作人可知禮

南魯穎維那請

個漢面皮如橘終日忙忙碌碌有時麤似泰山有時細如毫末微細處佛祖難知麤糙時鬼神莫測若問這廝有甚伎倆南維那直將龍淵室中喫過吾底獰拳辣掌好與驀面拈出

遜菴玉西堂請

畫像畫身寫身寫真描真描人體人體神神人真身不立主賓任爾持去遍界生春

雪厂慧西堂請

轟霹靂機寧容湊泊燦電光眼且過一邊至於河陽新婦子木塔老婆禪固是匙挑不上者老禿既恁麼擔板甬上雪西堂如何契合不見道獅子窟中獅子栴檀林內栴檀

佛音默西堂請

鬧處好入頭贏得一雙白手靜裏喜退步慣開兩片皮無論凡來聖來白棒覿體提持就中不能委悉問取佛音廝兒

岸帆際侍者請

兔角杖橫拈倒用未護其短龜毛拂倒用橫拈寧露其長冷眼笑人人自笑賊心防賊賊難防岸侍者岸侍者寧剜與麼肉莫成與麼瘡咄

斐侍者請

看你骨底骨董逢人驀面便欺手中一條拄杖慣自入水入泥珍重曙裴侍者莫學這等行為必須懸之高閣燒些黃熟香旃檀香沉水香熏黑他底面皮

禪人請

者川藞苴分座天童倔強無比胸中無甚奇特要與岳林布袋古佛聯芳首尾硬將白拂當作任公竿要釣錦鱗於龍淵潭裏似者般無佛性底阿師欲做臨濟兒孫太煞無恥

日林孫請

一雙白手撐門戶兩眼寥寥爍太虛珍重吾孫休學樣自家規格好鋪舒

題阿羅漢

堪笑渠儂太煞呆不知立地等誰來到頭只得空雙手信有當年斷舌才(枯木立禪)

不將三昧起頹宗鐵缽高擎制毒龍引手白雲天際外收來放去自從容(降龍展缽)

平懷一種固難親直指分明向上因漏洩劫前消息子不知誰是個中人(默坐豎指)

題岳融禪道影

參透天童密祖禪卻回陽日高眠清名雖不留僧史尚有臨機一著先

慧愚禪師道影

慧花未放根蒂先抽蜀水大智若愚聲光遍滿吳山起琳宮於百草頭邊標卵塔無陰陽地上藏身處不留朕跡無面目大地全彰尚有一種真奇特不將名姓繼聯芳

湛六禪師道影

生緣西蜀泛三峽而遍歷荊湘垂手婁東據衣珠而光吞吳月慧燈不昧智鑒常明一室跏趺千岐坐斷年來自得真消息慧壽菴中高枕眠

佛事

[0557b06] 苕溪掛鐘板諸方舊例今古嘗儀智鑑洞明十虛朗耀不令而令不嚴而嚴以此表帥人天以此光揚祖室當陽拈出覿面無私且應時及節一句作麼生道擊鐘板云一朝權在手看取令行時。

[0557b10] 法海掛鐘板太音希聲大巧若拙蓋色騎聲佛祖罔測今朝懸向堂中管教內外安帖且道功成名遂一句又作麼生懸板云一句截流萬機寢削。

[0557b13] 岳林掛鐘板敲空作嚮擊木無聲返本還源金聲玉振聊將舊令新彰要使內外合准且道隨時展演一句又作麼生擊一擊云每日三時驚睡虎洪音圓徹透雲端。

[0557b17] 芙蓉掛鐘板舉椎云見不超色聞不越聲未免徐六擔板直須坐斷兩頭始絕疏親號令人天起家萬世饒他三頭六臂盡從這裏起死回生且道以何為驗遂擊鐘板一下。

[0557b21] 為月庚知客火月庚今始現光明處處周若能明此意攛炬云不用外邊求。

[0557b23] 為與南上座火東家作驢西家作馬堂堂大丈夫何處不瀟灑所以道處處真處處真塵塵盡是本來人遂擲炬云試看火滅灰飛盡更與何處著眼睛喝一喝。

[0557b27] 為鑑明典座火半生贊助叢林調和衲子慧命今朝風火相催兩手拋下杓柄然雖腳底無私恐汝未能諦信攛炬云山僧助汝一把火管取處處無餘剩。

[0557b30] 為偶松上座火者上座一向捨從人今日全身放下但恐未能脫灑更與指個端的攛火云烈燄光中休擬議天涯何處不風流。

[0557c03] 為靜航上座入塔捧骨云航上座莫遲疑從前行腳事今日了無餘吾今為汝作證據直須受用自家底且歸根一句作麼生置骨云水流原在海月落不離天。

[0557c07] 為一化禪人火大死之人得大活觸處全機活潑潑大活之人須大死絕後再甦能有幾所以道百尺竿頭坐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吾今更與分明指攃手從教烈焰行(化死去五日再活復死)

[0557c11] 為普照上座火師以火炬打圓相云雲散長空一輪普照絕後光前高歌獨調昔日玲瓏巖畔今朝烈焰光中試看從前真面目烏睛一對火通紅。

[0557c14] 為妙明禪人火妙明上座始絕疏親塵勞業海如湯消冰更有臨行一句春回大地皆新恐汝未能諦當山僧助汝丙丁遂攛下炬。

[0557c17] 為魯新田頭入塔耕般若田植菩提種贊助叢林赤心荷眾今朝果滿功圓親證寂然不動牧歌聞埜嶂樵笛聽松風吾今為送深深處青山綠水杳何從。

[0557c20] 為實機禪人火實際理地不受一塵生死海中卻少者些子不得且道者些子如何委悉機前非的旨火裏是真歸。

[0557c23] 為去瘴米頭火瘴去心緣靜圓明豈外求放下司春石志願圓周半生勤行苦行今朝撒手優游殷勤送汝一把火萬里天涯一步收。

[0557c26] 為南魯穎維那火將謂你送我誰知我送你坐斷兩頭關萬壑松濤起推倒涅盤山全機應無對以火炬打圓相云罰錢出院絕商量傳燈幸有兒孫繼。

[0557c29] 為也堂岳書記南魯穎維那入塔左手托骨云者是明州岳右手托骨云此是福州穎岳從甬上來穎過仙霞嶺親喫龍淵拳親到芙蓉頂先後撒手行同入空王定珍重二闍黎此處甚安隱便送入。

[0558a03] 為道牧田頭火以行為願以道為牧道行未成風火相促放下從前諸妄想一身來去無拘束遂攛下火炬。

自閒覺禪師語錄卷第六(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33 冊 No. B287 自閒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