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9nB233_010 介菴進禪師語錄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9 冊 » No.B233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介菴進禪師語錄卷十

疏引

募脩金明寺緣起

[0364a05] 金明乃宋佛慈禪師道場,繼有賜紫淨惠大師鼎建千佛寶閣,開禧賜額,至明成化間,得祖昭大師重新,迄今又二百餘年矣。余於戊子仲夏赴諸檀護之請,卓錫此地,亦不免理廢席於榛莽,整頹綱於荒陋。時有僧擬充脩造事,余但以古德住院偈止之,經十三載,惟清冷逼人,禪侶往來鮮能措足,比見山門愈圮,堂閣愈危,得無坐視之責乎?今蒙諸大護法矢心以脩葺見示,余不得不拈出以告眾善信,伏祈協力共襄福。有攸歸偈曰:海月湖天境自寬,危堂破閣逼人寒,要新此個舊公案,信手揮來直下看。

乞脩造偈引

[0364a16] 隱川大慈庵乃金明寺之故地。去濮溪二里許,有勝山居之況,新篁環翠,細柳垂陰。近構堂宇數椽,其奈臥房未備,有失往來禪侶之接。今岩輪二上座,遠從匡廬至此,掛笠數月,且不嫌荒僻,堅請歷事,觀其志,可謂為法忘形也。余不能固辭,特以舉似檀那,惟欣然捉筆,揮出家珍,作不朽之勝因,則福果烏可涯量哉?更述一偈:

[0364a23] 廿年不打這鼓笛,今朝特地一翻新,知音自肯傾心和,韻腳分明十一真。

大乘庵募重裝佛像偈引(慧上人請)

[0364a26] 刻雕成眾相,聚沙為佛塔,無為真佛實在我身,由是觀之,老瞿曇慈悲之故,葛藤太煞。余又如何引蔓牽枝耶?偈曰:小乘錢貫大乘井,索要須聖相重輝,必請高檀註腳。

普明脩造引(妙峰素穎長老請)

[0364b01] 建寧普明山寺,乃我先老人養育賢才陶鑄聖凡之所,其層巒擁翠,萬脈歸宗,南北往來,鮮有不至者。予自癸未春出山屈指於今一十七白矣屢欲慰安眾望無奈蠡湖破院,兼病體羸尪未遑跋涉溪山,因循歲久,以致妙峰素公深憂古道,垂秋叢林凋落,特與普明知事相商不辭數千里杖笠來迎過嶺共整陳綱繼起祖席,亦足知其為法門師弟之誼至矣。然病朽愧不能入山,又烏忍安坐付傾倒於弗聞耶?凡我同志力挽頹風,普明有賴,其中更有一段光彩劫外風流,試問取妙峰,定為道破。順治亥孟冬下澣七日。檇李金明介菴進朽題。

齋單

[0364b13] 陶朱富而有餘金,明貧之不足,說甚雲門餅趙州茶,一味五味管取無下口處,而今不妨更拈草料細切,清風一任橫吞豎咬,忽得嚼著些些,定見千佛閣頓生光彩,檇李亭重整規模,人人慶贊皇圖,處處莊嚴佛土,大眾莫道空疏,伏唯珍重。

敬畏庵緣起

[0364b19] 嘉禾范蠡湖西有敬畏庵,乃我祖無趣老人隱居道場也。創自明之嘉靖間,其來百餘年矣,緣老人俗姓施,里中多稱施庵,云庭旁有大槎槤樹,老人嘗與徑山無幻祖說法其下,有陸五臺諸公訪道參扣。老人寂後即塔本庵。庵中疏竹清池佛室數楹,後有見如徹師啟建樓宇,崇禎戊辰歲,徹孫日明輪公繼擴中樓,徹師係老人外孫老人外孫五徹師行四長為沈鶴齋公,即護法羅仲吳居士外翁也。居士於構中樓時,曾助輪公緣就,自鼎革以來,頓覺頹,余住金明,去庵不數,武常過禮塔,目擊心憂,茲日明公擬完夙願,同余弟子羅子先持冊乞數語引導眾信,蓋子先乃仲吳居士之子,輪公不忘舊護故,偕之來余,合掌加額,遂述緣起以告檀那,共襄勝舉,俾古佛道場復見一新,其福德又烏可涯量哉?凡樂助者點筆於後,勒石以垂不朽焉。

化齋米疏(無能乞)

[0364c05] 釜甑生塵,法從緣起,缽盂啟口,道在人弘。展布袋於十字街頭,露肝膽於三家村裏,固廩打開,管取人人具足,堅囊頓破,直教個個周旋。化亦真,施亦真,籬根香擁菊花新。食輪轉,法輪轉,風吹落葉兩三片。時當九日,捉筆欣然,大力檀那,快心樂助。

化燈油引

[0364c11] 紙撚無油,通人委悉,空谷有神達者,方知若向無油處著眼,管取騰今耀古,能於有神中展手,直教赫地輝天,搕[打-丁+(天/韭)]頭顯發無始威光,漆桶裏露出本來面目,舉似高檀,快然傾倒。

序跋

源流頌序

[0364c23] 佛祖密室中,有一段因緣,從來無人覷著。何故?覷著則瞎。秪如臨濟興化,父子授受,源流有據,諸方但以化得三聖大覺力而拈臨濟香,更有謂臨濟不傳興化,而化在三聖大覺處,悟得先師喫棒底道理後,拈香臨濟,蓋僭嗣也。若此妄鑿古人,何異矮子觀場?今諸子云:從上佛祖皆見有付法偈,既刊出燈錄,何至馬祖下不刊,亦復不見法偈,為是無付,為復珍惜不彰。咄!黃河三千年一度清,汝等冬瓜茄子見個什麼?雖然憫子誠懇,不得即將佛佛授手祖祖相傳源流法偈機語隨頌出,輒成一帙,敢以公諸天下萬世明眼,報佛深恩,知佛祖授受之有的據,益俾德勝無焚衣之悔耳。還見正法眼藏麼?一隻破草鞋,無底亦無對。

鴛湖和尚頌古序

[0365a07] 從上慧命,源源如線而出,車溪尤甚。一絲懸於九鼎,幸我老人一肩擔荷,密用潛行於水邊林下二十餘年,隱顯以時罕逢識者。崇禎乙亥春,有嚴[車*度]轢居士參師,慇慇不下,便乃復白苧普明廢址,懇請以居,及郡紳士咸迫。師以病堅辭,不得勉赴插草開荒,率眾住靜。不期丙子秋因事挈杖入閩。後之住院開法亦號普明,正如杲日麗天,無有所不燭也,嘗謂余曰:老僧和牧牛并諸頌,古子看何如?答曰:情知老人向異類中行。師曰:如何異類中行事?余便兩手拓地再拜而出。今復閱普明遺稿,牧牛諸頌大有不同處。如何是我老人不同處聻?謹輯此刻,以俟賢者。

跋無趣和尚真蹟

[0365a19] 丁亥秋抄,余過敬畏庵禮吾無趣祖塔,次有孫喻微忽出殘紙一幅相似,余捧讀之,是趣祖親書示龍湖先生法語,不覺忻喜,乃云:祖師真蹟,若優曇花,實為希有,今既見者,宜珍藏之。喻微云:見此一篇,即見祖師面目矣。咄哉癡子,祖師面目安在紙上耶?既不在紙上,且道祖師面目又在何處?吁:袈裟零落難縫補,收捲雲霞自剪裁。

隱川集自敘

[0365a27] 壬辰秋,余同卜右文居士抵濮溪,道經村落,訝其遍地荒蕪,狐兔陵食,星散農家俱困緩惰,至於禽無巢卵,樹乏斧柯,縱使神農之化亦難矣。士乃指片地云:此金明贅疣也。余目之曰:噫,此地只少一椽耳。是冬,卜右文、羅子先二居士同眾信捐貲購地,別創一廬於川上,余名曰大慈庵,蓋取濟度此方之義。示耕數載,頗與彼生息迥別,農人皆異之。雖大義茫然,乃有稚子傍桑陰學種瓜之意。但覺狐兔潛藏,桑苗蔥鬱,悠悠乎風清月霽,於三間茆下,落落乎鳥啼花笑,於千頃畬頭。余時啜白湯烹野藿,吟詠其間,庶不孤村居之幽況矣。爰述數語,以揭初因,并志諸護之竭心焉。

跋子蕃朱居士寶夢記

[0365b10] 未到這裏直須疑著,既到這裏切忌住卻,若恁麼會與寶夢記轉,不恁麼會亦與寶夢記轉,舉似明眼,請下一語看。

跋南明和尚語錄

[0365b14] 法門陵替甚矣。按萬曆間宗師家,頗尚孤峻,遞相隱謝,此一變也。逮天啟時,方有人出法門,似覺可觀。至鼎革來十餘載,泛濫彌漫,此又一變也。蓋翁于泰昌改元遷化,其操履卓倫,非今時可擬。閱是錄者,當具別眼,法門有望焉。

箴銘

即事偶箴

無上妙道。不落言詮。真妄雙泯。直指單傳。或棒或喝。非教非禪。了達知見。勿談要玄。和光同塵。有實有權。無罣無礙。任運翛然。獨超物外。迥出劫前。巍巍堂堂。闊步大千。風清月白。別是一天。大慈佛法。博飯栽田。葛藤剷斷。弗扯章篇。初調犢子。驀鼻繩穿。或犯苗稼。時猛加鞭。純乎哮吼。放浪林泉。紹隆佛祖。惟在志堅。千鈞重擔。努力一肩。主持門戶。赤手空拳。無量妙義。一一重宣。中道不立。那有偏圓。一金鎔出。釵釧缾鈿。橫拈倒用。信手自便。懶殘風味。石枕高眠。日上月下。何故周旋。體性圓明。電拂聖賢。迷真逐妄。誠可悲憐。貧窮學道。淤泥出蓮。生死呼吸。何論少年。耽著五慾。業覆情牽。渠無能所。寧有蓋纏。須知端的。山邊水邊。誅茆伐竹。聊構數椽。或問如何。誰曰隱川。不局命運。豈逐世緣。騰蛇改格。枯淡自全。若為知。芳草芊芊。

牙銘

我年剛五十。牙生四十五。爾以我固堅。我以爾利腑。嚼斷玉石根。喫盡鹹酸苦。無爾不相和。無我不吞吐。齊密且關風。深隱自回互。今者脫然離。我何忍其土。哀哉銘爾衾。日輪正當午。

眼鏡銘

昏之以明。明之以昏。惟爾其精。莫知其神。

獅子玉章銘

獅子牙爪。琢出崑岡。踞地哮吼。驚走狐狼。雖無一字。文彩難藏。印住印破。隱川之章。誰能任重。惟爾用光。

玉魚銘

美質無瑕。深藏峙屺。誰琢誰磨。徹頭徹尾。平地波濤。潑天風雨。慎勿輕躍。善為珍體。

佛牙櫃銘(廣若姚居士請)

無上慈尊。從地湧出。微塵界中。放光現瑞。直示群迷。廣宣妙義。世所希有。凡聖叵測。若能見聞。殊勝福利。擁護是幢。賴斯名器。

佛事

為徑山曇周師火

[0366a03] 師以火炬指龕,召眾云:還見曇周師落處麼?脫或未然,今日進上座,為伊點出去也。良久云:叢林輔弼經年,一旦相傾五老前,山岌岌水潺潺,昨夜三更月正圓。擲炬云:優曇花發火中鮮。

為敬畏庵蓮禪人掩龕

[0366a08] 師以拄杖擊龕一下,云:生耶?不道雲斷,寒猿啼古路。又擊一下,云:死耶?不道林殘,羸鶴唳空巢。喻微蓮公於斯會,得白日傳心靜,青蓮喻法微,其或未然,金明為汝說破。遂掩上,云:樹頭黃葉落,且向此中看。復擊一下。

又火

[0366a14] 舉火炬云:生死關頭絕要津,西風切切送歸人,急須火裏翻身去,一朵青蓮劫外春。遂投火炬。

為萬福庵法林上座火

[0366a17] 師云:圓公圓公,汝當時在我室中有一則公案,有權有實,有照有用,爭奈末後未圓,汝還記得麼?金明今日為汝當眾拈出。良久云:明明不覆藏,明明絕回互,生死與去來,杲杲日輪午,若也圓得,定然不向別處流轉,脫或未然,我今為汝圓,卻且道作麼生圓?百草頭邊光燦爛,更嫌何處不風流。遂擲火炬云:燒。

為母賀氏孺人掩棺

[0366a24] 師至棺前,作女人拜,顧視左右,云:還見我老母麼?若謂此便是,此乃父母精血所成,終歸敗壞,且道我老母在什麼處?復高聲召云:老母老母,放下著!即以手掩上。

起棺

[0366a29] 師以拄杖擊棺三下,云:來時不增,去時不減,此土西方,不隔一線,若然凝滯,體亦難見,惟我老母,信行自便。且如何得自便聻?遂以杖引之而出。

掩土

[0366b03] 師撮土召云:老母,離塵合覺,離覺合塵,今日離合,且置秪如歸根,得旨一句,作麼生?剷開荒草地,遍界藕花香。以土掩之。

為張恒所居士掩龕

[0366b07] 師云:生也恁麼,死也恁麼,生死去來了無干涉,脫或不然,金明為汝下手去也。遂掩上,云:坐斷千差路,從教五眼窺。喝一喝。

為柏山素弘理長老起龕

[0366b11] 師以杖擊龕云:橫身異類于西子湖頭赤骨婆心,于柏山寺裏,三十年來忠孝,驗在目前,百千載去恩怨,且看腳下,將謂你完我,誰知我完你,且止,更有一著,汝等還見麼?卓一卓,云:步步著力!便起。

舉火

[0366b16] 師舉炬云:起廢席整頹綱,素位而行建法幢,立宗旨恢弘祖道,只如事理圓融,徹骨徹髓一句又作麼生,迸出通身三昧火,為人不顧兩莖毛。遂攛下。

入塔

[0366b20] 師至塔前,以杖指骨云:大眾!這是你本山堂頭和尚一生受用不盡底,今日入此殊勝光明幢中,輝天鑒地,無黨無偏,且道全身奉重又如何?豎起拄杖,云:巍然一塔黃金骨,直矗青霄萬壑垂。喝一喝,便放下。

為太倉宦陳修長老封龕

[0366b25] 師至龕前,卓拄杖云:古塘插草運大悲,手於未萌繡雪開,山努摩醯眼於末季,今雖能事畢,尚有公案未了,以致老僧不惜眉毛,要問汝大眾,還知伊不了處麼?良久云:問取我孫澄首座便封。

為敬畏庵日明耆舊火(平野監院請)

[0366b30] 師舉炬云:林泉落莫正斯時,黃葉紛紜滿路岐,聚散不知情自戚,槎槤歲歲露霜枝。這是吾祖無趣老人受用不盡處,幸我日明耆宿,固守一生,適來遽爾長往,金明無可薦揚,惟贈一星猛火。便攛下。

為得中知客火

[0366c05] 師舉炬云:會麼?赤日炎炎,萬里無雲,薰風煜煜,青天有過。去此二途,中道不立,且道別資一路,又作麼生?山僧為汝下個註腳。遂攛下,云:燒。

為本智上人火

[0366c09] 師舉炬云:全愚不愚,本智非智,或喜或瞋,如幻如寄,邏齋供眾十二年,終日街坊耍兒戲,一朝拾得草鞋錢,撒手呵呵便歸去。大眾!且道他歸何處?遂擲炬,云:急著眼覷。

曹繼宗請為郁氏全玉掩棺

[0366c14] 師以杖擊棺云:全玉,二十年前取名,二十年後入殮,汝心念佛切,佛令汝心清,忽得前後際斷,撒手歸家,心佛一如,無非極樂,雖然,更須知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還會麼?臘雪未融千澗水,春風又發萬山花。復擊三下。

為張居士火

[0366c20] 師以杖擊棺云:寒雲楚楚,生也。一棒。寒色凄凄,死也。一棒。惜乎爾兄,可悲可痛,五十二年一場春夢,今日到此還醒也未?若也醒得,紅塵堆裏一任逍遙,荒草溪邊無非極樂,新殃不作,舊孽自除。如或不然,看看火來也!遂下火。

為香祖蘭公掩棺

[0366c26] 廿年深隱冷棲遲,孤影追蹤足孝思,不意去春歸此日,何期此日又歸西。蘭公,蘭公,嘯月眠雲於黃葉庵中,生本不生,攢眉跨灶於老堂裏,滅何曾滅,潛心幽韻未透玄關,細嚼寒冰方伸雅志。雖然蘭植中塗,猶未免無經時之歎,且道:即今還有去來之相也無?以杖擊香几云:全身放下渾閒事,劫外臞梅瓣瓣香。

為報忠德安公火

[0367a03] 師云:春風澹蕩,去來情自澀,春雨初消,泥水滑如油。秪這個時節,若也會得,不惟雲開日露,便得就路還家,如或未然,總是生死岸頭事。今日汝徒傳慧,特請山僧為汝薦往一句作麼生。遂舉炬云:桃萼爛紅鳥語碎,綠楊垂處棹方歸。乃攛下。

為倪全壽起棺

[0367a09] 師以杖擊棺,云: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亦無滅,既無生滅,安有去來。倪全壽還會麼?放身命處,超于彼鐵壁銀山,絕蓋纏。拽杖便起。

舉火

[0367a13] 師舉炬云:七十餘年卻似風,此回鍛過總成空。昔時曾示于今日,無限春風入普同。遂攛下。

為無塵上座火

[0367a16] 師舉炬云:出家脩道貴真實,毫釐有差天地隔。五十六年虛自持,平生甘苦俱狼藉不狼藉。遂打一圓相,擲下云:竹邊猛火燒,來春好筍出。咄!

為秋澗禪人火

[0367a20] 師舉炬云:學道之人不得真,秪為從前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所以老僧日前為汝鍛煉幾番,其奈汝夙障纏固,不得脫洒自由,今日又承汝父潛愚、汝叔完愚兩居士,始終請老僧了汝一生之事,可謂恩大難酬,老僧不免放出火光三昧,更為汝鍛煉一回,徹骨徹髓去也!遂攛下。

為心融境師火

[0367a27] 師舉炬云:心由境滅,境逐心沉,心境一如,山高水深。今日孝孫眉公虔請本山方丈,為伊師祖心融境公送往生。本不生法臘七旬,滅本不滅,匋山戒律不惟報本酬恩,可謂一心而融萬境矣。且道即今心在什麼處?不則更為下個註腳。良久云:臘月火燒冰。遂攛下。

[0367b05] 門人 施博 真潔 真慧 真仁 真和 真馨 閱

[0367b07] 古吳門人 真衍 等敬梓

金明介菴和尚源流頌世序

  • 西天
    • 本祖釋迦世尊
    • 始祖摩訶迦葉尊者
    • 二祖阿難尊者
    •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 四祖優波鞠多尊者
    • 五祖提多迦尊者
    • 六祖彌遮迦尊者
    • 七祖婆須密尊者
    •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 十祖脅尊者
    •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 十二祖馬鳴尊者
    • 十三祖迦毘摩羅尊者
    • 十四祖龍樹尊者
    •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 震旦
    • 初祖菩提達磨大師
    • 二祖慧可大師
    • 三祖僧璨大師
    • 四祖道信大師
    • 五祖弘忍大師
    • 六祖曹溪慧能大師
    • 曹溪第二世南嶽懷讓禪師
    • 曹溪第三世江西馬祖道一禪師
    • 曹溪第四世洪州百丈山懷海禪師
    • 曹溪第五世洪州黃檗山希運禪師
    • 曹溪第六世鎮州臨濟義玄禪師
    • 臨濟第二世魏府興化存獎禪師
    • 臨濟第三世汝州南院慧顒禪師
    • 臨濟第四世汝州風穴延沼禪師
    • 臨濟第五世汝州首山省念禪師
    • 臨濟第六世汾州太子院善昭禪師
    • 臨濟第七世潭州石霜慈明楚圓禪師
    • 臨濟第八世袁州楊岐方會禪師
    • 臨濟第九世舒州白雲守端禪師
    • 臨濟第十世蘄州五祖法演禪師
    • 臨濟第十一世成都府佛果圓悟克勤禪師
    • 臨濟第十二世平江府虎丘紹隆禪師
    • 臨濟第十三世明州天童山應菴曇華禪師
    • 臨濟第十四世明州天童山密菴成傑禪師
    • 臨濟第十五世夔州府臥龍破菴祖先禪師
    • 臨濟第十六世杭州徑山佛鑑無準師範禪師
    • 臨濟第十七世杭州淨慈斷橋玅偷禪師
    • 臨濟第十八世天台山瑞巖方山寶禪師
    • 臨濟第十九世天台山華頂善興寺玅明真覺無見先睹禪師
    • 臨濟第二十世處州福林院白雲智度禪師
    • 臨濟第二十一世太平府繁昌八峰山古拙俊禪
    • 臨濟第二十二世四川東普州道林無際悟禪師
    • 臨濟第二十三世南京太崗月溪澄禪師
    • 臨濟第二十四世太崗夷峰寧禪師
    • 臨濟第二十五世天目山寶芳進禪師
    • 臨濟第二十六世嘉興東塔野翁曉禪師
    • 臨濟第二十七世秀州敬畏菴無趣如空禪師
    • 臨濟第二十八世杭州徑山無幻性沖禪師
    • 臨濟第二十九世秦溪興善寺南明慧廣禪師
    • 臨濟第三十世建寧府紫雲山普明寺鴛湖玄微妙用禪師

介菴和尚源流頌

西天

本祖釋迦世尊

[0368c06] 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人天百萬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玅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迦葉,并敕阿難副貳傳化,無令斷絕。付法偈曰: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0368c12] 頌曰:

 霜天欲暮朔風寒  黃葉飄飄孰耐看
 忽地晚鐘鳴古寺  一輪皎月出重巒

始祖摩訶迦葉尊者

[0368c14] 阿難一日問師兄:世尊傳金襴袈裟外,別傳箇什麼?祖召阿難。阿難應諾。祖曰:倒卻門前剎竿著。後祖欲入定雞足山,乃召阿難言:我今不久世間,正法付囑于汝,汝善守護。付法偈曰:法法本來法,無法無非法,何于一法中,有法有不法。

 金襴裟外別無傳  弟應兄呼夢不全
 一段真風亙今昔  優曇朵朵火中鮮

二祖阿難尊者

[0368c21] 于恒河中流將入寂滅,念先所度脫五百弟子悉皆來集中。有弟子一名商那和修,二名末田底迦,祖告之曰:昔如來以正法眼付大迦葉,迦葉入定而付於我,我今將滅,用傳于汝。付法偈曰: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須自悟,悟了無無法。說,復以正法眼囑累商那和修,而謂末田底迦曰:昔佛有記汝,當于罽賓國敷宣大法。

 法湧恒河逝不休  一般心事動人愁
 如來法眼親殃及  試看分支兩道流

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0368c30] 化緣既久,思付正法于吒利國得弟子優波鞠多以為給侍。祖因問曰:汝年幾耶?荅曰:我年十七。祖曰:汝身十七耶,性十七耶?答曰:師髮白,為髮白耶?心白耶?祖曰:我但髮白,非心白耳。鞠多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祖知是法器,經三載,以法眼付囑之。付法偈曰:非法亦非心,無心亦無法,說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

 問南酬北露英才  口款相隨欠一鎚
 三載巾瓶無別囑  與師把手上高臺

四祖優波鞠多尊者

[0369a09] 在世化導,證果最多。最後有一長者子,名曰香眾,禮祖求出家。祖問曰:汝心出家身出家?荅曰:我來出家非為身心。尊者曰:不為身心,復誰出家?荅曰:夫出家者,無我我故,無我我故,即心不生滅,心不生滅,即是常道,諸佛亦常心非形相,其體亦然。祖曰:汝當大悟,心自通達,宜依佛法僧,紹隆聖種。因為剃度,授具名提多迦,且告之曰:昔如來以正法眼藏次第傳授以至于我,今復付汝。付法偈曰: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

 獅子全威便出群  吼聲未許等閒聞
 堂堂聖種真堪紹  次第傳流非世勳

五祖提多迦尊者

[0369a20] 行化中印度。彼有仙名彌遮迦,昔與祖同生梵天,遮迦遇阿私陀仙授之仙法,祖則修習禪那,報分經六劫,以夙緣故,捨邪歸正,率眾求解脫。祖即度之,其眾亦一時發心。祖以法眼付彌遮迦,而說偈曰:通達本法心,無法無非法,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

 一念纔分萬劫殊  剎那回步便同途
 雖能逐日追風疾  狼藉春光不較多

六祖彌遮迦尊者

[0369a28] 遊化至北天竺國,於闤闠間遇一人,手持酒器,逆祖問曰:師何方來?欲往何所?祖曰:從自心來,欲往無處。曰:識我手中物否?祖曰:此是觸器而負淨者。曰:師識我否?祖曰:我即不識,識即非我。彼即置器禮祖,自稱名婆須密,願加度脫。祖與剃度。付法偈曰:無心無可得,說得不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

 趁性顛狂笑傲頻  茫茫誰識甕頭春
 攔街撞著剛知  共醉桃源好避秦

七祖婆須密尊者

[0369b07] 常服淨衣,執酒器,遊行里閈,或吟或嘯,人謂之狂。遇六祖彌遮迦受法,行化至迦摩羅國,有智者佛陀難提索祖論義,祖曰: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難提知祖義勝心,即欽服祖。說付法偈曰: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

 額有圓珠長七尺  特來呈伎徹光輝
 當機直示虛空法  拶入虛空絕是非

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0369b15] 適提伽國毘舍羅長者家,長者作禮問:何所須?祖曰:我求侍者。長者曰:我有一子,名伏馱密多,年五十,口未曾言,足未曾履。祖曰:如汝所說,真吾弟子。伏馱聞之,遽起禮拜,而說偈曰:父母非我親,誰是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是最道者?祖以偈荅曰:汝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與汝不相似,欲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伏馱聞偈,便行七步,隨祖出家。付法偈曰:虛空無內外,心法亦如此,若了虛空故,是達真如理。

 五十年來口不開  鵝王擇乳亦奇哉
 剛行七步揚家醜  引得兒孫入禍胎

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0369b26] 受八祖付囑,至中印度。有長者香蓋攜一子,名難生,禮祖曰:曾有一仙,謂此兒骨相非常,當為法器,今命出家。祖與剃髮,付戒羯磨之際,祥光燭座,舍利現前,自此精進忘疲。未幾,祖付法焉。偈曰:真理本無名,因名顯真理,受得真實法,非真亦非偽。

 纔舉金刀頂相圓  祥光遍布耀人天
 分明舍利人難睹  一領袈裟搭半肩

十祖脅尊者

[0369c04] 本名難生,投九祖執侍左右,脅不至席,因號脅尊者。至華氏國,憩一樹下,有長者子名富那夜奢,合掌前立。祖問曰:汝從何來?答曰:我心非往。祖曰:汝何處住?荅曰:我心非止。祖曰:汝不定耶?曰:諸佛亦然。祖曰:汝非諸佛。曰:諸佛亦非。祖乃付法。說偈曰: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領得真真法,無行亦非止。

 夙債來償自古衣  不投機處卻投機
 其中一語誰相諳  夜半金烏撲地飛

十一祖富那夜奢尊者

[0369c12] 得法脅尊者,尋詣波羅奈國。彼有馬鳴大士,作禮問曰:我欲識佛,何者即是?祖曰:汝欲識佛,不識者是。曰:佛既不識,焉知是乎?祖曰:既不識佛,焉知不是?曰:此是鋸義。祖曰:彼是木義。祖問:鋸義者何?曰:與師平出。馬鳴卻問:木義者何?祖曰:汝被我解。馬鳴豁然省悟。付法偈曰:迷悟如隱顯,明暗不相離,今付隱顯法,非一亦非二。

 拖來拽去絕遮藏  木義解開汗似湯
 突出本來非二一  薰風拂拂透身涼

十二祖馬鳴尊者

[0369c21] 于華氏國宣化,俄有魔來與祖較力,祖震伏之。魔遂現形懺悔。祖問:汝名誰耶?眷屬多少?曰:我名迦毘摩羅眷屬。三千祖曰:盡汝神力變化若何?曰:我化巨海極為小事。祖曰:汝化性海得否?曰:何為性海?我未嘗知。祖曰:山河大地皆依建立,三昧六通由茲發現。迦毘聞,遂發信心。付法偈曰:隱顯即本法,明暗元不二,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離。

 三千業力逞神奇  性海揚波總不知
 無量法門由此立  盲龜值木幾人思

十三祖迦毘摩羅尊者

[0369c30] 入西印度北山之中,山有大樹蔭覆五百大龍,其樹王名龍樹,常為龍眾說法。祖訪之,龍樹出迎,曰:深山孤寂,龍蟒所居,大德至尊,何枉神足?祖曰:吾非至尊,來訪賢者。龍樹默念曰:此師得決定性明道眼否?是大聖繼真乘否?祖曰:汝雖心語,我意知,但辦出家,何慮吾之不聖?龍樹聞,悔謝祖度。付法偈曰:非隱非顯法,說是真實際,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

 意知心語顯真乘  滄溟由來鯤化鵬
 但辦肯心承聖業  法中何慮冷如冰

十四祖龍樹尊者

[0370a10] 至南印度導化時,有迦那提婆來謁,將及門,祖先遣侍者以滿缽水置于座前。提婆見之,即以一鉞投之而進。祖後造智度等論,垂世,以法眼付提婆。付法偈曰:為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瞋亦無喜。

 陷虎之機不易親  當陽拈出便通津
 針投水乳風前禍  爛熳山花別問春

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0370a17] 從龍樹祖得法後,至迦毘羅國。彼有長者梵摩淨德,以其子羅睺羅多,隨祖出家。祖曰:昔如來有記,第二五百年,此子當為大教主,即與剃髮。至巴連弗城,聞諸外道欲障佛法,祖乃執長幡入彼眾中。彼問祖曰:汝何不前?祖曰:汝何不後?彼曰:汝似賤人。祖曰:汝似良人。彼曰:汝解何法?祖曰:汝百不解。彼曰:我欲得佛。祖曰:我灼然得。彼曰:汝不合得。祖曰:元道我得,汝實不得。彼曰:汝既不得,云何言得?祖曰:汝有我故,所以不得。我無我我,故自當得。彼辭既屈,乃問祖曰:汝名何等?祖曰:我名迦那提婆。彼眾夙聞祖名,咸悔過歸伏。祖隨告羅睺羅多,而付法眼。偈曰:本對傳法人,為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亦無始。

 因邪打正逞襟懷  入水求人似有乖
 二五百年傳佛記  好攜瓢杖踏煙霾

十六祖羅睺羅多尊者

[0370b02] 行化至室羅筏城,有河名金水,寶莊嚴王之子號僧伽難提者,居河之源,安坐入定,祖與學眾溯流而上,伺之三七日,難提從定起,祖問曰:汝心定耶?身定耶?提曰:身心俱定。祖曰:身心俱定,何有出入?提曰:雖有出入,不失定相,如金在井,金體常寂。祖曰:若金在井,若金出井,金無動靜,何物出入?提曰:言金動靜,何物出入,言金出入,金非動靜。祖曰:若金在井,出者何金?若金出井,在者何物?提曰:金若出井,在者非金,金若在井,出者非物。祖曰:此義不然。提曰:彼義非著。祖曰:此義當墮。提曰:彼義不成。祖曰:彼義不成,我義成矣。提曰:我義雖成,法非我故。祖曰:我義成,我無我故。提曰:我無我故,復成何義?祖曰:我無我故,故成汝義。提曰:仁者師誰得是,無我祖曰:我師迦那提婆證是無我。難提以偈贊曰:稽首提婆師,而出于仁者,仁者無我故,我欲師仁者。祖以偈荅曰:我無我故,汝須見我我,汝若師我故,知我非我我。難提心意豁然,即求度脫。祖曰:汝心自在,非我所繫。語,即以大法囑付。祖說偈曰:於法實無證,不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難提聞命,說偈贊曰:善哉大聖者,心明逾日月,一光照世界,暗魔無不拔。

 大象遊行兔徑希  義持金井涉離微
 豁然心意無我我  千聖同途把手歸

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0370b25] 行化摩提國,歷山谷間,至一峰下,時山舍有童子持圓鑑直造祖前。祖問:汝幾歲耶?曰:百歲。祖曰:汝年尚幼,何言百歲?童曰:我不會理正百歲耳。祖曰:汝善機耶?童曰:佛言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不如生一日而得決了之。祖曰:汝手中者,當何所表?童曰:諸佛大圓鑑,內外無瑕翳。兩人同得見,心眼皆相似。其父命隨祖出家。祖為名伽耶舍多。後復因風吹殿鈴聲,祖問曰:鈴鳴耶?風鳴耶?舍多曰:非風鈴鳴,我心鳴耳。祖曰:心復誰乎?舍多曰:俱寂靜故。祖曰:善哉善哉,繼吾道者非子而誰?即付法眼。偈曰:心地本無生,因地從緣起,緣種不相妨,華果亦復爾。

 圓鑑風鈴徹底清  童兒百歲語人驚
 現成公案親分付  花果圓來又發萌

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0370c09] 經大月氏國婆羅門鳩摩羅多之舍,祖將入,羅多問曰:是何徒眾?祖曰:是佛弟子。羅多一聞佛號,心神悚然,即時閉戶。祖良久扣其門。羅多曰:此舍無人。祖曰:荅無者誰?羅多聞,遂發宿智。付法偈曰:有種有心地,因緣能發萌,于緣不相礙,當生生不生。

 佛號纔聞即悚神  開門元是閉門人
 為憐擊破牢關鍵  一樹寒梅劫外春

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0370c17] 適中天竺國,有大士名闍夜多,問仁夭暴壽逆吉義凶之故,祖荅以善惡有三時報。夜多頓釋所疑。祖曰:汝雖信三業,而未明業從惑生,惑依識有,識依不覺,不覺依心,心本清淨,無生滅無造作,無報應無勝負,寂寂然,靈靈然,汝若入此法門,可與諸佛同矣。一切善惡,有為無為,皆如夢幻。夜多領旨,即發宿慧。祖告曰:吾今寂滅時,至汝當紹行化跡。付法偈曰:性上本無生,為對求人說,於法既無得,何懷決不決?

 亡羊泣路事如麻  夢幻空花總被遮
 宿慧頓明諸佛義  何煩門外駕三車

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0370c28] 至羅閱城,敷揚頓教,彼有學眾,惟尚辨論,首者名婆修盤頭(此云遍行),常一食不臥,六時禮佛,清淨無欲,為眾所歸。祖欲度之,問彼眾曰:此遍行頭陀能修梵行,可得佛道乎?眾曰:我師精進,何故不得?祖曰:汝師與道遠矣!設苦行歷於塵劫,皆虛妄之本。眾曰:尊者蘊何德行而譏我師?祖曰:我不求道亦不顛倒,我不禮佛亦不輕慢,我不長坐亦不懈怠,我不一食亦不雜食,我不知足亦不貪慾,心無所希,名之曰道。時遍行聞,發無漏智。付法偈曰:言下合無生,同於法界性,若能如是解,通達事理竟。

 苦行勤修路轉增  懸崖撒手事何曾
 隔牆見角知牛在  一種平常繼祖燈

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0371a10] 羅閱城人,行化至那提國,王常自在問曰:羅閱土風與此何異?祖曰:彼土曾三佛出世,今王國有二師化導。王曰:二師者誰?祖曰:即王之次子摩拏羅,乃其一也,吾雖德薄,敢當其一。時王方同祖語,忽使者報:有象巨萬逼城。祖曰:拏羅出,患解矣。王遂命之。拏羅出城,向象大喝,城為震動,象皆顛仆馳散。于是,王大敬信,命拏羅依祖出家。祖授付法偈曰:泡幻同無礙,如何不了悟,達法在其中,非今亦非古。

 賓主相看風土揚  鄉談諺語灼然彰
 眾流截斷知端的  海底泥牛趁夜光

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0371a21] 行化西印度,知月氏國有鶴勒那比丘,堪為法器,乃躬往化之。時鶴勒那以昔緣故,感鶴眾相隨,見祖遂問:有何方便,令彼解脫?祖曰:我有無上法寶,汝當聽受,化未來際。即說偈曰: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隨流認得性,無喜亦無憂。時鶴眾聞偈,咸飛鳴而去。

 眾鶴追隨業自殊  一機掣斷始無疑
 飛鳴濯濯啣恩去  物外超然識得伊

二十三祖鶴勒那尊者

[0371a29] 中印度師子比丘問:我欲求道,當何用心?祖曰:汝欲求道,無所用心。曰:既無用心,誰作佛事?祖曰:若有用心,即非功德。汝若無作,即是佛事。經云:我所作功德而無我所故。師子聞,即入佛慧。祖告曰:我滅後五十年,北天竺國當有難起嬰在汝身,今以法眼付囑于汝,善自護持。乃說付法偈曰:認得心性時,可說不思議,了了無可得,得時不說知。

 縵天網子頗相宜  打鳳羅龍驀面欺
 一句了然超百億  三賢十聖那能知

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0371b09] 求法嗣于罽賓國,遇一長者引一子問祖曰:此子名斯多,當生便拳左手,今二十年終未能舒。祖即以手接曰:可還我珠。童子遽開手奉珠。眾皆驚異。長者令之出家,以前緣故,復名婆舍斯多。祖即告之曰:吾師密有懸記,罹難非久,如來正法眼藏,今囑付汝,汝應保護,普潤來際。偈曰:正說知見時,知見俱是心,當心即知見,知見即于今。祖說偈復以僧伽黎密付斯多,俾之他國。斯多受教,乃抵南天。

 捏緊拳頭二十年  纔逢識者便開拳
 目前多少淆訛事  只許渠儂到處圓

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0371b20] 受師子祖囑,獨邁南天,潛隱山谷,天德王、迎供王有二子,長曰德勝,次曰不如密多。密多和柔,德勝凶暴。及即位,惑外道說,欲抑祖,密多諫德勝囚之,乃詰祖曰:師子尊者遇罽賓國王難,何緣付法?祖出尊者先所付僧伽黎示勝,勝命焚之,衣出五色光,薪盡如故,勝乃追悔禮祖,立出密多。密多遂求祖出家。祖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密多曰:我若出家,不為其事。祖曰:不為何事?密多曰:不為俗事。祖曰:當為何事?密多曰:當為佛事。祖曰:王子智慧天至。即度出家,侍祖六年,乃付法偈曰:聖人說知見,當境無是非,我今悟真性,無道亦無理。密多受偈,問:衣可傳乎?祖曰:此衣為難故,假以證汝身,無難何假傳衣?密多作禮。

 罽賓揮劍一臂墮  德勝焚衣滿面慚
 迥絕是非親嫡骨  繩繩不斷語喃喃

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0371c05] 得法,至東印度,王堅固敬信于祖。祖曰:王國有聖,當繼我法。時國中有婆羅門子,年二十,幼失父母,不知名氏,或自稱瓔珞,人遂呼為瓔珞童子,丐行間里。有問:汝行何急?即曰:汝行何緩?問:何姓?即曰:與汝同姓。人莫測之。一日,祖與王同車而出,瓔珞稽首自陳往因,祖乃名為般若多羅,付法偈曰:真性心地藏,無頭亦無尾,應緣而化物,方便呼為智。

 無頭無尾不曾藏  逼塞虛空孰敢量
 瑟瑟金風輕洩漏  枝枝丹桂自芬芳

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0371c15] 因南印度,香至王供以寶珠,祖即取試三王子曰:此珠圓明,有能及否?二王子皆曰:此珠七寶中尊,固無踰也。第三王子菩提多羅曰:此是世寶,未足為上,於諸寶中,法寶為上。此是世光,未足為上,於諸光中,智光為上。此是世明,未足為上,於諸明中,心明為上。此珠光明,不能自炤,要假智光,光辨於此。既辨此,即知是珠。既知是珠,即明其寶。若明其寶,寶不自寶。若辨其珠,珠不自珠。珠不自珠,要假智珠,而辨世珠。寶不自寶,要假智寶,以明法寶。然則師有其道,其寶即現,眾生有道,心寶亦然。祖歎其辯慧,乃復問曰:於諸物中,何物無相?曰:於諸物中,不起無相。又問:於諸物中何物最高?曰:於諸物中人我最高。又問:於諸物中,何物最大?曰:於諸物中,法性最大。祖時知是法器,默而混之。香至厭世,遂依祖出家。祖以其通達大法,乃名菩提達磨,而告之曰:如來以正法眼付大迦葉,如是展轉,乃至於我,我今囑汝聽吾偈曰:心地生諸種,因事復生理,果滿菩提圓,花開世界起。

 心明世寶別端倪  迥出人間東與西
 一夜好風吹不輟  曉來黃葉與階齊

震旦

初祖菩提達磨大師

[0372a06] 受西天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囑識,於梁普通七年來震旦,初至金陵,與武帝機不契,寓止嵩山少林,面壁而坐,人莫之測。二祖慧可躬詣求法,立雪斷臂,向祖問:諸佛法印,可得聞乎?祖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可曰:我心未安,乞師與安。祖曰:將心來,與汝安。可良久曰:覓心了不可得。祖曰:與汝安心竟。可悟入。越九年,祖命門人曰:時將至矣,汝等合言所得。有道副對曰:如我所見,不執文字,不離文字,而為道用。祖曰:汝得吾皮。尼總持曰:我今所解,如慶喜見阿閦佛國,一見更不再見。祖曰:汝得吾肉。道育曰:四大本空,五陰非有,而我見處,無一法可得。祖曰:汝得吾骨。慧可出,禮三拜,依位而立。祖曰:汝得吾髓。乃顧可曰:昔如來以正法眼付迦葉尊者,展轉囑累而至於我,我今付汝,汝當護持,并授袈裟以為法信。付法偈曰: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0372a22] 頌曰:

 長空雲淡沒間關  月照松梢山影慳
 一片清光輝宇宙  夜深兀坐聽潺湲
 面壁嵩山成話墮  安心得髓恨添多
 西天法印分明極  惱亂春風撼薜蘿

二祖慧可大師

[0372a26] 從初祖得法,博求法嗣,時三祖為居士,年踰四十,不言名氏,禮祖問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和尚懺罪。祖曰:將罪來,與汝懺。士良久曰:覓罪了不可得。祖曰:與汝懺罪竟,宜依佛法僧住。士曰:今見和尚,知是僧,未審何名佛法?祖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佛法無二也。祖深器之,為之剃髮,名曰僧璨。付法偈曰:本來緣有地,因地種花生,本來無有種,花亦不曾生。

 毒流四海廣無邊  風恙纏身乞懺愆
 罪性頓空三寶住  夜寒月映渡頭船

三祖僧璨大師

[0372b07] 自二祖授法,深自韜晦,居無常處,積十餘載,人無知者。四祖道信時為沙彌,年始十四,禮祖問曰:願和尚慈悲,乞與解脫法門。祖曰:誰縛汝?曰:無人縛。祖曰:何更求解脫乎:信于言下大悟,服勞九載。付法偈曰:花種雖因地,從地種花生,若無人下種,花地盡無生。

 受恩深處本無多  一語相投便上科
 解脫法門誰縛汝  信知脫下自淆訛

四祖道信大師

[0372b15] 嗣法三祖,住蘄春破頭山,學侶雲臻。一日往黃梅縣,路逢一小兒,骨相奇秀,異乎常童,祖問曰:子何姓?荅曰:姓即有不是常姓。祖曰:是何姓?荅曰:是佛性。祖曰:汝無姓耶?荅曰:性空故無。祖默,識是法器,即遣侍者,從其母乞出家,後付法。偈曰:花種有生性,因地花生生,大緣與性合,當生生不生。

 破頭山上播真風  喜得黃梅驀地逢
 性有性無全體露  小兒原是老栽松

五祖弘忍大師

[0372b23] 前身為破頭山中栽松道者,轉遇四祖得法嗣,化六祖。時為居士,姓盧名慧能,聞讀金剛經有省,自新州來參祖,祖令隨眾作務。祖一日令眾述偈,意符則授衣。法會下七百餘僧,上座神秀者于廊壁書偈曰:身似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祖見,知秀所作,乃讚歎曰:後人依此修行,亦得勝果。各令念誦。盧在碓坊聞之,至夜倩人于秀偈側亦書一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祖見曰:此是誰作?亦未見性。眾聞祖語,遂不之顧。逮夜,祖潛詣碓坊,問曰:米白也未?盧曰:白也,未有篩。祖以杖擊碓三下而去。盧即三鼓入室,祖密付衣法,囑善保護,無令斷絕。付法偈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既無種,無性亦無生。

 本來無物頂[寧*頁]開  米白倩篩滿面灰
 三鼓密傳衣缽去  刻舟爭見化龍才

六祖慧能大師

[0372c08] 黃梅得法後,住曹溪。南嶽讓祖來參。祖問:甚麼處來?讓曰:嵩山來。祖曰:什麼物恁麼來?讓無語。經八載,忽然有省,乃白祖曰:某甲有個會處。祖曰:作麼生?師曰:說似一物即不中。祖曰:還假修證否?讓曰:修證則不無,染污即不得。祖曰:祗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祖為說法,偈曰: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生,頓悟花情,菩提果自成。

 當陽一拶遠趨風  八載投機亦不中
 修證不無染不得  山叢叢處水濛濛

曹溪第二世南嶽懷讓禪師

[0372c17] 見馬祖常習坐,禪師問曰:大德,坐禪圖甚麼?祖曰:圖作佛。師乃取一磚,於彼菴前石上磨。祖曰:磨作甚麼?師曰:磨作鏡。祖曰:磨磚豈得成鏡耶?師曰:磨磚既不成鏡,坐禪豈得作佛?祖曰:如何即是?師曰:如牛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祖無對。師又曰:汝學坐禪,為學坐佛?若學坐禪,禪非坐臥,若學坐佛,佛非定相,於無住法不應取捨。汝若坐佛,即是殺佛,若執坐相,非達其理。祖聞示誨,如飲醍醐,禮拜問曰:如何用心,即合無相三昧?師曰:汝學心地法門,如下種子,我說法要,譬彼天澤,汝緣合故,當見其道。又問:道非色相,云何能見?師曰:心地法眼,能見乎道,無相三昧,亦復然矣。祖曰:有成壞否?師曰:若以成壞聚散而見道者,非見道也。乃說偈曰:心地含諸種,遇澤悉皆萌,三昧花無相,何壞復何成。祖遂開悟,心意超然,侍奉九秋,日益玄奧。

 輕輕閫外展機籌  引玉拋磚格異眸
 打疊車牛三昧起  木童騎鶴上楊州

曹溪第三世江西馬祖道一禪師

[0373a04] 百丈為侍者。一日侍祖行次,見一群野鴨飛過。祖曰:是甚麼?丈曰:野鴨子。祖曰:甚處去也?丈曰:飛過去也。祖遂把丈鼻扭,負痛失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丈於言下有省。又後侍立次,祖目視繩床角拂子。丈曰:即此用,離此用。祖曰:汝向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丈取拂子豎起。祖曰:即此用,離此用。丈挂拂子於舊處。祖振威一喝。丈直得三日耳聾。祖付法偈曰:心外本無法,有付非心法,既知非法心,如是付心法。

 鼻痛始知燈是火  耳聾難掩掣風顛
 大千沙界文同軌  天自高兮海自淵

曹溪第四世洪州百丈山懷海禪師

[0373a15] 一日謂眾曰:佛法不是小事,老僧昔被馬大師一喝,直得三日耳聾。時黃檗聞舉,不覺吐舌。師曰:子後莫承嗣馬祖去麼?檗曰:不然,今日因和尚舉,得見馬祖大機大用,然且不識馬祖,若嗣馬祖,後喪我兒孫。師曰:如是如是,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于師,方堪傳授。子甚有超師之見。檗便禮拜。師付法偈曰:本無言語囑,強以心法傳,汝既受持去,心法更何言。

 陳年蠱毒水難當  觸著通身皮骨喪
 識得根源為活計  一般酥酪是砒礵

曹溪第五世洪州黃檗山希運禪師

[0373a25] 臨濟在師會下,行業純一。首座睦州嘆曰:雖是後生,與眾有異。遂問:上座在此多少時?濟云:三年。座云:曾參問也無?濟云:不曾參問。不知問個什麼。座云:汝何不去問堂頭和尚,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濟便問。聲未絕,師便打。濟下來。座云:問話作麼生?濟云:某甲問聲未絕,和尚便打,某甲不會。座云:但更去問。濟又問,師又打。濟如是三度問,師三度打。濟白首座云:幸蒙慈悲,令某甲問訊和尚,三度發問,三度被打,自恨障緣,不領深旨,今且辭去。座云:汝若去時,須辭和尚去。濟禮拜退。座先到師白云:問話底後生甚是如法。若來辭時,方便接他,向後成一株大樹,與天下人作陰涼去在。濟辭師,師囑云:不得往別處去,汝向高安灘頭大愚處去,必為汝說。濟到大愚。愚問:甚處來。濟云:黃檗來。愚曰:黃檗有何言句?濟曰:某甲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過無過?愚曰:黃檗與麼老婆心切,為汝得徹困,更來者裡問有過無過。濟于言下大悟,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搊住曰:者尿床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卻道黃檗佛法無多子。你見個甚麼道理?速道速道!濟遂築大愚脅下三拳。愚拓開曰:汝師黃檗,非干我事。濟便回師,見便問:者漢來來去去,有甚了期?濟云:秪為老婆心切人事了。侍立。師又問:什麼處去來?濟云:昨奉慈旨,令參大愚去來。師云:大愚有何言句。濟遂舉前話。師云:作麼生得者漢來,待痛與一頓。濟云:說甚麼待來,即今便喫。隨後便掌,師云:者風顛漢卻來者裡捋虎鬚。濟便喝。師云:侍者引者風顛漢參堂去。後付偈曰:病時心法在,不病心法無,吾所付心法,不在心法途。

 三回痛棒骨生痕  一築高安便荅恩
 更把虎鬚頻倒捋  乾坤攪動斗星昏

曹溪第六世鎮州臨濟義玄禪師

[0373b25] 興化為侍者,機緣默契,師以法偈印之。偈曰:至道無揀擇,本心無向背,便如此承當,春風增瞌睡。化後充三聖首座,次任大覺院主(云云)。開堂日此一炷香,本為三聖師兄,三聖於我太孤,本為大覺師兄,大覺於我太賒,不如供養臨濟先師。

 家富兒嬌無揀擇  機籌互換始承當
 春風瞌睡流千古  有眼如盲日正央
 頂[寧*頁]豎亞摩醯眼  肘後橫懸奪命符
 毒氣迸開無限意  賺他驢糞較賒孤

臨濟第二世魏府興化存獎禪師

[0373c05] 南院久依座下。師以法偈付曰:大道全自心,亦非在心求,付汝自心道,無喜亦無憂。

 自心大道沒遮藏  花笑鳥啼山更長
 月白不從門外得  踢翻尿器露風光

臨濟第三世汝州南院慧顒禪師

[0373c10] 風穴在會作園頭,師一日入園問云:南方一棒作麼生商量?穴云:作奇特商量。穴卻問:和尚此間一棒作麼商量?師拈棒云: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穴於言下大徹。依止六年。師付法偈曰:我今無法說,所說皆非法,今付無法法,不可住于法。

 棒下無生絕較量  臨機不見太郎當
 顒翁若遇風顛漢  劈面攔腮沒處藏

臨濟第四世汝州風穴延沼禪師

[0373c18] 首山充知客時,常密誦法華。一日侍立次,師乃垂涕告曰:不幸臨濟之道,至吾將墜于地。山曰:觀此一眾,豈無人耶?師曰:聰明者多,見性者少。山曰:如某者如何?師曰:吾雖望子之久,猶恐耽著此經,不能放下。山曰:此亦可事,願聞其要。師於是上堂,舉世尊以青蓮目顧視大眾,迦葉正當與麼時,且道說個什麼?若道不說而說,又是埋沒先聖,且道說個什麼?山拂袖而退。師擲下拄杖,歸方丈。次日,山與真園頭,同上問訊。師問真曰:作麼生是世尊不說說?真曰:鵓鳩樹頭鳴。師曰:你作許多癡福作麼?何不體究言句?又問山曰:你作麼生?山曰: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師謂真曰:你何不看念法華下語?付首山偈曰:無說是真法,其說原無說,我今說付時,說說何曾說。

 日憂祖道淚潸潸  鐵石心肝也痛酸
 拂袖一肩擔荷後  令人聞見膽毛寒

臨濟第五世汝州首山省念禪師

[0374a04] 一日上堂,汾陽出問:百丈捲席意旨如何?師云:龍袖拂開全體現。陽云:未審師意如何?師云:象王行處絕狐蹤。陽於言下大悟,遂提起坐具,顧視大眾云: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漉始應知。禮拜歸眾。時葉縣省和尚作首座,纔退便問:昭兄,你適來見個什麼道理,便與麼道?陽云:正是我放身捨命處,省便休。師付汾陽法,偈曰:自古付無說,我今亦無說,只此無說心,諸佛所共說。

 皓魄當空絕點埃  一枝丹桂月中開
 香飄撲著人間鼻  放捨身心寔俊哉

臨濟第六世汾州太子院善昭禪師

[0374a14] 慈明,參師,師揣其志,經二年未許入室。明每詣方丈,師見必詬罵,或毀詆諸方,及有所訓,皆流俗鄙事。明一夕訴曰:自至法席再夏,不蒙指示,但增世俗塵勞,念歲月飄忽,事未明,有失出家之利。語未卒,師熟視罵曰:是惡知識敢裨販我?怒舉杖逐之。明擬伸救。師驀掩其口。明忽大悟,曰:是知臨濟道出常情。服役七年,辭去。付偈曰:虛空無形象,形象非虛空,我所付心法,空空空不空。

 煆凡煉聖妙爐殷  格外鉗錘非易聞
 一點始知脣在口  等閒出語便驚群

臨濟第七世潭州石霜慈明楚圓禪師

[0374a25] 自南源徙道吾,石霜皆楊岐總院事岐,依師雖久,未有省發,每咨參,師曰:庫司事繁,且去。他日又問,師曰:監寺異日兒孫遍天下,在何用忙為?一日,師適出,雨忽作。岐偵師小徑,既見,遂搊住曰:這老漢今日須與我說,不說打你去!師曰:監寺知者般事便休。語未卒,岐大悟,即拜於泥塗問曰:狹路相逢時如何?師曰:你且躲避,我要去那裡去。岐歸來日,具威儀,詣方丈,禮謝。師呵曰:未在一日。師上堂,岐出問: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峰時如何?師曰:我行荒草裡,汝又入深村。岐曰:官不容鍼,更借一問。師便喝。岐曰:好喝。師又喝。岐亦喝。師連喝兩喝。岐禮拜。師曰:此事是個人方能擔荷。岐拂袖便行。師付法偈曰:虛空無面目,心相亦如然,即此虛空心,可稱天中天。

 這般家業要承當  毒藥甘漿著甚忙
 幽鳥一聲相借問  春風吹綻百花香

臨濟第八世袁州楊岐方會禪師

[0374b11] 白雲端參。師一日忽問:上人落髮師為誰?端曰:茶陵郁和尚。師曰:吾聞伊過橋遭攧有省,作偈甚奇,能記否?端即誦曰: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師笑而趨起。端愕然,通夕不寐,黎明咨詢。師適歲莫,師曰:汝見昨日打敺儺者麼?曰:見。師曰:汝一籌不及渠。端復駭曰:意旨如何?師曰:渠愛人笑,汝怕人笑。端因大悟于言下。師付法偈曰:心體如虛空,法亦遍虛空,證得心空理,非法非心空。

 巧將黑豆換明珠  鬼臉神頭見自殊
 直下頓忘渠愛怕  卓然垂手御龍駒

臨濟第九世舒州白雲守端禪師

[0374b22] 浮山遠聞師頌臨濟三頓棒,有過人處,指五祖演見師。祖請益南泉摩尼珠話。師叱之。祖領悟,獻投機偈曰:山前一片閒田地,叉手叮嚀問祖翁,幾度賣來還自買,為憐松竹引清風。師印可,令掌磨事。一日,師謂祖曰:有數禪客自廬山來,皆有悟入處,教伊說,亦說得,有來由,舉因緣問伊,亦明得,教伊下語,亦下得,秪是未在。祖於是大疑,私自計曰:既悟了,說亦說得,明亦明得,如何卻未在?遂參究累日,忽然省悟,從前寶惜一時放下,走見師。師為手舞足蹈。祖亦一笑而。祖後曰:吾因茲出一身白汗,便明得下載清風。師付法偈曰:道我元無我,道心元無心,惟此無我法,相契無我心。

 隔溪共語有來因  吹落黃花始得真
 下載清風剛付汝  海門迸出一紅輪

臨濟第十世蘄州五祖法演禪師

[0374c06] 圓悟出蜀,遍參諸宿,最後見祖,盡其機用,祖皆不諾,乃謂:祖強移換人!出不遜語,忿然而去。祖曰:待你著一頓熱病打時,方思量我在悟。到金山,染傷寒,困極,以平日見處試之,無得力者,追繹祖言,乃自誓曰:我病稍間,即歸五祖。病痊,尋歸。祖一見而喜,令即參堂充侍者,方半月會部使者解印還蜀,詣祖問道。祖曰:提刑少年曾讀小艷詩否?有兩句頗相近:頻呼小玉元無事,秪要檀郎認得聲。提刑應諾諾。祖曰:且仔細悟。適歸,侍立次,問曰:聞和尚舉小艷詩,提刑會否?祖曰:他秪認得聲悟。曰:秪要檀郎認得聲,他既認得聲,為甚麼卻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柏樹子。聻悟忽有省。遽出,見雞飛上闌干,鼓翅而鳴,復自謂曰:此豈不是聲?遂袖香入室,通所得呈偈曰:金鴨香銷錦繡幃,笙歌叢裡醉扶歸,少年一段風流事,秪許佳人獨自知。祖曰:佛祖大事,非小根劣器所能造詣。吾助汝喜。後悟與佛眼、佛鑑。侍祖於一亭上,夜話及歸,燈滅,祖於暗中曰:各人下一轉語。佛鑑曰:彩鳳舞丹霄。佛眼曰:鐵蛇橫古路。悟曰:看腳下。祖曰:滅吾宗者,乃克勤耳。祖付法偈曰:真我本無心,真心亦無我,契此真真心,我我何曾我。

 聲前色後謾勞追  一段風流出大奇
 燈滅暗中呈好手  扳麟奪角上雲逵

臨濟第十一世成都府昭覺寺佛果克勤圓悟禪師

[0374c30] 虎丘隆入室。師問曰: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遂舉手曰:還見麼?隆曰:見。師曰:頭上安頭。隆聞脫然契證。師叱曰:見個甚麼?隆曰:竹密不妨流水過。師肯之,俾掌藏。有問隆:藏主柔易若此,何能為哉?師曰:瞌睡虎耳。付偈曰:得道心自在,不得道憂惱,付汝自心道,無喜亦無惱。

 見不能及草芊芊  頭上安頭更可憐
 一句峭然雲影斷  猙獰牙爪露山巔

臨濟第十二世平江府虎丘紹隆禪師

[0375a08] 住宣州彰教時,圓悟歸蜀,指應菴華見師。師移虎丘,華侍行,未半載,頓明大事。師付法偈曰:天晴雲在天,雨落濕在地,秘密付汝心,心法只這是。華後住饒之報恩,師忌辰,拈香云:平生沒興撞著這無意智老和尚,做盡伎倆,湊泊不得,從此卸卻干戈,隨分著衣喫飯,二十年來坐曲彔木,懸羊頭賣狗肉,知他有甚憑據。雖然,一年一度燒香日,千古令人恨轉深。

 咄哉睡虎徹生緣  雨濕天晴花更鮮
 血戰沙場人盡曉  懸羊賣狗把香然

臨濟第十三世明州天童山應菴曇華禪師

[0375a18] 密菴傑初參師于衢之明果,師屢呵斥。一日問傑:如何是正法眼。傑遽答曰:破沙盆。師頷之。付偈曰:佛用眼睹星,我用耳聽聲,我用與佛用,我明汝亦明。

 掇不去兮拈不來  風吹日炙賺人猜
 當陽觸瞎娘生眼  獨露堂堂遍九垓

臨濟第十四世明州天童山密菴成傑禪師

[0375a24] 住烏巨。破菴先參師,命典客。一日,師偶對僧舉:不是風動不是幡動。先聞豁然大悟。次日,師遇先眾寮前,問:你總不得作伎倆,試露個消息看。先應聲曰:方丈裡有客。師呵呵大笑。先侍師凡五載,盡得旨要,後辭歸蜀,師以偈送之曰:萬里南來川藞苴,奔流度刃扣玄關,頂門戳瞎金剛眼,去住還同珠走盤。付法偈曰:佛與眾生見,元本不隔線,付法付自心,非見非不見。

 不是風兮不是幡  平生底蘊盡掀翻
 要津把住通消息  度刃奔流始徹源

臨濟第十五世夔州府臥龍破菴祖先禪師

[0375b04] 住蘇之西華秀峰,有僧入室,師打逐至法堂時,無準範解曰:禪和家爭禪亦常事耳。師曰:豈不聞道我肚饑,聞板聲要喫飯去聻。準聞,不覺汗流浹背。師居靈隱,準復從。一日侍游石筍菴,菴有道者請益,曰:胡孫子捉不住乞師方便。師曰:用捉他作麼?如風吹水,自然成,紋。準在旁大徹。付偈曰:我若不見時,汝應不見見,見見非自心,自心常顯現。

 江南三月趁春風  兩岸桃花映水紅
 欲識渠儂真面目  鷓鴣啼在綠陰中

臨濟第十六世徑山無準師範禪師

[0375b14] 賜號佛鑑,斷橋倫祖在會下,準以狗子因何有業識令祖下語,凡三十轉不契。祖云:可無方便乎?準舉真淨頌曰:言有業識在,誰云意不深,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祖竦然良久。忽聞板聲,通身汗下,於是脫然。準以從上源流,并付法偈曰:真理直如絃何默更何言,我今善付囑,表心本無得。祖出世祗園,遷天台瑞岩國清。準于淳酉三月十五示疾,集眾遺囑,其徒眾請偈,準乃執筆書偈云:來時空索索,去也赤條條,更要問端的,天台有石橋。

 養子之緣意自深  海枯人死要知心
 板聲一擊通身脫  迥出天台亙古今

臨濟第十七世杭州淨慈斷橋妙倫禪師

[0375b26] 台州徐氏子,室中嘗舉萬法歸一示徒,日隨眾務。方山寶侍次,師以莧菜根示之,寶悟入。師付法偈曰:本無迷悟人,迷悟自家討,記得少壯時,而今不覺老。即繼師席。

 莧根拈起骨毛寒  好肉無端索灸瘢
 悟得單傳真祕訣  風前總是活人丹

臨濟第十八世天台瑞岩方山寶禪師

[0375c02] 初住西庵,無見參師,雖有所契,未臻其極,遂築室華頂,精苦自勵。一日作務次,渙然有省,平生凝滯當下冰釋,遂走瑞岩呈所解。方以偈證曰:道人得得出山來,盡把襟懷對我開,坦坦平平如鏡面,澄澄湛湛絕纖埃。忽然得個轉身句,衲卷寒雲便歸去,萬八千丈華頂峰,一笑裂開鐵面具,家山到後絕思惟。拗折烏藤拄竹扉糞火堆中消息好,芋香便是道香時,并付法偈曰:此心極廣大,虛空比不得,此道只如是,受持休外覓。

 一鑑當天照影寒  瀑飛深處展眉端
 虛空絕巘情難比  分付清風直下看

臨濟第十九世天台無見先睹禪師

[0375c13] 一坐華頂四十餘年,足未嘗輒越戶,至正賜號妙明真覺。白雲度深習禪定,後一策南遊,遍叩禪林,無有可其意者,聞師說法天台,欣然就謁。師見器之,充侍者。度問:西來密意,未審如何?師云:侍娑羅峰點頭,即向汝道。度以手搖曳擬荅。師便喝。度云:娑羅峰頂,白浪滔天,花開芒種後,葉落立秋前。師云:我家無殘羹剩飯也。度云:此非殘羹剩飯而何?師頷之。付法偈曰:至大是此心,至聖是此法,燈燈光不差,了此心者達。

 虎嘯龍驤山勢險  西來密意灼然酬
 殘羹剩飯都掀卻  百億須彌笑點頭

臨濟第二十世處州福林白雲智度禪師

[0375c24] 初住普慈諸剎,洪武酉應召,尋隱福林。平昔機語,不容人錄,古拙俊侍師室中,了明大事,深契牧牛之作,乃付法。偈曰:心中有自心,法中有至法,我今可付囑,心法無心法。

 幃幄坐籌聲價重  不容裨販出常情
 其中有個真消息  戴角披毛異類行

臨濟第二十一世太平府繁昌八峰山古拙俊禪師

[0376a02] 無際參,師問:還我照用來。際云:若有照用,即成障礙。師云:這廝著空,佛也救不得。際云:有無俱寂滅,空佛悉皆非。後示以偈云:憶昔繁昌一別時,此心能有幾人知,無絃曲子真堪續,慧命懸懸付阿誰?付法偈曰:一道不心光,三際十方明,何于明白中,有明有不明。

 年老婆心徹底祜  翻雲覆雨驗淆訛
 繁昌嫡脈今猶在  空佛俱非唱哩囉

臨濟第二十二世川東普州道林無際悟禪師

[0376a09] 別號蠶骨蜀中人也,年二十,出纏縛,竹為菴,研勵無懈,四指大書帖亦不顧,只是拍盲做鈍工夫,後得大徹大悟,即呈本師偈云:寂照無上下,光明處處通,本來無皂白,無處不含容。正統九年,應召說法,上大悅。師嘗以無字公案示徒,月溪澄久依座下,深得奧旨,特書月溪二字,法語示之,并付法偈云:我無法可付,汝無心可受,無付無受心,何人不成就。

 慣將無字立關樞  殺活縱橫似太呵
 一段寒輝親入手  等閒拈出斬痴魔

臨濟第二十三世南京大崗月溪澄禪師

[0376a19] 景泰三年敕賜回大崗,號慈善。一日室中出祖衣示徒,乃云:此衣是唐朝宮主所置,今八百餘年矣,祖祖相傳,至東普先師,普付與老僧,若是克家種子,方堪紹荷,狐假虎威,焉敢希冀?又云:如百丈侍馬祖,祖侍南嶽,嶽侍曹溪六祖,皆久久親炙,磨光剉銳,乃能豁徹重關,羈鎖掃盡,微見窠臼,深得大機大用,可為人天眼目耳。師居,嘗凡見僧請益,乃云:佛法不是鮮魚怕爛卻,那即趁出?夷峰寧侍傍,忽悟入。師付衣法,偈云:心即能知心,法即可知法,今所付法心,非心亦非法。

 授受僧伽古至今  克家方許示叢林
 幸然不是鮮魚物  留得宗風不墜鍼

臨濟第二十四世大崗夷峰寧禪師

[0376b01] 寶芳住天目往參。師器之,乃付法,偈云:祖祖無法付,人人本自有,汝受無付法,急著傳於後。

 大地山河驀入官  松風水月不相瞞
 滔滔只要源頭活  何慮人間滄海乾

臨濟第二十五世天目寶芳進禪師

[0376b06] 示眾云:拈花微笑,節外生枝,面壁安心,畫蛇添足,山僧這裡無禪可參,無道可學,直教一個個成佛作祖去。汝等還信得及麼?良久,拍膝云:劍號巨闕,玉出崑崗。付野翁曉法。偈云:真性本無性,真法本無法,了知無法性,何處不通達。

 好兒終不使爺錢  便把家私徹底掀
 無限風光遮不住  東西南北有知恩

臨濟第二十六世嘉興東塔野翁曉禪師

[0376b14] 無趣參,每呈見解,師盡與掃闢昔日所負,直使索然。一日,師謂趣云:我有一言,要與爾說。趣便問師,但笑而不語。趣又問,師又笑。趣不諳旨,遂禮拜懇求。師不得,乃云: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唯在直下體取。子若信得及,可放下萬緣,參個萬法歸一。趣領旨後,聞雞鳴有省,即薙染。師乃付法。偈云:非法非非法,非性非非性,非心非非心,付汝心法竟。

 舌頭無骨覓知音  笑裡藏刀意更深
 直使萬緣俱放下  雞鳴方契祖師心

臨濟第二十七世嘉興敬畏無趣如空禪師

[0376b24] 無幻參。師誨以教外別傳之旨,朝夕參究,有所契入,遂薙染,結庵徑山,集無趣語錄,往見趣。趣問:子向在甚麼處?幻曰:徑山。趣曰:做得甚麼事?幻曰:某甲買得一段田,收得原本契書,請和尚僉抑。即將集本呈上。趣接得展看,曰:者個是我的?汝的聻?幻曰:和尚莫搶奪行市。趣便擲下集本。幻便出,復呈偈。趣曰:非語言文字也,是汝作底麼?幻曰:某甲鼓粥飯氣,若謂有所得,辜負和尚不少。趣乃點首,即付法。偈云:師傳拈花宗,示我微笑法,親手展付汝,持奉遍塵剎。

 重重勘問別親疏  號段分明總不孤
 點首契書收拾起  不愁田地致荒蕪

臨濟第二十八世徑山無幻性沖禪師

[0376c06] 初住車溪,後開法徑山,示眾云:老漢本擬深藏鄉僻,遣過生緣,爭奈無趣老人有不了底公案,山僧出來與他了卻。僧問:如何是無趣老人不了底公案?師便打。僧云:某甲有甚過?師云:殃及兒孫。南明掩關興善,師至關前勘問,南將前工夫舉似,師跌足云:悔我來遲,向後總欲到此,不易得也。南即啟關,往謁于車溪徑山,服勤八載。一日於地上拾片紙,有觀,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之,句有省,呈無幻,幻乃印可,即命充首座。付法偈曰:得本無所得,傳亦無可傳,今付無傳法,東西共一天。塔于徑山。

 扣關跌足不無胎  刻骨銘心去復來
 八載途中親薦得  寒梅偏向雪中開

臨濟第二十九世興善南明慧廣禪師

[0376c19] 徑山示眾云:五峰頭卓朔,雙徑尾顛先,喝石嵒一任[跳-兆+孛]跳,明月池覆地傾天。此四句中,有一句有殺人刀無活人劍,有一句有活人劍無殺人刀,有一句殺人刀活人劍俱有,有一句殺人刀活人劍俱無。伶俐衲僧檢點得倜儻分明,許你一生參學事畢。普明鴛湖初謁無幻于車溪,開示禪要後,侍南明于徑山。一日閱思益梵天經有省,即呈無生偈曰:鐵壁銀山誰敢摧,賊身驀地拶將來,相看元是舊相識,當下慚惶笑臉開。又曰:歷劫多年窮苦事,風光流得到今朝,笙歌車馬門如市,內院依然鎖寂寥。南閱之,痛加呵斥,更不作偈頌。南後掩關皋亭諸處,不離左右一十三載。值南病篤,一日舉香嚴獨腳頌問明。明纔開口,南便喝。明復擬開口,南又喝。明方點首。南即付法。偈云:無傳無受法,無傳無受心,付與無手者,掣斷虛空觔。

 啐啄同時血也枯  命根不斷奈伊何
 特然啄破琉璃殼  別有超宗異目多

臨濟第三十世建寧普明玄微妙用禪師

[0377a06] 別號鴛湖。初住嘉興白苧普明寺及桐月庵。介菴進往參,師即垂誨,便有師資之契。菴因臥疾,忽聞匠斧斫大木聲,有省,即呈萬如和尚。萬頷之後,聞師住建寧普明,及侍萬入山,請師陞座扣問。師云:不須更問山中事,觀見容顏便得知。菴便禮拜。未幾,辭往曹山再參。師於普明即命入室,菴方跨門,師云:是甚麼?菴擬荅,師震威便喝。菴豁然契悟,即掩耳而出。一日,師欠安,菴侍次,師命茶,問:云:汝字覺先,喚甚麼作先?菴云:且喜今日得自在。師云:如何是覺後?菴云:請和尚尊重。師云:你還分得先後麼?菴良久。師便喝。菴云:某甲只管喫茶。師云:如何是喫茶底事?菴云:柿棗腐乾都在這裡。師云:你作麼生?菴云:卻被某甲一口食盡。師云:滋味如何。菴云:甜者自甜,鹹者自鹹。師云:未在,更道!菴云:某甲謝茶。便禮拜。師深喜之。又一日,師集眾,乃舉拂子云:世尊拈一枝花,老僧舉一枝拂,且道是同是別?菴出,禮三拜歸位。師云:這瞎驢。遂擲下。即出從上源流衣拂,并書法偈付。云:沿流一段事,竟無頭與尾,付與師子兒,哮吼滿大地。師于崇禎壬午十月十一日說偈而化。嗣法者三人。菴出世嘉興金明寺。

[0377a26] 頌曰:

 舊債思酬驀擲竿  電光石火逼人寒
 死骷髏上開活眼  拋出當陽一任看
 冷灰豆爆忽抬眸  薄暮晴空月一鉤
 長嘯一聲天地動  不風流處也風流

介菴禪師源流頌(畢)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9 冊 No. B233 介菴進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