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9nB233_007 介菴進禪師語錄 第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9 冊 » No.B233 » 第 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介菴進禪師語錄卷七

佛祖贊

釋迦文佛

[0349a05] 萬德洪名不必論。普天匝地盡埋根。老漢意孰知恩。蠱毒之家水莫吞。

彌勒菩薩

[0349a08] 灰頭土面笑咍咍。布袋橫拖要打開。衣破襤殘渾不顧。獃獃只等個人來。

觀音菩薩

[0349a11] 古釋迦不前。新彌勒不後。惟有這老婆。卻是較些子。湧渤海波濤於桑隴之中。坐洛伽山巖於隱川之上。垂頭接引。側耳思惟。無字經置之高閣。破沙瓶且得施為。只是不合賺他。善男子傾心合掌。善女人露膽獻珠。驚起紅嘴白鸚哥。或翔。或集。無有定期。咄。好與三十拄杖。時有傍僧云。忽有人出道。這個老和尚。予即向他道只一杯茶。少你不得。併書以供養。

    又(若愚法孫請)

[0349a19] 放下蒲團。兀地打坐。賣盡風流。淨瓶插竹。這些心事許誰知。幾片白雲又飛過。

    又(身雲法孫請)

[0349a22] 輪珠蒲坐淨瓶楊柳。示拯沉溺方木圓竇。且道是天竺觀音。為是普陀大士。咄。蝦跳不出斗。

    又(陸元度請)

[0349a25] 亂艸堆頭揭開肝膽。清泉盞上橫放楊枝。試問元度居士。是何意旨。道道。

關中觀音

[0349a28] 老漢之慈悲非心所測。非口所宣。予又烏能贊之哉。但不違我願。成就我志。恩莫能酬。且道伊在關中作甚麼。一張木几一爐香。獨坐蒲團竟日閒。

出海觀音(復禪人請)

[0349b02] 聞性既滅。音性亦空。能所雙泯。唯顯其中。隨類應機。罔不圓通。咦。洪濤說法。何人委。又使鶯啼到綠叢。

飛來大士(周摩雲請)

[0349b05] 大士慈悲。豈唯巖竇。童子鶯篁。卻成漏逗。笑殺傍觀門外走。

初祖達摩

[0349b08] 見貴則價重。娑婆遇賤。即分文不值。驀頭撞到范蠡湖。聲聲唱出無平仄。有平仄。剛對君王道不識。咄。

    又

[0349b11] 九年面壁。弄巧成拙。當時不遇神光。看他坐到驢年也。轉身不得。若是忤逆兒孫。一拳打倒這老賊。

    又

[0349b14] 隻履西歸。忒煞之遶。叵耐宋雲。漏逗不了。蔥嶺風高月皎皎。

天封佛慈禪師

[0349b17] 橫拈楖栗。繼起圜悟綱宗。倒用鉗錘。直接祖照弘範。開創嘉禾。范蠡湖上放蜂採蜜。大坐華頂。天封寺裏打鳳羅龍。及乎五百載。深藏忽爾。一旦時揭露。冤無頭。面目既彰。債有主。遺蹤莫睹。咄。道是佛慈。老漢之風規。卻成千古鈍置之漏逗。

無趣老人

[0349b23] 三笑耳聾。雞鳴眼突。頭長如泰山之頂。迥乎莫攬鬚眉。若凍嚴之雪凜乎。難窺范蠡湖。打草驚蛇。敬畏庵開門放賊。且道阿誰無趣古佛。

    又

[0349b27] 鼓翅雞鳴起。野翁於福城院中。驚蛇打草。接車溪於范蠡湖上。斷佛祖之命根。以吹毛瞎人天之眼目作榜樣。而今。高揭金明寺裏。一任腳下兒孫拾乾屎。當栴檀為供養。

題祖幀圖(三塔主峰長老請)

[0349c02] 梅雨初收。晴川歷歷。一片清風。迥絕塵跡。主峰。主峰。何得無事生事。特特請我祖孫父子作麼。今既到此。你且燒香供養我。為問候。趣祖默然。幻祖云。我今日事煩。南祖云。我今日勞倦。鴛師翁云。今日不著便。我乃大笑云。一個頭若玉巖。作大獅吼。眾獸腦裂。外揚家醜。一個眉清目秀。與賊布梯。破家蕩產。冷煖自知。一個面如滿月。慣賣死貓。昨日賺錢。今朝失利。一個骨瘦如柴。拈隻折箸撐天拄地。更有一個無面目漢。敲骨打髓。討甚麼碗。汝住龍淵數年也。行難行事。將此破家私。乾屎撅。麻三觔。一時漏洩。不獨令人瞻仰。取足輝映于四方矣。設若有個忤逆兒孫到來。又作麼生。切切。

無幻和尚

[0349c22] 擊碎驪龍珠。翻轉祖翁田地。跳出猛虎穴。收得原本契書。裂破面皮。煆佛祖於雙徑。橫拖泥水。定棋局於車溪。這個老和尚從來不識伊。顧左右云。還有識得者麼。道道。

    又

[0349c27] 雙徑峰頭拾得契書。鴛鴦湖畔翻轉田地。打開棋局滿盤不容。搶行奪市。爭奈一著落在金明手裏。咄。只許老漢。

    又

[0350a01] 搶奪行市。半盤棋局打開。撥草衝關。秪為難逢敵手。碎佛祖窠窟。祛眾生械杻。振起斷橋。作大獅吼。謂是徑山和尚。又是車溪老叟。

南明和尚

[0350a05] 秦溪掩室。幻翁跌足於關前。雙徑指揮。雪嶠呈鞋於座下。明頭合暗頭。合佛祖罔措。殺人刀。活人劍。孰敢當鋒。自非久炙巾瓶。而烏能蹈其高風耶。

    又

[0350a09] 這個老禿中。車溪毒不肯懸羊頭。且要賣狗肉。慣作死馬醫。將佛慧命續。致令後昆贊毀莫及。夫。是之。謂人天眼目。

    又

[0350a13] 面如月。心似鐵。直指人口。無舌黑竹篦。驀頭楔陳。葛藤和根截。個是阿誰。車溪嫡血。

鴛湖先師

[0350a16] 豎法幢兮。建溪山頂。理頹綱兮。鴛水湖傍。滅正法眼藏兮。雙徑剪邪見。稠林兮。獅岡橫拈楖栗。端坐匡床。繼懸絲之慧命。啟末劫之津梁。且道是誰。傳臨濟正宗三十世。普明老和尚。

    又

[0350a21] 這老和尚在徑山檢故紙獲得些子。便向異類中行。披毛戴角。顛三倒四。換卻天下眼睛。金明忍俊不禁。揭示當軒。喚侍者快燒柏子。薰伊鼻孔。何故。雪屈。雪屈。

    又(主峰上座請)

[0350a26] 這個老漢。平生別無所幹。隱遁山林數十年。家風零落從天判。禪者參尋白棒當頭按。臨濟綱宗斷。橋公案。撞著忤逆兒拈來俱坐斷。分付主峰揭起令人看。

自贊

湖州柏山素弘理長老請

[0350b01] 一莖草上現丈六金身。是甚麼乾屎橛。更打圓相作女人拜。呈拳進前。拂袖退後。要相見。也大難。直饒喝上梵天。撲下來。亦未向紫羅帳裏撒真珠。在是何面目。問取蘭若理。

夢堂倪請

[0350b06] 通身沒形影。遍界絕遮藏。覿面無回互。薰風徹骨涼。夢堂。夢堂。又安可以累兒孫。半滿偏圓乘獅象。家醜外揚。弗弗。

徽州璨首座請

[0350b10] 這漢絕無打算。隨緣應度。或慈。或喜。或瞋。或怒。把爛井索穿卻佛祖鼻孔。將折木橛擉瞎人天眼目。作大闡提入無間獄。為甚如此。問取東巖首座。

揚州既白旭上座請

[0350b14] 個阿獃甚古怪。質拙性粗。心直口快。偏不入錦簪花。且向寒爐著炭。了人天宿債。幾坐道場。累破上牢漆桶。推倒我慢高山。扶起天封石塊。接斷橋之源。出車溪之派。橫身不顧泥水之拖帶。魔窟虎穴之利害。直饒胡漢。齊來管取一時捉敗。旭首座。汝既知。不須家醜外揚。自有清風下載。

炯西堂請

[0350b21] 咄哉。癡老年登半百。猶不知命喫瓔珞粥。全提正令。賺他千指龍象蹴踏。范蠡湖頭。力挽澆漓之病。這般面目。那堪為末劫之大柄。炯西堂。切勿效伊如此之道行。

主峰法請

[0350b26] 倒用橫拈。全提正令。就裏一機。不通凡聖。獨坐當軒。更為誰。峰高聳出天涯淨。

高峰淨名雪子上座請

[0350b29] 耳側腮邊。眉橫睫上。不善韜藏。露出模樣。有時高高峰頂擊響敲空。有時深深海底無風起浪。及乎金明冷坐一十二載。惡聲遍布。幸自可憐生。豈堪更與天下人瞻仰。莫莫。

性侍者請

[0350c04] 咄哉。老漢通身是病。袖裏金錘斷人性命。倒用橫拈。維持正令。巍巍堂堂。佛也難近。為甚更有這個[妳-女+口]。我住天池。及蠡水提瓶挈杖。曾親證。阿呵呵。休錯認。斷橋水長。少室風峻。

江西源書記請

[0350c09] 一雙冷眼青白相半。踞坐匡床。觸事而斷。剖萬劫之訛。定千古之案。豈容末世魔魅之胡亂。是以直指迷途。寒光烜煥。何似秦時[車*度]轢。鑽呵呵。今既落丹青之手。一任瞻之仰之。呼驢喚馬。於松岫峰頂之畔。

琳維那請

[0350c14] 胸中沒個字。佛手驢腳。棒頭有隻眼。醍醐毒藥。是非不到處。千聖也難摸。琳維那。逢人切莫舉錯。

清湛二上座請

[0350c17] 這漢初無隱匿。全沒準的。不論親疏貴賤。相見一味粗率。有時十字街頭。嘯月眠雲。有時孤峰頂上。喝驢趁馬。有時搭黃衣提陳爛之綱。有時拈白棒整荒殘之席。招佛祖怨。結人天賊。如此為人。笑破諸方。唇吻。安可起模畫樣。作後昆之標格。清監院。湛知客。快把付於水火之中。免得大家殃及。

真禪人請

[0350c24] 臨濟一隻箭。斷橋一口劍。袖手不善藏。端坐露方便。露方便。白日青天轟閃電。八萬四千摩尼珠。撒向閻浮見不見。

慧侍司請遊山

[0350c28] 千年松下有茯苓。堆蘚石邊有毒貨。老僧既到此。不妨與說破。將謂目視雲霄。翹足而墮。殊不知。澗水響潺湲。兩腿酸如醋。咄。一片白雲又飛過。快拿拄杖子來。莫要坐此。賺他描摸青天箬帽大。

圓監院請

[0351a03] 看你這個臉嘴。宜乎貶於隱川之上。負钁披蓑。栽田博飯。示耕室得一種生機。掛笠軒。有無窮趣向。咄。但肯歇心。同話會不堪賞處也堪賞。

項牧公居士請(康熙甲辰元旦)

[0351a07] 眉罅突雙睛。鼻端垂兩孔。剛拈楖栗杖。聖凡俱罔措。謂是介菴鏡裏求形。謂非介菴水中撈月。唯牧道人乃知源核。無限春風吹八極。一輪新日上孤峰。咄。

廬山中峰湧蓮鐵輪法孫請

[0351a11] 描不成。畫不就。更說甚麼頂門眼。正肘後。符靈若是跨灶。兒孫定不外揚家醜。呵呵。秋月隱川曾命事。春風又欲上匡廬。

楚黃石丈法孫請

[0351a15] 文殊三處度夏。老僧三處過冬。道同迦葉。擬擯道別。石孫請訣。面目甚分明。當陽難掩拙。為汝遠來隨侍。安可與之饒舌。咄。棒頭滴滴是鮮血。

溫州靈峰法孫請

[0351a19] 心潔勝月。骨硬過鐵。這個阿獃佛祖。罔測年來。老大不善藏。又累兒孫揚醜拙。且道是何面目。咄咄。

金明監院請

[0351a22] 世尊說法四十九。不曾說一字。矢上加尖。金明出世四十九。唯袖手兀坐。加尖矢上。若以語默動靜。邈摸其行。儀何啻天壤哉。汝不我欺。皆當作佛。

隱川監院請

[0351a26] 這老禿奴。終日哆哆啝啝。胸中一字也無。不特他人。不識自。不知者乎。钁頭邊相逢。鈍置不論。是佛。是魔。更使問法。問道。安可與之。如何。若何。居常雖無侍者眷屬。匝地寧有親疏針劄。不入匙。挑不上。卻向無措足處。婆娑與麼不與麼。且道是。毒藥醍醐若也道。得。猶在半途。其或未然。破沙盆也要人扶。隱川一陣清風起。黃葉飄飄不較多。速禮三拜。呵呵。

覺禪人請

[0351b04] 驅耕夫。牛揚良馬鞭。便恁麼去。且見一邊不恁麼去。猶隔三千。畢竟如何乞我一文錢。

如侍者請

[0351b07] 這個滯貨。賺斷主顧。不落聖凡。端坐冷舖。笑倒諸方。欲隱彌露。倘遇其人。定然勿肯放過。咄。

明心戒庵主請

[0351b10] 咄哉。這老漢。肘後懸符。眉間掛劍。是聖是凡。一刀兩段。卻來鴛水之旁。示大悲心。隨類化現。還有知恩者麼。鶉衣披起。坐木榻。白拂橫拈為阿誰。看看。

三塔主峰長老請

[0351b14] 癸巳寫我形。丙午重乞贊。屈指十四年。看來都不像。尚不識。云何為人樣。呵呵。今且坐三塔起廢席。于兵燹場中整頹綱。于馬糞堆裏。不論是佛。是魔。殺人不眨眼。將軍也須倒退萬里。何故。自從胡亂後。三十載不少鹽醬。

先福別傳長老請

[0351b20] 老白拈人叵測。面目甚分明。睹伊沒影跡隱顯。以時。喜怒不一。駕斷橋而橫亙宇宙。摠教度驢度馬。灑鴛水而瀰潤乾坤。畢竟成苗成實。惟別書記。具那隻眼。知我之律。請題供養。乃示之云。何必。

易贊

[0351c02] 大哉。古羲初無言說。肇開混蒙。惟此一截。畫破太虛。七花八裂。消息既露。是誰甄別文王。周公。孔子。三人證龜成鱉。

題陸欽華居士行樂(法名真和)

[0351c06] 探玄探妙。猶非究竟。入佛入魔。亦非分外。擬欲徹法源底。更須向萬仞崖頭。撒手一回。通身白汗。始得慶快。切莫坐在山窮水盡處。賺他攜籃負钁。採得靈芝。自為足矣。咄。個是阿誰。

題項別駕小像

[0351c11] 裴休請黃檗安名。長髭求石頭點眼。今日牧公乞金明題像。這三個漢。不論是緇是素。好與三十拄杖。何[妳-女+口]松下。石邊橋流水響。

題錢子無居士小像

[0351c15] 身披衣。頭頂笠。手攜笻。腳踏屐。昔人行處不能藏。卻把春波漫陶澤。相看更問。擬何之四事。分明為君擲。咄。

題淵若師小像(獨炤堂請)

[0351c19] 神清眼活髮冰霜。齒密耳聰貌古蒼。持木患坐石床。此是九九翁之行藏。吾欲贊之言辭荒願師溫飽獨炤堂。還將散步於篔簹。

題張道生居士像

[0351c23] 從來不相識。纔見便禮拜。視之信有餘。聽之情未解。白白一臉鬍黑黑。雙睛帶遽。坐擬思誰。張公喫酒。李公醉。咄。試問。道生居士李公是何面目。與人緣而無礙。

柏山素弘理長老像(寶如法孫請)

[0351c28] 這風顛漢。慣捋虎鬚。誰知我正法眼。向這瞎驢邊滅卻。柏山峰頂。呵佛罵祖。坐斷天下人舌頭。山東寶孫。請歸法源供養。不是好心。將刀斧斫不開底面目揭。示大眾還見麼。切莫覷著。覷著則瞎。咄。

    又(身雲法孫請)

[0352a03] 一莖種草親為記。莂蘭若芬香。柏山結果。將父子不傳之妙。死貓頭扶起破沙盆。能縱能奪。能殺能活。夫是之謂行解相應。名之曰。祖今身孫慇懃請贊。其師朽不知。伊何劫中結此冤家。又殃及祖禰也。呵呵。

法語

授素弘理上座

[0352a13] 達摩西來。不立文字。惟以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可大師斷臂安心。盧行者黃梅踏碓。以至臨濟喫三頓痛。棒棒下兒孫焉用文字耶。丑春。有舊識理上座。參予金明刻究此事。眉毛撕結數載矣。今辭去。乞予數語。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耳。偈曰。直指本無說。無說說直指。今付直指時。直指直指旨。

與祐上座(今名真倪)

[0352a20] 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今病僧出山。住個破院。秪為普明先師有未了底公案。所以與他了卻。不意有個祐上座。撞入金明。覷見轉轉不能了也。且道作麼生了。偈曰。妙道本無傳。無傳真妙道。無傳今亦傳。無道道亦道。

示啟上座

[0352a26] 達磨西來。唯直指教外別傳。不立文字。以度眾生。若假異方便接人祖道。安有今日哉。嗟夫。近世有稱宗屬者。衒耀見聞。鮮務正行。斯皆由識見不超宗眼。不正致令。識者笑徒自欺耳。故佛鑑云。若有一物所好。則被外物賊矣。蓋吾禪家。貴乎眼目正當。唯露些子。如石火電光。如金剛王寶劍。如踞地獅子。令人湊泊不得。除非知有。莫能知之。若能如是。綿密操履。無絲毫透漏。方可拈頭作尾。拈尾作頭。不妨孤峰絕頂。十字街頭。十字街頭。孤峰絕頂。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矣。如皋啟上座。參諸方有年茲。中夏參山僧於金明丈室。咨決大事及禪。暇尚有餘。習未盡終。累大德。山僧。常呵斥之。一日翻然覺。躍然起。再拜余前乞示名字。遂名之曰。真啟字。之曰。天巖意望。其卓出情量。迥脫蓋纏。則不孤負一生行腳也。切囑。切囑。

示文上座

[0352b11] 自古迄今這一著子。明如杲日。寬若太虛。無絲毫隱蔽。纔涉思惟。則白雲萬里。所以二祖得之。不往西天。玄沙得之。不出嶺。德山得之。見僧便棒。臨濟得之。見僧便喝。吾普明老人得之。孤峻二三十年。顛三倒四。而時人莫測。山僧親遭毒手。得來今十載矣。然無一日不挂肝嘗膽也。且道。山僧為甚麼事。思之。思之。

示敏上座

[0352b18] 欲明恁麼事。須是恁麼人。若是恁麼人。何愁恁麼事。昔臨濟大師。建立四料。揀四賓。主四照用。三玄三要等。令人一一明了。一一透脫。方能得自由分。可以自利利他。隨處作主。遇緣即宗。如獅子遊行不求伴侶。壯士展臂不借他力。淮安敏上座。不遠千里參侍山半載矣。今辭去。且要山僧鼓粥飯。氣山僧。有時恁麼。有時不恁麼。有時不恁麼中卻恁麼。有時恁麼中卻不恁麼。汝可知之。更有一句。他日為汝說破。

示智上座

[0352b27] 諸佛出世。祖師西來。為渡迷津。直指人人本有。不從外得。亦無一法可傳授於人。若謂有法可傳授。是外道法。非正法也。所以古德云。若以實法繫綴人。土亦消不得。山僧這裏與先聖不別。亦無實法與人。亦無。迷津可渡。且道佛祖既無法與人。將甚麼為直指渡迷津耶。咄。癡子面前切莫說夢。

示豐上座

[0352c04] 末法垂秋。古風掃地。余嘗思老趙州之遺蹤。自住金明十載。孤冷時流驗盡茲。祖巖上座。維揚人也有志於道。前歲八月至。雖參諸方有年。尚未肯休歇。余時扣叱之。忽一日。呈行腳稿。余目之曰。你到處有許多絡索。因甚到這裏一點也無。答云。不須錦上鋪花。余云。漏逗。漏逗。渠即禮拜。余喜其老成。遂書偈曰。獅子叢中驗克家。生擒活捉絕周遮。末梢一句無多喝。慧命懸懸露爪牙。

徽州汪朝奉子瑜乞示

[0352c13] 甲午秋。山僧過峽石田。道耕齋頭古上座。率子瑜汪居士參請。堅志苦心備。呈所解乞示法語。山僧迫不。為汝葛藤一上。夫參禪要訣貴在猛捷。大丈夫若於此事信得及。認得真。一刀兩斷。千了百當。那有許多禪道佛法商量。今日三。明日四。依依稀稀。若信若不信。總為戲論。何能得自由分。先聖一切語言。皆藥病相治。豈有實法與人耶。如云。即心即佛。非心非佛。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又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有時不教伊揚眉瞬目。有時揚眉瞬目者是有時揚眉瞬目者。不是。且道。他意在於何。無過為人。抽釘楔解粘縛也。子瑜居士留心此道二三十年不為。於般若無緣。但當時被邪魔中毒。深遠一時。卒未能撇得閨閣中物耳。卻把種種纏縛二境所牽。打作兩橛。不能了斷。較之鹵莽。承當實雲泥矣。然亦不得死。執影子絡索。自苦山僧。要居士將從前所有之物。盡情撇下。冷地裏看看。是個什麼意旨。若了得去。那怕甕中走鱉。果得自由田地。山僧為汝助喜。何如。

與施約菴居士

[0353a01] 余與居士機契。夙昔因緣而患祖道之微。力挽真風一十四載。此實乘願再來。非同小遇。時義不容隱。特授以老人杖子。為末法宗眼。偈曰。傑出古人風。昂然勢莫窮。本無言語道。縱奪為流通。

師見元卓日持經咒拈示

[0353a06] 看經須透旨。持咒要明心。咒心不明故。日持總無益。經旨不透故。縱看亦枉然。經旨果能透。牛皮也須穿。咒心豁爾明。雲山別一天。不見道海底。泥牛啣月走。品前石虎抱兒眠。鐵蛇鑽入金剛眼。崑崙騎象鷺鷥牽。若也會得其中句。能縱能奪。能殺能活。好喫老僧。一日三頓拳。不然逗到臘月三十日。閻羅老子與汝打算飯錢。莫道不言。

示禪人

[0353a14] 一度相看一度了。法法頭頭勿草草。弔月吟松我不能。拋綸擲釣何可曉。自知沒用日閒閒。那管諸方浩浩。禪人若肯伴寂寥。佛法身心俱靠倒。俱靠倒。珊瑚枝上目杲杲。

書問

與葵石朱郡伯

[0353a23] 昨承過晤。惓惓為道。貧衲不勝欣躍。向曹秋嶽居士。屢頌老居士大有根器。要貧衲與居士。眉毛撕結。究明箇事。為法門之柱石。貧衲素蓄於懷。昨得詢及工夫。承備述留心。乃云。無門可入。貧衲云。喚什麼作門。居士於此悟得。便是入門處。更無異路。又聞日課經咒。及諸務作障。若以貧衲觀。老居士根器不凡。固當直捷提持。猶如金剛王寶劍。一切斬斷。自能隨處解脫。何有一物為障哉。且喜近聞有人與居士盤桓。甚善。但不宜泥於文字。增益解路。閉塞悟門。必須屏絕塵緣。看即今自安身立命處。念茲在茲。久久純熟。忽然[囗@力]地一聲。得大自由。得大安樂。為近世士大夫之光明幢。是貧衲之所願耳。

與福建普明思達監院

[0353b06] 禪流沿習。時風不古。老朽痛念於斯。因病體。深愧不能還山。然無一日不在紫雲峰頂也。每懷吾姪。苦守多年。真見歲寒松柏。設若獅蟲魔種。不顧先聖遺範。竟將常住物為有。早變了也去。冬得吾素穎上座。歸細述顛。未益見。吾姪堅操苦行。自不被邪魅所惑。耳老朽。本欲還山與諸姪相商個事。奈有常住脩造。卒未遂願。特命素上座主之萬祈。吾姪痛念祖父。道場更為輔弼。成就法窟。永護主持法門。忠孝盡始盡終。而吾姪斷斷乎不可離此山也。切囑切囑。外祖衣一頂。汝師所遺。前歲。秀雲送至金明。老朽意俟。一人杳絕影響。今與素上座帶歸普明供養。不致匪人竊負矣。其藏經。語錄板。時當揀點。不令散失。山門幸甚。餘不盡言。

與一和尚

[0353b20] 亥十月廿一日。妙峰到金明。知吾先師道場。實賴思達姪苦守以俟。吾弟兄入山之切。近來想。其歲久情疲。乃有傍觀之隙。又得吾妙峰。聞之頓起悲痛之思。不辭數千里險崖之峻。又至陡門。遭擄罄劫。雖則赤體歸家。喜其恬然。絕無難色。可謂法門忠孝。良有以也。然某極欲過嶺。奈諸病絆身。不克遂願。惟望吾師弟不吝慈悲。為法道故。非惟與先師法席重光。亦俾妙峰一番苦心。及閩中諸姪有賴矣。某稽首。江干臨風。把臂為贐耳。

與項牧公別駕(法名真本)

[0353b30] 昨談。有公案未透。過在胸次有物。快將萬緣放下。與朽盤桓。嚼鐵丸。飲洋銅過日子。其鐵酸餡。金剛圈。栗棘蓬。無不百雜碎矣。何更許他囫圇吞個棗耶。但辦肯心。必不相賺。無慮無慮。

    又

[0353c05] 佛祖之道。誠非細事。真大丈夫方能擔荷也。觀居士為道殷勤。不棄寂寥。常至蠡湖。刻究此事。可謂智過諸方矣。前日因緣。你居士近日何如病朽。昨遣侍者來看。為甚你居士不在家中。速道速道。

復田道耕居士病中

[0353c10] 維摩居士以疾而臥。五祖以瘧喻示人。不意居士又落此圈也。適讀來翰。以知足。力未佳。望當更宜珍惜。為法自愛。病中十詠。閱之頗佳。亦可消遣耳。承惠。謝謝。

復周蓮齋(法名真潔)

[0353c15] 節讀來教。知為道殷殷。所和蜜蜂頌頗佳。中有不到處。過在錯用心耳。如教有云。昨蒙和尚以本分事錐劄。奈某雖究心有年。日在影響裏。未能[囗@力]地一聲。所以極力欲道。道不著之語深見。居士虛心請益。然貧衲不欲與改正者。正要居士用一番真實苦心。參究那個蜂子。忽得一劄。冷汗通身。自知痛癢。徹頭徹尾。豈不慶快平生也哉。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9 冊 No. B233 介菴進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