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9nB231_005 天王水鑑海和尚五會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9 冊 » No.B231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天王水鑑海和尚五會錄卷第五

金陵長干舍利寶塔(有序)

[0298c05] 舍利者何謂佛之真身也寶塔者何謂吳大帝所造函此真身也大帝初未信吾教適遇康僧會曰卿教何驗會曰吾佛舍利禱之即來遂命禱之三七日中不應會曰佛以慈悲為心苟不應則使此方眾生斷滅佛種矣於是痛舉佛號三稱即聽瓶中鏗然有聲啟之舍利宛在瓶中矣大帝與群臣聚觀歎曰希世之瑞也會曰舍利威神世間無能壞者大帝不信命力士擊之錘砧俱碎而舍利光明自若由是虔造琉璃寶塔函之特使人天瞻禮蓋佛以清淨熏修百劫無異成此金剛種性堅固無以比論常住世間饒益眾生況有求即應禱之來哉海獲瞻此寶相寧不製以伽陀贊之贊曰。

琉璃寶塔插長干內外光明燿日寒未信大雄身不壞卻從力士亂捶鑽修成智種無人見煉就金剛任爾看千聖萬靈同稽首贊之莫極一毫端

明州鄮山阿育王舍利寶塔(有序)

[0298c21] 佛於曠大劫中修持金剛三昧至般涅槃得舍利八斛分為三分天上人間龍宮各起塔供養而人間八國分之阿闍世王得其一分有八萬四千顆至阿育王能役鬼神碎七寶末起八萬四千塔遍散四洲晉太康中有劉薩訶者身陷地獄將無出期乃聽梵僧指求舍利遂於鄮山哀懇三日寶塔從地涌出光明騰燿色青如石高尺四寸廣七寸露盤五層四角挺然中縣金鍾舍利綴於鍾下四繞俱是諸佛菩薩金剛聖僧八部等象精巧殊特非人能造海乙巳春親禮真身諦觀舍利大如芡實其光五色蕩漾不可迫視再觀如珠旋轉乃問從者書記何若曰黃色大如菉豆又問侍者曰綠色大如黍米又問行者曰無見曰再觀曰總無見嗚呼舍利一也何見有不同是知眾生業力熏烝遮障輕重此一驗也佛以微玅功德應現世間隨機說法直指人人常光若也依俙不會豈不孤負大雄而又自昧本有哉於是稽首而說贊曰。

金僊隨類放光明驗盡眾生業重輕世上若無佛慧照直教大地作幽冥

釋迦佛

不出龍樓憔悴後何能遍界示金身諸魔漫自生瞋惱天上人間只一人

文殊

浩浩淵淵心未灰青獅騎著上高臺南方佛法如何說贏得玻璃茗一杯

觀音

補陀嵒下白華香歷歷聲聞不覆藏試問家家觀自在如何又向客途忙

初祖

百萬程途入此邦擬將大法授梁王不知反致身無著一葦蕭蕭又渡江咦不是熊山空脫去幾乎流落在他鄉

六祖

腰石黃梅蹋碓夫如何作得祖規模至今面目難藏掩多少人來描畫圖咄休畫圖曹谿月滿一天孤

天王悟

馬祖八十四人師為傑出歸隱渚宮啟大爐韛崇信獻餅乃嗣其緒遂出兩宗震動天地有僧道原混師苗裔天下競爭徒勞心力況師道大如光如日節使拋水衣都不溼千古洪名欽僧史藉獨師道場鞠為荊棘愧余繼之乃舉百廢

臨濟

四大本無誰喫棒尚言拂著似蒿枝宗風從此傳天下都是滹沱百世師

天童悟和尚

道震太白兮開天下衲僧之眼目德播金粟兮破四方君子之執著燈續龍池兮起後代兒孫之殃禍寂歸通玄兮動遠近山林之訝噁不肖於今奚所之焚香稽首空王座

徑山容和尚

聖賢既作天秉人龍恢弘祖道力輓頹風蕩混淆於法亂之秋嚴統尚在誅邪解於濫觴之際別集猶存況師之德業洪遠所以是帝是王問道其子其孫末後光明兮通身舍利砌如鱗四山留塔兮巍巍千古鎮人寰(四山黃檗福嚴金栗興陽)

沙翁自贊(本懷上請師別號沙翁)

者富川子行年四十一無所能三坐道場說法十年往往垂鉤釣金鱗而不遇處處張弓射聖人以難逢非餌香之不玅蓋水清而無魚於今持汝西川去達本懷時方許渠

    又(禪人請)

謂伊有所長兮見之也只鼻直而眼橫謂伊無所長兮聞者何故膽戰而心驚白棒一條整頓臨濟濫觴一時之法道赤手兩片中興天王湮沒千載之祖庭於今歸隱無方去且在人間作馬牛欲識勞生功業處荊州鄂州與揚州

    又

覓之不可見猛然在目前離卻意忘卻言謝郎原在釣魚船(師俗姓謝)

    又

咄哉者漢不合時宜呵叱學者痛排邪師謂今天下所學者無乃糟魄所說者總屬支離或人曰既今天下所學所說一皆如此而汝之道非止不師汝將恐削汝蹟伐汝樹且汝之言總是招怨惹非沙翁聞而喟然曰有是哉吾果不知時

    又

戒秉雙徑法續棲賢眼空似海膽大如天熱罵古佛痛打飛僊而今休也收拾爐鉗浩歌歸來兮林下短笛橫吹兮水邊生涯無多兮自足曲股枕頭兮幽然

    又

四大為身俱是假更來紙上託形模也須認取渠真面禮拜燒香意不孤

    又

黃龍長老天王和尚聞名富貴見面郎當有時高譚闊論疑他是戰國蘇張有時信筆而揮猜伊是張顛素狂日午長申兩腳眠夜深翦燭讀騷莊雖然自在還由己爭奈侍僧瞌睡慌

    又

二十薙染三十開法四坐名坊奔上走下仲宣樓上作賦賦難佳黃鶴樓中題詩無好說更來騎鶴去揚州腰間銅錢無一百

    又

衰殘髮已半垂霜那用描來挂法堂看遍人間無此漢息心未得氣昂昂

    又

放憨放癡妝啞妝聾身披紫服手握青笻時而山上時而水中問渠何以欲釣獰龍咦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明月載還空

    又

富川樓上思歸切九頂山頭望杳然幾度攜囊還挈杖業緣羈絆不能旋於今衰朽脛無力難得波波光祖筵放我故園松菊下敲風打雨樂餘年

    又

肝腸一副曾無遮蓋每與學者曰而汝參禪須是涅槃堂裏用得不可圖他舌便口滑知解文章妄擬玄旨而今非汝為然即乃匡徒領眾者要求親識鼻孔洞達宗乘不可多得苟住一剎機巧多般以支口體故沙翁年來無意於斯獨將白眼看人忙豈謂無法與人增吾為罪人哉更復組之繪之為軌為則而汝焚香稽首而我寧無愧於中乎

    又

村僧村僧問伊何能業如山重福似羽輕不知律儀嬾打葛藤開口見膽楂滓不存村僧村僧者樣行狀那好載上傳燈

    又

自從飯後通消息處處逢渠無暫時雙徑報恩住不歇更來持缽入龍池道峰金粟曾留榻末後靈山也太癡有便宣沒便宣觀他天上月輪孤失卻手中橈一枝

騎牛老君

老聃道不行騎牛入函谷苟非遇關尹道德何所屬雖死在方外未免秦失哭咄猶龍一語聲難卒

鍾馗進士

明皇晝夢爾為鬼藍袍著身劍手舉欲除天下虛耗孽致使人人無恙苦為鬼尚然有此心為士如何反害人

天真秀才

凡人立於天下者形也形之能舉動者真也真兮真兮其誰與并兮萬物壞兮渠不朽兮

東坡居士

山色谿聲蘇子之面目常在玉帶鎮金山坡老之法施猶存若黃州惠州瓊州乃其塵垢不足為道況其行為天下法言為百世師苟非祖位重來開覺生民者安得有斯人為一遇哉(坡為五祖戒禪師後身)

莊子

謂汝以有心兮既見詔而何不遊梁謂汝以無心兮何囂囂然著書以詆侮賢良豈物之不齊而有言兮以斯道諭一馬而全彰莫庖之技進而無全牛兮乃心浩浩而口洋洋即子之言以為贊兮大覺莊周萬世一遇其猶旦暮者也

詩偈

登大別山

漢陽樹色為誰栽春雨春風一杖開煙火萬家忙不徹幾人撒手問心來

登漢陰山

曾聞抱甕息機心恥辱大賢賜也深芳艸落華春再至行人舉眼漫沉吟

登晴川樓

西望瀟湘意未休乾坤萬里一登樓襄王雲夢清思斷神女於今待孰游

登黃鶴樓

重構危樓接太清等閒登眺小天人只知身在白雲上不識世間有垢塵

游玉泉寺

十載相思夢亦牽偷閒驅馬到蕭然陵空鐵塔青天破沁谷玉泉白石穿橋斷雲邊忘故蹟碑殘艸裏憶先年皓公諸祖今何在擁目堆藍起暮煙

鬼谷洞

天然一種難描貌想是洪濛先有渠喜爾真人居甚樂名高何必帶金魚

青谿

張儀蘇秦曾問道因他鬼谷悟真人至今谿水流無異不見僊翁寂莫身

登仲宣樓

何事憂心不放開登樓作賦亦悲哀才高爭若眼空者一望章華成劫灰

登沙市寶塔

覽勝閒登塔戶開楚天寥闊獨徘徊風煙萬頃含孤照無限游人空手回

初至荊游天王寺遺址(有鐘被火化為塊鐵人屢竊卒雷雨驚退)

劫火焚時鐘獨鳴私心敢用自雷驚江干常對清波涌殿閣空餘春艸生千古淵源分兩脈一朝勝事付全傾蕭蕭轉盼荒煙晚諸子扶歸竹杖輕

梅華十詠(次古韻古題)

尋梅

為憶南枝暢玉神摳衣帶霧夢魂真行吟信步白雲裏悵望平欺紅粉人凍蕊飄香依壑樹疏林凝碧隔風塵感思臥雪殷勤者令我空山惜遠春

臘梅

占斷群芳最有神一回霜傲一回真半窗疏影黃昏月滿樹輕妝金襲人孰共寒姿情澹澹孤陳瘦骨絕塵塵清香幾度隨風去贏得西湖兩岸春

早梅

嚴風幾歷轉精神剛得陽和態自真雪色欲迷尋艷鶴暗香多醉翫華人羅浮夢破山山月姑射煙含樹樹塵堪惜當年何遜子肯將情戀廣陵春

全放梅

傲骨藏聲似有神被霜帶月自幽真不齊群卉棲凡鳥全放瓊華醒夢人老幹參差蒼翠迥玉條長短豈侵塵沉吟難盡其中意聊洩枝頭一點春

茅舍梅

寂寥茅舍冷精神幸有冰華可慰真香動石邊浮細艸影流谿畔逐漁人歲寒豈畏三更月枯淡難生世外塵獨恨翠禽偷瓣去五湖盡作碧壺春

庭梅

不棲嵒壑隱芳神唯占丹庭樹樹真入枕香魂驚化蝶隔簾明月動愁人瑤琴白晝多幽興玉磬清宵徹遠塵只為憑闌惜雅態青衫染得十分春

西湖梅

高樓獨上望華神兩岸寒芳碧水真雪散渾忘三竺寺風生愁殺六橋人戍歌處處關山月細雨霏霏灑漫謂江南消息杳蘇隄香冷幾回春

山中梅

冰肌裊裊太多神不待輕妝趣自真冉冉光迷南嶺客沉沉香拂北窗人唯堪幽谷生平老豈染雲間半點塵分付狂蜂與蛺蝶漫來枝上弄僊春

玉笛梅

笛聲何處卻多神飄遞江南韻自真幾點疏華雲外鷺一腔煙粉鏡中人玉樓夢斷關山遠竹榻魂飛散入塵莫是武昌三弄者蕭然五月落寒春

觀梅

孤標獨占百華神幾度觀來幾度真片片白雲清夢眼層層翠浪動詩人胸中浩蕩吐新句筆下風流破不是鐵心寒徹底爭知別有一般春

天王偶成

畫棟鋪雲曉色新華堂帶雨翠粼粼青松綠竹閒栽遍鳳舞龍翔勝舊春

挂笠吟(有序)

[0301a29] 余挂笠荊南十又一年所覓天王遺址一朝從艸萊中而得驅狼逐豹庀木興工殿閣廊廡粗以構就碑版銘記與夫所宣之物亦乃備焉原以先天童先徑山未了之案余乃繼之其帶曉披星悍勞忍苦雖是為人所當為實乃為報二先人之大慈恩也信菴禪人領造洪鐘五火方就心亦良苦特成五詩以發緒言蓋見挂笠之事如此。

鉗錘幾歷出頭來贏得清音遍九垓通報五湖學道者聞時須覺眼雙開

風流徹體顯圓音一點無塵表素心天上人間誰箇似清機撥著動沉吟

拖泥帶水出胞胎勢壓諸方吼法雷繼起五宗兩祖脈兒孫常憶信公來

祖席重光振楚荊五湖唯有一清聞徑山嚴統炳然著南嶽青原廓爾分

十載殷勤絕曉昏祖庭恢復報師恩而今功業稍稍備護惜全然賴後昆

挂鐘

不受紅爐幾鍛煉何能全體有光輝於今要作出頭漢再上一重發大機

天童埽悟和尚塔

撥開雲路上玲瓏澗水谿華觸祖翁撅起當年河北令千枝萬派出天童

壬寅秋歸鄂州富川祭埽先塋有感

當年何事出鄉關今日思惟實汗顏杯茗不堪為大供簪纓換得衲衣還

歸富川寓興曠寺因人事繁作

野外人歸興曠寺憧憧夾道往來忙諸賢要見沙翁面還是從前謝十郎

歸山吟(有序)

[0301b29] 余住維揚地藏之四年歲維乙巳天王禪人以余年值不惑敦迎還荊明年春王二月謀之巨石於寺西天王山前樹立塔幢藏余朽骨方形七級高一十二尺廣七尺四角金剛前列獅像左右雕以羽族華芳之屬又造脅山殿覆之余念德涼難以克當諸禪人乃進曰天王道場傾廢千年而師一旦重新又荊自宋元明以來久不知禪今乃有歸亦師開闢其地其人實師為中興之祖茲奉以壽藏師何讓焉余曰臭皮囊終不免歸山僅借此作歸山計漫吟十首識者無誚焉。

把釣江湖意已休歸來高臥此山頭皮囊漫謂無交涉付與窣波正首丘

大事關頭無壯時舟藏於壑力能移從教造物隨分化運去運來聽所之

知見紛紛莫妄求死生須是見根由箇中通暢原無我夢裏那容蝶化周

南陽塔樣問耽源潭北湘南起話端爭似天王親指出高標丈二任人看

劈破洪濛布赤金一龕風雨莫能侵繞簷星月難描貌夜靜軒前寒影深

死後何須擇地安乾坤總是一邙山鏡華水月身如幻累爾殷勤作此關

一二三文道路深疏山舌底費沉吟天王此日曾無隱匠作依工百二金

丈夫氣宇蓋乾坤古也今兮總一門可問於今誰是主不須死後大招魂

收拾傀儡歸去來莫教催迫始心回秦山晉嶺垂千古帝主王候安在哉

八角磨盤四面通皇皇如此立吾宗等閒識取歸山去華落華開樂未窮

復蘭齋次韻

春齋落落擬僊官一枕皇風獨自安對月無心翻貝葉看華有意種幽蘭興亡試問誰相委榮辱何妨爾挂冠芳艸空庭垂舊綠清香衣染十分歡

同蔚然游紫雲臺次韻

紫雲飛盡艸披離恍惚窅冥誰是師白骨橫眠生短歎殘碑斜倚發長悲風塵歷歷磨千古江海蕭蕭鎮一時憶我登臨雙目冷幸同朱履蹋華枝

送晦山禪師住靈隱寺

歐峰破額住持久今又幡然入冷泉祖父田園既紹得且栽松竹引風煙

寄宋容菴太史

楊林渡口老禪翁八載如何信不通想是於今手腳利高提祖印起宗風

歲暮寄孫孝穆

臘梅西舍放幽香折得一枝無隱藏寄與白沙孫學士嗅來滋味豈情常

次韻荅聖鐸禪師(聖自蜀還南有纂續古尊宿志)

同氣連枝共一聲玲瓏流出派原清心通先哲誰能似道振時賢孰可爭掩土為親離越國還鄉再過蜀王城他年纂就禪宗史四海駸駸有令名

寄武昌黃明震

鄂城原是楚王宮深隱還如在萬峰樹色鳥聲清耳目廓然何事不從容

寄解元王報菴兼嚴方山小莊修郡乘

尼父春秋如日烈馬遷史記若霜寒即今荊國人文物盡在三公潑墨觀

次韻荅德山枕石禪師

何堪指我應前身深愧當年崔氏人翻憶武陵春色好望來猶覺倍精神(天王悟俗姓崔)

寄明克學使

名遂功成身退易超生脫死實為難君今若肯言前薦十月霜風撲面寒

為汝開喪子

子夏哭兒失所目樂天喪子割其腸只知恩愛情難遣不識人生夢一場

黃龍興復次定生上人韻

祖席飄零剩古臺誅茅斬艸賺吾來因憐楚國宗風暮翻念黃龍法道灰有水有山堪卓錫無聲無望好徘徊於今衲被蒙頭坐日對長江捲雪堆

黃龍落成為逸老之意次福昌禪師韻

闢開三要及三玄宇內聞聲別有天已構一椽念祖德未施大手話難圓荊湖春雨青林茂鄂渚秋風黃菊鮮法道濫觴無此日誰能相共整危顛

黃龍徹源泉

萬波浩渺嶺南出一派流長濟北來大徹源頭渾不竭運回濁世洗塵埃

為黃明震(有序)

[0302b17] 子瞻為五祖戒後身其天慧穎脫爽然見於文字茲明震黃公自夢端和尚後身余以其及門問道十有二年往往發言大有由來再來之人迥然不同塵俗特與是句印其自覺而覺於民也。

大覺方知先世因身前身後一天真臨機廓徹當軒句好去指歸岐路人

本懷上書記回蜀作此勉之

向上無一事永字有八法如此著手書不計年與月忽然筆生華字字皆龍蛇黃龍與玅喜叢林兩作家處處居記室頭頭撒土沙三關及竹篦如此作生涯傷風犯手者抱首叫阿爺道流須志強一回便承當昔依我晴川今從我天王形影十二年也受其風霜羽毛雖未展爪牙聊已彰云云西蜀去我未許束裝記得昔人曾有語馬祖還鄉道不香

寄度門寺法瀾澄首座十首

命爾揚州住地藏如何不肯便承當腰包頂笠度門去火種刀耕艸木香

南能北秀出東山道大名傳天地間今日宗風真一變閒神野鬼鬧禪關

兩京法主三帝師肩輿上殿聖迎時跏趺坐見君王重也看於今克盛兒(神秀禪師住度門為兩京法主三帝國師趺坐覲君肩輿上殿)

大通諡號大通人明鏡臺縣絕點塵宇宙至今空浩浩度門唯有一枝春

楞伽孤峻峰猶在萬古法場不易磨張說手書碑自見論師竊比大山河

依法住持不寂莫首山風穴亦單丁正宗家計渾然別一任庭前艸色青

少林壁坐九青黃接得神光一箇郎恩大已酬歸故國至今雙桂潑秋香

澗水山華活祖意嶺松嵒柏實伽陀分明指點無人會又引闍黎費力多

道流住得最高峰俯仰群山眼界空正令提持施棒喝克吾宗者豈無從

十載投身爐韛中鍛成一物號靈鋒人來欲問眉間事血濺梵天滴滴紅

天王法派

慧海原清淨臨波鑑宛然一燈繼古道祖脈自綿延

寄懷金龍寺楚菴璨

黃葉飄飄落滿階馳懷未已思悠哉不知近日成何事唯見松梢片月來

為中旭通

宗亦通兮說亦通大千收在一塵中有時展出人天看旭日高縣宇宙紅

送劉振公

聲名振起傳燈錄公道誰家無此心自古聖賢樹玅用直將大地作黃金

為旵侍者

漫言學富可當事須信多聞亦枉然盡日眼開無別物布毛吹起笑從前

為慶侍者

莫謂春秋方二十虎生三日氣吞牛大鵬九萬扶搖上豈是搶榆小鷽鳩

天王水鑑海和尚五會錄卷第五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9 冊 No. B231 天王水鑑海和尚五會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