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8nB212_010 二隱謐禪師語錄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8 冊 » No.B212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二隱謐禪師語錄卷第十

源流雜偈

授曹山嵩

獅子威獰出窟時,爪牙全備露當機。咬人驀面難回互,四海縱橫誰敢欺?

授鐵航權

不入天台五百流,鐵航偏使泛滄洲。錦鱗踴躍隨時現,萬里煙波一釣收。

授笠庵方

看來一笠殊為小,略展微勛覆大千。行腳秪堪孤杖侶,挂瓢聊且擴為庵。收來放去觀時變,轉側橫斜任意安。風雨晦明咸自若,好將斯道利人天。

授清微演

清微演侍者,隨吾頗得力。侍奉吾十秋,每事皆經歷。刈禾田,插鍬輸,糧了官稅著著有,出身頭頭歸自把斷要津時,絲毫渾不漏。放開一線道,透頂兼透底。如斯大作略,覷破半邊鼻。他日廓乾坤,收放任憑爾。

授此山遇

參遍諸方老古錐,誰人敢下辣鉗鎚?吾於腦後重加箭,骨硬真堪繼此枝。

授喝雲巨

拈條拄杖活如龍,一喝千峰雲雨從。頭角昂藏撐宇宙,乘時到處振吾宗。

授鐵庵德

臨濟家風成現,相承須是鐵漢。龜毛拂子廣長,左右揮騰不斷。

授語松月

斬釘截鐵爪牙鋒,杖子拈來活似龍。直下風雲雷雨合,乾坤獨步任縱橫。

授旵巖鑑

一鑑當軒萬象該,了無粘帶亦無遮。非玄非妙人難識,只許旵巖鑑子知。

授思隱林

垂手荷擔入市廛,當頭何必重思隱?為人為徹先輸,秪要人人徹骨醒。

授芥含一

一芥能含萬有機,通身背面負須彌。分明透得其中旨,舒卷行藏須趁時。

授愚谷賢

龜毛拂子付愚谷,無影枝頭好放春。祖父從來不出戶,濃陰嫩綠蔭兒孫。

授浣風智

浣得清風遍界彰,風清吹醒百花香。雖然風力全無骨,透處偏能解放光。

授巨源海

化外來賓須細勘,塵中作主驗玄機。為人為徹休輕放,正令全提覿面施。

授梓舟船

瀟湘獨泛梓為舟,氣勢吞龍飲碧流。四海五湖煙浪闊,乘時滿載月明秋。

授芝巖秀

海天空闊產靈芝,秀拔俊姿實是奇。一得入廛興大用,當陽覿體顯全機。

授西文璽

寶璽無文印太空,太空文彩露西東。自從印破虛空後,誰識文全寶璽中。

授用乾能

乾道自能用不息,綿綿無間任施為。銅頭鐵額難窺測,箇裏分明由指揮。

授天鼻象

是象非象名超象,威然獨弄撩天鼻。無端觸碎太虛空,暢為吾宗出臂力。

授鶖一聰

目利如鶖子,慧明稱第一。機鋒疾似風,舌辨劈箭急。一任東北與西南,莫邪橫按掃空碧。

授古拙圓

盡大地只是一人,無為無作拙頑深。春來遍界咸抽綠,觸處頭頭光耀新。

示古巖知客

秀石嵯峨壯古崖,風搖雨滴長青苔。通身綠繡如袍挂,此際光華映玉臺。

示神鼎知事

神鼎原鑄荊山下,今復還陶荊水間。不假鉗鎚渣滓淨,自然光透九重天。

示隨宜侍者

隨波順流始合宜,船頭逆轉便違時。此問法法若能運,大地之人誰敢欺?

示古松知客

樹老枝長蔭覆多,風高韻廣透青蘿。時人若得依其下,脫體涼幽亦浩歌。

送梓舟監院上廬山

楊子江頭楓葉稀,梓舟借路上江西。波澄浪寂兼天靜,正是揚帆鼓時。

禮龍池幻祖塔

多少象龍朝祖翁,娑羅樹下覓真容。誰知我祖真玄要,全露兒孫動用中。

荅峨雪曹太史

東干西寺共綸絲,總為蒼生廝結眉。出手曾扶明日月,歸林又輔老沙彌。當堂問道無餘說,覿面逢人會下錐。事事從心不越格,老來還似少年時。

與曹舒光

無端黃葉止兒啼,啼止何須赤手攜?九年坐斷千差路,一喝傾翻萬壑溪。本來自性原非悟,圓具妙心那有迷?更欲息機圖自在,癡頑漢子弄團泥。

百癡和尚枉過

老梅鐵幹占春先,花艷華亭船子邊。偶幸杖移臨釣石,忽瞻帆挂轉明川。往來蹤跡誰堪覓,舒卷形容那可傳?不為西林個瞎禿,紫金光聚曷能旋?

天台送自閒和尚歸廣化

挈根杖子下峰頭,觸處縱橫得自繇。棒起楚峨江上月,掃開吳越隴頭秋。掂觔播兩離繩則,換斗移星有定謀。去去信從廣化去,水雲腳底任沉浮。

壽天台萬年無礙法弟

撇卻通玄頂上峰,萬年法社卓孤笻。風高千嶂雲旋繞,道大諸方衲信從。普岸門庭君益振,滹沱源派孰能宗?奚須吾弟輕開口,吞吐波濤幾萬重?

贈磐石趙處士

十年精養筆錐靈,吐露儀容箇箇真。無數聖顏從變化,不知變幻是誰新?

高沙白雲舍與喝雲巨

高沙城裡白雲堆,破屋離披隱者誰?一喝當陽無背面,家風從此振楊岐。

送萬侯周文學赴京

秋萼吐芳叢,荊溪起臥龍。到京逢帝悅,蒞任得民從。政法嚴霜雪,持身勁柏松。位高官爵顯,回望屺亭峰。

送虎文王文學秋試

初秋時節送君行,風正帆飛到石城。更遇文星光燦爛,蟾宮高折桂枝榮。

送毒峰禪師出天童

個中原不隔纖塵,千里同風秪一人。直下橫行獅子子,蹋翻大地自回春。倒提麈尾勘機用,正按吹毛斬異身。覿面全彰非假借,當陽直截豈容真?

天童自述

三將缽袋挂松庵,雪水依依共放憨。負米愧無供萬指,擔沙踏斷一溪煙。幾年衲碎通身眼,七尺笻孤影不毿。翻憶昔人緣底事,洞山曾亦上三三。

春圃

春深畬草亂鋪舒,沒口鋤頭背面除。遍見菜花含日笑,絕聞猿鳥隔林呼。桃開嶺畔容遍赤,筍長園邊殼帶鳥。日暮欲歸歸未得,細將農圃問田夫。

和友蒼庭法師尋笑巖祖塔

尋塔

幾江水繞幾層山,拄杖橫拖石蘚斑。隱翳有蹤難索摸,嵯峨無縫許誰攀?鞋寬腳瘦身何倦,路杳天長心自閑。每到地頭先問主,夜深惟聽水潺潺。

見塔

隔嶺遙看半是苔,忽然全露老山隈。追思面目重新睹,想見家風第幾回。松吼波濤平地湧,雲分開戶潑天開。全無背面當陽立,指點分明莫亂猜。

修塔

斬除藤蔓換新楣,碎瓦零磚皆獲宜。碧草根頭翻古砌,綠楊影裏浣殘碑。钁頭倒築須真子,鍬子橫擔在嫡兒。千古頹風重整頓,苦心一片幾人知?

禮塔

由來道骨豈留方,欲禮真容似面墻。信手炷香薰石榻,隨身竿木喜逢場。四面好峰青疊疊,兩墀奇樹色蒼蒼。真機露處誰堪委,幾點紅梅燦道傍。

與顧菴曹翰林

莫道個中全不識,分明不識盡情會。仰鑽瞻忽如能拈,始識會中全不識。

荅文學吳受子

文華光耀雨花壇,錦上鋪花繡滿軒。不遇錦鱗翻碧浪,披蓑徒釣倚沙灘。

寄雲間道者

茆堂兀坐似癡頑,急水打毬意未閑。兩扇柴門關不住,無端頻到白蘋灣。

訪華頂大道講主

六月尚存臘月雪,雙池堅硬冰猶鐵。其中暗暗注流水,試問老禪何以別?

送化主歸太白兼呈 老和尚

手持寶鈔歸雙鏡,雙鏡池清豈受塵?縱使森羅隨應現,波乾影寂是誰親?

長庚峰下老禪魔,魔得禪和沒奈何。君去也須應仔細,饒呈金璧定遭訶。

贈無邊師獨諷華嚴

華嚴法界廣無邊,誰肯精心離意參?一字一槌深究竟,都盧秪在一毫端。

南明石佛

頑石頭邊開聖儀,青山萬朵映雙眉。三生始就功休論,未相前誰下槌?

天封禮淨因禪師塔

苔徑草荒藏鹿跡,松杉樹老綠陰橫。吾師一喝千秋震,覿面何須更舉呈?

松隱禮唯庵禪師塔

樹老風高塔并摧,吾師就地曲隨之。全身披露何人委,只見交加竹樹枝。

慧壽庵示眾禪閱藏

滿院花開金粟香,阿誰看透缽羅娘?直須著眼鼻尖上,信手拈來總妙章。

似泖司侯素心

泖上風高格外清,千溪萬嶼盡懷仁。其中無限魚龍窟,浪闊沙明變化新。

禮中峰和尚像與一聞禪師

太師面目儼然在,赫赫聲光若箇親。果得一聞不再聽,家風未展轉光新。

為天童林老和尚造塔

分明塔樣與人看,八面玲瓏形影團。若遇個中人覷破,也須親禮萬松間。

山居

鋤翻淺草平田地,竹筧高流百尺泉。一日麤餐三頓飽,閑來無事只高眠。

斬草破巢驚鳥罵,開田拽石撼雲根。形儀麤率人難見,又覺口談殊帶村。

拾薪巖畔尋枯榦,汲水溪邊灌瓦鐺。宛爾畫圖懸四壁,不知身在畫圖行。

壽毅之王公

桂子天香節,適當君五旬。英賢偕賀壽,拙衲獨親仁。德潤顏如玉,富華室似春。宛然仙侶下,風格自超倫。

佛手柑

垂接何拘地,卷舒遍界彰。指迷勤破暗,掃障力開荒。綿軟膚鮮潔,淨明體露光。甘甜無異味,嚼嚼便馨香。

雞冠花

不立人間市,惟欹林沼前。風前難禁鬥,啄破水中天。夏老形偏壯,秋高色愈妍。聲稀塵外聽,疑是錦雞宣。

荅邑侯吳亮公

會得撫民意,塵塵現勝身。仁風清萬戶,香氣襲重裀。宦海多遊客,林間誰掛巾。到頭無別致,色色在當人。

和諸子立秋

一夜西風動,微涼生古丘。荻花開碧眼,桐子豁青眸。鶴影月應露,鴈聲雲豈留?老僧殊未覺,漸漸雪盈頭。

送春元則兼姚公會試

心澄涵萬象,筆秀掃千軍。天下士同會,文元必讓君。

送春元文長徐公會試

才雄如倒峽,學邃似停淵。一展摩空翼,垂雲必戴天。

示內翰余見月

吾儂無可別說,標指須當見月。直饒見得分明,還應打破鏡歇。

臨濟頌曰

大道絕同,任向西東。石火莫及,電光罔通。

師別頌曰

大道絕同,如太虛空。隨方圓器,處處圓通。

    又

大道絕同,任西往東。針劄不入,水泄不通。

示覺凡禪人

凡是何物?覺是何物?以覺覺凡,腦門無骨。

示文學周公襄

公能猛志,克襄大事。大事既成,物我俱利。

復侍御存拙王公、孝廉柏蘭吳公、毅之王公

[0508b22] 伏以宗風遠播,法爾必賴其人,法塹堅牢,從來借重君子。遙蒙厚惠,命主獅峰。道薄身微,奚堪大任?恭惟大護法台下,躬遊宦海,意貫法城,現隨類身,能作釋門儒雅,應隨機用,堪為孔室僧龍。不慧何緣,值斯賢哲承?謂剡祥選佛場開,只少當陽一句。傳燈燄冷,庶幾格外全提,惟望雲出岫以無心,谷應聲而集響。既遠承佳翰,安敢坐違?但要山僧到處居士亦到,彼此互換泉石光輝。自他利益,朗映山河,臨楮曷勝,翹企之至!

復憲副恭錫張公、儀部鼎陶吳公、太史次先張公、進士爾濤汪公、寅仲吳公、大尹宿夫鈕公

[0508c03] 恭惟台臺:文明斯照,審安身於隱顯之間,玉簡遙頒,垂翰墨於危峻之地。非鑑高慧敏,曷能瀟灑於塵坌?亦道厚、性誠,乃爾深衛於法門。昔本師崇法席於棲真,荷出手扶持,貧衲既肥遯於山林,又承竭力相為,疊受重命,何敢云辭?但慮腐草之質,難充梁棟之材,螢火之光,敢繼烏兔之耀?倘獲瞻光,定擬休庇!

復明經古浪曹公、廣文雲津吳公

[0508c10] 伏以筆秀三台,含吐寶鍔之文光,胸藏五嶽,深養如山之仁德。察時進退,妙有真機。與道相期,超然傑士。遠承翰墨遙頒,山野何堪斯任?自揣一介村僧,秪可農圃之役。公言,三推赤手,恐非玄度幽尋,倘入麟溪,必候教於江楓水月。時據剡流,聊復言於文屏虎几。

復文學止伯沈公、獻吉沈公、古叔沈公

[0508c16] 伏以胸藏萬卷,筆吐日月之光華,翰示千峰,嵐生雲雨之潤澤。因思昔挹丰姿,又承佳詔再四返求,義所難卻。但恐巨剎豎幢,又非蒙茸所任。若可稍遲,相期在即開士云。還肅此上復。

復糧署起鳳石公

[0508c21] 幾接芝顏,屢承清教,雖未深知,宛有夙契。不覺世諦相逢,卻成世外交也。東境方靜,幸荷帡幪,西坻相招,又蒙頒翰。在彼在此,均叨治化。或東或西,敢違盛情?但庸材腐劣,重任奚堪?既荷金湯,賴有淵助,雖踐百草巔頭,仗現瓊樓玉殿,不勝瞻光。草此上復。

復孝廉自平胡公、應芳吳公、一鳴徐公

[0508c27] 伏以宏才妙度,蘊經天緯地之能,智鑑高明,顯處俗超真之略。每假孔老鼻孔,摩觸釋氏家風,朝野聞聲,廊廟歡浹。貧衲僻處南阡,屢蒙澤溢。淵愛未酬,翰招又至。鄙野匪材,奚堪妙斲?雖東西之鄉有異,任彼此之緣何差?未卜定期赴或冬杪?伏乞少容暫憩東澗,想荷教之有時,必談心於無間。臨楮曷勝,瞻光之至!

復文學商高、商廉、商衡、商郊、商聲、商頌諸公

[0509a04] 伏以孔門顏閔,不外禪宗釋氏,祖佛豈別宣尼?動止無分,無在無乎不在,面目分明,有隱似乎無隱,日用未嘗少間,何須格外更覓玉貌耳!貧衲既荷雅招,相晤有時,一切教言,親領在即。聊此數言,披帎上復。

復君榮竺公

[0509a09] 久聞台下聲高藝苑,文麗江東,御世之暇,留意法門。而法祥勝地亦荷金湯。雖未與公識,面遙承風味久矣!況又辱承佳詔,何可充當?即日赴臨,仰丰度。臨楮曷勝希望!

復文學香城吳公

[0509a15] 彩飾袛園,金舖聖地,非夙有靈種,曾受記莂者,曷能發此勝妙心耶?昔本師行道棲真,居士助揚法化,共建精籃,成千古勝概、一郡大觀矣!仍蒙不棄山野,翰詔遠頒,欲祈傳法利生,其奈愚魯無文,山林樵牧之姿,何堪斯任?既荷雅愛,豈便推辭?但孤笻瘦影,白拂袈裟,秪堪寄於林下水邊,想大邦巨剎,金碧交輝,又恐非材難於恢廓。更念厚承淵澤,遙及窮山,必期扶護,益倍麟水,開友旋還。肅此上復。

復嵩巖恒公

[0509a24] 自白峰參謁後,僻處天台將五夏矣。其間任性適情,無過耕煙犁霧,灰頭土面,敢云匿跡韜光?但是一味素守養拙而,那期開迷導悟也耶?久知北嵩勝地,乃伏虎道場,既獲恒公恢廓,叢林幸矣!祖席光矣!荷蒙翰招,兼以隆貺,曷可克當?臨楮不勝悚慄之至!

與峨雪曹太史

[0509a30] 別後時常音容儼對,正居士所謂今後鬚眉瞞不得也!古人道:盡大地撮來如一粒粟,居士與山僧總在一粒粟中。要知一粟非小,僧士非大;僧士非小,一粟非大。僧士外無一粟,一粟外無僧士。雖今世界、身心,分列各別,說個千里同風,猶是隔也。諒居士高才海鑑,必見方外之心,於此誠不爽也。欣荷新春,衲祐特遣侍僧,恭候新禧。寄先師翁語錄一部,惟居士飲酌之暇,略一披覽。須要與先師翁眉毛廝結,始不辜居士塹護之誠也。不識意為何如?本師通玄語錄,近在嘉禾重刻。欲其遍行於世,若非當世名公序跋,如華舟泛水,未敢張帆。其故何哉?為不得風力耳,況此錄只一破艇。倘遇天清氣朗,一陣和風,雖千萬里,江濤海浪,片時截渡。茲錄行世,亦猶是也。倘居士不吝揮毫,筆尖上放一陣東風,頓見舟行萬里也!至懇!

復梁公張大行

[0509b15] 盡大地是居士身,盡大地是居士家,何須待山僧保而有也?雖然暫有魔忤,不過如月朔之盈虛消長、氣數之少間而,何業之可悔哉?所施盡獻三寶,居士如此轉念了也,居士能念吾之轉念乎?

復邑侯吳公

[0509b20] 別後無時不想見芝顏,對談玄理,第恨道力淺薄,不能縮地促膝耳,愧甚!菊月高旌過寺,頓使山妖潛跡,鎮靜一方,俾山僧茆室荷護不淺,謝謝!又承留題附寄,不揣鄙陋,和韻寄呈,餘俟面悉,不既。

雜著

讀山翁和尚梵音洞舍利記

亂翻波裏現樓臺,大士全容水面開。紫竹林間鸚鵡滑,聲聲微妙響如雷。梵音洞口長松鬱,古佛舍利寶網罻。萬象森羅海印文,瑩然透徹渾無物。縱觀纍纍似穿珠,百億分身體不殊。八萬四千咸具足,堪將大地作規模。手摩非匾亦非圓,逼塞虛空無變遷。一粒粟中含萬象,隨機應現任舒卷。旃檀塔內覆盂寬,分付當人仔細看。仔細看時無影相,分明托起沒多般。我師初登菩薩巔,快說此記超言詮。字字春山含秀色,言言理致入幽玄。倩壁鐫來億萬年,莫教草際褁雲煙。

普同塔

疊石磨磚砌草叢,玲瓏八面不通風。嵯峨碧聳千峰外,月似銀缸朗太空。一切眾生三世佛,盡情約束其中。不知何業感斯報,逸目普觀性相同。性相同,萬有空,觸碎髑髏個個雄。於今不必分緇素,一併都來入此中。

[0509c15]  (水月林法孫明一助刊
  二隱謐禪師語錄卷第十

  康熙戊午夏荊南水林識)

[0509c29] 板存嘉興楞嚴寺流通

二隱謐禪師語錄卷之十(終)

塔銘(附)

[0510a03] 義興代挺高僧,其間有生於吾里、著名他邦,有生於他邦、住錫吾里,歷考薪傳,指不勝屈。近如幻有和尚,自北地而至吾邑,得吾邑密雲、天隱及徑山雪嶠三高座,大暢臨濟宗風,而密雲、天隱支派頗盛吳越間,開堂說法,所在多有,即吾宜且不下數十處,如龍池祖庭有萬,如媲美於前芙蓉古剎,有自閒復興於後,皆天童之法裔,表表在人耳目。邇來主持濟派而道風尤著,則莫盛於屺山之保安焉。其寺創於蕭梁,盛於趙宋,簡惠公碑址圪。然沿至順治之初,頹廢盡。余先,荊吳孺人,素奉竺乾,傾貲建茸,殿宇僧寮,煥然改觀。是歲亥,師以禮幻祖,適至吾宜同人,聞其道行卓邁,淵源有自,屬余敦請,遂常住於斯,唱提宗旨。一時邑城內外,僧俗等眾,四至雲集,塞滿山谷,法席之盛,人爭快睹。越乙巳,和尚壽屆六旬,偶示微疾。余覲和尚於榻前,問:「何恙?」師云:「痰火。」余云:「大和尚病從何來?」師云:「生在五行之中,未免被他遷幻。」越明日,對眾云:「老僧去矣!」時門人超象問:「和尚何處去?」師云:「向臥佛寺去。」象云:「和尚即今便是臥佛,向那裏去?」師微笑,援筆書偈,端然而逝。乃六月廿八日午時也。門人象以師塔銘屬余,因節略而為之序曰:師西蜀古渝昌州人也,俗姓金,童時見僧甚喜,若相習者。忽一日,投本里文筆峰臥佛寺,祝髮為僧,久之,以請藏至金陵,因參東塔破山,和尚示以偈,遂決意深究禪宗。再參磬山天隱,又參徑山雪嶠,最後上天童參密雲悟老和尚,常參不去。一夕坐至中夜,忽聞鐘聲豁然,有省。他日,悟上堂,師出問:「盡大地是沙門一隻眼,且道和尚向甚麼處點?」悟驀拈拄杖作打勢,師禮拜云:「恁麼則光照大千去也。」如是機緣偈頌,載行實中。師辭悟,上天台蓮華峰住靜六年,而悟和尚圓寂於通玄,林野奇和尚繼席,以偈招師,師至通玄,為書記。結制上堂,師出問云:「今日嚴寒,滴水滴凍,還許他融化也無?」奇曰:「爐煙結篆。」師云:「恁麼則溪澗豈能留得住,終歸大海作波濤。」奇便打,曰:「你向甚麼處去?」師云:「且喜和尚證盟。」奇又打。甲申冬,奇將衣拂上堂,對眾付師法語,偈在通玄錄中。乙酉,師赴台州黃崖法輪寺,請掩關三載。丁亥,歸省通玄。戊子,赴剡溪,護法王存拙等請住法祥寺。庚寅,赴嘉禾,護法錢相國等請住棲真寺。辛卯,復赴剡溪,護法徐一鳴請住大明寺。癸巳,赴雲間,護法曹峨雪請住船子法忍寺。丙申,復受嘉禾護法譚掃庵請,住三塔龍淵寺。比亥冬,余等延住保安寺。師僧臘三十二,掩關者一,開堂者六,嗣其法者二十餘人。有語錄十卷,寄續楞嚴。其餘雜著三十二卷,在保安焉。師隨所到處,標指直切,見者、聞者生大歡喜,夫而後知天童金粟名聞天下者,所謂生在吾邑而著名他邦者也若?師舍峨嵋而尋器畫,從此闡揚上乘,克振徽猷,使保安之道風,光顯於天童金粟,豈非生在他邦而著名吾邑者哉?因從其請而為之銘,銘曰:

 生長巴川,  證果鵝碃。  暢厥宗風,
 所在奪席。  近祖義興,  屺陽卓錫。  臘屆六旬,
 干茲示寂。  惟彼臥佛,  是同是別?  法振千秋,
 履藏一隻。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8 冊 No. B212 二隱謐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