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8nB205_008 介為舟禪師語錄 第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8 冊 » No.B205 » 第 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介為舟禪師語錄卷之八

禹門影堂集 詩偈

丁酉十一月自燕歸抵毘陵聞先師訃(是歲元旦在北有異夢焉)

三月行程一渡江,秋深葉落滿庭霜。纔登岸腳收行李,忽睹山頭送訃章。掩面罔知誰問訊,甦聲重與共商量。曾經元夜通消息,夢到於今泣路長。

龕前上供

十載師恩報未休,聞傾血淚上高丘。如何隻履先歸去,卻教孤燈末引愁。入徑風寒吹面冷,臨機語默痛心頭。思深石壁空埋跡,望斷雲山影莫留。

十二月初八日夜古南和尚促移龕

師本同根各一枝,果能誰是克家兒。傷殘骨冷叢林散,痛徹心酸眾目悲。何事生前輕料理,致于去後任施為。莫言不肖叨法位,敢與爭先力論持。

春雲陽道上讀鶴林和尚書扇頭詩有感兼步其韻(附原韻)

[0262a21] 躡足龍門膽氣誇此來頭面帶煙霞三冬巖室餘松火二月江村賞杏花蟄戶春寒難出穴蜂房人靜自排衙片帆復放荊溪去邈得師真是克家。

春勝人事自矜誇,面擲東風散碧霞。叢鳥亂聲催客路,驛亭孤影襲燈花。江流水闊寒侵戶,雨洗林新柳護衙。鴻鶴峰前棲泊思,迢迢山色米南家。

寄鶴林十州兄兼呈方丈老人

鶴林古德尚高風,千載令人竹院逢。歷國知名唐代寺,虛堂說法近時鐘。碑殘墨洗斯文筆,境致陰涼祖道松。孤峻門庭羞刻劍,抱慚僧去繼誰宗(有祖道松十三株記碑)

山中得扛字韻兼慰同門古帆首座

安心立雪世無雙,為道傾家惟老龐。汗馬功成歸漢室,乾坤數定息烏江。漫將頭角崢庭戶,且放和平護法幢。流水去還容器得,夕陽影落力難扛。

清明後五日夜大雪忽楚水法弟奔訃入供遂出山有感兼送別

不知何事怒天威,一夜溪山與世違。冰割春風青草斷,眼堆白浪玉花飛。寒光落燄流凝地,節屆燒香冷濕衣。踏凍毋輕霜雪累,到家宜展目前機。

監刻先老人語錄雨久偶閱十景遂擬成韻禹門橋

翠積橋流迥不同,禹門三級浪拋空。松間露滴聲聲雨,谷口香生面面風。芳草谿浮春水綠,杜鵑血染映山紅。好看霹靂晴燒尾,到此方知魚化龍。

娑羅樹(雷抽心木為梁)

竺國靈根佛廟東,移來法脈此山中。千秋鐵榦橕霄漢,一段堅心剖梵宮。花素雷驚香拂火,影成蔭覆葉遺風。祖庭梁棟承君力,虛腹流光氣象雄。

中龍池

林麓龍旋水一池,深藏頭角豈驚時。代為窟宅形于此,淵脈流分派所之。空印水明千古月,影懸花放不萌枝。看飛會作風雷雨,遍澤甘霖與世宜。

分賓嶺

昔年問道不知名,雲水來參向此行。勘破歸宗禪去也,掀翻濟北棒離情。三登九上人何處,喝震雷奔鳥亂聲。楖栗橫肩誰把住,嶺頭賓主自分明。

白雲崖

欲飛飛不上清霄,猶帶春風雨未消。陡落斜披鵬展翅,崚嶒勢逼虎申腰。丹青摹寫絹千尺,天女橫拖練一條。幾度老龍摶不得,一回來去一回騷。

避暑窟(源師三賜帝號五住大剎仍退此終焉)

禪室多年冷似秋,鶯啼花落萬山頭。衲衣淨洗巖前雪,雲履登沾石上油。侍者罷參馴野鳥,國師不教索犀牛。寒侵松火三冬富,避暑涼清一窟幽。

試心石

石插陵虛令試心,試心人見膽魂傾。縣崖未肯全拋手,半偈如何出死生。縱步轉身須著眼,臨蹊掉臂漫牽情。直教試到無心試,堪笑東山水上行。

憑虛閣

憑虛一閣倚空高,月下誰來把戶敲?爐火乍添煙篆古,畫圖頻展墨成蛟。擬鄰睹史談初地,欲與先天論易爻。鳥道栽松人罕遇,雲霞出入掛眉梢。

伏虎石

君非草木鬥春紅,踞伏威獰虎嘯風。形似藍田曾沒羽,補如神女漫施功。驚群磊落嶂煙裏,獨立孤危霜雪中。願護祖師聲跡在,嘗聞聽法曉雲鐘。

玉陽臺

亂峰頭出玉陽臺,登望千谿萬壑來。山色聊呈紅點翠,水光卻映綠生苔。迎空音樂花飛雨,過嶺老猿聲叫哀。未許片雲能翳目,一天風月四時裁。

送先和尚語錄板入楞嚴偶過東塔即事

信自靈山記莂深,福城煙水力追尋。新成梵閣標初志,奕世文章啟後心。檀度果圓酬夙願,慎終功德敵祗林。好將白社邀賢士,法脈芬芳亙古今。

訊善卷和尚(并引)

[0262c27] 浮石老人居吳門西山桐葉菴受善權請戊九月廿一日入院某十月朔二日過禮賦俚言書扇頭呈敬。

菊花香滿傲霜天,桐葉飛聲過善權。雲水趨奔離墨(山名)徑,風帆掛落祝陵(即祝氏墓也故云祝陵埠)煙。杖持白髮尊檀膝,座侍巾瓶繼佛肩。一擊清秋正法眼,重開祖印印單傳。

題善卷洞寺(建自孫權時)

三國雲山開建寺,一條古路洞邊去。泉流不斷殿無,雷火書名偃柏處(有雷書偃柏之蹟尚在)

為先和尚錄板。工竣,送入楞嚴。值聽梅法師入院,書贈。

去來賓主菊花秋,正此時當闡化猷。懸辨縱橫稱義虎,顯揚曲屈繼禪稠。恢張紫柏門庭煥,句破楞嚴狂見休。不吝廣長無壞舌,分身塵剎喻三周。

龍池和尚小祥塔前上供。賦呈永首座,兼勉同門。

師去絕端倪,望東枝向西。樹眉愁盡落,家法治何齊。窣堵霾霜雪,山流斷碧溪。相看天際鶴,來去復雲泥。

懷梁谿馬爾采居士(諱瑞出山日於夜忽驟雨)

記得山頭雨,瀑聲想夜狂。阻晴兼阻客,流日復流香。洗垢絕塵跡,恣情多抑揚。霽開紅綠戰,星埽地天荒。豔世矯春露,松秋操雪霜。朱門閑茗碗,白社逸霞觴。時節菊清品,谷幽蘭獨芳。久懷交澹蕩,聊寫菜根長。

過鳧溪白椎菴,挽聞照法師,壽四十九,七月三日逝。

憶余初登戒品年,公作梵音導其前。倏忽春光廿四載,秋聲葉落驚人駭。逝者如斯空歎哉,饒是瞿曇也笑哀。四十九譚無一字,縱橫來去恣遊戲。白椎不說苦空禪,拍手西歸看種蓮。鳧溪波浪如天闊,諸子望師歸莫測。我來遲爇一爐香,為師拈出無生滅。

白椎菴雨阻兼示慧上人

春雨長新綠,老藤牽古松。林深多異鳥,水淺少游龍。揭目數竿竹,舒懷千里風。誰知此段事,微笑破顏中。

又雨中望虎丘

綠凝眉宇短長松,林內新聲林外峰。只道白雲飛去也,看看原在此山中。

晤達明禪友

本是同鄉兼俗親,緣逢吳國話重新。道為南北多相左,爾我萍交秪個人。

訪聞機道兄敘舊

憶昔窮山水,親臨問道原。罷參懸草履,招隱理林園。竹影移無倦,松風操不煩。聚傾胸次積,霜雪老何言。

亥三月十一日復事影堂作

明州太白名天下,百三十代傳燈亞。唐宋五宗啟法筵,至臨應菴密菴罷。數百年沉法鼓聲,洪鐘一扣群音差。元公司李作金湯,請主師翁辛未夏。棘剪雲開萬象森,千工萬運梁高架。十載叢林一建新,中興濟北宗風化。十二支分派脈洋,百川源海各津梁。我師獨闡禹門寺,繼父揚聲祖亦揚。時陷干戈隔雲水,彈指座中祛虎狼。鼎革煥然百廢成,看破雲山水陸程。四海禪流雙眼碧,空王殿裏一燈明。秋風秋雨灑秋香,清波上不泛慈航。荊溪東瀉聲悲落,月冷千峰草木傷。及子延孫未了事,誰堪振翼鳴翱翔?都緣祖父光餘廕,何不傾心向影堂?

客龍興院偶晤禪友以詩見示作送別

細雨瀝秋聲,佳期話客情。泛流新水濁,憑岸得風清。相識亦從此,知心誰共評?天涯逢邂逅,惜去意何傾?

蚤秋作似鐵關法兄方丈

一葉知時往,飛林不見多。花香經雨謝,草色漸風磨。祖父法幢海,弟兄情義河。流清亙古潔,豈與濁成波?

又蚤秋即事和鐵關兄韻

不覺箭催時又改,惟餘滄海共山高。林間茆屋英雄隱,石上松陰處士操。夏日冰生成節祭,秋風浪湧往徒勞。凋殘葉落霜塗地,萬籟聲消何處號?

寄住宛陵同鄉

幾回深想敬亭登,何日風帆入宛陵?畫壁圖真千百個,同呼名姓識高僧(敬亭昔黃檗客寓裴相國見壁上畫聖僧真引問師云云即此)

送六融法姪為師住禹門打供

七月秋風猶帶熱,路行車馬漫停歇。白蘋翻浪魚鱗輥,楊柳疏陰蛛網結。何事獨行不惜身,葦波履險沖符節。因時僧聚禹門多,固爾慇懃打供切。楖栗龍游去百川,草鞋虎猛離群穴。逢人謾乞一文錢,開口須饒三寸舌。賺得襄陽龐老禪,傾家財施真豪傑。君不見:懶融日日走丹陽,三十年來名始揚。朝去暮回力不折,身心堅似一條鐵。遺風籍載牛山頭,道德名標千古碣。子緣生楚黃麻人,楚稱黃麻才氣神。難近難親終不易,為人為要經綸。打東家,罵西鄰,驅耕奪食捉麒麟。捉得麒麟徑莫輟,踏破千溪萬嶺月。一回直入寶山家,傾倉倒廩不須說。清風滿載日,歸來恣爾師。顏歡相悅三拳肋,下還一把虎鬚捋,此是超群獅子訣。

履冰辭省覲伴我和尚口占

龍池絕頂玉陽臺,須自親登到一回。舉似霎溪資福老,句中兼致正中來。

九日前送密音禪友住壽昌寺

龍池數載不辭勞,贏得清秋眼界高。此際黃花香欲吐,送君含笑節前操。

遊張公洞

徑入張公洞,玲瓏醉客心。怪神工不易,奇巧步難尋。靈竅通天日,鬼形奪地陰。擬窮沿底路,前去峽猶深

過海會禮磬山天隱老和尚塔(乾巽向)

多年聲跡磬山隈,今日親臨到此來。塔立乾峰新海會,寒香獨秀一枝梅。

中秋夜諭看月華者

一輪皎潔淨無瑕,猶較春燈光更奢。珍重管絃延醉客,莫教眼底妄生花。

又得歸字

風蕩雲霞盡息機,中庭孰與是成非。竹林高士何相習,獨許淵明醉著衣。

題畫雪裏梅(有雙雀一啼一宿)

一枝雪裏香寒徹,雙雀啼眠意若何?設使春風搖弄影,莫教離此別投窠。

題畫圖帝闕

亂疊千峰雲外出,一庭風月向溪流。相看坐對青林下,不計前朝王與侯。

登芝山頂謁玄帝新宮(上有三十六洞)

峰立聳霄漢,煙堆殿宇新。山靈多古洞,石潤少飛塵。羽士承仙脈,玄宮集蚤春。浪傳童子去,丹灶尚遺真。溧陽方山普陀寺影堂集

題八景詩(有引)

[0264a18] 亥秋九月,寓方山。日暇,觀眺其山,形若飛禽、獸伏之狀,可謂殊勝。固擬八題,曰「八景」。云其坐山,形似象眠,故題曰「象屏峰」。于項橫落,一脈直下,如鳳翀霄,其平如掌,有印林禪師者誅茆、開闢、建寺騎上,董太史其昌書額曰「小普陀寺」。旁有池,流注不涸,故題曰「鳳皇池」。「清涼石」者,在寺之後。印公初撥荒,入見其石,以拄杖卓立,遂意禱云云,而孑然弗傾,固爾心喜默異焉,因是以成叢林,記其原,名「清涼石」也。寺西南有高阜,與象尾相連絡,僅對其懷,宜為「普賢臺」之名。右有紫竹叢積茂盛,約畝許,云「紫竹林」。即圓通殿側,西北有泉甘美清潔,筧入廚,可給數百口之餘,擬以天人師號,應之曰「調御泉」。向有龍洞、馬衝,而合為「八景」,遂拈筆,吟詠粗索成韻,孰曰詩歟,聊記林泉之始末,亦閱笑于大方,作遊興之餘韻云,兼不亡其人,當額曰「印林禪院」。

青龍洞

一山特起萬山朝,山洞龍藏雲外飄。變化神奇看掣電,應時風雨及抽條。

象屏峰

象屏峰擁碧雲霄,寶帶垂空落鳳毛。羅列谿聲長廣舌,梵音嘹嚦捲松濤。

鳳皇池

靈傑山川發秀奇,天星形落鳳皇池。茂林深注長流水,月照清波綠染眉。

石馬衝

萬里馱經白馬功,身堅石馬歷秋冬。名稱兩立歸僧寺,石跡堆衝馬化龍。

調御泉

派遠流清調御泉,涵空印月徹深淵。滋生萬物成佳品,縱爾調羹必用先。

普賢臺

峨嵋山上普賢來,信步移方向此臺。落地雲開菩薩面,放光石炤象王回(嵋山有放光石)

紫竹林

紫竹林中身應多,善財雲裡唱玄歌。不知音韻誰家曲,到處聞聲向普陀。

清涼石

清涼石上白雲封,獅子遊行不見蹤。哮吼之時群腦裂,文殊冷笑漫扶笻。

又總八題成韻(方山乃金陵幹龍也)

象屏峰湧金陵浪,紫竹林開小普陀。石馬衝明空界月,青龍洞古碧岩阿。鳳皇池影天花落,調御泉香六味和。殊勝清涼石上立,普賢臺望遠來波。

即原韻奉答呂秀才

影孤雲鶴過谿山,為愛林泉玉筍班。偶筆不堪成俚句,承箋獎諭啟柴關。青松皓月高崗上,白日風塵滿世間。若也信歸灰劫事,好偷忙裏話生閒。

喜林叟禪兄夜話(有引)

[0264c06] 自乙亥太白相別之後,迄今二十餘載。忽自淳溪過方山訪予。予偶外遊,至夕方回。及晤面不識矣。公撫掌笑云:「某也!」相敘甚樂,故賦以志之。

春日遊行過別峰,歸來燈火夜初紅。入門把手面生澀,道字傾聲音通。彼此相看霜雪裡,大家疑似夢場中。掀翻祖窟當年事,漫話滄桑鬢不同。

又過淳溪相訪(與予同庚)

忘年共半百,彈指晤三春。太白參同普,淳溪道義親。水流天際月,風落樹頭塵。湖海一瓢飲,幽居日又新。

途中五十自囑

麥秋五日卻生渠,浪跡天涯半百余。心外有身堪算數,杯中無物可躊躕。笑談麈尾憑拈弄,輕薄狂言自剪除。洗缽江湖隨挂搭,杖頭風月聽吾祛。

同林叟甘宜伯袁非池諸公登保聖寺塔

林無顏色可當時,三月遊亭罷酒卮。古寺蒼茫龍虎(古柏二株名龍虎),僧堂冷落祖師眉。新荷出水簪雲濕,老樹凌空操雪姿。塔上鐸鳴呼客語,聚談霄漢眼高窺。

初夏

初夏入新熱,花陰臥短墻。一枝情不倦,蓋覆草頭香。

題高淳縣新橋(又名鳳皇橋系宛陵通要)

長虹穿水面,鳳眼逆流窺。兩岸波濤靜,平帆去不危。襟湖通宛道,負郭接京師。任重頻來往,樓臺引月隨。

題龍悟菴(并引)

[0264c29] 淳陰龍悟菴者,興于丙歲。適有龍自西北來,蟠踞菴脊,頭角顯然。稍頃,向西南飛去。觀者以謂奇事。邑侯丁偶題龍悟為額,恰符其兆焉。庚子春予就醫寓此,是以知其詳,聊述志云(菴東向)

結草向平原,龍蟠眾目喧。花香塗覺地,果熟布祗園。萬頃煙波集,千林樹木繁。開窗明四野,紅日湧當軒。

龍池和尚十月廿九三周忌日

師真高掛月明中,三載慇勤事終。鳥謝春林香滿地,猿啼殘雪歲寒風。追思不教全無改,較後誰行半折衷。捲卻簾吹燈下火,虛堂日落影凌空。

影堂告辭詩(有引)

[0265a10] 先師去世七日,舟方入山。正直紛紛舉措之際,及任請狀、乞銘、監刻語錄之事。至次年五月十二日工竣,遂送板嘉興楞嚴寺入藏坊。秋,舉入塔,特進山諫議。眾心合,非一可止爾。故告供而往師小祥,躬禮塔頭。見塔銘未勒,工石未程,又居兩月,以完刻立碑,遂計遠行。亥春,聞永首座病將危矣。偶泊吳門,得信,以至悲感剋腑臟。遂勉詣山,乃三月初十也。次日,即奉影堂,其永首座徒輩又作一變。沸搖非小,固輸貲,以為調解,事得沖融。嗣後,商于眾,以繼席之舉,於是一眾未全肯諾言,至再方允從。于六月一日接某入院,以影堂一應等事交代畢矣。吁!舟雖未能盡孝,然三居禹門,共一十六箇月日也。時九月十有二日,過方山主人。洎眾堅請住持,亦勉允,以補三年之志,而作事奉焉。約一年三周之制畢,故先於真前作告辭云。

師之去世舟無住,皆因師後事所累。舟豈無能向遠行,見語嘈嘈忍將避。師在光中鑑亦清,寧有祖道屬人治。半年一年存與亡,兩次三翻事不易。若彼若此有嫌疑,門墻角立何名位?寒心三反入龍池,仰面捫聲吞熱淚。欲訴於師未及聞,猶將今古評公議。百丈典型千古持,豈向禹門一旦棄?聽說斯語眾顏怡,故從繼舉承遴次。既托于兄事周旋,豈不傾誠全仁義?思子於父觀其行,固假方山展終始。就此室中縣師真,聊表一點喪心志。陳芹供水作清饗,日焚夜火恭如侍。雖未緝御樹法幢,靈光虛運空不墜。循環交際秋幾經,屈指師今三周忌。禮師真前告作辭,乞師昭格鑑舟意。欲負師真別此間,馨香再播他方地。暫隨雲翼寄空林,若得深棲重興記。

友人歸桑田結菴口占

味道參風歷有年,歸菴傍水近親田。春花夏麥秋黃稻,正好安閒看雪天。

春日寄金粟孤雲和尚

憶昔看林落,年來廿四秋。世移疏見闊,情慊澹交遊。瘦影春聲拂,幽香谷口流。惟憑持此意,寄語別山頭。

[車*度]轢嚴居士中興普明寺韻

昔年問寺僧,悲感復何興。棘草逢春剪,金沙聚日增。願深功業就,持重道愜弘。載帛千秋事,誰將名共登?

秋蛩吟

爾聲于類亦非雅,何以喜其秋露吟?若使夜深聽仔細,悲悲切切語寒心。

[0265b20] 影堂集(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8 冊 No. B205 介為舟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