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7nB190_019 石雨禪師法檀 第1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7 冊 » No.B190 » 第 1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十九

佛事

[0148a04] 雪峰掛鐘板。擊板一下曰。八百年中祇是者個。千五百人向甚麼處去也。若論兵隨將印。馬聽鑼聲。也須各各有出身之路始得。出不得。山僧為你出去也。乃擊鐘一下。

[0148a08] 寶壽挂鐘板。舊日規模。一任梅花連夜發。斬新條令。豈容客子帶春回。銅頭鐵額的到此也須重鍜。龍馳虎驟的不妨依教奉行。今有密言。有誰唱和。良久曰。無則仰勞二上座去也。遂擊鐘板。

[0148a12] 為沖天開開。三載黃金應失色。一朝瓦礫自生光。禪和特地來相接。一句明明為舉揚。乃舉鑰曰。個個頂天立地。為什麼被者個轉卻。沖一喝。師曰。恁麼則更勞彌勒重彈指去也。

[0148a16] 為瑞峰開關。從門而入。不涉程途。從門而出。豈離當處。何用山僧重添註腳。師以鑰畫此⊕相曰。三年暗裏添秋色。一日清香菊滿林。

[0148a19] 為來雲封關。我手何似佛手。露柱忽然開口。我腳何似驢腳。卻被燈籠道著。上座生緣在甚處。碓觜開花春又去。大眾。昔日黃龍禪師以此三關語勘人。自古至今。聞者各各藏蹤蹟。今日山僧舉出。莫是要封上加封。鎖上加鎖麼。良久曰。欲知華藏莊嚴界。且入微塵一點看。

[0148a25] 為妙天蘊空封關。化金牛飯。不齋羅漢僧。煮趙州茶。懶作人天福。腰包頂笠渡錢塘。安心欲寄雲門足。雲門因我不留情。移笻更向清涼宿。清涼山。甚奇特。不離紅塵高突兀。忽憶騎獅看母人。依稀尚有苔封跡。就崖茅屋起三間。隔斷紅塵喚作關。有人問及關中主。指出飛花共鳥語。知見何須妙入天。諸蘊空來不是汝。不是汝。倒跨文殊銕獅子。銕獅子且置。畢竟如何是封關一句。乃舉銕鎖曰。銕上座與諸人道了也。喝一喝。遂封。

[0148b04] 為來雲遷關。天華關不住。雲門住不關。聖凡無限意。截斷在其間。大眾。且道如何是其間的意。噫。只尺不見他家事。遍界無藏汝不干。

[0148b07] 推來雲為監院。開關。入門不是藏蹤。出門亦非顯跡。若道不變隨緣。猶是當年氣息。饒你隨緣不變。不妨等待他日。且道如何是今日事。良久曰。腰纏莫惜衝寒去。背負休辭冒暑回。

[0148b11] 為隱明開關。銀山銕壁。黃金失色。淵海空天。光生瓦礫。若是密移一步看飛龍。個裏依然無出入。有出入。畢竟以何為準的。乃舉鎖匙曰。看。看。且要勞他一臂力。

[0148b15] 為屍行芥城封關。海闊天空。智者不居。鐵壁銀山。愚人不識。然則如鏡照鏡。不妨者邊那邊。死限之心既固。活埋之念須堅。雖然。欲知此話行。須看三年後。

[0148b18] 為正衡開關。若論盡大地是個關房。本無出入。只因迷故。關上重關。亦是迷上重迷之意。今人只思尋悟。全不知迷。既不知迷。悟從何得。所以老僧常向人道。迷有十分。悟有十分。今日開關。豈屬迷悟。大眾聽取一偈。有出入。無門戶。無開掩。有封固。若是香象截流機。終不從他覓頭路。乃舉鎖匙曰。且道者個是甚麼。試開關看。

[0148b25] 蒼龍峰新建山門。祝語。蒼龍飲碧潭。千古飲難乾。放行兼把住。來往客心寒。宗乘中道。無門為解脫之門。教乘中道。開廣大之慈門。且道畢究從那一邊即是。乃卓拄杖曰。且從者裏入。

[0148b29] 掃散木老和尚塔。爛煮石牛頭。活烹木虎尾。供養不將來。將來不供養。大眾。先師有伴也。先師來也。且道那個是伴。舉數珠曰。莫者便是麼。噫。無縫塔前無影樹。果熟香飄劫外春。遂展具曰。仰勞大眾同聲回向。掃靈雲祖師塔。人見我亦見。飛花如血濺。昔日鷓鴣啼。春風為吹斷。斷不斷。古月峰高事可疑。從今掃破春風面。喝一喝曰。禮拜看。

[0148c06] 掃九峰慈慧禪師塔。溈山一脈。天涯不隔。會得此意。峰峰秀出。不止於八。終不至十。但能千里外逢師。鳥語花香看今日。咄。

[0148c09] 掃升山道希禪師塔。春鳥自語。春花自紅。古今有異。仙佛同宗。雪峰道。絕玄沙路通。咦。平高就下承渠力。山化為龍若個逢。

[0148c12] 掃長慶安禪師塔。讀無字碑。知音罕遇。禮無縫塔。作者難逢。不如撮黃土香。作女人拜也。圖個開山可報。祖道重隆。且道如何是重隆的意。良久曰。不須今夜明星現。踏著源頭水自通。

[0148c16] 掃玄沙備禪師塔。我亦當年腳指破。塔樣分明呈者個。師不出嶺我不入。世人擬說兩何故。偶然踏斷偃水聲。百萬人天俱見過。昨夜黃犬吠大蟲。侍者從今不回互。亦回互。解道原來不是你。咄。自此兒孫更莫疑。個個疏通石頭路。

[0148c21] 掃長慶稜禪師塔。家家逗到清明節。處處骨堆都迸裂。獨有西禪長慶寺。低灰化作白蝴蝶。顧問大眾曰。又向甚麼處去也。各禮三拜看。

[0148c24] 掃古靈贊禪師塔。境寂山空。百丈家風唯師證得。歸報師翁。無聲三昧末後路通。大眾。且道如何是無聲三昧。噫。青草凄凄沒不得。鳥解啼春花解紅。

[0148c27] 掃雪峰真覺大師塔。奯竹森森。檉枝曳曳。掃出全身。見聞即別。望州亭相見了。茶傾三奠不為多。烏石嶺相見了。香爇三枝不為少。僧堂前相見事如何。還讓再來藍長者。且道以何為證。不見余中丞道。輥得毬兒是雪峰。

[0149a02] 掃鼓山晏國師塔。有來由。無縫罅。不堅久。難敗壞。分明寫出秋山容。祖師靈骨難遮蓋。卓拄杖曰。好遮蓋。他家有路通霄外。諸大德。還有把臂共行者麼。良久曰。且回向看。

[0149a06] 掃雲門先師塔。煙雲冬夏。花鳥春秋。有恩難報。有怨難酬。若道石傘峰依然突兀。若耶水仍舊東流。且喜未見先師靈骨在。還要見先師靈骨麼。良久曰。不見道。祖襧不了。殃及兒孫。喝一喝曰。回向。

[0149a10] 掃天衣懷禪師塔。往昔曾挑水。一擔兩頭脫。傳得雲門宗。我來為掃塔。一掃葛藤窠。一掃秋風葉。噫。祇因埋沒本空蹤。至使吾師今受屈。良久曰。屈。

[0149a13] 掃皎律師塔。不舉宗乘。不拈經教。昭慶登壇。暫時顛倒。歸來擬欲露全身。塔頭無縫埋荒草。荒草枯。蛇足多。掃除一句問如何。大家齊念薩婆訶。薩婆訶且置。不知塔還受掃也無。師以坐具打一圓相。喝一喝。回向。

[0149a18] 掃具足禪師塔(克聖淨賢請)。欲攬青風以為帚。朝雲掃卻暮還有。欲撮黃土以為香。山自高兮水自長。汝欲克念以作聖。以德報德非究竟。汝欲淨意以為賢。知恩報恩恐未然。汝欲我為作方便。遂以如意畫一○相曰。一切存亡此中見。若是具兄嫡骨兒。定應著眼急須薦。若不薦。作麼生成得個掃塔事。良久曰。不見道。寶印當空錦縫開。即以如意打聖一下曰。後句也須你自道始得。

[0149a26] 奠瑞白法兄塔。挽青雲而作拱。撮黃土以為香。法門之理如斯。兄弟之情何在。不得倒拈帚柄。一掃寒空。若掃塵不掃塔。恭而無禮。掃塔不掃塵。同條生不同條死。塵塔俱不掃。爭奈白浪滔天。塵塔一時掃。且道我師兄靈骨在甚麼處。欲知他日龍華會。且續開山一代憕。

[0149b02] 封爾密法兄龕。巍巍堂堂。輝輝煌煌。出不全露。入不覆藏。打開玄路。掣開金鎖。欲助慇勤。實傷我股。賴有後昆。交參鐘鼓。鐘鼓聲。何凄楚。休凄楚。雲門門外更封雲。且看回互不回互。

[0149b06] 為久默禪師起龕。獅子出。獅子入。全在獅兒奮迅力。雖然有手大家扶。不勞動著纖毫忽。大眾且道。既不許動。如何說個出入的道理。咦。海神不貴夜明珠。信手撮來當面擲。封塔。日中月。夜半日。會得者萬里神光。不會者惆悵何極。太湖南。方山北。莫道此中無縫隙。彷彿栽松當道青。依稀字刻碑文白。舟藏壑。山藏澤。天下情知不可藏。祇貴瞞人雙眼黑。眾中還有不受瞞者麼。良久曰。莫怪早秋涼。都緣風雨急。

[0149b14] 供佛日。中興十二代。覺靈齋呵呵。者一隊老漢。開山也是你。中興也是你。今朝鼻孔頭。卻在我手裏。顧眾曰。還有與祖師出氣者麼。賓則始終賓。主則始終主。祭金臺掄法師塔。佛日既重興。不能逃定業。今日累我來。一一為公說。且道說個什麼。乃顧彼眷屬曰。孝子與賢孫。大家在者裏。

[0149b20] 行知山封龕。善行知山。汝聽我言。我來汝去。六門緊。關更須封固。矢上加尖。噫。若要光輝前後際。無過末後一堆柴。

[0149b23] 澄源耆舊火(曾以賣墨為行腳)。澄源老。澄源老。天下名山幾遍了。不尋朋友不尋師。不為參禪不問道。隱向天華十有年。晨昏惟數自家寶。且道如何是他自家寶。良久曰。妙品極品大國香寥天。一金不換。莫遮便是他自家寶麼。昨夜一時分散了。直須貶向無生鄉。也要天華重煆好。

[0149b29] 幻虛禪人火(時當雷雨乍歇)。虛空幻出無本性。本性幻出無虛空。霹靂一聲雲散後。乾坤依舊月明中。更有截斷聯纖一句。仰勞大眾共送雲程。

[0149c02] 安心禪人火。盡道虛空突兀。誰知大地平沉。雖則名曰淨息。未可號作安心。乃舉火炬召大眾曰。山僧欲煩者個上座送彼一程。得麼。擲火炬曰。切忌攢頭入此中。

[0149c06] 海火頭火。一向你燒火。今日火燒你。但得火性空。你性亦復爾。海火頭。會也未。一陣無風波浪生。智海雖深終見底。

[0149c09] 尼僧火。八苦交煎一老尼。業緣了卻是歸期。聯纖唯有髑髏在。百煉精金略較些。從此去。莫狐疑。欲識路頭真實處。夜半烏雞焰裏飛。

[0149c12] 俞宗明火。臨終剃度。沙彌身。居士相。三年前絕較量。忽然今日春雲生。青天何必重遮障。妻淚泣。母淚泣。一一為伊俱剖析。且道剖析後一句作麼生。從教爍盡無明火。切忌西方祇者是。遂擿火炬曰。失。

[0149c16] 玉函禪人火。昨夜白牛臥深雪。曉來有眼難尋覓。迷時從此迷。悟亦從此徹。迷悟不相關。撒手便言別。大眾。且道他路頭在甚麼處。看取火聚婆羅門。分明煉出黃金骨。咄。

[0149c20] 嗣南容公火。白雲坐斷三年。頂後神光此日圓。歷代祖師無巴鼻。黧奴拈起一毫端。恭惟嗣南容公一生操守精嚴。末後孤峰獨宿。若是今日靈龕自舉。性火自焚。無以慰彼高足孝思。故特邀我山野。聊借勝熱婆羅門火光三昧。為津送之資。且道津送一句如何舉揚。擲火炬曰。會得龍門無宿客。誰分東土與西天。

[0149c27] 勝蓮禪人火。秋風清。秋雨頻。大地從今絕點塵。臨行切莫輕移步。乃舉火炬曰。此個西方路最親。且道路頭在甚麼處遂擲曰也勝蓮花足下生。

[0149c30] 完修禪人火。完修既以修完。大眾作何話會。若作末後商量。莫惜山中柴貴。咦。一堆烈焰亙天紅。道火須防燒著諱。

[0150a03] 達之禪人火。達之達之。人謂你死。我謂你生。人謂你生。我謂你死。不是我不順人情。只為你本來如此。不如此。青山雨後青。達之在何處。若道者個是。松聲慼慼。若道者個不是。澗響凄凄。噫。總不如個丙丁童。炤破神光千萬里。

[0150a08] 敬泉居士火。草凄凄。煙沒沒。春復秋。夏復臘。分明指出。是俗是僧。又誰管你。非生非滅。擲火炬曰。咄。一生疑慮從今徹。

[0150a11] 無說禪德火。一念萬年。萬年一念。放過石火。遺下閃電。恭惟無說禪師。一生竭力叢林。頭目髓腦俱捨。既植無漏正因。必登無漏正果。唯是兒孫孝思。特請山僧舉揚末後一句。聽取偈曰。不假靈犀一點光。情知瞥見我清涼。今朝攪動無明火。東土西方總道場。乃擿火炬曰。咄。

[0150a17] 智憫火葬考妣。雲棲一胍。西方路通。生前歸命。死後遺蹤。有子出家。世孝匪同。晨昏參叩。父儀母容。再三哀懇。寶壽石翁。無明一舉。燒破太空。眉毛猶在。付與丙童。喝一喝曰。回向。

[0150a21] 鷲林勤舊火。白雲漠漠。流水淙淙。雲程迢遞。木落林空。鷲林公。鷲林公。破家蕩產安寧後。捨命忘軀始見功。雖然。若非末後光生。未免終成滯貨。且道如何是末後光聻。勝熱婆羅門惡發。撩取眉毛過別峰。

[0150a25] 靜虛耆舊火。秋風蕭蕭。白雲瑟瑟。生名靜虛。死稱其實。向上一關。恐汝未識。大眾送汝。莫留朕跡。擲火炬曰。咄。

[0150a28] 心量庵主火。青山寂爾。綠水悠然。生滅既滅。寂滅現前。路頭入手。便擬爭先。莫爭先。烈焰亙天燒不盡。一任人來看九蓮。咄。

[0150b01] 權厝嵌石兄佛事。浮生如寄。人所共知。死亦非歸。阿誰委悉。且道今日將我嵌兄權厝於此。畢竟圖個什麼。婆心最在流連處。水盡山窮卒未休。

[0150b04] 具足禪師入塔。生於越。長於越。股為療親刀見骨。清道橋邊露夙根。若耶溪上連枝脫。遊剡溪。住香雪。拖泥帶水藏真說。惹得兒孫逐隊疑。今日分明都漏洩。不漏洩。無底缽盂誰動得。噫。若是師兄滴血兒。會取當陽遮一掇。

[0150b09] 清池兄入塔。分明一派清涼池。幾度曾經劫火炊。此物至今終不壞。耀地輝天也大奇。乃舉骨曰。且道是什麼物與麼奇特。遂擲曰。大眾普送看。

[0150b12] 靈鑒法師入塔。舌頭有路不難尋。轉入臨平路始深。恐或賺人思自覆。層層無縫復森森。

[0150b14] 為宗明入塔(時雷雨方息)。死不盡。燒不盡。霹靂一聲天地震。天地震。塔門開。眷屬何須復舉哀。咦。青松依舊青如洗。翠竹重重翠莫猜。

[0150b17] 為淨坐送母明悲入塔。母以大悲心生子。子出家。子以大悲心送母。母苦拔。雖然直待子母情忘。方可入此無縫寶塔。且道無縫塔作麼生入。坐曰。無縫塔且置。某甲母親畢竟在什麼處。師擲骨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0150b22] 靜安入塔。有妻為尼。有子作沙彌。故鄉情盡。何得更言歸。風凄凄。雨凄凄。江北江南事可疑。山僧特特與伊決。日出三更未是奇。乃擲骨曰。咦。

[0150b25] 定生禪者入塔。無縫無影。撐天拄地。生決定生。住實不住。即此非此。好個入處。咄。煙鎖雲門幾萬重。不須回首頻頻去。

[0150b28] 尼淨輪入塔。若道是一堆枯骨。又是淨輪尼。若道是淨輪尼。卻又是一堆枯骨。他既赤體為人。人宜全心委悉。更要彼此利益。莫待平空一擲。為甚麼如是。不見道。迢迢與汝疏。切忌從他覓。

[0150c02] 為界如入塔。死不盡。燒不了。去不得。住不好。無縫塔。一時倒。末後句。莫尋討。五番服毒達磨心。爭如者個無煩惱。乃舉骨曰。且道者個是甚麼。昨夜月明雲散了。

[0150c06] 達禪人入塔。出得者個。入得者個。不出不入。當面蹉過。欲不蹉過。須是 者個。師指山曰。為甚麼虎山缺了一塊。眾回顧。師擲骨曰。達之向甚麼處去也。良久曰。六月炎風吹不到。解轉身來能幾人。

[0150c10] 為盤銘弟入塔。盤銘弟。盤銘弟。爾謂我生忙。我為爾死計。我生既有所。爾死亦有地。畢竟問盤銘。即今在何處。若道此即是。此內無盤銘。若道此不是。此外無盤銘。好山不自秀。好水不自清。一曲兩曲無人會。囀作迦陵頻鳥鳴。於今不是苦吟聲。咦。依棲尚有石田熏。千古為君作證明。

[0150c16] 為法雷送母淨緣入塔。白雲無跡。綠水有源。二俱不住。誰是淨緣。會得者。男相女相悉歸安養。不會者。無縫塔裏暫爾偷安。且道無縫塔又如何偷安。昨夜花枝零落盡。曉來依舊北風寒。

[0150c20] 為有道夢期入塔。桃紅柳綠。盡是髑髏眼睛。不勞左顧右盻。日暖風和。盡是亡靈神識。何須說出說入。到者裏直下會得。無縫塔豁然大開。如或未然。春風昨日通消息。鳥語枝頭指向西咄。

[0150c24] 法平座主入塔。是法平等。無有高下。此是法平座主一生講不了的公案。今日要山僧與他了卻。聽我偈曰。生同大眾。死同大眾。塔頭無縫。大家相送。大眾。既是無縫。如何說個送的道理。良久曰。試回向看。

[0150c28] 顧養心居士入塔。雪滿乾坤。江山一色。色即是空。唯君委悉。生前奉素養心。末後全歸子德。大眾。既是子歸就父。為甚父全不顧。良久曰。但解早翻身。何非極樂國。咄。

[0151a02] 為太常葛屺瞻居士點主。山高為筆。水長為墨。先生之風。描寫不及。其天道也。天何言哉。其文章也。文不加點。雖然。湖南夫子成千古。風月依稀任主張。

[0151a05] 嵌石兄入塔。天無私不蓋。地無私不載。獨有者著子。至公而無外。恭惟嵌石明普師兄。生緣在楚。出家於當陽之青溪。參訪適越。受學於雲門之顯聖。行道入吳。駐錫於金澤之雲關。總不出者著子的威德。其間風霜雲水。冰雪叢林。潔身也畏五色糞之染污。嚴心也學三無漏之精備。譬諸美玉不過無瑕。譬諸青天但能絕翳。如我嵌兄帶水拖泥。和光混俗。末後又有酬還夙債之風流。不食周粟之標致。可謂世出世間。道誼朋情無所不被者矣。大眾。我嵌兄既有如是作略。山僧何故與他燒作一團。煉作一塊。只有東村王大老挑柴過唐公嶺。忽然一擔兩頭脫。卻向寶龍橋上高叫曰。悔。悔。雖然如是。我嵌兄一世清高。又豈肯向俗人口中取氣。且道如何是他清高處。大家聽我一偈。鑿石束虛空。虛空入方器。同條生不同條死。喚作巖頭末後句。送骨曰。咦。

[0151a20] 栖煙。盤銘。山鳴同入塔。常寂光土。凡聖同居土。一手遮攔。一手揭露。棲煙盤銘山鳴三位覺靈。既共命同船。從此不須回牙。要回牙。同氣相求。同聲相和。擿骨曰。陊。

[0151a24] 迻寶壽舊普同靈骨入新普同塔。如來禪。祖師禪。盡付春風二月天。東雲水。西雲水。鷓鴣啼落花飛去。眾覺靈。且莫動。雖然不食空王俸。也要大家知奉重。擿骨曰送。

[0151a28] 九蓮庵主入塔。朝九蓮。莫九蓮。今日晴明色更鮮。雖是春初行夏令。臘月曾經火裏看。百尺竿頭開別徑。密迻一步絕聯纖。爾等徒眾還知路頭麼。良久曰。蒼天。蒼天。

[0151b02] 鷲林勤舊入塔。昨夜雨聲滴瀝。今朝紅日西沒。送者玅用無窮。亡者神通叵測。山僧有語叮嚀。野鳥枝頭唧唧。凡聖同居。撩起便行。常寂光土。不勞駐錫。只有一尊無縫塔。動著依然入不得。且問不動又如何。不見道。海為龍世界。天是鶴家鄉。遂擿骨曰。咄。

[0151b07] 為大和長老。魯菴居士同入塔。臘盡春回。青山雪布。虎咬大蟲。一個兩個。緇素同途。有過無過。噫。看他直入無生土。乃以拄杖擊三下曰。露。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十九(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7 冊 No. B190 石雨禪師法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