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7nB190_010 石雨禪師法檀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7 冊 » No.B190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十

問答機緣

[0113b04] 師住蘭芎因僧舉托缽因緣呈解師曰若論此等公案要說有什麼難只是辜負德山師忽作托缽勢遶禪床大叫曰你道是什麼境界時久默忽悟曰蒙師作托缽勢不唯捉敗德山即向日所疑勘破婆子因緣亦捉敗了也呈偈曰臺山語直絕商量何必逢人話短長無怪將軍重出令只緣戰馬未收韁師曰何不道收韁默禮拜師曰你道改者字意在什麼處進曰將留些與兒孫受用那師曰趙州公案似入門墻別路葛藤未免絆倒在默趨出。

[0113b13] 師主天華即念首座入室呈德山托缽頌師曰頌且置如何是密啟其意若道是無語則應錄默然良久若作形勢則應錄其形勢若有言句自然應錄言句但曰密啟其意畢竟是怎麼樣光景座曰兩眼對兩眼師曰此是你意未是巖頭意座曰占波與新羅鬥額雖不可憑亦似有據師曰有甚麼據座曰灼然瞞不得和尚師遂索座當下作頌座信口曰小客一頭牛死活在裏頭任遼天索價著地且相酬又曰知我春秋罪我春秋明賞暗罰以懼諸侯師一日又問座曰觀音菩薩買胡餅放下卻是個饅頭此意如何座曰草雞報曉師曰更落草道看座曰格外之談豈容無語師便休去。

[0113b25] 師在報國院與石車和尚同座司理黃元公居士問車曰往天童還到雲門否車曰且看士曰雨大師不放過時如何車曰與他一頓棒師曰居士還甘麼士曰天童和尚在背後師曰原來不甘士又問車曰兩石相磕時如何車曰一輾便死士顧師曰和尚如何師曰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0113c01] 元公黃居士問如何是主中主師曰江南不曾帶得來自若問和尚為甚麼不曾帶得來師曰也虧你進曰露柱子又中一問請和尚答師曰昨日南高峰為汝道了也若禮拜曰謝和尚答話。

[0113c05] 師與元公居士喫茶次士拈圓眼問曰者個是什麼師拈棗子曰棗子也不識士曰錯了也師曰錯錯師問士曰昨曾見居士法相告示已見居士護法之誠聞子將居士在座曰舊歲弁山化鐘有些魔事亦蒙示種種法語師曰只是太狼藉生公曰和尚還聞鐘聲麼師曰鐘也未鑄說什麼聲士曰和尚莫耳聾師曰不勞過贊士曰還受贊嘆也無師曰爭奈居士何士曰作家作家師休去。

[0113c13] 師問深谷古人有無情說法話汝曾見麼曰見師乃指香罏曰香罏說什麼法進曰仰口笑虛空師曰那個得聞進曰那個不聞師曰我何不聞進曰和尚自顢頇師曰你還聞麼進曰終不向鬼窟裏作活計師舉洞山偈曰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汝如何會進曰兩眼對兩眼師曰逢渠後如何進曰寸步不離。

[0113c19] 問此事本無師之智知是般事便了如何必要師承請問承個甚麼師曰如是如是。

[0113c21] 黃元公居士將北上入山別師徹夜道話公自謂於物不遷頗臻其奧所謂當處發生隨處滅盡等師曰今時法師豈不諳此理但論時似是及乎當面一一辨驗便見相違師乃遽拈核桃從桌東過西曰東已無此西已有此何名不遷公曰大師見有核桃那師曰不見核桃將何立論公曰師意如何師曰我見有核桃但不見全核桃耳公踴躍公又舉百丈耳聾因緣及雪竇頌古并祇要重論蓋代功等曰俱不知拈又拈雪竇也師頷之又以高峰枕子因緣類同百丈師乃不肯明晨公呈頌曰推倒蒲萄棚撐起蒲萄天明知事散依舊可憐生師因以木如意一枝為之餞別復以偈書扇曰相逢幾度語無差今日重拈鏡裏花餞別木蛇公舊物似將曹女嫁曹家士拜領而別。

[0114a05] 師主西禪為監院六十三初度上堂偉侍者問七九六十三且止父母未生前還許學人會也無師曰問即不得進曰恁麼則不弄啼鶯舌解吟無字碑師曰易拾爐中雪難分海底燈進曰肯諾不全蒙師指不犯師顏請借賓師曰好炊無米飯供養莫將來進曰祇如將來又作麼生師曰恐喪我兒孫者作女人拜曰恁麼則借他香燭稱他壽去也師曰新荔枝新荔枝師至方丈復問曰適纔道新荔枝是賞你是罰你者曰恰好拈出供養大眾。

[0114a14] 師供雲門老和尚像次師曰今日供養先師先師還來麼士曰有飯即來師曰畢竟在甚麼處曰問取大眾師曰觜長三四尺盡作畫圖看。

[0114a17] 大鼎問昨日雨今日晴則不問世尊睹明星意旨如何師曰途中善為進曰恁麼則枯木花開也師曰開後又如何進曰一枝直入千峰去師曰折向誰家仔細看進曰黑白分明賀太平。

[0114a21] 師問來雲雲門胡餅話汝作麼生會曰君尊臣卑父慈子孝若還不是不妨別道師曰未在更道曰嘉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師休去。

[0114a24] 集生余居士問雪峰大師所遺三個毬子還是一時用為是次第用為復總不用師答以偈曰雪峰毬子總不用死爛蛇頭能活弄次第拈來舉向人眉毛與眼一齊動一時拋出大家看波斯乞命無門縫三轉語酬余石頭莫教磕破人間夢。

[0114a29] 僧入室問古人云師厲聲曰你自的問將來進曰適問午星禪友迷中有悟悟中有迷師又厲聲舉筆曰你不曉得此筆會喫飯僧出師遂頌曰迷中有悟悟中迷筆能喫飯幾人知直須打破燈籠看露柱分明說向伊以筆畫一畫曰噫。

[0114b04] 師與鶴凌侍者等圍爐次舉須菩提巖中宴坐諸天散花讚歎因緣曰空生宴坐巖中與枯木還有差別也無若有差別在甚麼處若無諸天何不散花與枯木各各入理深談道一句看一僧曰養子方知父慈一僧曰苦匏連葉苦甜瓜徹蒂甜鶴凌曰不是苦心人不知師曰各只道得一半凌問曰和尚作麼生師曰為空生能如枯木故進曰若然則墮於偏空二乘師曰二乘不能如枯木進曰為甚麼枯木庵前不見天華師曰為他不如空生凌乃禮拜。

[0114b13] 位中參師曰那裏來進曰江西贛州師曰崆峒和尚即今在什麼處中進前問訊曰恭惟和尚萬福師曰錯了也進曰莫壓良為賤好師曰錯錯。

[0114b16] 師問午星鎮州出大蘿葡頭意作麼生午曰某甲二十年前向者裏打失眼睛又問暫時不在如同死人老僧不在汝作麼生午曰正快活師休去。

[0114b19] 師問樵之既到靈峰為甚麼不見靈峰進曰主山太高一日喫糕餅次有麵獅子被老鼠咬師曰既是獅子為什麼被老鼠咬樵之曰當仁不讓午星曰三十年後此話大行師笑之。

[0114b23] 碎愚參學人在門外來乞師向門裏接師曰老僧不在門裏曰為甚麼不在門裏師曰不接客曰也是和尚慈悲師休去。

[0114b26] 師問九逵如是之法佛祖密付汝今得之宜善保護作麼生保護進曰大眾珍重師曰銀碗盛雪明月藏鷺意作麼生曰木稚花裏引遊人師曰如何是曹洞宗曰日落空山照遠林。

[0114b30] 僧問南泉未出方丈為什麼去莊上喫油餈師曰你幾時離禪堂到者裏曰還是神通妙用法爾如然師曰會即法爾如然不會即神通妙用又問畢竟作麼生參師曰麻三斤乾屎橛。

[0114c04] 僧問產難因緣求師指示師示頌曰燥熱不可說一雨忽清涼獨有傳言者東村王大娘時當驟雨僧欲解說頌意師曰我頌也不過依時及節僧又不會師復頌曰世尊有語俱不會初生孩子卻知音及至長成人問及依然鹵莽復忘恩。

[0114c09] 師落堂僧出問取不得捨不得時如何師曰你果到者田地也無進曰請問和尚師吒曰若果有者等功夫如老鼠入牛角可立等你悟去如不曾到見解得說他作麼徹巖出曰若論取捨不得春溫夏熱各自依時及候去好師曰即今作麼生進曰滴滴泉聲穿眾穴沉沉夜色沒疏親師舉香板曰且道者個是親是疏進曰和尚自分明師曰我不識進曰莫道和尚不識三世諸佛不敢正眼覷著師曰上座還覷得麼進曰若覷著則瞎卻眼師曰古人道盞子落地碟子成七片你作麼生會進曰盞子落地碟子七片擬議思量腦後中箭太虛閃電不停機千丈深潭和底見師曰忽然有人問你水牯牛多少價又作麼生進曰識破不直半文錢師曰且去。

[0114c22] 乳峰問福城高挂劍斬盡五峰寒當機一句作麼生道師曰將有餘補不足進曰共含千古意雨過一山青師曰路遙知馬力歲久見人心峰舉坐具曰總不出者坐具頭上師曰祇者坐具甚麼處得來峰喝師曰更道看峰遂禮拜師曰也不出者圈圓。

[0114c27] 僧問數日把住關津只為齊家治國於今家齊國治時如何師曰佛殿山門齊拱手進曰大開關鑰又作麼生師曰香爐無耳莫顢頇進曰端坐皇極殿遊步逍遙宮且道是甚麼人的行履師曰不是上座境界進曰與麼則辜負人心師曰灼然孤負。

[0115a02] 僧呈題扇偈曰鹽官錯喚作犀牛師曰不喚作犀牛喚作甚麼若道不得當罰錢三百供眾僧禮拜師曰禮拜且置畢竟喚作什麼僧展扇曰請和尚看師曰恁麼與犀牛何異僧罔措師與一摑曰三百錢一文也少不得。

[0115a07] 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驢前馬後不須言曰如何是偏中正師曰馬後驢前無正徑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驢前不是馬後曰如何是偏中至師曰馬後不是驢前曰如何是兼中到師曰下座時不向汝道。

[0115a11] 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什麼師舉圓眼曰者個喚作什麼進曰圓眼師曰又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進曰和尚莫將境示人師曰瞎。

[0115a14] 僧問今日居士請回向金剛經提坐真曰未審者個經還假回向也無師曰忙者不會會者不忙進曰縱饒回向得又明個甚麼邊事師曰你道我怎麼回向進曰千峰勢到嶽邊止萬派聲歸海上消師曰還當得回向麼進曰也須和尚證明師曰我無恁麼閒功夫。

[0115a20] 錢聖月居士問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四大未成時且道真人在甚麼處師曰莫被臨濟瞞卻好進曰只今聻師舉拂士禮拜日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師曰如何是聲士無語歸位師曰莫顢頇去。

[0115a25] 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今日不打你進曰如何是圓滿報身師曰還要第二杓那進曰如何是千百億化身師便打。

[0115a28] 梵則侍者問古人道出門便是草不出門亦是草請問和尚為甚麼不出門亦是草師曰喚什麼作門曰恁麼則三世諸佛歷代祖師盡是草裏漢也師曰說三世諸佛歷代祖師的請出來與老僧相見看曰相逢不拈出且道具眼不具眼師曰直饒舉意便知有的亦未許他具眼在曰畢竟是什麼人纔許他具眼師曰腦後見腮莫與往來曰謝師答話。

[0115b05] 師問僧如何是在的人與不在的人僧下語不契遂問梵則如何是在的人曰不敢相違和尚師曰如何是不在的人曰金砂易辨師曰語雖去得不甚諦當你問我看則問如何是在的人師舉起扇子曰者個是甚麼曰如何是不在的人師曰者個是扇子則禮退。

[0115b11] 師問紫仙我有一物無頭無尾汝畢竟喚作什麼進曰淨陽爭敢瞞和尚師拈拂子曰者個又喚作甚麼仙奪拂子曰要用便用師曰恁麼則不成賓主仙送還拂子曰始成賓主師乃擲拂日與汝打蠅子罷。

[0115b15] 師問鼾開嘉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汝作麼生會關曰兒孫得力室內不知師頷之。

[0115b17] 問識得拄杖子猶是途中事作麼生是到家的事師曰走過長亭又短亭。

[0115b19] 問心月孤圓光吞萬象如何是吞萬象的光師曰識得心也未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畢竟是個甚麼師曰老鼠吞大象。

[0115b22] 僧問古人道恁麼道則易相續也大難指香爐曰者個作麼生續師曰聽得他答你麼進曰恁麼則相隨來也師曰且去。

[0115b25] 問吹法螺擊法鼓號令人天展令旗架令箭群邪失色赤劍當機一句作麼生道師曰一不隻二不雙進曰用後如何師曰眉毛在眼上進曰還許藏鋒納銷也無師良久曰會麼僧擬議師曰去去。

[0115b29] 僧入方丈問某甲做功夫覺心口痛師曰心口痛不如不做曰某甲參本來面目定要見他個落處是否師日本來面目眼不能見若要見還仗耳朵鼻頭僧禮拜去傍僧失笑師罵曰笑個甚麼僧曰說個眼不能見便好說甚麼耳朵鼻頭師曰他若問不將眼見將甚麼見你如何答侍者應聲曰卻是眼能見師曰眼見青的黃的者曰若有色相則不能見師即扭住掌曰無色相又見個甚麼者一喝師又打曰除了喝說一句看者提衲頭襟曰某甲祇知是件衲頭師休去。

[0115c09] 黃元公問雲門大師云法身有三種病兩種光且道是甚麼病甚麼光師曰再求再聖再復再靈問雪覆千山為甚麼孤峰不白師曰家家有路透長安問如何是夜半正明天曉不露師曰露也露也問東山水上行畢竟明什麼邊事師曰也是蟻子負須彌問坐斷十方猶點額密移一步看飛龍如何是密移一步師曰一寸光陰一寸金問從天降下則貧窮從地湧出則富貴如何是從地湧出則富貴師曰白蒲棗喫了又來討問古云清光照眼尚迷家明白轉身猶墮位且道意作麼生師曰醜婦抹胭脂問楊大年云八角磨盤空裏走意旨如何師曰墮也問上座以露柱明不遷義水流風動又作麼生師曰到即不點問玄沙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請師道一句來師曰腦後見腮莫與往來問壽昌大師云奮然揣出虛空骨驚起須彌折斷腰且道如何是虛空骨師曰出問杜順和尚云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天下覓醫人灸豬左膊上意旨如何師曰臘月火燒山。

[0115c26] 僧問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付囑與汝設使斯時百萬人天俱笑正法眼藏付與阿誰師曰貪觀天上月失卻手中橈問有一人不從雲水至不從人天來和尚與他何處相見師曰喫茶莫動口問有一棒打不回頭還是師子兒鳳凰兒師曰同坑無異土問頭頭顯露物物明真不用躊躇直截便道請問和尚道個甚麼師曰心不負人面無慚色問華嚴經曰剎說眾生說三世國土說請問和尚說個甚麼師曰三年無改可謂孝矣問日月照臨不到天地覆載不及劫火燒他不著畢竟何處是他安身立命所在師曰鄰家乞新火分與讀書燈。

[0116a07] 問如何是向師曰我問非有餘如何是奉師曰汝答非不足如何是功師曰唱者啞如何是共功師曰聽者聾如何是功功師曰龜毛兔角磕頭絆腳。

[0116a10] 問楞嚴經如何和合妄生和合妄死師曰趕得著謝雙腳問如何是八角磨盤空中旋的意旨師曰賊是小人智過君子問長安大道長遊戲處處無私空合空請問和尚如何是處處無私空合空的意師曰腳上帶黃泥定是遠來的。

[0116a15] 墨鏡問馬祖一喝百丈耳聾黃蘗吐舌即今聞之又當如何師曰更須驗過始得問破沙盆何故水屑不漏師曰低聲低聲問牛兒以草為命因甚不許他食師曰言清可恕問天地古今有幾件用不得的事師曰短撐門長種火問春花一樣開為何有結果不結果師曰貪程猶是可錯路實難容問會向上事的人為何現前拈不出師曰再求再聖再復再靈問因甚成了佛祖公案師曰老僧住持事繁問向上向下是同是別師曰熱時向火冷處添冰問黃龍三關趙州三度意旨如何師曰將謂救不得問一樣狶子為甚有精肥之異師曰閒人不是等閒人問彼時夾山回首船子作何方便免得自身不濕師曰更使溈山笑轉新問苦甘齊結實為何時節不同師曰知恩者少報恩者多。

[0116a29] 問古人云渠即是我我不是渠渠我兩不立何處得相逢師曰堯眉八彩舜目重瞳問禪關不放開生佛那裏來師曰禪關放開生佛那裏來問神有五通佛有六通未審那一通如何是師曰曲徑遶青松問有一人目矇口啞耳又聾手足全無直儱侗有人問佛法一句將何祇對師曰只見錐頭利那見鑿頭方問二六時中還有不穿衣吃飯的人也無師曰覓則葛藤滿路不覓則當處生苗。

[0116b07] 雪澗問余集生居士更欲師代答問既是光明臺因甚麼夜來復暗師曰將謂親見光明問古人拈一莖草建剎竟光明臺為何費了許多心力師曰話作兩橛問九旬禁足三月安居內無半畝之田外無十方之供往來龍象憧憧畢竟喫個什麼師曰上座向甚麼處來問謂是宰官長老之名四海傳謂是長老文多了幾莖鬚髮畢竟是同是別師曰菩薩子喫飯來問昔日維摩臥疾毘耶見文殊談不二法門今日石頭掩室光明見某甲談個甚麼師曰我不談不二法門問樓觀滄海日門對浙江潮拈來用得卻好且道是什麼人境界師曰尺璧非寶寸陰是競問佛真法身猶若虛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即今西禪有請博山又請不得彼先此後作麼生是應的道理師曰三月三九月九行人莫向江邊走問博山去瀛山又歸壽昌微言幾乎絕響幸有石頭老人在緣何隈山傍水虛度光陰莫是有待時節麼師曰閒人終是等閒人問聖人不出世萬古如長夜如何得一道光明普照去師曰黑問邪風時時熾盛正法日日陵遲將何以為中流砥柱師曰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法林問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誰與他安名師曰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問達摩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誰人傳授師曰雪後一朝霜問馬祖曰藏頭白海頭黑是何道理師曰猩猩自古惜猩猩問趙州生而知之因甚麼八十猶行腳師曰只為生而知之問香巖上樹有人問西來意答他好不答他好師曰墮也問興化打中間的遇著卒風暴雨因甚麼向古廟裏躲過師曰恩大難酬問古人未出門為甚麼卻去莊上喫油餈師曰不會栽秧看上帶問徹底無依畢竟向甚麼處安身立命師曰雞寒上樹鴨寒下水問一悟永悟因甚麼卻有大法未明師曰無米熟熬油。

[0116c08] 僧問某僧問博山命根斷後如何山曰正好吃茶於此有疑今更請問和尚師曰未許喫茶曰畢竟意旨如何師曰看取博山上文。

[0116c11] 藍覺非居士問昔日大顛打首座今日西禪打首座是同是別師曰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問一了百了一悟永悟因甚麼有先得後失師曰禍因惡積福緣善慶問一言合理天下同歸因甚麼有先與後奪師曰俗眼難瞞問大徹底人作麼生根本無明不了師曰休把枯楊樹名為繫馬樁問不籍緣生不因境起者等人曾堪入道麼師曰自糞不臭。

[0116c18] 僧問暗室張燈成何事業師曰師子身中虫自食師子肉問笑展眉毛那頭不現師曰現也問兩鏡互照阿誰隱顯師曰有眼無筋不是好人問別出乾坤還有蓋麼師曰苦匏連葉苦問彼此同門出入因甚麼覿面忘知師曰自起自倒問大悲千手眼云何不居尊貴師曰養子方知父慈問此土無佛向那裏描畫去師曰眉毛儼然又曰賊身露問拈不起一句子畢竟重幾觔師曰不是半觔定是八兩問併卻咽喉唇吻請和尚答話師曰此問不答。

[0116c27] 劉若樸居士問現前者點靈明最初從何而生師曰生也問凡有言句盡是點污如何得不點污師曰巡人犯夜問入門須辯主不露鋒芒時如何辯主賓師曰足上帶黃泥定是遠來的問君子龍興大人虎變本色道人喚甚麼作通變師曰一色非關雪問山門頭有兩個無面目漢來時如何相見師曰點即不到問古人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和尚為甚終日口喃喃師曰不道不道。

[0117a05] 師與相鯁生居士同遊龍潭師指石曰可取得雲間去麼居士撫掌一笑至晚設茶師曰古人說學道須是鐵漢把手心頭便判直取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且道菩提作麼生取居士出眾曰日間所指石頭實取得去師曰你試取取看士便轉身作負石勢師曰你可放得下麼士作放石勢曰有甚麼放不下師信口偈曰深山佛法石頭小大負之而趨不煩挾帶士欣然禮謝。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十(終)

[0117a15] (松江府金澤信官趙  捐貲壹兩
頤浩寺弟子淨穆參兩)

[0117a17] (嘉興府太平庵廣言壹兩  仝梓)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7 冊 No. B190 石雨禪師法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