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7nB190_005 石雨禪師法檀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7 冊 » No.B190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五

住杭州龍門悟空禪寺語錄

[0094a04] 崇禎十五年冬受請至甲申二月入新方丈。

[0094a05] 屺瞻葛太常請上堂拈香祝 聖竟師以拂子打一圓相曰者片田地本是平常本無高下不煩造作不用階梯若便爾休去即是大言不慚的漢未透龍門關在燒尾曝腮有何利益還要透龍門關麼纔見鸚鵡峰上到九曲嶺便喚作透關得麼入大殿進方丈識得檀越是誰住持是誰便喚作透關得麼縱饒你識得住持是別傳一脈洞上一宗權開五位善接三根便喚作透關得麼若有個漢向下方來從最初一步不妨手清眼快透得些子然後途路中也是透關處見鸚鵡峰也是透關處登九曲嶺也是透關處至大殿入方丈也是透關處豈不直絕豈不痛快何煩更去說修說證何煩更去長連床上攢眉皺目向鬼窟裏作活計所以雪峰祖師道烏石嶺與汝相見了山門頭與汝相見了僧堂前與汝相見了且道如何是相見的意莫是兩眼對兩眼麼是則是畢竟喚甚麼作主中主良久曰相續有甚麼難。

[0094a21] 為薦親上堂教中道大慈悲為父知度菩薩母若能會得則多生父母一切幽魂盡在龍門拄杖頭上放光動地信得者真是知恩即是報恩方可謂之不生方可謂之不滅方可謂之無恩可報何故聻以拄杖橫按曰者個得與麼長復以拄杖豎起曰者個得與麼短會麼喝一喝下座。

[0094a27] 過棲真寺上堂遊山好遊山好青山面面無煩惱逢村遇市設齋筵百味珍饈只一飽一條拄杖活如龍個是衲僧無價寶逢場作戲任縱橫有人問道當頭考無端逗到桃源鄉棲真寺裏僧多少那管前三與後三阿誰共我遊山好遊山好遊山好試問遊山有何好名韁利鎖不能牽秋林落葉隨風掃大眾今日齋主特為求福故請山僧登座為甚麼只管長歌短唱乃驀拈拄杖曰看看此是莊嚴百福身時人盡向外頭討不向外頭討還向裏頭討得麼復擊拄杖曰且喜助歌聲有鳥勸君一念早回頭家家有個來時道來時道無玄奧須信出門便是草為甚麼道不出門亦是草聻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又作麼生卓拄杖曰阿誰共我遊山好。

[0094b10] 壽紹南老居士請師顯教寺上堂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秘在形山古人可謂藏頭露尾今日特為大眾全身顯露祖師道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嗅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此是寶在六門顯現處為甚麼又道知者即是佛性不知者喚作精魂遂拈拄杖曰見麼復卓一卓曰聞麼若於此轉得即名知者知者即見佛性如或未然山僧與老居士酬唱去也居士請山僧說法是賓中主山僧與居士說法是主中賓山僧說時居士聽時大眾共知即是賓中賓居士聽時山僧說時大眾不知即是主中主既是主中主為甚麼大眾不知不見道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0094b22] 上堂師抖擻袈裟角曰第一義聻復抖拂子曰第一義聻乃召大眾曰若道是有為甚麼抖擻不出若道是無為甚麼天神地祗以此為宮殿魚龍鳥獸以此為窟宅即諸佛菩薩百千法門無量妙義以此建立西天四七東土二三以此相傳乃至五家以此分列所以有無不得謂之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為甚麼又道意在目前莫是更有玄妙處麼到者裏大須仔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總出不得者個綣繢雖然臣能退位始可朝君子若轉身方堪就父還有轉身退位者麼眾下語不契乃下座曰牛生三個子到老自拖犁。

[0094c03] 為息波入塔上堂聲前薦得猶如鷂過新羅句後承是不快漆桶恁麼道也是事從叮囑起然古人真為生死不明克苦參究一日忽聽送喪者唱曰紅輪決定沉西去未委魂靈往那方孝子哭曰哀哀遂大悟看他如此悟去說得他是聲前麼說得他是句後麼秪如今日息波禪者畢竟在甚麼處大家道道看眾下語雜亂師曰總是野雞啼老僧只得自唱個薤露歌去也生生生死死死不生不生不死不死生而不生死而不死不生而生不死而死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旨夜來猛虎咬大蟲曉起泥牛驚入海囫圇一個無縫塔暫可安身在裏許莫動著休擬議仍要大家相送你且道如何是相送一句良久曰雪點紅爐何足異踏翻波是水方奇喝一喝下座。

[0094c17] 結制上堂登山把釣石浪翻空雲餌月鉤誰能吞噉若是錦鱗吞得吐得擺尾搖頭自遭點額如何透得龍門關去且道喚甚麼作龍門關以拂子畫一畫曰還透得麼透不得山僧又扯葛藤去也昔日馮濟川居士參龍門遠聞童子吟萬象之中獨露身遠拊公背曰好聻公即契入後參大慧亦蒙印可嘗自詠曰公事之餘喜坐禪少曾將脅到床眠雖然現出宰官相長老之名四海傳如今士大夫也有學得的也有作偈的只是不曾諦當未免操履不密如馮公預知時至公堂設座僧衣道履拜辭北闕叮嚀官吏道俗扶持佛教握杖蛻去漕使曰安撫去住自繇何不留取一頌以表罕聞公張目索筆書曰初三十一中九下七老人言盡龜哥眼赤到者裏豈是你學得來的須在萬象之中獨露身上悟得諦當方能如此秖如花瓶蠟臺香爐是萬象畢竟喚甚麼作獨露身有僧拂袖而出師曰若識結制識取解制遂下座。

[0095a03] 元旦上堂一新條令萬古洪規今既非增昨亦何減心之與性雖是假名悟之與迷確乎有據千丈巖前進得一步看取飛龍在天九曲嶺頭倚肩踏躡致使潛龍勿用只為諸人自暴自棄博得山僧自起自倒乃以拂子畫一畫曰若向者裏扯得平交那管若魚若龍若蝦若蟹一任天來龍來神來鬼來總要他知時識節自然慶無不宜還有麼山頭打輥龍天喜鬧裏參禪佛皺眉喝一喝。

[0095a11] 師誕日上堂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春霜不露白露白兩盆傾秪如露柱懷胎特牛生子不知以何因緣而有此瑞若一向手指天地說個唯我獨尊管取世界不能安立所以他不得只得醞釀將來要使一味中百味具足又說個一切眾生與我悉皆平等若從平等處薦得不妨雲興問難若只在唯我獨尊上著倒說出話來知甚賞罰所以曹山道莫行心處路不挂本來衣何須正恁麼切忌未生時龍門者裏蓄得個石鸚鵡終日啼風喚雨說五位說三玄說四料揀若依洞山老人道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時方始知也是憐兒不覺醜龍門則不然直須父母所生耳聽取始得且道即今說甚麼後堂曰大雪滿山寒師曰須是者個老頭子始得。

[0095a24] 圓修菴主請上堂春無三日晴春無三日雨若作佛法會半許半不許人人盡道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且道達磨指的是那個心神光見的是那個性盡謂心無形狀心無蹤跡是故覓心不得便是安心切莫夢話好所以歷代祖師陞堂入室豎拂拈槌總要從頭按起只為黃河水自源頭濁了也不見仰山問新到云向甚麼處來僧云幽州來山云汝還思彼中否僧云常思山云所思是境能思是心彼中樓臺殿閣鳥獸人畜返思思的心還有許多般否僧云總不見有山云信位即是人位未是且道如何是人位問取圓修菴主。

[0095b05] 上堂智者一言快馬一鞭一言不會千言萬言若有人向千言萬言處會得即是一言的道理方可道為人則不出出則不為人古人云閉門打睡接上上機豎拂拈槌曲為中下何故定要山僧搖唇鼓舌莫是諸兄弟自甘中下麼所以斷拂子只得隨汝顛倒以緇為素仍要諸兄弟隨流得妙秪如搬柴運水是流擔土負木是流以西嶺之有餘補東岡之不足是流棟梁椽柱湊合得來金碧交輝是流至使一切遊者翫者近者遠者知龍潭之有源山巒之有靈總喚作流且道畢竟如何是妙忽有一人出來道恁麼則達磨一宗掃地盡也且道許他即是不許他即是若許他則辜負靈若不許他則埋沒諸聖到者裏直得鸚鵡峰飛鳴始得今飛鳴也還會麼一人傳虛萬人傳實喝一喝下座。

[0095b19] 眾女信請上堂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是佛在金剛會上說的彼時若有個漢出來道者個是甚麼管取黃面老子忘前失後一場敗闕只因未得其人所以逗到如今山僧不惜唇皮與他註腳一上過去心不可得昨日分明十二日未來心不可得明日分明十四日現在心不可得春風處處花狼藉遂舉拂子曰金陵俞道婆來也他在瑯琊會下聞得無位真人話後因丐者唱蓮花落云不因柳毅傳書信何緣得到洞庭湖遂大悟凡見僧至則云兒兒一日問安首座曰甚處來安云德山婆云德山泰乃老婆兒子安曰婆是甚人兒子婆云被上座一問直得立地放尿你看者婆竊得些子便會興風作浪有時在高高山頂有時在深深海底有時踞諸佛頂[寧*頁]有時臥眾生腳下可謂縱奪自繇所以一切人奈何他不得今人一味爭強爭勝動著便奪所以常被人奈何又舉拂子曰斷拂子化為龍也吞卻乾坤也且道縱即是奪即是喝一喝。

[0095c06] 吳山諸居士請上堂舉獅子端禪師因見弄獅子發明心要遂合彩為獅子皮被之終日撒瘋撒癲或歌或笑一日有人譏之曰村裏獅子耳即應聲曰村裏獅子村裏弄眉毛與眼一齊動開卻口肚皮直儱侗不愛人取奉直饒弄到帝王宮也是一場乾打鬨師曰恁麼則三世諸佛也是乾打鬨歷代祖師也是乾打鬨今日齋主特特入山設齋也是乾打鬨山僧特為陞座也是乾打鬨設有人出來道者漢祗解說一邊話且道許他不許他良久曰癡人面前不得說夢。

[0095c15] 僧問昨日即不問如何是今日事師曰知恩者少負恩者多進曰和尚還有為人處也無師曰有進曰如何是為人處師曰也是一場乾打鬨進曰恁麼則雲在嶺頭閒不徹水流澗下太忙生師曰又恁麼去也進香普陀請上堂還要知第一義麼拂子是棕櫚做的拄杖是藤條做的要收大家好收要用大家好用為甚麼說個法身充滿於沙界普現一切群生前便眼青眼黃且道畢竟喚甚麼作法身若見得徹真觀清淨觀廣大智慧觀常願常瞻仰若聞得透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請問何故善財參德雲比丘於妙高峰頂卻在別峰相見聻如是則觀音不在南海既不在南海在甚麼處莫在動步處麼莫在下船處麼莫在風波險惡處麼若在諸處見得猶是座主見解到龍門者裏一些也用不著何故不見道明年更有新條在。

[0095c30] 剃度上堂金刀纔剪僧俗繇分袈裟未披智愚莫辨若論最初一步說個未離兜率未出母胎只可依稀相似更要末後一句直饒目顧周行指天指地其如彷彿不同真是超佛越祖的漢揭開本地風光踢倒當陽獨露自然迥達大方如或未然拈袈裟角曰也少者個不得且道者是甚麼不見道雞足峰頭風悄然還會麼四長一短割截衣持喝一喝。

[0096a07] 送雲門湛老和尚木主人徑山祖堂上堂覺浪和尚白槌竟師曰拈鏡花捉水月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吹龜毛擲兔角兒孫不了還及祖禰到者裏撮土為香恩仇莫辨揚歌當哭慶弔難明須是披雙徑圓雙目列五峰開五位的方能斟酌設或大人峰無大人相宴坐峰只圖晏坐那肯管鵬摶峰展翅不展翅此事且置秪如有僧問國一祖師如何是道答云山上有鯉魚海底起蓬塵且道是答他話還是別行一路還是格外提撕還是直指人心還是無義味語此等見解盡屬知解宗徒畢竟如何理會若理會得方不負我徑山法兄救時救弊一番苦心如或未然裂開片石成二位賓主何妨分不分喝一喝覺浪和尚結槌師下座。

[0096a20] 破闇法侄請上堂連日雨滂沱殷勤為甚麼不因梅子熟爭奈爛泥何爛泥路殊難渡到者情知不動步鐘鼓交參海眾多主賓明暗無回互新豐一曲老龍吟法門骨肉方能和能和且置如何是我弁山法侄不動而至道理還會麼雨過雷驚千尺浪龍門更有一重關。

[0096a26] 上堂舉那吒太子析肉還母析骨還父然後現本身運大神通為父母說法師曰既是骨析了肉了身又如何現法又如何說良久曰見麼九曲嶺頭雲去作人間雨。

[0096a30] 彌陀寺請小參度嶺登山拖泥帶水為道為名必有所以若為道道無可道若為名名無可名無道之道道遍天下無名之名名滿十方名滿十方不動而變道遍天下無為而成無為而成雨落定是階下濕不動而變天晴定是日頭出若作道理商量不妨弘教與諸人說說如彌陀經云雨天曼陀羅華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者個本國你還道理詮註得麼直饒文殊無說維摩默然總未夢見莫是一念不生是本國麼若作恁麼見解打折你驢腰且道過在甚麼處參。

住嘉興府東塔廣福寺語錄

[0096b12] 崇禎十七年甲申十月十三日入寺。

[0096b13] 司空譚埽菴居士請上堂師至法堂曰雲水家鄉意在雲水別行一路事在檀那去此二途速道看眾無語師曰牛生三個子到老自拖犁遂陞座拈香祝聖竟師曰還鄉一曲開口成乖故舊相逢轉眼即錯到者裏會得不妨省力若更說玄說妙道個無舌人解語無眼人能觀卻是抱柱洗腳把纜放船的漢有什麼用處昔日善才童子於福城塔廟見文殊象王迴顧獅子嚬呻便得根本智山僧道未夢見在既是根本智為什麼向迴顧嚬呻邊得且道畢竟向什麼處得師乃左右迴顧曰山僧罪過不少還要識得差別智麼若識得便好與埽菴居士為夫人薦往如或未然德雲端在妙峰頂盡向別峰深處求喝一喝下座。

[0096b25] 上堂如是之法佛祖密付山僧今日為眾顯說了也還會麼良久曰若不會則莫怪山僧塗污你好人人盡要成佛作祖說悟說見不知汝作麼生悟作麼生見佛祖畢竟在什麼處舉廓侍者問德山曰從上佛祖向什麼處去也山曰作麼作麼廓曰敕點飛龍馬跛鱉出頭來山休去來日山浴出廓過茶與山山撫廓背一下廓曰者老漢今始瞥地山又休去師曰者個公案古今商量者不少不知卻德山作麼兩字誤卻所以逢人見鬼胡喝亂道拖了個棒到處將父母鼻孔扭捏不知廓侍者一問諸佛諸祖全身顯現須是眼清手便的人於此覷破說成佛也是說作祖也是說悟說見總是須知德山別有長處只是被侍者把得定道個敕點飛龍馬跛鱉出頭來德山休去到來日撫廓背一下廓曰者老漢今始瞥地可謂頭正尾正依舊把得住山又休去會麼會得則汝今得之宜善保護。

[0096c11] 上堂山僧到東塔來上堂數次不曾見有無求而請者山僧亦不曾有無說而應者今日眾信卻以無求故請山僧以無說故應可謂財施法施等無差別若向者裏領略得去拍拍合令句句超宗便好向百花林裏一葉不沾十字街頭橫來直往便好聽塵說剎說熾然說無間歇若是向意根下卜度道施主無求而求求而無求老漢說而無說無說而說此等見解做他法師使下也不得何故不見道隔壁炒荳香我在隔壁張你也不與我我也不思量有個傍不肯的出來道既不思量張他作麼眾中還有恁麼人麼喝一喝下座。

[0096c22] 天寧寺修毘盧閣請上堂於一毫端現寶王剎坐微塵裏轉大法輪驀舉拂子曰大眾看看寶王剎聻大法輪聻到者裏直得釋迦老子無暇旁通歷代祖師不遑曲暢須是個格外漢子於此識得盡虛空是個寶王剎盡三世是個大法輪無大無小無偏無圓無成無住無壞無空亦能有成有住有壞有空有偏有圓有大有小皆隨眾生根之淺深圓融行布行布圓融所以逗到天寧寺裏為諸剎之獨尊關一郡之隆替今日會首執事特請山野於此閣中指出滲漏破缺處固是好事爭奈古人有語道昨夜雨滂烹打倒蒲萄棚知事普請拄的拄撐的撐撐撐拄拄到天明依舊可憐生試問既是可憐生又要撐他作麼若道莫不從此法界流究竟還歸此法界此是座主見解畢竟如何良久曰不是苦心人不知喝一喝下座。

[0097a06] 上堂有一句子虛中有實有一句子實中有虛有一句子虛中有虛有一句子實中有實者四句人人本有個個不無舉拂曰斷拂子有時四句作一句說有時一句作四句說若分疏得下不妨向四後句足成五句還有麼良久曰山僧自足去也遂下座。

[0097a11] 薦侍御曹石倉上堂四大本空五蘊非有久旱甘霖俱開笑口只是不見了石倉曹護法各處叢林似乎掣肘且道他向甚麼處去也良久曰分明月在梅花上看到梅花早遲。

[0097a15] 薦朱廣原司寇上堂持戒但朿身非身何所朿古人恁麼道虛聲聽杓卜甚麼作持戒甚麼作非身山僧恁麼舉拌命喫河魨大眾今日葵石居士為顯考三週忌臨入山在令先司寇一生護法定能世世作佛金湯奈何居士未能自信又入戒壇齋戒眾既聞戒須信孝名為戒何必又要山僧說禪說道以為助薦昔有一僧問曹山靈衣不挂時如何山曰曹山孝滿僧云孝滿後如何山曰曹山好顛酒天童頌云新孝滿便逢春醉步狂歌任墮巾散髮猶夷誰管係太平無事酒顛人天童恁麼頌也是因齋慶讚山僧亦有半頌新孝滿好齋僧人人鼓腹去騰騰近日醉鄉風俗惡淨土何妨且共登大眾為甚麼去則實不去生則決定生良久曰問取曹山。

[0097a28] 香萃菴請上堂現成公案不用如何撩起便行何煩側耳目前無法意在目前文殊與我攜水去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普賢猶未折花來香萃菴啟華嚴期深知經有無量品品有無量偈偈有無量言言有無量義將此法界收入香萃法界不大香萃不小奈何知音者稀又要別行一路俟會滿之日啟創大悲道場特請山僧為作證明然大悲有八萬四千爍迦羅眼復有八萬四千母陀羅臂於中或慈或威或顯或密能縱能奪能殺能活三根普利萬德全彰設有一個傍不肯的出來道大悲千手眼那個是正眼管教三賢膽喪十地魂驚何故聻不見道寒蟬抱枯木泣盡不回頭喝一喝下座。

[0097b10] 敬畏菴上堂盡言城市有山林古佛家風一徑深無縫塔存靈骨在相攜緇素共追尋尋不得兒孫腳下知端的斷橋橋斷斷還連臨濟名為白拈賊大眾無趣老人上傳臨濟正宗下接斷橋一胍可謂徹上徹下所以臨終偈曰皮袋付與丙丁公白骨斷橋隨眾末後道得好呵呵明月清風吟弄大眾皮袋既付丙丁白骨交歸斷橋畢竟將什麼吟風將什麼弄月良久曰為見煙霞生背面因知星月繞簷楹。

[0097b18] 攝心庵上堂桑麻曲徑舊日門闌寂寞家風無人能到所以啟明法侄別開一徑若依舊向外打團團爭覓得個中心柱子不道你覓不得只是你用不得不道你用不得只是你見不親倘見得親雪盛銀碗鷺宿蘆花有什麼難辨若是一擔芝麻十斗粟落在八斗糟中要尋個出頭路也大難在不如按下雲頭二六時中仔細看畢竟是何道理說得要行得且作麼生行不見道足跡不聞尋路者櫓聲嘗聽釣漁舟堨一喝下座。

[0097b27] 小參以有塞有將空道空和尚齋僧理亦通熨斗煎茶銚不同乃召大眾曰洞法師一生說心說性談有談空可謂說得一尺今日他眷屬以耕種之餘入山齋僧特請登座可謂行得一寸此真青出於藍者矣在東塔門下即不然要你說即說取行的行即行取說的乃卓拄杖曰者是行的如何是說的又卓一下曰者是說的如何是行的於此分疏得下許他賓主相見設或未然無功來受祿寢食豈能安。

石雨禪師法檀卷第五(終)

[0097c08] (松江府華亭縣信士朱爾千捐貲貳兩)

[0097c09] (嘉興府嘉興縣信士周必成壹兩
馮邃昌周在魯各壹兩馮球五錢梓)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7 冊 No. B190 石雨禪師法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之部份經文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