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6nB183_014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1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1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十四

題讚

文殊大士像

文殊大智作獅子吼。腳踏青蓮華。如意執在手。翻思毘耶城中老居士。到底不如合卻口。

    又(華山見月律師寫)

文殊大士作獅子吼。見月和尚不妨出手。要知不二法門。何待山僧開口。靈然生氣逼人。見者自應點首稽首。

普賢浴象圖

破塵出經文彩全現。玉轉珠回理隨事變。宜其合水和泥蓬頭垢面。漫將惡水潑象王。此中不知誰解看。

觀音大士像

法身清淨本無衣。嚴飾花冠也大奇。莫是要人須著眼。是非堆裏識真機。

山之險兮海之闊。海神擎山高突兀。觀音大士坐其間。不知誰為傳消息。圓通門啟雲濤碧。

大士圓通何在不在。一葉蓮舟無邊剎海。魚籃裏有淨瓶。宛然一賽兩彩。買底無處尋。賣底無人買。白浪堆中等個善財。

普門大士無求弗應。侍懷供養知他為甚。求長壽求富饒。求男女求菩提。悉聽悉聽。(侍懷請)

尋聲救苦度眾生。晏坐悠悠側耳聽。鸚鵡如何也弄舌。翻來覆去說無生。

菩薩古幀二

布袋和尚應持布袋。手捧肚皮布袋何在。疑是天台山大肚子羅漢臨凡。不妨兩彩一賽。

咄。者阿師不是布袋。亦非達磨。何事寒崖兀然而坐。想是天台尊者臨凡。失卻神通。向者裏思量個歸路。呵呵。

初祖像

九年面壁意如何。等個人來打底都。不是可師能出手。幾乎坐殺老頭陀。

又渡江像

揚子江頭浪拍天。蕭蕭一葦破寒煙。吾師豈是鮮魚客。掗賣與人不值錢。驀直去莫留連。坐斷春風不計年。

航海初來未了。折蘆江上重遊。九年面壁冷地坐。得風流處不風流。

題古佛牙

流支三藏全無理。打落老胡當門齒。分明傳得至如今。者個且道是不是。咄。古佛都來一個齒。

十八大阿羅漢

賓度羅跋羅墮闍尊者

頭頂一笠皤然而坐。兩鬢髼鬆不知話墮。西瞿耶尼洲。有你者一個。

迦諾迦伐蹉迦尊者

伐蹉尊者覆身若跪。反執癢和長手搔背。求不會。求人也道神通三昧。

迦諾迦跋釐墮闍尊者

兩眼睜開固盧張嘴。傍若無人長坐不起。東勝神洲釐墮闍。不是山僧誰識你。

蘇頻陀尊者

先按虎頭次踞虎尾。腳亂手忙雙眉豎起。如無錫杖護身。縱有神通何避。

諾詎羅阿氏多尊者

鴈宕棲身龍宮說法。來往不易坐地潑撒。一齊放下何如。猶執靈羽翠拂。

跋陀羅尊者

一錫飛空回頭反顧。兩手背抄行不成步。耽沒羅洲跋陀羅。遼天鼻孔無回互。

迦理迦尊者

手執連環眼觀腳下。不知何物亦爾如假。身心一如無此彼。如來付囑應難舍。

伐闍羅吠多羅尊者

肚大腳短眼細口闊。一個蒲團肩擔獨立。若要等個人來。彌勒下生時節。

戌博迦尊者

一指端現玉殿瓊樓。慈悲根力香醉山頭。神通遊戲尋常事。有相須從無相求。

半托迦尊者

三十三天中半托迦。斗蓬拂子置地堪誇。出頭看天外。誰似我生涯。

羅怙羅尊者

羅怙羅尊援膝而坐。不入禪定思量甚麼。畢利颺洲。是你能教化。

迦那犀那尊者

草葉為座示空寂身。異我回首彼此一真。半度波山中。長年惟自親。

因竭陀尊者

一心無相水面蓮華。咄哉快樂忽張口牙。筆研分明高置起。那來文字落人家。

可住山中伐那波斯尊者

可住即住隨住而安。翛然一缽默坐無言。菩提煩惱平等觀。度生一念時懸懸。

阿氏多尊者

瓶中滴水雲雨從龍。豈是法爾亦非神通。渠儂行履人難測。總在圓明不借中。

注茶半托迦尊者

肩挂錫杖輪珠手持。肚皮挺起行行無語。草鞋踏破人何識。天上人間總不如。

難提密多羅慶友尊者

體靜神怡初非入定。面壁儼然亦提正令。籃中若有些些。置之腦後不問。

賓頭盧尊者

耳大眉長號賓頭盧。冷倚蒲團無香古爐。只因親見佛來。年老不道成魔。

雪竇先明覺禪師像

師真兮休疑猜。丹青寫得十分有來。眼若三萬六千頃之太湖兮。澄澄月湛。眉如洞庭兩山兮。列左右之青堆。掌中日月光被天下兮。瞻仰何極。舌底懸河滾滾兮。而千丈巖之飛瀑。可陪雪竇風高兮。敢擬擬所以為明覺大師乃大寂九世之孫爾。

禹門幻老和尚像

只者老和尚。謂是我師祖。從來不相識。未知還是麼。是與不是俱成毀。禮拜不須動唇齒。

天童密老和尚像

臨濟未墜之道。老人崛起法門。將傾之廈一棒全提坐鎮也。如泰山之岋嶪令行也。奚鬼神之敢窺。咦示寂來今剛十年。撫今追昔恨何言。(陸春明請)

只此先師像。白禪謾描摸。應知自底。何嘗隔纖粟。持歸供養爾慇懃。不必山僧更叮囑。(請)

只者老和尚。一生自孤獨。佛法不順人情。世法猶難湊泊。動則拽杖便行。靜則鎮如山嶽。圓寂來今幾許年。平禪供養何時足。(平原請)

天童我老人。臨濟三十世。來今幾許年。棒頭更嚴利。不惟掀翻佛祖窠臼。自門風一時掃地。誰能為你扶得起。(湛庵常請)

轉面無情老凍儂。家私沒盡起天童。破砂盆滅陳油醬。誰信其能振祖風。(師南能請)

頭髮蓬骨頸縮。奕奕風清秀兩目。怪伊不殉人情。一生孤獨。聲名自響大明國。

日冷風高山枯海裂。崛起一條白棒。斬新不帶枝葉。打盡四海英靈。皮下幾個無血。中興臨濟白拈賊。

春風影現老和尚。描畫將來豈我師。覿面難言心曲事。一條白棒普天知。(澂清月請)

宗旨玄要棒徹骨髓。南山獨坐兮高峰累累。

老人像如何題。塺斑滿面黑媸媸。塗污重重又塗污。分明有苦阿誰知。(像塺壞)

震響禹門通玄發孽。坐金粟入黃檗。明州育王并太曰撞著的面門裂。做盡冤家不肯休。大明國裏誰相識。不須說七十七年。為蛇畫足。

臘盡年窮一句親。杖頭寒色影新新。兒孫若個成家業。不藉陽和徹骨貧。(野夫元請)

讚也讚不到。罵也罵不著。如龍遇水虎靠山。一條白棒旋風落。

頭上堆疊腳下逼塞。面前一片明明歷歷。若要不肖讚伊。且向者裏著筆。

臨濟中興老和尚。太白山頭起蟄龍。聲浩浩徹寰中。破砂盆底舊家風。(法幢幟請)

本師老和尚。骨頭硬似鐵。活底撞著死。死底撞著活。臨濟中興一古錐。春風滿地花狼籍。(津牧制請)

自題像

普天愛熱鬧。癡汝獨孤冷。時流倒退走。宛如離陷阱。白棒一味耳。任他鬥弄影。端居雪竇峰。思古常冥冥。十數煙柴頭。風霜愈清勁。我像若為題。我語須承領。咄。(諸方云雪竇不肯放行只著得十來個煙柴頭)

不存衲僧性命。掃蕩佛祖窠窟。放出無位真人。擉瞎頂門一隻。常禪常禪。且莫容易拈出。(湛庵常請)

頭陀法席卻重開。拄杖閒攜到一回。撥動幾多人落魄。掃除知解等寒灰。轉身句頂門鎚。悄然堪把玩。據令何崔嵬。(法幡幟請)

通身病骨老年鐵硬。拄杖隨身全提正令。格外絕承當。機先不留朕。咄。法幢上座寫伊去。惑亂東甌人未(又)

老僧年老矣。一杖倚閒身。冷坐長如此。壯哉正上人。巾瓶十五載。於我何疏親。咦。嫉毀慣嘗甜似蜜。欣然扶起破砂盆。(山夫正請)

為人須為徹。殺人須見血。試看雪霜中。長松凜高節。(師南旋請)

拄杖閒閒撐日月。七穿八穴任縱橫。年來泛濫如何道。珍重兒孫莫浪行。(徵庵研請)

黃金面皮。生鐵作骨。拄杖撐天。虛空壁立。要與天下衲子為標格。(冷堂林請)

通身無影全機獨露。溢目光生阿誰解顧。顧不顧。興化克賓曾話墮。(律牧制請)

兀坐堆堆地。無識又無智。有來問是誰。頭顱便打碎。咦。與麼為人也。道是臨濟遠孫三十一世。(弘遠紹請)

寒威凜凜雪霜天。卓朔眉毛口似緘。不是老僧嚴面目。一分行貨一分錢。(僧幢建請)

瞎驢滅卻正法眼藏。擬議思量三十痛棒。且道何以如此。莫謗莫謗。(爾愚環請)

臨濟正法眼。卻被瞎驢滅。雪竇老古錐。何須更饒舌。一棒掀翻不存軌轍。秋月澄澄庭桂香。清風浩浩光尤潔。(澂清月請)

老僧今老矣。獨坐對春風。極目明明句。高懸祖印隆。聲落落光重重。只條拄杖閒閒豎。盡在渠儂不借中。(惟極致請)

祖師心印即在目前。一條拄杖鎮日閒閒。誰似渠儂樂自然。(祖綱目請)

既云直指口喃喃。何似東行卻向南。覷破阿師分付句。青從藍出出於藍。(野夫元請)

者漢從來沒伎倆。橫三豎四只條棒。打破英靈衲子頭。不風流處也風流。(解齊純請)

臨濟宗風入門便喝。只者老漢也解提掇。驀然撞著衲僧一時潑撒。(商予起請)

實而虛。虛而實。虛實明明兩眼赤。坐斷春風三月天。鐵船高駕虛空窄。(虛舟省請)

面黃體瘦骨稜層。一拂橫拈意不輕。道被好持回供養。只條白棒振家聲。(道被宜請)

春風影裏老頭陀。兀坐堆堆意若何。反復思量無別事。閒攜拄杖愛人過。(無凡誠請)

老庵兀坐靜寥寥。瀚海風清極望遙。拄杖閒閒從烈傑。謾聽春雨濺春濤。(願海惟請)

拄杖倚肩春晝暖。頂門髮白露全機。閒閒獨坐雙眉啟。靜聽雷音徹翠微。(古音呂請)

恰恰春風三月天。桃紅李白鬥芳妍。山僧冷坐無言說。喜有松聲在耳邊。(信解請)

蓬鬆髮白鬢如霜。卻是東婁徐大郎。佛祖位中無處著。破堂茅屋即相當。(破堂杲請)

鼻孔昂藏眉毛卓朔。拄杖不離誠難湊泊。咄。除是知音為伊開拓。(蒼玄昊請)

行猷乞題像。教我如何說。記得少年遊。練川古風月。迄今許久年。吾嘗於此切。汝今持去休狼籍。(仲嘉猷請)

不向婁江古寺栖。攜笻雲水自東西。而今老大仍無用。一副形容作麼題。(隆福請係師發跡處)

雪竇山僧老無力。時把虛空向人塞。直教吞吐口難開。要與叢林作規則。(幻峰山請)

咄哉老漢。默坐何以法門盛大至如此。思量去後誠無砥(靈玄尼請)

春無三日晴。夏無十日雨。咄哉老頭陀。喜怒誠如此。不知有人。豈知有(慈雨請)

東風歷亂春三月。草木花香匝地煙。老大不堪頻話墮。只條藜杖倚青天。(自願請)

熏風影裏頭陀老。到處逢人便落草。草裏突出大蟲來。且道落草好不好。咦。(廣心請)

春風拂拂柳條青。舉眼無非觸處真。遍界不藏伊面目。莫隨形影認山僧。(慧修請)

者漢絕情謂。獨坐春風前。相逢不拈出。問著棒頭先。直是曹溪客。總教一吸乾。(廣東禪人請)

架海金鰲何用尋。乳峰個老意深深。一條棒接英靈漢。無限平人聽陸沉。(萬因聖請)

頂門髮白雙眼如漆。拂子橫拈全機出沒。誰信天風助清徹。(曇請)

打人打得血腥腥。多少禪和怨不平。不謂形容如此看。元來一等笑忻忻。(透伊請)

虛空無壁落。大地絕纖塵。誰謂天地閒。閒閒只老僧。孔謙居士請伊。供養得不知音。(余孔謙請)

不喜呵祖罵佛。單與禪和作孽。若道徹底為人。好與鐵鞭三百。(天儀請)

題李次公寫破山和尚像

破山兄蜀中客。驀劄相逢同門出入。春風別去十八年。面目儼然頭未白。阿呵呵也難得。不是李次公先生。那來有者個消息。

鹿門和尚像

清風白雲高山明月。磊落神襟怡然坦率。玉轉珠迴佛祖言。要津把斷過者難。白棒聲聲作指南。

    又

從律入教由教歸宗。一稱義虎一號人龍。眉毛恬惔拄杖巃嵷。扶起剎竿青嶂裏。白雲坐斷何終窮。

寶慶南大師像

悠然只塊太湖石。坐底閒閒體自寬。三尺竹篦拈在手。清風凜凜逼人寒。

見月和尚像

髮白顏童眉橫目秀。戒光爍天是大明咒。咦。儼然只個須菩提趺坐蒲團絕滲漏。

空林大師像

堆堆兀坐老知止。白眼睜睜耐看人。直截口門殊不管。任他歡喜任他嗔。殊可怪又可親。不知誰是吾知音。

梵清禪師像

咄者老古錐。清風拂人意。一味喜高閒。望海峰頭寄。金粟天童聚晤來。三十餘年情不替。而今老大更何為。彼此依然眼似眉。

法幢藏主肖像請題

天岸寧遠一輪秋碧。大寶在握聲光奚奕。把斷兮離微。展開兮妙密。春風影裏起春雷。迅耳令人掩不及。

吳萃凡肖像其子侍立

松間屏坐石床寒。無字經兮不耐看。剔起眉毛開兩眼。宛然分付與郎官。

養拙法姪像

清秋葉落庭前樹。皓月當空影自虛。鼻孔遼天生話墮。克家之子固如如。

黎太沖居士像

闊目長髯清神古道。韻出儒林衲僧履造。如我意把柄在手。頂門上日輪杲杲。悠悠坐斷楚陽城。世出世間揖此老。

道婆小像乞題

者婆子亦奇特也。向山僧討筆墨。雖然不說老婆禪。豈可與麼便默得。咄。念佛底。識不識手中者串數珠一百零單八粒。

吳定庵居士像

大好悠悠獨步時。心如墻壁眼如眉。等閒踏著自家底。便跨虛空背上騎。

張叔平居士像

叔平居士僧無異。只少身披一衲衣。不知何意秋林下。獨立亭亭喚不歸。

湧泉六可禪師像

化行台嶺多年。末後光明在湧泉。住院草鞋長挂壁。諸方嘉仰競稱傳。為人處絕廉纖。掌握看看據令全。

戒初律師像

者個阿師春風滿面。戒月輝輝是渠影現。淡道交情三十年。今朝冷坐誠難倩。

緇素數禪侶自繪小像請題法偈於頂

匡床兀坐默無言。何止單丁三十年。孤坐一般開化遠。卓然雪竇一同參。(無等上座)

讚歎難容個阿師。鬧藍叢裏解垂機。然面目難磨滅。何待知音更寫眉。(印初講主)

蒲團一幅即空山。端的那伽大定間。開眼不須彈指作。和盤生意在容顏。(清隱上人)

空山片石冷坐忘歸。手中如意一柄兩眼。睜開看誰。咄咄。莫便隨他去。應觀自底。(雪汀上人)

氣吞海嶽力荷叢林。肯受佛祖鉗鎚。不落聖凡階級。坐斷乾坤事未休。畢竟與誰同得失。(無凡上座)

一叢梅竹一溪雲。指上輪珠歷歷分。惟我獨尊真面目。乾坤之大與誰聞。(張雲臺)

鼻直眉橫若知。水邊林下且隨時。掌珠颺得滄溟裏。自有光輝動四維。(王民璽)

更無些物眼前橫。一念於中生不生。風味者時描不就。虛空上下坦然平。(李伯凝)

手轉輪珠殊好時。長松峭石絕塵機。達人氣宇曾開拓。自問休容一點疑。(張本泉)

年深松節摩霄。瘦石閒雲類可調。著個愛閒空觀士。人生誰似此逍遙。(劉子賢)

嚴公一片閒田地。翻轉多時雨露新。猶把鋤頭眼律律。不知有底向誰論。(法姪嚴[車*度]轢)

枕流漱石豈尋常。卻是子潛坐有當。手停看書不語。莫非為想自家忙。(徐子潛)

寒山層層白雲寂寂。松聲在耳清風起握。文章滿口兮王侯可卑。量等虛空兮彭搏算失。正與麼時誰證明。祖孫坐立何親親。(彥函黃公)

眉際渾無事。一種閒三昧。晏坐于其中。闍黎何所愛。松一枝石一塊。展開風月常相對。(無飾上人)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十四(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