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6nB183_009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九

法語上

示無似禪人

[0511a05] 承汝檀越謝居士遠惠信物齋儀等。要山僧上堂。汝不知山僧通身是病。調養猶自不暇。更有何法可說。何堂可上。山僧縱為汝說得而汝與檀越又在永嘉。相去二百里許。又何能得聞。雖然。汝還知世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麼。既世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則山僧無說是為真說。汝與檀越無聞是為真聞。既無說是真說。無聞是真聞。則山僧說法竟。而汝與檀越聞法亦竟。山僧恁麼說。汝還信得及麼。若信得及。非唯汝檀越父母得度脫。直見盡大地人無一不度脫者。亦見同一壽命。同一體用。正續綿綿。曾無間斷。三世諸佛亦如此。歷代祖師亦如此。天下老和尚亦如此。山僧亦如此。汝亦如此。檀越亦如此。檀越父母亦如此。既皆如此。都盧是個大解脫門。豈更有能說所說。有生可度。有壽可延。有嗣可祈哉。

復沈初引居士

[0511a20] 居士既云。見三千大千無在用藥。無在非藥。莖草可示。信手可拈。又道。欲到山來。要山僧證汝父母未生前本來面目。并乞我拄杖。何自語相違之甚也。古人云。參須實參。悟須實悟始得。不然成大妄語。寧不為懼。此復。

復靜淵法主

[0511a26] 屢承貺。感怍何如。適令孫囑以薦母事。一如來諭。但云要山僧垂慈一喝。令者婆得三日耳聾去。恐喝則喝矣。渠若作喝會。未必真耳聾也。莫若為他捩轉鼻孔。向無鼻孔處出氣。

    又

[0511b01] 病朽何福。承老法師費念。山中大眾端受供養。謝何可當。諭云。其個中事。對面千里。良可歎也。若論個事。不隔一毫。何歎之有。即此對面而言千里者。何自謙也。豈不見古人云。君子千里同風乎。次偈奉答。個事初無晦。分明反著疑。重關君自隔。棒喝我何奇。千里同風句。今將覿面期。援毫聊奉答。青目即當機。

答念慈老宿

[0511b08] 來諭云。某際此桑榆末照。欲得力一句。還望大師不吝慈悲者。若論得力。則一句也無。若有一句一字礙於胸中則非得力也。

復黎太沖居士

[0511b12] 得手教有如覿面之喜又遠承信儀及供何過殷也來諭云不曾決了。因循世法中。無怪觸途荊棘。橫來挂人。終未知處。此得有佛法分否。山僧謂離卻世法。並無佛法。若離卻世法。別求佛法。何異斬頭覓活。離水求冰耶。只於二六時中。動靜施為。應緣接物。料理家務。無時不到。無事不然。自不覺故耳。正所謂日用而不知也。果能直下覺得了。信得及去。一覺永覺。一信承信。則火裏蓮花時時顯艷。自然貼貼地。信手拈。信口道。信腳下。要來便來。要去便去。那見有佛法世法。了與不了。荊林拄人哉。雖然。山僧亦是寐語。此復。

示沈初引居士

[0511b23] 四事供養。助道因緣。吾出家人所不可闕。初引居士心有餘力不足。惟以醫藥為供。匍匐於祈寒溽暑中。手到病除。鮮有不驗。雖然。更有一種病。一味藥。猶未識在。且道是甚麼病。甚麼藥。要識病麼。古人云。我有一病。非世所醫。又馬大師一日院主問云。近日尊候如何。師云。日面佛。月面佛。者是要識藥麼。昔日文殊命善財採藥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遍觀大地。無不是藥。卻來白云。無有不是藥者。文殊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遂於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文殊接得。呈示眾曰。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試問初引。曾識得非世所醫的病麼。還識得日面佛。月面佛的落處麼并識得文殊示眾。能殺人亦能活人的藥麼。忽然看徹。直教通身是病。通身是藥。信手拈來。要用便用。那時殺也在你。活也在你。灑灑落落。利利人。無施不可。經云。諸供養中。法供養最。不然。自一場熱病到來。要且如何下手。所謂業茫茫。無本可據。至囑至囑。

示自如禪人

[0511c10] 上人既號自如。有何不如。更要山僧開示。若要山僧開示。則自如不自如了也。釋迦老子云。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金剛經云。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夫既如是。則上人分上不少一法。不多一法。既不見多一法。又不見少一法。則上人全體自如。豈待山僧問示。雖然。也須親證到者個田地始得。古人云。參禪一著了要敵生死。不是說了便休。昔僧問趙州和尚。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州云。我在青州做領布衫。重七觔。上人作麼生會。如不會。直須豎起脊梁。剔起眉毛。咬定牙關。仔細看他是個什麼道理。看來看去。一朝忽然看徹。則全是上人自受用三昧個裏覓些子。如也不可得。是也不可得。不如也不可得。不是也不可得。如是不如是總不可得。不可得亦不可得。如是向者裏翻個身來。便喚作如亦得。是亦得。不如亦得。不是亦得。如是喚作不如是亦得。不如是喚作如是亦得。乃至一切皆得。者便是真自如也。然雖如是。上人莫見山僧如是說。便作如是之見。

示吳道人

[0511c28] 尊翁敬溪居士來云。道人因病。痛念生死。倘到無著落處。沒個把柄。如何是好。要與山僧討個把柄。分明指示個著落處。山僧別無指示。即此沒把柄便是把柄。無著落處正好著落。不見古人云。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道人若信得及。直下擔當。莫容擬議。不見有聖。不見有凡。不見有生滅。不見有去來。乃至一切是非人我等相俱不可得。如是則世間出世間一切法皆在於我矣。若生死時到。便與麼去。佛國也在我。魔宮也在我。天堂也在我。地獄也在我。乃至驢胎馬腹。總不由人。如或不然。且看個父母未生前。自一段歷歷明明底。能言能語。能見能聞底在什麼處安身立命。行也看。坐也看。茶裏也看。飯裏也看。中間不容間斷。看來看去。看到無所看處。沒滋味處。清寥寥。白滴滴。進前又不得。退後又不得。提又提不得。放又放不得。心頭熱悶悶時。切記者裏不得放過。乃到家消息近也。如驀忽一時看徹。咄。眉毛不離眼上。那時始信我語不誣矣。

示絕學禪人

[0512a16] 從上來事。古人指示於人。不妨直截省要。初無纖毫隱晦。秪如永嘉大師道。絕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如此說話。何等分明。直要令人洞明本地風光。與他佛祖把手共行。同一受用而。雖然。也不甚容易。須是個人始得。看他長慶和尚參雪峰玄沙。往來三十餘年。後至一日捲簾次。忽然大悟云。也大差。也大差。捲起簾來見天下。有人問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又靈雲大師道。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此二老豈不是大根器。大力量。大丈夫。不能徹證徹悟。終不肯草草取次承當。蓋為他最初發心行腳。立志與人不同。其不取者愈大。則其所辦者愈遠。近者宗門淡泊名器。濫觴遍界。狂禪盡是魔家眷屬出世。為善知識者殊。不本其實。一味好門庭熱鬧。尚名言妙句。四六文章。穿鑿公案。為深密玄妙以誘初學。一等不識好惡漢。尋香逐臭。依草附木。一見便通身癢颼颼地。正投其所好。不覺不知。師資契合。如膠似漆。甚至串習新奇語句。然後出眾一問一答。以為機鋒妙捷。取勝俗眼。不顧識者掩鼻。如此為參學究竟。真可憐怋。若是個有血氣漢子。實為生死不了。發心行腳者。豈肯入他群隊。作者野狐種草耶。絕學上人頗追古風。直有丈夫氣概。遍參海內知識既有年矣。秪不肯自欺。去冬到我關前。以道義相從。時被病魔纏擾。然窮究之心初未稍倦。若不到大徹大悟。豈肯小小便休。誠不虛行腳也。茲者秋風乍冷。復別南行。腳底腳頭。善為道路。若要易會。只消歇卻馳求心來。莫自作。雖秪向二六時中孜孜不息。看個圓悟禪師道。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是個甚麼道理。又切忌作道理會。看來看去。冷地一朝豁然。漆桶子破。便見從前一切祭鬼神閒家具。佛病法病。身病毛病。一時瓦解冰消矣。到此田地。盡大地人性命總被上人一條斷貫索穿卻了也。更無一個走漏。豈不是大丈夫漢。成大丈夫事。雖然。更須知有玄沙道底始得。

示周瑞亭居士摹像

[0512b21] 古人云。參禪一著子要敵生死。不是說了便休者。而今多少人摹得個影子邊事。忻忻自足。便為千了百當。不肯用力參究。誠為可惜。瑞亭居士臨我天童老人小像。十分克肖。凡見無不禮拜。歡喜讚歎。雖然亦摹得個影子。若是我老人真面目。居士須自親見一回。

示孫紹雲居士

[0512b28] 紹雲居士參禪有個領處。見有一等實為生死發心。欲修行者。多受一種外道邪魔荼毒。便不肯真參實悟為究竟。秪認個識神。穿衣喫飯。行住坐臥底。叫做本來人。無說無言。便是西來大意。誠可憐憫。茲因山僧南行。特持紙來。乞留法語。以為彼誠。若欲究明者段大事。必須發大心。具大力。截斷塵緣參究去。不計歲月。忽然徹證。則知生死皆如夢幻。於一切境上如行雲流水。總無住著。無住著亦不住著。到得如此。方可說前恁麼話。不然是大愚癡人。徒自取戾。古人云。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者是也。居士以為何如。

示李籕史居士

[0512c10] 經云佛為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既謂之一大事因緣豈可容易哉。古德云。須是恁麼人。承當得恁麼事。居士於正月間同數君子到貧道關前。貧道一見。雖未言及個事。便識得居士不是尋常者輩。及八月間再會時。果一言之下。打失鼻孔。便信得此段因緣。及非積劫多生。親近善知識熏習得般若。因深緣熟。安得如是。但未得盡底掀翻耳。是時貧道私喜。自許為具眼者矣。次復見居士根性太利。聰明太甚便要將古人公案得一時盡會去殊不知起念要會腳跟下錯過多少了也。要知個事。甚不如此。但知作佛。何愁佛不解語。居士既信得此段大事因緣。及請直下歇卻馳求心。即向信得及處。看個女子出定因緣。是甚麼道理。切忌向意根下卜度。將心意識湊泊。急於要會。亦不得忘懷。置在無事甲裏。務要緩急得中。真實踐履。久久看去。得一念相應則古人機緣不假絲毫作意自然與他相符合不會而自會矣。日用應緣處亦自然。頭頭上明。物物上顯。到恁麼時。則不見有世間出世間。大事小事因緣。亦不見有一切是非人我等相。全體是個李籕史。直下不疑佛。不疑祖。不疑生。不疑死。然後推之餘。化彼同類。亦不是外事。切不得使聰明。就要會便解道初。不是文殊不及罔明亦非罔明勝是文殊。而杓柄總在女子手裏。若作恁麼會。則辜負先聖不少。而今禪和家纔入叢林。要參禪者。盡作者般見解。既然如此。阿誰不會。又何必古今知識盡將者則機緣拈提為最難透者。不見道末後一句始到牢關。絕後再甦欺君不得。斯言豈欺吾哉。往往見居士們學道盡向不意中得個入頭處。便向有意中打失了。臘月三十日到來返道佛法無靈驗。今居士擔當個事惟恐得處太易。伶俐太過。便不以修行為念。把本參話頭一總置之腦後。將現行業識以為究竟。撥因果以為解脫。令傍觀者不信有此段大事因緣。非惟於無益。抑且法門有罪。者一著子得易守難。且不可忽。須是頭正尾正始得。忝為道契。不覺葛藤如許。

復單士華居士

[0513a15] 來諭居士自呈自斷一一分明。山僧更復何言。雖然是居士解到如此。實未證得。要證得即在無功用處。無下手處。直下擔荷。直下透徹。則聲前句後。明與不明。古人機緣了與不了。乃至大悟小悟。皆為剩語。

與黎太沖居士

[0513a20] 前諭從親侍數年。亦曉佛法世法無二無別。既曉佛法世法無二無別如何又道恐在家人認著斯語儱侗過日。以致自家終不安穩云云。余道居士正病在曉得向無二無別處作伎作倆。所以生死根株不能斬絕。恁麼喚作家親作祟。難救之症也。既曉得佛法世法無二無別。何得更起第二念。即向無二無別處一刀兩段。直下徹證。便與龐居士日用事無別。惟吾自偶諧同一無二無別又與法華經所云。治世語言資生事業。與實相不相違背。同一無二無別。所以前來書云果然一覺永覺。一信永信。則火裏蓮花時時顯現。那見有佛法世法了與不了。十分為居士道破了也。猶不瞥耶。今不得。把個古人底應驗靈符舉示居士。僧問趙州。狗子有佛性也無。州云無。且道趙州為甚道無。不許起第二念穿鑿。直下看是個什麼道理。又不得作道理會。二六時中猛省看去。忽然看破。即此無字是斷命根底刀子。便曉得佛法世法果然無二無別。者是古人應驗靈符。切不可忽。

與王紹箕居士

[0513b08] 信音久無矣。暮年操履何如。初番看居士偈見地。不脫坐在一色邊。所以復居士書。舉僧問古德。萬里不挂片雲時如何。德云青天也。須喫棒。上春二月寄我手扎。謂兩次法語遙頒僉云大法弟子拜閱。托開兩手。噴地一聲。若有法是誑師。雖然。猶恐居士坐在者裏。不能轉身吐氣。我有三十棒寄打。居士且道是賞是罰。如簡點不出。春風天朗過我雪竇親喫。如何。

示半字

[0513b16] 來問祖師西來。秪覓個不受惑底人。為甚神光三拜依位而立。便肯粉骨碎身去。向汝道知恩方解報恩。若識得神光三拜依位而立自然無惑亦肯粉骨碎身禮拜山僧有分。信夫。掩關普寧而實不離貧道爐鞴也。外白紙一幅求開示。即恁麼還上人。

與僊居邑侯施清城居士

[0513b22] 睽隔許久。每以道履為念。茲聞清勝慰心多矣。但前所云。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云無。即者無字能透脫也未。古德云不得向無字上作活計。不許向意根下卜度。不許向開口動舌處承當。狗子還有佛性也無。無門下但即如此究竟。久之日用應緣處。覺得漸漸省力。者便是得力處。此處不可放過。一念疑情忽破乃到家受用也。世界騷然當事者多所分憂。所貴者一著子有個下落。則古所謂長安雖鬧。吾國晏然耳。

復邑侯虛谷顧公

[0513c02] 備食明惠開慰多矣。所諭頑鈍下根登之覺路。何過謙耶。正不知應身末世以王事之靡鹽入坭入水。即門下無動無為澤及蒼生時也。餘惟慈照。

復徐孝伯居士

[0513c06] 來諭云尚未知入徑。但持此心。刻刻不忘或有出路。只要直下識得自心。便無入而不自得。亦無凡無聖。絕死絕生。入徑出路向甚麼處著。者事初無期限。所貴大丈夫漢直下一刀兩段。不涉程途耳。如言下瞥然。即親面貧道。

復屠禎伯居士

[0513c12] 接來諭并偈云云。山僧不信有是事。既謂萬緣本空一法不有。覿體解脫矣。何更求解脫。即真空尚不可得。而又有頑空為障。乃至種種惑謬來。總是居士妄想意解為然耳。果見萬緣本空一法不有。即直下證去。下手去。加功去。舍此則無別參證。無別下手無別加功。直饒證得。來見山僧。正好喫棒。且道為甚如此。參。

跋楚文上人血書華嚴經

[0513c20] 者一部佛華經。人人本自具足。不待書寫。文彩自彰。楚上人得得刺血書之。不似好肉上剜瘡乎。然受持讀誦固是少他不得。如一向只見血墨。即被伊換卻眼睛。

復黃文公居士

[0513c25] 來諭云心如異類。恐未能領棒喝者。是何言與我道。三十棒居士喫過久矣。只因自不薦棒頭落處。所以有同有異。有聖有狂。又喚棒是棒喝是喝。自生畏難耳。殊不知我王庫內無如是刀。只要向一念未生前識得棒頭落處。則一切是非同異聖狂關頭冰消瓦解。又擬向何處閉關耶。大慧云未悟時意識紛飛。悟了時方帖帖地。直饒居士到與麼地。正好與汝三十棒。且道何故。

復吳湯日護法

[0514a04] 接手詔并垂嘉惠知指日旋旆。以不得晤謝為惜。只可遙對慧勝崖頭。神接維摩居士而。承欲以鄙語為本分事究竟。古德云君但隨緣得似空。飛沙走石不乖空。但於事上通無事。見色聞聲不用聾。此即貧衲所謂無貪著。則身不待跳。而迥超三界。無厭離則跡不必滅。而隨處自在之旨。居士便驀提得去。一念相應。則自勘自驗。終不借他人鼻孔出氣。日用現行便如大火聚。一切物近傍不得。如太虛空。一切物棲泊不得。於逆順境界不著照了。自然無喜無憂。所謂一種平懷泯然自盡是也。自家分上既有如此受用。不妨興慈運悲。利益一切。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無一不是清淨妙覺之場。男女老少智愚賢不肖。無一不在一體等觀之域。直得灑灑落落。諸惡不作。眾善奉行。然據本而論。即使修一切善。不知善是何物。而況云不善之事。昔日世尊四十九年說法。不為別事。只為眾生迷背久。直指心源令其歸家樂業遞代宗匠示一機一境一挨一拶。正是言言見諦。句句超宗。說也說你自有的。教你行也行你自有的。不曾別有甚麼法教人去學。教人去行持。然則貧衲今日又焉可有別法相為哉。李都尉云參禪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趍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居士須是恁麼始得。切莫以貧衲所言作道理解會。忉忉露布實以為罪。

跋金剛決疑卷後

[0514a28] 憨山大師道。重天下其著述浩多。所以墻岸法門醒迪述背者非一而足。古所稱高僧中之雄者不是過爾。金剛經有決疑之詮也。亦既盛行於世胡子晉公普卿昆弟。別欲刻行者。為其先君若木居士未年篤信是經。蓋先君之手蹟存焉。當乙酉兵火胡子懷藏佩服於顛沛流離之際。卒能全其身以廣父之善。可謂佛法無靈驗乎。

示吳我因居士

[0514b06] 夏初簡問居士工夫無怠否。鼻孔曾摸著否。今報云雖時時摸取鼻孔。工夫未成一片。後又云忽遇一個無面孔漢教他摸個甚麼。不妨為居士恭喜。雖然要問居士曾摸著鼻孔知他無面孔耶。未嘗摸著知他無面孔耶。蓋鼻不離面。面不離鼻。若摸著鼻孔。鼻孔即面孔。面孔即鼻孔。何必更摸。若未摸著鼻孔。即居士錯過面孔矣。不可道個無面孔也。看來居士雖能時時摸取鼻孔。實未識無面孔漢。要識無面孔漢。直須摸著鼻孔。鼻孔一摸著則不見有面孔矣。面孔既無鼻孔何來。到恁麼時。方可道克副所望也。

示無蘊吳道士

[0514b17] 來書老僧覽之。好與汝驀面一啐。將謂道人具有丈夫氣概與尋常不同。還要法語為工夫策進耶。如有工夫教道人做。即是賺殺道人。不見先聖道。知得者般事便休。道人若直下信得及。一腳到底。一念萬年萬年一念去。諸佛尚不奈汝何。況有生死奈得汝來。而乃朝三暮四暮四朝三。向人問工夫討下落。轉見不唧溜。轉見埋沒自。到處受人顢頇。未有了日在。

復馬培原給諫

[0514b25] 年前面晤。不惜為上人深錐痛拶。至今尚未有個消息。古德云但辦肯心決不相賺。若要了此大事。二六時中撞著銀山鐵壁相似。進則無門退之則失。又如墮萬丈深坑。四面懸崖荊棘。者裏一跳跳得出。翻個身。多劫塵勞一時頓息。千般伎倆從此冰消。則向末法濁流激揚酬唱。隨類闡徵。不為分外。千萬以此自強。他非所望。

邵得魯居士為母王夫人六袟請示法要

[0514c03] 佛法如大海。非信莫能入。若一念生信。則河沙福德盡歸方寸。剎塵壽量只在心源。豈人間形影邊事所得而筭數譬喻耶。前晚得魯居士問老僧。如何是直截根源。便與一棒云者裏什麼不直截。士云畢竟如何。老僧云待禮拜了即道。居士作禮。連棒打之。即此便搆去。活活潑潑。可以該天括地。可以豎古窮今。今日尊堂太夫人六十壽誕。居士即將者個消息和盤奉獻。不妨殊特。若更索法語。則是五彩圖畫虛空。轉沒交涉。

透伊禪人求示

[0514c13] 古云一處透千處萬處一時透。一處通千處萬處一時通。透得一萬事畢透。伊上人一日來呈拈頌一卷。老僧看畢遂問伊云喚甚麼作正法眼藏。伊低頭無語。令老僧不妨疑著。雖然者裏要須實透始得。正不在拈古頌古上。祖師西來原不立文字語言。直指人心。說個直指又曲了也。更有什麼為礙。若直下透底人。則生死幻翳永消。金剛正體獨露。一透永透。無有間斷。若履踐得日久歲深。自然左右逢源。打成一片。不見法昌道。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草觸目未常無。臨機何不道。咄。切宜勉之。

復韓仁甫居士

[0514c24] 新春起居諒必如心。去冬接手扎。云蒙徵詰一時訥於酬對。途中忽惺悔不即震聲一喝。所謂當陽拈出斬新條令者云云。正是當場不戰退後興兵。知過即得。若謂拈出斬新條令者。不妨令人絕倒。更云自合喫三十痛棒。尚有一人未肯放手在縱居士與麼道。秪如一喝不作一喝用。又作麼生道。三喝四喝後又作麼生道。若向者裏下得語轉得身吐得氣。方好喫老僧痛棒。不然縱有棒。阿誰肯打居士來。

復姚益城中丞(附原偈)

[0515a03] 輪開五指雷音動。拍向癡頑老子身。此意教人親薦取。李陵原是漢朝臣。

[0515a05] 接來書云。當丙夜半夢半醒間。忽作此偈。朽衲不覺拍手一笑。為老居士助喜。蓋實似有所得之語也。後段以為此猶是門外人說話。亦見鄙念拳拳結於夢想云云。豈老居士自認此偈為夢裏話耶。試問老居士。夢時與醒時不知是一是二。于此一覷覷透。則無事不畢矣。辱寄丸藥與病質頗宜多謝道愛別詠甚善。正是春風披拂情怡意悅時也。領惠領惠。

復林文侯集侯兄弟

[0515a13] 曩歲密印一期闡發大事因緣。頗為四眾植般若種子。將來敷花結實。正未有艾。此皆尊翁大德及賢昆玉開闢法窟之大心故。有如是種種吉祥。以上承覺祖下惠來葉。只此大心乃諸佛妙心。不從現在勉強好效而得。從多劫來親近善知識熏修純熟而得。以故。居俗不為俗累。居官不為官累。讀書不為道理累。立身不為習氣累。惟此大心觸境逢緣。頭頭顯露祖師道。心地含諸種。普雨悉皆萌。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此之謂也。觀二居士英姿挺發。又能砥礪於道。為楊為李足可觀光。於老朽有深望焉。如尊翁大德發祥密印時不以老龐自居。直以臨濟德山自任。亦其素秉一副靈骨種子堅牢故也。及三上乳峰隨眾參請刻古於祁寒溽暑之間。勤亦至矣。旋離密印而應大梅之請。大梅破屋壞垣。僅蔽風雨。古德隱棲其處。早有一池荷葉衣無盡數樹松花食有餘之句。其次第受用非密印可比。所以伊時大梅請而尊翁請老僧無片語成褫之惟伊自肯方親。故有今日住大梅之緣也。讀來扎懃懇累幅出於至誠。自應隨事隨機代為勸駕。詎忍以等閒視之。正恐其堅執卒難驟舍。來不緣召之而來。去不緣勸之而去耳。在二居士援引盛舉。然尤望以羅睺羅阿難陀現身自視。而以身貧道不貧視現在永嘉其為孝。更有甚焉。行止之緣自有時節。惟望道力堅護密印。以應娑羅結果之祥為禱。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九(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