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6nB183_005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五

[0496c03] 佛成道上堂。初七初八。誰無分別。人情道情。世法佛法。南北東西恣行腳。大雪滿長安。填溝塞壑。釋迦老子睹明星悟道。人人盡知。且道文殊堂裏萬菩薩是甚麼人為他羯磨。良久云。不得諱卻。

[0496c07] 王居士等請上堂。僧問。劍刃交鋒。當機不讓。如何是臨濟宗。師云。特地一場愁。進云。君臣道合。就路還家。如何是曹洞宗。師云。白雲萬里。進云。杲日當空。機超物外。如何是雲門宗。師云。高著眼。進云。放去收來。大坐當軒。如何是溈仰宗。師云。須記熟。進云。月映蘆花。影沉秋水。如何是法眼宗。師云。千里萬里。進云。五宗綱要蒙垂示。雪竇門庭是若何。師便打。乃云。十月小陽天。衲子眼皮穿。覷破也奇特。如何不當錢。且道如何是奇特事。豎拄杖云。七十二棒且輕恕。一百五十應放難。喝一喝。

[0496c17] 上堂。僧問。木落孤峰露。雲開萬里天。尋常一句子。不必更重宣。如何是出格底句。師云。老僧今日上堂。進云。猶是尋常底。師云。如何是出格底。進云。覿體全彰。當陽獨露。師云。大好出格。便打。乃云。一之日觱發。兩耳聲寒鳴聒聒。山河大地盡圓通。直得虛空熾然說。熾然說。無間歇。貴在諸人當下瞥。瞥不瞥。若要梅花撲鼻香。須是一番寒徹骨。喝一喝。是汝諸仁。不消久立。拄杖一卓。下座。

[0496c25] 上堂。臘月朔。寒風作。吹倒須彌山。驚起撩天鶚。人人鼻孔昂藏。個個眉毛卓朔。還見麼。青山不老磨今古。流水何曾洗是非。

[0496c28] 上堂。臘月半。日輪煥。高著眼。快了斷。不了斷。豎拂子云。是甚麼。復一擊云。只知事逐眼前過。不覺老從頭上來。

[0497a01] 道光上人誕。請上堂。僧問。壽屆古稀。一輪杲日正當天。人逢春色。十方衲僧同聚會。正與麼時。未審如何慶讚。師云。眉毛長十丈。進云。與麼則學人禮拜有分。師云。莫磕破頭。僧喝。師云。識甚好惡。乃云。一年一度春。一年一度老。春老恰相當。日輪紅杲杲。人人頂[寧*頁]上萬仞圓光。腳跟下纖塵俱掃。無位真人向面門上高聲喚叫。看看。百年三萬六千日。反復原來是者漢。喝一喝。復舉昔日韓文公問大顛禪師云。和尚春秋多少。顛提起數珠示云。會麼。公云。不會。顛云。晝夜一百八。文公罔措。又一日問首座。秪如堂頭和尚道晝夜一百八。意旨如何。首座扣齒三下。文公復問大顛。顛亦如是。公云。信知佛法無二。顛云。見甚麼道理乃云無二。公云。適來門首接見首座。亦復如是。顛遂喚首座問云。適來答侍郎佛法是否。座云。是。顛便打。趁出院。師云。大顛雖據令而行。有伸無理。首座喫棒。有理無伸。雪竇今朝忍俊不禁。要為者兩個老漢分析一下。打個平交。雖然。忽有個禪客出來道。老和尚休休。不如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屋上霜。呵呵。便下座。

[0497a19] 佛誕。授衣拂。上堂。僧問。紅爐燄燄。法雨紛紛。天上人間皆解脫。銅頭鐵額總陶鎔。如何是陶鎔一句。師豎拂云。會麼。僧喝。師云。向甚麼處喝老僧。僧擬議。師云。去。乃云。今朝四月初八。世尊降誕時節。山花岸柳爭妍。祖意都來漏洩。所以道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如睡忽覺。如忘忽憶。記得我先師住金粟時。一日上堂。舉起拄杖云。古人道。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遂擲下杖云。老僧落二去也。且道一又如何舉。便下座。老和尚有年有德。其力不堪。若論舉一則又何難。遂舉拂云。雪竇舉一也。汝等諸仁還見麼。擊拂子云。秖者個囑付山夫正上座。善自護持。便下座。

[0497b01] 西堂冷上座誕辰。請上堂。問。如何是主賓互換。啐啄同時一句。師云。禮拜著。進云。恁麼則海不揚波。千谿競注。師云。看取腳下。堂禮拜云。長鯨一吸海水盡。森森露出珊瑚枝。師云。也難得。堂一喝。師便打。乃云。五月六月。無風便熱。驀地涼生。好個時節。是甚麼時節。不見道秋江清淺深。白露和煙島。良哉觀世音。全身入荒草。雖然。秪如道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一句又作麼生。以拂子左右拂云。還會麼。昨見梧桐飄一葉。今朝秋滿萬山頭。便下座。

[0497b11] 結冬上堂。僧問。千佛出興。過犯彌天。祖師西來。自救未了。未知和尚今日陞座又作麼生。師云。老僧有甚麼過。進云。爭奈傍觀者哂。師云。哂個甚麼。僧以手撥眉云。貓。師便打。乃云。一期結制。今日為首。不許諸仁向外馳走。團圞只在火爐頭。既在火爐頭。且道火爐闊多少。直饒向者裏道得倜儻分明。正好入此爐鞴。受此鉗鎚。煆煉得十成無滲漏。於二六時中涵養得淳淳熟熟。等閒出向人前。或拈一機。示一境。自然賓則始終賓主則始終主賓主交參轉換落落地不致傷鋒犯手。方堪為從上種草。所以臨濟大師云。參學人大須仔細。如賓主相見。便有言說往來。或應物現形。或全體權喜怒。或現半身。或乘獅子。或乘象王。如有真正學人便喝。先拈出一個膠盆子。善知識不辨是境。便上他境上做模做樣。學人又喝。前人不肯放。此是膏之病。不堪醫治。喚作賓看主。或是善知識不拈出物。隨學人問處即奪。學人被奪。抵死不放。此是主看賓。或有學人應一個清淨境界出善知識前。善知識辨得是境。把得住。拋向坑裏。學人言大好善知識。即云咄哉。不識好惡。學人便禮拜。此喚作主看主。或有學人被枷帶鎖出善知識前。善知識更與安一重枷鎖。學人歡喜。彼此不辨。喚作賓看賓。大德。山僧所舉皆是辨魔揀異。知其邪正。師云。殺人刀。活人劍。乃上古之規繩。亦今時之樞要。誠不容易。山僧今朝與麼舉。且道還有過也無。良久云。若是陶淵明。攢眉便歸去。卓拄杖下座。

[0497c06] 上堂。古人道者一片田地分付來多時了也。我立地待你搆去。是則是。誣人之罪。義所難容。

[0497c08] 立春上堂。今日新春。山僧不合向諸仁屙。便下座。

[0497c09] 上堂。僧問。光境俱忘。復是何物。師一喝。進云。除卻者個。將何示人。師便打。乃云。臘月一交單拆。烏龜背上爆紋生。水底凍殺跛鱉。一喝。下座。

[0497c12] 解制上堂。僧問。德山棒無端誑謼平人。臨濟喝覿面瞞他識者。如何是賓中主。師云。高著眼。進云。大座當軒孰敢窺。眼光爍破四天下。如何是主中賓。師云。站過一邊。進云。佛祖到來齊按過。吹毛凜凜逼人寒。如何是主中主。師云。老僧在者裏。進云。踏破銕鞋無覓處。相逢到處問疏親。如何是賓中賓。師云。莫亂走。進云。賓主蒙師指示。辨魔揀異事如何。師云。與你三十棒。僧喝。師云。亂喝。乃云。昨乃天童掃塔回。今朝陞座示全提。燈光零亂分明極。觸處梅香影齊。高著眼。絕遲回。肩橫拄杖不思議。還家盡是兒孫事。布袋打開任爾為。以拄杖一卓。下座。

[0497c23] 大士成道。吳門黃五芝居士薦嚴請上堂。六月十九個觀音。法界本無出沒身。大雨狂風無間歇。虛空翻覆說無生。遂舉文殊大士問庵提遮女日。生以何為義。女曰。生以不生生為生義。殊曰。如何是生以不生生為生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嘗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隨其所宜。是為生義。殊曰。死以何為義。女曰。死以不死死為死義。殊曰。如何是死以不死死為死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嘗自得。有所離散而能隨其所宜。是為死義。既如是。生即無生。死亦無死。無死無生。正是倚天長劍。逼塞太虛。剎剎塵塵。總是個清淨法界。一道大均。且如今日黃五芝居士追嚴。二親又在甚處安身立命。良久云。圓通門大啟。不動體全彰。下座。

[0498a06] 沈尚卿居士請上堂。節屆中元。擊大法鼓。一缽和羅。解倒懸苦。大眾。倒懸苦解。汝等也須照顧。且道照顧個甚麼。以拂子左右拂云。天堂佛國總由他。飯裏有沙須咬破。

[0498a10] 到禹門掃幻祖塔。眾請上堂。僧問。未開口前請師道一句。師和聲便打。乃云。龍池法窟。祖翁道場。不肖兒孫今日歸來掃塔。燒一炷香。承我法兄堂頭和尚命兩序諸公洎及大眾請山僧陞座。舉揚正法。則不妨言我所欲言。且道言個甚麼。豎拂子云。諸仁者委悉麼。要知此物非他物。勿可輕看當等閒。喝一喝。下座。

[0498a17] 出隊歸。上堂。僧問。和尚出山。梯航九有。津濟四生即不問。如何是途中句。師云。到江吳地盡。進云。瀑飛千丈雪。山鎖萬重雲。如何是到家句。師云。隔岸越山多。進云。未審出山還山是同是別。師云。今日始安閒。進云。恁麼則動若行雲。止猶谷神去也。師便打。乃云。出山一載。兩序頭首料理常住事事如意。佛祖龍天人人歡喜。山僧一向在外。者邊那邊。東觸西觸。博得四大猶如破舟相似。不堪裝載。無所濟用。今日要說佛法。縱然有口不能說得。且待來日。

[0498a26] 上堂。清秋七月十五。是處修建盂蘭盆會。解倒懸苦。召眾云。且道倒懸苦作麼生解。豎拂子云。還見麼。無量壽佛在山僧拂子頭上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四天下。百億四大海。百億五須彌。百億欲界色界無色界。於諸天宮殿內。皆有菩薩四眾圍繞。隨機說法。各各不同。頓說漸說。實說權說。縱橫說。顯了說。蓋覆說。凡有所說皆說此一心法。於此會得。何恩不報。何福不臻。何苦不除。何怨不解。所以道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惟心造。擊拂子云。還委悉麼。諸佛於此一心成等正覺。轉大法輪。菩薩於此一心圓滿六度萬行。緣覺於此一心洞明十二緣生。聲聞於此一心三明六通。證入解脫。諸天於此一心高超十地。人倫於此一心具足十善。修羅於此一心永離憍慢。地獄於此一心迥脫苦輪。乃至餓鬼畜生。四生十類。莫不皆悟自心。成自心佛。所以道惟是一心法。遂成十法界。祖師又道覓心了不可得。心既不可得。佛亦不可得。菩薩亦不可得。緣覺亦不可得。聲聞亦不可得。諸天亦不可得。人倫亦不可得。乃至修羅地獄。餓鬼畜生。四生十類皆不可得。正與麼時又作麼生。良久云。願今得果成寶王。還度如是恒沙眾。

[0498b17] 上堂。今朝是重九。不飲曹山酒。東籬黃菊漸開香。龍山落帽可知有。衲僧行處驅風雷。驚倒南辰禮北斗。一喝。下座。

[0498b20] 戴良全良善居士請上堂。九月二十一。楓林葉盡赤。良時作善緣。底事如何說。不見道生心受施。淨名蚤訶。有法可說。世尊不許。直饒無物可施。無法可說。佛祖無容。聖凡不立。猶是半珠。未為全璧。且道畢究如何。三德六味味愈高。一句了然超百億。一喝。下座。

[0498b25] 開爐。上堂。十月二十虛空壁立。諸方叢林開爐結制。雪竇今朝亦不妨遵例。記得先師柱金粟時上堂云。大地分明一個爐。看來渾是火柴頭。老僧信手輕挑撥。便解翻身動地流。豎拄杖云。還有恁麼底衲僧也無。試出來[跳-兆+孛]跳看。老和尚雖然一期為眾竭力。大似勞而無功。爭如不肖雪竇。昨日草篷下偶爾火發。山僧挑撥知事頭首大眾各各自解翻身。盡出[跳-兆+孛]跳。腳跟下七縱八橫。一一動轉臨時。不假他力。蓋有一夥護法伽藍神冷地忍俊不禁。把火柴頭輕輕撲滅。知事頭首大眾直得一場懡[怡-台+羅]燈籠露柱亦不可道不[怡-台+羅]老僧亦不可道不懡[怡-台+羅]拄杖子亦不可道不懡[怡-台+羅]一喝下座。

[0498c07] 正首座立僧。上堂。僧問。把住絲毫。千丈合流含碧漢。放行線道。乳峰吐日照雲堂。正恁麼時。不把不放又作麼生。師便打。進云。和尚卻又放行去也。師云。高著眼。僧擬議。師便喝。乃云。獨掌不浪鳴。明教與香林雪後始知松柏操。夜深方見把鍼人。召大眾。且道誰是把鍼人。若不會。問取首座。

[0498c13] 長至上堂。召大眾。晷運推移。日南長至。首座偷懶。不肯為眾小參。故討老僧氣力。直得人人兩眼睜睜。噓。昨夜三更失卻牛。天明重復遭指註。一喝。下座。

[0498c16] 庵主靈玄密嚴領眾請上堂。臘月朔。恣寥廓。南山燒炭北山紅。萬里天邊飛一鴞。會則是處生涯。未會則南天台。北五臺。一任驢腳馬腳。喝一喝。復云。昔有僧遊臺山。問一婆子云。臺山路向甚處去。婆云。驀直去。者僧纔行三兩步。婆云。好個師僧。又恁麼去。後有僧至趙州。州云。待我勘過者婆子。明日便去。亦如是問。婆亦如是答。州歸。謂眾云。臺山婆子我為勘破了也。趙州老人眼光爍破四天下。只見得一邊。道個勘破婆子殊不知自卻被婆子勘破雖然一機一境一問一答一個對。一個勘破。有甚難。秖如現前數眾總是臺山婆子。又作麼生勘。眾中還有勘得底麼。若勘得。可為衲僧。若勘不得。且放此話大行。

[0498c28] 東剡濟松二禪德領眾請上堂。天晴一月來。喜見林泉雨。少婦棹輕舟。歌聲逐流水。拄杖子驀跳上三十三天。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且道是何宗旨。良久云。還會麼。頃教放下身心。自然仁義禮智。擲拄杖下座。

[0499a03] 歲朝上堂。舉鏡清有僧問。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清云。有。僧云。如何是新年頭佛法。清云。元正啟祚。萬物咸新。僧云。謝師答話。清云。鏡清今日失利。有僧問明教。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教云。無。僧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因甚卻無。教云。張公喫酒李公醉。僧云。老老大大。龍頭蛇尾。教云。明教今日失利。師云。者兩個老漢。等是善知識為人。道有也失利。道無也失利。然則失利雖同。其間作用似有不同。一人有回天轉地之機。一人有順水推舟之作。若有人辨得出。雪竇與他三十拄杖。且道何故。具擇法眼者試辨看。

[0499a13] 新昌平頂山太平庵隱然上人領眾請上堂。新正十日。天花狼籍。南海波斯與拾得寒山在庭前相笑云。且喜新昌石佛供養達磨大師。請天台羅漢我等總在其間。並無有人識得。要問老和尚。設有人識得又作麼生。老僧向他道。雪竇山門砌造彌勒法座。且為我一齊去抬石。

[0499a19] 立春。古杭范君瑞請上堂。居士問。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如何是不傳底句。師云。你只一拜彀了。進云。和尚恁麼道是傳不傳。師云。再拜兩拜。進云。可謂慈雲彌布三千界。法雨均霑大地春。師云。與你一棒。士喝。師云。再喝看。進云。禮拜去也。師便打。問。如何是雪竇境。師云。門對千尋瀑。進云。千丈崖瀑水競下。且道誰人收得。師云。看腳下。進云。含珠林數松挺秀。因甚老龍不栖。師云。且莫眼花。進云。人境蒙師指示。大地回春意若何。師云。頂門上薦取始得。乃云。東君始行令。百物盡蒙春。瑞氣開嘉運。人惟日用親。作麼說個日用親底道理。不見龐居士云。日用事無別。惟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勿張乖。朱紫誰為號。丘山絕點埃。神通并妙用。運水及搬柴。夫如是則梅花香暖。無非古佛風規。流水聲長。盡是道人家活。驀豎拄杖云。還會麼。擲下云。不必多言。便下座。

[0499b04] 程乃寧居士請上堂。僧問。龐居士問馬祖云。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今日居士亦如是問。未審和尚作何抵對。師云。一狀領過。乃云。二月二十五。雨法雨兮擊法鼓。謂是我生辰。無可無不可。何以不見道。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總得。到者裏手擎仲尼日月。腰佩佛祖靈符底丈夫。自然領略得去。是則是。設有個目機銖兩底衲僧出來道。老和尚。秪如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又作麼生。呵呵。山僧被他一問。只得借光於檀越。向道。雪竇寺裏今日有齋。一喝。下座。

[0499b15] 黃洪振居士為母壽。請上堂。清和四月天。梁燕語喃喃。犁雨家家足。青秧競插田。正所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既至。佛性義又如何識。若能識得。不妨同天同地。同陰同陽。同凡同聖。同老同少。同壽同康。無同無異。無不同無不異。更說什麼七十八十。春秋多少。會麼。千山勢到嶽邊止。萬派聲歸海上消。佛誕。沈恂如居士請上堂。值譚協鎮到山。師云。淨梵王宮生悉達。便是今朝四月八。九龍吐水降吉祥。若天若人盡歡悅。召大眾。歡悅且置。秪如道未離兜率。降王宮。未出母胎。度人畢。又當如何。良久云。委悉也無。不立一塵家國盛。頂天立地丈夫兒。復舉昔日錢塘鎮使在界上為鎮帥時。問僧。其或相契。即留止宿一日。因二僧至。遂問。近離甚處。云。江西馬大師處。帥云。馬師有什麼方便。僧云。道即心即佛。便被揖出。又有二僧到。亦如前問。僧云。非心非佛。亦被揖出。不得止宿。師云。坐籌帷幄。決勝千里。還他鎮帥本分作家。如者二僧也須救取始得。若是山僧。待揖出時不妨向他道。相識滿天下。今朝有一人。若道得者一轉語。不惟令鎮帥知有行腳衲僧。抑亦自有多少光彩。秪如雪竇今日護法入山。款留止宿一句又作麼生。相逢原故舊。同喫趙州茶。

[0499c06] 結夏上堂。四月十五日。天雨地上濕。今朝結夏安居。不許向外拋擲。夫如是折旋俯仰。無非本地風光。食息起居。不離自家境界。一任天來龍來。神來鬼來。凡來聖來。魔來佛來。總不能動著些子。所謂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雖然。猶涉化門。未是衲僧巴鼻。大眾。要知衲僧巴鼻麼。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下座。

[0499c13] 西堂解上座六袟請上堂。今朝五月六。波斯眼光如日酷。等閒爍破四天下。依舊山青水綠。恁麼中不恁麼。不恁麼中卻恁麼。又作麼生。無相光中千佛現。清虛一道亙常存。

[0499c17] 上堂。五月十五榴花噴火。寶王剎海高懸。直得萬歲塔與乳峰山一齊起舞。且道何故。國有定亂之劍。家有白澤之圖。

[0499c20] 蟠龍若乾禪師訃至。上堂。六月初一。虛空迸赤。泥牛走入海。石人也淚出。昨朝蟠龍和尚訃至。卻道去歲四月八日示寂。直令山僧不勝痛惜。還委悉麼。道義不從貧處斷。交情豈向鬧中投。

[0499c24] 黎瞻湛持二上座為蟠龍大師請上堂。古人道。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雪竇舉一了也。大眾還見麼。若不見。不妨為爾說破。豎拂子云。蟠龍即今在山僧拂子頭上高揮大抹。換斗移星。撫沒絃琴。唱無生曲也。爾還聞麼。既聞。且道音調如何。遂放下拂云。金雞啼上玉欄杆。自有嘉聲繼高哲。一喝。

[0499c30] 解夏上堂。七月十五日。眾僧自恣時。千尋瀑雪飛寒玉。大丈夫兮合自知。

[0500a02] 結冬。牧貧知浴領台鎮葵吾司護法洎各標官請上堂。一期結制。要看頭。本自脫灑。好便脫灑。人人盡是丈夫兒。眼睛休被眉毛蓋。豎拄杖云。看看。十方諸佛諸祖師。乃至天下老和尚。盡在拄杖頭上各各安其居。正其位。眉毛卓朔立地聽。虛空為鼓。須彌為槌。以拄杖擊香几云。鼕鼕。大眾還聞麼。還見麼。直下見處精明。聞處透徹。去住自由。無在不在。若是聞不出聲。見不超色。總被拄杖子穿卻鼻孔。

[0500a10] 薦亡。陞座。昨朝十五。今辰十六。自從無始以至盡未來際。總不出當人一念鑒覺。今日普生聶居士為先考天香府君先妣李孺人超脫懺悔。請山僧陞座說法。也只是開悟者一念鑒覺。普生居士出眾作禮。師豎拄杖云。鑒麼。士云。鑒。擊香几云。覺麼。士云。覺。復云。果向者裏鑒得徹。覺得透。直下悟去。即乃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無邊剎境是佛境。佛境即是我境。一念是我念。我念即是佛念。佛念即是我念。至於念佛。念法。念僧。念父母。念師長。念眷屬。念君親。念天地。念日月。念彼念此。念古念今。無非是此一念。十方蕩蕩。寬廓無餘。豈止超脫一世父母而。既然。且道普生居士二親即今在甚處安身立命。會麼。天香觸處蓮華國。萬象光中百福嚴。咄。

[0500a23] 比丘戒。願海庵主同大心請上堂。一二三四五。雪竇不打禾山鼓。戒光赫赫頂門圓。珍重諸仁休莽鹵。僧伽黎安陀會缽多羅三德六味供佛及僧法界。人天普同供養。且道施者是誰。受者是誰。誰復誰。大心人兮應合知。不知問取優波離。一喝。下座。

[0500a28] 成道日。新戒思明請上堂。大寒臘月天。頭方足底圓。通身冷徹骨。忍辱鎧披肩。直得戒香。定香。慧香。解脫香。光明雲臺周法界。看看。在日前。大眾還見麼。見則便見。切莫思量。

[0500b02] 懷慈殿主泥蓋佛殿。請上堂。僧問。階級不落是什麼人。師云。禮拜著。進云。不禮拜又作麼生。師云。你是個倔強漢。進云。學人不會。請和尚指示。師云。將謂。將謂。問。教中道。若能轉物。即同如來。指座前香爐云。者個是物。和尚作麼生轉。師云。圊房裏是那個打掃。進云。露柱抽橫骨。虛空弄爪牙。師云。閒言語。乃云。春風三日。春雨維新。萬物蒙濡。人人生喜。天上天下。了無空處。一聲[囗@力]地。惟我獨尊。以拄杖指云。大眾還見麼。目前得力分明事。一句當陽殿閣新。下座。

[0500b11] 春日。僧幢萃長二上座鋪地。請上堂。臘月二十四。平地春風起。觸目見新光。人人生歡喜。召大眾。且道歡喜甚處生來。還會麼。請看腳下。

[0500b14] 燈節。微庵監院請上堂。今日元宵節。連綿雨未晴。家家門前火把子。還有辨得底麼。若無。問取監院。

[0500b16] 解制上堂。常年解制正月十五。今朝乃是二十。不是有意遲延。亦非無心蚤及。且道因甚如此。良久云。還會麼。試聽老僧一頌。澹蕩春風徹曉晴。腳跟搖動在今辰。老僧坐斷乳峰頂。珍重諸仁莫亂行。拄杖一卓。下座。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五(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