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26nB183_00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6 冊 » No.B183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第三

[0489b03] 蘇居士請上堂。昨日大雨盆傾。今朝南熏入奏。殿閣生涼。阿誰能覯。天地旋。山河走。須彌頭倒卓。面南看北斗。惟是個中人。一舉無先後。時有僧出舉坐具。師拈棒打下。

[0489b07] 通安莫居士悼念難忘。請上堂。僧問。空劫前徒指注。空劫後錯商量。是否。師云。出頭來作麼。進云。遍界盡非常草木。何山松柏不蒼蒼。師云。你看背後什麼人。進云。錯。師便打。乃云。春光明媚。春山鳥啼。春風澹蕩。春雲離披。春暖百花香。春寒多雨水會則偃息干戈。未會則橫屍萬里。會與未會且置。秪如鐵船高駕又作麼生道。逢人但恁麼舉。

[0489b14] 夏中無糧。破堂化士請上堂。五月將盡。六月未到。庫下粟麥俱空。廚頭冷落。鍋灶燈籠餓得匾露柱幾跌倒。拄杖子竭力扶起。揚聲大叫。幾許懶禪和。真好笑。個個如泥塑木雕。不肯大家出手。長連單上死睡覺。今日不得破堂化士歸。試問諸人個事如何了。以拄杖擊香几云。了不了。百味珍饈。無過一飽。

[0489b20] 明因明源二禪人送受業靈骨入普同塔。請上堂。靈光獨耀。迥脫根塵。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大眾還委悉麼。更為汝通個消息。谷風清。山月白。分明一具黃金骨。等閒放下便安然。摩訶般若波羅密。

[0489b24] 結冬。上堂。十月十九。執事頭首。結制坐禪。將無作有。大眾煮無米飯。炊不濕羹。大家出手。擔柴運木。仍依舊聞普梆。即便走。休落後。被人喚作不唧溜。不許你衣長裾。扯大袖。又誰許偷閒靜坐。成窠臼。拄杖子劈脊摟。以拄杖卓一卓。下座。

[0489b29] 上堂。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云。境。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云。人。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云。俱奪。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云。俱不奪。進云。恁麼則千聖同轍去也。師便打。乃云。仲冬嚴寒。天上人間。雲凝不動。水滴成團。烏龜凍得頸縮。飛禽凍得嘴尖。茅屋上鴟吻不敢[跳-兆+孛]跳山頭石。敢當冷地自在。默默無言。秪有堂前露柱較些子。風吹日炙。一向如然。堪笑眾禪和。衲衣高擁。打坐參禪。只想奇玄奇妙。不肯直下豁然。蹉過當陽者著子。直教參學到驢年。卓拄杖。

[0489c08] 長至。上堂。日南長至。晷運推移。拄杖子不動不變。穿卻諸人鼻孔。不許出氣。

[0489c10] 建法堂。謝檀護。上堂。臘月正窮冬。日日是好日。百草頭呈古佛家風。一毫端現寶王剎。直得普賢大士運斤成風。文殊師利不拘繩墨。所以道建大廈非一木之能。濟巨川非一棹之力。況慧日高懸。法幢重建。且道畢竟承誰恩力。還委悉麼。分明舉鼎調羹手。撥轉如來正法輪。下座。

[0489c16] 上堂。臘月十五。寒風似箭。召大眾云。照顧面門。

[0489c17] 元旦。上堂。僧問。露柱陞堂即不問。燈籠入室意如何。師云。與你一般。進云。元旦拂開新月面。年頭一喝透天關。師云。漆桶生光。乃召大眾云。一年三百六十日。今朝是最初一日。若有道得最初句。便乃年新月新日新。日日新。時時新。刻刻新。新新。無住於無住中。不妨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未嘗移易一絲毫。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喝一喝云。又是從頭起。

[0489c25] 解制。上堂。九旬結制今朝解。解結都來拄杖頭。普告現前諸衲子。一齊拈卻任優游。

[0489c27] 至白雲訪鹿門大師圓道。朱將軍請上堂。二月春將半。名藍天外幽。雨餘山色曉。觸處暗香浮。巖巒回合。林嶺交參。殿閣俄新。光明溢目。到者裏不必說心說性。問主問賓。誰玄誰妙。若動若靜。殺人刀。活人劍。之一處。肘後符將軍令且放一邊。自然草偃風行。聲和響順。一念無為。十方坐斷。秪如人境相稱一句又作麼生。良久云。委悉麼。白雲深處坐。時領谷中閒。

[0490a04] 至天童訪費隱和尚。眾請上堂。大眾從上來事。舉目分明。祖父家園。通身受用。更要格外提持衲僧巴鼻。有我法兄和尚在。山僧到來。不敢動著。且道何故不會。作客煩勞主人。

[0490a08] 楚陽憫生上座偕紹初淨空勝光諸禪德。請上堂。春雨溟溟三月天。落花堤柳鎖寒煙。知音不待重重舉。江北江南總一般。

[0490a11] 天童費隱和尚至。上堂。靈鵲屋頭噪。好音累日聞。必然有客到。今喜是同門。同門既到。賓主歷然。語笑歡天。清風匝地。大眾且道以何秪待委悉麼。擊鼓陞堂聊供養。更無一物可勝慚。

[0490a15] 結冬。上堂。僧問。一槌打就。固是好手。點著便來。不妨伶俐。紅爐上雪片即不問。堂裏聖僧道個甚麼。師云。西山有老虎。進云。恁麼則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師乃云。今朝十月十六。較之去歲前年。千足萬足。羅夢章居士為我新蓋法堂七間。權可安眾。寮房又添得幾間茅屋。監院知客直歲。安單有序。上下內外。雍雍肅肅。山田薄收得晚禾蚤穀。不用休糧方。人人俱飽腹。呵呵呵。好快活。知事頭首。不肯安分。更要剋期結制。做瘡剜肉。眾中有個漢。聞山僧恁麼道。便出來大叫。長老長老。你與麼說話。與我置之高閣。我等出家。秪為不明生死。不遠千里百里而來。究竟佛法。一字不聞。終日普梆。忙忙碌碌。不是擔柴運土。便要磨磨舂穀。稍有遲回。便乃打罵如雷。及至今朝。又說恁麼話。教我晚輩後生如何棲泊。山僧向你道。上座上座。與麼則老僧罪過。卓拄杖下座。

[0490a30] 知浴請上堂。初三廿七。不用揀擇。纔有揀擇。千差萬別。所以一切世界。有以音聲為佛事。有以光明為佛事。有以莊嚴為佛事。有以香飯為佛事。今日雪竇寺裏有齋。一任諸仁信手拈。信口咬。只不許揀擇。忽若夫口咬破舌頭。呵呵大笑。且道笑個甚麼。好心得個好報。喝一喝。

[0490b06] 上堂。長安甚鬧。吾國晏然。拈拄杖云。大眾不可道拄杖子不晏然也。遂點云。低聲低聲。

[0490b08] 上堂。僧問。萬別千差即不問。當陽棒喝暫停機。如何是雪竇境。師云。茆蓬六七座。如何是境中人。師云。坐臥不知寒。如何是人中境。師云。看取眉毛。乃云。小盡二十九。大盡三十日。循環十二月。今乃又初一。諸禪德須委悉。當門那許栽荊棘。咄。

[0490b13] 上堂。僧問。雪滿長安。乾坤一色。畢竟明甚麼邊事。師云。頭頸骨縮。進云。歸根得旨事如何。師云。赤骨[骨*歷]地。乃云。臘月一十五。瑞雪空中舞。來歲定豐年。普請快活過。過過過。撞見胡達磨。不道少林消息在。冷光一片亙今古。召大眾云。不須久立。

[0490b18] 元旦。上堂。舉香嚴道。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無卓錐之地。今年貧連錐也無洞。山又道。去年富未是富。今年富始是富。去年富惟有一領墨黲布褊衫。今年富添得一條百衲山水袈裟。師云。看者兩個老漢。各各安其分。守其當。真所謂貧而無諂。富而無驕。雖然猶挂齒牙在。雪竇即不然。去年貧也不貧。今年富也不富。貧富總無干。元日蚤陞座。

[0490b25] 解制。上堂。十五日以前。燈籠拜露柱。十五日以後。露柱拜燈籠。正當十五日燈籠是燈籠。露柱是露柱。各站一邊。了無交涉。自然天花亂墜。地涌金蓮。各各面門。放大光明。照耀今古。遂豎拄杖云。且道者是今耶。是古耶。試定當看。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

[0490c01] 上堂。連旬雨雪祖堂寒。庭際無人立問端。豈是山僧閒舉覺。大家努力莫輕看。所以道欲拋香餌。須待長鯨。縱有纖鱗。應無希冀。眾中還有恁麼人麼。良久云。今日失利。

[0490c05] 奉川邑侯虛來吳居士偕兄湯日儒學何渭侯。請師於彌勒塔院陞座。僧問。當年笑口。今日慈顏。還有為人處也無。師云。問取拄杖子。進云。把住則家邦寧貼。放行則斗換星移。畢竟把住是。放行是。師云。照顧腳下。乃云。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大眾還識也無。若識也。天之高。地之下。中間水陸。空際雲行鳥飛。人畜草芥。無一不是彌勒分身闡揚。豈待覺城東際始見文殊。樓閣門開方參慈氏。況此封山塔院大士全身道場。即今殿宇斬新。山靈增耀。邑侯虛來大護法特命山僧就此陞座。今辰一會。若僧若俗。若男若女。各各眼見耳聞。無異無別。擊拂子云。畢竟者裏如何委悉。遂擲下云。善財別後真消息。直至如今事宛然。

[0490c18] 覺海禪德轉經畢。請上堂。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豎拂子云。信麼。遂擲下座。

[0490c20] 結制。上堂。有利無利。不離行市。雪竇山門。年年結制。七十三。八十四。東家賣賤。西家賣貴則不問。汝諸人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佛。且道是個甚麼。維那一喝。師打一棒云。亂喝作麼。便下座。

[0490c24] 因天童請。上堂。舉楊岐和尚示眾云。福薄住楊岐。年來氣力疏。寒風凋敗葉。猶喜故人歸。咄咄咄力囗稀。諸仁。切莫亂鍼錐。山僧既忝末裔。不敢自欺。卓拄杖云。病骨只宜茆屋下。失便宜是得便宜。復卓下座。

[0490c28] 長至。虞居士請上堂。仲冬嚴寒。日月彈丸。一陽來復。乾三坤六。豎拂子云。到者裏為什麼問著。十人有五雙。不知落處。以拂子畫一畫云。秪為分明極。翻令所得遲。

[0491a02] 史顯臣居士為薦先岳請陞座。佛祖之道。其直如矢。但無一切人我是非等見。自然得入無住心體。如天普蓋。似地普擎。無一塵不攝。無一剎不周。無一體不該。無一機不備。靈明廓徹。亙古亙今。秪因不了。一念妄生。取捨分別。便有許多頭角興起。被他回換不得。自繇二六時中。隨情造業。隨業受報。以致六道輪迴。頭出頭沒。無暫停止。若能一念回光。當頭坐斷。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佛。不是冤。不是親。不是凡。不是聖。業累俱空。了無向背。所以道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應須償宿債。只如孔石行恭上人。宿債既償且了又如何道。擊拂子云。千峰勢到岳邊止。萬派聲歸海上消。

[0491a13] 上堂。和暖天。似欲雨。草木叢林發歡喜。南山燒炭。北山紅頂。後神光。千萬里。便與麼去。三家村裏土地。只是個無轉智大王。好與三十拄杖。且道何故逢人。不得錯舉。

[0491a17] 元宵。上堂。鐘鳴古寺。月映澄潭。離相離名。非聲非色。便恁麼去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門首透長安。不恁麼。莫盤桓。但看天上月。甚處不團圓。

[0491a20] 到吳門。戒幢禪院佛殿告成。振寰朱君為父懺罪請上堂。青蘿夤緣。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澹泞。出沒太虛之中。即此斬新佛殿。清淨伽藍。樓閣門開。莊嚴具備。盡是當人自受用境界。若能於此洞達得去。千處萬處皆明。世出世間無異。直下前後際斷。三秪劫空。便與從上佛祖同一受用。同一福嚴。於其中間。覓絲毫頭罪相業相。是相非相。俱不可得。全是個金剛正體。自在如如。以此懺罪。何罪不懺。以此集福。何福不集。要知集福懺罪。總在者裏。復說偈云。集福懺罪俱了了。覿體秋陽而杲杲。朱君檀越如未知。試請自問尊翁老。喝一喝。下座。

[0491b01] 吳江柳昇宇汪仲濂眾居士入山。請上堂。五月深山雨。熏風殿閣涼。可中端的處。觸目是心光。所以道靈光不昧。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知解既不存。越山吳水清。都來不隔線。腳底最分明。下座。

[0491b05] 沙彌剃染。請上堂。舉崔趙公問徑山欽禪師。弟子欲出家。得否。欽云。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將相之所能為。趙公乃省。師云。得之於心。伊蘭作栴檀之樹。失之於旨。甘露乃蒺藜之園。只如現前大眾。各各方袍圓頂。履地戴天。且道如何是大丈夫事。意氣不從天地得。英雄豈藉四時摧。

[0491b11] 結冬。知浴請陞座。結制之事。也是閒說。只要諸仁一時放下便休。且道放下個甚麼。不見僧問趙州。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云。放下著。僧云。一物不將來。放下個甚麼。州云。放不下。擔取去。趙州老人大似布縵天網子。要打衝浪。鯤鯨爭奈不遇。只得飲氣吞聲。若是其人。何必朝三暮四。暮四朝三。蹙額攢眉。東尋西討。剋期取證。畫地為牢。果能放得下。自然虛而靈。寂而妙。風行草偃。水到渠成。一切施為。總是成現。至如德山於龍潭吹滅紙燈。臨濟喫黃檗三頓痛棒。庭前柏樹子。乾屎橛。麻三觔。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乃至四照用。四料揀。賓中主。主中賓。轉換落落地。要拈便拈。要置便置。有甚麼難。若是一絲頭放不下底。問他宗乘中事作麼生。聲色裏如何透。直得舌如匾擔。眼似銅鈴。饒他強作主宰。撐眉努目。豎一拳。喝一喝。拂袖便去。湊得一轉兩轉合頭語。總是識情意解。博記得來。有什麼交涉。等閒被人拶著。卻又去不得了。是者等的。二六時中。觸途成滯。舉目荊榛。人我是非。擔取一擔。出叢林。入寶社。總在境緣上作活。摶量裏過時。業識茫茫。幾時得相應去。者些子業識。害人不淺。從無量劫來。受其牽制。向六趣中輪迴生死。直至如今。不得自在。遂擊拂云。丈夫漢。者裏若不一刀兩段。更待何時。眾中還有麼。若有。上前來。老僧好與三十拄杖。召大眾。且道賞伊罰伊。試辨看。以拄杖一卓。下座。

[0491c05] 臘月一日。上堂。僧問。精嚴戒律。名為佛子。佛未出世時。未審還有戒也無。師云。你是外道。進云。南泉斬貓。歸宗斬蛇。又作麼生。師云。禮拜懺悔著。乃云。寒威凜冽。紛紛雨雪。茆簷上鴟鶻不敢出頭。拄杖子通身烈傑。卓拄杖云。諸禪者。知不知。南北東西卒未休。金剛燄復從何起。

[0491c11] 佛成道上堂。釋迦老子睹星時。昔日今朝不隔絲。個個面南看北斗。丈夫誰肯受伊欺。

[0491c13] 上堂。天上月。滿人間。月半霄。壤不同。是非何判。所以道宗乘一唱。三藏絕詮。祖令全提。乾坤失色。到者裏且道是滿耶。半耶。是耶。非耶。良久云。但得雪消去。自然春到來。下座。

[0491c17] 元旦。上堂。新歲今朝新。舊年昨日舊。新舊總拈卻。普請共知有。擊香几。下座。

[0491c19] 解制。上堂。僧出。叉手而立。師云。且站一邊。僧以拳加頭上。師云捏怪作麼。僧又加一拳。師云。不識羞。僧遶禪床。彈指一下。師便打。乃云。正月十五。泥牛輒舞。布袋打開。西秦東魯。

[0491c23] 誕辰。行敏陳居士請上堂。召大眾云。一年一度謂我生。我謂一年一度死。生不自生。死不自死。生乃死之生。死乃生之死。生死死生體自如。老僧沒卻當門齒。所以釋迦老子道妙性圓明。離諸名相。本來無有。世界眾生。因妄有生。因生有滅。生滅名妄。滅妄名真。一喝云。當門何用栽荊棘。後代兒孫惹著衣。

[0491c29] 結制。上堂。黃雲漠漠。陰雨溟溟。克塞虛空。分明不識。便與麼去。略較些子。稍涉遲違。即入陰界。還有恁麼人麼。若有。山僧退身有分。若無。且聽葛藤。豎拂子云。看看。遂擲下。

[0492a03] 上堂。僧出禮拜云。作麼。師瞬目視之。僧喝。師便打。僧接棒。送一送云。恩大難酬。師云。更與三十棒。乃云。山僧兩日病。說法口難開。向道諸禪者。不如歸去來。

[0492a06] 長至。上堂。冬仲陽生。鶡旦不鳴。蚯蚓口結。大地成冰。且道山僧拄杖子又作麼生。遂一卓云過新羅。

[0492a08] 上堂僧問話了云請和尚打師云不打僧云為什麼不打。師云。為你買賣不相當。進云。蛇吞鱉鼻口生煙。虎咬大蟲頭戴角。轉身歸位。師劈後一棒。乃云。仲冬嚴寒。風聲似虎。推倒須彌。掀翻露布。到者裏赤骨[骨*歷]地。寸絲不挂。無係無依。不可勝數。若不具擇法眼睛。面前鐵壁銀山依舊難過。召大眾。如何即是。今日裝。密且去搬磚運土。

[0492a15] 上堂。天寒地冽。觸處成冰。思量驀地笑倒老僧。盡謂長老是甚麼善知識。定有多少奇特。殊不知是個三家村裏破落戶。沒意智的村僧。並無一些文理禪道。那有佛法身心。老僧恁麼說話。設有個人出來道。長老你既如此。畢竟以何為人。卓拄杖云。會麼。棒打石人頭嚗嚗論實事。

[0492a21] 上堂。霜明雪白二陽天。無位真人面目全。端的不知誰委悉。梅花冷地笑無言。豎拄杖云。拄杖子。莫廉纖。打風打雨當底錢。雖然也勝首山道。新婦騎驢阿家牽。

[0492a25] 上堂。一不得有。二不得無。一二之義。正在半途。有人道得恰好句麼。若道得。不惟雪竇有光。亦見汝衲僧家有明辨古今眼目。不然。總是隨例喫飯漢。

[0492a28] 願海惟極二上人領沈氏行廣請上堂。尼問。山前有猛虎。人人遭其毒口。和尚也須照顧。師云。向前來作麼。尼一喝云。看虎。師云。者畜生。尼攛坐具作虎聲。師便打。尼喝。師乃云。臘月今朝是初六。時良日吉修冥福。天神喜悅來散花。空階步步都成玉。聖凡生滅俱不見。一片冷光照人面。不用尋思直下看。個裏何常有涯岸沒涯岸活潑潑。是什麼。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咄。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卷三(終)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6 冊 No. B183 雪竇石奇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