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J23nB122_002 醒世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嘉興藏 (J) » 第 23 冊 » No.B122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醒世卷二目錄(歷敘佛果。使人知欣而趨)

  • 千佛篇(出時 種別 道樹 會數)
    • 因緣部(業因)
    • 種姓部(種姓)
    • 降胎部(現衰 觀機 呈祥 降胎)
    • 出胎部(迎后 感瑞 誕孕 招福 同應)
    • 侍養部
    • 占相部(校量)
    • 遊學部(召師 捔力)
    • 納妃部(灌帶 末婚 疑謗)
    • 猒苦部(觀田 出遊)
    • 出家部(離俗 剃髮 具服 使還 諫子 佛髮)
    • 成道部(乞食 苦行 乳麋 草座 降魔 成道)
    • 說法部(赴機)
    • 涅槃部(弟子)
    • 結集部 大乘結集 千人結集 五百結集 七百結集 感應緣(二驗)

醒世錄卷二

千佛篇

出時

[0093b05] 據賢劫。一代分為四時。一壞。二空。三成。四住。就此四中。成劫往。壞空未至。今在住劫。故有千佛出現。太約而言。三佛往。今是第四釋尊遺法。此四時中。各分二十小劫。總為八十小劫。始為一大水火劫。名為賢劫也。依立世阿毗曇論云。十一劫。是未來。八劫是過去。今釋迦佛。當第九劫內成佛。依藥王藥上經云。爾時釋迦牟尼佛。告大眾言。我會往昔無數劫時於玅光佛末法之中。出家學道。聞是五十三佛名。合掌歡喜。復教他人。令得聞持。展轉相教。乃至三千人異口同音。一心敬禮。即得超越無數億劫生死之罪。其千人者。華光為首。下至毗舍浮佛。於莊嚴劫。得成為佛。過去千佛是也。此中千佛者。拘留孫佛為首。下至樓至如來。於賢劫中。次第成佛。後千佛者。日光如來為首。下至須彌相佛。於星宿劫中。當得成佛。故知莊嚴劫。賢劫。星宿劫。各有千佛出世。即知此劫。亦是大阿僧祗劫。又藥王經中若善男子善女人。及餘一切眾生。聞是五十三佛名者。是人於百千萬億阿僧祗劫不墮惡道。至今賢劫中。四佛出世者。亦是阿僧祗劫。又阿毗曇論。二十住劫中。過去八劫。有三佛出世。釋迦當現在第九劫出世。即以前九劫有四佛出世。未來猶有十一劫。焉知不有多佛出世耶。

種族

[0093b26] 第一維衛佛。第二式佛。第三隨葉佛。此三佛同是剎利王種。第四拘樓秦佛。第五拘那含牟尼佛。第六迦葉佛。此三佛。同是婆羅門種。第七釋迦牟尼佛是剎利王種。

道樹

[0093c03] 第一維衛佛得道為佛。時於波陀羅樹下。第二式佛。得道為佛。時於分塗利樹下。第三隨葉佛。得道為佛時於菩薩羅樹下。第四拘樓秦佛。得道為佛。時於斯利樹下。第五拘那含牟尼佛。得道為佛時於烏暫樹下。第六迦葉佛。得道為佛。時於拘類樹下。第七釋迦牟尼佛。時於阿沛多羅樹下。

會數

[0093c10] 維衛佛前後三會說法。初會說經。有十萬比丘。皆得阿羅漢。第二會說經。有九萬比丘。皆得阿羅漢。第三會說經。有八萬比丘。皆得阿羅漢。式佛亦三會說法。初會說經。有九萬比丘。皆得阿羅漢。第二會說經。有八萬比丘。皆得阿羅漢。第三會說經。有七萬比丘。皆得阿羅漢。隨葉佛再會說法。初會說經。有七萬比丘。皆得阿羅漢。第二會說經。有六萬比丘。皆得阿羅漢。拘樓秦佛。一會說經。有四萬比丘。皆得阿羅漢。拘那含牟尼佛。一會說經。有三萬比丘。皆得阿羅漢。迦葉佛一會說經。有二萬比丘。皆得阿羅漢。釋迦牟尼佛。一會說經。有千二百五十比丘。皆得阿羅漢。裝法師云。依如西域釋迦說法。總有三時。第一時中為諸聲聞。說有相法。為破外道執。令悟得道。第二時中。為小行菩薩。說無相法。為破聲聞。令悟無相大乘。第三時中。為大行菩薩。雙說有相無相法。為破有相無相法令悟中道。究竟圓教。於此三時。一一隨機。廣化無量。

因緣部

業因

[0093c27] 依千佛因緣經云。爾時天尊。在王舍城。耆闍崛山。從石室出。問菩薩言。今諸聲聞諸菩薩等。皆講何論。菩薩白言。天尊。諸菩薩眾。各各自說宿世因緣。時有跋陀婆羅菩薩。白佛言。我於今日欲少諮問。願為解說。說是語時。八萬四千諸菩薩等。各脫瓔珞散佛供養。所散瓔珞。住佛頂上。如須彌山。嚴顯可觀。有千化佛。坐山窟中。時諸菩薩白言天尊。此賢劫千佛過去世時。種何功德。常生一處。於一劫中。次第得菩提。化度眾生。爾時天尊。告諸菩薩言。吾為汝分別廣說。乃往過去無量百千萬阿僧祗劫此世界。名大莊嚴。劫名大寶。有佛名寶燈焰王。如來佛壽半劫。正法化世。住於一劫像法化世。住於二劫。於像法中。有一大王。名曰光德。十善化民。如轉輪王。

[0094a12] 過去無數阿僧祗劫。此娑婆世界。有一大國。名波羅柰。王名梵德。常以善法。化諸人民。以國付子。出家學道。得辟支佛。時千梵王。各以衣裓盛諸玅華。至優曇林中。供養。白佛說法。時辟支佛。踴身虛空。化十八變。舒手現足。中有一梵王。名曰慧見。告餘梵言。我見辟支佛。受持五戒。以戒齋法。當行十善。觀諸緣起。以此善根。迴向甚深阿耨菩提。時千梵王命終之後。於娑婆世界。千四天下。為千轉輪王。壽命八萬四千歲。於先經中。聞過去佛號。栴檀莊嚴如來。彼佛為說甚深檀波羅蜜。不見施受。心行平等。時千聖王。各以國土。付其太子。出家學道。於雪山中。各立草菴。求無上道。即獲五通。飛騰空虛。壽命一劫。時雪山中有大夜叉。身長四千里。利牙上出。高八十里。面十二里。眼出迸血光如融銅。左手持劍。右手持叉。住聖王前。高聲唱言。我今饑渴。無所飲食。惟王矜愍。施少飲食。時千聖王告夜叉言。我等誓願。一切施與。各各以水澡夜叉手。授以仙果而令食之。夜叉得果。怒棄置地。告聖王言。我父夜叉。噉人精氣。我母羅剎。恒噉人心。飲人熱血。我今饑急。唯須人心血。何用果為。時有婆羅門。名牢度跋提。白夜叉言。唯願為我說法。我今不惜心之與血。即持利劍刺胸出血。是時天地大動。日無精光。無雲而雷。有五夜叉。從四方來爭取分裂。兢共食之。食大叫。躍立空中。告千聖王。誰能行施如牢度跋提。如此行施。乃可成佛。時千聖王驚怖。生變悔心。各欲還國。於一劫中。墮大地獄。雖墮地獄。菩提願力莊嚴心故。火不能燒。從是以後。復得值遇燈明王菩薩。為其說法。從地獄出。廣為讚歎過去千佛。解脫稱莊嚴佛。乃至自在王佛。時千聖王聞千佛名。歡喜敬禮。以是因緣。超越九億那由他恒河沙劫生死之罪。

種姓部

[0094b14] 如十二遊經云。阿僧祗時。有菩薩為國王其父母早喪。讓國與弟。捨行求道。遙見一婆羅門。姓曰瞿曇。因從學道。婆羅門言。當解王衣。如吾所服。受瞿曇姓。是菩薩受瞿曇姓。入於深山。食果飲水。坐禪念道。菩薩乞食。遂還國界。舉國吏民。無能識者。謂為小瞿曇。菩薩於城外甘蔗園中以為精舍。於中獨坐。時有五百大賊。劫取宮物。路由菩薩廬邊。明日捕賊。縱跡在菩薩舍下。因收菩薩。前後劫盜。法以木貫身。立為尖標。血流於地。王使左右。弩弓射殺之。是大瞿曇。以天眼觀見。便以神足飛來。下之。取土中餘血。以泥團之。著二品中。還其精舍。大瞿曇言。是道人若其志誠。天神當使血化為人。卻後十月。左即成男。右即成女。於是便姓瞿曇氏。一名舍夷。又菩薩本行經云。甘蔗王。名大茅草。以王位付諸大臣。大眾圍繞。送王出城。剃除鬚髮。服出家衣。王出家。持戒清淨。專心勇猛成就四禪。具足五通。得成王仙。壽命極長。至年衰老。諸弟子欲往東西求覓飲食。取好軟草。安置籠裏。用盛王仙。畏諸蟲獸來触。懸樹枝上。時諸弟子乞食去後。有一獵師。遊行山野遙見王仙。謂是白鳥。遂即射之。王仙被射。有兩滴血。出墮於地。即便命終。彼諸弟子乞食來還。見王仙被射命終。復見有血兩滴在地。即集柴木焚燒王屍。收骨為塔。爾時彼地兩血。生出二甘蔗芽。漸漸高大。至時開剖。一莖出一童子。一莖出一童女端正可喜。時諸弟子。心念兩童是王仙種。養護看視。報諸大臣。即灌其頂。立以為王。時彼諸臣取甘蔗種。

降胎部

現衰

[0094c12] 如因果經云爾時善慧菩薩。功行滿足。位登十地。在一生補處。近一切種智。生兜率天。名聖善。為諸天主。於十方國土。現種種身。為諸眾生隨宜說法。期運將至。當下作佛。即觀五事。一者觀諸眾生熟與未熟。二者觀時至與未至。三者觀國土何國處中。四者觀諸種族何族貴盛。五者觀過去因緣。誰最真正。應為父母。仍於天宮現五種相。令諸天子。皆悉覺知菩薩期運。應下作佛。一者菩薩眼見瞬動。二者頭上華萎。三者衣受塵垢。四者腋下汗出。五者不樂本坐。諸天眾。見菩薩有此異相。心大驚怖。爾時菩薩又現五瑞。一者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二者大地十八相動。須彌海水。諸天宮殿。皆悉震搖。三者諸魔宮宅。隱蔽不現。四者日月星辰無復光明。五者天下八部皆悉震動不能自禁。是諸天。見菩薩有五相。又睹外五現希有事。皆悉聚集。到菩薩所。頭面禮足。白言尊者。我等今日見此諸相。舉身震動不能自安。願為我釋此因緣。便答言。善男子。當知諸行皆悉無常。我今不久捨此天宮。生閻浮提。於時諸天聞此。悲號涕泣深歎無常。

觀機

[0095a04] 如菩薩降胎。以四種觀人間。一觀時。二觀土地。三觀種姓。四觀生處。初觀時者。時有八種。佛出後。第一人壽八萬四千歲時。乃至第八人壽一百餘歲。第二觀土地者。諸佛常在中國生。多豐財寶。其土清淨。第三觀種姓者。佛生二種姓中。若剎利。若波羅門。剎利種。勢力大。婆羅門種。智慧大。第四觀生處者。何等母人。能懷那羅延力菩薩亦能自護淨戒又佛本行經云。爾時兜率天眾之中。有一天子。名曰金團。往昔以來。數曾下到閻浮地補處。護明菩薩。告金團言。汝數下至閻浮提中。應知彼城邑聚落。諸王種族。當生何家。金團天子報言。三千大千世界。唯有一剎利。從本以來。至於大眾平量安立。世世轉輪聖王之種。乃至甘蔗苗裔以來。子孫相承。在彼迦毗羅。婆蘇都。釋種所生。其王名為師子頰王。其子名為輸頭檀王。一切世間天人之中。有大名稱。尊者堪為彼王作子。護明菩薩。報金團言。汝善觀察諸王家種。我亦念在於此家生。此家有六十種功德。彼母有三十二種具足德行。堪受菩薩在胎。

呈祥

[0095a22] 菩薩正念。從兜率下。託淨飯王。第一大妃。摩耶夫人右脅。是時大妃於睡眠中。夢見有一六牙白象。其頭朱色。七支柱地。以金裝牙。乘空而下。入於右脅。夫人夢。明旦即向淨飯王言。時王宣敕。喚八婆羅門占夢。婆羅門師。白大王言。夫人所夢。其相甚善。必生聖子。彼於後時。必成佛道。時淨飯王聞占師說。心大歡喜。多以財施。即於其國。迦毗羅城。四門之外。并衢道頭。街衖阡陌有人行處。所須飲食財寶宅舍畜生。皆悉與之。時有一天。名曰速往。至諸地獄。大聲唱言。汝諸人輩。當知菩薩從兜率天。下入於母胎。是故汝等速發誓願。願生人間。地獄眾生。聞此語。往昔來。曾種善根。各各面相睹見。捨地獄身。即生人中。所有三千大千世界諸眾生等。皆來於此迦毗羅城。四面託生。

降胎

[0095b09] 又念佛三昧經云。菩薩欲降母胎時。三千大千世界。悉皆六種震動。又因果經云。爾時菩薩欲降母胎。即乘六牙白象。發兜率宮。無量諸天。作諸妓樂。燒眾名香。散天玅華。隨菩薩滿虛空中。放大光明。普照十方。以四月八日。明星出時。降神母胎。於時摩耶夫人。體安快樂。如服甘露。顧見自身。如日月照。心大歡喜。爾時兜率天眾。念言菩薩生白淨王宮。我等亦當下生人間。菩薩成佛。我得在先。為其眷屬聽法。作此念。便即下生其數有九十九億諸天。下生人間。又從他化自在天。乃至四天王。及色界天王。與其眷屬。亦皆下生。

出胎部

迎后

[0095b20] 如佛本行經云。爾時菩薩聖母摩耶。懷孕菩薩。將滿十月。垂欲生時。時彼摩耶夫人父。善覺長者。即遣使人詣淨飯王所奏言。摩耶王大夫人懷藏聖胎。意欲迎還安止。住於嵐毗尼中。盡父子情。乞垂哀愍。遣放女來我家產訖。即遣送還。時淨飯王聞善覺使。作是言。即敕有司平治道路。具辦旛華。種種音樂。僕從人物。送妃至家。

感瑞

[0095b27] 如普曜經云。太子滿十月。臨產之時。先現瑞應三十有二疆埸左右。歎未曾有。

誕孕

[0095c03] 如因果經云。菩薩處胎。垂滿十月。夫人欲入園遊觀。王敕後宮。端正女。八萬四千。用侍摩耶夫人。又擇八萬四千端正童女。齎侍香華。又敕諸群臣百官夫人。皆悉隨從。於是夫人即升寶轝。與諸官屬。及女。前後導從。往藍毗尼園。爾時四月八日。日初出時。夫人見後園中有一大樹。名曰無憂華色香鮮。枝葉分布。極為茂盛。即舉右手欲牽摘之。菩薩漸漸從右脅而出。是時摩耶夫人立地。以手執波羅叉樹枝。即生菩薩。

招福

[0095c12] 如因果經云。太子生時。於時樹下。亦生七寶七莖蓮華。大如車輪。菩薩即便墮蓮華上。無扶侍者。自行七步。舉其右手。而師子吼云。我於一切天人之中。最尊最勝。無量生死。於今盡矣。說是語。時四天王。即以天繒接太子身。置寶機上。釋提因。手執寶蓋。大梵天王。侍立左右。難陀龍王。優波難陀龍王。於虛空中。吐清淨水。一溫一涼。灌太子身。身黃金色。三十二相。放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

同應

[0095c21] 如瑞應經云。當爾之時。諸釋種姓。亦同一日生五百男。又奴名車匿。馬名捷陟。時王廄中。象生白子。馬生白駒。牛羊亦生五色羔犢。如是等類。數各五百。王子青衣。亦生五百倉頭。爾時宮中。五百伏藏。自然發出。有商人從海探寶而還。各齎奇珍奉貢。王因諸瑞吉祥。當名太子為悉達。爾時四月八日生佛弟難陀。四月九日生阿脽四月十日生調達。

侍養部

[0096a02] 依佛本經云。爾時太子既誕生。適滿七日。其太子母摩耶夫人。遂便命終。往生忉利天上。時淨飯王。見夫人命終之後。喚召釋種而告之言。今是童子。嬰孩失母。乳哺之寄。將付囑誰。教令養育。使得存活。誰能憐愍愛如生。時有摩訶波闍波提。是童子姨母。堪能養育。淨飯王即將太子。付囑姨母而告之言。善來夫人。如是童子。應當養育。善須護持。應令增長。

占相部

[0096a10] 如瑞應經云。爾時白淨王。訪五百聰明相師。令占太子相。師言。是王之子。乃是世間之眼。猶如真金。有諸相好。極為明淨。若當出家。成一切種智。若在家者。為轉輪聖王。領四天下。第一之最。又白王言。有一梵仙。名阿私陀具足五通。在於香山。能斷疑惑。時王心自思惟。香山途路嶮絕。非人能到。當以何方。請來至此。王作念時。阿私陀仙。騰空而來。為王相之。王見來。抱太子出。欲禮仙人。時仙人止王曰。此是天人三界中尊。云何而令禮於我耶。時彼仙人即起合掌。禮太子足。忽然悲泣。不能自勝。王見彼仙悲泣。舉身戰怖。生大憂惱。即問仙人。我子有何不祥而悲泣耶。答言相好具足。無有不祥。但恨我今年壽百二十。不久命終。生無相天。不睹佛興。不聞經法。故自悲耳。若有眾生具三十二相。或生非處。久不明顯。此人必為轉輪聖王。若三十二相皆得其處。又復明顯。此人必成一切種智。今觀大王太子。諸相皆得其所又極明顯決定知成正覺。

校量

[0096a27] 佛阿毗曇經云。以一千阿僧祗世界眾生。所有功德成佛一毛孔。如是成佛一毛孔功德。遍如來身毛孔功德。成佛一好。如是成就八十種好功德。增為百倍。乃成如來身上一相。所成就三十二相功德。增為千倍。乃成如來額上一白毫相。以一千毫相功德。增為百倍。乃成如來一頂骨相。一切飛天所不能見頂。如是不思議清淨功德。成就佛身。是故如來於天人中。最為尊勝。

遊學部

召師

[0096b08] 如佛本行經云。時淨飯王以太子年八歲。會百官群臣宰相而告之言。卿等當知誰堪為太子作師。諸臣報言。今有毗奢婆蜜多羅。善知諸論。最勝最玅。堪教太子。王即召言。尊者大師。教我太子。蜜多報言。謹依王命。即嚴五百釋種童子。前後左右。隨從太子。將升學堂。時彼大師遙見太子威德力故。從座忽起。屈身頂禮於太子足。太子問言。尊者教我何書。或復梵天所說之書。以至薩婆韋多書。凡有六十四種。未審欲教何書。是時蜜多聞太子說。內心歡喜。悅豫熙怡。曰。字為言諦。言為理筌。音義合符。不可偏失。是以文字應用彌綸宇宙。雖跡係翰墨。而理契乎神。昔造書之主。凡有三人。長名曰梵。其書右行。次曰佉盧。其書左行。少者蒼頡。其書下行。至於傍生八體。則有仙龍雲芝。二十四書。則有楷草鍼殳。然原本定義。則體備六文。適時為敏。則莫先隸法。東西之書可得略究。時淨飯王。復集群臣言。何處有師。最便武技。教我太子。諸臣報王。此處有釋名為善覺。其子名羼提提婆。堪教太子兵戎法式。其所解知。凡有二十九種。善巧妙術。入於學堂。從蜜多及提婆所。二大尊邊。受讀諸書。并一切兵戎雜術。經歷四年。至十二時。種種技能遍皆涉歷。既通達。王為太子造一園苑。名勤劬。太子一日在勤劬園。遨遊射戲。自餘五百諸釋種童子。亦各在其自園內遊戲。時有群鴈行飛虛空。是時童子提婆達多。彎弓而射。即著一鴈。其鴈被射。帶箭墮悉達園中。時太子見彼鴈帶箭墮地。兩手捧取。左手擎持。右手拔箭。即以酥蜜封其瘡。是時提婆達多遣使來語太子言。我射一鴈。墮汝園中。宜速付來。時太子報使人言。鴈若命終。即當還汝。若不死者。終不可得。提婆達多復更重遣使人語言。若死若活。快須相還。太子報言。我發菩提心。挕受此鴈。一切眾生。皆來挕受。況復此鴈而不屬我。以是因緣。競相聚集諸釋宿老智人。判決此事。是時有一淨居諸天。變作老宿長者。入會而言。誰養育者。即是挕受。射著之者。即是放捨。彼諸釋宿老。一時印可。高聲唱言如是。如仁者言。

捔力

[0096c15] 如因果經云。太子與兄弟捔力與萬眷屬。將欲出城。於時有大象當城門住。諸人皆不敢前。提婆達多。以手搏頭。即便躄地。難陀以足指挑擲著路傍。太子以手執象擲著城外。還以手接不令傷損。象又還甦。時諸人民。歎未曾有。園中有七重金鼓銀鼓。鋀石銅鐵等鼓。各有七枚。提婆達多最先射之。徹三金鼓。次及難陀。亦徹三鼓。太子嫌弓弱。取庫內祖王一良弓。無能張者。太子在坐以手拼弓。放一箭。徹過諸鼓。然後入地。泉水流出。又徹過大鐵圍山。又佛本行經云。是時太子所射之箭。向三十三天。天中建立箭節。常以諸香華供養此箭。又太子執箭一射。便穿七鐵豬。過七鐵豬。彼箭入地。即成一井。於今稱為箭井時淨飯王知太子所有技能。皆悉勝彼一切諸人。踴躍喜歡。敕喚白象。瓔珞莊飾。令太子乘。是時提婆城外而入。見此白象而問人言。此象欲將何處。其人報言。欲將出城。擬悉達乘。提婆達多。以妒嫉故。便以左手執於象鼻。右手築額。一下倒地。塞彼城門。眾人往來。不通出入。難陀相續而來。問知事。即以右手執彼象尾。牽取離門可七步許。太子問誰牽離門。眾人言難陀。太子言善哉難陀。因思惟彼等二人。雖能示現其氣力。但此象身麤壯。於後壞爛。臭熏此城門。以左手舉象。以右手承重。於空中。擲置城外。越七重墻。度七重塹。即擲過離城。可有一拘盧奢。而象墮地即成大坑。至今相傳為象墮坑。

納妃部

灌帶

[0097a12] 太子年大。父王敕下餘國。卻後二月八日。灌太子頂。皆可來集。立為太子。

求婚

[0097a15] 如佛本行經云。爾時太子漸向長成。至年十九。時淨飯王。為太子造三時殿。一者暖殿。第二涼殿。第三中殿。於後園。廣造池臺。裁蒔華果眾人作樂。隨時侍衛。淨飯王復憶太子初生之時。相師私陀。記為成道。作何方便。令不出家。得紹王位。釋族報王。造此宮室。令諸采女娛樂。王復語釋種言。汝等當觀誰女。堪與太子為妃。爾時五百釋種各各唱言。我女堪為作妃。王復籌量。以雜寶作無憂器。持與太子。令施諸女。密使觀察太子眼目。瞻矚在誰。即聘作妃。王即於迦毗城。振鐸唱言。從今七日來我太子欲見諸釋女。施與一切雜寶。種種玩弄無憂之器。爾時一切諸女。莊嚴其身。來集宮門。欲見太子。以太子威德大故。不敢正看。但取寶器。各各低頭。速疾而過。寶器盡。最後一女。波私吒族。釋種大臣摩訶那摩。其女名為耶輸陀羅。前後侍從。圍繞而來。遙見太子。峨峨注睛。舉其雅步。瞻觀直躬。目不斜窺。漸近前趨來迎太子。如舊相識。即白太子。可與我寶。太子報言。汝來既遲。皆悉施盡。女復白言。我有何過。欺不與寶。太子答言。我不欺汝。但汝不及。是時大指邊。有一所著印環。價值百千。從指脫與。爾時大臣摩訶那摩。見太子一切技藝勝玅。智能最為上首。而作是言。惟願太子。受我女為妃。爾時太子占良吉日。迎納耶輸陀羅。以諸瓔珞莊嚴其身。又復共五百女。相隨而往。迎取入宮。太子雖納為妃。然恒與妃行住坐臥。未曾有世俗之意。但修禪觀。諸女咸疑太子不男。太子以手指妃腹曰。卻後六年。爾當生男。遂以有娠。又五夢經云太子有三妃。一瞿夷。二耶輸。三鹿野。

疑謗

[0097b15] 如智度論云。菩薩出家。夜有人言。太子出家。何得有娠。汙辱我門釋種。欲以火坑焚燒母子。耶輸自恨無事。立大誓言。我若邪行。其腹內兒。願母子隨火消化。發此願已。即投火坑。於是火滅。母子俱存。火變蓮池。母處華座。後生兒似菩薩身。名羅[目*候]羅。臥息彼石。耶輸捉石擲著水中。遂立誓言。我所生兒。實是太子體胤之息。是不虛者。今此大石。在於水上。浮遊不沒。時彼大石。遂即浮泛。如芭蕉葉。不沉不沒。於時大眾見聞。生希有心。

厭苦部

觀田

[0097b24] 如佛本行經云。淨飯王。共多釋種。并將太子。出外野遊。觀看田種。時彼地內所有作人。赤體辛勤而事耕墾。飛鳥喫蟲。共相殘害。即復唱言。嗚呼嗚呼。世間眾生。極受諸苦。所謂生老病死。兼復受於種種苦惱。展轉其中。不能得離。云何不求捨是諸苦。是時太子。安祥矚盻。處處經行。欲求寂靜。忽見一處。有閻浮樹。蓊鬱扶疏。太子發遣左右。漸至樹下。即於草上。結跏趺坐。棄捨一切諸不善法。欲界漏盡。即得初禪。一切諸天帝釋等。見太子在樹蔭坐。飛來到太子所。禮敬說偈。讚還去。時淨飯王問言。太子今在何處。時一大臣。遙見太子。在彼閻浮樹陰之下。復見一切樹影悉移。唯閻浮蔭。獨覆太子。有是希奇難思議事。即大歡喜踴躍。急疾奔馳。走詣王所。長跪依事說言。時淨飯王聞。即詣閻浮樹所。遙見太子在彼樹間。結跏趺坐。譬如黑夜。視山頂頭。大聚火光。出猛明燄。威德顯著。炳照巍巍。如重雲間。忽出明月。亦如暗室。然大淨燈。時王見。生大希有奇特之心。歡喜踴躍。言太子有大威德。

出遊

[0097c15] 如佛本行經云。爾時作瓶天子。欲令太子出向園林。觀看好惡。發猒心故。漸教捨離。太子聞是聲。即喚馭者。可速嚴飾好車。今欲向園觀看。時淨飯王知太子欲出。敕宣迦毗羅城。一切內外。悉遣灑掃清淨。安雜香華。男女莊嚴。或有老病死亡。六根不具者。悉令驅逐。是時馭者裝飾車乘。駕善調馬。太子從東門引導而出。是時作瓶天子。於街衖前。正當太子。變身化作一老弊人。太子。即問馭者。此是何人。身體皺皵。肉少皮寬。眼赤涕流。極大醜陋。獨爾鄙惡。不似餘人。為生來然。為老至。馭者言。此是老至。名為大苦惱。爾時太子問馭者言。此人為是一家如是。為當一切悉如斯。馭者報言。一切世間皆有是法。貴賤雖殊。皆未過老。太子言。若我不離是老。便猒捨五欲。唯作老苦之觀。後於異時辭王。從城南門出。爾時作瓶天子。即於太子前。化作一病人。連骸困苦命在須臾。臥糞穢中。宛轉呻喚。不能起舉。唱言叩頭。乞扶我坐。太子見。問馭者言。此是何人腹肚極大。喘息之時。身遍戰慄。悲切酸楚。不忍見聞。此人何故。受如是苦。馭者奉報太子。四大不調。故爾病生。太子後於異時。從城西門出。時作瓶天子。於太子前化作一屍。臥在床上。眾人舉行。無量姻親。圍繞哭泣。椎胸拍頭。涕泣如雨。大叫號慟。酸哽難聞。太子見之。心懷慘惻。問馭者言。此是何人。舉行叫哭。馭者答言。捨心意等諸根。屍骸無識如木石。諸親號咷暫圍繞。恩愛於此長別離。太子復問。我亦有此死法否。報言。一切眾生此盡業。天人貴賤平等均。雖處善惡諸世間。無常至時無有異。太子後於異時。從城北門出。爾時作瓶天子。以神通力。去車不遠。於太子前。化作一人。剃除鬚髮。著僧伽黎。褊袒右肩。手執錫杖。左掌擎缽。在路而行。太子見。問馭者言。此是何人。在於我前。威儀整肅。行步徐庠。直視一尋。不觀左右。執心持行。不似餘人。馭者白太子言。此名出家之人。常行善法。遠離非法。善調諸根。善與無畏於諸眾生。慈悲不行殺害。太子聞。問馭者言。汝今將車向彼出家人邊。馭者承命。即引太子向出家人所。太子諮問。汝是何人。以偈報言。觀見世間是滅法。欲求無盡涅槃處。怨作平等心。世間不行欲等事。爾時太子為敬法故。從車而下徒步向彼出家人所。頭面頂禮。彼出家人。三匝圍繞。還上車坐。迴還宮中。於前三所逢。生猒。惟欣第四出家。諸大相師。並知太子若不出家。過七日後。得轉輪聖王位。王四天下。七寶自至。各以所知。白淨飯王。王加守循四門各千人。周匝城外。一踰闍那內。羅列人眾而防護之。

出家部

離俗

[0098b03] 如因果經云。爾時太子心自念我年至十九。今是二月。復是七日。思求出家。今正是時。作此念。身放光明。照四天王宮。乃至淨居天宮。諸天見此光。皆知太子出家時到。即便來下。到太子所。頭面禮足。合掌白言。無量劫來。所修行願。今正成熟。太子答言。如汝等語。然父王敕內外官屬。嚴見防衛。欲去無從。諸天白言。我等自當設諸方便。令太子出。使無知者。時耶輸陀羅。眠臥之中。得三大夢。一者夢月墮地。二者夢牙齒落。三者夢失右臂。得此夢。眠中驚覺。心大怖懼。白太子。具述三夢。太子言。月猶在天。齒又不落。臂復尚在。當知諸夢虛假不實。汝今不應橫生怖畏。又彼本起經云。諸天皆言。太子當去。恐作稽留。急去遠此。大火之聚。爾時太子思如是。至於後夜。淨居天王。及欲界諸天。充滿虛空。即共同聲白太子言。內外眷屬。皆悉昏臥。今者正是出家之時。爾時太子即自往至車匿所。以天力故。車匿自覺而語之言。汝可為我牽揵陟來。車匿聞語。舉身戰怖。心懷猶豫夜中索馬。欲何所之。太子復語車匿言我今欲為一切眾生。降伏煩惱結賊故。汝今不應違我此意。爾時車匿舉聲號泣。欲令耶輸陀羅。及諸眷屬。皆悉知覺太子當去。以天神力昏臥如故。車匿即便牽馬而來。於是諸天捧馬四足。并接車匿。釋提桓因。執蓋隨從。天即便令北門自然而開。不使有聲。太子於是從門而出。虛空諸天。歌讚隨從。至於天曉。行至彼跋伽仙人苦行林中。即便下馬。撫背而言。所難為事。汝作畢。又語車匿。唯汝一人。獨能隨我。甚為希有。我今既至閑靜處。汝便可與揵陟俱還官也。車匿聞此語。悲號啼泣。迷悶躄地。於是揵陟屈膝舐足。淚落如雨。太子答言。世間之法。獨生獨死豈復直伴我今為滅諸苦使。故來至此。諸苦斷時然後當與一切眾生而作伴侶。於是脫頭寶冠。與車匿。報大王而說偈言。假使恩愛久共處。時至會必有別離。見此無常須臾間。是故我今求解脫。

剃髮具服

[0098c08] 佛本行經云。爾時太子從車匿。索取寶刀。割取髮髻。有一華鬚。名須曼那。化作淨髮人。與太子淨髮。既剃髮淨居天。復化作獵師之形。身著袈裟染色之衣。語言。我與汝迦尸迦衣。價值百千億金。復為種種栴檀香等之所薰修。菩薩見。生大歡喜。爾時菩薩剃髮。身得袈裟。形容改變。便放大光。下至閻浮。化成二寶塔。具眾(莊嚴)

使還

[0098c15] 又普曜經云。於是菩薩適出城門。迦維羅衛。一切群眾。知太子去。共談而喜。瞿夷明日。從寐起。遙聞眾言。覺去。與耶輸心為破裂。淨飯王。感絕自投於地。舉聲稱怨。永絕我望。何所依怙。國中樹木。尋時虧落。無諸華實。諸清淨地。悉生塵垢。王與群臣眷屬。行至園觀。亦懷悲苦。嗚呼阿子。明曉經典。眾奇異術。無不博達。今至棄國萬民。為何所遊。誰為開門。其諸天人。供養云何。車匿白王。我在常處。宴然寐床。城門閉。於時菩薩告我被馬。城中萬民。皆安不聞。天帝開門。四天王告敕四神。捧其馬足。諸百千天帝釋梵。以侍送之。嚴治道路。演大光明。散光燒香。諸天伎樂。同時俱作。涌在虛空。諸圍繞以侍送之。去是極遠。脫衣寶瓔。及白馬遣我還國。啟王謝妃。必至成佛。乃還相見。勿令愁憂。

諫子

[0099a02] 如佛本行經云。淨飯王使二人。向山諫太子迴。念吾年朽。家國無嗣。何時能還。太子答言。欲得四願。不復出家。一不老。二無病。三不死。四不別。神仙五通。雖住一劫。不離於死。王聞重悲。斯四願者。古今無獲。誰能除此。

佛髮

[0099a07] 又毗尼母經云。佛告諸人。此髮不可故衣故器盛之。當用新物。時有王子瞿波離將軍。欲往四方有所征伐。來索世尊髮。問安處。佛言聽安金塔中。若銀塔中。若寶塔中。若雜寶塔。繒綵衣褁。問云何持。佛言聽象乘。馬車乘。頭上肩上擔。時王子持世尊髮去。所往征伐。得勝還國。為世尊起髮塔。

成道部

乞食

[0099a14] 如四分律云。爾時菩薩漸漸遊行。至婆羅閱城乞食。時摩竭王。在高樓上。見菩薩行步庠序。即遣信問。比丘欲何所詣。可於此住。居王位治化。我當為臣。菩薩荅言。我捨轉輪王。出家學道。豈可於此邊國王位而處俗耶。時王前白言。若成無上道者。先詣羅閱城。與我相見。菩薩報言可爾。爾時王即禮菩薩足。繞三匝而去。又佛本行經云。菩薩為摩伽陀國王說云。大王。我等今實不畏彼毒蛇。亦復不畏天雷霹靂。亦復不畏猛火焰。被大風吹。燒野澤者。但畏五欲境界所逼。何以故。五欲無常害功德。六塵空幻。損眾生。世間果報本誑人。智者誰能暫(停住)

苦行

[0099a25] 爾時菩薩於鹿林。在五拘鄰比丘所。學于苦行。經於六年。極生辛苦過其本師。以自餓故。而不得道。徒勞疲形。日食一胡麻。經一七日。粳米紅豆麻子粟麋。及以白豆亦復如是。各一七日。如是修苦行時。一切皮肉銷瘦皺減。其目坎陷。肉盡肋出。欲坐則伏。欲起則偃。雖受如是無利益。苦然不退菩提之心。

乳麋

[0099b05] 又述灌帶部內。時有四天王子。告律師云。世尊初成道。第十一年。於王舍城中。須摩長者園內。告諸天大菩薩。及大弟子曰。我初踰城時。至彼洴沙國。路逢牧牛女。我語云。我有少饑渴。從汝乞飲食。彼女答云。汝何所往。答云求趣菩提。又問名字何等。答言悉達。彼女又白言。我讀韋陀之典云。不久有大智人。當成正覺。我觀仁者相貌音聲。是諸佛相。我作此山神。經十六大劫。過去諸佛。我皆親覲。汝可隨我。往至住處。當與汝飲食。過去迦葉佛涅槃時。付我一澡罐。其頂上有雙龍繞。下有獅子蹲。拘留佛所製。遞相付我。迄至樓至佛。此龍瓶內。具足有八功德水。汝若饑渴。當飲此水。能消煩惱。增長菩提。勿輕此小瓶。假使四大海水。內此瓶中。猶不能滿。中有龍王。此賢劫初三佛出世。所有遺法。多在瓶內。與婆竭龍宮。一無有二。又迦葉佛付我香爐。及一黃金函。將付仁者。其香爐前有十六頭。半是獅子。半是白象。於二獸頭上。別起蓮花臺。四緣別起六銀樓。樓出天童。每燒香時。是諸童子。各各口出燒香歌曲。臺門自開。又黃金函內。盛大般若。合三十億偈。黃金為經牒。白玉為界道。白銀為字。此函及爐。是拘留佛所製。次第付我。乃至樓至佛。諸佛欲興世。皆開此金函。披閱經典。以般若力。天魔不嬈。速登正覺。今將付囑。努力守護。勿令損失。我受得於菩提樹下。六年苦行。常飲此瓶水。故除饑渴。煩惱亦消也。又我初欲成道。入河澡浴。受二女乳麋。至菩提樹下。欲昇金剛壇。山神至我所。即告我言。汝今成道。可依往佛。若初成道。欲昇金剛壇。繞樹合三十二匝。十方諸佛。亦前授香。次命人王。天王。釋梵。龍王。十地菩薩。各前授香。佛以威神。香聞十方。上至有頂。受苦眾生。聞香解脫。諸根具足。

草坐

[0099c07] 佛本行經云。爾時菩薩於河澡浴。食乳麋。沐身體。光儀平復。自在安詳。面向菩提樹。思作何座。左右四顧。是時忉利天。帝釋天主。即化其身。為刈草人。刈取其草。青綠顏色。猶如孔雀王項。柔軟滑澤。如微細迦尸衣。色玅而香。右旋宛轉。菩薩問彼人言。汝名字何。彼人報言。我名吉利。菩薩思唯。我今欲求自身吉利。亦為他人以求吉利。我今決當得證阿耨菩提。當取草時。其地便六種震動。又觀佛三昧經云。適施草座。諸佛化作八萬佛樹師子之座。有天衣布其上。

降魔

[0099c17] 又雜寶藏經云。如來樹下。惡魔波旬。將八十億眾。欲來壞佛。便語佛云。汝獨一身。何能坐此。急可起去。若不起者。我捉汝腳。擲著海水。佛言。我觀世間無能擲我。汝於前世時。曾於一寺受一日八戒。施辟支佛一缽之飯。故生六天。為大魔王。而我於三阿僧祗劫。亦設供養。聲聞緣覺不可計數。魔言。汝道我昔一日持戒。施辟支佛食。信有其實。我亦自知。汝亦知我。汝自道者。誰為證知。佛以手指地言。此地證我。作是語時。一切大地六種震動。地神即從金剛際出。合掌白佛言。我為作證。有此地來。我恒在中。世尊所說。其實不虛。佛語波旬。汝今先能動此澡瓶然後可能擲我海水。爾時波旬。及八十億眾。不能得動。魔王軍眾。顛倒自墜。破壞星散。

說法部

赴機

[0100a03] 依彌沙塞律云。佛得道七日。受解脫樂。有五百乘車。載奉蜜。四王奉缽。佛受之。為說三歸。又更七日。文鱗龍王。奉非人食。後過七日。斯那奉食。姊妹四人。受三歸依。復過七日。梵王來請轉法輪。又普曜經云。時梵王。與六萬八千梵王眷屬。來詣佛所。稽首足下。請轉法輪。佛受請。言我宿命。在波羅柰。供養六百億佛。應在此轉法輪。又中本起經云。世尊念言。吾昔路由梵志。阿蘭迦蘭。待我有禮。應往度之。天空中曰。此二人亡七日。又念應度鬱頭藍弗。天復告云。昨日命終。又念父王。昔遣五人。一名拘鄰。二名頞陛。三名跋提。四名十力迦葉。五名摩訶男。執侍功勤。應往度之。又轉法輪經云。佛在鹿野樹下。時空中有自然法輪。飛來當佛前而轉。佛以手撫之止。吾無始來為名色轉。今愛意盡。不復流轉輪即便住。又十二遊經云。佛從四月八日。至七月十五日。坐樹下為一年。二年於鹿野園中。為五人說法。三年為鬱鞞迦葉。兄弟三人說法。滿千比丘。四年在蒙頭山。為龍鬼說法。五年時。度舍利目連。舍利七日得上果。目連十五日得上果。六年須達共祗陀為佛立精舍。有十二佛圖。寺有七十二講堂。有三千六百間屋。有五百樓閣。七年在拘耶尼園。為婆陀和菩薩等八人。說般若經。明苦行事。八年在柳山。為屯真陀羅王弟說法。九年在穢澤中。為阿掘摩說法。十年遊摩竭國。為弗沙王說法。十一年在恐懼樹下為彌勒說本起經。即修行本。十二年還父王國。為釋氏八萬四千人說法。又大集經云。佛成道十六年。於欲色界中間。出大寶階。大眾俱登中階。即上昇虛空。又分別功德經云。二十五年。比在諸國。此住最久。以其中多諸珍異。人多有義。祗樹精舍有神異驗。眾集之時。獮猴飛鳥。群類數千。悉來聽法。寂寞無聲。事竟即去。各還所止。犍椎適鳴。復來集。此由國多仁慈。故異類影附。故智度論云。舍衛城有九億家。三億明見佛。三億信而不見。三億不見不聞。又薩婆多論云。佛以二月八日。沸星現時。初成等正覺。亦以二月八日。沸星出時生。以八月八日。沸星出時。轉法輪。以八月八日。沸星出時取般涅槃。

涅槃部

弟子

[0100b11] 依智度論云。長老大迦葉。於耆闍崛山集三藏。可度眾生竟。隨佛入般涅槃。清朝持缽。入王舍城。乞食。上耆闍崛山語諸弟子。我今日入無餘涅槃。一切諸人。聞是。皆大愁憂。迦葉晡時。從禪定起。入眾中坐。讚說無常。苦空無我。如是種種說法。從佛所得僧迦梨。持衣缽提杖。如金翅鳥。現昇虛空。作十八變。

結集部

[0100b18] 此中廣明結集。具有四時。第一依智度金剛仙二論。如來在此鐵圍山外。共文殊師利。及十方佛。結集大乘法藏。第二依菩薩處胎經。及四分律等。如來初入涅槃。始經七日。大迦葉共五百羅漢。令到十方世界。召得八億八千眾。共為集三藏。第三依智度論。如來入涅槃後。至夏安居初十五日。大迦葉共千羅漢。在王舍城。結集三藏。第四依四分律。如來入涅槃後。一百年內。為跋闍子擅行十事。大迦葉共七百羅漢。在毗舍離城。結集三藏。

大乘結集

[0100b27] 依大智度論。金剛仙論云。文殊師利結集中。明如來在此世界之外。不至他方世界。十方諸佛並皆雲集說法。亦名話經。文殊後結集。召諸菩薩。及大羅漢。無量無邊。各言某經。我從佛聞。須菩提言。金剛般若。我從佛聞。諸經當部。各有弟子。同時聞者。並云我親從佛聞。故知阿難則遍聞諸經。餘之弟子。則偏局當部。故維摩經云。舍利弗。問天女曰。汝於三乘。當何志求。天女曰。若以小乘法化。我作聲聞。若以中乘法化。我作緣覺。若以大乘法化。我作菩薩。

五百結集

[0100c10] 依菩薩處胎經云。爾時佛取滅度經七日七夜。時大迦葉告五百阿羅漢。打犍椎集眾。卿五百人。盡詣十方諸佛世界。諸有得阿羅漢六通者。盡集此閻浮提雙樹間。釋迦牟尼佛。今捨壽。起七寶塔。今集欲得演出真性法身。汝等速集。聽微妙之言。爾時五百羅漢。受大迦葉教。即到十方恒河沙剎土。集諸羅漢。得八萬八千眾。來集忍界。聽受法言。又僧祗律云。時大迦葉。語諸比丘。結集法藏。應住王舍城。令阿那律守佛舍利。勿使諸天將去。又菩薩處胎經云。爾時迦葉見眾集。語優婆離。卿為維那。唱阿難下。即受教唱下。阿難心意荒亂。內自念言。佛滅度未久。恥我乃爾。即自思唯。四諦法。便於眾前成阿羅漢。諸塵垢滅。朗然大悟。聖眾稱善。諸天歌嘆。爾時大地。六反震動。時大迦葉。即使阿難。升七寶高座。迦葉告言。佛所說法。一言一字。汝勿使有缺漏。菩薩藏者。集著一處。聲聞藏者。集著一處。戒律藏者。集著一處。爾時阿難最初出經胎化藏為第一。中陰藏第二。摩訶衍方等藏第三。戒律藏第四。十住菩薩藏第五。雜藏第六。金剛藏第七。佛藏第八。是為釋迦文佛經法。

千人結集

[0101a02] 大迦葉言。若我昔常乞食者。常有外道強來難問。廢闕法事。令王舍城。常設飯食供給千人。告語闍王。給我等食。日日送來。是中夏安居。三月十五日。說戒時。復語阿難。汝今應隨佛心。憐愍眾生故。集佛法藏。是時阿難一心合掌。向佛涅槃處。作如是言。佛初說法時。爾時我不見。如是轉展聞。佛在波羅柰。佛為五比丘。初開甘露門。說真四諦法。苦集滅道諦。阿若憍陳如。最初得見道。及八萬諸天。聞是得見道。是千阿羅漢。聞是語。上昇虛空。高七羅多樹。皆眼見佛法。

七百結集

[0101a12] 四分律云。爾時世尊。般涅槃後百歲。毗舍離跋闍子比丘行十事言。非法非毗尼非佛所教。皆下舍羅。在毗舍離。七百阿羅漢。集論法毗尼。依道宣律師感應記云。律師問天人曰。世尊涅槃後。結集法藏儀式云何。天人答曰。惟大聖隱顯。隨機生滅。三藏遺跡。結集是因。眾集多少。律論不等。如律中五百七百。皆遵大迦葉。最為眾首。如大論中。高選千人。皆同無學。至結集。召外眾集。重敘所結有不同者。分為二部。依遵迦葉名上座部。餘外眾多。名大眾部。依文殊問經。初分二部。即其事也。通約大小三藏。皆阿難出。其住處同集王舍城。然據文殊集眾。略結大乘。即在大鐵圍山外。二界中間。阿難升高座。披佛布僧迦梨。先誦遺教經。如佛在世約敕之相。時大菩薩。阿羅漢。一切比丘。天龍八部。聞皆悲泣。不能自勝。爾時大迦葉。即從座起。著布僧迦梨。手執尼師壇。至高座前。敷坐具。禮阿難。右繞三匝而立。時大梵天王。持七寶蓋。覆阿難上。時天帝釋。進七寶案。置阿難前羅睺阿修羅王各執七寶香爐在阿難前。阿難受置寶案上。他化天王。進七寶几。在寶案後。時魔王波旬持七寶拂授與阿難。仍與帝釋。夾侍兩邊。四天王。各侍高座四腳。三十二使者。在迦葉後。各各呈恭。胡跪敬聽。時大迦葉禮阿難。又繞三匝。至前問訊。如佛無異。然後問緣。一一依經始從如是。乃至末後歡喜奉行。爾時迦葉重問曰。我過去諸佛。修多羅中。一一分部說。汝恒至佛邊。當有教敕。阿難答曰。我受世尊教。末世眾生煩惱垢重。不能解我教法不得部類出之。汝當分別說也。或十章。五章。隨意而安置。令鈍根者。易解我法。天問如來在世時。教敕優波離。及我大迦葉。入堂東寶樓。觀古佛毗尼。及不同相。我欲結集。為依古佛說。為依今世尊教耶。答曰。我從世尊聞。以語大迦葉。若結集毗尼。當分五部相。往古諸佛所說毗尼。一相無二。今眾生薄福。故說多部。我滅度後。無智愚人。分我教網。以為五部。十八部。乃至五百部。雖味薄淡。仍是我正法。世尊涅槃竟。將往戒檀。南華林外。安置九十日。待迦葉結集竟。最初於稿本寫出三藏教。次令阿闍世王。又寫出五本。用黃金印。及白銀印。印迦葉初本。及闍王寫者。用七寶印。印迦葉稿本。次以七寶印。印魔王寫者。梵王寫三本。用白銀印。帝釋寫七本。用黃金印。娑竭龍王寫八萬經本者。俱三色印。總以印定之。令流布閻浮提。及三天下。世尊所造塔。及白銀觀。付文殊師利。普賢。觀音。將此觀塔。周遍大千界。一國留一觀。及一金塔。如震旦。爾時文殊將塔觀。往清涼山。金剛窟安置。至今流行。又問一切修多羅藏。既結集當安何國。付囑何王。今欲結集。當為廣結。略結請次第說之。答曰。我聞世尊說。付囑大迦葉當令廣集。又付文殊。往大鐵圍山諸菩薩等住處九地有八萬人當令略集。付囑阿闍世。寫我遺教。迦葉結集本。安置修羅窟中。又問世尊在時。我從佛聞。若結集竟。將三藏教。付囑娑竭龍王。今聞汝說。與昔聞異。答曰。我聞世尊說。結集三藏。在修羅窟中。經二十年中。待文殊結竟。方付娑竭龍王。又問祗桓精舍。有諸古佛及以三藏陰陽書。及供養具。當付何人。答曰。此事因緣。並在祗桓圖經說之。各有付處不煩此述。又問云何二部教。答曰。四分十誦律。四十年後。一百一十年。迦葉遺律。方行前國。如震旦諸國。謂之君子國。根性輕利。得行三部教。合四百三國土。同此一文字。並行前三律教。又問。云何三部教。答曰。行前二部教。乃以大僧祗如求流離國。及餘二天下。唯行一部教。所謂薩婆多部是也。祗桓寺殿四簷下。有四銀臺兩臺內有黃金。修多羅白玉為牌。又有兩臺內。有毗尼藏。黃金為牌。白銀為字。毗尼律藏。是龍王書。修多羅經藏。是魔王書。此二藏經。雖是過去星宿劫前。古佛經也。於閻浮洲中。此之兩部書經最為第一。至佛涅槃後。娑竭龍王。收將入宮供養。

感應緣

[0101c20] 後漢明帝時。雒陽白馬寺。有攝摩騰。本中天竺人。善風儀。解大小乘經。常遊化為任。至漢永平三年中。明皇帝夜夢金人。飛空而至。乃大集群臣以占所夢。通人傳毅奉答。臣聞西域有神。其名曰佛。陛下所夢將必是乎。帝以為然。即遣中郎蔡愔。博士弟子秦景等。使往天竺。尋訪佛法。愔等於彼。遇見摩騰。乃邀還漢地。騰誓志弘通。不憚疲苦。冒涉流沙。至乎雒邑。明帝甚加賞接。於城西門外。別立清舍以處之。名馬寺。傳云。外國國王。當毀破諸寺。唯招提寺未及毀壞。夜有一白馬。遶塔悲鳴。王即停壞諸寺。因改招提以為白馬。又白馬寺。有竺法蘭。是中天竺人。自言誦經論數萬章。為天竺學者之師。時蔡愔既至彼國。蘭與摩騰。共契遊化。遂相隨而來。同止。少時。便善漢言。愔於西域獲經。即為翻譯。所謂十地斷結。佛本行。四十二章經等五部。漢地諸經之始也。

[0102a07] 昔漢武帝。穿昆明池底。得黑灰。以問東方朔。朔云不經。可問西域胡僧。後法蘭既至。眾人追以問之。蘭云世界終盡。劫火洞燒。此灰是也。

[0102a10] 案周書異記云。周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歲。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汎漲。井水溢出。山川震動。有五色光。入貫太微。遍於西方。盡作青紅色。太史蘇由奏曰。有大聖人。生於西方。一千年外。聲教及此。昭王即敕鐫石記之。埋於南郊天祠前。此即佛生之時也。相國呂侯乘驊騮八駿。而行求佛。因以禳之。

[0102a16] 周穆王五十三年。壬申歲。二月十五日。平旦。暴風忽起。損舍折木。地動天陰。西方白虹十二道。太史扈多曰。西方聖人滅矣。此即佛入涅槃之相也。(二卷末)


【經文資訊】嘉興藏第 23 冊 No. B122 醒世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嘉興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