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B25n0144_001 祖堂集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補編 (B) » 第 25 冊 » No.0144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目錄

祖堂集序 泉州招慶寺主淨修禪師文僜述 二九九 
海東新開印版記 沙門釋 匡俊記 二九九 
上名次第 二九九 
祖堂集卷第一 
 第一毗婆尸佛 三〇二 
 第二尸棄佛 三〇二 
 第三毗舍浮佛 三〇二 
 第四拘留孫佛 三〇二 
 第五拘那含牟尼佛 三〇二 
 第六迦葉佛 三〇三 
 第七釋迦牟尼佛 三〇三 
 第一祖大迦葉尊者 三一二 
 第二祖阿難尊者 三一五 
 第三祖商那和修尊者 三一六 
 第四祖優婆鞠多尊者 三一七 
 第五祖提多迦尊者 三一八 
 第六祖彌遮迦尊者 三一八 
 第七祖婆須密尊者 三一九 
 第八祖佛陀難提尊者 三一九 
 第九祖伏馱密多尊者 三二〇 
 第十祖脅尊者 三二一 
 第十一祖富那耶奢尊者 三二一 
 第十二祖馬鳴尊者 三二二 
 第十三祖毗羅尊者 三二二 
 第十四祖龍樹尊者 三二二 
 第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 三二二 
 第十六祖羅羅尊者 三二三 
祖堂集卷第二 
 第十七祖僧伽難提尊者 三二四 
 第十八祖伽耶舍多尊者 三二四 
 第十九祖鳩摩羅多尊者 三二五 
 第二十祖闍夜多尊者 三二五 
 第二十一祖婆修盤頭尊者 三二六 
 第二十二祖摩拏羅尊者 三二七 
 第二十三祖鶴勒尊者 三二七 
 第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三二七 
 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尊者 三二八 
 第二十六祖不如密多尊者 三二九 
 第二十七祖般若多羅尊者 三二九 
 第二十八祖菩提達摩和尚 三三〇 
 第二十九祖師慧可禪師 三三七 
 第三十祖僧璨 三三九 
 第三十一祖道信和尚 三三九 
 第三十二祖弘忍和尚 三四〇 
 第三十三祖惠能和尚 三四三 
祖堂集卷第三 
 牛頭和尚 三四九 
 鶴林和尚 三五一 
 先徑山和尚 三五一 
 鳥窠和尚 三五二 
 懶瓚和尚 三五二 
 老安國師 三五三 
 騰騰和尚 三五三 
 破灶墮和尚 三五四 
 靖居和尚 三五四 
 荷澤和尚 三五四 
 慧忠國師 三五五 
 崛多三藏 三六三 
 智策和尚 三六三 
 司空山本淨和尚 三六四 
 一宿覺和尚 三六八 
 懷讓和尚 三六九 
祖堂集卷第四 
 石頭和尚 三七二 
 耽源和尚 三七六 
 天皇和尚 三七六 
 尸梨和尚 三七七 
 丹霞和尚 三七七 
 招提和尚 三八二 
 藥山和尚 三八二 
祖堂集卷第五 
 大顛和尚 三九一 
 長髭和尚 三九二 
 龍潭和尚 三九三 
 翠微和尚 三九四 
 雲嵒和尚 三九五 
 華亭和尚 三九九 
 樹和尚 四〇一 
 道吾和尚 四〇二 
 三平和尚 四〇四 
 石室和尚 四〇五 
 德山和尚 四〇六 
祖堂集卷第六 
 投子和尚 四〇九 
 草堂和尚 四一二 
 神山和尚 四一四 
 洞山和尚 四一五 
 漸源和尚 四二六 
 石霜和尚 四二六 
祖堂集卷第七 
 夾山和尚 四三〇 
 巖頭和尚 四三五 
 雪峰和尚 四四〇 
祖堂集卷第八 
 雲居和尚 四四九 
 欽山和尚 四五四 
 中山和尚 四五四 
 曹山和尚 四五五 
 華嚴和尚 四六二 
 本仁和尚 四六三 
 青林和尚 四六三 
 疏山和尚 四六五 
 龍牙和尚 四六六 
 幽棲和尚 四六八 
 上藍和尚 四六八 
祖堂集卷第九 
 落浦和尚 四六九 
 盤龍和尚 四七三 
 逍遙和尚 四七三 
 先洞安和尚 四七四 
 黃山和尚 四七四 
 韶山和尚 四七五 
 棲賢和尚 四七五 
 大光和尚 四七五 
 肥田伏禪師 四七六 
 涌泉和尚 四七七 
 南際和尚 四七七 
 雲蓋和尚 四七八 
 九峰和尚 四七八 
 南嶽玄泰和尚 四八二 
 寶蓋和尚 四八三 
 玄泉彥和尚 四八三 
 烏巖和尚 四八三 
 靈巖和尚 四八三 
 羅山和尚 四八四 
祖堂集卷第十 
 玄沙和尚 四八七 
 長生和尚 四九〇 
 鵝湖和尚 四九一 
 大普和尚 四九一 
 鏡清和尚 四九一 
 翠巖和尚 四九六 
 報恩和尚 四九七 
 化度和尚 四九七 
 鼓山和尚 四九七 
 隆壽和尚 四九八 
 安國和尚 四九八 
 長慶和尚 五〇一 
祖堂集卷第十一 
 保福和尚 五〇七 
 雲門和尚 五一四 
 齊雲和尚 五一六 
 永福和尚 五一九 
 福清和尚 五一九 
 潮山和尚 五二〇 
 惟勁禪師 五二〇 
 越山鑒真大師 五二一 
 睡龍和尚 五二一 
 佛日和尚 五二三 
 水西南臺和尚 五二三 
 中曹山和尚 五二三 
 金峰和尚 五二四 
 鹿門和尚 五二四 
祖堂集卷第十二 
 荷玉和尚 五二五 
 育王和尚 五二六 
 紫陵和尚 五二七 
 長興和尚 五二七 
 報慈和尚 五二七 
 後疏山和尚 五二七 
 禾山和尚 五二八 
 寶峰和尚 五三五 
 光睦和尚 五三五 
 同安和尚 五三五 
 氻潭和尚 五三六 
 後雲蓋和尚 五三六 
 黃龍和尚 五三六 
 龍光和尚 五三七 
 龍迴和尚 五三八 
 清平和尚 五三九 
 中塔和尚 五三九 
 仙宗和尚 五四〇 
祖堂集卷第十三 
 招慶和尚 五四二 
 報慈和尚 五四六 
 龍潭和尚 五五一 
 福先招慶和尚 五五二 
 山谷和尚 五五六 
祖堂集卷第十四 
 江西馬祖 五五八 
 大珠和尚 五六三 
 百丈政和尚 五六四 
 杉山和尚 五六五 
 茗溪和尚 五六六 
 石鞏和尚 五六六 
 紫玉和尚 五六八 
 南源和尚 五六八 
 百丈和尚 五六九 
 魯祖和尚 五七四 
 高城和尚 五七五 
 章敬和尚 五七六 
祖堂集卷第十五 
 西堂和尚 五七八 
 鵝湖和尚 五七八 
 伏牛和尚 五七九 
 盤山和尚 五八〇 
 麻谷和尚 五八一 
 鹽官和尚 五八一 
 五洩和尚 五八二 
 大梅和尚 五八四 
 永泰和尚 五八五 
 東寺和尚 五八五 
 鄧隱峰和尚 五八七 
 歸宗和尚 五八七 
 冷州和尚 五九〇 
 大同和尚 五九二 
 金牛和尚 五九二 
 龜洋和尚 五九二 
 陳禪師 五九三 
 黑澗和尚 五九三 
 閉魔巖和尚 五九三 
 龐居士 五九三 
祖堂集卷第十六 
 南泉和尚 五九五 
 溈山和尚 六〇三 
 黃蘗和尚 六〇七 
 西林操和尚 六一〇 
 古靈和尚 六一〇 
 石霜性空和尚 六一一 
祖堂集卷第十七 
 大慈和尚 六一二 
 福州西院和尚 六一二 
 處微和尚 六一五 
 雪岳陳田寺元寂禪師 六一五 
 東國桐裏和尚 六一六 
 東國實相和尚 六一六 
 東國慧目山和尚 六一六 
 公畿和尚 六一六 
 南和尚 六一七 
 溟州[山*窟]山故通曉大師 六一七 
 普化和尚 六一九 
 嵩巖山聖住寺故兩朝國師 六二〇 
 天龍和尚 六二一 
 正原和尚 六二一 
 芙蓉和尚 六二一 
 岑和尚 六二二 
 白馬和尚 六二八 
 下堂和尚 六二八 
 雙峰和尚 六二八 
祖堂集卷第十八 
 趙州和尚 六三〇 
 紫胡和尚 六三五 
 陸亙太夫 六三六 
 仰山和尚 六三六 
祖堂集卷第十九 
 香巖和尚 六五二 
 徑山和尚 六五八 
 靈雲和尚 六五九 
 王敬初常侍 六六〇 
 臨濟和尚 六六〇 
 觀和尚 六六二 
 陳和尚 六六三 
 大隨和尚 六六五 
 靈樹和尚 六六五 
 嶢山和尚 六六五 
 道吾休和尚 六六五 
 俱胝和尚 六六六 
 勝光和尚 六六六 
 資福和尚 六六六 
祖堂集卷第二十 
 五冠山瑞雲寺和尚 六六八 
 米和尚 六八〇 
 寶壽和尚 六八〇 
 灌溪和尚 六八〇 
 興化和尚 六八一 
 後魯祖和尚 六八一 
 隱山和尚 六八二 
 興平和尚 六八二 
 米嶺和尚 六八三 

祖堂集序

[0299a02] 夫諸聖興來,曲收迷子。最上根器,悟密旨於鋒未兆之前;中下品流,省玄樞於機句施之後。根有利鈍,法無淺深。矧聖人雖利生而匪生,聖人雖興化而寧化。苟或能所斯在,焉為利齊之方?然遺半偈一言,蓋不得已而已。言教甚布於寰海,條貫未位於師承。常慮水涸易生,烏馬難辯。今則招慶有靜、筠二禪德,袖出近編古今諸方法要,集為一卷,目之《祖堂集》。可謂珠玉聯環,卷舒浩瀚;既得奉味,但覺神清。仍命余為序,堅讓不獲,遂援毫直書。庶同道高仁,勿以譏誚,乃錄云爾。

[0299a13] 已上序文并《祖堂集》一卷,先行此土。爾後一卷齊到。謹依具本,爰欲新開印版,廣施流傳,分為二十卷。以此先寫七佛,次天竺二十七祖并諸震旦六代,代有傍正,位次第,並以錄上。隨其血脈,初後聯綿,昭穆之儀,有孫有嫡也。其纂成,所以群英散說周覽於眼前,諸聖異言獲瞻於卷內。今以沙門釋匡俊所冀:中華集者,永祛惜法之痕,此界微曹,願學禪之美。深慚洞徹,乞恕愆疣。一一上名次第如後:

[0299b08] 第一毗婆尸佛,第二尸棄佛,第三毗舍浮佛,第四拘留孫佛,第五拘那含佛,第六迦葉佛,第七釋迦佛。第一大迦葉祖,(釋尊傳金襴袈裟,見在雞足山。令迦葉持此衣,待彌勒出世分付此衣傳衣為信也。)第二阿難祖,第三商那和修,第四優婆鞠多,第五提多迦,第六彌遮迦,第七婆須密,第八佛陀難提,第九伏陀密多,第十脅祖師,第十一富那夜奢,第十二馬鳴尊者,第十三迦毗羅祖師,第十四龍樹祖師,第十五提婆祖師,第十六羅羅。(已上七佛并西天十六祖。)(第一卷已畢。)

[0300a02] 第十七僧伽難提,第十八伽耶舍多,第十九鳩摩羅,第十闍夜多,第二十一婆修盤頭,第二十二摩拏羅,第二十三鶴勒祖師,第二十四師子比丘,第二十五婆舍斯多,第二十六不如密多,第二十七般若多羅,第二十八初祖達摩,第二十九祖惠可,第三十祖僧璨,第三十一祖道信,第三十二祖弘忍,第三十三祖慧能。(上天竺并震旦六代衣缽相傳事跡畢。)初祖傍出(道育、總持)(第二卷畢。)

[0300a09] 四祖下傍出:慧融第一,智嚴第二,慧方第三,法持第四,智威第五,慧忠第六。前智威下出馬素和尚,馬素下出道欽和尚,道欽下出鳥窠和尚。(已上九人,則空宗也。)五祖下傍出神秀和尚、安國師、道明和尚。前神秀出普寂和尚,普寂下出懶和尚。老安下出勝騰和尚、坦然和尚、破灶墮。(已上八人,則宗也。)六祖下出思和尚、荷澤和尚、忠國師、崛多三藏、智策和尚、本淨和尚、一宿覺和尚、讓和尚。(已上八人第四十一代。)(第三卷畢。)

[0300b01] 思和尚下出石頭和尚,忠國師下出耽源和尚。(已上二人四十二代。)石頭下出天皇和尚、尸利和尚、丹霞和尚、招提和尚、藥山和尚、(第四卷已畢。)

[0300b03] 大顛和尚、長髭和尚。(上七人四十三代。)天皇下出龍潭和尚,丹霞下出翠微和尚,藥山下出雲巖和尚、華亭和尚、樹和尚、道吾和尚。大顛下出三平和尚,長髭下出石室和尚。(上八人四十四代。)龍潭下出德山和尚。(第五卷畢。)

[0300b06] 翠微下出投子和尚,圓禪師下出宗密禪師,雲巖下出神山和尚、洞山和尚,道吾下出漸源和尚、石霜和尚。(第六卷畢。)

[0300b08] 花亭下出夾山和尚。(上八人四十五代。)德山下出巖頭和尚、雪峰和尚。(第七卷已畢。)

[0300b09] 洞山下出雲居和尚、欽山和尚、中山和尚、曹山和尚、華嚴和尚、本仁和尚、青林和尚、山和尚、龍牙和尚、幽棲和尚。夾山下出上藍和尚、(第八卷畢。)

[0300b12] 落浦和尚、盤龍和尚、逍遙和尚、洞安和尚、黃山和尚、韶山和尚。石霜下出棲賢和尚、大光和尚、肥田和尚、涌泉和尚、南際和尚、雲蓋和尚、九峰和尚、南嶽泰、寶蓋和尚。(上二十八人四十六代。)巖頭下出玄泉和尚、烏嵒和尚、靈嵒和尚、羅山和尚。(第九卷畢。)

[0301a01] 雪峰下出玄沙和尚、長生和尚、鵝和尚、大普和尚、鏡清和尚、翠嵒和尚、報恩和尚、化度和尚、鼓山和尚、隆壽和尚、安國和尚、長慶和尚、(第十卷畢。)

[0301a04] 保福和尚、雲門和尚、齊雲和尚、永福和尚、福清和尚、潮山和尚、惟勁和尚、越山和尚、睡龍和尚。雲居下出佛日和尚、水西和尚。曹山下出仲曹山和尚、金峰和尚、鹿門和尚、(第十一卷已畢。)

[0301a07] 荷玉和尚、育王和尚。華嚴下出紫陵和尚、長興和尚。龍牙下出報慈和尚。疏山下出後疏山和尚。九峰下出禾山和尚、寶峰和尚、光睦和尚、同安和尚、氻潭和尚。雲蓋下出後雲蓋。玄泉下出黃龍和尚。羅山下出龍光和尚、龍迴和尚、清平和尚。玄沙下出中塔和尚。(已上四十七人四十七代。)長慶下出仙宗和尚、(第十二卷已畢。)

[0301a11] 後招慶、報慈和尚。保福下出龍潭和尚、福先招慶、山谷和尚。(已上五人四十八代。)(第十三卷已畢。)(上九十六人石頭下法孫,次辯江西下。)

[0301a14] 六祖能大師下出讓和尚。(四十一代。)讓和尚下出馬祖。(四十二代。)馬祖下出大珠和尚、百丈政、杉山和尚、茗溪和尚、石鞏和尚、紫玉和尚、南源和尚、百丈和尚、魯祖和尚、高城和尚、章敬和尚、(第十四卷已畢。)

[0301b03] 西堂和尚、鵝湖和尚、伏牛和尚、盤山和尚、麻和尚、鹽官和尚、五洩和尚、大梅和尚、永泰和尚、東寺和尚、鄧隱峰、歸宗和尚、汾州和尚、大同和尚、金牛和尚、龜洋和尚、陳禪師、黑澗和尚、魔巖和尚、龐居士、(已上三十一人四十三代。)(第十五卷已畢。)

[0301b06] 南泉和尚。百丈下出溈山和尚、黃蘗和尚、西林和尚、古靈和尚、性空和尚、(第十六卷已畢。)

[0301b08] 大慈和尚、西院和尚。西堂下出處微和尚、海東陳田、海東桐裏、海東實相。章敬下出海東慧旵、公畿和尚。鹽官下出關南和尚、海東崛山。盤山下出普化和尚。麻浴下出海東聖住。大梅下出天龍和尚。五洩下出正原和尚。歸宗下出芙蓉和尚。南泉下出岑和尚、白馬和尚、下堂和尚、海東雙峰、(第十七卷已畢。)

[0301b12] 趙州和尚、紫湖和尚、陸大夫。(已上二十七人四十四代。)溈山下出仰山和尚、(第十八卷已畢。)

[0301b14] 香嚴和尚、鴻諲和尚、靈雲和尚、王敬初。黃蘗下出臨濟和尚、觀和尚、陳和尚。西院下出大和尚、靈樹和尚、山和尚。開南下出道吾和尚。天龍下出俱胝和尚。紫湖下出勝光和尚。(已上十四人四十五代也。)仰山下出資福和尚、(第十九卷已畢。)

[0302a03] 海東順之。王常侍下出米和尚。臨濟下出寶壽和尚、灌溪和尚。(已上五人四十六代。)灌溪下出後魯祖、隱山和尚、興平和尚、米和尚。(第四十七代也。)(第二十卷已畢。)

[0302a06] 海東新開印版《祖堂集》,現其本跡者二百五十三員,并載於二十卷內。莫知跡者,不能具錄矣。

祖堂集卷第一

[0302a09] 第一毗婆尸佛,姓拘樓,剎利王種。父字槃裱,母字槃頭末陀。所治國名剎末提。偈曰:

「身從無相中受生,喻如幻出諸形像。幻人心識本來空,罪福皆空無所住。」

[0302a13] 第二尸棄佛,姓拘樓,剎利王種。父字阿輪拏,母字婆羅訶越提。所治國名阿樓那和提。偈曰:

「起諸善法本是幻,造諸惡業亦是幻。身如聚沫心如風,幻出無根無實性。」

[0302b03] 第三毗舍浮佛,姓拘樓,剎利王種。父字須波羅提和。母字耶舍越提。所治國名阿耨憂摩。偈曰:

「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0302b07] 第四拘留孫佛,姓迦葉,婆羅門種。父字阿枝達兜,母字隨舍迦。所治國名輪訶利提。偈曰:

「見身無實是見佛,了心如幻是了佛。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與佛何殊別?」

[0302b11] 第五拘那含牟尼佛,姓迦葉,婆羅門種。父字耶睒缽多,母字鬱多羅。所治國名差摩越提。偈曰:

「佛不見身知是佛,若實有知別無佛。智者能知罪性空,坦然不懼於生死。」

[0303a01] 第六迦葉佛,姓迦葉,婆羅門種。父字阿技達耶婆,母字檀明越提耶。所治國名波羅私。偈曰:

「一切眾生性清淨,從本無生無可滅。即此身心是幻生,幻化之中無罪福。」

[0303a05] 第七釋迦牟尼佛,姓釋迦,剎利王種。父字閱頭檀。母字摩訶摩耶。所治國名迦維羅衛。偈曰:

「幻化無因亦無生,皆則自然見如是。諸法無非自化生,幻化無生無所畏。」

[0303a09] 是釋迦佛者,即賢劫中第四佛也。三劫之中,千佛、花光佛為首,下至毗舍浮佛,於過去莊嚴劫中而得成佛也。中千佛者,拘樓孫佛為首,下至樓至如來,於現在賢劫中次第成佛也。後千佛者,光如來為首,下至須彌相佛,於未來星宿劫中當得成佛也。賢劫初時,香水瀰滿,中有千莖大蓮華,王其第四禪。觀見此瑞,遞相謂曰:「今此世界若成,當有一千賢人出現於世。」是故,此時名為賢劫。准《因果經》云:「釋迦如來未成佛時,為大菩薩,名曰善慧,亦名忍辱。功行滿,位登補處,生兜率天,名曰聖善,亦曰護明。為諸天王說補處行,亦於十方現身說法,期運將至,當下作佛。覲諸國土何者處中,則知迦毗羅國最是地之中矣。」故《本起經》云:「佛之威神,至尊至重,不生邊地之傾斜也。此迦毗羅城,三千日月,乾坤之中央也。往古諸佛,皆興於此。」《俱舍論》云:「剡浮洲之中矣。」《山海經》:「身毒之國,軒轅氏居之。」註曰:「則中天竺也。彼土自分五天竺國,中天竺國是天地之中。名既非邊,中義現矣。」《因果經》云:「中天大夏種姓有四,謂剎利帝種、婆羅門種、毗舍羅種、首陀種。剎利王種最為高貴,劫初以來,相承不絕。餘之三姓,非此所論,但明佛姓,自分五別。」又《長阿含經》云:「劫初成時,未有日月光明。諸天福盡下生,化為人。歡喜為食,身光遠照,飛行在,無有男女、尊卑、親屬。自然味,味如蘇蜜。有試當者,遂生摶食,光威通亡,呼嗟在地。食多貌悴,食小形澤,便興勝負。地味則沒。又生地皮,因食地皮故,諸惡湊集。又生林粳米等,眾味甘美。因茲食者具男女根,如是展轉,便為姻媾,遂始胎生。」《樓炭經》云:「自然粳米,朝刈暮。」《中阿含經》云:「米長四寸,人競預取。如是相煞,預取之處,後更不生。」《長阿含經》云:「爾時眾生既見不重生,故各懷憂惱,互封田宅,以為疆畔。其有自藏以來,盜他田穀,由是諍起,無能決者。議立一人,號平等主,賞善罰惡,仍共供給。時有一容質瑰偉,威嚴鞠物,眾所信伏。則往請之,彼既,遂有民主名焉。」《樓炭經》云:「眾人言議,為作長號,之曰王,以法取祖,故名剎利,此譯田地主也。」時閻浮提,天下富樂安隱。地生青草,如孔雀毛。八萬郡國,聚落相聞。無有寒熱及病惱者。王以正法治世,奉行十善,互相崇敬,猶如父子。人壽極久,不可量計。後有餘王,不行正法,其壽遂減至十千歲。如是漸減,至今百年。先於劫初,創始為王,展轉相承。至菩薩身,羅睺羅正嫡便絕餘族,枝派今猶嗣位,故下廣列轉輪粟散,紹續之相也。

[0304b12] 初民主王號曰大人,第二珍寶王,乃至第三十三善思王。如上三十三王子子相承也,亦是粟散而。次下並是轉輪聖王,嫡嫡相承,至於菩薩。《樓炭經》云:「真闍王有一太子,名波迮迦,譯云天魚王也。」《佛本行經》云:「中天有城,名曰褒多那。人民繁熾,其中有帝,名大魚王。」從此王乃至大名稱王,有子孫相承苗裔計有八萬四千二百七十二王,盡是金輪王。最後有二王,為閻浮提主,名茆草王。草王有太子,名大草王。大茆草王無子為王,作是念言:「我上祖代代相承,皆是金輪王之苗裔。我今無嗣,種姓將恐斷絕。我若出家,恐斷王種;若不出家,則斷聖種。」思惟是已,則持國事付諸大臣,王乃入山修道,成五通仙,名曰王仙。此王仙先有夫人,名善襲,在宮,後生一子,是大茆草王之苗裔也。後諸大臣知是王仙太子,遂則重冊灌頂,紹承王位,號為遮王,又云鬱摩王,亦曰懿摩王也。王有二妃。一名善賢,二名妙端正。妙端正者,生四太子,一名炬面,二名金色,三名象眾,四名別成。善賢夫人唯生一子,名曰長壽,端嚴可喜,世間小雙。唯無骨相,不堪紹位。善賢思惟:「妙端正四子,炬面等輩,兄弟群族。我今唯此一子,雖然端正,不堪為王。作何方便,今我此子得紹王位?」

[0305b06] 爾時,遮王駕車宮菀,安慰諸妃。善賢出來。啟王言:「我種種安隱,唯有一願,擬從王乞,願王賜我。」王曰:「從心所欲,朕當與之。」善賢曰:「王不得變悔!請王設誓!」王言:「若變悔者,朕當破作七分。」善賢白大王曰:「炬面等四子,宜可擯出。」王言:「此四子無過,云何擯出?」

[0305b12] 王良久思惟,為自設誓不違願故,遂判四子擯於他方。

[0305b13] 時四王子白父王言:「我等四人不造餘過,忽然擯我國,何也?」王言:「知汝四子實無過失,不辜撗遭如上所說。此非我心,善賢之意。」

[0306a02] 時四童子所生庶母并眷屬等聞此事疾至王所,白大王言:「我等四子奉王擯出,我願隨去。」王言:「宜依。」遮王有敕,續告四子:「若欲姻娉,莫婚他族,宜親內姓,無令種姓斷絕。」

[0306a05] 此四童子敬王教敕,則領眷屬面北而去。至舍夷林,其中水土寬平,無諸坑阜。將諸眷屬住此林中。福德盛故,遂成巨國。

[0306a08] 後遮王思問群臣:「朕昔擯出四子,今在何方?」大臣奏曰:「今在香山之北,雪山之南。二山中間有林,名曰舍夷。地沃饒,人民熾盛,百姓歸之,猶如廛市。鬱成大國,冊立為王,名尼拘羅城。古仙迦毗羅得道之處,因茲立城名也。」時遮王聞,再三歎言:「我子釋迦!我子釋迦!」因此從德立姓,姓釋迦。釋迦者,譯言能仁也。

[0306a14] 遮王三子歿,唯有別成,號曰尼拘羅王,是佛祖祖。此王有子,名曰拘盧羅王,是佛高祖。此王有太子,名曰瞿拘盧王,是佛曾祖。此王有太子,名曰師子頰王,是佛祖。此王有四太子,一名輸頭檀那,則淨飯王。二名輸拘盧檀那,則白飯王。三名途盧那,則斛飯王。四名阿彌都檀那。則甘露飯王。淨飯王有二太子,一名悉達多,則是佛,四月八日生,身長丈六。二名難陀,則是逆風掃地者也,四月九日生,身長丈五尺四寸。白飯王有二太子,一名調達,是佛當兄,四月七日生,身長丈五尺四寸。二名阿難,是佛侍者,四月十日生,身長丈五尺三寸。斛飯王有二太子,一名釋摩男,捉土成金者,四月十二日生,身長丈四。甘露飯王有二太子,一名波投,出家竟,四月十三日生,身長丈四寸。二名跋提子,八道,四月十四日生,身長丈四寸。

[0307a02] 《佛本行經》曰:「爾時,護明菩薩在兜率天上,心念欲化一切眾生。遂敕金團天子:『汝善觀察諸王種族,則當為吾揀一生處。』金團天子奉菩薩敕為其觀察。觀察竟,白菩薩言:『有剎利種,姓瞿曇氏,剎利帝後。依瞿曇大仙學道,從師姓瞿曇氏。元本以來,世世為金輪王之種族,乃至遮王苗裔以來,子孫相承,住彼迦毗羅城,釋種之所都也。其中有王,名師子頰王。此王有太子,名輸頭檀那王。今此王者,於一切世間天人之中有大名稱,堪為菩薩託生之處。』菩薩歎曰:『善哉!善哉!汝善觀察諸王種姓,如汝所說,我定生彼。』」又《經》云:「護明菩薩欲降下時,摩耶夫人告淨飯王言:『大王當知,我今欲受八禁清淨齋戒。』當齋戒已,遂則眠。於夢中見有一六牙白象,其首朱色,七支柱地,以金裝牙。天人乘之,從空而下,赴淨飯王宮。」

[0307b03] 據《阿含經》曰:「推佛降神母胎,則當此土姬周第五帝昭王即位二十三年癸丑之歲七月十五日託陰摩耶。至二十四年甲寅之歲,摩耶夫人於毗羅中遊戲快樂,見波羅樹花可愛,舉右手攀枝,菩薩從右脅而誕生。身真金色,相好具足。」

[0307b08] 又《普曜經》云:「佛初生時放大光明,照十方界。地涌金蓮,捧足。東西南北,各行七步。觀察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作師子吼:『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又偈曰:

「『我生胎分盡,是最後末身。我得解脫,當復度眾生。』

[0307b13] 「說此偈已,感九龍吐水,沐浴太子。太子浴,嘿然不語,還同世間嬰兒。」

[0307b14] 又案《周異記》云:「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之歲,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泛漲,宮殿人舍、山川大地咸悉震動。其光有五色,貫入大微,遍於四方。昭王問大史蘇由曰:『是何也?』蘇由奏曰:『有大聖人生於西方。』又問:『於天下如何?』由曰:『則時無也。他一千年外聲教被於此土。』」即是佛初生西天竺國迦毗羅城淨飯王宮瑞應此土。

[0308a07] 案《十二因緣經》云:「太子年登十九,猒皇后宮。」父王恐畏出家,遂敕簫韻,娛樂太子。太子不樂。坐至三更,五百宮人,悉皆得睡。淨居天子時在虛空中,說偈告於太子:

「世間不淨眾惑迷,無過婦人身體性。世間衣服莊嚴故。愚癡是邊生貪欲,是人能作如是觀,如夢如幻非真實。速捨無明勿放逸,心得解脫功德身。」

[0308a13] 又天人於窗牖中叉手白太子言:「時可去矣。」太子聞此偈,心生歡喜。潛命車匿鞁揵陟來。四神捧足踰城,西北而去。太子念言:「夫出家者具大慈悲,不留馬跡,王必罪於門人。」則於城西北角留一馬跡,令知騰空西北而去。時當此土周昭王四十二年壬申之歲二月八日夜半也。

[0308b05] 案《律》云:「子去已,至摩竭陀國斑茶山中,於其石上結跏趺坐。作是念言:以何物剃除鬢髮?」纔起此念,淨居天子便即捧刀。太子自把,剃鬢髮,淨居天子更捧縵僧伽梨衣,便脫舊日所著衣服,并脫頭冠白馬等付與車匿,將還王宮,并說偈言辭父王曰:

「假便恩愛久共處,時至命盡會別離。見此無常須臾間,是故我今求解脫。」

[0308b12] 爾時太子在於山中勇猛精進,修無上道。又詣阿迦藍處。三年學不用處定,知非便捨。復至鬱頭藍弗處,一年學非想非非想定,知非亦捨。又至象頭山,同諸外道日食麻六年。苦行將滿,則於尼連河浴。苦行日久,就岸稍難,追成仙人挽低樹枝,接於太子。

[0309a03] 又《因果經》云:「浴。『我若以劣之身而取道者,外道言自餓則是涅槃,故當受食。』太子纔起此念時,有難陀波羅奈姊妹二人捧上乳糜,太子又自念言:『當將何器而為受食?』纔起此念時,四天王各捧石缽。其時,菩薩為平等故,並總受之。息貪欲故,按成一缽以受乳糜。飧充色力,欲詣正覺山。」

[0309a10] 《本行經》云:「太子思念:『當用何物而坐?應須淨草。』纔起此念,路上遇刈草人,名曰吉安。太子語曰:『此草可能惠施小許?不為愛惜?』吉安則授與。邐迆而去,至正覺山。為太子德重故,其山震動,山神出現,語太子曰:『此非成道處。』太子問曰:『何方堪耶?』山神曰:『從此去,摩竭提國南一十六里有金剛座,賢劫千佛皆昇此座,成等正覺。宜當往彼。』」

[0309b03] 爾時太子遂則下山,遇一盲龍。盲龍語太子曰:「菩薩欲求成道處也。」子問:「汝何知我菩薩?」盲龍曰:「我昔於毗婆尸佛時,為惡性比丘,毀罵三寶,遂墮龍中,兼盲其目。過去三佛出世,我眼則開,滅後還閉。今見汝身,令我眼開,故知汝是菩薩。」則引太子詣金剛座,以草敷上,遂昇此座。太子發弘願言:「我若不成無上菩提,誓不起于此座!」而成正覺,號之為佛。故《普曜經》云:「菩薩於二月八日明星出時大悟,便造偈曰:

「因星得悟,悟後非星。不隨於物,不是無情。」

[0309b13] 時當此土周第六帝穆王三年癸未之歲二月八日成道,因此三十成道也。

[0309b14] 爾時釋迦如來成道竟,示眾曰:「夫出家沙門者,斷欲去愛,識自心源;達佛本理,悟無為法;內無所得;外無所求;心不繫道,亦不業結;無念無作;非修非證;不位,而自崇敬,名之為道。」有一比丘問:「如何是清淨本性?」佛言:「畢竟淨故。」「如何是本性無知?」佛言:「諸法鈍故。」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佛乃良久。外道作禮讚曰:「善哉!善哉!世尊有如是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

[0310a08] 外道去後,阿難問佛:「外道以何所證而言得入?」佛言:「如世間良馬,見鞭影而行。」如是說法,住世四十九年。後於拘尸那城熙連河側娑羅雙樹間入於涅槃,壽齡當七十九矣。時周穆王五十二年壬申之歲二月十五日,暴風忽起,飄損人舍,傷折樹木。山河大地,悉皆震動。西方有白虹十二道,通過此土,連夜不滅,當此之時,則佛入涅槃之祥應。

[0310b01] 又《涅槃經》云:「爾時世尊欲涅槃時,迦葉不在眾會。佛告諸大弟子:『迦葉來時,可令宣揚正法。』又云:『吾有清淨法眼。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正法付囑於汝,汝善護持。』并敕阿難嗣二傳化,無令斷絕,而說偈曰:

「法本法無法,無法法亦法。今付無法時,法法何曾法?」

[0310b08] 爾時,迦葉與五百弟子在耆闍崛山,身心寂然,入于三昧。於正受中倏然心驚,舉身戰。從定中出,見諸山地皆大振動,則知如來入涅槃。告諸弟子:「我佛大師入於涅槃,經于七日,入棺中。苦哉!苦哉!應當疾往至如來所。」恐茶毗不得見佛,以敬佛故,不敢飛空往如來所,則將弟子尋路疾行,悲哀速往。正滿七日,至拘尸城茶毗所。問大眾言:「如何得開大聖金棺?」大眾答曰:「佛入涅槃,經二七。恐有損壞,如何得開?」迦葉言:「如來之身,金剛堅固,不可俎壞。德香芬馥,若栴檀山。」作是語已,涕淚交流,至佛棺所。爾時,如來大悲平等,為迦葉故,棺自然開,皆則解散,現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真金紫磨堅固之身。爾時,迦葉復重悲哀,與諸弟子繞佛七匝,長跪合掌,說偈哀歎曰:

「苦哉苦哉大聖尊,我今荼毒苦切心。世尊滅度一何速,大悲不能留待我。我於崛山禪定中,遍觀如來悉不見。又觀見佛已涅槃,倏然心戰大振驚。忽見暗雲遍世界,復睹山地大振動。則知如來涅槃,故我疾來不見。世尊大悲不普我,令我不見佛涅槃。不蒙一言相教告,今我孤露何所依?世尊我今大苦痛,情亂迷悶昏濁心。我今為禮尊頂,為復哀禮如來胸,為復敬禮大聖手,為復悲禮如來腰,為復敬禮如來臍,為復深心禮佛足,何故不見佛涅槃?唯願示我敬禮處。如來在世眾安樂,今入涅槃皆大苦。哀哉哀哉深大苦,大悲示教所禮處。」

[0311b05] 爾時迦葉說是偈已,世尊大悲,則現二足;千輻輪相出於棺外,迴示迦葉。從千輻輪放千光明,遍照十方一切世界。爾時迦葉與諸弟子見佛,一時禮拜。千輻輪相大覺世尊金剛雙足還自入棺,封閉如故。爾時如來以大悲力從心胸中火踊棺外,漸漸茶毗,經于七日,焚妙香薪,爾乃方盡。佛力威神,內外白褺而無損也。此有二表:外一重白褺不損者,表俗諦存焉,內一重白褺不損者,表真諦不壞也。

[0311b13] 自如來入涅槃壬申之歲,至今唐保大十年壬子歲,得一千九百一十二年。教流漢土,迄今壬子歲,凡經八百八十六年矣。

[0312a03] 第一祖大迦葉尊者,摩竭國人也。姓婆羅門,父名飲澤,母字香志。與瓶沙王競富,唯讓一犁;共摩竭以爭饒,更逾千倍。積長者之貝,祈請樹神;獲貪女之金珠,莊嚴塔像。載誕金光之子,結成金色之妻。果合前緣,深扶宿願。雖為貴偶,乃無欲情。欲求出家,澤志聽許。便投世尊,發弘誓願。上法受戒,清貞守素。無愛無欲;常行頭陀。世尊在日,命坐付衣,常於眾中稱歎第一。

[0312a10] 爾時大迦葉告諸比丘曰:「佛茶毗,金剛舍利,非我等事。何以故?自有國王大臣長者居士求最勝福田者,自當供養。我等宜當結集法寶,無令斷絕,為未來世作大照明,紹隆正法。」

[0312a14] 爾時迦葉作大神通,往須彌頂而說偈曰:

「如來諸弟子,且莫般涅槃。若得神通者,當赴於結集。」

[0312b03] 說是偈已,則擊撾銅。撾銅之中而傳此偈,聲遍三千大千世界。得神通者,悉皆赴集。聖眾既繁,遂揀內閑三藏、外達五、足滿六通、智圓四辨者。其數四百九十有九,悉集王舍城耆闍崛山賓缽羅窟,此云七葉巖。

[0312b07] 爾時阿難為漏未盡,當被跋闍比丘有他心智,則便觀察知:「阿難兄有欲漏故,未及眾聖,不得入會。」時阿難比丘當自念言:「我事如來亦無缺犯,為自有漏,不及眾數。」思惟是事,曉夜經行。明相出時,身體疲極。兼臥之次,頭未至枕,得證果位。心生歡喜,則往賓缽羅窟,擊其石門。

[0312b13] 爾時迦葉在於窟中問:「是何人敲我此戶?」答言:「是佛侍者比丘阿難。」迦葉語曰:「汝漏未盡,不得入來。」阿難答言:「我證無漏。」迦葉報言:「汝既證無漏,可現神變以遣眾疑。」爾時阿難則騁神通,從鑰孔入,得在眾會,添數五百。

[0313a04] 案《育王經》云:「迦葉告阿闍世王:『我今欲集如來三藏。願大王為我檀越。』王言:『願諸大聖集如來三藏,無有遺餘,不捨慈悲,受我供養。』

[0313a06] 「阿闍世王為結主時,諸比丘則從座起,諮問長老大迦葉:『於三藏中先集何藏?』迦葉語云:『集修多羅藏。』迦葉白聖眾言:『此阿難比丘多聞總持,有大智慧。常隨如來,梵行清淨。所聞佛法如水傳器,無有遺餘。佛所讚歎,聰第一。宜可請彼集修多羅藏。』大眾嘿然允之。

[0313a12] 「迦葉告難曰:『汝於今者宜宣法寶。』阿難躬受敬諾,觀察聖心而說偈曰:

「『比丘諸眷屬,離佛不莊嚴。猶如虛空中,眾星之無月。』

[0313b01] 「說是偈,禮眾聖足,則昇法座。」

[0313b01] 案《七事記》云:「爾時阿難當昇座,尊諸相好,現身如佛。眾見此瑞,則生三疑。一謂大師慈悲故,從涅槃起,為我等輩宣甚深法。二謂他方諸佛知我釋迦奄化故,而來此中宣揚妙法。謂阿難轉身成佛,為眾說法耶?爾時阿難而說是言:『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某城某處,說某經教,乃至人天等作禮行。』阿難則下法座,卻復本身。諸菩薩等知是世尊加被,眾疑悉遣。時迦葉問諸比丘:『阿難所言不錯謬乎?』諸比丘皆云:『不異世尊所說。』於是迦葉請優波離集毗尼藏,次命迦旃延集阿毗曇藏,迦葉則入願智三昧。觀所集法藏,皆無欠少。因茲流布而不斷絕。」

[0313b13] 阿闍世王懺悔經有三種阿難。一阿難陀,此云慶喜,持聲聞法藏,於上二乘隨力隨分。二阿難陀跋羅,此云慶喜賢,持中乘法藏,於上大乘隨力隨分;於下小乘容與兼持。三名阿難陀婆伽羅,此云慶喜海,菩薩大乘法藏,於下二乘容與兼持。

[0314a04] 又台教中有四阿難。何等為四?一者喜阿難,結集藏教。二者賢阿難,結集通教。三者典藏阿難,結集別教。四者海阿難,結集圓教。論其本也,唯一金龍尊佛;語其跡也,分四阿難弟子。

[0314a08] 梵語阿難,此翻無染。阿者無也,難者染也。論此無染,亦分為二。一者斷除煩惱,名為無染。二者出離修證,名為無染。斷除煩惱無染是名傳教阿難,出離修證無染是名傳禪阿難矣。

[0314a12] 阿難問師:「傳佛金襴外,別傳個什摩?」師喚阿難,阿難應。師曰:「倒卻門前剎竿著!」

[0314a14] 阿闍世王請師說法,師受請升座,良久乃下。王問師:「何故不為弟子說?」師云:「大王位崇名重。」

[0314b02] 迦葉尊者闡一乘而利物,弘二教以度人。實得他心,終無我想。說法住世四十五年,度無量眾。乃告阿難言:「如來正法眼付囑於我,我今年邁,持佛僧伽梨衣入雞足山,待慈氏下生。汝受佛囑,弘揚正法,勿令斷絕。聽吾偈曰:

「法法本來法,無法無非法。何於一法中,有法有非法。」

[0314b08] 爾時迦葉說是偈已,遂入王舍城,辭阿闍世王。王寑不遇,留言付於門者,奏王知云:「吾當往雞足山矣。」准《西域記》云:「此山三峰,如仰雞足。」故因此立號也。

[0314b11] 迦葉尊者於此山上以草敷坐,結跏而,作是念言:「今我此身著所與糞掃之衣及持僧伽梨等,經于五十七俱低,六十百千歲,慈氏佛出世,不令其朽壞。」作是念已,遂語曰:「若阿闍世王與阿難來,山當為開,令其得入。若歸去後,復當還合。」言訖,便入滅盡定,應時大地六種震動。

[0315a03] 爾時阿闍世王於睡夢中見殿梁折,遂則驚覺。時執扃之使奏聞王知云:「大迦葉辭王,往雞足山,欲入涅槃。遇王殿,未敢奏聞。」王聞此語,遂生悲泣。云:「朕何薄祐!諸聖涅槃,不得睹見。」則詣竹園精舍,禮阿難足,借問迦葉所在。遂命阿難同往雞足。王到山,山自開闢,迦葉在中,全身不散。王乃敕諸力士積諸香薪,欲闍維之。阿難白大王曰:「摩訶迦葉以定持身。待於彌勒下生,捧付僧伽梨竟,方入涅槃。如今切不可焚也!」王聞是語,以種種供養,心生悲戀,然後禮辭定身。卻命阿難入於王舍城。阿闍世王與阿難纔出此山,山合如故。

[0315a14] 師入滅時,當此土周第八主孝王五年丙辰歲矣。

[0315b01] 淨修禪師讚曰:

「偉哉迦葉,密傳佛心。身衣一納,口海千尋。威儀庠序,化導幽深。未逢慈氏,且定雞岑。」

[0315b04] 第二祖阿難尊者,王舍城人也。姓剎利帝,白飯王子,是佛之當弟也。本是金龍尊佛,今為如來所化。立法幢,度六萬眾;高懸佛日,大照迷徒。博達總持,多聞第一。師遊往至一竹林之間,聞一比丘錯念佛,偈曰:

「若人生百歲,不見水潦涸。不如生一日,而得睹見之。」

[0315b09] 阿難聞,嗟歎曰:

「世間一有,不解諸佛意。徒載四圍陀,不如空身睡。」

[0315b11] 阿難歎已,語比丘曰:「此非佛語。如今當聽我演佛偈。」曰:

「若人生百歲,不會諸佛機。若生一日,而得決了之。」

[0315b13] (如《寶林傳》所說也。)

[0315b13] 爾時阿難告商那和修言:「如來正法眼付囑於我,我今付汝。當弘吾教,無令斷絕。」復謂末田底曰:「佛預記汝:吾滅度後,罽賓國中一百二十年有一比丘,名末田底,流布佛法。」

[0316a02] 爾時商那和修與末田底同師阿難。末田底無弟子,商那和修有一弟子,名優婆鞠多,西國羅漢宗首。

[0316a05] 爾時阿難付法偈曰:

「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既自悟,悟了無無法。」

[0316a06] 師付法,踊身虛空,作十八變,入風輪迅三昧。分身四分,一分奉忉利天,一分奉沙竭羅龍王,一分奉毗舍離王,一分奉阿闍世王。各起寶塔供養。

[0316a09] 阿難入滅時,當此土周第十主厲王十二年癸歲矣。

[0316a10] 淨修禪師讚曰:

(多聞慶喜,高法幢。傳佛金偈,繼祖銀釭。慈悲第一,智慧無雙。光後,月印秋江。)

[0316a12] 第三祖商那和修尊者,亦名商諾迦,是西天自然九枝秀草名也,摩突羅國人也。姓毗舍多,父名林勝,母字嬌奢耶。在母胎中六年生。尋後出家,身衣自然化成九條。得慶喜之法,廣度群生,大作明燈。乃云:「佛記:『吾滅度後二百年中,聖者繼我,則入三昧觀見。』吒利國中有長者子,名曰善意而姓首陀。後生三子,少者出家,當續於我,大興吾教。吾當以小神通至於彼國,不將徒眾而自往之。」長者作禮問:「尊者遠至,有何所須?」答曰:「我無伴侶,孑然一身。欲命徒侶而歸佛道。」長者曰:「我樂世俗,不能出家。若復生子,當給於汝。」師云:「善哉!善哉!」言,則歸本座。

[0316b09] 時長者尋後果生三子。前二子不願出家,第三子名優婆鞠多,年十七。爾時和修告父而曰:「佛記此子云:『吾滅度後二百年中,當第四師而度籌眾。』」父聞佛記,則奉尊者,任其出家。師乃問鞠多曰:「汝年幾歲耶?」子曰:「年十七歲也。」師曰:「汝十七歲,姓十七歲耶?」子曰:「性非十七歲。」子曰:「姓非十七歲。」子白師曰:「為心白耶,為頭白耶?」師曰:「此白是髮,非心頭也。」子曰:「身自十七歲,非姓爾也。」在師左右三四年間,出家具戒,便證聖果。

[0317a04] 爾時商那和修告鞠多言:「如來以大法眼付囑迦葉,如是展轉,乃至於我。我今付囑於汝,聽吾偈曰:

「非法亦非心,無心亦無法。說是心法時,是法非心法。」

[0317a07] (具如《寶林傳》所說也。)

[0317a07] 自商那和修滅度時,當姬周第十一主宣二十三年乙未歲矣。

[0317a08] 淨修禪師偈曰:

「胎衣尊者,暗室明燈。人天耳目,佛法股肱。非心非色,不減不增。良哉至聖,覺海大鵬。」

[0317a11] 第四祖優婆鞠多尊者,吒利國人。其姓首陀。佛記:「於禪祖中當其第四。化度群品,如我今日。賢劫之中當得成佛,名無相好如來。」十七出家,二十成道。隨方行化,至摩突羅國,大眾雲集。半月說法,天花時降,地神腰現。而聽法故,盡獲解脫。(具如《寶林傳》所說也。)

[0317b02] 爾時鞠多尊者,凡度一人,拋下一籌。籌長四寸,滿一石室。室高丈六,縱廣亦然。其後度者名曰提多迦,志求出家。師問曰:「為心出家耶,為身出家耶?」子曰:「我來出家,非為身心而求利益。」師云:「不為身心,復誰出家?」子曰:「夫出家者無我之故,無我之故心不生滅,心不生滅則是常故,既是常故諸佛亦常。心無形相,其體亦爾。」師云:「汝當大悟。心自明朗,依佛法中度眾。」

[0317b10] 爾時鞠多尊者曰:「我今將此法眼付囑於汝,汝可流布,無令斷絕。汝今當聽吾說偈曰:

「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

[0317b13] 鞠多尊者付囑法,即入涅槃。爾時提多迦取石室籌,積焚燒。拾取舍利,塔供養。時當此土姬周第十三主平王三十一年庚子之歲矣。

[0318a02] 淨修禪師讚曰:

「優波鞠多,辯瀉懸河。法山崢崒,道樹婆娑。籌盈石室,屍繫天魔。性非十七,悟在剎那。」

[0318a04] 第五祖提多迦尊者,摩迦陀國人也。在舍,父夢金日從屋而出,放大光明,照一寶山,山頂有泉。初名香眾,因父夢故,號提多迦,譯云通真量。

[0318a07] 鞠多云:「如來記汝,吾滅度後一百年中,必有一子而證道果。」又為師解:其父夢寶山者,吾身是也;出光明者,汝智慧也;從屋而出者,入道也;山頂泉者,無上法味也。提多迦聞鞠多解夢,心自忻慶而說偈曰:

「巍巍七寶山,常出智慧泉。迴為真法味,能度諸有緣。」

[0318a12] 鞠多尊者以偈答曰:

「我法傳於汝,當現大智慧。金日從屋出,照於天地。」

[0318a14] 爾時提多迦聞鞠多偈,合掌瞻顏。既得付法,遊歷諸土而度群品。(具如《寶林傳》所說也。)

[0318b01] 爾時彌遮迦,八千仙中主,欲求出家。爾時提多伽告曰:「汝欲出家,各應自念,非假刀剃。隨所念故,鬢髮自淨;深敬佛故,衣生袈裟而變檀相。」時諸仙人各自念佛,心生敬慕,鬢髮自淨,袈裟體。心不退轉,盡獲聖果。

[0318b06] 爾時提多迦告彌遮迦曰:「如來以正法眼付囑迦葉,如是展轉,乃至於我。我今將此法眼付囑於汝,聽吾偈曰:

「通達本法心,無法無非法。悟了同未悟,無心得無法。」

[0318b09] 師說偈,化火三昧而其體。弟子彌遮迦收得舍利,斑茶山中起塔供養,時當此土姬周第十五主莊王七年己丑歲矣。

[0318b12] 淨修禪師讚曰:

「多迦大師,無我出家。了根達境,免卻空花。體非形相,理出齒牙。隨方利物,豈有匏瓜。」

[0318b14] 第六祖彌遮迦尊者,中印土人,得提多迦法。(具如中。)

[0319a01] 爾時彌遮迦得法,遊歷行化。眾中有一人,名波須密,欲求出家。爾時提多迦尊者曰:「佛在世時,至北天竺而謂阿難曰:『此國土中,度後三百年末,有一聖者當出於世。姓波羅名婆須密。於諸祖中當其第七。』佛之記汝,非我所知。汝可出家捨除觸器,合證聖果。」時婆須密棄其酒器,合掌作禮,深自覺知:「我昔曾於無量劫中而施寶座於第七佛。與我授記,於賢劫中當得作佛,於禪祖中當得第七。如尊所說,深達昔緣,如寤所睹。尊者大慈,願接引我。」

[0319a10] 時彌遮迦則為出家,而受佛戒。所作辦,深自知之,乃命付法而說偈言:

「無心無可得,說得無名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

[0319a13] 師入滅度時,當此土姬周第十八主襄王十七年丙申歲矣。

[0319a14] 淨修禪師讚曰:

「彌遮迦祖,習五通仙。遇師法正,省我心偏。悟如來悟,玄之又玄。神通示滅,八部潸然。」

[0319b03] 第七祖婆須密尊者,北天竺國人也。得彌遮迦法已,而自行化,度諸有情。至迦摩羅國,大作佛事。於此座前,有大智者而稱佛陀難提,問師曰:「解論義不?」師曰:「論則不義,義則不論。若擬論義,終非論義。」佛陀難提聞師論義,心則敬伏,而求出家。師則納受,具戒證果,乃命付法而說偈曰:

「心同虛空界,示等虛空法。證得虛空時,無是無非法。」

[0319b10] (傳。)

[0319b10] 自波須密入定時,當此土姬周第二十一王定王十九年辛未歲矣。

[0319b11] 淨修禪師讚曰:

「祖婆須密,入彌遮室。迷悟本如,物我冥一。手攜酒器,頂擎佛日。奚是奚非?誰得誰失?」

[0319b14] 第八祖佛陀難提尊者,迦摩羅國人,姓瞿曇波。當生之時,頂上有珠,珠光照曜。年至四十,遇婆須密而得出家,便證聖果,遊行化導。至提迦國,而有一人名伏馱密多,而問師曰:「父母非我親,誰為最親者?諸佛非我道,誰為最道者?」師曰:「汝言與心親,父母非可比。汝行與道合,諸佛心即是。外求有相佛,與法不相似。若識汝本心,非合亦非離。」

[0320a07] 爾時伏馱密多得聞尊者說是妙法,則五體投地,深敬作禮。爾時尊者則與出家,而命賢聖受具足戒。

[0320a09] 爾時佛陀難提告伏馱密多曰:「如來以大法眼付囑迦葉,如是展轉,吾當第八。汝受法寶,勿令斷絕。聽吾偈言:

「虛空無內外,心法亦如是。若了虛空故,是達真如理。」

[0320a12] (具如本傳。)

[0320a12] 師入滅時,當此土姬周第二十四主景十二年丙寅歲矣。

[0320a13] 淨修禪師讚曰:

「佛陀難提,大化群迷。心無內外,法離高低。五天論將,三界雲梯。卓然真氣,南北東西。」

[0320b02] 第九祖伏馱密多尊者,提迦國人,姓毗舍羅。(具如本傳。)得佛陀難提法,至中印國,大作佛事,導化群品,百千人俱。有一長者名曰香蓋,家有一子,號難生,依師出家。爾時師既受,懃苦修行,脅不至席,因茲立號,名脅尊者。

[0320b06] 爾時伏馱密多告比丘難生曰:「如來以大法眼付囑迦葉,展轉相傳,至今於我。我將此法付囑於汝,汝善護持,無令斷絕。汝受吾教而聽偈曰:

「真理本無名,因名現真理。領得真實法,非真亦非偽。」

[0320b10] 師說偈嘿然入定。諸天散花,而供養之。時脅尊者則以香薪用闍維之,收得舍,建塔供養。時當此土姬周第二十六主敬王三十五年甲寅歲矣。淨修禪師讚曰:

「伏馱密多,大器晚成。五十不語,五十不行。俄逢大士,倏契無生。崖松有操,鶖鶚無程。」

[0321a02] 第十祖脅尊者,中印國人也。得伏馱密多法,廣化群迷。至花氏國,有一長者名曰寶身,而有七子。第七子名富那耶奢,禮師白言:「我今欲出家,尊者當濟度。」爾時尊者則為出家,具戒證果,乃命付法而說偈曰:

「真體自然真,因真說有理。領得真真法,無行亦無止。」

[0321a07] 師付法已,化火三昧而自焚身。耶奢尊者收拾舍利,豎塔供養,時當此土姬周第二十八主貞王二十二年癸亥歲矣。

[0321a10] 淨修禪師讚曰:

「脅大尊者,愛憎網。量等虛空,道唯蕭灑。真體自然,因真舒寫。約世蒼,奔騰意馬。」

[0321a12] 第十一祖富那耶奢尊者,花氏國人也。姓瞿曇,兄弟七人,而處最幼。心明博達,無諸所求。得付法已,廣宣流布,次第遊化。又至一城,名波羅奈。遇一長者名馬鳴,問師曰:「我欲識佛,何者即是?」師曰:「汝欲識佛,不識者是。」馬鳴曰:「佛既不識,爭知是乎?」師曰:「汝既不識,爭知不是?」馬鳴曰:「此是鋸義。」師曰:「彼是木義。」師卻問:「鋸義者何?」馬鳴曰:「共師並出。」馬鳴卻問:「云何木義?」師曰:「汝被我解。」

[0321b05] 時馬鳴聞師勝義,心即歡喜,而求出家。(具如傳中。)

[0321b06] 時富那耶奢告馬鳴曰:「我今將此正法眼藏付囑於汝。汝可流布,勿令斷絕。」而說偈曰:

「迷悟如隱顯,明暗不相離。今付隱顯法,非一亦非二。」

[0321b10] 時馬鳴聞師說偈,心大慶悅。師付法已,則現神通,飛行自在。卻至本座,而入寂定。時當此土姬周第三十三主安王十四年戊歲矣。

[0321b12] 淨修禪師讚曰:

「富那夜師,智若須彌。心捐去住,身外榮衰。明暗隱顯,視聽希夷。現前提取,更莫參。」

[0322a01] 第十二祖馬鳴尊者,波羅奈國人。(具如本傳。)

[0322a01] 爾時馬鳴告毗羅曰:「我今將此正法眼藏付囑於汝,汝可流布,無令斷絕,而聽偈曰:

「隱顯即本法,明暗元無貳。今付悟了法,非取亦非棄。」

[0322a05] 師入大寂時,當此土姬周三十五帝顯王二十七年甲午歲矣。

[0322a06] 淨修禪師讚曰:

「尊者馬鳴,化花氏城。魔宮霧卷,釋苑風清。我欲識佛,不識者明。莫非玄解,動足塵生。」

[0322a09] 第十三祖毗羅尊者,花氏國人。(具如本傳。)

[0322a09] 爾時毗羅告龍樹曰:我今將此正法眼藏用付於汝,汝當護持,勿令斷絕。而聽偈言:

「非隱非顯法,說是真實際。悟此隱顯法,非愚亦非智。」

[0322a12] 毗羅入滅時,當此土姬周三十七帝赧王四十一年壬辰歲。

[0322a13] 淨修禪師讚曰:

「毗羅大聖,因地魔王。憑師指教,豁證真常。胡為愚智,詎是詎長。德馨蘭慧,性淨冰霜。」

[0322b02] 第十四祖龍樹尊者,西天竺人。(具如傳中。)

[0322b02] 爾時龍樹告提婆曰:「我今將此正法眼藏用付於汝,汝當受教,聽吾偈曰:

「為明隱顯法,方說解脫理。於法心不證,無嗔亦無喜。」

[0322b05] 龍樹尊者寂然入定時,當此土秦第二帝始皇三十五歲矣。

[0322b06] 淨修禪師讚曰:

「菩薩龍樹,化龍是務。心曉佛心,住而非住。身顯圓月,法流膏雨。提婆投機,就諳旨趣。」

[0322b09] 第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南印土人,姓毗舍羅。(具如傳中。)爾時提婆尊者告羅睺羅多曰:「我今將此正法眼藏用付於汝,汝宜傳受,無令斷絕,而聽偈言:

「本對傳法人,為說解脫理。於法實無證,無終復無始。」

[0322b13] 此師滅度時,當此土前漢第四主文帝十九年庚辰歲矣。

[0322b14] 淨修禪師讚曰:

「迦那提婆,德岸彌高。迴旋香象,吹金毛。機迅巖電,辯瀉秋濤。始終絕證,勿誤王刀。」

[0323a03] 第十六祖羅睺羅尊者,毗羅國人。姓梵摩,父名淨德。(具如傳中。)

[0323a04] 爾時僧伽難提而問師曰:「法有證不?有取捨不?有有無不?有內外不?願尊者慈造而為解說。」爾時羅睺羅多以偈答曰:

「於法實無證,不取亦不離。法非有無相,內外云何起?」

[0323a07] 此師全身入定時,當此土前漢第六武帝十年戊辰歲矣。

[0323a09] 淨修禪師讚曰:

「羅睺道德,在口寧論?因師說耳,尋得入門。高提日月,大照乾坤。不取不捨,傳乎子孫。」

祖堂集卷第一

[0323a12] 歲分司大藏都監彫造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25 冊 No. 0144 祖堂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LINDEN 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